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8日 星期二

【ST】[Pinto] 有聲書

嗯哼,老樣子密碼沒換所以還是NC17
所以會進來的孩子還是,不是好孩子(指

不過我建議點進來的人轉出去,因為妖怪我...

第一次寫Pinto
第一次寫H

人的第一次通常不會有什麼美好東西可看(攤手
所以請先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再點,OK?


注意事項:
1.內容物:性、裸露、腐(BL)
2.配對:Pinto(Zach x Chris)(順序注意
3.無聊又冗長到7000字的日常文
4.作者文筆不好,第一次寫H、第一次寫RPS,傷眼注意
(H完全沒意義,純粹腦內補完,所以寫了。)
5.NC-17


....未成年人快離開!!!!!(尖叫)








*正文



【ST】[Pinto] 有聲書



Chris Pine 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應該來這裡。

天空像是覺得永恆的晴空太過無聊而將雨水傾盆而下,嘩啦啦地在窗外形成灰濛濛雨幕,並從沒關好的窗戶濆濺幾滴閒散在Chris頰上。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扭動身軀,努力給自己找個最舒服的姿勢癱躺,Chris皺起眉毛瞪視眼前坐在斜前方看書的男人,那個叫Zachary Quinto的傢伙。
Chris真的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尤其不應該在電話那頭因為對方軟著聲音相邀時就這樣輕易答應。
噢,上帝。Chris知道自己一直受不了Zach的聲音,語速輕盈地像在耳膜上跳踢踏,而且習慣在尾音來個一個歡快地跳盪,當太過激動時,那夾雜在鼻音與笑聲裡的嘶啞聲是會令他忍不住翻白眼的那種可愛。
而電話那頭的邀約軟語,像搔刮在耳膜上的羽毛,輕輕的,柔和的,以羽毛飄落的優雅—Zach說話習慣那奇妙斷句節奏—柔軟跌入他耳內。
Chris最受不了這個,而Zach知道。
所以Zach在電話那頭這樣柔軟地說到,"Chris,今天空下來,陪我。拜託?",而Chris就只能傻愣愣地在下雨天打著傘出現在Zach家裡。

所以現在他才會被拋在一旁無聊到死。

Chris撇撇嘴,天殺的別告訴他欣賞一個男人閱讀是多麼優雅而有品味的享受,Chris聽到這種話只會用鼻子哼哼笑,憑著Zach的品味怎麼可能賞心悅目?仔細瞧瞧那像個呆瓜模樣的黑色方框眼鏡,還有印著不知道是哪個嘻皮頭像的短袖T恤配牛仔褲,噢喔,老天,這樣勉強還可以見人些,Chris感謝著不是那套奇妙的斑馬襯衫又或者是那個自己怎麼也看不慣的黃綠橫紋上衣。

就憑Zach的品味怎麼賞心悅目得起來?真是夠了!
不過扣掉那些怎麼也不投緣的品味,Zach本人倒是養眼的......

感受到一股打量自己的視線Zach自書本中抬起頭來,Zach癟癟嘴,撇著頭的視線與Chris對個正著。
"Chris,說實話,你覺得無聊吧?"Zach打量著那張看起來委屈的臉說。
"呃...沒有,才不是!"Chris瞬間像是被逮著偷東西的小賊,用力摟了摟懷中被當作抱枕的等比例狗玩偶,Chris紅著臉咧開個尷尬的笑意。Zach打趣地將Chris心虛的反應全看入眼內,包含Chris每次心虛時都會舔唇的小動作。其實Zach挺享受這種時光的,兩個人兩杯咖啡(或開水、飲料,都可以),在屋子內靜悄悄的各做各的事。
這是種浪漫,很制式化的浪漫卻是很實際的舒服。
不過看樣子,Chris並不喜歡,Zach忖度著眼前拒絕看向他而改盯著窗外發呆的Chris想。
兩人之間的氣氛僵直在沉默裡,一分鐘、兩分鐘……這會兒換成Chris被盯得渾身不自在了起來,蹭了蹭手中的狗玩偶,硬是變換了幾個姿勢,最後實在受不住,轉過身對上Zach打量他的視線,說出了件他打從一開始就想叫Zach做的事。
"Zach別再盯著我瞧了好吧?我不是有著火辣身材的小妞也不是脫衣舞孃什麼的......"Chris揉揉臉,他當然有聽到Zach低聲喃喃些什麼(對我來說,你比那些小妞還要...性感。),只不過他選擇裝作沒有聽見半點,"拜託,找點事做?嘿,我知道你在看Star Trek!也許你可以唸唸書給我聽...像有聲書那樣?"
"你唸得有聲書我保證我可還沒聽過半點!"Chris嘟囊著發誓,並在眼底印上Zach微蹙的眉。
"有聲CD在沙發旁的架子拉開第二格,音響就在旁邊。"
Zach皺著眉苦笑,聲音裡有著少見的乾澀,乾巴巴的像是乾癟的脫水蔬菜。
"本人在這裡還要聽裝模作樣的有聲CD?得了吧。"Chris知道Zach在害羞,他就是知道。
雖然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知道,Zach只要一害羞就會從脖子開始泛紅,一路竄到耳尖,然後因為乾澀只能羞澀抿嘴(啊,這樣子挺可愛的)。但為此做出相應模式,Chris端正起坐姿,眨巴眨巴的望著眼前的男人,要說他拍Star Trek電影最大的收穫是什麼那大概就是第一次知道裝無辜有時比說話更好用。就像他知道Zach明白他一點也受不了Zach低姿態軟著聲線的懇求音調,Zach也清楚Chris知道Zach對他眨巴眨巴的嬰兒藍眼珠子半點也無法抗拒,哪個Chris從Kirk艦長身上學來的puppy eyes。
"嘿,別告訴我你害羞到不敢唸給我聽,Zach!"Chris說,"拜託,我想聽你親自唸故事,嗯?"
Chris咬著下唇祈禱著幼犬眼神有用(沒用的話他就只能聽著有聲書睡覺並無聊到死了,他不要!),並在眼睛眨到都快抽筋時,他瞧見Zach不置可否的癟癟嘴並用著為了有聲書多次練習後練來的音調開始唸這故事。

"The star was a superiant and very old......(這顆星球非常巨大而古老......)"試圖讓自己投入到這已熟悉不過的故事裡,Zach啞著嗓子唸書,初時聲調變化中有著刻意而為的矯情,Chris猜想擊入腦中的聲音那顫抖與怯懦是否只是錯覺。然而跟著情節的進展音量不再低調刻意,反而順著情感隨性運行,聲調變化裡的抑揚頓挫則混入Zach平時說話的斷句方式,很自然卻讓Chris忍不住為這趣味咧嘴。尤其當Zach唸到,Kirk艦長的父親與母親那段對話時,Chris真不後悔叫Zach唸這故事,多有趣不是?
"喔喔,Zach,你的Winona簡直快斷氣了!還有George那句......噗哈哈哈!"*
"對剛生完'你'的母親,你這樣的嘲弄是對母親的不尊重!而George,你不能要求讓'Spock'代入更多感情!"
Chris笑趴在桌上,誇張的反應引得Zach翻了翻白眼,而Chris對於Zach的辯解只是在笑聲中斷斷續續的繼續笑著並示意Zach繼續唸下去,盡力保持安靜的傾聽。然而當Zach唸到Amenda的片段時,Chris又忍不住捏鼻尖嗓地模仿起Zach唸Amenda的音調,這令Zach乾瞪著恥笑他的Chris。
Zach很難得覺得Chris這樣討人厭。
當Chris第三次張口準備打斷他時,Zach先發制人阻斷了Chris要說的話。
"Chris,你究竟要不要讓我好好唸這故事?"Zach瞪著滿臉堆歡的Chris,字裡行間有著淺淺埋怨,而Chris只是不置可否地聳聳肩。
"嗯,我只是想讓你把Amenda那句對白再說一次罷了,沒聽清楚。"
"Spock, come here —let me see you.(Spock,過來,讓我看看你。)? "
"不是,再下句。"
"Honey, it's perfectly understandable......(蜜糖,這完全可以理解......)"
"對,就是這句,再唸一次。"
"Honey, it's perfectly......(蜜糖,這完全......)"
"再一次!"
Zach訝異挑眉—就像Spock那樣,卻在張口欲言時瞧見Chris撐頰瞇眼的滿足模樣,咧嘴笑開了。
"Honey!"
Zach低下頭湊上前去,聲線軟滑如蜜,尾音沒有時常聽聞的拉長,而是Zach式地輕快一收,讓聲音像是軟蹭在頰旁的挑逗。聽著Zach突如其來的一句,Chris臉刷地紅透,一副小賊被抓到後又羞又窘的模樣,不禁令Zach噗哧大笑。
"所以要再一次,honey?"Zach說,嘴角掛著揶揄。
"真是夠、了!把故事繼續唸下去!"Chris用虛張聲勢的低吼將不滿甩回去。他最討厭Zach的笑容在臉上張牙舞爪地志得意滿,尤其討厭是出現在逗弄他的時候。
好吧,所以現在他有那麼點後悔讓Zach唸書。
Chris吶吶地讓自己重新陷入沙發裡,瞧著Zach笑吟吟的拾起書本,繼續著未完的故事,不再打擾。
直到Kirk出場後。
其實Zach把Kirk的部分唸挺好的,甚至Chris認為是聽到目前來說最棒的表現。他在猜想也許是因為在拍攝Star Trek電影時,Chris總是去請教Zach如何詮釋James T. Kirk 這經典角色,而ZQ懶得解釋時,總是直接念給他聽的原故。
Chris知道自己在第一次試鏡時表現得很糟糕,那時他真的很緊張,飾演James T. Kirk讓他胃近乎發疼(為此,他還看了原初系列全部的影集還有那些電影,要知道Shatner所扮演的Kirk幾乎是經典),而Chris偏偏有個壞習慣,就是在他緊張到幾乎要尖叫時,他總是會幹些令人發噱的蠢事。所以當他第一次試鏡完時,Chris簡直覺得世界在他面前崩毀,一切無望。**
幸好有Zach。
感謝Zach一直給他支持,不管是第二次試鏡還是之後不斷的練習。Zach總是陪在他身邊的那個,聽他抱怨聽他練習,甚至陪著他私下無數次的排演。
Chris讓回憶占滿腦袋,想著、笑著,同時與Zach用著相同的語速、相同的語氣,甚至是相仿的神情唸著那些印在他腦海裡的對白,然後雙方相視大笑。
"嘿,你這騙子!不是說沒聽過有聲書嗎?"Zach笑著調侃。
"才沒聽過呢,那是台詞!"Chris笑著呻吟並喃喃嘟囔,而且,要是我說早就聽到滾瓜爛熟了,你還願意唸給我聽嗎?
"什麼?"
"沒有,沒事。"Chris急切地打斷Zach的探詢,"所以,接下來的劇情發展是....?嘿!別用這眼神看我,我想聽你唸,你,親自。"
Zach白了他一眼後應著Chris的要求,翻開剛隨手擱置在腿上的書頁,結果視線被其中幾句對白吸引。
Zach抬頭望了下眨巴著眼睛盯著他的Chris,惡意地哼笑起來,用著唱歌的音調直接唸出了重點段落。

"I can't stand it anymore, Jim.(我受不了了,Jim.)"

"等等!剛剛斷句可不是在這裡!"Chris聽著Zach的聲音紅著臉大聲攘攘,他實在不明白Zach怎麼有辦法把這句話講得如此之......情色。
讓臉上笑意璀璨地惡意,Zach起身離開了自己的坐位坐到了Chris身旁,嘴唇貼上Chris的耳際又重複了一次,還刻意粗喘的幾聲增加聽覺效果,說完後更用那口大白牙啃咬上Chris的耳朵,把Chris驚得猛地往後一縮。而Chris慌亂的動作正好往Zach的胸膛靠去,他順勢摟住並無視懷裡那傢伙的掙扎。
"Zach,你給我走開,去旁邊好好唸你的故事!"Chris低吼,用手肘推拒Zach的擁抱。
"說故事在身旁說會更清楚吧!"抓住Chris抗拒的手硬是將人抱個滿懷,Zach低聲說道,"在年紀很小的時候,母親不是都會將人抱在懷裡說故事?"
"我母親不會做這種事,而我很成熟!"
"那我代替你母親讓你體驗一下童年了。"Zach哼笑著讓面頰貼著Chris的脖子軟蹭向上,幾如耳語的將接續的內容字舌尖滾出點在Chris耳際"His head hovering in the vicnity of her stomach, he grinned up at her.'That's the general idea.'(他將頭在她胸上游移,並咧嘴笑開.'這很正常。'***)"。
Chris覺得燥熱難耐,Zach打在他身上的呼吸像在縱火,至少他皮膚的溫度很少這樣高過。隨著Zach將小說裡的對白一句句付諸實行,說不出的焦躁感讓Chris的理智緊繃至幾乎斷裂邊緣。
"Fuck,Zachary你、給我滾開—啊——"當Zach從他襯衫下襬探入,手指上的粗繭摩擦過Chris的乳尖時,讓Chris忍不住溢出一聲破碎的呻吟。

上帝啊,Zach究竟在幹嘛?
而現在又是什麼狀況?


Zach扳過Chris的腦袋,嘴唇輕輕刷過Chris的,最後親吻著他的嘴角喃喃,"故事還沒說完......不過我忘詞了,Chris,可以替我接下去嗎,拜託......"
"How did you know?(你怎麼知道?)"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將對白字腦袋擠出,從Zach壞笑的眼角就知道,這傢伙壓根就全記得,天知道自己居然這麼順從!Chris真的後悔自己要求這什麼該死的唸書活動,非常後悔。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Chris就是受不了Zach虛偽的溫言軟語,那會令烈火自尾骨處沿著背脊向上燃燒,這令他頭皮發麻。

"Voodoo, baby, voodoo.(巫毒,寶貝,巫毒。)"Zach心滿意足的聽著Chris的回應,用著像在念咒的碎語呢喃過接下來的台詞,並一把將Chris翻過身,釘在自己身下。Chris因為Zach的強硬的動作,以生物本能防衛性的抵抗,Zach則利用著這動作順勢將Chris反抗的手抵住,並隔著襯衫讓牙齒直接咬上左胸口的乳尖,然後因為Chris被嗆出的嗚咽聲,愉悅地笑燦了臉。
他就喜歡Chris措手不及的悶哼聲,在藍色眼睛的閃爍下,像極無辜的幼犬。Zach抬起臉以會留下傷口的力道擠壓、摩擦上Chris的嘴唇。Chris的嘴唇一直都比Zach自己的乾澀,但與嘴唇相反的,Chris的口腔濕滑、熾熱,當Zach用比平時更重的力道撕咬下唇時,會帶有微微的鐵鏽味。"Chris."Zach聽見自己的聲音在親吻裡含糊不清,低啞的有點難聽,而回應Zach的只有Chris抵抗的悶哼,以及妄圖推開的他的手。不過他不在乎,Zach用自己的身體將Chris禁錮的死緊,一手抓扒著Chris的臉頰,將唇舌強行推開牙齒擠入,另一手沿著腹部起伏的曲線探入Chris的牛仔褲內(這總讓他神經緊繃的低腰牛仔褲),抓握住Chris半勃的陰莖,有一下沒一下的擼動,並把Chris因為摩擦而產生的破碎喘息,全數吞入被他深入的親吻裡。
直到Chris鬆軟了身體,而陰莖則相反的在Zach手中硬挺腫脹,Zach才鬆了手放任Chris軟軟吸吮著他的舌尖回應,然後兩人以不相上下得混亂喘息分開。
"你這愛算計人的混球!"Chris攬著Zach的脖子,惡狠狠地咒罵,Zach只是笑著讓嘴親暱啄吻上Chris,而握著Chris的性器的手報復性地用力攥緊。為此,Chris夾雜著吃痛與歡愉地倒抽口氣,湛藍的雙眼幾乎失焦。
"Chris,只要是Gaila的對白我通通都不記得,只好等著你告訴我下一句了。"Zach將手指滑入Chris襯衫內,沿著脊椎骨節搔刮而下,"這樣子故事才能繼續。"
"這天煞的故事—啊—Shit!"
"我做事喜歡有始有終。"挑著眉凝望眼前因焦躁與性欲而混濁的藍眼睛,Zach偏偏臉然後以挑釁的姿態解著Chris腰間的皮帶釦,扯著拉鍊的手有些笨拙。該死的,在勃起的情況下,拉鍊真的很難拉...。Zach急切地掏出Chris的性器,完全硬挺的陰莖因為Chris的姿勢燙貼在小腹上,顏色充血成深紫。Zach把手指輕輕擦過陰莖底部,引起Chris一陣戰慄,接著由下往上連續的滑動,一下、兩下,指尖就著滲出透明前液的頂端掐了掐。
Chris喉頸因仰高而緊繃的綿長呻吟為此竄入Zach耳內。

"快說Gaila的那句對白吧,很適合現在的場景。"Zach調侃著眼前的風景,"快說那句'You—you are amazing.(你—你真不可思議)',我想聽。"
"不要。"Chris用雙肘支撐著身體讓嘴唇貼著Zach的,Zach感覺到Chris的嘴唇在他唇上咧開個挑釁的笑意,吐息紊亂成一團全打在他臉上,而與唇同樣惡意的手不甘示弱的解開Zach的褲頭,掏出Zach在褲子早以緊繃到脹痛的性器,折磨人般若有似無輕擦,並得意地看著Zach自滿的棕褐色眼睛化成貪婪,而嘴裡卻咬牙壓抑著呻吟。
"上帝啊…你不願意說,那只好我自己講了......'You—you are amazing, Chris.'!"喉嚨因被挑起的性欲染上了低啞,粗喘著舔過乾澀的唇,Zach誘惑似的偏頭張嘴,讓舌頭濕溽過指尖,眼睛裡漫著慵懶笑意。
"這樣不算數……這是Gaila的台詞,不是你,Zach。"
"有差嗎?現在跟你享受性愛的可不是Gaila。"Zach低喃竊笑,Chris不滿的下壓住Zach的脖子,張嘴在上頭噬咬,齒尖穿過皮膚,血點混著刺痛點點滲出,他就不喜歡Zach那高高在上的姿態,所以這是報復。
"所以……這下Uhura該出現了吧!Zach你是不是應該要為劇情發展而停—該死的—別咬那裡!"
吸咬著Chris的耳垂下邊,Zach透著笑意的眼睛像昆蟲甲殼般晶亮,多次的經驗讓他知道,這是阻斷Chris說話的好地方。
"在這房間,Nyota不會出現,所以我們應該繼續下去。"Zach回嘴,Chris在他身下這點令他心不在焉,用著性器摩擦著Chris的,然後聽著頸窩處牙關咬不住的嗚咽聲,"而且現在這樣......Chris你停得下來?"
Zach讓手沿著脊椎骨自腰後滑入鬆垮的牛仔褲內,用力抓捏著Chris的臀部貼向自己,並讓指尖在臀部縫隙裡打著圈,偶爾插入一兩個指節,在柔軟的內部中摩擦。
"該死的,Zach...你手指別動......媽的你這樣我沒辦法思考,這是作弊!"Chris凌亂的喊著,亂七八糟的氣息連怒氣也沒了魄力。
"誰讓你思考了,HONEY!"享受著Chris因為那聲honey帶來的自尾骨竄起的戰慄,Zach將Chris口中所說的手指更沒入了一點,指節彎曲找到前列腺的位置後,就著那點力道不一的開始摩搓揉蹭,並得到如預期的,幾近哀鳴的吐息。

該—該死的!上帝啊—別、別動哪裡—Fuck—別停...對,那裡——

"所以現在停不下來了?"噘嘴無辜偏頭,Zach得到個Chris幾不可查的點頭咕噥後,笑吟吟的將手指從Chris體內抽出,而因為Zach的動作Chris猛地一陣失望。Zach大笑著親親Chris的鼻尖,並在滿意於得到Chris無奈苦笑的嘴角後再次吻上。
一下、兩下親吻著Chris,然後逐漸加深這個柔軟渴求的吻,手也沒閒著,指尖急切地解著Chris的襯衫鈕釦,而Chris則忙著退掉Zach那件沒品味的T恤。再嘗試過貼著身體脫衣服的情況失敗後,兩人逼不得已,只能短暫分開,當然是僅止於扭掉衣褲的距離。Zach順手從口袋掏出潤滑劑(別問潤滑劑怎麼會在口袋,Zach自從跟Chris非正式交往後,兩個人的口袋裡總各自揣著一小管,雖然他們都不會承認),並細細地抹在自己的手指上。
Chris望著Zach慢條斯理的動作一陣不耐,搶過Zach手中的潤滑劑,挑釁哼笑,將軟管擠扭滿手,濡濕上Zach的性器,毫不猶豫的手指摩擦著睪丸與陰莖交界處的柔軟皮膚,並沿著Zach陰莖上的分線溝痕搔刮滑上,然後用力的一下下滑動。這手淫令Zach只能將臉頰埋在Chris胸口,困難地吞嚥著喘息,花了點時間才找回呼吸。
"老天,Chris,你快把我逼瘋了!"Zach喃喃,雙手扳開Chris的膝蓋,而Chris順勢將雙腿還上Zach的腰,並勾下Zach的腦袋瞠圓帶著貪婪的藍眼哼哼笑語,"怎樣的逼瘋法?而且他媽的要瘋的是我吧,我可是個直男!"
"直、男?喔、喔…你在開我玩笑吧!你的身體是這樣習慣我。"Zach開口,棕褐色眼睛被情色浸染承黑色,而遭潤滑劑濡濕的手指沿著Chris脊椎線一路滑下,並在他尾骨凹處擠入手指,一根、兩根,另一手將兩人下體纂緊在一起折人摩擦。Chris在一前一後的兩相刺激下幾乎是渴求的扭起身子鳴泣,濕潤的幽藍眼睛浸漬滿情欲無法聚焦,而Zach與Chris額抵著額,也同樣地喘息難耐,兩人的氣息與呻吟全混雜在一起,隨著Zach手摩擦的速度逐漸加快,Chris的指甲在沙發上抓刮得越加用力,嘶聲呻吟也越來越零碎不成拍,Chris需索地挺動腰部,就在高潮前,Zach停下了動作。
"該死的,Zach,你幹什麼啊!?"Chris不滿地瞪了Zach一眼,伸出自己的手就要抓握上自己的堅挺,讓自己解放,卻意外的被Zach一把抓住。Zach抽出仍在Chris體內的手指,並抹去Chris性器上有些滲出的精液。
"我要上你。"
Zach說。
用著平淡無起伏的聲音,甚至比Spock更加面無表情的模樣說完後,Zach雙手便用力壓住Chris的大腿,完全不讓Chris有適應時間,往前用力一頂,直接沒入Chris擴張後仍緊窒柔軟的體內,Chris吃痛大叫的將喉嚨往後一仰,陰莖為此一顫。
Zach無視Chris在他背上留下熱情的撓痕,親暱舐吻過Chris的眼角,在Chris適應地喘息聲裡悄聲說著,想要你,很想要,而這就是讓他瘋狂的原因,然後,不知從哪個契機點,也許是Chris難耐體內的充塞感地自己律動起臀部,又或許是Zach實在受不了而無視Chris扳過雙腿就直接挺進,Zach享受著陰莖在Chris體內貼著直腸壁抽動,每一個碰觸便加重一點力道,直至兩人理智不在,只聽見Chris在模糊的髒話裡嘶啞著需索要求。
還要,再用力一點,再一點,我要你,Zach——
Zach咬牙感覺到Chris大腿緊勾在他髖部,濕漉漉的皮膚彼此蹭摩撞擊,而被Zach釘住雙手的Chris無法讓手指急切地包裹住陰莖,性器在空中與Zach的小腹間有一下沒一下的摩擦,這又是折磨又是歡愉的感覺,讓Chris只能臣服向欲望主動將身體迎向Zach索求。
直到Chris在Zach身下、崩潰邊緣嗚咽哀泣,而包裹著Zach陰莖的直腸壁一陣收縮,Zach才像往常那樣親吻著Chris,示意Chris為他射出來,而Chris遵從了。

Chris的精液全灑在他們的胸腹,而Zach則全釋放在Chris體內,填滿了腸壁。

Zach攤趴在Chris身上氣喘吁吁,兩人相疊之處一片混亂,明知不馬上清理,等等鐵定會後悔得半死,Zach卻只是將Chris在懷中擁的更緊,沒有放手的意思。而Chris也同樣喘息著,沉默地任由Zach摟著,就像之前在拍片時依賴著Zach的陪伴一樣,Chris依賴著Zach性愛過後的體溫,就只是這樣。

"謝謝。"
Chris貼著Zach的面頰輕聲感謝著一直陪著他的Zach,而Zach只是不明所以地瞟了他一眼後,親暱地親了親Chris。


然後高潮後有的就是一片說不出的空白,與一片閒適的沉默。


==


"Zach,所以你會把故事唸完嗎?"
Chris赤裸著癱躺在沙發上望著Zach忙進忙出的打理,Chris打趣的說著這一開始他們在做的事,而手上拿著濕毛巾的Zach瞥了他一眼,帶著笑意走向音響。
"嘿,我是要聽你唸完不是要聽CD!"Chris不滿大叫。
"就算是CD也是我一句句念出來的……也罷,這你就湊合著聽聽看吧!"Zach無視Chris的抗議按下音響播放鍵後說,然後倚著沙發邊笑容燦爛。

音響音質很好,只不過是傳出淫靡的呻吟聲有點奇怪,接著一串對話更令Chris熟悉到皺起眉頭。

"這你什麼時候錄的?"Chris平靜地問。
"呃...在要去跟你勾肩搭背時順手按下的"Zach讓笑容咧到最大,笑笑笑笑笑。
Chris果然徹底後悔提那唸書什麼的該死提議。

What the fuck!

Chris一掌推開Zach,嘴裡叫囂著髒話,怒氣沖沖地衝去音響前研究著如何抽出CD一把掰成兩半,而Zach被推開後反乾脆倒向沙發,憋笑的看著眼前手忙腳亂的Chris。

"唉,這有聲書也挺好聽的不是?"
Zach喃喃,微笑。






【END】


*註解:

*這是有聲書的擷取片段,因為太好笑了,一定要配合一下XD(不過如果不覺得好笑別怪我,也許是因為我聽整捲?


**Chris在試鏡時得到Zach的幫助那是在維基百科,不論中英都有。而Chris會在拍片中常去找Zach幫忙,我忘記在哪裡看到的了,好像是Zach說的?(說什麼Chris真的很緊張啊,之類的話

***That's the general idea.這句意思其實就是:正常情況下都這樣,這是常態。至於我會用”這很正常”,只是考慮到在我筆下的JIM就是得意洋洋的主動誘女王受,所以我想把’這很正常(因為是對象是我所以很正常啊,I’m just sexy~ˇ)’這刮弧內的感覺翻出來,才會用這個,總之,幫助理解隨意翻翻而已啦!我英文無能星人,翻錯別找我,我有附原文QAQ(SY的上的翻譯是”我也這樣覺得”,嗯,我覺得姑娘翻得挺好的不是?)





*所謂後記

哼哼哼,妖怪我超久沒更新的,一次更新就7321字還是肉文,夠意思吧!!!
不過,這篇其實就是2000字不得不寫得無聊劇情,5000字摻水的肉,321字左右的重點。
好吧,只是想要寫一點點的Zach有聲書心得+一些無聊的梗
H完全沒意義,純粹腦內補完,所以寫了。

不過說不寫RPS結果現在寫了PINTO是怎麼回事?
說不寫肉文結果現在全寫了RPS又寫了H是哪招????
超展開也不是這樣!!!!(躺平

1.關於H

唉,其實,說不寫肉文,結果因為小巴連貼三張族長跟酋長的圖我內心某個部分就被燃了起來(酋長你好禽獸(被爆頭)
不過這還不是肉文的契機呢,只是燃起來而已...
說到底實在是因為等車等太久了(崩潰
從台中回到台北我居然要等車等個一小時,然後在車上又因為手機快沒電不能看電子書
下雨天視線不好我也不能看小說、魔術方塊轉了三遍覺得悶
想說來塗個鴉,結果鉛筆橡皮擦通通留台中...
是有沒有這麼悲情??????
太悲劇的結果,就是我只能靠腦補寫文了,而手頭有一篇正在進行我幾乎無法想其他文,所以只好補肉了...(躺

不過我的H文應該寫得挺糟糕的O3O

人生第一次寫完全場(通常都寫寫前戲還不露點的就呼嚨過去了...
結果H寫起來好痛苦(飆淚奔(ノД`)・゜・。
為什麼痛苦?因為我已經完全忘了前戲怎麼寫了!!!!!!!!!(噴淚←太久沒寫
反而真正上場比前戲好寫一點(欸?(不過因為這次寫得是急性子的魔王就比較沒太在意前戲了...吧?(唉,對啦~因為太難寫我又想睡覺所以就混掉了(被打死

H寫完心得:1.肉是湊字數用的(預計3000字這什麼神爆字?) 2.畫肉圖比較爽

2.關於Pinto

來說說PINTO吧!
好難寫=_=(這篇磨完我腦細胞不知道死了多少...
Pinto真正說起來,性格知道是知道,但那個說話語氣啊啊...
其實我一直覺得Zach跟Chris說話的方式其實差不多(就,少女,你能要求什麼?)而這兩人,我覺得說話上最大的不同是在於語氣、語速、斷句方式的之類的變化...
Zach說話速度很快,一次就霹靂啪啦一大串,還會含在嘴裡,斷句方式真得很妙,仔細聽是兩個字為一組,而結尾通常都收尾得很短促(給我的印象啦,也不確定哈哈
而Chris就很正常的語氣,是屬於拽跩的很可愛很欠揍的那種,講話時的肢體動作跟面部表情變化很豐富OAO
可是這種東西轉換成文字就(抹臉

真難寫。

在我設定中,Chris是一定會說髒話的(延續小艦長特質XDDD我都有他朝鏡頭比中指的照片了,那說應該會吧),Zach暫時推定不會。雖然我不相信,不過Zach在鏡頭前就是一副官方臉,偶而才會小失控,所以誰知道呢?
而之前就已經在某則留言裡碎念過了~兩人的性格了~
Chris就是碎念反抗少女並堅持自己的直男屬性(不過每次都革命失敗XD
Zach就是腹黑誘惑系松鼠(ZQ)隱魔王(Sylar)兼綿羊少女(Gabriel)
這兩人的組合就是互受組
Zach最主要的隱魔王開關打開時就攻的起來,而Chris...直男屬性加不服輸反抗性格就ok了喲啾咪
誰上誰下隨便啦~反正對我來說都攻不起來(被兩人打死

3.關於近況

每次期末考完就會花一星期睡覺(真的就睡覺,每天睡超過10小時....
要補足精力啊,我的肝快死了,我需要養肝套餐= =
結果為了寫這篇我又一個晚上沒睡...好不容易精神好點...
不過昨晚寫到腦子轉很快又不敢停,只好看著時間一直流逝乾焦急....

然後又開始上課了,學笑開了課,老師很棒,要去上。
然後又要補習...妳妹啊,法律系根本不是人念的= =

看了X-FC,燃了起來。(James真美,而Fassy哭哭鯊魚好棒ˇˇˇ)
明天要去看TF3聽說N爺爺配了御天敵,所以我就為了MOP跟N爺配音奔了
(還被同學威脅不准跑票)



嗯,大致上就這樣吧,以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