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0日 星期三

【BBC-Sherlock】[ML]Some Episodes 1.-10.

ML十則甜蜜片段送上!!!!!!
通通都是片段短文,無順序XDDDDDDD

說好周更,卻快兩個星期沒更新了,不過這也沒辦法,整整兩個星期中有三天我是通霄(看日出噢噢噢噢!!!),並且最近忙畢業忙搬家忙期末等閒雜事宜搞得笑臉我焦頭爛額(抹臉
還因為搬家造成身上一堆瘀青....= ="




注意事項:

衍生作品: BBC-Sherlock

CP:ML

聲明:
但妄想是我的別想偷走他們:P

分級: PG-13









*正文





【BBC-Sherlock】[ML] Some Episodes 1.-10.



 1.監視器
"Mike把床角那個閃閃發亮的該死玩意兒給我關掉!"Lestrade把臉埋入Mycroft的頸窩,對著趴伏在他身上啃咬鎖骨的Mycroft低喃抱怨。Mycroft聞聲後戀戀不捨地自Lestrade美好頸脖邊抬起,朝Lestrade點頭示意的地方望去。

一台裝置於舊零件堆中的監視器。

眨眨眼,Mycroft一手將Lestrade棕褐色的眼睛覆在手中,嘴上啄吻沿著下顎的鬍渣將Lestrade不耐怨懟吻成一個高仰的滿足,Mycroft將安撫貼著Lestrade的頰畔送去。

"抱歉,Greg,下次會換台不閃的。"

堵住回應,讓回應轉成淫靡呻吟。
才不會讓Greg說出'拆了它'這種話呢!
Mycroft 想,允許自己露出小小微笑。

2.吻痕
Lestrade埋首於Sherlock所製造出的報告時,他感到一隻手輕輕碰觸了下自己的領口。在向後退縮這種反射性的防備姿態後抬起頭來,Lestrade卻看見自家好警官Donovan站在自己身旁高舉雙手無辜眨眼。
"嘿,頭子,昨晚過得還愉快?"Donovan故作面無表情的面容上眉毛隨著語調裡有著明顯戲謔地抽動,這令Lestrade將座椅警戒地打了個圈,正對上那雙等待嚼舌根的貪婪大眼。
"是?你知道不用加班的夜晚總是很愉快,Sally"
"
但在我看來不只這樣?"噓聲湊近Lestrade耳畔,Donovan警官像是要說什麼極機密事件,雖然透著惡劣好奇心的晶亮雙眼及笑盈盈的表情完全訴說著另回事。Lestrade癟癟嘴,腦袋偏了偏等待著Donovan為她的八卦控訴提出證據,卻在Donovan一把掀開他格子襯衫領時大驚失色。

"喏,吻痕露出來囉?" Donovan說。

女警的聲音難得如此輕柔、溫柔,卻在Lestrade的神經上搔刮出一道道驚恐的刻痕。從Donovan翻開Lestrade衣領的剎那,就已帶上勝利女神的加冕,在這場八卦戰爭裡獲得了勝利。是的,衣領邊的小玩意兒是吻痕……這青紫帶紅的痕跡誰看不出是吻痕?家裡那尊大英政府不是再三保證說不會露出來嗎("你無須擔心,親愛的,你的動作從未大到頸邊的可愛痕跡能出來透透氣,不然我幫你加上條領帶?")?果然政府說的話,良民不可信哪!這該死的占有慾。

"……蚊子咬的。"緊揪住自己的衣領,Lestrade只能在一陣驚慌失措後,補上句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虛弱辯解,然後狠狠賭咒著昨晚那個造成這一切的男人,言猶在耳的迷湯:

"我要讓你在人們看不見的地方帶著一身我的愛上班,我親愛的、親愛的Gregory"

3.承諾
站在鏡子前咬牙切齒地脫著上衣,Lestrade瞧見踩踏於鏡子另一頭地板的自己,棕褐色眼睛正一點一點焚過自己身上,那些隨著解開鈕扣的手指而扭跳出來的俏皮吻痕。而後鏡子裡漾著怒意的眼晃盪至從他腰際環上的輕慢雙手,並像隱匿著怒意的棕色野狼,緊盯那雙手上蒼白指尖捲過襯衫下襬滑入衣內。
"我不記得我有同意你抱我,Mikey"還在生氣的Lestrade試圖冷聲,只是話語在那聲Mikey出口後,一切聽起來就成了情人間含在唇齒間的喃喃埋怨。Lestrade挫敗地嘟囔了句後倒入身後男人的懷裡。
"怎麼?生氣了?"名叫Mycroft的男人說。
"文雅點,這是無庸置疑的。直白點……廢話。"聽著懷裡的人混在鼻子哼聲裡的咕噥,Mycroft低下頭親親Lestrade的額頭,嘴角劃開討人厭的笑容。Lestrade為此僅是不耐地皺皺鼻子,直接伸出長著后繭的手掌一把抵住那該死的表情。
"對不起。"Mycroft貼在Lestrade掌心送上的道歉濕熱,有點癢。Lestrade撲搧了下睫毛,將仍沾著那句溫熱的道歉貼上Mycroft臉頰,嘴上低聲,"真的不會了?"
"嗯。"抓過Lestrade的手在掌心親吻著屬於政府的小承諾,然後心滿意足於看見Lestrade在臉上盪開個璀璨笑容。
Mycroft忍不住親吻上那張可親可愛的笑臉,自眉尖開始。
然後又禁不住地在耳後落下個......吻、痕。

Shh......
不要告訴Lestrade,政府又一如往常地違背了剛的小小承諾。

4.Make love. No war.
時間凌晨五點,Mycroft一如往常地在鬧鈴開始撕心裂肺尖叫前10分鐘睜眼按掉鬧鈴,為的是身旁難得安眠的伴侶。天知道來自蘇格蘭場與親愛的Sherlock所攪扭出的負擔竟比浸泡過水的布匹更加沉重,並足以使蘇格蘭場盡責好探長每每在他懷裡倦怠地鬆垮肩頭,而灰黑短髮每見便又花白幾分。指尖僅如偷兒輕巧滑過銀星似的髮梢,Mycroft沒敢用力撫過,怕吵醒在白色床單上蜷如嬰孩的伴侶。悄悄在臉上劃開個誰也沒瞧見過的柔軟笑容,Mycroft俯下身,打算在Lestrade額際烙下個輕軟的早安吻後抽身去上班,卻被一雙慵懶的臂膀攀上頸脖,湊上個仍蜷伏於睡意末梢的親吻。
有點訝異,但並不意外。
Mycroft眨眨眼後,主動加深這份屬於早晨的親暱。也許早上的口氣有那麼點糟糕,不過這吻是如此美妙,讓Mycroft無法在意這些。
在一個親吻結束後,Lestrade像是眷戀方才溫柔般地蹭過Mycroft撐於他耳側的臂膀,棕褐色的眸子裡蘊著晶瑩笑意。
"今天行程?"
"戰爭與和平?"Mycroft歪歪腦袋,唇上的譏誚弧度難得有著對大博奕的不情願,若可以選擇,那麼在這時分他寧願用他的一切多交換幾分鐘與Lestrade在床上相擁的時間,"你知道的,托爾斯泰的作品,我總是如此在戰亂裡感受生命。"
"嘖,不—知——道——。"Lestrade慢吞吞地掉出一個個無奈字詞,他討厭開始準備吊書袋的Mycroft,像隻仰首翹尾地高傲貓兒的模樣挺討人厭的(若說Lestrade忍受的理由卻也是同一個原因,翹盼著的貓兒希冀Lestrade是牠觀眾的眼睛裡,那為此一閃而過的精光令人著迷。)Lestrade扁扁嘴狠瞪了眼不贊同而挑眉的Mycroft,咬牙切齒地將人一把壓向自己懷中,結果Mycroft的下巴輕敲上自己的鎖骨,有點疼。

"做愛別作戰(Make love. No war.)"
白牙咬著笑,在Mycroft耳畔惡聲惡氣地說,而後Lestrade啃上Mycroft的耳際,一手滑入Mycroft棉質睡衣內抓握住晨勃的陰莖,並滿意於在皮膚上感受到手裡的輕微震顫。
"性愛革命(Sexual Revolution)"
Mycroft
含混在喉嚨的笑聲聽起來咕嚕咕嚕愉快地冒泡,Lestrade咯咯笑了起來。

" 30分鐘?"

"拭目以待。"

5.小習慣
"Greg,我不知道你會咬吸管……你那可愛的小習慣叫我怎生下口?"
Mycroft身軀前傾,由下而上地端詳正為報告而著腦的重案組頭子,並期待自己那番語懇情深能被探知背後真意——獲得一根全新的吸管!
"咬回來就好了!"但很顯然Mycroft小貓般的視線並未對蘇格蘭場重案組頭子產生任何作用,Lestrade滿不在乎地擺擺手"不然就拉倒,別喝。"

Mycroft在蘇格蘭警場重案組頭子旁一臉困窘。
沒錯,一臉困窘。

他一臉困窘地端詳桌面上那杯東西,絞於那玩意兒上的打量是如此銳利、是那麼該死的細緻仔細,而桌上那紙杯就像是實驗室內某種天殺的實驗品,然後Mycroft灰藍的目光是那鋒芒背後正準備細細切割分析的陶瓷手術刀。
在好一陣視線地無聲切割後,一旁的Lestrade總算是看不下去,一把抓過桌面那杯被自己喝去泰半的飲品,狠狠吸了一大口後朝Mycroft勾勾手指。
在自己的政府尚未反應過來之前,以好似突襲性風暴的急切模樣,Lestrade攬過Mycroft的腦袋將口中的飲品渡去。

以一個親吻。


6.祈禱之後(接三次告解一次祈禱)
當紗簾將陽光剪成輕盈淡金棉絮鋪撒滿男人的睡顏並勾勒出男人臉上那些代表著他們相依歲月的細密陰影,Mycroft總覺得自己像是掉進季節迷宮裡,從陰寒冬日猛地撞入初春,讓柔軟笑容在Ice Man臉上溶得一塌糊塗。

從很久以前,Mycroft就不敢想像自己究竟擁有了些什麼。
亦或問,自己憑什麼能與自己所鍾愛的存在,分享流竄過指尖的那抹陽光。
若說讓聖靈盈滿心田情感是至高無上的喜樂,總向上蒼尋求寬慰卻從未信之仰之的自己又何德何能能夠擁有這份美好?
況己身非為天父所鍾愛的猶太子民,是又何其榮幸能擁有這份心靈所能停泊的應許之地?

"唔?現在幾點?"男人在Mycroft一時忘情地觸摸臉上的金色溫暖斑點時而驚醒,Mycroft在喉頭間發出聲好似喟息的搭理,伸出被棉被壓印上幸福睡痕的手覆蓋上令自己著迷的棕色眼睛。
"再多睡一會兒。"Mycroft親了親男人的臉頰,睫毛細細刷過掌心有點癢。男人在睡意的布幕後咕噥了個不明不白的問句,並在得到伴侶的回應後,伸手把Mycroft一把壓入自己懷中。
"反正假日,Myc也一起多睡一下......"
語未竟,人先睡。
被壓在Lestrade懷裡的Mycroft禁不住顫動起雙肩無法克制悶在鼻腔裡的愉悅笑音。

是信仰,讓天父所聽聞的祝禱詞裡都是他的名。
是寬容,讓Lestrade許諾自己一塊沃饒之地休憩。

愛,是愛,讓Mycroft能肯定自己所信仰的神祇的容顏究竟生得怎地模樣。

從很久以前,Mycroft就不敢想像自己究竟擁有了些什麼。
因為他不敢想像,知道真相的剎那,自己是否會因此而流淚。

7.初相識
Lestrade從未想過自己有天竟會在這一看價值便超過三千英鎊的三件式西裝衣領上將指尖攪擰至泛白,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Lestrade如此想。但這令人咋舌的情景,與遭擠扭成皺縮菜乾的衣領上頭那張令人著腦的臉疊合在同一畫面中時,卻又像是在譏諷Lestrade方才訝驚的思緒是個玩笑。好人家子弟特有的驕傲、不可一世,在似笑非笑神情裡寫滿,即便直面這被緊揪扯住衣領的醜陋場景,投注在Lestrade身上的眼神,亦無自尊心被扭曲成領花的屈辱,而仍是一貫上位者特有的悲憫神態。
就好像現在窘迫的該是蘇格蘭場的基層員警,而不是這個在案發現場旁閒晃又拒絕供稱任何事的該死嫌疑人!
Lestrade將咆嘯磨在齒間重新嚥入腹內。喔是的,員警守則,還有該死的法律,通通都他媽的訓斥那些對罪犯無技可施的卑微員警們要持著謙抑親民的態度,照三餐供飯濟水的,最好能和顏悅色地說'喔好心的先生,您可否願意對蘇格蘭場小小的績效壓力施捨點碎沫般的線索?'然後體驗到像被巴掌直甩上臉的緘默。
緘、默、權!恨恨地瞪視眼前將這項以人權之名所賦予之權利行使得不能再好的男人,Lestrade目光裡有著份基層人員特有的小家氣的憤慨。聖誕這罪犯們的狂歡節回不了家是常態,問案至半夜三更可連杯好咖啡也沒得沾上舌尖(別提蘇格蘭場裡的沖泡包了,那些玩意兒簡直酸苦到令人味蕾麻痺腸胃翻攪。)。他媽的就注意到這些雜碎的權利保障,那可憐又悲劇的他們呢?
感覺到當自己陷入悲憤情感漩渦時候,一隻與自己體溫相較起來涼冷許多的手好似安慰般輕輕拍打在自己拉扯於對方衣領的手背上。Lestrade乏力地鬆開手,頹然陷溺進如這僵化體制的冷硬座椅內。
"敝人能以自己之名擔保,此事與我半點關係也沒有。"
Lestrade的頹然形成強烈對比,那個總顯得閒適安逸的男人終於在面容上咧開條乾澀的縫,掉出了今晚第一個蘊含安慰意味的詞句。
不可否認,這男人很有吸引力,噢不當然不是他的外貌,如果有個人能在外貌上讓人覺得如此平凡無奇,就像倫敦街頭隨處可見的朝九晚五為生活汲汲營營的疲憊上班族卻又同時在身上殘留點青春的活力,那麼就是眼前這額際略高的年輕生命了。理應這副長相是襯不起這套高價位的西裝的,但Tom Ford的訂製西服將他埋藏在優雅下的大膽剪裁成年輕人臉上的合宜微笑,這身洽宜裝扮上唯一的敗筆是高翹長腿上那雙Church's皮鞋。
太老成了點。Lestrade在底心評價道。
"你的名字又有多重?足以負擔可能的保釋金?"Lestrade笑揚眼瞧過這正在安穩整理自己衣襟的男人,而男人順過領子後,抬眼給他個略顯靦腆的笑意。
"Mycroft Holmes"
"什麼?"
"M-Y-C-R-O-F-TMycroftMycroft Holmes"將雙掌交疊於腹上,男人耐著性子將屬於自己的標籤上的字母一個個點出,"無須訝驚,只因為約莫從現在起起算40秒內,你胡亂塞於大衣口袋的無線電會響起,而你會接到將我釋放並且取得真兇姓名的消息。"
Lestrade張嘴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腰際上的無線電像在印證男人唇齒間的預言,閃爍著不可置信的光芒。
然後在Lestrade伸手將那個名為Mycroft的男人扶起身,準備帶出訊問室時,他聽見這討厭的男人擦過他耳際的邀約。
"那麼,Lestrade先生,您是否願意請我喝杯咖啡?"自故自拎過方才被沒收的雨傘,好似沒被打在身上蘊著怒意的眼神所灼傷,Mycroft劃開嘴角將小警員的罪惡感引至自己被弄壞的襯衫領間。

"當作賠罪?"語句落得慢悠悠的,Mycroft在得到一個小幅度的點頭答應時抿出個克制而歡愉的微笑。

那時,他們都不知道這微笑會變得如此熟悉,並且,在這微笑被譏諷為渾蛋時,那個譏諷方的語氣裡竟帶上了份從未預想過的親暱。

8.睡衣交換
Lestrade捏著浴巾用力揉過總被愛人指尖細細舒張開的灰黑濕髮,從浴室拖黏著牛奶香踱至客廳時,正對上一聲自Mycroft喉間蹦出的驚呼。
"Greg!!!" Mycroft那雙灰藍眼珠連同髮梢的水珠子在絲質布料上滴暈出較深的色彩,視線上下勾滑過真絲面料在Lestrade身上貼合出的曲線後半闔地收回,Mycroft自聲音裡滑出疑問"第二顆袖扣邊有些許的磨損。我想,這是我的睡衣?"
"是啊,怎麼有問題嗎?"無視Mycroft略顯不悅地打量視線,Lestrade給自己倒了杯睡前酒並以毫無品嚐之意的豪邁姿態一飲而盡。
"你怎麼可以穿'我的'睡衣,親愛的Greg,你難道不覺得太大嗎?"Mycroft的眉頭在最後一滴酒水滾入Lestrade唇間時扭成個小結,顯然不甚同意這暴殄天物的行為。
"你忘了我總會買大一號?"
"噢,親愛的Gregory,顯然僅一個字母的變化,仍不能說明你穿我睡衣的原由。"
咋咋嘴不置可否後,Lestrade無奈親吻上Mycroft抗議的眉頭企圖蒙混過答應,然而Mycroft顯然並不領情,在呼吸盈滿鼻腔的沐浴乳香氣的同時仍將抱怨滾在嘴裡含糊得唧唧咕咕,最後被率先投降的Lestrade硬是推去梳洗。

10分鐘後——

"!!!!Mike!!!!!!!!"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那麼Lestrade半瞇起眼的瞪視,顯然帶著如此強硬的力度往身旁閒適翻折著衣袖的男人投射而去,然而最終卻在圓臉男人曲捲笑意的嘴角裡軟化為窩囊至極的噘嘴嘟囔。
"......幹嘛穿我衣服......"Lestrade將字詞咬成嘴裡哼哼唧唧,手裡卻也同般窩囊地替對方斟了杯方才被粗暴對待過的美味酒汁。
"嗯?要不你先把身上那件我的睡衣脫下來?"口中隨意應答,男人著迷於酒水映於燈光下的粼粼光亮。與Lestrade的粗魯不同,Mycroft總是小心翼翼對待那些附著甜甘滋味的飲品。他總是壞習慣地先用舌尖點點酒水像是逗引愛人的圓潤耳廓,而後才轉以輕柔啄吻之姿啜入由戴奧尼修斯傾注的艷紅佳釀。感受美釀溫過唇腔的美妙,Mycroft心滿意足地舔過下唇,並偷空為剛才的提議朝Lestrade覷了份無辜,然後換得不解風情大木頭一記毫不留情的白眼。

"死胖子,別把我的衣服撐破!"
"別學SherlyGreg!你不會知道你在我的睡衣裡看起來多像個偷穿長輩衣服的小淘氣?"
"幼稚。"Lestrade冷哼。
"彼此彼此?"Mycroft挑眉

MycroftLestrade兩人不甘示弱地大眼瞪小眼,然而意氣之爭的幼稚在兩雙色彩迥異的瞳孔裡糾纏賭氣,所導致的最終結果也不過是在一個率先的噗哧聲響裡,將兩張臉融成那副相同的清亮歡快。

9.年終派對
每年年終時分蘇格蘭警場總有場眾所矚目的年終派對。喔,關於舉辦目的,上面是這樣說的:一切均為了慰勞辛勤工作的員警。真他媽的,你總忍不住咬著筆桿如此嗤笑,誰都知道這全是虛偽卻必要的屁話,換成直白點的說法無非是:你們這群辦事不牢靠的警犬(看哪!快看!看你們被媒體拖於腳下踐踏的尊嚴!),給你們點甜頭樂上一樂,然後給我繃緊神經讓我把你們用這點破事操到爽到直不起耳根!
話雖如此,但每年你仍是會秉持著忌恨與窮酸小民的便宜心態參加,並寄望能在年終抽獎中撈個什麼大獎回去樂個開懷,最好是能兌換成大量英鎊的高單價物品。
所以當你的耳尖為抽獎唱名聲裡傳出的那些標記著你的熟悉音節而顫動時,你簡直差點學那20初歲的鄉下少年蹬個圈子雀躍地翻起跟斗來。
在眾人的目光洗禮下,你三步併兩步地踱向高台。這短短的領獎路途上,同事們像是勾黏著嘴上調侃恭喜那樣與你相互碰撞手臂,眾人紛紛猜測那被紅色緞帶與圓點包裝紙所包裹的巨大盒子裡究竟裝了些什麼玩意兒,也許是台過季卻仍舊高檔的音響,畢竟家裡那台偶爾會有些跳針,若是台音響還挺不錯的!你如此想著,然後你踩上了高台,並在歡呼聲裡接下那個屬於你的大獎。

獲獎的滋味是如此美妙,那時你樂陶陶地高舉雙手就好像自己是獲得群眾擁護愛戴的王者,而台下的眾人渺小的像那些臣服於王下的螻蟻一般。你喜孜孜地環視周遭,而後在一片起鬨地高喊裡,你啪的一聲以連同緞帶一起扯掉的粗魯,撕裂開獎品包裝。

噢,天啊!這該死的什麼玩意兒!

你被禮品的真實樣貌浸得艷紅通透的臉上窘迫地呵笑,雙手不住用剛撕扯落的包裝紙試圖遮掩紙箱上那些大大的、令人天煞羞恥的字母。嗯哼,不過很顯然台下猛地哄然大笑還有朝著你的耳膜直吹而入的口哨聲完全不將你的尷尬放在眼底,這些該死的小渾蛋們無視你的官階高他們那樣一點地將你抬了起來,這些卑劣愚民擺動臂膀舞動腳步,一切卻只為尋歡將你哄抬直上愚人慶典,你就是那加西莫多,香檳與彩帶堆疊在你身上將你加冕成愚人教皇。
噢老天,這些小兔崽子一直逼問你禮品的使用者,而且被強灌至嘴裡的酒精弄得你暈呼呼的,你覺得自己簡直快瘋了!最終索性多解開了顆襯衫扣,放開心懷暢聲大笑,用被賦予的全權盡心主持這愚人慶典。

然後啊然後,直到你最終你醉得幾乎無法知曉平衡的滋味時,毅然決然往後倒去,卻直撞入那盈滿鼻息的熟悉氣味,酒味薰人的你抬眼瞧見他為你現下的狀態不贊同的不顯眼地蹙起了眉,你快樂至極的咯咯笑起來。

"噢,我親愛的艾絲梅拉達!"你拚命地眨著眼,試圖看清那個好喜歡的人的模樣,但怎般努力始終徒勞的感受讓你無顧形象的噘嘴。
"你喝醉了,Greg"你瞧見你的艾絲梅拉達俯下臉,將嘴唇貼上你的耳際低語。你不喜歡這樣看不見他,掙扎了下卻被他的雙臂桎鋯於懷中"停止你的掙扎,讓我們回家?"
"好啊,艾絲梅拉達!回家,哈!"
你哼哼唧唧地笑著,在他的幫助下努力站穩腳步並慢吞吞地轉過身衝著他咧唇一笑,而後一把扯住那個你總覺得礙眼至極的領帶湊上前去咬過他的嘴角。
"回家,快點回家,我要給Mikey你個該死的,嗝,禮物……"你用自己被酒精燒燙著臉頰貼著他的吐著滿嘴酒氣的愛語,"就在右手邊那個箱子,你看….……見了嗎?"

"禮物,八輩子也用不完的保險套哈……嗝。"

啊,你微笑靠著他三件式西裝的硬挺肩頭,睡著了。

10.告白
Lestrade喜歡Mycroft疊壓在他身上時那對灰藍眸子,只有在那時,那總是冰封於冬日的情感方得於春意中化為星河裡的片片晶瑩,隨著唇舌的掀動連同月色一同流淌過耳畔,將破碎的虔誠停泊心頭。
                                                                                                                              
Mycroft總在這時將滾燙的低啞告解傾吐,他說,我有罪。

我有罪,我的Greg
這罪孽在層層疊疊的日子裡切劃過我的靈魂,讓我的虔誠在你身上碎成片片,而後像鋒刃於呻吟裡鋪撒滿你身軀並在其上多添幾許瘀痕,我害怕這繫屬於我那直墮深淵的罪終將使你遍體麟傷。

所以親愛的探長,快依你的職權將正在犯行的我逮個正著。
別,我求你別將我拘留,請逕行起訴那屬於我的罪孽。
畢竟兩個月的光陰太短促,圈不住我心頭那撒旦極欲振翅的嘯風,關不住魔鬼吐信呢喃的邪佞妄語。
我的罪值得那無絕的刑期,讓我在綿長的憂思裡懊悔那番曾視為美好的幼時光陰。
在這份懊悔的記憶裡,沒有屬於我的愛之罪。

沒有你。








*所謂後記

YOoooooooooooo!!!!!!!
!!!!!!!!!!!!!!!!!!!!!!!!
10則總計7000左右的片段一路從5/26寫到6/19
有一搭沒一搭的當早餐宵夜送給親友們這樣
實在是沒辦法,忙碌到我沒時間開新坑來寫~片段9還是在6/17通宵的凌晨5點寫得= =
雖然看著我網誌的幽靈們可能會覺得這個作者很怠惰什麼的~
但你們瞧,即使我最近如此之忙碌還是有在寫文噢!!!!!!!(正色)
而且一次發文就7000字,夠意思吧哼哼(滾動(還是你們希望我一天天發騙更新?(其實也是可以!!

啊,小短文真是忙碌人的好朋友!!!
話說我ML真的好親媽,寫文都寫好甜()
也因為這樣這小插曲系列雖然我不敢直接標明是傾翻的糖罐,但我想這系列應該是不會有虐文,應該啦XDDDDDDDD(畢竟還是要給自己留點後路?(不過我也無法想像在不虐探長的情形下寫虐,因為麥哥太頭好壯壯好堅強了= =
所以各位可以安心食用!!!
如果沒有人希望我騙更新的話~就是11~20的時後囉!!!!

那麼~各位下次再見ˇˇˇˇ

 
以上。

3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1.
    麥哥真的病了,而且治不好(貓笑臉
    探長你就把監視器當麥哥眼睛吧,不過不要變成看到監視器就臉紅啊www

    2.
    >>"我要讓你在人們看不見的地方帶著一身我的愛上班,我親愛的、親愛的Gregory〞
    (無奈臉)
    探長.......您忘記您家那位也姓Holmes了嗎?
    Sherlock喜歡在John面前驕傲邀功發光發亮,這種表現慾得意勁兒,可不是小弟特有的個性啊......(偷笑

    3.
    學不乖(或者根本不必要學乖)的麥哥(笑滾
    這是政府本人耶!探長!(一天到晚跟政客混在一起也變壞了)(啊不對,他才是最高段數的大魔王)

    4.
    老──夫──老──妻──
    果然世界和平與否就是取決於大魔王的枕邊人,每部作品都能如此代入。(今天,誰是勇者啾咪?(哪招
    麥大貓被順毛後就服貼了唄(嚼餅乾

    5.
    咬吸管這梗wwwwwwwww(你知我知
    探長使出了人肉吸管技能(然後麥哥吸--一秒消音--)
    .......好危險,竟然直接進午夜場了這梗!(你的腦才髒吧
    不過下面那邊的文字是什麼意思?程式碼....?(困惑

    6.
    麥哥啊.......揪結吧?見過煉獄製造過煉獄遊戲過煉獄後,沐浴在耶和華光下宛若一夢
    患得患失的大英政府啊~
    下次唱起莎士比亞或聖經我都不意外了XDD
    (聖經很棒喔!推薦一讀!

    7.
    果斷出手的麥哥
    誤會也能結出好果實的,不是嗎?(眨眼
    麥哥:噓──(在此我緘默,而日後我們有無盡的日夜可說

    8.
    探長原來您愛穿大一號的睡衣wwwwww
    這......(blush)
    麥哥啊,探長穿你的睡衣又怎麼了嗎?--忌妒囉?--
    還是說探長今天穿了,明天你套進去的時候會想入非非?(挑眉偷笑
    是說交換衣服穿也還好啊,你看電影版的你弟還跟Watson換褲子穿哩
    (麥哥:我不承認那部將我的形象敗壞一空的電影(冷臉
    (探長:喔Mikey,說真的吧,那位胖先生其實挺可愛的啊(淡定

    9.
    活生生的小市民探長XDDD
    年終負責人好壞!竟然送這等東西,現在不是在鼓吹生育率增加嗎WWW(你哪國家的
    探長:啊!艾絲梅拉達
    Sherlock:蛤?Lestrade你真的喝醉了,看他那種不贊同的老古董反應--和中年胖子樣--,應該是Frollo吧?
    John:重點是愛,Sherlock,愛。(白眼

    10.
    那句沒有你讓人有點臉紅
    臉紅啊!!!!麥哥!!!!竟然讓人臉紅啊!!!!
    麥哥除了大英政府外,應該還有兼任瑞士的吧?滿滿的巧克力甜!!!!!
    邊懺悔有罪邊得意笑的你啊,一生跪伏於其吧!
    你的執法者將以親吻與愛對你行刑

    小短文好甜啊~甜得牙疼(聯想到等等要去看牙醫,悲傷)(其實牙齒是因為看文而蛀掉的吧原來如此!
    是說你還有虐文只是沒發就是,那篇墓碑讓我看到心疼.......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該死的咬回來就好

    回覆刪除
  3.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竹[/太字]

    咬回來就好了啊!!!!!(丟



    [太字]Re:Rainy[/太字]

    1.
    麥哥是帶著一顆純正的少女心在監視器背後看著探長啊!!!
    最正統的姑娘系男人:麥哥。(正色(被小黑車輾
    衝這你這句我下次就寫探長對著監視器臉紅(別開坑!!!!

    2.
    探長:.....你會不會有時會有種想把Holmes拖去埋的衝動?(掩面抹臉
    John:不會,我不想埋下去長出會用鄙夷目光看著每個路人的玩意兒。(抖)雖然生物學上不可能,但他們是**Holmes**,所以誰知道呢?(遞給探長一杯茶

    3.
    『惡魔若會流淚就不再是惡魔了,而魔王擁有道德下限還會是魔王嗎?』
    --(啊,我想起來我還沒寫這篇文,關於到得下限什麼的......)--
    麥哥是蜷伏於女王身後的魔王啊!
    這樣的魔王怎麼可以學乖?不可以嘛~學乖後英國會崩潰的!(此學乖非比學乖
    探長,為了世界和平,給麥哥啾兩下又不會死(拍拍(被探長抓去關

    4.
    老──夫──老──妻──
    麥──雷──萌──點──
    可是在這種故事裡,世界和平後,重心惹毛魔王的通常就是勇者啊!!!
    >>
    小夏喵與伙伴柯基好基友要登上白金漢宮最頂端高塔攻略魔王!今天依舊失敗!
    小夏:他是我的敵人,此生最大的敵人!(喵喵大叫(柯基咬著貓尾巴向魔王貓哥哥&兔子探長道歉

    5.
    別一早就讓我髒掉啊!!!!!(尖叫(不早了都中午了呢
    順說妳讓我想到了翹小指的男人那個喝牛奶梗wwww

    →那排我也不知道是啥鬼東東,已經刪掉了!謝謝提醒(親)

    6.
    畢竟是曾經的日不落帝國不是嗎?
    在複雜裡經歷過太多,突然擁抱住單純,太過簡單而無法懇切知曉是否已掌握住這份情感。
    這種時候才像個人(嘆
    麥哥不就看起來就像是個會唱聖歌或倒背莎士比亞的人嗎?wwwwww
    (聖經喔.....嘛,說不上喜歡或不喜歡,不如說,對我來說很拗口= ="(我在想是不是翻譯的問題?


    7.
    MI5基本信條:快、狠、準。
    說真的我還真有點想把這篇補完,為了那無盡的日夜,是不是該補完呢(滾來滾去

    8.
    大一號的睡衣下襬還會比較長喔!!!!!(純良笑
    這種時候的效果就跟裸身襯衫差不多............(你夠
    不是忌妒,是占有慾!!親愛的,占有慾!!
    麥哥OS:我的衣服比我這本身率先占有我的人,雖然最終結果都是屬於我的,但過程上的瑕疵仍不應被允許(狡辯
    >>啊不就忌妒?你個彆扭精-O-(小黑車又一次的輾過

    隔天....
    探長:Mike,你抱著你自己的睡衣幹嘛?
    麥哥:我在考慮是否應該去洗個衣服。
    探長:我穿過了你就不穿...這麼討厭我(挑眉
    麥哥:(委屈臉)....Greg,你知道你用的香皂氣味都沾到衣服上了嗎?如果你是要讓我在做每件事時都想著你,那你目地達到了。
    探長:喔噢.....(臉色炸紅,麥哥穿過的自己的睡衣)我去換衣服。
    麥哥:你不會得到我的許可的。(抱過親

    妖怪表示:那位胖先生真的挺可愛的啊,不然你可以叫你家Greg學學電影版的你,我還挺想ㄎㄢ——(淡定)(小黑車將妖怪屍體碾到不能再輾

    9.
    探長就是小市民,感覺他會跟John結伴去超市,然後看著John撿便宜到讓自己的下巴掉在地上wwww
    然後結完帳看到John跟收銀機吵架,下巴又再一次回不來了wwwww

    年終負責人表示:要愛要健康!!!!(理直氣壯
    --(內心os:明年要送什麼呢?跳蛋還是按摩ㄅㄤ(ry--

    麥哥:若我是Frollo,那我想為我的Esmeralda哼首Etre pretre et aimer une femme(致命狂戀)(優雅笑
    (小夏貓厭惡地抓著John驚退三步)
    (John遮著自己耳朵,表示自己什麼膩歪的話都沒聽到)
    (探長:.......唔嗯?(酒還沒醒被麥哥抓住,睡眼惺忪

    10.
    害羞了吼欸嘿嘿(快樂滾
    Sherlock:顯然你也太低估了Mycroft,他簡直像擁有觸手的怪物一樣到處滲透高層,如此汙穢(厭惡臉
    John:重點是愛,Sherlock,愛。(再次白眼

    對於情愛的抗拒者,終將被其吞噬而心甘情願
    這會兒大英政府內有個能夠支配政府的直屬法庭了(微笑嘆



    那下次吃完甜餅要刷牙喔!!!!!!!!(遞牙刷
    不然我可沒娜麼多牙醫文可以欠你噢(我怎麼覺得沼澤這篇留言一直在提醒我坑????
    墓碑那篇唉,其實我歸類在甜文耶~
    甜虐甜虐(舔唇
    要發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