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9日 星期四

【BBC-Sherlock】長兄如父 (父親節賀文)(未完)

嗯,遲來的父親節快樂?
這是我難得在自家過父親節耶!!!!!!!!
雖然遲到了,但不忍說,父親節讓我寫得很開心(掩面

那麼,雖然遲到了,還是祝福天下爸爸們:

父親節快樂XDDDDDDDDDDDD


注意事項:

衍生作品: BBC-Sherlock

CP:兄弟親情向 + ML(Mycroft/Lestrade)、SW(Sherlock&Waston)

聲明:
角色屬於柯南道爾,演員屬於BBC跟他們自己。故事是我的。


分級: PG-13(因為後三段還是有BL成分所以還是加成13好了=D=")








正文




【BBC-Sherlock】長兄如父 (父親節賀文)

1.
父親節是屬於他的節日,Mycroft清楚知道這點。
即便對Sherlock而言,Mycroft從來都不是一位法律上或生理上賦予Sherlock血肉的存在,但打從Mycroft的情感被媽咪懷中那個嬰孩——那雙彎成兩泓清泉的藍色眼睛——攫獲住時,Mycroft就知道自己無法掙脫親情這枷鎖,這名為父親的桎梏將如同嬰孩用細小的肉掌勾抓住他的食指的力道,細細纏繞住他的生命。
那年,Sherlock 一歲,Mycroft 七歲。

"這是給你的,禮物!"
童稚脆聲將靜室叩響,一頭烏黑捲髮的男孩用著輕快卻優雅的動作將一杯兀自冒著熱氣的甜品輕置Mycroft面前,然後輕撐著椅背跳上哥哥肉呼呼的大腿(借力原理—施力點、支點、抗力點的完美展現,Sherlock今天剛學到的)並仰頭對Mycroft咧開個好家教所培養出的含蓄微笑。
"禮物?"Mycroft困惑地迎上懷中男孩含笑的視線。
與高挑卻略顯肥胖的Mycroft小胖墩相反,年僅五歲的Sherlock瘦削、蒼白、嬌小。瘦削令他看起來富稜角而蒼白令他脆弱,只有那雙眼睛,清亮靈動,好似將智慧之神圖特的聰慧蘊成星子藏於蒼藍的天空色彩裡,直到有天在黑夜降臨時,閃爍光芒。

還有那頭總令Mycroft將所沉迷的大部頭置於一旁,只為了空出手去撫摸的黑髮。

"父親節禮物,長兄如父。"Sherlock眼底閃著光芒,細瘦的手抓握住甜飲遞將過去"今天媽咪準備的點心——薑汁巧克力,我把我的份送給你。"

"父親節快樂,哥哥。"Sherlock讓笑容在嘴角盪漾開來。

Mycroft接過Sherlock手中的飲品並未立即喝下,而是將其重新置於桌上,然後帶著寵暱意味的揉過Sherlock的卷曲黑髮。

Sherlock那頭比羊毛更加柔軟的頭髮,是Sherlock除了眼睛外,全身上下最美的地方,就像俗諺裡的黑羊。
Mycroft曾極富情感的演繹過黑羊與羊群社會的關係,得到的結論是,黑羊在一群雪白羊群裡應當是最搶眼、最優異。

就像他的弟弟,Sherlock,是最棒的。

Sherlock的哥哥對他是如此驕傲,就像一位真正的父親。


父親節是屬於他的節日,Mycroft清楚知道這點。
而Sherlock也知道。
這件事在Sherlock 一歲,Mycroft 七歲命定。
然後在Sherlock 五歲,Mycroft 十一歲時獲得證明。

並且在這一年,薑汁巧克力成了Mycroft最鍾愛的甜品。



2.
親暱在時間的流逝裡淡去,Mycroft有些抓不準,究竟是什麼時候他摯愛的弟弟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枯瘦,乾癟,病白。

痴狂。

Mycroft僵直著身軀,以一個個詞彙用眼神在心底拆解那個蜷曲在他腿邊抽搐的物體。
是'物體',Mycroft拒絕稱呼這團失卻生氣的肉塊為弟弟。

看哪!這染上陰影的天空如何是他所熟悉的蒼藍?
看哪!這揚著譏嘲弧度的嘴角怎生想像其曾經跌宕出含蓄而甜美的詞彙?
看哪!瘋狂將這枯瘦身軀折騰,毒藥流竄在血液裡將圖特的睿智光芒侵奪成昏灰愚昧,將本已脆弱蒼白的膚色啃嗤成這副病態殘缺模樣。

看,這樣的,叫Mycroft如何承認這是他摯愛的弟弟?

污染了眼底清泉,抽乾了敏銳感官,徒留一副空殼在旁蠕動。
這樣的他,叫Mycroft如何稱呼他所曾引以為傲的名——Sherlock?

Mycroft面無表情地瞅著腳邊這團物體,連心跳亦未加快一點鼓動的步調。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Mycroft。"踝邊的物體忽地瘋狂顫動起來,就好似它—牠——牠必須透過全身顫扭的力道才能擠壓出這嗚啞嘈雜的乾裂聲響,"如果你不給我那點能保持腦子清醒的’小東西’,就滾吧。"

"滾!"

牠對著筆直站立的Mycroft疵牙裂嘴地咆嘯著逐客令,這吼出嘴的聲響擊在耳膜裡碎裂成撕心裂肺的尖銳哀叫,Mycroft注意到,牠的手正緊扭住自己的西裝褲管,還有,在仰面向自己的咆嘯鬼臉前,自乾涸泉水邊框滑出的淚滴,延著高起的顴骨滑出條水痕,濺落在髒汙的地板上。
然後將曾經存在Ice Man心底的情感濺成點點碎片,濺上心頭,在Mycroft心底盪出點情感漣漪。

Mycroft俯下身將這骨瘦嶙峋的存在一把抱起,帶著不容拒卻的強制力與控制力,無視其顫動與掙扎。

懷裡的傢伙即便將自己玩的髒兮兮的,也不過是個令人操心的孩子。
也不過是在這天—這個父親節—給Mycroft帶來了份禮物。
只是用著身體告訴Mycrcoft他新學會的單字,Mycroft簡直能聽見那脆聲聲的童語在耳邊笑開:

"哥哥,禮物(gift)在英語裡的意思是贈與物,而在德語中——"
稚嫩的Sherlock笑而不語。


"毒藥。"
Mycroft禁不住接口。

看吧!懷裡的傢伙只是將自己玩的髒兮兮的,只要洗乾淨,仍能將糾結的捲髮柔軟開來。
懷裡的傢伙是他不是牠,他是自己摯愛的弟弟。
他還是與Mycroft分享同一個姓氏的存在,Sherlock Holmes。

只要用最強硬的手段,將愛玩的孩子清洗乾淨就好。



3.
節奏隨著Mycroft指尖交相扣擊於傘柄,喀噠喀噠,好似噠噠馬蹄急馳於風起雲湧前夜,又如赴敵之兵,銜枚疾走於暗道,雖四無人聲,然狂風作響挾以烈石,以奔騰澎湃之姿扯開樹林間隙掃蕩而過。
手執長柄雨傘靜立於Sherlock臥房前,Mycroft以手勢制止Sherlock的好醫生叩門通知他的到來。

現下Mycroft僅想如同幼時與Sherlock一同完成一首樂曲那般,Sherlock執弓而他和著節奏諦聽。

在那時總是這樣,Mycroft會靜立於旁以手和著節拍,而Sherlock總是勾著笑意將曲調扯動如脫韁野馬,就像他在微笑下是抹躁動不安的靈魂,是不加掩飾的激情且狂暴。
"節奏太快,音符在毫無換氣的語句裡全糊成一片稀泥。Sherly,換—氣——"
"嗯,也許我喜歡?"
對於哥哥的指正,Sherlock不馴地甩著那頭捲髮,嘴裡叮鈴鈴的,在那些年的午後陽光下擲滿一地銀鈴似地歡快笑聲。


所以,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Sherlock開始將他的笑容掩匿於激情之後?
Sherlock為什麼要將他的臉隱藏?

Siehst, Vater, du den Erlkoenig nicht ?(噢,父親,你沒看見那魔王?)
Den Erlkönig mit Kron' und Schweif .(那魔王頭帶冠冕,身著長衫。)


"我與Sherlock Holmes可謂幾近朋友的存在。"那時嘴裡回答著John明擺著的不信任,Mycroft用著傘尖戳刺著地面,擺出副若有所思的無奈神情,事實也與這相去不遠,只是更加複雜,畢竟他們在血脈裡流竄著相同的狂躁、奔騰著同樣的驕傲;畢竟他們均曾在同一雙慈愛的雙手裡入眠;畢竟他們曾經是最貼近彼此思緒的存在。

畢竟他們在最青澀而美好的年紀,甫出生的Sherlock就已用小小的手掌將他攫獲至今。

但那時的Waston醫生還不會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即便是現在也不會明白。
甚至Mycroft想,連Sherlock這與他分享生命中的一切的存在也不曾明瞭過。

"如果你執意搬入...貝克街221-B......"面對著拒絕將信任交付的Waston醫生,Mycroft無可奈何的掏出皮革包裹的小冊子,實際上只是作作樣子,這是能對獵物施以壓力的好手段,'"......在下願意定期提供一筆可觀的金額,以解決你的燃眉之急。"
"為什麼?"
獵物急切地衝撞,情緒上的失控。
"顯然你生活不太寬裕?"
假意敷衍的關心,更加挑動情緒的小伎倆。
"有條件嗎?"
獲得一句單刀直入的問句,好兆頭。
"情報。"Mycroft放緩語句,敘述自己那小小的要求像描述倫敦總是陰雨不止的天氣 "沒有過分要求、不會讓你感到為難..."

"只要告訴我他的近況即可。"Mycroft說。

Mycroft偷覷了眼身旁的Waston醫生。結果後來怎麼地?一位忠誠而果敢的軍醫啊,理所當然的說:不。

John H. Watson 醫生,一個無法忘卻戰場的軍醫,一個無法輕易收買的人——值得信賴。
Mycroft感謝有這樣一個美好的人願意當自己親愛的弟弟的室友。
可同時他也記得醫生拒卻自己收買的當晚,在監視器的攝像鏡頭下,Sherlock親口對著醫生吐出的那句——
他是我最大的敵人。
(嗯,雖然Mycroft也自稱是Sherlock的死敵,但這僅出於自己直觀敘述Sherly對自己的官感罷了,並不含任何情感成分,真的沒有。)


提琴的音域在越發激昂的樂聲中更加廣闊,拔高的銳音扎入耳膜帶出快馬括過的疾風及孩童戰慄於風中的哀鳴。

Mein Vater, mein Vater, jetzt fasst er mich an! (父親,父親,他把我抓住了!)
Erlkoenig hat mir ein Leids getan! (魔王把我抓得疼痛難耐!)


孩子明明在父親的懷中為什麼魔王能一把將孩子攫獲住?
有沒有人想過這問題?
明明緊緊擁抱住孩子的,是孩子口中的父親,不是嗎?


Sherlock將執弓時破碎而脆弱的情感藏於門板之內,而Mycroft將背脊貼門板,將心底對舊時光的眷戀低喃化為指尖的節奏扣擊於門扉之外。
然後在故事的落幕前,執傘踱離貝克街221-B。

Der Erlkoenig ,由Sherlock的小提琴所控訴的《魔王》Mycroft沒有勇氣傾聽到最後。
至少今天,就讓他記憶停留在那句由小提琴高亢斯扯開的mein Vater(我的父親),好嗎?

在Mycroft踏離貝克街221-B的剎那,Sherlock碰地一聲將門摔上牆壁。
"呃,Sherlock,你哥剛剛來過,在你踏出門前。"John有些慌亂的指出,他不能確定一臉陰鶩地抓著小提琴弓衝向窗台邊下探的Sherlock,是否會對他並未告訴他哥哥方才就站在他房門前的這事提出鄭重的抗議。

然後他聽見熟悉的引擎聲洋長而去,還有Sherlock扶著窗台的手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道連同肩膀一起鬆垮下來。



tbc.



所謂後記

說好日更實在不好意思拖拖拉拉的,所以就先更一半啦!!!!
因為我實在無法確定今天睡前寫不寫的完(掩面)
所以稿子等我寫完再一併校稿啦!!!!
還是沼澤願意幫我校稿呢?(滾來滾去)

說到沼澤,這篇大長文根本就是被沼澤推坑的啊啊啊啊啊啊
就這樣一句長兄如父跟後續的腦補小片段我就嗚嗚嗚一去不復返了
本來想寫的大概才一千字左右的歡樂文嗚嗚嗚嗚
現在這篇是什麼東西啊(眼神死
不過能稍為刻劃一下兄弟關係讓我感到滿足,因為其實我喜歡小夏跟哥哥噢噢噢噢噢
這篇寫的最爽的就是嫩小夏了吧!!!!!小鬼頭夏好可愛喔喔喔喔(滾動
先以上,我去打後面了,有幸的話今晚12~2點間可以看到,不幸的話就明天了~

以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