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5日 星期二

【BBC-Sherlock】[ML]三次告解一次祈禱

唷!!!這篇ML甜文是插隊文,其趕工程度簡直跟上次那篇《愛情使人愚昧》有得拚啊!(抹臉
哪有人生日當天才跟我要賀文?我幾乎是踩著死線送上好吧,可惡(丟東西
不就我手頭剛好有想寫的,不然就GG了。

乾脆在這裡說好了~想要生日賀文的,拜託至少一個月前預訂好不?(早預定你也不會早寫啊

嘛,總之生日快樂噢XDDDDDD




注意事項:

衍生作品: BBC-Sherlock

CP:ML

聲明:
我只擁有我自己寫的故事

分級: PG-15(一小段性描寫)









*正文



BBC-Sherlock[ML]三次告解一次祈禱

1.
生命因你而美好,Gregory
Mycroft如此想著。磨搓過修剃乾淨的光滑下巴,他已經讓自己的雙眼定格於在監視器小小屏幕內活動的男人已一小時有餘了。
就像那些耽溺於少許毫升所堆砌出極樂幻想的毒蟲,Mycroft簡直無法駕馭自己過往引以為豪的自制力(那些僅聽見宛如生命新韻律之名—GregGregory—便敗逃一片的懦弱士兵啊!回來!Mycroft多想揪住自己的腦子咆嘯,回來啊!你們這些名為自制力的士兵們!),而使自己享受於攝像鏡頭所形成的放蕩幻想。凝視美好身軀舒展的弧度、埋首於工作時浸汗的眉間,還有因成就感所燦爛開的亮白微笑,在鏡頭那雙不會疲倦的眼睛下,Mycroft透過攝像鏡頭描繪著被他的愛戀所豢養的愛人,就像孩童置於觀察箱中所飼養的小寵物。
是的,是豢養,Lestrade像是他實驗性的獵物那樣。
Mycroft著迷於鏡頭下的愛人,他如此感慨,攝像鏡頭為何能如此機敏地捕捉他摯愛的探長每個生動瞬間?彷彿眼前從來都沒有那張顯示屏,而自己身後的陽光好似能在簾幕被風掀過時,偷溜上鏡頭下的銀灰髮梢,並像現在這樣撒將出自己眼底的炫光。Mycroft簡直有那麼點忌妒起無所不在的陽光了,因為它存於自己無法企及之地,使其能挑過男人的鬢角落在親愛的Gregory頰畔,並搓弄那張打著瞌睡的臉。
這不公平,Mycroft幼稚的想。他伸出手,指尖點向自己略顯乾澀的唇後定止於Lestrade的唇上,然後縮回手,不可置信地揉過指尖,為自己所碰觸到的不是柔軟而為堅硬顯示屏時萬分訝驚。

感覺被豢養的人根本不是Greg,只有寵物才會像傻子那樣橫衝直撞向主人,最後朝玻璃撞去,就像Watson醫生新養的那條柯基犬。
Mycroft有些著惱地摔入自個兒的辦公椅內,座椅因為猛然地撞擊而發出輕微吱呀聲,Mycroft安靜舔舐過自己嘴邊的沉默後又愉悅地翹高嘴角。

其實會把自己弄至如此境地也不過是Gregory實在太過美好,以至於自己像隻積極衝撞的小東西自願撞入Greg的懷抱裡。

生命因你而美好,親愛的Gregory,當然,是指我的生命。
Holmes家特有的向思緒祈禱與告解在Mycroft手上合十落於下顎。
Mycroft低喃告解:

仁慈的父,請原諒我像隻撲火飛蛾自顧自撲向那佔據我,同時也為我所侵奪的美好。
這是我的罪,請寬恕我。
阿門。

2.
日子在推演的時間裡於Lestrade的額際鏤刻下一縷縷軌跡,好代替日曆計算他們在一起的時間。Mycroft喜歡沿著這細碎皺紋親吻,將一句句沒有說出口的愛點在這些美好的摺皺裡。

"Mike你滾開,我在工作!"Lestrade自案發現場的拍攝照片中抬起頭,想惡狠狠地瞪視Mycroft,卻被擺弄在眼底的無辜笑意給擊倒,只能虛弱地咕噥句'這很癢',並用厚掌將額頭磨搓至略略泛紅。
"我的親吻與你的工作,這徹頭徹尾是兩回事,Greg"Mycroft不顧Lestrade的抗議,依然故我地將唇瓣碾壓上工作狂探長的臉,甚至客串親吻碎念抱怨的嘴角。
"但你擋住了我的視線,你不可能看不出來,驕傲的Holmes"
Lestrade揮手擋開又一下的親吻,鼻子不滿地皺了皺,並裝模作樣地為Mycroft的幼稚嘆口氣。
"意思是別親吻在臉上就行了?"雙瞳愉悅成弧彎月,挑開Lestrade的下顎,Mycroft自動自發俯身下去啃咬隱藏在格紋襯衫內的細嫩皮膚。
"Mikey"
面對Lestrade企圖壓抑住呻吟的咆嘯,歡愉撩撥過Mycroft的心頭在臉上綻開少見的笑。

親愛的Gregory,也許永遠不會知道自己這樣愛胡亂親吻的原因。

Mycroft在底心告解道:

神聖的父,我,人稱Ice Man,已拋開冰冷,犯下愛人的罪刑。
每烙下一個親吻就是多一分的愛戀,就是罪刑的加重。
這是我的罪,寬恕我,阿門。


3.
快感鞭笞於神經末梢,令Lestrade在疼痛之餘仍只能扭曲了腳趾,而手指無力地在Mycroft背脊上撓抓出一道道情慾的紅痕。Lestrade撕咬Mycroft的下唇索求,棕褐色的瞳孔早已被激情融成愛侶間的煽情巧克力,發散著濃烈情慾甜香。
"Mike,求你再快一點,拜託。"指尖重複著胡亂抓爬Mycroft汗涔涔髮梢卻又不住滑落的可憐鬧劇,Lestrade像是溺水的人尋求支撐,將雙腿緊攀著Mycroft腰際,甚至像條乾渴的魚自主扭動起腰肢尋求滋潤救贖。Lestrade不住喘息哀求,換來的卻是浸成黑色灰藍雙眼戲謔一睨,而以更加緩慢的速度將陰莖沿著腸壁細細地磨搓而過然後以全身力道碾壓在前列腺,那令人瘋狂的敏感點。
"聽聽你的火熱低吟。"Mycroft讓聲音隨著嘶啞的熾熱氣息煽向Lestrade耳膜,指尖愛憐地撫過顫動喉結,並以吻偷去Lestrade殘留的不穩呼吸。
Mycroft不會橫衝直撞,這不是他駕馭在情人身上的風格,即便直面最放蕩的幻想他仍會以最紳士的風範,將碎吻一圈圈在身下情人身上圈出細細情色韻味,並以極盡緩慢之能事的撩撥,使人魂牽夢縈至瘋癲境地。

噢,這令人癡狂的愛。
Mycroft在屬於他的罪孽耳畔喃過告解:

天父,只有祢知道,我是與一個男人分享肉體間的快意。
只有祢知道,我甚至企圖將我全部的愛予以奉獻。
只有祢知道,我是犯下怎樣關於愛的罪。

而只有我知道,有索多瑪的前車之鑒,祢不會寬恕我。

阿門。


4.
樂於傾聽向來是Mycroft身上的優秀品質之一,他總能從那些在他面前賣弄自我的張合口中歸結出他所需的一切資訊。這很容易,在Mycroft眼底那些人們之於他就像是最荒淫的妓女,身上的資訊簡直是張開雙臂迫不急待地朝他撲面而來,以最飢渴的姿態揭露最私密的部分。
總是這樣。
其實這種被訊息迎面襲來的情景並不那麼令人愉快,不過Mycroft總是擁有耐心的,一直都是。
只是偶爾他也需要傾聽的對象,從前是媽咪,一位總是牽著平靜微笑守著Holmes家最不堪回首的美麗回憶的偉大女性。但在Mycroft將那些泛著金褐色彩的記憶困鎖於媽咪身上後,Mycroft就習於自己啃喫舔拭那些無法啟齒的倦怠,並在心底呼喊那位自己從未信之仰之的崇敬存在。

至少,祂總是安靜傾聽。

就像現在這樣,Mycroft讓自己深陷於沙發內,小牛皮革的氣息充盈在他鼻腔,讓他錯覺於所謂的安靜就是自己被那些總散發奶香與青草味道的哺乳類生物溫暖所包裹這般。那被Lestrade所厭棄的大部頭攤放在他腿上,Mycroft沒有告訴任何人,即使是那些淬練過的文字在碰觸到雙眼的當下,資訊對他的腦袋仍是場資訊暴力、精神強暴。唯一值得慶幸的,這些資訊多半是謳歌著愛與美等令人愉悅的美好特質,就像Lestrade帶給他的那樣。
Mycroft倦怠地揉開緊鎖的眉心,深吸口氣後將雙手合十滑過高挺鼻梁中指間點過嘴唇,最後落於下顎,這近乎祈禱的虔敬姿態總令他感到心安。
"一貫的祈禱時間?"Lestrade遛達至Mycroft身旁,黑咖啡的香氣揉過小牛皮革的氣味輕暖薰開Mycroft緊閉的雙眼。
"嗯哼,我是虔誠的教徒。"為映入眼底的愛人的嗤笑嘴角,Mycroft委屈扁扁嘴。伸手接過咖啡,因苦澀的氣味而略略皺眉,但他可憐的牙禁不起糖份的摧殘,即便可以Lestrade也不會允許。
"是,主上最忠誠的僕人,神祇引以為傲的走狗"譏諷言語嚼在嘴裡嘖嘖作響,Lestrade踱至Mycroft跟前站定,俯下身凝視那雙仰望他的灰藍眼珠低語,"你是否願意大聲宣揚你一貫的祝禱詞?"
Lestrade的聲音敲擊在Mycroft耳膜上嘶啞壓抑成轟隆巨響,棕褐色的柔和雙眼灌入底心的是份逼不可視的巨壓,Mycroft感覺自己深陷於馬里亞納海溝裡,堆疊於身上的重量幾乎讓他在Lestrade的聲音裡瑟縮了肩膀。又或者位於珠穆朗瑪峰頂,被世界主宰以稀薄空氣扼上喉嚨到幾近窒息。
為此,有那麼幾秒的空白侵奪過Mycroft的大腦,然後他眨眨眼,鼓起勇氣扯開個被Lestrade評價為渾蛋的微笑,開始讚美主的古雅訟吟。

慈愛的父,我不信祢——如何能信?
我無法完備祢所期望,那些正直的愛戀甜膩——幸福——的情感,在我心頭怦怦敲擊,打出警醒,我的心呼喊著我的注意。
愛神,名為愛的首席樂師吟出的韻律比之我這可憐、睏倦又無所依憑的歌者更加晶瑩,如何能不被片落心頭的富麗音浪所誘引?
我不願為完成祢的榮耀權柄而獨個兒落寞、淒清,而情願卑屈身形瞻仰樂師所帶來的豐潤雙唇。
我情願將心血奉獻於祢所無法寬恕的罪孽。
祢可以為這幸福的罪孽而罰我,但我求祢僅罰我,將所有苦難都加諸於我這鄙陋軀體。

可親的父,祢可得聽清我的愛人之名,我至親至愛的Gregory Lestrade。然後將幸福與喜樂均浸滿我的愛人之身。

那麼一切就將足矣。

阿門。

合十的祈禱最終收成撐於顎下交疊手掌,Mycroft像是耗盡周身氣力,頭顱無力垂置於手掌疊合出的托盤上,像極獻於莎樂美的約翰首級。但他不是聖人約翰,Lestrade亦未因愛癡狂如莎樂美,他只是自願將自己僅剩的那點真摯掬於掌中奉獻而上,渴求他的愛、摯愛能取之親吻而非承接於手中,一揮手後便棄如鄙屣。

畢竟在愛情裡,他不是人見人怕的大英政府,只是個連天父企盼都能違背的可憐罪人。

"如何?我一貫的祝禱詞?"聲線似被砂礫打磨過的粗啞,Mycroft混雜著靦腆與倦怠抬眼,卻不見Lestrade身形,瞳孔所及者是隻攤平於Mycroft眼前的厚實手掌。
"天殺的,簡直爛——"Lestrade拖拉著聲音裡夾雜著隱隱怒氣,在Mycroft反應過來之前,一把扯過Mycroft交疊於臉下的手,"你如果說這祝禱詞是你自己寫的,我他媽的會鄙視你,Mike"

Mycroft眨眨眼,試圖眨掉藍灰眼底的靦腆笑意。

"噢天啊,這居然真是你寫的!"Lestrade不敢置信的望著Mycroft,彷彿從未見過高功能Holmes型號電腦當機的神情。
"所以?"Mycroft挑眉,試圖抽回被Lestrade抓握住的雙手,卻意外的被抓得更緊。
"你難道忘了什麼是一體兩面?"Lestrade緊抓住Mycroft的一把將這腦袋短路的男人自皮革沙發拖起,站立於跟前與自己並立"幸福與苦難不可能單獨存在!既然你把全部的幸福給我,那我們分擔一點好不?"

這祈禱詞不好,該改寫一下。
Lestrade如此說。

萬能的天父,只要Mikey承受著全然的苦難,那我就不可能獲得全然的幸福。
所以,讓我們分攤一點,一半的幸福給他,一半的快樂給我。

剩下的苦難,看在我們交握的雙手份上……

低頭親吻過兩人交握的雙手,相映的笑容將昏黃室內耀得燦爛如陽。

有什麼好不能一起度過的?



阿門。





END







*所謂後記

*日常
哇喔,對不起大家,好久沒更新了,沒辦法最近過得太極限了(眼神死
上上星期畢業考,下星期期末考,中間還有補習搬家等事宜,我簡直忙碌到要尖叫啊啊啊啊啊
而且補習班也是在挑戰我的極限啊(抹臉(法律系真的不是人念得好唄.....

在這裡先說一下~
笑臉妖怪在沒有腦死的情形下,我會盡力維持周更這樣子
當然是在一周間的的哪天就不知道了~時間通常都大半夜XDDDDDD
那個有在看網誌的就自個兒注意一下(???

不過也因為我這陣子幾乎沒力氣更新~總算FC2來訪人數變正常了ヾ(´▽`*;)ゝ"
前陣子跑到3、40人其實我有點害怕...大家都無聲無息的...雖說我不要求留言神馬的,但是幽靈人口真的很可怕...就很困惑到底為什麼會來我家啊!!!
我家也不過ST:22篇文(?)的樣子,但是ST+腐粉在台灣真的不多= ="
BBC-SH加這篇也才8篇相關內容,更不用說最近很紅的AV....兩篇相關.....所以那個突然暴增的人數是...?
沒有嫌棄大家啦,只是不知道理由這點讓人覺得恐怖= =
外加個人覺得自己激動起來發言都滿激烈的,如果突然跑出來罵我侵犯什麼我可能沒辦法接受= =
搞得我都想把計數器撤掉了←鴕鳥心理(可是計數器很可愛耶!!捨不得!!
不過總算正常了~

在這裡跟幽靈們打聲招呼噢,你們好ヾ(≧∀≦)ノ


*關於文

好吧~其實這篇是假借生日賀之名行敲文之實
因為最近看太多報社文,大家都虐探長!!!!!!先不論報社文虐不虐的問題,但探長明明就是用來疼的,欺負他幹嘛?要虐也虐虐人生贏家麥哥嘛~~~~
不過麥哥實在頭好壯壯,由內到外都很堅強,我實在想不出,除了探長掛點,跟小夏讓麥哥傷心外,還有什麼能打擊到這個麥魔神?????
所以我就沒辦法寫虐文了(悲催
不過我還是想寫麥哥惴惴不安的樣子,平常看他信心滿滿,且每次都是探長在對麥哥表達愛(麥哥就老神在在的把心包裹著很多層再丟給探長),看了就礙眼~
所以這次就來寫惴惴不安的麥哥,跟不斷向探長告白的麥哥囉XDDDDDDDDD
其實我還挺想寫我心中的麥哥的哲學觀的,不過最近過得太極限,以至於我碼字只能敲敲小日常(而且也沒什麼時間畫砂糖....),所以可能暫時沒辦法...先等我畢業吧!!!

倒是等到日常累積10篇後我再發上來噢(快樂揮手


以上。

4 則留言:

  1.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嘛……果然又翻墙过来了!!
    看到这篇文真心太高兴了XDDDDD
    我也觉得啊明明不该虐探长的探长好辛苦呢……上班被小的欺负下班被大的欺负= =
    然后关于表达爱意这点!我也觉得该是麦哥更加……主动嘛毕竟探长年纪大然后又离过婚神马的……【麦哥就属于那种一本正经说黄段子的人啦还要用各种文学作品里的词来修饰啊XDDDD
    最后还是要说笑脸我爱你!!!【非常认真

    回覆刪除
  2.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b]Re:伊晨暮[/b]
    等等,你也太快了吧!!!!!!!我才剛更新耶!!!!(爆笑
    好啦好啦~壽星~~~

    [color:FF3300][b]生日快樂噢!!!!!!!!!!![/b][/color]

    真的!!!!!!探長就該用來疼唄!!!!(抹臉
    這嫂子已經當得夠辛苦了,還虐他幹啥!!!!!!!!而且虐起來才不帶感好吧!!!!!!要虐就來虐麥哥啊!!!!!!能把頭好壯壯的肥臉虐得死去活來才是真強悍(正色(不過我做不到(躺平
    這樣看來在ML我整個就好親媽喔(望
    麥哥屬於一本正經說黃段子+1
    我熱愛麥哥的黃段子調情噢噢噢噢噢!!!!!!!!不過這種情形下麥哥的那顆羞澀少女心會爆炸吧(爆笑

    啊,被愛了.........(羞澀撓頭

    回覆刪除
  3.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嗚嗚

    回覆刪除
  4.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竹[/太字]

    探長超可愛!!!!還有不準嫌探長戲份少(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