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5日 星期五

【ST】[XI]Affirmative, boy, your question is making this hard

我寫完了了了
期中考完了噢噢噢
然後我字數又華華麗麗的爆掉了喔喔喔喔喔喔
有9085!!!!!9085的字數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聽說有人原先只預計打5000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總之,歷盡千辛萬苦我打完了!
這篇很久以前就說好的對文,第三人稱、Spock視角

對文:【ST】[XI]Sweetheart, can you hear me


注意事項:
Star Trek - 電影11
BL
CP -Spirk (Spock&Kirk)
PG級
英文文法如果有錯別怪我這E文無能星人,怪歌詞吧








*正文



【ST】[XI]Affirmative, boy, your question is making this hard


1.
Boy, you got me stressing, incessantly pressing the issue. (男孩,你讓我感到壓力,以不斷緊迫逼人的問題。)
You know I never felt like this before. (你明白,我之前從沒有像這樣的感覺。)
This feeling's like ...so real. (這感覺......太真實。)

Spock清楚知道,從自己自坐位起身後有道視線一直跟著自己,而他也知道這道視線的主人有雙能夠攪亂人思緒的清藍色眼睛。
那道打量著自己的視線熾熱地讓人難以忽視,像是能夠由下而上的焚過整個靈魂,並點燃思緒末梢將腦子裡的邏輯理智燒出尖叫。是的,雖然以邏輯在尖叫的描述是如此不合邏輯,但仍舊可以用人類抽象修辭學來作為一個解釋,用來修飾現在的狀況是合乎邏輯的。
'感覺'對瓦肯人是不合邏輯的。
用眼角的餘光掃過最大的範圍,Spock想知道那雙藍眼睛的視線現在落在哪裡,啊,在自己腰部位置,正確角度為不確定值,只能估計。
Spock瞥見那雙冰藍色的眼珠骨碌碌的轉動,太熟悉他的艦長的這表情,Spock感到自己的嘴角,輕微的抽動。

所以他的摯友這樣盯著自己是又有什麼壞點子了?

腦袋發熱的感覺是如此明顯,Spock知道自己明顯享受這種被關注的感覺。

'感覺'對瓦肯人是不合邏輯的。

Spock知道當自己占據了他的艦長全部的視線,他的大腦負責掌管情緒的邊緣系統會產生愉悅的情緒。
'情緒'對一個瓦肯人是不合邏輯的。
Spock知道當艦長因為自己而乖乖聽話時,他會感到心滿意足。
'感覺'對一個瓦肯人不合邏輯。
Spock討厭身體接觸,但艦長以人類來說的友善表現—勾肩搭背、手掌交握什麼的,這些對一個瓦肯人來說都太超過了——並不會讓自己感到不適,甚至還有一點說不上的情緒。

'感覺'與'情緒'通通不合邏輯。

但,透過情緒所了解到的艦長是如此真實,就像——

"Spock,我剛剛所說的話你有在聽嗎?"Uhura側過頭,長長的馬尾像條長鞭用力甩上Spock的思緒,他緩緩得眨眨眼,眼睫煽動下是Uhura叉腰的不滿神態。
"我想我一直專注在我們所討論的話題上,如果需要我想我可以覆述一次妳剛剛所說的內容,'我覺得企業號上聯邦所提供的語言資料庫資料,在最近企業號探索範圍的擴大,已經有點不足了,上次我搜索那個新發現的語言竟然沒有!但已經發現三個月——'"
"噢唔,Spock我知道你的記憶力很好,但我最後一句所說的並不是這句些。"Uhura將那專屬於女性堅毅又柔軟的手攀上Spock的背在深厚的臂膀,低聲喃喃,"Spock,你花太多時間在艦長身上了......"
"Nyota,我為我疏忽了妳說的話而道歉,但無法理解我的疏忽與艦長有何關係。"Spock壓下頭顱低聲回應,企圖將目光集中在眼前的黑人女性身上,卻在提到艦長時仍忍不住往Kirk的方向瞥去。
......艦長撐圓了眼睛,虹膜括约肌擴張導致瞳孔放大,這是人類情緒的憤怒?
為什麼?
"沒什麼關係,親愛的,一點關係也沒有......"Uhura讓自己的臉頰蹭貼上Spock的,她讓自己甜笑了起來,她可不笨,她沒看漏Spock的餘光緊抓住Kirk從沒放開過。
她當然也知道Kirk看到自己柔軟貼上Spock皮膚時,Kirk的憤怒。
"Spock, 抱歉請原諒我無禮且不合邏輯的用詞但我真的需要發洩一下情緒。"Uhura讓甜膩在Spock的耳際滾出,她要讓Spock聽聽她的甜美的憤怒。

"你這婊子養的! (You son of a bitch!)"
所以Uhura這樣說。

在Uhura退開後,一陣沉默,Spock輕蹙著眉尖望著Uhura,良久。

"......雖然我無法理解妳對我母親得冒犯,但我原諒你。"Spock咬字清晰像是要將混亂的思緒敲到吐出的音節內——思緒這麼混亂,過去從不會這樣,沒有大量的情緒充斥腦袋,也不曾讓自己跟Nyota的關係發展的失去控制......
一切都不合邏輯。
就像他想到接下來要提起的事情居然忍不住有點雀躍,他知道於情於理上他都不應該這樣......

將褐色瞳孔對上眼前的她,Spock強壓著嘴角幾不可見的笑意說,".......還有,Nyota,我想就像妳上次說的,我們的確需要談談。"

在與Uhura 約定時間後交談完畢回歸工作,Spock撇過頭,瞧見Kirk正氣鼓鼓地瞪著他,清藍色的眼珠內透著怒火,Spock晃著腦袋,困惑地挑高右邊眉毛,精確的1.5度。
"有什麼事嗎,艦長?"Spock暗自反省自己太過沉浸於思考,而忽略了摯友剛剛突如其來的憤怒。
所以艦長究竟是為了什麼而不愉快?他嗎?
"沒、有!"面對Spock的困惑目光,Kirk藍眼珠滴溜溜地轉了一圈後立刻換上一張燦爛至天際的笑臉"什麼事也沒有,Mr. Spock!我想...也許你今晚願意與我來盤西洋棋?"
收到Spock在高揚眉尖下的答應,Kirk輕快地揮揮手將艦長椅迅速轉過一圈回歸原位。

凝望了一會兒,艦長的背影,Spock不解的眨眨眼,回歸崗位。

為什麼他會為了Kirk的笑容而屏住呼吸?
並且答應了原先在預計範圍外的事?

不合邏輯。


2.
Boy, you got me stressing, incessantly pressing the issue. (男孩,你讓我感到壓力,以不斷緊迫逼人的問題。)
Every moment gone you know I miss you. (時光流逝,你要知道,我是那麼想你。)
It's not healthy for me to feel this way. (這種感覺對我並不健康。)
But I can't control myself, got my heart calling out for help. (但我無法掌控我自己,這讓我的心尖聲呼救。)

日子並沒有特別的改變,當然每天都有變化,但固定的事務是不變的,就如同每天的值班。
唯一的也是最大的改變,Spock跟Kirk相處的時間明顯變多了。
以人類的時間來看,原先是每個星期的二和六的晚餐過後的西洋棋局,現在多增加了星期三。午餐時間也是同Kirk一起,儘管大多數時候都在討論公事,不過Spock挺喜歡與艦長進行邏輯上的思辨,要知道,Kirk有顆靈活而富創意的腦袋。
更遑論出任務或是什麼的,兩人近乎形影不離。
Spock很滿意目前這種生活。
就算這種生活是因為與Nyota分手後的結果......

Spock聽見Kirk愜意的輕笑,叮叮噹噹的撞擊在耳膜, 而Kirk所移動的騎士那令人訝異的步數讓Spock挑了下眉,Fascinating。
Fascinating,不論是西洋棋還是生活。
或者,是Jim。

"嘿,Spock,你怎麼跟Uhura分手了?"
Spock從思緒中抬起臉,正對上Kirk撐著下顎興致勃勃的臉,嘴上咧著帶點惡意的痞子笑,Jim Kirk的標準配備。
"Jim,這涉及到個人隱私,我有權利不回答你的問題。"
Spock順手移動了皇后,皇后的高機動性正足以應付Kirk現在的布局,他知道自己下了個保守的棋子,就像現在自己的回話一樣。與Nyota的分手並不是自己願意被提起的部分,這部分太過隱私,並且談到Nyota......那天的分手是和平冷靜的,也許可以這麼說,就像朋友間在平靜的聊天中結束了一切。
一切都合乎一段裡性成熟的感情應有的程序,一切都合乎邏輯。
Nyota那天微笑著跟他說明天見。
但Nyota那天轉過身後,背對著他微微顫動的肩膀,若非Kirk提起,Spock並不願意去碰觸這段記憶。
"這其中難道沒有一個'但是'?" Kirk故作隨意地問,他瞧見瓦肯人一板一眼地身軀錯覺間似乎有些僵硬,"我們是朋友,朋友有權利多知道那麼點隱私上的事情,更何況這是身為朋友對你的關心!"

"你整天圍著Kirk團團轉,你為了他拒絕了我幾乎每一次的邀約。"Nyota輕柔的碰觸Spock的手指,像在撫摸個孩子。
Nyota咯咯地笑了起來,這笑聲讓他聯想到Kirk心情愉悅趴在他肩上的笑聲。
"你根本無法拒絕Kirk,你被他翻旋在手裡,真是可憐的傢伙。"


"謝謝你的關心,Jim。但我不論我從何方向都無法得出這件事有告知你的必要。"Spock僵直著身體朝Kirk點點頭。見Spock不答應,Kirk有些沮喪地垂落的頭自言自語著’也許分手原因就是出在我’之類的話語,而明明是自言自語,聲音卻不大不小地正巧傳入Spock那瓦肯式的尖耳朵裡,混雜著Nyota的聲音柔軟軟甜膩的迴盪。

"你根本無法拒絕Kirk,承認吧,Spock,你喜歡他的。"
"哪裡不合邏輯?一切都合乎邏輯與推論,這你應該最清楚,尤其當他用著嬰兒藍的眼睛閃爍著向你張望,你的原則將通通都煙消雲散了!"


Spock愣忡瞧著Kirk低垂著頭顱的模樣,絨毛似的金髮在他眼前輕晃,有種想要揉過給予安慰的衝動,甚至渴望做出的行動似乎還不只這些......

Kirk偷眼瞧了自己的大副,眼裡映入了有趣的景象,而這誘惑徹底挑起他那禁不起誘惑的好奇心。
"噢唔,拜託滿足我的好奇心……Spock——"
單手托著下顎,Kirk咬著下唇撲搧著他金黃色的長睫毛,濕潤藍色眼睛泛著好奇的光芒。瓦肯的空氣是如此乾熱而泉水是那麼稀少,而凝望著Jim那清澈如湧泉水的雙眼,讓Spock錯覺自己身在瓦肯,渴望水源的本能乾渴了喉嚨,沙啞了聲音。

"邏輯?算了吧,面對你無法抗拒那雙嬰兒藍的眼睛。"Nyota笑趴在Spock身上,笑得上氣不接下氣,"Pocky,你就像那些Jim Kirk後援會的女人們一樣臣服在那雙漾著無辜的小狗眼神裡吧,喜歡上花花公子的可憐傢伙。"

不,這一切都不合邏輯,一切情況都還在掌控範圍。

無視奮力眨眼眨到快抽筋的Kirk,Spock無聲輕咳後,面不改色地將西洋棋子下至理性推論後的位置。
"將軍,Jim。"Spock說,"請不要試圖轉移話題掩蓋你輸掉棋局的事實。"
Spock瞧見Kirk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這樣子讓Spock眼角不小心又瞇出了笑紋,Oops,還好現在的Kirk還不足夠察覺這笑紋真正代表的意義,Spock感覺自己耳尖有點發熱。

肯定的。
Nyota,妳說的雖不完全正確,但Jim真的能徹底擾亂我的思緒,令我的理智在逼近失控邊緣。我無法控制我自己,但我會盡力,一切情況都還在掌控範圍。

一切都還未太遲,一切也都還太早,一切情況都還在掌控範圍。


3.
Boy, you got me stressing, incessantly pressing the issue. (男孩,你讓我感到壓力,以不斷緊迫逼人的問題。)
You are making this hard. (你讓事情變得艱難。)
Something I can't take it ,see it, I don't feel right! (看不見,摸不著,我不喜歡這感覺。)
My tummy's up in knots, and when I see you it gets so hot. (胃在絞痛,而當我看見你就感覺燥熱無比 。)
My common sense is out the door, can't seem to find the lock. (我的常識在門外喧嘯,而我似乎找不到開門的鎖 。)

超緊身牛仔褲。

一進會議室看到的就是這幅景象。
Spock若有似無地皺了皺瓦肯式眉毛,打量著艦長今天的穿著。
超緊身牛仔褲。
斜倚著會議桌,Kirk被牛仔褲緊繃的雙腿交疊將整體身型拉出了修長線條,肌理在繃緊的布料下顯得比平時更加的結實勻稱,略帶粗糙感的布料在腹部燙貼出摺痕,將Kirk所擁有的,嗯哼,個人價值,凸顯出漂亮的線條(還有尺寸)。Spock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不置可否地揚揚眉,卻見Kirk趨身向前,右手攀上他的脖子,Spock估計Jim這是要保持平衡,嘴角勾動淘氣笑意仰望著他。
"艦長,我是來......"
"嘿,叫我Jim!現下會議室沒其他人,我不喜歡你對我那種死板板的稱呼。"
"艦長,這不合乎邏輯。"
"誰管他邏輯來著!?叫、我、Jim。"Kirk清藍透明的瞳孔直勾勾望進自己的漆黑眼珠裡,Spock感到自己呼吸比平常快了一拍,藍色對一個赤紅星球的人民會引起不必要得焦躁,Spock暗自記下。Kirk若有似無打在自己身上的呼吸,令Spock將嘴唇緊抿成一條細細的線。
將一切看在眼底的Kirk,讓舌尖在唇瓣舔出惡作劇的壞笑,翻旋過身,側過頭撐著下顎回望,心滿意足於Spock的眼簾,正隨著他手指輕點著下唇的節奏眨動。Spock察覺Kirk的注視而撇開眼,目光卻忍不住往下逗留,Kirk下半身的牛仔褲因為翻身的動作而猛然拉緊,臀部線條緊收成飽滿的圓弧。
還有臀部上黑色短上衣遮不住的膚色腰線,髖骨線條圓滑得像在招手。
"Jim."
Spock說,聲音有點怪,乾巴巴的。
"很好。"Kirk撲搧起長睫毛,裝可愛的噘起嘴,他喜歡Spock看自己看得目不轉睛的模樣。"Spock,你覺得我今天穿這樣如何?"
Kirk半側的身影像小動物般弓起,隨興地伸展起那雙修長勻稱得腿,腰枝緊繃,而本就低腰的牛仔褲應是隨著動作被扯下了點,臀部陰影處應是露出了那麼點,股溝。Spock感到自己喉頭一緊。
他不喜歡自己蠢蠢欲動的本能,焦躁、混亂把他的狀況弄得非常糟,溫度適中的會議室這時顯得異常高溫,就像地球地形裡的沙漠,也像瓦肯,由腹部升起的燥熱的感讓Spock既熟悉又陌生。
Spock的目光在Kirk的身上停駐了非常長的時間,用那種熱辣的像是可以燙傷的目光(這對Kirk的男性自尊有加乘效果),Kirk深知自己的魅力所在,在自己用盡巧思展現時,沒有人能拒絕,沒有人。
"非常地,不合邏輯。在工作時段身著私人服裝,這行為非常地難以理解並且違反規定。"乾澀得喉嚨讓Spock感覺自己難以發音,文字語音節似乎隨著Kirk的一舉一動消失殆盡,"請解釋。"
"這沒什麼不合邏輯的,Mr. Spock!在這報告結束後我們就下班啦!"Kirk無奈地癱趴在會議桌上,嘆口氣後又神采飛揚地轉過頭去,給Spock一個大大的笑臉,而束縛在牛仔褲裡上翹的臀部因為姿勢,在視覺效果上更渾圓飽滿,Spock不由自主轉過頭,連同雙眼一同撇開。Kirk看得趣味,故作姿態的翻回身,讓自己正面迎向撇過頭的Spock,Kirk笑著,佯裝著要搔癢,用著右手腕頂開上衣衣擺,而手指摸索著腰際線與牛仔褲的邊緣用力一把下扳,讓拇指停留在腹直肌與探進牛仔褲騷動的手指間。
Spock無法假裝自己沒看到,因為熱烘烘的臉徹底出賣了他,他只能用力瞪著Kirk,並毫無意識於自己的視線從原先的瞪視軟化纏繞在這姣好曲線上。

而Kirk竊笑著那青綠至脖子的臉,一切如他所料。

"好,我來解釋。"Kirk跳上會議桌,兩條腿在桌緣晃動,"服裝是為了給人注目才穿的,而現在有一個我想獲得關注的人在那裡,最——'合乎邏輯'的做法不就是把自己搞地像什麼?求偶的孔雀這樣!"

"所以,Spock,你覺得我這樣好不好看?"
聽著Kirk的問句,Spock硬生生讓自己的視線抽離這副讓他呼吸與心跳不正常加快的軀體,並正對上Kirk眨巴眨巴地緊瞅他的藍眼睛。

又是藍眼睛。

Spock最無法適應的那種。
已經算不出呼吸究竟快了幾拍,已經感覺不到心跳究竟是跳動還是停止(就像蜂鳥太過高速的震動,造成靜止的錯視),一切都在失控,Spock當然知道Kirk是在與自己調笑,但這種行為在Kirk身上是種常態,'就是種常態',如果需要Spock可以估算出概括值,無法精確,因為Jim Kirk是無法以常理來估量的,從一開始在那個小林丸測驗夾帶著挑釁笑容襲來暴風,就擾亂了一切常理。
Jim Kirk能夠引出其近距離接觸的人,極端強烈的情緒反應,當然Spock清楚明白自己也不例外。
雖然Spock並不完全明白,Nyota這修飾過多的話(修飾是人類用語的習慣),但也許自己正如她所說的,'就像那些Jim Kirk後援會的女人們一樣臣服在那雙漾著無辜的小狗眼神裡'
但這些,通通,對Kirk來說,都是,常態。

都是,常,態。

很抽象的,不合邏輯的,Spock聽見自己的神經一根根的在腦袋裡斷裂,還有邏輯在崩壞邊緣的驚聲尖叫。

不能讓自己失控!

Spock側著頭,身軀成完美的端立姿態,而在Kirk視線範圍外,身後的雙手緊握成拳,用力扯住腦海裡最後的邏輯線。

"Fascinating!"


4.
Boy, you got me stressing, incessantly pressing the issue. (男孩,你讓我感到壓力,以不斷緊迫逼人的問題。)
Yes it's a lesson, it's unfair, you stole my vanity. (是的,這是一個教訓,這不公平,你偷走了我高傲的武裝。)
This time please someone come and rescue me...... (這時候拜託來個誰來拯救我......)
'Cause you on my mind has got me losing it. (因為你讓我迷失。)
I'm lost you got me looking for the rest of me. (我已經迷失,是你讓我尋找著另外的自己 。)
Got the best of me, so now I'm losing it. (我曾找到了最好的自己,但現在正在逐漸迷失。 )

艦長在躲著自己。
對於竄入腦中的這種想法讓Spock感到不甚愉快,雖然這不愉快的情形在Spock的臉上僅是一個挑高右半邊的眉毛的動作(當然,Spock會表示,他不會感到不愉快,瓦肯人並不會為此展現人類的情緒,不過誰知道呢?)。
Spock不喜歡Jim逃避的態度,從上次的私人會晤後,Kirk拒絕與Sock一同出任務,拒絕原已成為常態的西洋棋之夜,拒絕與Spock獨處(若非絕不可能,Spock認為Kirk會拒絕出現在Sock出現的任何場合。)。Kirk像是在逃避什麼的避免與Spock的一切接觸,不但這並不表示Kirk對Spock抱持著惡意,在SPOCK背過身時所感受到的那幾乎要將它灼傷的熾熱目光筆之前更加強烈,更加難以忽視。
Jim在逃避什麼?Spock並不清楚,邏輯上它建構不出Kirk有任何理由閃躲自己。

邏輯上行不通,那情感上呢?

.......Spock不知道。

情感不是瓦肯人所應處理的問題,這不合邏輯。

"艦長,在距離上次私人報告結束後這7.58天內,你將所有我對你的私人報告均改成書面形式,你見到我就撇開目光,與我的慣常棋局均以忙碌為由而取消,午餐時段拒絕我的陪同,並且在前往各處時僅願意'與我以外的任何人'同行。艦長,請給我理由。"
在Spock第三次實驗不合邏輯的失敗後,Spock邊計算著Kirk在相對應的時間點可能出沒的定點,邊往電梯的方向踱去。是的,情感不是瓦肯人所應處理的問題、所擅長處理的問題,但也因為如此,Spock對於Kirk的逃避非常得難以忍受,說不上的焦躁攪亂了他工作時的專注,這個星期在值班時出了兩個差錯,實驗驗過程不斷失敗,不應該出的差錯、不應該出現的失敗、不應該有的焦躁、不應該滿腦子的Jim,這些太過情感上的東西通通都在撕扯他的理智,令他腦火,甚至,連慣性的夜間冥想.....他都只能想到Kirk那張總是對著他燦爛的臉。
原先愜意的生活變得令人無法忍受,解決問題是當務之急的。
所以,他將Kirk堵在電梯裡,就像現在。
抓住他。
"我沒有在躲著你,Mr. Spock。"
Kirk無奈地將身體放鬆倚著牆,而Spock,Kirk最親愛的大副正以一如既往般完美的姿態負著手以審度的目光凝望著他。很好,他被Spock抓住了。Kirk在心底哀鳴,現在兩個人就如此滯留在電梯內相看兩瞪眼,而聽著Kirk的回應Spock僅是揚揚眉,面無表情地側過頭。
"拜託,Spock!我真的沒有在躲你,這只不過是......"Kirk垂著眼苦笑地撇嘴,搔搔頭後放棄似地往牆上一癱,"對!我在躲你!逃避你!恨不得從你身旁消失無蹤!"
Kirk踱步向前,迎上迎上那雙審視著它的黑褐色眼睛,Spock忍不住改以雙手環胸 (這是個防備的姿態,心理學上如此認定。但是要防備著什麼?Spock不會承認眼前Kirk自爆自棄的慌亂神態竟讓他有些亂了節奏。)
Kirk現在與Spock的距離是如此靠近,近到可說是人類接吻錢的最佳距離,Spock緊盯著Kirk的一舉一動,盯著他在自己面前闔上眼後那深深的吸氣,就在Spock試圖理解究竟為何讓Kirk面對自己需要鼓足勇氣的時候,他被Kirk一把壓住後腦。

吻。

一個吻。這是第一個出現在Spock腦海裡的念頭,人類與瓦肯不同,是一個極其喜愛身體接觸的種族,不同場合有各種不同程度的親吻,而這顯然是他在Ntota身上感受過的那種。
Kirk得嘴唇很柔軟,雖然有些乾澀。他與他在相磨在一起的皮膚令感官發出舒適的訊號,Spock放鬆身體任由Kirk的嘴唇廝磨,並Kirk在舌尖舔舐而過時,失控輕抽了一口氣,而當下一秒Kirk開始使用牙齒撕扯他的嘴唇時,Spock忍不住揚揚眉。
有些事情需要思考。Spock在Kirk單方面的親吻裡,像隻貓兒瞇起了眼,依照目前的統計結果,自己本能上無法抗拒的並非只有Jim的藍色眼睛。

只要是JimKirk,自己徹頭徹尾得無法抗拒。

就像是,現在,打在臉頰與鼻息間的混濁空氣,廝磨的嘴角,嗑碰在自己嘴裡的牙齒…….
Spock模糊的想著,理智在腦海裡僅剩不到一寸長,它必須費盡極大的力氣才能克制自己追吻上去的衝動。
自己為何無法克制的對Kirk依竊行動產生情緒性的反應?不合邏輯的程序應予屏除,若這是一盤棋局還得讓所有程序再推遲些還未取得全部的許可——
磅的一聲將Spock陷入迷茫裡的思緒一把拉回,Spock眨了眨眼定睛看去,Kirk正摔在電梯牆角。
Spock無法忍受往他下身抓去的調情動作,因為他無法忍受Kirk知道,自己對他起了反應。
但看樣子,心思混亂得艦長並未發現……沉下情緒,Spock對自己魯莽的舉動感到懊悔。
"艦長,我對我的行為感到非常......"
"真該死,給我住嘴,我不想聽你這他媽的無意義的道歉。"Kirk大聲咆嘯,眼見Spock起口欲言便棲身上前揪住Spock的衣領,"別告訴我道歉是否合乎邏輯之類的,去他的,從現在起給我閉上你的嘴,我,Kirk艦長要說話!"
"Spock,我想你想得快要發瘋,我渴望撕開你那張邏輯的面具用舌頭舔遍你全身,甚至吞吐著你的...哼!渴望讓你頭皮發麻全身神經歡快地尖叫啊!這些你知道嗎?不,你一定不知道!"Kirk在瓦肯人的耳尖咬牙切齒,而Spock的衣襟在Kirk手中皺縮成一球,"我愛你,Spock!像瘋子一樣栽了進去,嗯哼!是的,一開始我僅僅是喜歡你,只是想來場速食愛情好聚好散,OK,我承認還有一點是衝著Uhura,但不論如何,這都只是一開始!"
鬆開揪著Spock衣襟的手轉而將人抵在牆上,Kirk靜默的用手指撫過Spock平滑的下巴,嘴裡不住哼笑著。
"我愛慘了你,真該死的愛慘了你!但不論我如何在你和Uhura分手後佔據你的時間、空間,不論我如何引誘你,勾引你,哈!不解風情的尖耳朵小貓咪就只是不屑地咕噥聲'Fascinating!'"Kirk低喃,"小甜心,這理由你可滿意?"
與Spock額抵著的額,沉默飄盪在空氣裡伴隨著吸氣吐氣的節奏打在兩個人的臉上,Kirk那雙漂亮的藍眼睛沒膽對上另一雙熾熱打量他的目光。

Spock知道已一個瓦肯人來說自己太有情緒了。
尤其在對上Jim Kirk的時候。
但邏輯、理性對Kirk來說算什麼?Kirk從未把這當作一回事。
不合邏輯的向陣颶風橫衝直撞的Kirk才合乎邏輯。

所以,這顆不合邏輯的大腦剛剛對著邏輯咆嘯了些什麼?

理由:愛慘了?

不合邏輯。
Spock因情緒變動而趨近墨黑的眼底閃過Kirk錯失的笑意。

出乎Kirk的意料,Spock反將Kirk的腦袋扳正,強迫Kirk正對上那雙漆黑色的瞳孔。
"理由充足,這一切是合乎邏輯的!"Spock說,一字一字口齒清晰地說,接著便以與Kirk一開始的親吻同樣熱切的姿態,在Kirk的錯愕裡咬上充血的嘴唇,然後是頸窩、制服拉起的厚實胸膛......

"呃嗯...Spock...你確定要在電梯裡?"
"艦長,我們正在電梯裡為你這段時間內的失職進行檢討,繫屬私人會議範疇。"

噓,是私人會議範疇沒錯,瓦肯人從不說謊。
他需要跟Kirk在電梯裡好好談談,談那個他剛剛跟Kirk取得的所有許可。


5.
Boy, you got me stressing, incessantly pressing the issue. (男孩,你讓我感到壓力,以不斷緊迫逼人的問題)
Boy, you know you got me feeling open ...... (男孩,你知道你讓我的感覺全部放開 ......)
Boy, your love's enough with words unspoken. (男孩,你的愛無須用言語來表達。)
I said boy, I'm telling you, you got me open...... (我告訴你,是你讓我全部放開 ......)
I don't know what to do... it's true......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這是真的.......)

I'm going crazy over you ! (我快為你而發狂了!)

I'm begging to........ (我乞求去.......)


"愛你。"

Kirk趴在Spock身上哼笑著愛語,手指像是玩著Spock胸前的毛髮玩出了興趣,不斷捲弄,"Spock,你有沒有聽到啊?我愛你好愛好愛...."
"Jim,我'非常清楚地'聽到你的聲音了!"Spock將眉毛揚起幾不可見的度數回應深夜活動後仍精力旺盛的愛人(Spock認真考慮下次是不是別手下留情,Jim的體力比預估值還要高些),"不管是物理傳遞的聲紋波動或是心靈融和後情感上的衝擊。"
Kirk只是在昏黃小夜燈下讓笑容燦爛了整張臉,繼續不斷的絮語著,我愛你我愛你我愛慘了你。
怎麼能不愛呢?Kirk毫不吝惜將自己的燦爛分享,當一個瓦肯人趴伏在你身上的時候就知道瓦肯人是該死的多麼熱情,他們靜悄悄得沒有出聲卻一點一滴的將你網羅在懷裡,這天煞的占有欲!而且最渾蛋的就是瓦肯人從、頭、到、尾都清楚你在搗什麼蛋,就是悶不吭聲的等待、讓你像飛蛾撲火一樣散盡氣力,才將你一把扯入懷中,該死的小心機鬼。
這些通通是他用套話Spock套出來了,瓦肯人嘴可緊了,要從他們緊抿成一線的嘴裡套出點東西真費勁。既然打從一開始就喜歡上自己了,這瓦肯渾球居然還對自己視而不見?Kirk哼笑著惡意咬上Spock耳尖,而且只因為無法確定那些雜七雜八根本不重要的事情這瓦肯人是少女還是什麼的真可愛——

可愛死了。

這樣可愛的尖耳朵小貓怎麼能不愛?

無奈地,Spock瓦肯式面孔如今帶上些許倦容(不過Kirk想也許是心理作用,全宇宙都知道瓦肯人不需要休息的,不是嗎?),一把將自己耳畔(外加腦海裡的)的噪音源抓過並一把將那人的腦袋瓜壓向自己的胸口,指腹間輕輕搔弄那汗濕後又風乾的凌亂金髮,Spock聽到在胸前含糊不清的破碎音節中夾雜一點舒服的咕噥聲,一瞬間錯覺自己養了條毛髮鬆軟的小狗。
"現在,Jim,請保持安靜,必須睡了,你明天在1900有值班。"
"可是,Spock,我愛你啊,好愛好愛,這我一定要讓你知道才行,我愛你我愛你......"
"Jim,睡覺。我想,在情感上不論你亦或是我都不願意你接受神經衝擊。"
感覺懷裡的人身體猛地僵硬,Spock花了0.3秒考慮是否是自己威脅的太過而補償似地以掌心搓揉Kirk的肩膀安撫。
"OK,Spock!"Kirk抓過瓦肯人的手在掌心輕咬了口,然後心滿意足地環上Spock的身軀,宛若動物地舒服地蹭了蹭。



"晚安,Spock!"
"晚安,Jim。"

"Spock。"


"嗯?"



"我愛你。"


揉了揉趴在胸前絨毛似的金髮,Spock沉默了許久,許久,久到小夜燈達設定的時間自動引去。
久到黑暗中只聽見Kirk平穩而綿長的呼吸。

而在黑暗中,Spock讓自己的嘴唇貼上Kirk的鬢角,細弱未聞的聲音耳語著。


Wani ra yana ro aisha.




【END】

註1.:英文的部分大多源自Rihanna - SOS
註2.:Wani ra yana ro aisha 大家快記起來,是瓦肯語的『我愛你』唷啾咪ˇ





*所謂後記

喔喔喔喔喔我寫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終於可以碼字你們可知道我有多感動?
期中考前不停歇的腦子喧鬧到我都快炸毛了啊啊啊啊啊

目前累計:ST兩篇(完成一篇),百題傷害、本分,唱歌(?)兩篇。

希望可以趕快完成~不然腦子縮回去我又別想寫了。

是說我挑Spock來寫是腦子有病= =
真不是我要這麼說,Spock那顆腦不是常人所能接觸的,還沒寫前一直在腦子裡無限LOOP:
Spock:我是個瓦肯我不該失去控制一切都在掌控之中....BALABALA

開始寫後:
我:Spock!!!!你的真的很難寫啊啊啊啊啊啊!!!第一人稱就算了!我沒事用第三人稱幹嘛啊啊啊啊!!!!
我應該要用符合邏輯理性的言語來描寫,還是要用感性的詞會修飾啊渾蛋!!!!!!
瓦肯人通通都是悶騷鬼有沒有!!!!有話不直接明講有沒有!!!!!給作者帶來無限困擾有沒有!!!!有沒有!!!!
你ooxxxx的內心戲超難鋪,給我多講點話行不?
天氣有很熱T T(喂

所以,沒事不要寫大副視角,這是搞自虐(蓋章

這文裡不算大量但也不算少的使用Sweetheart, can you hear me裡面的句子。
因為我想要製造出這兩篇是同一篇的錯覺。
因為它的確發生在同一個時段,只是由兩個不同的人所切入的視角。
但由於用第三人稱來寫,所以允許我來使用Kirk視角裡的句子。
我不想要只有相同的景物跟人還有對話我想要有種同時發生的錯覺。(妳也太無聊)
所以如果在看這篇覺得既熟悉又陌生就太好了!!!

話說會用這個標題主要是因為,我覺得Kirk從頭到尾的行為都是在對Spock的提問。
就像Kirk用他的身體再表達:你愛我嗎?不愛我的話拜託快愛上我!
而且順便跟上一篇標題呼應(欸?

不過這篇其實比較悶騷就是了,B的大副也是個少女啊(怒
怎麼說悶騷?跟上一篇不同,這篇裡大副很少直接表達他的感受跟Jim大聲叫鬧似的獨白完全相反
並且,其實最後一段請湊著英文看....

大副是這樣說的

(以下英文)
男孩,你讓我感到壓力,以不斷緊迫逼人的問題
男孩,你知道你讓我的感覺全部放開 ......
男孩,你的愛無須用言語來表達。
我告訴你,是你讓我全部放開 ......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這是真的.......

我快為你而發狂了!

我乞求去.......

愛你(瓦肯語)


就這樣...而且是在夜深人靜jim已經睡著了才講的=_=
嘖。


是說會寫這篇主要是因為我寫文時有聽歌的習慣,當時是放電台
寫完小艦長沒多久電台播到Rihanna 的 SOS...

媽媽咪啊~我就尖叫了~這壓根就是在說大副啊!!!!!
我真想要聽ZQ唱這首歌~

然後我就寫這9000字時一直LOOP到耳朵都長繭了~
有興趣的話可以開這手聽著並對著文看唷啾咪~ˇ



以上。




2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我‧把‧M‧V‧腦‧內‧補‧完‧了!!!!!
    可以畫出來做動畫的MV喔喔喔喔!!!!!!!!!!!
    這歌配文超棒的啊DAMN!
    節奏感的點不停掉下來,直接把人物的步伐動作勾描出來了!!!!!
    加上文裡的畫面───眞的可以作成動畫啊我的媽!

    >>所以Uhura這樣說。
    這句直接連結到埃及王子〝於是神這麼說〞去了(赧
    不知為何,U姐炸毛非常......有趣。(矜持笑

    下棋那邊,我眼中只有綠綠的尖耳朵綠綠的尖耳朵綠綠的尖耳朵而已喔喔喔~~~~
    這就跟接下來只看到小艦長的緊身牛仔褲是一樣的(燦
    CP穿鐵藍色牛仔褲的話,可以很襯眼睛~可是漆黑牛仔褲+白皮膚又是另一種風情啊wwwwww
    果然人美就是有可看性=w=+

    是說Spock你是在ㄍㄧㄥ什麼啊(指
    你不知道,另一個宇宙的Spock就是因為太ㄍㄧㄥ,幾十年裡才笑過一次,維尼艦長才會這樣種馬個性全開的嗎?(亂講
    趁現在你家艦長只有肆虐星際學院時快點出手啊!錯過了的話,你就得讓整個宇宙去面對James T Kirk了啊!!!(雖然我覺得12差不多就是這模式了

    看這篇的時候,嘴角不斷地上揚啊.........=w=+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Rainy[/太字]

    我、就、說、超、棒、的、吧!!!!!
    這歌讓我整個激動到暴想做MV的啊啊啊啊(崩潰
    我都在想我寫這篇文根本就是在滿足我無法具現化的另一種實體啊(眼神死
    而且這一定要是09版的兩隻喔喔喔喔喔
    因為那個節拍完全對應著09電影裡那句I do not know那個清晰點點而輕柔語氣訝咬牙切齒的咬字方式啊啊啊啊啊(崩潰
    不過要是做成動畫的話,我大概會鼻血不止啊啊啊
    小艦長的藍眼睛還有美好腰身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還有熱辣的吻戲手指拂上什麼的光腦補我都要腦溢血了喔喔喔喔喔喔喔

    害我超想去學MAD怎麼做的(淚流滿面捂臉

    沼澤你這連結wwwwwwww
    妳讓我更想寫U姐炸毛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是因為這樣被逼出一篇絕對不是我的錯(哭

    下棋那邊喔......(噴茶
    除了綠耳尖還有什麼?沒有了啊(淡定笑
    大副不用小艦長調戲就可以因為太矜持(?)把自己弄得耳尖全綠去了啊呵呵呵.....(被掐脖
    至於小艦長的牛仔褲...嘛,那裡我寫到最後只能用一個爽字來形容。
    真、太、爽、了!!!!!!!!!!!!
    跟寫小艦長時完全不一樣啊~寫甜心寶貝(?)那篇時,因為心態是賣力色誘的艦長,感覺就像事故作風騷...可是寫這篇時我是以大副的角度去欣賞啊啊啊啊那種細節可以更加詳細的描繪,我可以直接寫出股溝兩個字,可以帶過在黑短上衣微露的腰線還有一些帶點下流感的情色動作(鼻血不止
    所以我絕對可以跟你一起感同身受(握爪
    是說是鐵藍色牛仔褲喔喔喔~因為黑色跟藍色實在猶疑,乾脆上衣黑的牛仔褲藍的,一舉兩得(愉悅哼笑
    話說,要是在滾床單前就可以寫抽掉皮帶的畫面了......=3="

    Spock不會錯過啦(涼風涼語揮揮手
    09的Spock在我心中已經是一個逗弄艦長當生活樂趣的角色了....
    當然,是很ㄍ一ㄥ可以把艦長憋死的那種逗弄(笑笑笑
    差不多像....

    Kirk:Spock~我想要做愛(媚笑
    Spock:NO。
    Kirk:Spock~我想要(笑笑笑
    Spock:NO。
    Kirk:Spock~我.....(笑笑笑笑笑
    Spock:NO。
    Kirk:Spock......(可憐兮兮狗狗眼
    Spock:(湊上前去給個安慰Kiss)
    Kirk:So?Yes?(閃亮亮
    Spock:.....Nop!(撇過頭去嘴角小小勾起
    Kirk:...........O3Q!!!(轉過身去抱枕頭躲棉準備自己來....
    Spock:(在Kirk轉過身時從後面摟住,然後把人吃掉。)

    這樣.....(認真笑←腦帶因為期中考被打開現在妄想力滿點的人

    不過這篇雖然還是有逗弄意味在,但最主要的還是,Spock在確定自己在想什麼(嗯,因為我覺得瓦肯人會有面對自己情緒的,不自覺的恐懼),還有確定艦長在想什麼。
    順便把艦長從抓住囉啾咪(欸?

    不過說老實話,不管Spock有沒有把艦長抓住,整個宇宙註定要面對JTK的來襲啊啊啊啊....不過跟TOS不同,在JTK之後有個瓦肯人站在他身後,他面無表情的LLAP明明是祝福卻看起來非常.....=w=|||


    能讓妳嘴角上揚真是太好了~因為我自己打得也很開心www(什麼?(快樂就是要能傳達到才美好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