2012年11月4日 星期日

【BBC-Sherlock】[ML]關於Trick or Treat 的三件事(萬聖節賀文)

萬聖節快樂各位XDDDDDDDDDDDDDD
我沒有遲到喔!!!!因為萬聖節我在噗浪上過欸嘿ˇ


謝謝沼澤幫忙校稿!!!!!!><


注意事項:

衍生作品: BBC-Sherlock

CP:ML

聲明:
溺在糖罐裡的妄想是我的!!!
就跟探長的人型立牌一定是我的一樣!!!!



分級: PG


其他:
輕微AU設定,麥哥吸血鬼欸嘿嘿~





*正文






【BBC-Sherlock】[ML]關於Trick or Treat 的三件事

萬聖節,萬鬼夜。
這源於凱爾特人的節日在前夜將鬼怪世界拖曳向人間,自漆黑深淵中將妖異氣息噴湧,傑克燈在黑夜裡亮晃晃閃動荒唐笑臉,迎接女巫、鬼魂、殭屍等魔物蔓生英國,並沿著倫敦的經脈肆虐,挨家挨戶怪笑尖叫出那句——

"Trick or treat!"

盯著眼前西裝筆挺的中年紳士咧唇矯作出那副純真模樣,Lestrade以厚實的掌心揉過臉頰,掌心的汗水糊了滿面無奈。
萬聖節,萬鬼夜。
他早就知道那些由尖笑攜至的trick or treat終將伴隨妖物,就像他與Mycroft交往後的三個年頭,Lestrade在紳士於萬聖夜捎來的每聲問候裡,知曉關於trick or treat的三件事——三件關於Mycroft的事。

第一件事:Mycroft是吸血鬼。

Mycroft是吸血鬼。

這件邪惡又富有魔力的神祕事Lestrade本來一點也不知道。雖然他知道Sherlock跟他耳提面命了很多次(確切的說法是Sherlock揮舞著琴弓大聲斥責道,"Mycroft,你這魔鬼!大英人民身上的吸血蟲!"),但要知道吸血鬼這詞擁有諸多意涵不是?尤其當吸血鬼一詞置於號稱大英政府——那些貪婪汲取民脂民膏的該死官僚——的男人身上時,就成了個連Lestrade都認同的、完全不具奇幻色彩的小嘲諷。

所以當那夜,那個Lestrade與Mycroft搭伴的第一個萬聖夜,Mycroft於午夜時分的拜訪將真相叩響時,Lestrade簡直驚得跳起來。

"夜安,親愛的探長。"吸血鬼紳士左手拄著權充手杖的黑傘,右手伴隨企求甜物的黏膩聲調探向前去"Trick or treat?"
"噢,你都什麼年紀了還玩這小遊戲?既然要玩......"擺擺手拍掉紳士索討的手,Lestrade為紳士的幼稚嗤嗤笑開"我可親可愛的小Mikey,你可真不合格,我可沒瞧見你把自己弄成那種張牙舞爪的怪物?"
"我所扮的魔物是——人類。"紳士柔軟勾唇。
"什麼?"Lestrade不解眨眼。
"人類,多情矛盾而愚蠢,多邪佞的種族。"原先柔軟勾滑的唇角化作嘲弄的鋒利弧度燦爛裂開,撕裂出的縫隙裡兩顆犬齒在月色裡亮晃晃的".....我是吸血鬼,Greg。"
"你在對我搗蛋,Mycroft!只因為我不給你糖果。"
Lestrade噘嘴嗤弄西裝紳士的笑話。拜託,都什麼年代了,誰會相信那些銀器、大蒜、木樁與十字架的傳說?更何況Lestrade所認識的Mycroft更是名會於夜深人靜時向上帝祝禱,隨身配掛銀質十字架的虔誠信徒(雖然他早知道這只是Mycroft偽裝之一,Mycroft主張聖公會教徒那保守與新穎結合的形象,利於他同時拉攏傳統天主教人士與基度教新教信徒的信任。),這樣的Mycroft如何能是那個傳說中的鬼物?
然而,卻見那自稱吸血鬼的紳士將原先叩擊於傘柄上的指節收回,將手悄然滑入Lestrade大衣的左邊口袋,窸窸窣窣,Lestrade注意到自口袋抽離的手指晶亮糖果包裝紙襯得纖長病白。在Lestrade探長驚詫的神情裡,紳士張口,將脫去包裝的真實甜膩了滿嘴。

"我是吸血鬼。"
Mycroft說,Lestrade瞧見他總是優雅的唇角這會兒捎上淘氣犬牙。

Mycroft是吸血鬼,這是即便得了糖果亦不改口的真實,關於trick or treat帶來的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Mycroft知道附近所有住戶所給的萬聖節糖果數量。

嗯哼,這本也不是這麼值得驚奇的事情,畢竟每個孩子總是會有那麼個關於萬聖節時挨家挨戶索要糖果的童年,但當這件事發生在Mycroft Holmes——一位自稱英國最卑微公僕而實為英國最名符其實的統治者、大英國協地下國王、因為總是被親弟弟嘲弄腰際線而永遠在意體脂肪量與卡路里攝取、一位中年大叔——身上,則又再次令Lestrade驚掉下巴。

"那孩子在溫和可親的布朗先生家討得了兩袋糖是可喜的,因為接下來三幢房子過後的懷特先生家約莫只能討得5顆以內的糖果。不過......比對家的羅德女士好些,那位女士雖總大方地給一大把,然而沒有一年的糖果不是即期品。"
在Lestrade與Mycroft親親抱抱湊在一起的第二個甜蜜萬鬼夜,Mycroft閒適攤坐在Lestrade公寓裡的沙發,雖然靠墊總是找他碴,但擁著看著電視新聞看到打瞌睡的愛人,倒也令他能夠釋懷。
"唔,萬聖節特別報導?"Lestrade眨眨眼抬手灌了口啤酒並順手遞給沙發裡的閒散紳士,試圖堵住仍依序碎念著住戶與糖果關係的嘴"拜託,Mike,你不是孩子了,別對糖果這樣斤斤計較。"
"甜份控制應從了解甜份來源開始。"眼珠繾綣於電視機內孩子對著攝像鏡頭所展示的那些包裹在亮晶晶包裝紙下的糖果,Mycroft趕忙扭臉啜了口啤酒,掩飾著總是冷調的灰藍幾近失控的瞬間。
"......Mycroft,你別告訴我,你直到現在仍挨家挨戶的去討糖!你是個吸血鬼,不是小屁孩!"
"首先,吸血鬼也可以喜歡糖分,這兩件事並不衝突。"被愛人指責的紳士委屈為自己吸血鬼名譽辯解,Mycroft正襟危坐,語懇情深"其次,我根本無需挨家挨戶去討,因為那些人給的加起來都不及有戶人家給的多,而我也只會溫和地向那位先生索取。"
"什麼?"
不解蹙眉,在Lestrade尚未完全意會過來之前便重新被紳士壓回懷中,盈滿懷的甜蜜透過唇舌勾滑於耳際,Mycroft將trick or treat攜來的第二件事甜膩傾吐。

"Trick or treat!掏出你口袋裡全部的糖,Greg!全部。"Mycroft低喃索求。

那關於trick or treat的第二件事,就是Mycroft知道附近所有住戶所給的萬聖節糖果量,包括他能從Lestrade那裡獲得的——

一顆即是全部的真心。


而第三件事.....

萬聖節,萬鬼夜,亦是Lestrade與Mycroft送作堆後的第三個年頭,Mycroft於午夜時分踏落本是急馳於倫敦街頭的漆黑轎車,以一句trick or treat將溢散滿街的喧鬧帶入蘇格蘭警場內,叩響Lestrade辦公室大門。

"吶,我親愛的Gregory,說好的獎賞?"
收著下顎,斜倚於Lestrade辦公桌邊的紳士矯作著討巧笑容,三件式西裝卻與面容上和藹柔軟相反,溢漏出身為蜷伏於英國漆黑深淵中魔物特有的威壓,而那柄為裝扮成保守派人士權杖而存在的黑傘,正鬆垮垮地被扣於紳士食指。"你說只要我對你說出'Trick or treat!’,這充滿魔力的句子,你就會給我那些甜滋滋的美好甜品?"
"我是這樣說過沒錯......"揉著臉用手擋去那刺目的笑容,Mycroft太過期待的神情令Lestrade說不出地尷尬,原先只是抱持著玩笑的輕浮態度朝夜訪的紳士信口開河,說著倘若Mycroft能對他說出trick or treat才能擁有他今年的糖果——這態度說真的就好像拎著牛奶或香噴噴的貓食誘使路邊的野貓朝人類湊近那樣,是個不具惡意的笑弄。誰知道Mycroft竟同那路邊的貓兒那般較真,灰藍眼珠被期待鋪灑晶亮,而閃爍期待的光亮映紅了Lestrade的耳根。
Lestrade好生窘迫,倒不是他沒有糖果能夠給這對甜份太過執著的男人,而是這擺在抽屜裡的甜品價廉,且為同事應景所贈,若就這麼送出手,在男人期待的眼神裡將顯得如此.....

不盡心。

然而Lestrade別無選擇,說真的,他又能如何是好呢?
指腹無措將滿頭灰髮撓抓成一副零亂模樣,在Mycroft自期待轉為似笑非笑的神色裡,Lestrade趕忙低下頭拉開右邊第二格抽屜翻找那盒同事送的糖以掩飾自己的失態。指尖被抽屜內的紙張摩擦出窸窣聲響,與他的動作同樣乾巴巴地好似脫水蔬菜,Lestrade慌亂地翻找了一會兒,總算在抽屜的最深處翻找出那盒糖,有著亮金色包裝紙包裹的糖。
"喏,就這兒,沒更多了......"尷尬地揉著鼻子,指尖用力地將鼻頭揉出層窘迫的粉紅,Lestrade被男人滿面歡愉的笑意熱燙了臉,吶吶地補了句,"同事送的。抱歉,沒特別準備。"
"同事送的?"指尖靈巧把玩著那盒糖果,Mycroft偏偏腦袋。
"嗯。"Lestrade在Mycroft柔和平靜的目光裡脹紅了臉。天殺的,他當然知道令Mycroft失望可沒半點好果子吃。Lestrade知道,他當然知道,簡直知道的一清二楚!就憑他跟Holmes們打交道——還記得嗎?Lestrade他一直覺得自己在跟Holmes們的相處上,絕對是孩子們的褓姆。而身為一個褓姆絕對不能做的就是讓孩子們失望,這是原則。——以來的經驗,Mycroft這種極端克制的眼神肯定失望透了。

"嗯哼?竟然不是為我而準備的啊.......那可不行。"
薄唇將字句吐得悠緩, Mycroft纖長病白的指尖舒緩撫平糖果包裝盒上,透明包膜被文件壓出的摺皺,Lestrade舔舔乾澀的嘴唇扭開臉,在Mycroft玩味的目光裡試圖不著痕跡地縮了縮肩膀。他竟該死的以為,只要是甜品就可以收買整個大英政府......他簡直錯得離譜!
然後Lestrade瞧見Mycroft指間一個溜轉將那裝滿甜蜜的糖果盒轉入口袋,把西裝口袋失禮鼓脹。而後紳士改而掄起長柄雨傘,將傘柄勾上灰髮好探長的襯衫領口,一勾一扯間便將Lestrade拖拉地失去重心,顛簸撲向藍眼紳士,藍眼紳士歡愉地將人類抱了個滿懷。
"既然不是為我而準備的,那就以未曾給予相論斷了。親愛的探長,不得已,我只好自己掠取屬於我的糖果。"
紳士伸手扳過灰髮男人的頭顱,細白而遭歲月摺皺的頸子就這樣被掀出襯衫領口,動脈在一層薄薄的表皮下奔湧,讓生命的躍動在指梢引起共鳴的顫抖。Mycroft,一個蜷伏於大英國協的魔物,正將頰畔沿著頸窩的曲度貼蹭,嗅聞著那與Lestrade的氣味攪混撲面而至的生命氣息,人類特有的腥甜。

關於Lestrade的trick or treat有三件事。
第一件事:Mycroft是吸血鬼。
第二件事:Mycroft知道附近所有住戶所給的萬聖節糖果數量。

而第三件事.......

要知道吸血鬼就算不怕大蒜、銀器、十字架與陽光,有件事仍是亙古不變的,即是與人類截然相反的夜行的習性。Mycroft是吸血鬼,而可親可愛的蘇格蘭好探長正是那被吸血鬼看中的可憐人類,這會正在屬於萬鬼的前夜,被推壓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嗯哼,又一個會影響人類白晝活動的不眠夜。

畢竟對一個已經打算好好享用自己全部的糖果的吸血鬼來說,夜還很長。

親暱貼蹭著Lestrade的頸子,以濕熱氣息打出Lestrade嘴裡的嗚咽,Mycroft學著傑克燈的荒唐笑臉笑咧出兩顆本不該存在現實世界的鋒銳犬齒,亮晃晃貼上人類巍顫顫的頸畔。

"Trick or treat?"

眨眨眼悄然一笑,吸血鬼紳士呢語著在人類的頸子烙下永不消退的結印。






【END】





*所謂後記

萬聖節快樂!!!!!!!!!!!(歡呼

原本萬聖節當天就該更新了,我承認這是我的怠惰所導致的XD
雖然萬聖節是屬於我家必過的節日,但由於我今年手頭同時開得坑太多,以至於我實在不敢過節啊!!!!
誰知道就在我這樣想的時候,萬聖夜忽然就被梗攻擊了!!!!
梗就這樣橫衝直撞的毆打我的腦袋逼我寫,所以就變成現在這篇了XDDDD

來說說這篇文好了~
因為我想寫麥哥是吸血鬼的梗很久了(認真
可是吸血鬼一個不小心就會變成大長篇~但我不想~
所以這篇算是應景之作?小小滿足一下慾望這樣=w=

是說這次福翁,ML本有五本了耶~到12月可能會有10本痾痾,真是令人高興的消息XD





3 則留言:

  1. 吸血鬼麥哥設定真的很有趣~尤其想到探長如果要被吸血時的種種反應時(竊笑

    到底會是
    1.一槍
    2.一拳
    3.一腳
    4.一個白眼
    5.翻白眼任由對方咬上
    哩?
    嗯,各種反應可以來寫個小短篇了(偷笑
    (這樣害人好想來寫某cp各種魔物設定的小短篇= =++

    麥哥感覺起來,比起吸血鬼......更像甜食魔啊!(指
    果然這就是麥哥的本性嗎?(再指
    然後牙醫看到指甲伸長縮短的那個畫面,我還是覺得會很好玩XDDDD

    寫長篇......很有趣呢=w=

    回覆刪除
    回覆
    1. 趁現在用電腦打算將很多事情一次解決,所以就來 回之前爆肝沒有好好回的留言了(認真)

      真的很想要麥哥吸血鬼設定啊!!!!!
      想像一下這場景:
      探長:什麼?你是吸血鬼?(OS:為什麼沒有紅披 風絲質荷葉翻領襯衫還有噢上帝啊有吸血鬼的話你也真的存在是吧?煩請將現在這個對著我不懷好意 露出獠牙微笑的東西驅除好嗎?不要龜縮在天上假 裝自己看不到聽不到!!!還有他的牙醫竟然容許這對獠牙暴露在空氣中沒有拔掉,見鬼了,啊,也的確 是見鬼....牙醫竟然還信誓旦旦告訴我:Holmes先 生只是有對令人著迷的小虎牙...Fuck——
      麥哥:Greg,我是吸血鬼沒錯,並且我要告訴你, 吸血鬼一直都是時尚的先驅(瞥了眼自己的西裝)。 噢,補充說明兩點,我沒見過上帝,而我的'小虎牙 們'的確如此和藹可親。(咧唇笑)
      探長:Fuck、my、life!!!!!!!(忍住拔對方牙齒的衝 動,咬牙切齒的說)

      而探長被吸血時的種種反應也很好笑耶WWWWW

      1.一槍→
      探長:Gun Play,嗯?你知道我會開搶,只要你敢 咬下去。(把槍枝一把塞入男人嘴裡哼哼笑)

      2.一拳→
      精準地揍在男人下顎,並瞧見兩顆牙齒撕開了皮 膚,噢,當然是男人的嘴唇。

      3.一腳→
      "吸血鬼?仍有人類的通病?高脂肪、高膽固醇 ——"長腿架在久坐辦公室的中年男人的小腹上, Lestrade探長一邊不懷好意地以腳板按揉腹上贅 肉"小腹,嗯?"
      "Greg,我敢保證我的體態於我飲食習慣無關。"無 辜眨眼。
      "啊,我都忘了,因為是'吃我'嘛——"不悅哼聲, Lestrade一腳踢開故作純良的吸血鬼"我會為了你立 刻化身糖尿病患者,Mike!!!!!!所以為了你的身體著想......"

      "考不考慮施打一下胰島素,吸血鬼先生?" Lestrade把玩著從大英帝國的鬼王胞弟那弄來的針 筒,貼著鬼王將獠牙收拾的一乾二淨的嘴唇歡快笑開。

      4.翻白眼任由對方咬上→
      "噢,Mike,我覺得我像你養得藥童,而且是餵養 了一堆藥最終被你拆吃入腹的那種。"
      "這不合乎經濟效益,我親愛的Gregory。"吸血鬼先 生貼蹭著蘇格蘭場好探長的脖子,像是食物甜香已 然侵奪過他的理智那般瞇眼"一樣美食雙重享受, 並且還可以重複食用?唔,今天的奶油香。"
      Lestrade瞥了眼親暱蹭磨著自己卻遲遲不開動的吸 血鬼,無奈翻過個完美的白眼,一把扯開自己的衣 襟,任由那據說散著誘人奶香的血液——那動脈, 呈現在那個貪婪吸血鬼面前,縱容咬上。

      ......我果然好想寫(掩面)
      某CP魔物設定嗎?(竊笑(快血快寫啊~不過先寫親王 給我www

      Anthea八成受夠了替麥哥帶那些所謂的"垃圾食物" (竊笑
      甜食魔讓我想到這次福翁本,汪汪有帶個小夏是美食評論家而華生是甜點師設定的文,我還挺想看 的。
      (當然我腦中設定的麥雷是,探長擁有好甜點 手藝,並靠著好手藝擄獲了麥哥的心,但是有一個 木舌頭,這點讓麥哥氣得半死,並且殊難想像 XDDDD)

      牙醫看到指甲伸長縮短的畫面,大概...

      牙醫:Holmes先生,我們有專人的修甲服務。(真 心
      Mycroft:.....(以魔王的威嚴掃了牙醫一眼,並在牙 醫不為所動地將鑽子對向自己兩顆犬齒時敗下陣 來)
      牙醫:噢,Holmes先生,您有一對可愛的小虎牙 呢。(盯著政府的眼睛真誠微笑)

      >>能替吸血鬼麥哥看牙而不被開除的牙醫其實是哈 德森太太外最強的存在啊!!!!!


      我怎麼覺得自己差點被你拐了??????
      ........我不要寫長篇!!!!!!!!!!(躲起來

      刪除
  2. 看到探長那句〝Fuck my life〞,我一秒腦補........

    Mycroft(深情):I WILL.

    腦袋啊腦袋ORZ

    另,長篇的節奏悠遠纏蜷,挺好玩呢。而且可以埋很多小細節和伏筆wwwwww
    啊,有愛的就是藏伏筆啊!宛如藏起彩蛋一般的快樂!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