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4日 星期四

【BBC-Sherlock】[ML]情愛關係




















哼!我就是覺得這張RG很性感才寫這篇的,怎樣?





衍生作品: BBC-Sherlock

CP: ML(Mycroft/Lestrade)

聲明:
角色屬於柯南道爾,演員屬於BBC跟他們自己。故事是我的。

分級:NC-17

其他:
PWP(Plot. What Plot?) ,純肉無情節。
OOC有。
(如果很習慣我筆下的少女麥哥並覺得還好的話,那就只有在公共場合推倒探長這點不合邏輯吧)
未成年人拜託不要點進來,點進來後就....不要告訴我(遮眼


*正文








【BBC-Sherlock】[ML]情愛關係



空洞的抽氣聲自唇邊縫隙流洩,Lestrade緊咬著哨子,無法理解為何平時聽慣了的清脆哨笛聲這時卻像是代替著喉間的咕噥呻吟,淫靡地可怕。
"噓,小聲點,哨聲會引來人群的,親愛的Gregory。"Lestrade聽見身後的男人將牙齒貼在他耳邊開合出聲響,並在說話的同時猛然加重對前列腺的按壓力道,Lestrade嗚咽了聲,哨子幾乎要從他口中掉出來。
如果不是你在這時點像隻發情的公貓那樣上我,根本不會有人群問題啊!Mycroft你個渾蛋——Lestrade真想撕扯著自己的嗓子對Mycroft如此咆嘯,當然是如果可以的話。將咆嘯取而代之的是鼻息裡嗯啊的輕軟呻吟,Lestrade正被推壓於命案現場的防火巷內,眼睛半瞇成那副被上得很舒服的樣子,而牙齒正在紅色塑膠哨笛上刮咬出羞憤的刻痕。
這天蘇格蘭場一如往常的忙碌,精確點的說法是,忙碌到幾乎令人崩潰的地步。發生於近郊貧民窟內的命案原先以為只是起無聊的強盜殺人事件(這在貧民窟裡幾乎天天都在發生,人命在這裡不值一哂,為了存活,就算是一般人多麼不屑一顧的麵包屑,在當地居民的眼中已為無價珍寶,足以為此讓腥紅剝奪視覺,讓血水浸滿雙手。),然而調查結果,眾人料想不到的死者竟非媒體口裡的記者,而是包裹著記者外皮的大英國協地下最大軍火商。這件事委實在英國高層裡投下了顆不小的震撼彈,令黑白兩道在平和的表相下竊竊私語、動作頻頻。
當然這事兒連帶地影響到英國的基層員警們,彷彿輕輕一彈就會繃斷那般,蘇格蘭場人人將神經拉至最緊,而Lestrade也不惶多讓,他已經連續一整個星期都睡在蘇格蘭場辦公室內,如有回家,那也只是洗個三分鐘的戰鬥澡後抓起還算乾淨的衣物邊套邊往蘇格蘭場或軍火商陳屍的命案現場直奔過去。
日子就這樣過得一如往常,說真的Lestrade根本就搞不清楚事情為什麼會演變至如此境地,他只是如往常般盡責地調查案件,如往常地對自己的組員扮演著誰都知道不是的壞上司,一如往常地與Sally發生爭論、對著Anderson感到胃疼,甚至連黑頭車輕巧滑過眼角餘光也是平和地如同所有工作天那樣。
但事情就這樣在慣常的運轉下脫軌,猛地將Lestrade撞個滿懷。
穩重沉澱的Church's皮鞋自轎車門邊踩出,傳統保守派人士的標準裝扮優雅滑向吹著哨子指揮組員行動的Lestrade,在他身旁站定。吐掉哨子,Lestrade在對組員咆嘯完後回過頭對Mycroft露齒一笑。
"噢,Mike,怎麼有空過來?"Lestrade一口白牙在嘴上亮燦燦的,說真的能看到Mycroft是件很令Lestrade高興的事,畢竟他們幾乎一整個星期沒見過面了,即使見了面,連交換個吻的時間都嫌倉促,在這一個星期內已經不只一次Mycroft咬住他的下唇直至最後一秒才放手又或者Lestrade在Mycroft耳邊喃喃抱怨著直到Mycroft一把將他推出門。
"沒空。"敲打在傘柄上的指尖就像Mycroft含在嘴裡的話悶聲地令人難受。
"哦?"探長挑眉。
"想你。"
"噢……。"Lestrade探長扁了扁嘴,將Mycroft拉到案發現場隔壁的防火巷內將唇瓣用力壓上,力道大到牙齒撞擊在柔軟的唇瓣上有點生疼,不過這對他們來說沒什麼值得在意的,他們在意的只是打在頰上的濕熱空氣,並自動自發地張口讓對方的舌舔過牙齒滑入口內,用力在鼻腔內盈滿汗水的鹹與香水的甜,及對方的氣息。
"對不起,我還得再忙一陣子,Mike。"鼻頭蹭著鼻頭,Lestrade對Mycroft抱歉道,而回應他的只是Mycroft低下頭用嘴叼起Lestrade掛在頸上的哨子,哨笛聲輕鳴在Lestrade耳邊尖聲不滿。
"嘿,別玩我的哨子,Mikey!"一把扯掉Mycroft嘴裡的紅色塑膠笛,Lestrade低啞警告。
"怎麼突然多了個哨子?"Mycroft歪歪腦袋,無視Lestrade的抗議自顧自地拎起哨子仔細端詳,那是個拇指左右大小的哨笛,不是一般常見的亮銀金屬,而是暗紅色的塑膠貨。但顯然的,廉價品並不影響其製造出能將脆弱耳膜撕裂開來的尖銳嘈雜聲響,Mycroft輕蹙著眉間表達他對這小玩意兒的不認同,而Lestrade對他過於明顯的厭惡反應只是不屑地嗤笑了聲。
"不喜歡就幫我把這該死的配帶規定廢除啊,Mike!你不會知道'那女人'是怎麼說的!"在說到自己的上司時Lestrade甚至晃著腦袋細聲細氣地模仿著,'這只是提升效率的必要手段!手段必需且目的因具備公益性而正當,何況......噢,Lestrade先生,規定就是規定別和我唱反調如何?'
很顯然被Lestrade咀嚼地乾癟的挖苦聲調給逗樂的Mycroft,將眼笑成兩弧彎月,喉頭裡發出類似咕嚕的愉悅聲響,這模樣看得Lestrade有些不好意思地撓過銀灰後腦。
"其實也沒那麼討厭……只是,不習慣。"Lestrade伸長脖子湊上前去輕咬過Mycroft遞還給他的哨子,然後即便脫口而出的話將會因含咬哨子而含混不清,Lestrade仍忍不住打趣道,"而且叼著哨子就像叼著菸?幫助戒菸…?"
"不是幫助戒菸,Greg!你只是靠它緩解我不在身旁的嘴上寂寞罷了。"額側蹭過Lestrade鬢邊髮梢,Mycroft親暱湊近Lestrade,用舌尖沿著耳廓劃出蜜糖情話的水痕濕涼感在拂過耳稍的溫熱氣息後,在背頸上流竄成一片酥麻,Lestrade反射性地縮了縮肩膀,卻被紳士那好似舌尖涼冷的手輕緩壓下,指背蹭磨過顎骨將扯開衣襟的動作挑得煽情,Mycroft改以下顎貼蹭上蘇格蘭探長喉結上那片方探頭的青灰鬍渣,唇齒齧上肌骨,嘴唇模擬顎骨的曲度將一個個親吻點綴,而滿口白牙搔刮在衣襟內的方寸之地,讓犬齒在鎖骨上用力刻鏤下牙印。
"Mikey,別這樣...啊!"Lestrade撓上紳士背頸邊衣領,試圖阻止,然而紳士這會兒完全無視Lestrade沙啞抗拒,故我依舊,甚至懲罰性地啃咬了口,逗弄出抽氣呻吟。隨著Mycroft指尖一顆顆挑開襯衫衣釦,潮濕的空氣點點鞭入襯衫內,鞭上被纏捲於惹火慾望內的理智,Lestrade打個機靈猛地清醒,然後以掌心揪抓住Mycroft的髮用力推拒男人在他皮帶釦邊的蹭咬。
"嘿!Mike,停—......"方想啟口卻被紳士單掌捏住兩頰,以匿跡於溫柔下的強制力推抵上牆。在Lestrade失措撐圓的雙眼裡,Mycroft慢條斯理地勾捲上哨笛,好像繩子自個兒流連在指尖那般將哨笛的細繩舒緩勾扯,而後用以甜果餵養愛人的姿態將暗紅塑膠哨笛壓入Lestrade口中。
"不,’停止’不在選項之列,我的Greg。誰叫你這樣情色?害得我情不自禁,你可得負責。"將話語點吮吻在嘴角,Mycroft探手撫上Lestrade總埋在衣襟裡的柔細皮膚,向上抹去,細長指尖將下顎挑掀開來,"你可知你剛啣著哨子的模樣有多麼迷人?就像這下顎,仰面向我露翻出皎白肌理,那喉結,那在輕薄表皮下的靜脈,這簡直在邀請我的嘴唇蹭吻啃喫上直至你雙膝發軟,邀請我向下一探究竟。"
親吻著他皮薄愛人的面頰, Mycroft食指滑過結實胸膛扭擰堅挺乳首。滿意於燙在指掌間的輕顫熱度,Mycroft 犬齒捲著呢喃扯拉耳垂"然後你將會被我這樣對待,我的手會代替我的牙撕開你胸口,咬上,噢,那敏感的小東西,也許你會自腳跟沿著神經讓酥麻攀上腦頂,露出你現在這種表情。"
"秀色可餐。"
Mycroft在顴骨上硬是咬了口,令Lestrade吃痛呼聲,哨笛同主人那樣虛軟地低鳴,Mycroft安撫地啃吮Lestrade嘴角,將溜轉在唇腔內的抗拒字眼嗤去,他親暱地親了親蘇格蘭場好探長委屈輕皺的鼻頭,同時與嘴上的親暱相反,手裡則在平坦腹部上摩擦著,修圓平整的指甲代替同樣一絲不苟的他在腹肌線條上刻輾上一道道凹痕,陷落時肌理泛白而於撕刮落下時泛上如Lestrade臉上那般的紅,尖利的疼在指腹舒緩按壓裡被揉成一片溫熱,刺激得Lestrade微微向後縮去,然而背脊上堅實的撞擊感卻告訴他,退無可退。
"對的,就是這樣,Greg,你會喜歡我這樣做的。我會像現在這般壓上你那結實的小腹,以指尖壓刺上我的印記,也許是我的名字,別露出這種神情,我知道它會消失的,但我會再次壓上——一次又一次,直到你將我整個印在你的身體裡,記憶裡,靈魂裡。"
修長指掌扼上Lestrade的頸子,不算用力卻剛好能將人禁錮掌間,Mycroft將差點鬆脫的紅色哨笛壓回Lestrade嘴裡,一直啣著哨子的唇角淌下點唾沫,紳士優雅揩去後,就著愛人喘息的間隙一把將手溜入緊鎖的皮帶扣下,那褲檔,攫獲住裡頭半勃的陰莖,並沾黏著Lestrade自己的唾沫的指間揉過頂部。Mycroft感受到衣襬被糾抓住的緊繃感,扼於掌下的頸子及那身軀在顫抖,為了那燃在彼此胸腔的熱燙溫度。Mycroft聽聞哨聲斷續而帶著抽氣,將Lestrade嘴裡的呻吟聲落成哀婉嗚咽。
鬆開扼於Lestrade頸上的手,Mycroft藍晶石樣的眼睛半瞇成兩彎高高在上的同情模樣。如此卑劣,Lestrade在睨視裡想著,並試圖推拒著依舊在Lestrade褲檔內的纖長手指,然而描摹堅挺陰莖的形狀的刺激悶燒入Lestrade肌膚下的血液並鬆軟了本該抗拒的肌肉,反倒令他搭在Mycroft的手臂的手好似渴求更多安慰地下壓,而這引得紳士歡愉低笑。將手抽離,紳士執起那原先置於臂膀上的手親吻, "探長,別怕,雖然我不是什麼好人。"
"是嗎?那很好。"他媽的很好,Mycroft果然是個好人而這裡則是天殺美好的公共場合,天殺美麗的案發現場,該死的防火巷!漫溢怒意的眼絞著Mycroft, Lestrade怒氣蒸騰地一把將哨笛呸吐,卻被紳士眼底的懇求與手裡的柔軟塞將回口中,他只得接續這荒謬不羈的戲碼含糊埋怨,"你也不過是我見過的眾多混蛋裡平凡無奇的一個!"
"別這樣說我,Greg,你不會知道你之於我是多麼的,充滿魔力。"以擁抱的姿態埋在灰髮男人頸窩邊,胸腔貼著胸腔,即便隔著層自己的襯衫,仍可感受到彼此燙貼在一塊的心鼓脹怦然,心臟鼓動地太過像是渴望要將兩顆心貼合在一起,Mycroft貪戀對方氣息地將嘴唇摩娑在頸畔,指尖討巧地揉擦過背肌,安撫懷裡躁動的軀體,而同時他在這靜謐裡小心翼翼地解著男人的皮帶釦,扯動拉鍊。
在皮帶釦喀聲彈開時,Mycroft將那句被心臟暖出的句子連同溫熱的呼吸在Lestrade耳裡燙得破碎。

"我只是——想你,Greg。"

Lestrade不會瞧見Mycroft埋在他頸畔,那總是自信的臉孔上是如何地破碎,就像他不會瞧見原先灼於棕褐色眼底的怒意在這樣一句碎裂的詞句裡怎般潰散成一片柔軟。灰髮探長吁開胸口裡的悶氣,拉過Mycroft的手輕刷上自己的腰際,在Mycroft故作訝驚的虛偽藍眸裡,給予縱容與無可奈何的一睨。
一個縱容的許可。
被這羞窘的無奈縱容給逗樂了,Mycroft總顯輕浮的薄唇扯開一抹真誠地歡快。總是這樣、總是這樣地,Mycroft不會讓任何人瞧見他最真誠的那面,即便那足以贏得所有人歡欣,所以Mycroft決定偷取Lestrade的思緒,透過那甜軟黏膩的包裹——Mycroft自灰髮男人身後扣環上,長指纏綿在勃發的慾望,指腹上的薄繭忽重忽輕輾磨過那充血莖幹,指尖撓抓開流瀉成暗紅哨笛旁的羞恥抽氣聲及梗於喉頭那吐不出的哀音。Mycroft的右手輕點在Lestrade的脊骨,裹在凌亂衣衫的軀體壓曲出乘載情慾的漂亮弓型,而後將褲子連同底褲一把扯落,Lestrade感覺自己的臀被西裝褲布料摩擦發癢,而Mycroft的勃起正艱難地抵於西裝布料內,沿著股縫急切廝磨。五指反抓上腿邊西裝褲,在光滑表面上劃出五道溝痕, 難受﹑難堪及被戲弄的羞窘令Lestrade扭過臉,惡狠狠瞪視笑如偷腥貓兒的男人,然而怒目邊的濕潤眼角同止不住夾雜在低吼裡滴溜出的喉頭呼嚕那般,全然地虛張聲勢。
"噓——"食指親吻上薄唇,而後探身向前,將手指自被迫咬住的哨笛與牙齒的間隙擠入,然後又是一聲嗚咽,衣衫整齊的紳士抿出含蓄微笑。 Lestrade感覺耳根蒸燙溫熱,犬齒挫敗地在攪入唇腔內的手指上施壓,原先反抓在絲滑布料上的手,摸索勾上皮帶,金屬扣環冷涼猛地凍上指尖,金屬冰涼感自末梢神經刺麻上身軀扯緊頸脖。
"別這樣熱情,親愛的。"慾望將低笑聲燒得粗礪,Mycroft抓住反探的厚實大掌在西裝褲上描摹燙熱的形狀,並時不時以愛人拇指節上的厚繭按上自己的頂端,讓失控前悶燒於胸腔內的慾望輕哼化為壓抑喘息吹黏上平滑耳背,Lestrade為此微偏過臉,卻避不開情慾的低吟燙貼耳膜,裹於Mycroft掌間的陰莖鼓脹地簡直能感受到繃緊手掌上的細紋,男人把操著上帝的宣言淌出聲帶,卻在哨笛斷續地啞音裡糊成情欲嗯啊。 Mycroft以額角蹭磨上Lestrade掉了一半的襯衫將汗濕的髮蹭開,藍眼在輕軟欲求裡混濁成黑炭悶燒的霧灰,連指上的從容都略失了節奏,Mycroft極力壓抑住慾望,牽著Lestrade的手,撬開皮帶扣環,食指下壓鬆脫拉鍊,扳落褲頭。
這時防火巷外一陣喧嚷,爽氣而俐落的女聲於防火巷外不遠處呼喊Lestrade的名,他聽出那是Donovan的聲音,Lestrade身軀倏地繃緊,連帶扯動倚蹭於牆上的肩頭,將細碎砂石撲簌簌磨落,一兩顆石礫敲上Lestrade膝頭,有點疼。Lestrade感覺到原先抓扣在他手上的長指鬆脫,改而托握住鬆垮襯衫遮去的腰際,並將他推壓地更裡面一點,讓他們正巧被一塊破裂帆布擋去大部分的身形。
"Mke,我覺得我們還是——唔!"
感受到沿著下腹蔓行而上的暖熱指尖,即便磨過哨笛的嗑牙聲與喉間啞音聽來如此心虛氣短,Lestrade仍掀起因缺水而乾裂的嘴唇,試圖阻止身後人繼續搧風點火,然而語未竟,即被陰莖上頭猛然收力的手和緊塞入股間一按到底的長指,堵去呼吸吐成鼻息間的哼然。
髮絲搔癢過臀縫,他傾身嗑咬長褲在Lestrade腰線收出的壓痕及親吻髖骨凹陷,Mycroft安靜地把蹭捲於想念邊角的濕熱呼吸在estrade後腰椎上打出一片凌亂吻痕,長指細細磨碾於長壁,指甲黏著指腹在前列腺上揉出細聲嗚咽,Mycroft曲動指節,在Lestrade身後幾乎迷戀地瞇起眼,晶藍虹膜映上前列腺液在彎曲指節的粗魯動作下延著括約肌邊上摺皺淌滑,濕黏上他的手背,毛髮在一片晶瑩裡纏紐。翮動鼻翼,Lestrade在Mycroft的動作裡粗魯喘息,竭盡所能地將本能的吟喔回應強鎖喉頭,然而天不從人願,當Mycroft又擠入另一根手指並直勾勾戮刺上前列腺時,Lestrade動情地嗆出聲響哨笛列裂開一陣短促而清脆的淫靡銳音。

"噓,小聲點,哨聲會引來人群的,親愛的Gregory。"
Lestrade的耳梢被Mycroft開合於上的煽情吐息拂得發燙,他慌亂閉上眼睛。對,鴕鳥心態,該死的鴕鳥舉動,事實證明閉上眼睛之於Lestrade半點好處也沒有,黑暗令早已巍顫顫於情慾崖邊的軀體更加敏感,Lestrade能感受到Mycroft在說話的同時緊捏擼動的手指,鈴口止不住擊上拇指與食指捏緊的軟肉,由頂端溢出的前溢早已濕漉手掌,隨著Mycroft施力擼動的掌在耳膜上凌散出一片嘖嘖水聲,而身後磨碾於前列腺上的手指與前頭的快速激烈相反,是以忽重忽輕的力道將快感圈於按壓指尖,舒緩折騰。情慾撲紅面頰,染紅Lestrade半歛眼眶,罵咧咧心頭溜過聲帶後成了止不住的破碎鳴泣轉於舌尖,Lestrade感覺理性正掙開他腦袋摺皺的箝制而獸性的肉慾本能正凌駕親吻著他,他覺得自己要瘋了!天知道當Mycroft的手指退出他體內時,他甚至同那些古典小說中的蕩婦腰肢輕擺、追咬索求。那空虛感抽去他榛色瞳眸裡最後一點精光,當Lestrade回眸時,躁紅面頰上僅剩兩汪迷茫哀求。
佔有而疼惜地吻上濕潤眼角,Mycroft在Lestrade於他親吻下瞇成片迷人摺痕時挺入Lestrade體內,哨
笛聲無法克制地哀出尖利。不過這會可沒人管得了那哀聲,Lestrade正埋首深呼吸,試圖汲取些許Mycroft親吻在他脊梁上的溫柔來放鬆自己,而Mycroft,濕潤溫暖的腸壁正捲著他的陰莖,並因細微的疼痛收縮著,這未完全放鬆卻該死磨人的銷魂滋味!Mycroft放任自己在底心賭咒了句,薄唇在Lestrade輕顫的背脊上落上點點細碎舔吻,長指包裹上Lestrade壓抵土牆上的臂膀,指尖一點一點揉開僵硬肌理。而後感覺到包裹於Mycroft懷中的軀體開始鬆軟,喉結在細微抽動裡乾巴巴地上下滑動,Mycroft便嘗試性地抽送,在Lestrade唇腔內好似小動物受驚時的嚶嚀竄出時,Mycroft戲謔勾唇。
指間勾滑著人魚線,柔軟指腹每按壓腹上肌理一下,置於Lestrade體內的陰莖便碾壓上前列腺一回,陰莖緩慢地蹭磨開腸壁皺褶,再狠狠擊上快感崩裂前那點,在興奮沿著一節節脊骨酥麻上腦門前,Mycroft便拔開碾磨的陰莖,幾乎將莖幹整個拔出。Lestrade吟溢唇角的呻吟在這般折騰下早已柔軟成咽於咽喉的啜泣鳴響,何必這般磨人?若將一腔空虛留待,遲早也會習慣,然而Mycroft卻連陰莖再次貫入前這份空洞亦不放過,而是以長年握筆而生薄繭指腹打著旋,慢撚劃上,像是圈轉著情慾細絲於指掌間,而失去思緒的Lestrade絲線上的魁儡偶,只能在Mycroft推壓背脊的手上,將軀體拉扯成一彎弧線,在Mycroft進入時甩開汗珠,被快感扳開喉嚨,喘息。
"Mike......"以在情慾暈紅的面頰輕刷用雙手將他貼於懷中蹭磨的男人,Lestrade吐掉哨笛,軟語輕喚Mycroft的聲音都像裹著哭泣。Mycroft親暱啃上Lestrade浸滿汗水的肩窩,並像回應這哀求般地加快律動的力道。初時輕淺抽送,而後力道逐漸加重,惡狠狠地抽出再同樣狠戾地直插到底,每一抽插,Lestrade便承受著、應和著,他的聲帶早被一下又一下鞭上的快感灼傷,只剩缺水乾裂的哀婉低囀迴盪。Mycroft在Lestrade緊貼鬢角喘息時,將句句下流愛語啃上耳窩,宕入耳內,而後轉成又一句的嗚咽在加快的衝擊下放蕩出口。
要不了多久,Lestrade的陰莖抽搐著懇求愛撫,Mycroft將Lestrade的手與他的陰莖包裹在一起擼動,並擺動臀部加快抽插的速度。在前後刺激下,Lestrade感覺自己就如溺斃前的溺水者,懼於在滿溢而出的愛裡溺斃,他只能徒勞地抓爬著一切所能觸及之物,而在壁上撓出五道刮痕,最終在幾乎承受不住的快感裡反手抓爬著Mycroft尋求支撐,並迷醉著臉吮咬他的男人好填充唇齒間僅剩喘息的寂寞。直至高潮來臨,他嘴上喘出分不清是達到頂峰的泣語抑或是對他男人的名字的低啞愛戀,不過這不重要,因為不管是何者,均被Mycroft黏膩的親吻啃嗤,將其一聲聲嚥落,甚至是Lestrade在早已零亂的節奏裡將土牆噴濺上濁白水痕時的羞恥聲響。

最後,只剩水痕滑落時的滴答為這突如其來的情愛劃上休止。


完事後,Lestrade斜倚著土牆調息,並為Mycroft自他體內退出時自己太過敏感的喘聲扭過臉,假意沒瞧見Mycroft因這喘息而生的反應。挑眉,扯開個有點尷尬的微笑,Mycroft迅速將自己打理成那個在國會上總將雙手交疊於下顎的優雅紳士後,開始打理疲倦愛人。從口袋掏出襟帕擦拭掉汗水、精液—那些灰髮男人身上糊成一片的東西,然後探身親親Lestrade仍顯潮紅的臉頰,蹲下為對方穿上底褲與長褲,並將襯衫鈕釦一顆顆扭上,拍去袖口與衣襬的塵土。
就在Mycroft起身打算給親愛的好探長一個溫柔纏綿的吻時,Lestrade斜眼睨視方站起身的Mycroft,傾身,右手一把揪住公務員結得完美無瑕的領帶,左手用著情慾灼燒後僅存的氣力,猛地朝公務員柔軟平坦的腹部給與個正中紅心的痛擊。
好吧,雖然情慾過後仍顯顫抖的軀體無法造成傷害,但痛徹心扉的疼仍是免不了的,Mycroft為此蹙眉,疼痛令他縮著身體在心底計算留下青黑的可能性。
Mycroft當然知道他的好探長為什麼這樣,他當然知道。
就像他一定會為事後回想來定會為自己孩子氣太過的怒意而感後悔——他如何能允許自己幹出這等行為?不分場合不分地點地發情?即便落於愛人身上的點點碎吻是如何地情意飽滿、疼惜漫溢,即使妒忌著工作將他摯愛的時間侵吞掉大部分,而自己只能拾取僅存的時間碎片與他的男人相擁,就算男人的灰黑髮絲在工作的專注裡耀眼如星而啣咬哨子時微張的唇瓣是如何充斥著對他的性吸引力,他也不該這樣——Lestrade也定會為他幼稚的行徑而感到生氣,即便Lestrade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縱容他在自己身上放肆。

總是。

"下不為例。"
額抵著額,嗓子微啞,榛色瞳眸將警告傾注入因疼痛而扭曲深濃的灰藍眸色內,然而最終仍是嘆息了聲,安撫地親吻上Mycroft唇角,並鬆開緊揪衣襟的手。然後,Lestrade扶著酸疼僵硬的腰,拾起落於髒亂土地上的風衣,甩身,甩開這一身情慾餘韻將背脊打直,踩踏著只有從鞋跟的些微拖沓方得瞧出幾許顛簸的堅穩步伐重回命案現場,回歸屬於蘇格蘭場破案率最高的探長的戰場,Lestrade的戰場。

而被置於身後的大英政府,以拇指若有所思地刷過方被啃咬的嘴角,灰藍眼珠裡浸滿誰也瞧不見的柔軟靜謐目送愛人在消融在視線盡頭的英國天空。













【END】








*所謂後記

哇噫——又到了後記時間了!
雖然妖怪我更新頻率不算高,但其實我天天寫文呢ヾ(●´)
這次更新的是ML純肉喔!之前CWT發誓說如果有ML本,就要寫一篇純肉來餵養麥哥的,這會總算寫完了!!!!!!!!XDDDDDD

不過關於這篇文其實有幾點要道歉一下….
1.
關於OOC…說老實話,打從寫這篇聞開始,我壓根就不認為麥哥會把探長抵在防火巷裡來一發
其一,以麥哥的性格,防火巷不是個適宜的地點,先不說場地不乾淨的問題,那還是公共場所啊!!!麥哥是如此注重隱私的人,怎麼可能會再公工場所發情?(要的話好歹也在廁所…)其二,在我心中ML算是我寫過最溫柔的CP組合了(SK激情、神兄弟腦子有問題、東西兄弟比起愛情更多的是親情等等),麥雷這CP在我心中就是柔和、包容等美好特質的集合(當然,別提麥禿的監視器,有小夏那種弟弟,我絕對覺得監視器是必要手段!還有麥哥得政府身分沒看到我在寫時很努力的排除在愛情之外嗎?= =),也就是說在這樣的情形下,麥哥怎麼可能能接受不給探長一個安穩美好的床上經驗?因為愛著對方,所以想給對方最好的,大概是這種感覺。
其三,在床上麥哥絕對是個慢——郎——中——!要麥哥像打巷戰一樣轟轟烈烈,真的….可以可是殊難想像(躺平(真要轟轟烈烈,那就連角色性格都OOC…..
唯一能說服自己的理由:麥哥已經清場了。
但這理由該死的薄弱啊啊啊啊啊啊!!!!!!!!!!!!!!!!!!!!!!!!!!!

綜上所述,真的是對不起大家了QAQQQQQQQ
因為我真的好想寫麥雷在灰樸樸的巷子裡做愛嘛QAQQQQQQQQQ(不論是會剝落的斑駁牆壁、掉著灰塵的骯髒感、偶爾的人聲之類的….這是麥雷體會不到的美好啊!!!!!)
為了說服我自己寫,在裡設定上妥協地告訴自己麥哥已經用簡訊通知Anthea清場了….如果還是覺得不能接受的話,請把這個當作麥哥的佈景來看好了(

2.很沒有巷戰的激情(?)
哇噫,對不起!!!!!!!!!!!!!!!!!!!!這點還是要對不起!!!!!!!!!!!!!><
為了要寫巷戰,我已經做好OOC到死,而麥哥把探長很激烈得吃乾抹淨的準備了!!!!!!!!(看開頭就知道,我真如此打算= =)
可是…..
麥哥搶鍵盤!!!!!!!!!!!!!!!!!!!!!
嗯,有寫文經驗的應該多少都有被筆下角色搶筆搶鍵盤的經驗……就是……寫的時候筆下的畫面不受控制的往別的方向走去….真的是不受控制!
嗯,從以前寫到現在,妖怪幾乎沒有被搶過鍵盤啊!!!!!!!就算是麥雷,寫了這麼多篇,我都一直相信麥哥你是紳士耶!!!!!!!!!!!!!!!!!!!!!!!!!!!!!!!!!!!!!!!
結果我第一篇麥雷PWP……麥哥你的紳士形象在哪裡?
【搶鍵盤實況】(LOOP四五次以上)
我:麥哥!!!!!!!!!!!!!!!!!!不是這樣!!!!!!!!!!!!!!給我轉回來!!!!!!!!!!!!!!!!!
麥哥:你的意見不被採納。(微笑順走筆)
我:!!!!!!!!!!!!!!好歹附理由啊!!!!!!!!
麥哥:你筆下的角色是我,而如果是我,我會這樣對待Greg()
我:但劇情.......QAQQQQQ(抓著鍵盤淚汪汪
麥哥:嗯?(挑眉笑(手輕輕一揮拍掉妖怪抓鍵盤的爪子)

對,我就是該死得遇到了暴君了,虧我還被你的笑臉騙這麼久!!!!!!(令人髮指
汪汪:妳看看妳把麥哥憋多久?難得有肉當然要好好吃啊!
妖怪:這樣也怪我囉????????

所以,對不起,7000多字的肉文我沒有要騙字數的意思,有膽你們把麥哥拖去鞭啊!!!!!!!

在此我要花一點篇幅來特別提一下沼澤….

沼澤!!!!!!感謝妳幫我校稿啊QwQQQQQQQQQ
每次都麻煩妳真是不好意思,雖然妳可能每次看我都這樣客氣也覺得很煩,但我真的每次聽到妳說:「我可以幫妳校稿喔w」,我的表情就會立馬變這樣:QAQ!!!!!!(
真是太謝謝妳了(痛哭流涕

還有,其實看到妳看完告訴我妳的想法,我簡直要痛哭流涕撲抱妳了!!!!!!(有沒有在私噗裡感受到我的激動?????????QwQQQQQQ
為什麼妳每一句都講到我的心坎裡啊???????????看著妳說的那些,我簡直又重新感受到我自己的寫文實況+OS(爆笑)(靈犀天賦到底什麼時候點的????????
果然人寫文時不應該亂想,情緒都貨真價實的反應到文裡了(羞掩面)
難得寫文時被人這樣看透透,我覺得自己跟這塊肉一樣赤裸裸了(繼續羞掩面(只好說,因為是沼澤所以被看光沒關係唷(是這樣嗎?????


好了,那就這樣吧!!!
好長的後記,先以上了。



2 則留言:

  1. 麥哥搶鍵盤XDDDDDD(爆笑

    探長的軟拳實在太可愛了(艸//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哇噫!!!!是阿泱!!!!
      我竟然現在才發現你留言了!!!!><

      麥哥搶鍵盤時,寫文簡直像鬼上身(心有餘悸(這是個恐怖經歷,是鬼片!!!(不

      探長的軟拳吼吼吼吼!!!!!!就是個縱容又心有不甘的報復啊欸嘿嘿ˇˇˇ
      多俏皮ˇˇ(麥哥表示,就算被揍,探長也是我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