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7日 星期四

【ST-XI】[SK] OTP 30日馬拉松


哇噫!!!!!好久不見!!!!!!!
因為想更新,所以妖怪我又拿OTP來騙更新了!!!!!這次是ST噢(拇指




注意事項:

衍生作品: Star Trek

CP:Spirk(Spock/Krk)

聲明:只有故事是我的,角色屬於GENE大神還有派拉蒙還有ST的任何官方

分級: PG15








*正文




【ST-XI】[SK] OTP 30日馬拉松




[0816][OTP30-1]牽手

"Jim,停止動作,這裡是公共場合。"瓦肯人啞著嗓子警告。
"但沒人在看不是?不然我來問問?"
然後在瓦肯人不及阻止前Kirk便嚷嚷起來。

"我懶惰的船員們,你們有看見什麼嗎?"Kirk問,嬰兒藍色將假意的無辜閃動的晶亮。
"什麼都沒有,艦長。"異口同聲。

噢,是的,當Kirk與Spock在艦橋上牽手時,大家總是眼觀鼻鼻觀心什麼也看不到。

--

*手是瓦肯人的敏感點


[0817][OTP30-2]親吻某處

將自家大副壓抵在會議桌邊,Kirk以嘴唇讀著瓦肯人因理性壓力而輕顫的軀體。那些肌骨曲線是宇宙,自表皮竄入泛青血管並隨之流轉入這位於腹部的心,身體的最後疆界,是靈魂,是那生於理智沙漠中的綠洲,一片新世界。

而旅程的終點——

咬上足以引起嘶鳴那點,Kirk咧唇喃語。

"To boldly go where— no— one— has— gone—before——"



[0818][OTP30-3]玩遊戲/看電影

他們總玩著你追我跑的遊戲。
第一次,看著他親吻Nyota,而前些時刻才決定追他。
第二次,他追逐著要他保證會有所謂的成功。
後來,他們追跟著彼此的靈魂,就像他帶著擁有著Katra的醫生毀了摯愛的銀色女士那樣——

他總會尋得他的。

再後來,Spock撫觸著死於孤獨的金色人類將情感掩於低喃。

這次輪到我追你了。



[0819][OTP30-4]約會

啪擦!
貼蹭他的肩膀,暖熱溫度傳遞而來讓你的想像開始輕薄。
啪擦!
勾擦他的指尖,而他試圖同時掩藏憤怒與羞澀的情緒繽紛在臉上令你心猿意馬。
啪擦啪擦啪擦.....
攬過他的肩頭你燦爛笑容,出奇不意地將濕淋淋的吻燙上他頰。

然後Kirk對這試圖比他們這對休假情侶還耀眼的閃光燈狠狠送去個中指。

Fuck!



[0820][OTP30-5]接吻

以指尖磨搓過眉骨再以齒嚙上個印,壓印掉棕髮男人的記號。
舔吻上白裡透紅的溫潤頰畔在以拇指捏上瘀痕,按掉青色女體蹭過的氣息。
犬齒刮開唇角,主權宣示。

"噢,你這小心眼的瓦肯壞蛋。"Kirk歡愉嗤笑這無盡受用的愛戀。

床地間,Kirk伸展著肢體讓瓦肯人的擁抱壓縮到他呼吸困難,這占有慾該死而美好。



[0821][OTP30-6]換穿衣服

"經McCoy醫生確認,艦長今日身體不適,將由我代行職務。"
Spock端坐於艦長椅內,背脊如往常那般筆直,長腿如往常將優雅交疊,就像一位瓦肯人——優雅、理智,並且合乎邏輯。

除了那身金黃制服。

"那請問…..制服?"Sulu循著八卦氣息問。
"新規定,今天由我定下。"Enterprise上唯一大副挑眉,氣定神閒。

就像一位瓦肯人——優雅、理智,並且合乎邏輯。



[0822][OTP30-7]Cosplay

"Spock,你瞧你瞧我們一個可以扮成Watson,一個Sherlock!"
"恕我直言,艦長,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要扮成這對書中人物。"
"不為什麼,我只是想告訴大家即使是化妝舞會,我們也是不可分的一對。"嬰兒藍裡笑意閃動。

"沒有Watson的Sherlock就不是Sherlock,而沒有我親愛的大副,我又怎會是Kirk呢,T'hy'la?"

--

*所以盧布朗書中,沒有華生的夏洛克才不是夏洛克呢!



[0823][OTP30-8]逛街

有時,Spock總會不合邏輯的希望自己是個羅姆蘭人。
如此,他便可以不合邏輯的在那隻總讓水亮藍眼傾淹上女孩心底的金黃小狗頸上套上項圈。

"I—llo—gi——cal——。"語調好似歌唱,而嬰兒蘭小狗眼睛卻是兇狠瞪視。

好吧,這不合邏輯。
Spock除了挑眉,什麼話也沒說。



[0824][OTP30-9]與朋友消磨時間

整體來說,Jim是個好朋友,他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再所不辭。
而相對的,Jim總覺得Bones老是不懂得珍惜他這朋友,都不願替他分憂解勞!

就像現在般——

"Jim你該死的快滾,我他媽的一點也不想知道你與那個尖耳朵昨晚幹了什麼!瓦肯生理學我不是專業!"

被趕出醫務室的Jim嘟囔著,他絕對沒有為了消磨時間而把Bones搞到炸毛!絕對沒有!



[0825][OTP30-10]戴獸耳

"Bones,我覺得Spock是貓,黑貓!"
"……我無法理解Jim你為何要以令人費解得比喻來將瓦肯人類比成貓。"
"噢,Spock,別否認了!你瞧這對毛茸茸的小東西多適合你♥"
"別多此一舉,Jim!你瞧瞧那對尖耳朵,纖細——敏感——就是該死的天生刺探貓耳。"

"敏感?敏感!我保證,絕對敏感!"甜笑。

"Jim!!!!!!!"
藍醫者異口同聲,醫生乍紅了臉,而科學官綠上耳尖。



[0826][OTP30-11]娃娃裝/布偶裝

一隻熊毆打了Frank。

一拳一拳落在農人健壯的身體上,像是打著麵團努力,斷了鼻子,拖了臼。那雙本該擁抱人的柔軟熊掌竟被演艷紅沾染濕黏一片,而那雙眼亦像是被浸紅那般,艷地兇惡。

"已經足夠了。"
一隻青白手按壓上熊那厚實肩頭,而熊在發出屬於人類的笑聲後頹然倒入那手的主人懷裡。

以熊替自己童年討取公道的結果,竟是如此失落.....。



[0827][OTP30-12]親熱

理智線將眼白與虹膜的分界勾勒,棕褐色甜膩包裹其中。每抬眼便發現自己那透藍色彩老敵不過這膩人,總從初時不甘衝撞最終心甘情願捲入瞳仁的漆黑感情漩渦。

堅硬、嗑牙。
…….卻禁不住著迷於那甜脆。

Uhura輕咳,Kirk慌亂收回視線。

紅色警報!
巧克力不只能令瓦肯人燒融了理智,還燒醉了艦長的臉面!



[0828][OTP-13]冰淇淋

自根部舔上,舌尖在頂端打轉並試圖勾舔掉融化於溫熱裡的甜液,然而,來不及嚥去的甜膩自嘴角淌落,他禁不住以指稍揩去乳白汁液,再以舌頭緩慢舔過。

"你再不停止舔冰淇淋,我保證讓你在醫務室放一星期的假!"
"噢,Bones——"Kirk朝McCoy撲搧金色睫毛,醫官滿臉乍紅。

無奈,Kirk吃冰誘惑的傢伙,眉梢正挑高狐疑的0.4mm。



[0829][OTP-14] 性轉

美胸、美腰、翹臀!
看板裡金髮女郎擠壓著閱者的理智線,半噘的唇呢喃­­——

星際聯邦歡迎您的加入!

"噢,我好辣!"
"這看板是對女姓的物化,我該呈報。"
"妳只是不想跟別人分享我,小氣鬼!"

自埋首的胸前抬頭,嬰兒藍純真,像極了看板女郎的神采。
將嘻笑押回胸口,Spock將反駁抿於唇內。

她只是不想與人分享那蒼藍色彩。



[0830][OTP-15]不同的著裝風格

"Spock——快看我的尖耳朵!"
Kirk極端興奮地在瓦肯人面前打轉,若非對Kirk的熟識,企業號的首席大副將會二話不說把相位槍設成擊暈模式。
"一個羅姆蘭人,Fascinating!"Spock雙手負背打量著。
"我覺得我看起來棒極了!尤其這對尖耳朵!"
"以任務的角度來說,是的。"
"噢,Spock——"
Kirk眨眨眼,在Spock的耳尖偷去個吻。

管他讚不讚,他只是想要個情、侶、裝!



[0831][OTP-16]晨間儀式

"Jim,起床。"
低喚著,未果,瓦肯人俯身沿著下顎弧線落下親吻,直至人類笑著推拒,瓦肯人才起身。
"別做出你不能收拾後果的事,我的小瓦肯人。"Kirk咯咯笑著。
"所以打算起床了?"
"噢,是的!"揉去蜷於眼瞼上的睡意,Kirk嘴角翹上點慵懶。"現在給我個能面對寰宇之奇的勇氣......"

"……一個吻?"
將雙手攬上肩頭,Kirk對這美好的一天滿心期待。



[0901][OTP-17]摟抱

那年他回到Tasmeen 月19日。
玻璃帷幕內,Kahs-wan正以刺骨的威壓化為Sarek的眼神壓駝他的勇氣。

那時他想給自己一個擁抱。
但理智不許,而情感,Spock希求第一個能直面艱難的擁抱是那金色人類所給予的。

為此,Spock只會以同情撫觸眼前這脆弱稚嫩的心靈,任其摸黑前行,等待夜達盡頭,跌盪的心在那朝陽裡悄然平息。

--
*ST-TAS S01E02 Yesteryear Spock回到過去自己要參加
Kahs-wan的一個月前,試圖阻止自己的死亡。(Kahs-wan是瓦肯孩童的試煉) 



[0902][OTP -18]一起做某件事

28歲那年碰觸到那迷人腦袋,並在交會後懷疑那鋒銳狂妄的靈魂會刮傷心靈平靜。
理性與情感——那針鋒相對的矛頭就此豎立。

而後回首,方覺三次五年任務的時間太長,尖刻對立已然化為併行勇氣。
他們早已在宇宙裡一同鋪張開屬於他們的蔚藍豔陽天。

他們——
早已一同為後頭無陽的天做足落雨的準備。



[0903][OTP -19]正裝

Kirk難得厭惡他翠青色軍禮服。

噢,當然不是厭棄鏡子裡的自己,Kirk對著穿衣鏡內的擠擠眼,他穿什麼當然都超讚的啦!


但就像瓦肯人身上那禮服透藍,映得他藍眼精亮,若可以,他多希望是他的禮服墨黑如絲,就能襯他親愛的大副的黑髮黑眼,而非僅襯得在宴會角落被自己偷去個吻時,才泛上淡青的耳尖。




[0904][OTP -20]跳舞

扣擊聲,黑與白的節奏。

進退有據,理性部屬,邏輯環環相扣。
狂放豪賭,情感衝撞,奇兵步步突出。

翻壓,奪取,廝殺。
思緒在這腥風血雨的陣局裡若即若離,相磨相勾。
一場思緒相抗的Flamenco。

"將軍。"
Spock指間推翻著棋盤王者,而棋盤後頭的正主兒,不甘勾過親愛的大副下顎吻咬啃喫。
他打算開啟另一場舞局。

豪放即興的Samba。



[0905][OTP -21]烹飪

"素食主義者的腦子都不知道在想什麼......"Kirk低聲咕噥,"肉汁、香料、高蛋白與高膽固醇締造的美食天堂,多好!才不是像現在這樣,堅硬嗑牙的堅果、皺巴巴葡萄乾、還有那些生、菜!"
說真的,料理之於Kirk,那就像是一場與Klingon的星際追逐戰,也許還更糟!
就算對像現在只是盤無害沙拉!(嗯哼,Tribble也曾看似無害是不?)
不過一切會值得的,對吧?
Kirk艱難將殺拉醬塗抹成個笑臉後,在臉上露出同個模樣的笑容。

躺於床上,Kirk對於五分鐘後Spock面對這人體沙拉拼盤的驚喜模樣感到期待萬分。



[0906][OTP30-22]並肩作戰

襲擊如狂風暴雨襲擊上身,Kirk撕掉早已髒汙不堪的金色制服,不斷地向后挪動腳步,直至脊骨觸上個厚實溫暖的背脊。
嘎然止步。
軍靴後跟被猛然止步所激起的沙石刮出磨痕,Kirk重新端起相位槍,在嘴角劃開自信狠戾的笑。
獲勝率只有3%?
讓無聊的機率見鬼去吧!
他們能完成一切。

他們總是如此,對吧!



[0907][OTP-23]爭吵

企業號的成員們認為自己對於艦長與大副間的爭吵早習以為常。

直至某日,全艦橋的成員均被Spock以極端吹毛求疵的邏輯鞭笞,而他們的好艦長,將Spock所提出的全部文案,詳列成報告書——回絕。

打是情,罵是愛,那是情趣。
而爭吵,就是現在。

企業號的成員們這才發現,他們其實真正的爭吵他們之前從未經歷。



[0908][OTP-24]和好

"先說,Spock,我絕不原諒你。"
"原諒本屬人類的情感,與瓦肯人相關的只有正確與否。"

"哼!我知道你不希罕我的原諒,但也沒關係。"診療室內,Kirk將他的大副拖入懷,並高興於瓦肯人正在回擁。

這擁抱小心翼翼,並未牽動任何傷口。
這份愛,正無視於他們並未停止的爭執裡小心翼翼的環上。

不會和解,但他們會再愛裡妥協。



[0909][OTP-25]凝視彼此的眼睛

不一樣。
那眼本該是枝椏間那抹陽光,而非無瑕藍天。
不一樣。
那眼本該是情意盪漾,而非如此——淡然而陌生。

不一樣!如此不同!
即便他們分享相同的名。

直至許久後,將眼神落至那對相互凝望的年輕人身上,瓦肯老人才相信,那人還是自己所熟悉的金色人類。


只有Jim才能用如此飽滿的溫柔澆淋上屬於他的Spock。



[0910][OTP-26]結婚

嗯哼,最知名的星艦——企業號,她的艦長與大副在三次五年任務間總計結了八次婚。
原則上這些婚姻都有效,但是,噢拜託!誰會去深究遙遠星系裡結的婚?

Kirk總是咯咯嗤笑這該死的謀略性婚姻,而Spock對此總是安靜挑眉。

Kirk真的沒發現?
關於他們早有婚姻之實,無論在精神、肉體、還有婚姻財產制的適用這事。



[0911][OTP-27]其中一人的生日

犬齒撕括嫩粉緞帶勒出細痕,密色肌理繃緊高仰。

微喘,呻吟,哀音。

"Jim,你的生日而要我’拆禮物'——不合邏輯!"
在瓦肯人指節蹭勾上下腹的蝴蝶結,Kirk呻吟輕哼"嗯哼——真是你在拆禮物嗎,Spock?"

猛地張腿,緞帶緊扯出嘴裡挑釁吟喔,Kirk把驕傲而情色的微笑下流在唇畔。

"理智堅守久點,別這樣輕易就讓我拆、除防線啊,指揮官!"



[0912][OTP-28]做些滑稽的事

"嗯——你怎麼可以這—樣—!"一名女孩勾著男孩的頸子嬌聲"壞、壞!"
男孩眨眼苦笑,女孩不悅噘嘴,用力抓過男孩臂膀。
"手手伸出來——"嬌嗔,細白指尖作勢輕拍,"打打!"

"......"
"............"

"Fascinating!"尖耳瓦肯人眉尖挑高0.3個度數。

"Fascinating!?Spock,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壞壞!"
大義凜然的責罵,音量不大步小正巧讓年輕男女聽得清楚,Kirk輕拍著Spock的臉頰學著那嬌聲嗔道——

打♥打♥



[0913][OTP-29]做些甜蜜的事

"看,銀河系僅被勾勒不到1/4!這簡直是犯罪嘛——"指尖叩彈出人類以卵擊石的不甘聲響,金黃人類回首,"我定要將宇宙的祕密偷出來!"

"吶,你願意陪我走完這旅途嗎?"
Kirk身掌邀請,冰藍眼珠在漆黑宇宙裡清澈晶亮,好似孕滿未知星河得渴求。

那是Kirk,他唯一且永遠的艦長,他的T'hy'la

他的歸處。

瓦肯人歛眼。

"肯定的,艦長。"

--
*Star Trek XI中William Shatner未演出的場景

我只是想表達, Kirk 說那句:「承認吧!Spock,旅途是我們的歸處」這句話,就某方面來說,不只字面上那樣他們都是有著不安定靈魂的人(認真)
Spock說過身為艦長是Kirk的宿命,而Kirk有著不安定的靈魂,旅途是他的歸處沒錯。那Spock呢?Kirk是他的艦長、好友、T'hy'la!
他們分享生命中很大部分的時光,那我是不是能說,除了他們都有顆躁動的心這原因以外,其實Spock的歸處也可以說是Kirk,而Kirk的歸處是那冒險旅途,所以身為企業號的唯一且永遠的完美大副,自當相隨!


[0914][OTP-30]做些熱辣的事

這是場智力與耐力的遊戲。

不甘心失了個棋子,人類懲罰地輕打好大副的掌心,指甲刮出瓦肯人背頸輕顫。
挑眉,撥開試圖取巧的手,掌緣蹭過人類掌心。
被阻擋的人類苦惱以指點唇,而後落子時,併攏的食指與中指正巧親密貼上瓦肯人準備離手的指背。
然後為那泛青耳尖咯咯竊笑。

噢,他們只是在下棋——

吧?








【END】




*所謂後記

關於ST的OTP,一開始我的確單純的打算寫小狗沒錯,但隨著日子的層遞越寫竟越認真,付出的感情竟越來越多,以至於寫到後來,在情感上我已經有些無法分清究竟是在描繪ST-XI的兩隻,還是將我對TOS滿腔的愛傾注其中,有時甚至寫到說話方式、外觀的描繪,才會想起來,自己敲在鍵盤上的是XI裡的兩個毛頭小子。
誰叫爺爺們雋永的感情如此美好!!!!!!
實在讓人總念茲在茲,不自覺想要去描摩?
尤其整整46年的架構,那個深度,讓我在寫時,那顆心不斷的為之激昂!還有好多好多想寫的場景,想描摹的情感,想補完的妄想!如此厚實如此之多,而如此之美!
與此那46年的厚度相較,我坑本子裡的ST坑是如此膚淺嗚嗚
我愛ST,太棒了!真的!

話說當初在寫這OTP時,容易度對妖怪來說排行第二(第一是兔子與貓),真的很好上手啊,該說小狗就是比較活潑嗎?(盯)好吧,至少我當初是這樣認為的,直到剛剛為了更新而稍微校稿了下,發現「不,是因為跟性有關的事物比較容易下筆」吧!!!!!!!!!!!!!!!!!!!!!!
自己算算這OTP有多少是跟賀爾蒙有關的啊蛤!!!!??????????(小狗這30天幾乎可以拿個全勤獎了我的媽媽咪呀

說說最近的事吧,最近妖怪又開啟了新的OTP練習,這次是性轉!!!!!! 我的天啊,性轉寫起來對我來說真是太困難了!!!!!!!!! 回想自己人生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寫過女人了,結果這回因為OTP的關係強迫自己練習,這才發現自己詞彙之貧乏,每篇都寫得很緩慢,導致都太晚睡了....果然還是有很多要學啊.....=w=||||

今天的閒聊就先這樣吧!
我們下次更新再見~

以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