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0日 星期一

【BBC-Sherlock】[ML] 角色扮演

最近都在寫OTP,幾乎沒更新耶!!!(滾動)
沒關係~等我寫完30天OTP就會丟上來騙更新了,看過的不要毆打我噢


注意事項:

衍生作品: BBC-Sherlock

CP: ML(Mycroft/Lestrade)

聲明:
角色屬於柯南道爾,演員屬於BBC跟他們自己。故事是我的。

分級:PG

其他:
角色死亡有。
內心有。
才1000字。
應該不虐吧(?),反正不甜。








*正文


【BBC-Sherlock】[ML] 角色扮演



"你讓大地發語,你善舞文弄墨。"灰髮男人踱出位於曼徹斯特劇院的腳步依舊繾綣於盈心的悲傷,Le Poète的甜蜜宣言仍於唇畔間流轉"告訴我,詩人!這算什麼?若日子裡沒有羅密歐?"
"回答我,詩人,回答我!"旋過身,男人朝他伸直臂膀學著那墜入愛河的女孩抓攫著不被祝福的愛戀。
"Gregory,你真打算扮演茱麗葉?我可沒興趣扮演羅密歐。"他抓過心愛茱麗葉的手輕啄,喜於唇間感受到灰髮男人故作無事的羞澀輕顫 "角色扮演既膚淺又無聊,況且那是惹人厭憎的——羅密歐!"

"嘿,角色扮演可不是這樣膚淺的遊戲,再者,你從不這樣決絕的拒絕我!"
灰髮男人笑容閃耀的複雜——戲謔又懇求。
他只得故作無奈地嘆口氣,一把將男人擁入懷中。


"若日子沒有羅密歐,Le Poète將無法吟唱,而若日子裡沒有你……"


腦中流轉的當時的情狀,他想不起來自己是否有所回應,抑或是持著靜默,以暖抱包裹住恐懼,迴避了自己所不願、不敢、拒絕碰觸的問題?
他所能回想起的只有——噢是的,角色扮演不是這樣膚淺的遊戲,他認可了這句話。
這更像是在眾人均嗤笑其可行性的情形下扮演著另一個人,這是一場孤獨的戲劇,單人戲曲。

但他得為心愛的灰髮男人說句抱歉,因為他仍無法說服自己扮演蒙特鳩之子。
他無法為愛殉身,畢竟摯愛那雙榛子色的眼睛曾經閃爍著希冀,冀望生命的美好。

希冀著他嘴角的矯作弧線能在生命中繼續閃爍出銀灰星茫。

名為愛的希望重於一切,令他只能扮演著一位愛著伴侶的男人,學習那愛著伴侶的男人是如何踏著輕巧貓步,學習本不該陌生的西裝筆挺,靜默踱向約會之途。
那位愛著伴侶的男人手裡總持著被譏為矯作的傘,而傘色一貫預言著惡夢,一場已然成真的惡夢。
啊,他可從記憶裡挖出來了,他想起自己當時對著摯愛吐露些什麼了。他得意輕笑端立於摯愛的跟前,輕柔撥開那些覆於他愛人額際成髮的青翠枝葉,以唇瓣煨暖今已失溫的額,以人體的溫度貼上他已無法擁抱——已化為徒留姓名的幽魂、化為一墳青塚——的愛人。他記得他的愛人希冀什麼,所以他將苦澀蘊在嘴裡嚼開個暖笑,讓笑容燙濕了墳碑、燙下深色吻痕。

有人說,當魔鬼留下第一滴淚水後,就不再是為魔了。
那麼當Ice Man 在初春的暖陽裡融成一池春水,又如何能重新凝回冬日的冰霜之王?

不可能!
他曾經是世界之王,而今早已遍體麟傷。



現在的他什麼也不是,所能做的只是承繼著他的摯愛的願望(不是遺願,不是的。他的Greg是如此善解人意,不會遺留如此沉重的負荷予他。)掛上連自己也能欺騙過的看似真心微笑,即便他親愛的Greg早以帶走他靈魂中一半的歡騰。



他只能扮演著大英國協深處的魔物——Mycroft Holmes,以漆黑哀愁裹身為曾照耀於身的光亮哀悼。



只能守著對摯愛那句成讖的戲言——



在沒有你日子裡,以消亡的心為你終身服喪。







【END】




*所謂後記


這算是剛看完羅密歐與茱麗葉不久的產物?
題目就是OTP30天大挑戰的Cosplay,寫到爆字的絕佳代表!!
不過因為整天寫甜的寫到快瘋了!!!所以就寫了這篇東西調劑一下~ˇ

在麥雷裡,探長或麥哥其中一人走了,我認為他們不會隨著另一半赴死。
即便再如何疼痛、即便自己早已不再完整,也會拖著這殘缺的靈魂活下去。
這不完整的靈魂還算是自己嗎?
不算吧~只能算是自己的一部分,不能代表全然的自己。
在這種情形下,麥哥該如何自處?像他這種吹毛求疵的完美主義者?
對,就是學著扮演自己。
過著在認識Greg之前的生活,讓自己看起來一個人也活得很好

啊,應該是不甜也不虐吧(?),我想啦~
因為我只是想要紀錄一下畫面這樣,稍微思索一下上面敘述的這一小段,關於感情上的那些事。
也許有機會我會在ML的內心裡晃個一圈(不會迷路啦,又不是LOKI= =),也許。

一切的可能都是在我填完坑之後再說,最近坑有點多,而時間有點少~

因為是寫OTP的產物,所以用字用詞上比較沒那麼較真,大多比較隨意一點,如果不喜歡還請見諒噢~~ˇ


以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