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0日 星期四

【BBC-Sherlock】[ML] OTP 30日馬拉松























VIA

◎遊戲規則:

1.參與者:巴、沼澤、妖怪
2.CP數:三對
2.規則:30天以同一對CP寫或畫30個不同的主題。
      (1)文的話,字數在123字以內
      (2)圖的話,限制在20-30分鐘內塗完
      (3)英文單字只算一個字
      (4)標點符號不算在內







*正文




【BBC-Sherlock】[ML]OTP 30日馬拉松



[0816][OTP挑戰-1]牽手

忽地感覺一隻手悄然蹭來。
先以食指勾抓住小指,再將無名指抓入掌心煨暖,搶過露出的中指,最終以堅定的力道抓握住後在彼此生命裡繼續前行。

就像現在這樣。

Mycroft喜歡像現在這樣,自己的身旁有個自己喜歡的男人。
而那男人正悄悄地探向他身後,與他在繁亂的人群裡——

偷、偷、手、牽、手♥



[0817][OTP挑戰-2]親吻某處

"Greg,告訴我些情色的事?"接起電話,嗓子微啞 "我想你。"
'......該死的,想我不需要想這種事!'爆出怒吼後,電話那頭一片靜默。


忽地,一陣沾滿甜膩蜂糖的水聲滴入耳膜化為氣泡的輕微嗶啵,將甜膩在底心迸開。

'......當作我的吻好嗎?'
語畢,通訊迅速中斷。

放下手機,Mycroft親吻紅酒的甜,而家裡的女王卻將甜膩吻上他心底。

噢,天佑女王。*

-- *天佑女王:英國國歌。



[0818][OTP挑戰-3]玩遊戲/看電影

指掌推拒,毫不認輸的兩人貼緊面頰啃著蘋果,暖陽將金黃香氣蒸於兩人頰間,濕黏一片。
終於,Lestrade以技巧奪取過Mycroft手中的甜美果實。

"我贏了!"最後一口咬下,滿齒清香。

瞅了眼咀嚼著得意的Lestrade,Mycroft將他拽入懷中說:我才是勝利者。
以唇舌撬開仍嚼著蘋果的嘴,Mycroft嚐及所謂勝利的滋味,是除了蘋果清香還有——

愛。



[0819][OTP挑戰-4]約會

Lestrade嗤笑著童言稚語,誰人能竊取月光?
Mycroft掬過盈掌清泉遞與愛人,月色於掌心波紋瀲灩。
Lestrade戲謔勾過情人圓滑下顎,又有誰人能竊國?竊取政府之誠信?
Mycroft自心口處翻出日程。


"在行事曆上寫上所有願與Mycroft約會的時間,那麼我親愛的你將在最終得到一切。"



[0820][OTP挑戰-5]接吻

在前頭探路的影子帶來了個灰髮如星的男人,風衣冽冽,那男人學著舊時電影指尖輕點唇瓣,將親暱的俏皮輕浮朝自己拋飛而來。
伸出並未持著保守黑傘的右手,接住那拋擲而來的愛,瞇眼親吻自己指尖後收入胸前左邊口袋。
等到他倆交會時刻,他將會還以己心。

當然的,以唇間的熱度。



[0821][OTP30-6]換穿衣服

"嘿,Mike!哪件是你的?"
"尺寸?"
"都M!並且剛買不久都還沒鬆掉。"
"那就..."
斜倚在旁,Mycroft朝Lestrade露出個靦腆的微笑"唔,如果是你,我想我並不介意。"
"我、介、意!Mycroft Holmes!"一手抓著衣物甩上Mycroft鼻頭,另一手曬衣竿極具威嚇意味的架在Mycroft的頸邊,Lestrade咆嘯道。

"我他媽的才不要穿你的內褲!!!!!!!!!"

不過…瞧著Mycroft心虛盯著灰髮男人褲檔——

嗯,木已成舟。



[0822][OTP挑戰-7]Cosplay

"告訴我,詩人!這算什麼?若日子裡沒有羅密歐?*"
"Gregory,你打算扮演茱麗葉?我可不願扮演那——羅密歐!"

"嘿,你從不這樣決絕的拒絕我?"
灰髮男人笑容閃耀的複雜——戲謔又懇求。
他只得故作無奈地嘆口氣,一把將男人擁入懷中。

"若日子沒有羅密歐,Le Poète將無法吟唱,而若日子裡沒有你,我願以消亡的心為你終身服喪。"

--

*源自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曲子:Le Poète(詩人)


[0823][OTP挑戰-8]逛街

王者出巡,必顯皇恩浩蕩,不以眾壓街不顯其勢之威、其排場之張揚。
而Mycroft——其英國政府之名自非空話。

"Mycroft,你可以請你那些小朋友離開嗎?"
"唔,親愛的Gregory,只屬於我倆的倫敦不好嗎?"
"不,一點也不好,我只想要平凡點......。"

盯著被封街的倫敦,Lestrade抹著臉困窘無限。
他只不過是想吃Krispykreme doughnuts的甜甜圈,如此而已。


--
*Krispykreme doughnuts 英國知名甜甜圈品牌 



[0824][OTP30-9]與朋友消磨時間

"他簡直是渾蛋!"Lestrade大吼。
"跟他說別帶那幫小朋友亂晃就是不聽!而這,只是為了買個甜甜圈!"
愤而摔杯, Lestrade身旁的John只得無奈安撫。
這時,一道黑影巧聲無息蹭至,是名拎著柄傘的紳士。

"Gregory,來接你回家了。"紳士優雅微笑,拎著黑傘的手恰巧支住Lestrade半醉軟腰。
"噢,Mike,你人真好。"Lestrade腆笑。

John在兩人視線之外禁不住飛過個白眼。




[0825][OTP30-10]戴獸耳

"Mike,John的派對……你有想好要當什麼動物了?"
"一隻兔子?溫馴純良,唔,可親。"
"得了吧!兔子!?那我就是狐狸了!"

"而且還會把你吃掉——!"紅狐耳抖動,灰髮男人裝那張牙舞爪貌,誰知眼前兔子紳士不改其色雙臂大張。
"好的,我期待。"兔子紳士優雅微笑———

狐耳砸面!

"我不是狐狸!你才是!我才是被拆吃入腹的可憐兔子啊!"
撇臉,面紅耳赤。



[0826][OTP30-11]娃娃裝/布偶裝

目標,西裝執傘紳士,西北方向45公尺。

公園裡發放氣球的白兔猛地奔了起來!

暴衝,出拳!
啊!
被傘尖絆了跤......被接住了!

趁被接住時熊抱一下。

"Mike,怎知道是我?"悶於布偶裝內的男人低笑。
紳士沉默將抓握住冰咖啡而冷涼的右手探入布偶裝縫隙,撫上那汗濕後頸。

傾身親吻兔子那雙玻璃眼珠。

啊,原來眼神露了餡!



[0827][OTP30-12]親熱

一般來說Mycroft喜歡在家裡看DVD遠勝上電影院,人類求偶的費洛蒙總呢喃成令他耳朵微疼的細碎耳語。

那些喧鬧的親熱令他焦躁。

不過Mycroft不會忽略在他西裝褲邊磨蹭的溫暖膝頭及於一片漆黑中溜入袖口緩刷過他腕上毛髮的指稍。

這靜謐溫柔的熱情——
Mycroft一次又一次前往電影院的唯一理由。



[0828][OTP-13]冰淇淋

澆淋其上的黏牙蜜糖及甜軟順滑的奶白沁涼,集結在舌尖化開的那直瞇眼的甜膩,Mycroft相信比起馬鈴薯,這玩意兒才能製造真正引領他上天堂的多巴胺。

噢,極、樂、天、堂!

"Mycroft!你該死的隔天就去看牙醫!現在,冰淇淋沒收!"

他被摔在地上,灰髮天使米迦勒擊落撒旦只在一瞬。

噢,天上再沒有他的地方。*
--
*源自聖經(和合本):
在天上就有了爭戰,
米迦勒同他的使者與龍爭戰。
龍也同他的使者去爭戰,並沒有得勝,天上再沒有他們的地方。
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他被摔在地上,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0829][OTP-14]性轉

"Gracy——"
Margaret將高跟鞋代替柔軟唇瓣輕蹭女警長頰畔。
"不!昨天穿高跟鞋上班,現在腳該死——呃,我是說腳真的很痛嘛——"
杏目嬌瞪下,到嘴的粗口滾回胃裡,Lestrade出口的只剩委屈。
視線游移腿上,Margaret薄唇抿成滿心疼。

喟息,親吻踝邊傷口,大英政府女士收去那高跟鞋。

是的!夫人疼寵愛人而妥協了。
妥協地——

將五公分換成了三公分。*


--
*妖怪的朋友說:5公分以下不算高跟鞋,5公分很弱,7公分勉強接受=D="


[0830][OTP-15]不同的著裝風格

格子衫、牛仔褲、黑膠框眼鏡。

"Greg,我仍覺得......"
"你答應我度假時不再穿該死的三件套。"
"但……"
"把這當成任務!"灰髮男人蠱惑"現在,你要扮演一個Gregory Lestrade所深愛的男人——Mycroft,做出他喜歡的打扮!"
沉默良久,冰藍眼裡笑意閃動。

"那你願意重覆次那充滿魔力的句子?"

而後,Mycroft喜孜孜地瞧著灰髮男人呆愣過後的扭臉故作靜默。
啊,紅了耳朵!


--
*找不到原圖,用動圖抵著~這個MG很可愛吧w







[0831][OTP-16]晨間儀式

Mycroft的早晨總從想念開始。
想念陽光親吻他的睫毛,想念他眼角褶皺,想念笑容,想念前晚的性愛,及將嘴唇在他的皮膚燙出點點愛痕的感受。
而後會在男人額上印個吻,就像為他做的早餐,安靜美好裹著奶香。

出門前他會檢查一下口袋,那裏總會有男人前晚偷塞進的東西。
一盒牙線,還有顆甜滋滋的——太妃糖。­



[0901][OTP-17]摟抱

Lestrade今天跟前妻見了面。
看似相談甚歡,看似微笑,他們……

擁抱。

男人與女人間的擁抱。
縱使兩顆心貼得再近也隔著厚實乳房的無聊擁抱。

"Mike?"
猛地被抱滿懷的男人發出疑問悶聲,而他不發一言。

擁抱。
男人與男人間的擁抱。
上天的恩賜,僅隔兩片單薄的胸便能相貼近。

Mycroft擁抱地更加緊實,直至兩心相偎燒灼,亦未放手。



[0902][OTP -18]一起做某件事

"噢,Myc....."
將雙腿圈於男人的腰際,腳趾的緊繃絞紐與親密舔吻成了矛盾兩極,Lestrade喘息著將情愛的疼與甜圈在一起緊扣男人頸上。
做愛,要兩人一起。
就像大英政府蛻去那身虛偽,將溫柔綴於他頸子,當Lestrade將雙臂圈住愛人,心甘情願在另一個男人身下打開雙腿時,就已注定與Mycroft建座以愛名之的囹圄,一同桎梏其中。



[0903][OTP -19] 正裝

俱樂部左邊包廂進去個男人。
禮服墨黑,領結皎白,灰髮銀亮。

"您好,可否願為在下尋那方入包廂的英俊先生?"執傘紳士微笑討巧"形貌與閣下相去不遠。"
"別鬧了,Mike!任務!"應門者侷促悄聲。
"可親的先生,公務員總是正謹。"餘光瞥向來客,紳士將唇矯作貼去,話語隨輕點於男人耳廓的吻拂上。

"如此正謹地想把你私藏。"



[0904][OTP -20]跳舞

"Shit,我他媽的不跳舞了!"
第三次撞到後,男人甩開紳士相扶的手,斜倚桌邊揉著腳。
"為我跳支舞?若你愛我。"掌心翻出邀請,紳士自信勾唇。
"不愛,滾!"鄙夷甩掌。

"不,你愛。"
瞇眼,紳士退去優雅將危險傾身壓上,涼冷指尖勾捲上桌沿邊的溫度。

掙扎、蹭磨、交纏。
他們將舞步翻旋於繾綣指尖,終在華爾滋的節拍裡,將情愛相扣。



[0905][OTP -21]烹飪

嘴嚐佳餚而眼珠則緊盯美食旁尷尬抹臉的男人——
指上紅痕點點。
喟息,Mycroft一把將男人收擁。

"下次換我做給你吃。"低語。
"我沒事……"悶啞心虛,男人在對方猛地收緊的臂膀裡妥協"算了,你煮吧!好吃?"
"唔,烹飪就像場博奕、豪賭!"嘴唇將吻刷過男人指背,Mycroft親吻"啊!烹飪賭局!我想一個充滿愛意的幸運之吻加持即可成功。*"


--
*賭博前會請愛人對著骰子吹氣加持的梗。



[0906][OTP30-22]並肩作戰

"Lestrade!停止對我的事指手畫腳,當你依憑了邪惡蠱惑,就成了惡役之徒!極權的走狗!莫再試圖辯解,難道倨於高椅上的魔王也懂得高處不勝寒而要你相偎取暖?愚蠢!如此愚蠢!就憑Mycroft的體脂肪量就足以排除這可能性。"

"淫穢之輩停止汙染這幢倫敦唯一淨土,滾!"輕哼,Sherlock食指優雅點門。

"Sherlock!!!!!!!!!!!!!!!!!!!!!!!!!!!!"
並肩而立,威嚇嚇人。
並且——異口同聲。



[0907][OTP-23]爭吵

"你丟掉了我的東西?"
"我是為了你好,Greg。"
"不,這不是!這是控制! "
".....既然我這樣惹你生氣的話,你當初就該拒絕我。"Mycroft沉聲。
"可除了我外又有誰受得了你?"Lestrade氣鼓鼓扭過臉,空氣尷尬凝止於兩人的呼吸間,沉默。

而後重新啟口,Lestrade那被憤怒催得粗重的呼吸到了唇邊卻化為無可奈何的溫柔——

"再說,沒有我,你自己一個人該怎麼辦?"



[0908][OTP-24]和好

修長指尖捲上另一個指節,上頭生着厚繭粗礫抗拒。
堅定抓扣,起身將愛情於視線上平齊,而後以親吻將灰髮男人哽噎喉頭的喟息吞嚥成地上兩道相連的身影。

而身影的連接處,那手,親暱勾握著愛以及——

"你擁有我的承諾,無論何事。"

和解。



[0909][OTP-25]凝視彼此的眼睛

虛像。
對,就是虛像這敷衍詞彙,即便將這虛假雕琢地如何精緻真誠亦無法掩蓋自根柢透出的虛偽寒冰。

——Mycroft的眼神。

厭惡地將政客的相片揉得稀爛,回身,捧起身後紳士圓潤的臉。

Lestrade瞧見自己陷落灰藍海洋深處,在那裡情感洋流包裹得溫暖,甚至可說是如此熾熱。
Lestrade瞧見自己映上一縷熾熱的靈魂。

——Mycroft的靈魂。



[0910][OTP-26]結婚

"Mycroft,停下。"
"為什麼?" Mycroft喃語著挑過男人的無名指,細吻綿綿,並在男人顫動著試圖抽離時緊握。
"婚姻......保證不了什麼。"哀聲溢出,Lestrade感覺自己幾乎不能承受。

瞅了眼他摯愛的男人,Mycroft靜默將一圈銀環圈上那惴惴不安的愛情。

而後自願花費餘生安靜等待,銀環抹消舊痕淡去時的過往,從而將兩人的婚姻深切刻鏤。



[0911][OTP-27]其中一人的生日

黑莓機上指尖泛白,電話那頭,Anthea將蘇格蘭場爆炸敘述的清冷,好像那只是件小事。
——他媽的小事。
允許粗口小小爆出,Mycroft思索著派車抵達前,還能做什麼。

就在這時,猛地被壓入個擁抱裡。

"生日快樂,Mike。"他的愛正滿面髒汙歉笑,"抱歉,禮物炸沒了——"
剩下的歉然倏地被堵回唇腔,只剩全然安心被傾吐。

"沒關係,回來就好。"



[0912][OTP-28]做些滑稽的事

[髮際線像退潮,卻從不見漲潮。*,SH]
[別這樣!雖然他也像極了自以為是的火雞。,L]
[鴕鳥。,SH]
[噢,鴕鳥,亂探隱私?,L]

"Greg——!"
委屈哀嘆僅換得聲嗤笑,Mycroft扁唇,學鴕鳥伸了伸頸子。

"學得可真像哈!"Lestrade讓肆無忌憚的笑聲彈開滿口白牙。
"真委屈,委屈到我可得學鴕鳥將自己埋起來了。"自嘲一笑,紳士勾上Lestrade土色大衣。


"幹嘛突然埋進我懷裡……Fuck!別在車上——喔、噢.......。"


Shh——!


--
*沼澤說只退潮不漲潮的是地中海!!???


[0913][OTP-29]做些甜蜜的事

文學一點也不是Lestrade擅長的範圍,他喜歡那些更加理性的東西。
比如說——

Mycroft。

可看似理性的Mycroft卻偏偏喜愛文學。
並堅持著,文學是理性的,是將抽象情感邏輯化的過程。

比如現在,Mycroft與他捲擁在沙發一角,將屬於紳士的溫柔蘊入詩篇,在唇腔內綿軟化開成奶蜜文字,貼著耳際點滴入心。



[0914][OTP-30]做些熱辣的事

紳士撐傘貼近,將許久未見的時距撕磨在鼻尖,鬍渣把思念蹭得發癢。
試探地親吻嘴角,換得男人以舌撬開唇腔,壓住後腦,親吻。
膝頭磨過西裝褲內側,施力或輕或重。

黑傘落地。

紳士狼狽粗喘後摟緊男人,不甘撕咬。
有如溺斃者拚命擁住生命末梢,他們在繁亂人流一角將彼此的生命交纏。

他們熱吻在雨中。









【END】



*所謂後記


OTP連寫了30天,一直想說搬完家後要更新這個便更新了XD

一時跟朋友興起玩得OTP啊,30篇3對CP,我從未想過自己竟能堅持!!!!
由於妖怪的時間很緊湊,常常回到家都晚上11點了,有好幾次都想放棄OTP而後去睡覺。
但最後仍抵不過制約以及那一點不服輸的愚蠢自尊心,堅持寫了出來——
也就各位現在看到的30篇!

OTP30篇不能不說,雖然不算困難,但還真是個挑戰。
連續30天不能間斷的寫作練習(比背英文單字還勤勞有沒有?),這所要挑戰的是作者的毅力以及在沒有靈感大神的加持下,如何能夠用手邊的、自己所想、所學的一切為自己創造出梗來,這對我來說很新鮮,雖然我總說梗源源不絕於日常,但再怎麼說也是謬斯女神的眷顧(感謝她的親吻w),能這樣強迫自己去想去思考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而這強迫思考,讓我看到更多重面相的東西。


它讓我發覺更多想寫的、想表達的、新的寫法、修辭的運用等等。
它也讓我發現了我的不足,並予以我修正的機會w

是說我連自己的寫作慣性也發現了,真討厭啊(笑(果然是腦子怎麼運轉,文也會嗎?


並且基於當初無聊附加的字數限制,在每天不斷重複的砍字數過程中,慢慢學會什麼叫精鍊文字。
為了將500字的文壓縮到123字,你會發現自己究竟寫了多少廢話!
這也讓我在寫文時更加專注於核心事務的表達,並且對於如何以最少的字數將情感最大化這方面獲得了不小的進步,所謂的文字精鍊啊!(爆笑(以至於我現在回頭看一個月前的文章整個眼神死,冗字也太多!!!!!

啊,還有,你會發現人在極限的時候,真的能超常發揮(認真(30題中竟然有6題是衣服題!!!!我都要崩潰了!!!!我對於自己還能寫得出來都快感動到痛哭流涕了啊!!!!!!


真心感謝這30天的OTP,受益不少,真的。


是說接下來的幾天將會更新完ST的30篇OTP與Cat&Rabbit的OTP噢!
寫文的預計行程是:填完ML片段文、將BBC-SH在這星期設定完、畫完AV梗的分鏡、還有LOKI。


大概就這樣吧,以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