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日 星期日

【ST】[XI]五次傷害一次救贖

我居然寫了T'Pring,是個在STXI裡連個影也沒有的女人,我居然寫了她。
我對ST到底淪陷到什麼地步啊?而且還該死的爆字數8801www
而且我打完瞬間很愛T'Pring,雖然T'Pring最後還是死了(對,我不想處理Spock跟T'Pring的婚姻問題
總之這篇慎入。

注意事項:
Star Trek - 電影11
BL
BG -少量BG有,Spock&T'Pring&Stonn
CP -Spirk (Spock&Kirk)
PG級
內容有點點沉鬱,角色死亡有,如標題,1~5為傷害。










*正文


【ST】[XI]五次傷害一次救贖


1.
當她第一次看見Spock時,T'Pring就知道自己永遠無法愛上Spock,即使當時的她還太過稚嫩無法真正意義的理解,什麼叫做愛。

T'Pring第一次與Spock見面時,Spock那雙眼睛幾乎螫疼了她。
那雙眼睛,屬於人類的眼睛,看起來如此悲傷不是嗎?
為什麼?
年幼的T'Pring無法理解男孩眼裡的情感,她只能假想著Spock也許跟她一樣根本不想參加什麼儀式,就算這儀式合乎邏輯也改變不了將他們束縛在現場的事實。雙方的家長在說話,而站在母親身旁的T'Pring以不得不為的高傲直視著前方,僅用眼角的餘光打量著眼前即將與她連結的男孩。
他就和她一樣,在瓦肯傳統服裝下看起來是如此渺小,他必須穿著符合古禮的漆黑瓦肯袍子(即便這袍子是如此不合年齡的寬大),而她,T'Pring,必須將那頭自己偷偷在心底引以為傲的烏黑秀髮在頭頂盤成座傲然的高塔頂在頭上。頂著這髮型,女孩必須維持著最標準的儀態,抬頭挺胸而頭必須頭顱仰高至45度,很不舒服的姿勢,所以T'Pring不喜歡,而且這髮型讓她想到她那高不可攀的母親。
"你有雙特殊的眼睛。"當T'Pring意識到時,家長們已經將雙方留置獨處,而她發現她正說著話並用手指輕點Spock的眼角,"它們太.......不合邏輯了。"
它們是如此悲傷。
T'Pring瞧見男孩正側著頭望著她,就像往後的日子裡,當Spock面對無法理解而不願意強行搜索她的心靈時,傾向等待她親口解釋的模樣。當然,在T'Pring理解到這是Spock的體貼時,他們已經分開的太久而太遠了。
不過這時T'Pring還不知道,只是努力著壓下嘴角曲起的弧線,嘗試著以不帶感情的聲線覆誦著,那些從遠比他們年長的人們口中所聽來的話。
T'Pring早在兩人進行連結之前,就已經知道Spock這個名字了,他很有名,他是Sarek與Amenda的兒子,他是半個瓦肯,半個人類。這意味著Spock打從他出生就必須為他先天的基因負責,瓦肯人無法忍受放縱的人類(即使是隱晦甚或是心照不宣的,T'Pring認為瓦肯人擁有深植心底的種族優越性),所以他們無法忍受Spock這先天的'汙漬'。
所以T'Pring與Spock的連結是場政治與經濟利益上的結合,從各方面考量這合乎雙方家族的利益,當然也合乎她和他的利益。
T'Pring得藉由與Spock的結合提高自己在家族與瓦肯社會上的地位,而Spock亦然。
"我無法理解我的血統與我的結合有什麼關係,尤其是地位上的。"Spock棕黑色的眼睛緊扣著自己,T'Pring有些慌亂的將嘴唇抿成一條細細得直線,她不喜歡Spock的眼睛,真的不喜歡。
這雙屬於人類的眼睛現在看起來是如此冰冷。
但看起來依舊如此悲傷。

"我也無法理解這之間有什麼關係,至少我無法發覺任何正相關的論點。我所做的僅只是覆述我所取得的資訊。" T'Pring一字一詞讓句子從嘴裡吐出地優雅些,優雅是最能掩飾心慌的東西,"只是我覺得你很可憐,必須與我綁在一起。"

"擁有人類眼睛的你,即使偽裝的再相像仍不屬於這裡,不屬於瓦肯。而這樣的你卻必須與我綁在一起,綁在瓦肯,很可憐。"T'Pring說。

很可憐,就像你眼睛裡的悲傷。
而把你綁住的我,很可悲。


T'Pring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語氣是如此的急切,也沒有注意到自己根本不願意讓語氣帶上任何嘲諷。
T'Pring只注意到Spock的眼睛。

這次,T'Pring很肯定的知道,它們因為她的話而悲傷。





2.
她幾乎喜歡上Spock了,甚至T'Pring幾乎懷疑自己能夠愛上Spock了。
但,這一切只是幾乎,所以不是。


Spock與T'Pring所認識的男孩們沒什麼不同,一刀平齊的髮型,標準的瓦肯式尖耳朵,至少'看起來'沒什麼不同,甚至特別優秀的成績,也不足以成為獨特的主因。
因為T'Pring知道Spock比那些數字所顯示的結果更加優秀炫目人眼(T'Pring甚至懷疑Spock的成績是特別經過計算的結果。),這些優異在他們心靈連結上半點也掩蓋不了。瓦肯人是極端重視精神力的存在,天生就是個優秀的心靈能力者,而Spock這個混何人類血統的存在,在理論上,心靈融合的表現會略遜於一個血統純正的瓦肯人,理論上。而Spock也一直讓眾人如此認為。
直至第一次與Spock的連結,T'Pring驚訝得倒抽一口氣,這才明白Spock在連結開始前若有似無的笑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那天,他們第一次的融合,若非Spock的心靈是溫和而小心翼翼的,T'Pring會認為他是在掠奪。Spock侵入她的心靈如入無人之境,尤其是在她企圖設立精神屏蔽卻徒勞後。而T'Pring之於Spock卻只能夠踏入Spock所允許的範圍。
T'Pring不知為此自己該做出何種反應。
因為Spock一察覺她的屏蔽便溫和的退去,而那雙棕褐色的眼睛難得的不帶悲傷,而是讓她慌亂的寬容。
".......謝謝。"T'Pring怯嚅低語,她知道道謝可以透過心靈上的結合傳遞,但她就是想講出來。T'Pring知道這不合邏輯,但只有這樣她才能把兩人的兼具縮小那麼一點,她想和她的伴侶平起平坐,只是這樣。
"這道謝令人難以理解,我收回對妳的侵入僅僅是基於對生命體的尊重。"Spock沒有看向T'Pring緊繃的下巴線說明著這年紀的他,還無法完全的控制自己的情緒。T'Pring位於腹部的心臟為此歡快的跳動,她喜歡Spock緊繃的下巴線,喜歡Spock泛上綠韻的耳尖,T'Pring知道她會感受到比平時更加強烈的情緒是受他們連結的影響,但這又如何?
她就喜歡這樣,自己能感受到這麼強烈的喜歡,說明著Spock喜歡她不是嗎?
與Spock一起面對那早已安排好的未看來也不是那麼令人抗拒的事吧!
T'Pring如此想,而且從視覺效果上,她必須承認,Spock意外的吸引人。
很顯然她不是唯一這麼認為的那個女孩,即使班上大多數的同儕,並不喜歡Spock。
不知從何時開始,有個女孩總是搶先她一步在Spock身旁的位置坐下,並不斷與Spock交談,甚至T'Pring注意到女孩不顧禮節的多次觸碰著Spock的身軀、臂膀。
T'Pring靜靜的望著女孩傳遞文件時輕觸到Spock的指尖,還有Spock有那麼點泛綠的耳尖。
這很.....不那麼愉快。
所以T'Pring再下一次女孩出現的場合主動迎向前去,她會告訴女孩Spock泛上淡綠的耳尖只能屬於T'Pring,她會告訴女孩她與Spock在猩紅色瓦肯大地上乾澀的吻充滿太陽的味道,不論是手指間還是嘴唇上;她不會告訴女孩Spock是如何炫目但她會告訴她Spock值得擁有,而且只能屬於T'Pring。
她會用身體用手臂輕觸Spock告訴女孩,T'Pring不喜歡將他讓給不夠格的人。
尤其,在她幾乎懷疑自己能夠愛上Spock的時候。
"T'Pring,公眾場合的接觸是不被允許的,請你放開與我皮膚相接觸的地方。"Spock挑高眉毛,聲音裡傳達的是不容置疑的強硬,T'Pring輕掃了女孩一眼,只得鬆開手。T'Pring知道Spock在為女孩說話,她就是知道,因為女孩和善又羞怯而且什麼也沒做,只有T'Pring傻呼呼的看見了女孩對Spock實質上的動作,只有T'Pring傻呼呼的用著不合邏輯的方式宣示著她的權利,只有T'Pring傻呼呼的相信Spock會站在她這邊,因為他們是被選定的伴侶。
而最終Spock什麼都知道,卻還是選擇了包容那女孩,卻還是選擇了邏輯。
T'Pring在她的腦子裡面感受到極強烈的憤怒,她知道一個瓦肯人讓情緒近乎毫無掩飾的赤裸裸呈現在外太過令人羞恥,但她幾乎克制不住忌妒在她的血液裡焚燒出的濁褐色憤怒。她被與Spock之間的連結影響的太深了,T'Pring模糊的想,她被Spock影響得太深了。

她被Spock影響得太、深、了。

然而,與T'Pring不同,Spock最終仍站在邏輯的那一方。




3.
Spock,我認識了一個人,叫Stonn。你與他是如此的不同。

T'Pring認識Stonn是在一場瓦肯的宗族集會上,這是正是集會,所以必須身著正式服裝,多層次針織禮服令她不舒服,而那盤若高塔的跋扈髮型拉得她頭皮發疼。那天人潮比平時更多,即使是不喜歡肢體接觸的瓦肯人,人一多碰撞是難免的,T'Pring不喜歡這樣。所以T'Pring在表達自己應盡的禮儀過便自穿過大廳自人潮中脫出,那時Stonn就站在那裏,與T'Pring的距離僅有幾步之遙。
Stonn就是個普通的瓦肯男孩,不看血源單就外貌來說與Spock並無二致,而就審美概念上來說他並不強眼,兩雙尖耳朵張揚在臉龐與Spock的優雅燙貼相較是這麼的粗魯,Spock比Stonn漂亮多了。
Stonn他....有雙瓦肯人的眼睛。
沒有連結,T'Pring卻能從Stonn雙瞳裡感受到邏輯與理性克制出來的思緒,那些就像是瓦肯人一生所追求的極致,靜謐而強烈的深紫色綠洲,強烈襲奪T'Pring的視線,將目光定止在Stonn身上。
T'Pring就這樣端立在階梯頂端,半瞇起眼凝望著階梯下的Stonn。

"Spock,我認識了一個人,叫Stonn。"T'Pring說,"你與他是如此的不同。"
T'Pring從Spock的眼裡知道,Spock早已從他們之間的連結那兒,知道她認識Stonn這件事,而後半句話,Spock的反應是挑高右半邊的眉毛,沒有對心靈的強行汲取而是側著頭安靜地等待著T'Pring親口說出的解釋。
這很好。
但那天晚上T'Pring什麼也沒說,只是靜悄悄的喝著Amenda煮得瓦肯濃湯。

後來的日子,T'Pring記得有些模模糊糊的,像是被時間的砂紙磨上了記憶,最終只留下一點粗糙的痕跡。
那時,T'Pring時常去找Stonn,他們接吻,不論是瓦肯式還是嘴上的輕觸,T'Pring與Stonn他們彼此在心靈上相擁。Stonn的思緒與她們第一次見面時所感受到的相同,Stonn的心靈對一個瓦肯人而言是座深紫色的綠洲,裡頭情感飽脹到近乎滿溢卻又平穩的流淌在邏輯與理性的框架內,T'Pring感覺自己像是浸泡在羊水內得嬰兒,溫暖、安適,她近乎著迷般的栽了進去。這是個對T'Pring全然不設防的心靈,Stonn因為她要所以給了她全部,就像她給Stonn那樣。
當然,T'Pring心底一直保留著一個空間給Spock,這是無可避免的,他們就像心靈的兩面,Spock永遠站在她身後。然而Spock的心靈與Stonn不同,全然的不同,Spock的心靈是強烈的暴風,理性與感性在他心靈形成激烈的風暴,即便是平和的微風也就如同暴風雨前的寧靜,T'Pring無法壓下自己底心惴惴不安的戰慄,卻又對Spock侵入她的心靈感受到全然的無助。而且,最重要的,Spock的心靈是對他豎立起屏障的,T'Pring四處碰壁,卻無法阻擋Spock對她心靈的侵入,若是Spock停下前進的步伐,那只不過是他察覺到了自己的抗拒,所給與的尊重罷了。
但,關於Stonn的一切,T'Pring不曾試圖向Spock掩藏過。
不需要掩藏,不需要、不肯。
為什麼需要?就因為他們相連結而必須要一起經歷瓦肯男性30歲的Pon farr?依禮俗,忠誠並不包含在內,直到最終之日他們仍個自保有選擇權。而且T'Pring不認為Spock將她視為理想的對象,Spock在心靈上屏蔽了她,Spock拒絕與她分享一切。既然如此,T'Pring就沒有理由對Spock付出一切。
雖然T'Pring仍就願意與Spock共結一生,但這僅因為她已經習慣Spock在她心靈後的那個位置。
T'Pring端坐在梳妝台前沉思,手指不停的編著髮,Stonn喜歡看她將她那頭秀髮高盤在髮上的模樣,Stonn會從身後擁住她並親吻她的後頸。
想到StonnT'Pring壓下心底小小的愉悅,畢竟不論如何,Spock仍將會是與他結合的那個人,而不是Stonn。T'Pring自覺仍應給Spock最基本的尊重。
打理好自己準備出門,卻發現鏡中映著身影,是Spock。

"我推卻了瓦肯科學院的邀請,決定去星際艦隊為聯邦服役。"Spock毫無起伏的聲音在T'Pring身後響起,沒開燈的室內一片昏暗,Spock的臉映在鏡中全糊成一片就像T'Pring腦海中的思緒。
為什麼?以Spock的優異的成績進不了瓦肯科學院?
然而T'Pring卻無法得到答案,因為心靈的連結在她提問時,就已經將這區塊封閉,Spock不願T'Pring去碰觸那裡。所以T'Pring隨著斂下的頸子一同斂下了問句,只是淡淡的詢問了什麼時候起程。
"今天晚上出發去地球。"
"是嗎......"
"妳是否要來送行?"
"不,與朋友有約,基於生活常態性事由而失約是不合乎邏輯的。"
T'Pring從鏡中看著Spock對她的回應一如常態的板著臉,點點頭而後離去的身影,直至身影消失在房間門口。
T'Pring覺得隨著Spock消失的背影,似乎她們之間有些什麼也被他帶走了。
Spock不可能不知道她口中的朋友是Stonn。

凝望著鏡中只剩下她一人,明明曾經是這麼抗拒的髮型,現在對如何編著髮竟這般熟悉,T'Pring忽然為自己感到荒謬,一把拆光了花一下午編盤而成的髮型。




4.
為什麼他們的關係不能停留在最好的那時候?至少那時他們相處仍帶點喜悅,至少不是像現在這樣有的只是心靈上的結合,甚至遠比一半正常的結合更加薄弱。
有時T'Pring會如此自問,是不是當初只要他們都各退一步,結果就會有所不同。
T'Pring不知道,也沒必要知道,為不可能發生的事去揣測是不合邏輯的。


即使因為彼此相隔著太過搖遠的距離無法清楚感覺到每件事,T'Pring知道Nyota的存在,就像她自己一樣,Spock也未曾屏蔽過與Nyota相處的點點滴滴。每當感覺到,Spock因為Nyota而歡愉的情緒波動,T'Pring便會用著極端壓抑的方式深呼吸,黏稠的憤怒,委屈,與淡然全在腦子裡攪和在一塊,那份理性上的理解另她覺得無所謂但情感上—瓦肯人仍是有著情感的種族,只是更加深沉—她無法原諒Spock的行為。
她有那麼點好奇,Spock當初感受到她與Stonn的相處時是不是這種感覺。
然而,Spock與Nyota之間有那麼點不對勁,他們倆在情感上的相處另她無法明白,他們的情感太過......合乎邏輯了。
T'Pring認識Spock,即使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全盤了解,Spock存在於她心靈的另一面的時間已經太長了,時間長到足以理解,當Spock面對真正在乎的存在,所壓抑在邏輯與理性下的情緒是如何的洶湧,一個控制不好甚至T'Pring懷疑,這太過強烈的情緒可以殺死與他接觸過的所有人。
所以,Spock與Nyota之間的關係,太過合乎邏輯性,才是不合邏輯的存在。
這只能做出三種推論。
其一,對於Nyota的存在,Spock根本不在乎,不,也許他在乎,但卻不是長久關係的在乎。而Spock之所以這麼做的行為,是他毫不自覺的在對T'Pring報復。
其二,在Spock心靈上所屏蔽調的生活,有她所不知道的關乎Spock與Nyota與T'Pring自己的事情存在。

其三,以上兩種狀況同時存在。

T'Pring讓肩膀緊貼著Stonn,這會讓她感覺溫暖些,因為不論是以上哪種想法都讓她的心緒緊繃成一條細細的弦,彷彿再施以大點的力道就會斷裂,而Stonn察覺到T'Pring的不安,透過兩人連結在一起的思緒細細的安撫,只是Stonn的行為只是引來T'Pring更加濃烈的不安而已。
T'Pring將眼瞼垂落,逐步收回與Stonn的連結,並輕柔得推開了Stonn往她手指貼上的手指尖。

Spock與Nyota之間的關係,讓她感覺自己像個罪人。

當晚,T'Pring去了趟許久沒去的Spock的家,只有Amenda在,她熱情的歡迎著T'Pring的到來。
Amenda是個熱情而堅強的人類女性,那些瓦肯人加諸在她身上的鄙夷似乎在她身上似乎一點也看不出任何端倪,她是這麼的璀璨,彷彿無雲的天沒有陰影的存在。現在回顧,T'Pring其實很享受與Amenda相處的時光,即使Amenda太過人類的行為模式總令她尷尬不已。
"嗯?妳問Spock?噢,他現在過得可好了,不是我要說,人類的世界比起瓦肯更加包容外星種族,他現在為聯邦當個老師。"Amenda用著歡快的語調在廚房忙進忙出的,T'Pring總是無法理解她究竟是如何保持著情緒如此高昂,並且這樣大辣辣的將情緒呈現在外,據說,人類總是這樣。
T'Pring靜靜的吃著Amenda替她準備的瓦肯菜餚,靜靜聽著Amenda所描述的—一個T'Pring從未接觸過的—Spock的世界。Amenda說著Spock在學院成了個教師,卻遇到了個頑劣的學生,在Spock所設計的考試中連考了三次並解用作弊的方式破解了Spock設計出來的程式。
"那孩子氣炸了,好久沒看到他的憤怒如此直接的呈現了!"Amenda自顧自的輕笑了起來,並在T'Pring前面的位置坐下,雙手撐著頰朝T'Pring眨眨眼,"偷偷告訴妳,他只是氣有人把他所設計的程式破解掉了!"
"請問哪個學員叫什麼名字?"T'Pring盡力克制著自己的訝異,但她真的很好奇這個人類是什麼人,竟然有人可以破解Spock所設計出東西,這在瓦肯還找不到多少人能做得到。況且,T'Pring注意到一件事,這個人類激起了Spock的情緒波動。
能激起Spock的情緒只有兩件事,一是對Spock的血緣評斷,二是——Spock真正在乎的人。
而Nyota不屬於這兩者中任何一方,但那個人類卻是。
"那孩子啊,聽說他叫James .T .Kirk。"Amenda滿心歡快,再也沒有比Spock放開邏輯坦然呈現出情緒,面對真實的自己更令Amenda開心的事了。"噢唔,他當時說出這個名字時可真是咬牙切齒,妳真該看看他那時的表情!"
聽著Amenda的話,基於對人類情緒過於外放的表現方式的尊重,T'Pring收斂的在嘴角曲起個小小的弧度。

James .T .Kirk。
原來Spock真正屏蔽掉的存在是這個人類。


抬頭挺胸端坐著,T'Pring耳裡聽著Amenda滔滔不絕的分享Spock幼年時期的趣事,卻無法以瓦肯人的態度或者是以Spock未來半侶的姿態來感同身受。
T'Pring在理智表象下的情緒身陷於自己像個罪人的囚牢,若她在與Spock關係僵化時得以逃入另一顆為她開放的心靈,那這回面對自己,真正得面對問題,T'Pring無路可逃,因為Spock的行為,對T'Pring像是在控訴,在報復。如果Spock真正在乎的是那個叫Kirk的人類,那Nyota的存在,在T'Pring與Spock的關係上,就只是個幌子,用來使T'Pring忽略真正目標的存在,用來控訴T'Pring與Stonn的關係對他們的連結所造成的傷害。
所以Spock在報復,因為他有資格、有理由,並且即使這報復的情緒太過於人性,報復的行為仍就合乎邏輯。就像T'Pring當初為了報復Spock而無法控制的將自己陷於此地。
但,她也成為Spock所在乎的人之一了不是嗎?
如果不是,Spock就不會用與Nyota的關係作為控訴的手段,就不會將Kirk的存在在他們倆個連結的層面屏蔽掉。因為Spock知道T'Pring會察覺他與Nyota之間關係並不單純,因為Spock知道Kirk的存在會真正的傷害到T'Pring,所以隱藏了Kirk在他生活中所占的重要性。

在苦澀之餘,T'Pring卻又感到那麼點驕傲。
她也是個能激起Spock情緒的存在,即使這用了許多傷害才被察覺。




5.
T'Pring很驚訝,在末日的情景下,她竟然是像個人類一樣與Stonn十指交扣,並且為Spock祈禱。

T'Pring的血液裡感受到源自古老血源所帶來的警告,她的鮮血在體內沸騰,不斷升高的體溫另她幾乎無法承受,她的自控能力正在失去,像是被抽乾一樣近乎瘋狂的流失,長期壓抑的情緒正驚慌失措的從她每一吋的皮膚、毛孔逃命似的奔出。
T'Pring徹底的無措,瓦肯正在死亡,她的血液如此吶喊。

瓦肯正在死亡!

正在一點一滴的以每秒鐘無法估計的速度消亡。

瓦肯正在死亡!

死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Pring聽到住家附近年記較輕的瓦肯人已經失去控制尖叫出聲,而那第一聲破空的尖叫像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又像是鬆脫了原先就已漲滿二氧化碳的氣泡飲料,一切就這樣全然得炸開。空氣再沸騰燃燒、血液燃燒的灼熱,大量無法加以眼蓋的情緒全都四散到空中,情緒在尖叫哭鬧恐懼慌亂驚慌失措無所依憑——
大量正在死亡的族人流淌而出的強烈情緒,化成低沉漆黑而染著腥紅的色彩襲奪了她的眼,她幾乎看不見一切了,T'Pring瞬間產生了種奇異的恍惚感,只要不在掙扎,就沒有痛苦,一切就會靜悄悄的緩和下來、消逝......
也許瓦肯人有天生抵禦這狀況的機制吧,用來做最後穩定理智的存在。T'Pring模糊的想著,啊,她感受到Spock就在附近,雖然有一段距離,但他就在瓦肯。
T'Pring感到一陣歡愉與心焦的交錯,Spock一直透過連結傳遞著逃生的訊息,Spock打算救T'Pring。
'不—。'T'Pring回應著訊息,Spock不應該在這裡,他應該要在聯邦教書,他應該要離開,要逃走的,要逃走.......
瓦肯正在死亡——
雖然T'Pring知道Spock回瓦肯最主要是為了救他母親,Spock對他母親最為看重了,但T'Pring很高興Spock仍想到要救她。
T'Pring第一次發現自己真的喜歡上了Spock。
但,她同時她也遺憾著,自己沒有機會愛上Spock了,她愛著Stonn,即使她知道高傲的Spock一點也不喜歡他。

瓦肯正在死亡—死亡死亡死亡——

T'Pring用著殘存的視力轉過身去對著身旁的Stonn露出空白的笑意,是了,什麼都失控了,她可以笑了。
T'Pring伸出手與Stonn的手指交扣的在一起,他們沒有相擁,只是交扣著,他們一起讓死亡慢慢侵蝕著瓦肯啃吃著他們的生命,不對,死亡並不慢,很快的,很快的......

T'Pring推拒著Spock傳遞過來的一切訊息,不,T'Pring不想看,她只想要安安靜靜的一會兒。

只想要安安靜靜的.......

"Live Long and Prosper,Spock,我的朋友,我的靈魂伴侶,別難過...."
T'Pring再連結中斷前,傳送著最後的訊息。

生生不息,長壽繁榮,我的朋友。

別難過、別難過。




別難—。





6.

"Spock!嘿,Spock!你還好嗎?"

粗喘著從瓦肯人極短暫的睡眠中驚醒,Spock感受到有人正一直輕拍著他的臉頰,等待的陷入夢靨漩渦中的瞳孔重新聚焦,Spock正對上一雙凝視著他的眼睛。
那是雙人類的眼睛。
而那雙嬰兒藍的雙眼正為在倒映在瞳孔裡的自己寫滿擔憂。

Spock一把扳下藍眼睛的主人的頭顱,在那雙眼睛上來回胡亂親吻著。
Kirk被吻的莫名其妙,卻什麼反應也沒有,只是緊閉起雙眼放任Spock胡亂將嘴唇貼上他的眼睛。
其實Kirk真的不明白Spock的舉動是什麼意思。
今天Spock睡在他房間,他們倆睡前曾來了盤立體西洋棋,並且硬著Kirk的要求來了場暢快淋漓的性愛,而性愛過後Kirk總是會睡著,而Spock會在他身旁進行點冥想(雖然這在Kirk看來著實跟發呆差不多)然後小心翼翼的將他還在胸前入睡,兩人安穩得一覺到天亮並精神飽滿。
而今天不曉得怎麼回事,Kirk自睡夢中被驚醒,因為他聽見了斷斷續續的呻吟,Spock在呻吟!該死的!這想法一竄入腦袋中讓Kirk被吵醒的腦袋瞬間的清醒,並察覺到Spock摟住他的動作越發用力,摟的死緊,怎麼也扳不開。Kirk只得趴在Spock身上拍打著Spock的臉頰,希望能把他弄醒。
然而卻怎麼也無法弄醒Spock,Kirk越來越慌亂,只見睡夢中的Spock眉頭越鎖越緊,不斷囈語著Kirk聽不懂的話,Kirk推測是瓦肯語,而且該死的Sock的面色慘白。
就在Kirk慌亂成一片時,Spock醒了,像是失焦與慌亂的瞪視著前方,Kirk只有見過這畫面一次,就是當Spock失去母親的那刻。

無助。

緊接著,Spock就開始向瘋狂的暴雨親吻著Kirk的雙眼。
面對這樣的情形,Kirk什麼也不能做,所能做的就是放任著Spock重重的、惡狠狠的親吻著自己,並以Spock給與自己的相同力道回擁住那副身軀。

Spock終於停止親吻著Kirk,然而仍舊緊擁著Kirk,氣息仍吞吐得急促。

"嘿,Spock,你還好嗎?"Kirk伸出手撫開Spock擠壓在一塊的眉尖,問得低聲,語氣裡有著掩不住的擔憂。
".......我想答案是肯定的。"Spock深吸了口氣,一口,兩口,聲音裡有著極端刻意的平靜。Spock其實自己也無法理清是怎麼一回事,他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在瓦肯星被黑洞吞噬後近一年的時間夢見T'Pring,說夢見並不完全正確,不如說收到T'Pring透過與Spock曾有的連結端點、透過族人間的心靈感應力傳遞過來的、破碎不全的訊號。那將Spock幾乎帶入T'Pring的思緒深處,在精神世界裡,Spock獨自承受著T'Pring心靈瀕臨潰堤的一切,甚至以在現場的當事人的姿態,重新經歷了一次瓦肯星的毀滅。只是這次不同的是,他身旁孤伶伶的半個人也沒有,因為這是T'Pring殘存在宇宙中的思緒,不是他的。
Spock只能獨自一個人承受不受理性壓制的情緒直接撞擊心靈的衝擊力,這令他差點承受不住。
"不,你的臉並不像在說你沒事,Spock。"Kirk扳正Spock低垂著陷入深沉思緒的頭顱,正對上那雙仍略顯慌亂的眼睛。
Spock有雙人類的眼睛,它們看起來如此悲傷。
Spock凝望著Kirk良久,Kirk那雙藍澄澄的雙眼被焦慮染成了靛青色,Jim在擔心自己。Spock垂下眼瞼,將自己的手覆上Kirk那雙捧著自己臉頰的手,用著指腹摩擦著Jim的手,像是在探索、摸索、確認Kirk存在這事實。湊向前去輕咬上Kirk的嘴唇,一下、兩下,最後用盡全身的力道吻上。

Spock的嘴唇重重的壓在Kirk的嘴唇上,用著牙齒去啃咬,力道時重時輕,Kirk感覺口腔內一陣腥甜,Spock得吻並不急切,甚至可說是緩慢的,然而卻像是要將Kirk的每一寸都經歷,像是要用著觸覺將Kirk印入腦海裡。Spock得吻像在實驗,像在記憶,卻也想是在確認與宣示,確認著Kirk還存在,確認著Spock自己是處在一個有著Kirk—他的艦長,他的Jim—的世界,確認著他不會失去他,宣示著他屬於他。
這吻,因為Spock捨不得放手也放不了手,而持續很久,很久。
就像溺水者欲到了浮木,面對Kirk,Spock也不會讓自己鬆開手,他不願再獨自承受太過強烈的情感了,一次就夠了。
他無法再忍受一次情緒上的失控。

而且,他剛剛在那段情緒裡,他保證了T'Pring,他不會悲傷。

"Jim。"Spock鬆開Kirk被他吻腫的嘴唇,啞著嗓子喚著Kirk,"我保證,沒事。"

Spock說這話的同時,那雙屬於人類的眼睛棕褐色眼睛裡有著屬於他的冷靜。

他保證,即使他們這些存活下來的人必須再次面對著末日,他也會緊抓著著Kirk,盡全力不讓自己與他都孤單一人。

他保證,他會用盡一切的力量,不讓Kirk獨自承受失去一切的衝擊。




他保證。




【End】




*所謂後記:

我打完了,早上六點半了,我得去睡覺。
後記起床再補~晚安!!!

-----後記補上--------

我昨天真應該先把後記打完再去睡,起床後又有點忘記要打什麼了=3=

我要先聲明,我關於T'Pring的印象只來自兩個地方:
1.TOS
2.waldorph 這位洋姊姊的作品傳說中的數字系列
因為我對XI的人物背景印象例如像Bones跟老婆處不好而疼愛他女兒之類的,我通通是被洋姊姊設定出來的啊啊啊(TOS人物背景資料可不夠完善=_=,就像TOS的Tarsus IV只是演後續,而洋姊姊帶我經歷啊(淚
所以如果在描寫T'Pring的情節有那位洋姊姊的影子在,那...我也沒辦法,對不起(跪

話說回來終於寫了T'Pring了!從看完數字系列就一直很喜歡她(而TOS的T'Pring是個大正咩啊啊啊
不過喜歡歸喜歡腦子可沒有想為她運轉的意思。然而那天下午坐在麥當當裡咬著薯條,因為實在太吵了所幸閒書也不看了,就讓腦子空轉。然後T'Pring就的身影就這樣撞進我的腦海裡,我就無可自拔像是淪陷在什麼漩渦裡一般,反覆推想著她的心境,推想著她跟Spock的關係為什麼在TOS最終會走到Amok time的那一步。
畢竟照理說,瓦肯人是心靈感應種族,他們要結婚的準備時間很長,從小就要開始建立精神連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拉,因為我ST的知識來源很雜,就像雖然同人裡瓦肯體溫高但實際上官方設定體溫卻偏低,所以我有些可能記成非官方說法了=="),所以瓦肯人的感情很長久,而且時間越久越分不開,所以T'Pring在TOS最終選擇跟Stonn在一起讓我很不能諒解。照理說這麼蠻橫的存在,理論上是無法找到一個比長久習慣更適合的心靈,而且對方就待在心靈的一角,理論上來說若要外遇(?)到整個婚姻必須以爭鬥收場是有一定的難度的吧,而且瓦肯人又是裡性的種族,如正常來說不會做出這種選擇。
所以T'Pring與Spock的精神連結鐵定不夠強韌,但不夠強韌這事不可能只有一方的問題,畢竟是兩個不同個體的思緒直接對上,有衝擊的話是會更加強烈吧。
所以就以此為出發點寫了這一篇囉,五次傷害一次救贖。描寫在T'Pring與Spock的關係上不斷的相互傷害,因為者兩人是如此的驕傲,有如此的好強。那時寫著寫著發現,其實T'Pring與Spock,這兩人在本質上說不定是那麼的相像,我在想,也許就是因為太過相像而無法在一起吧,所以T'Pring最終才回則Stonn那個在TOS裡與強勢
的T'Pring相較起來有些怯懦的男人,因為T'Pring需要的是能包容她的存在,不是一個與她抗衡的存在。
然而因為相似,所以T'Pring在本質上無法討厭Spock吧,而且Spock的能力真的很耀眼不是嗎?
所以我才會在最終寫說,T'Pring把Spock當成了一個跟她擁有連結的朋友,靈魂上的伴侶(不是T'hy'la是soul mate),因為他們靈魂上彼此相依了這麼久,雖然無法成為戀人,但卻一直都在意著對方。
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吧(嘆

本來還想讓T'Pring笑著在訊息裡傳送要Spock回她一句Peace and Long Life. 不過這可不像高傲的T'Pring會做的事呢,並且太人類了~所以只好很可惜得作罷了,當然也沒辦法再Spock的段落這樣寫,因為瓦肯人無法說謊,T'Pring不可能Peace and Long Life.,瓦肯星已毀Katra也回不去了(淚

不過我用XI來寫呢....
其實是因為這樣我就可以不用寫到Amok time直接讓T'Pring在災害中掛掉了了喔喔喔喔喔(被揍死

我想這大概是我除了泡泡以外最長的後記了吧,因為我實在太喜歡T'Pring了~畢竟在Slash文裡,T'Pring總是個不被歡迎的存在,有些文還會順便批評說T'Pring沒有挑男人的眼光...(而且她在TOS裡又對大副講很狠卻很合邏輯的話,太功利這點讓人難以接受吧)

所以我想為這個可悲的委屈女性說點什麼(ノД`)・゜・。
反正在自家網誌應該沒關係吧?
我也不走考據路線的所以在自家隨便講講沒關係吧・゜゜・(/□\*)・゜゜・

對不起這是篇嚴肅而且很不slash的slash文

以上。


p.s.
話說昨天看到這消息......
Chris Hemsworth ‘Absolutely’ Willing To Return To Star Trek
Kirk爹啊~我都要說坑爹了啊!!!!這究竟是要我灑花還是要K爸把我的眼淚還給我?????
ST真是最愛觀眾的存在啊,人死了都可以因為觀眾喜歡而復活(觀眾不喜歡就以死來處理...
K爸雖然家庭圓滿我很開心,也很愛你~我超愛你!!!我還二次元化過你
但不帶這樣的吧=_=

真是,還是期待12~

P.S.S.中間有關JIM的那段~T'Pring把Spock想太黑了~在我腦內設定Spock只是打Nyota當朋友還有跟另一篇沒打出來的文之間的關係,不是lovers~所以覺得自己坦蕩蕩沒有屏蔽的必要,而跟JIM,在我腦內的設定,當時Spock根本就還跟jim不熟~哪來為了他而屏蔽啊!!!只是單純因為這是生活鎖事沒什麼必要讓T'Pring知道就是這樣(攤手

2 則留言:

  1.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這裡的T'pring讓人想哭啊QAQQQ
    明明很柔軟的
    明明曾經,碰觸到那人心中那一個點的
    但受傷了就沒辦法了,因為被傷得流血了所以憤恨豎起了刺,是自尊和疼痛的關係嗎?只能開始互相傷害──然後傷久了,連握刀的手都沒了力氣,連殘忍復仇的心都疲憊。

    那時候他們太年輕,因此只能放手。

    若是Vulcan沒有毀滅,或許T'pring有一天會這麼說

    放手吧,讓我們去各自去牽另一人的手。去與另一人(──你的人類──我的瓦肯人──),用食指與中指溫柔接吻。
    那個人類敞開全部的靈魂給你,熱情燦爛;就如我的男人給予我全部的心,毫無保留。
    我們分開後,能夠何其幸運哪,Spock,都遇見了屬於自己的奇蹟。
    所以,在這裡放手吧。斷開我們的連結(即使那會是血淋淋的、皮肉模糊的──)
    或許有天,我們能在一個陌生人辦的宴會上,挽著愛人的手
    回首時,沉默地默契──
    向彼此分享Vulcan那優雅的、矜持的,只揚起眉角的──真心微笑

    *陵子,真的,你這篇明明就是全部痛到底啊.....連救贖都在痛QAQQQQ
    **但看完了文,突然沒那麼不喜歡T'pring了
    ***Kirk爹要回來啦~真假?!這又不是在拍蝙蝠家二少爺的故事!!!!!

    回覆刪除
  2.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Rainy[/太字]

    T'Pring很可憐的QAQQQQ
    畢竟T'Pring是那麼的倔強,不斷的用小事情相互傷害,傷痕都很小很小,但累積起來就很痛,瓦肯人才不是沒有感情呢(哭
    不過照你這T'Pring的獨白說來,T'Pring與Spock他們其實都只是難以付出真心的傻子而已。
    T'Pring的倔強讓她無法包容Spock的武裝,而只是一同武裝起來抗衡...但硬碰硬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
    而Spock,他從小的經歷讓他無法放開自己層層的戒備,連帶的,連T'Pring給他的關心都無法接收。
    所以T'Pring跟Spock都找到了個可以包容他們的男人,T'Pring有了不對他設限的Stonn,而Spock他擁有了跟他一樣渾身是傷的Kirk互舔傷口,兩相依託。

    要是T'Pring還活著,他們可以當好潤蜜的!!!!!(ノД`)・゜・。


    救贖喔...唉,沒看過ST1~7電影的就不會痛啦(哭
    想到要努力抓住最後什麼也沒有抓到就覺得痛到不行啊啊(打滾
    最後還是剩下大副一個人嚶嚶嚶
    要是我沒看過電影就好了T_T
    09版的小朋友們真的只打算拍三集嗎?(聽說只簽了三集的合約)
    雖然XI走得調性跟TOS完全不同啦...但...如果可以的話,他們能夠把ST繼續拍一個系列就好了,畢竟過去其實有很多都沒說完的故事不是嗎?而且就算同一件事情也有不同的面向可以加以詮釋。
    (不過這樣子就要面對歷史要不要改變的問題...噢唔~救贖自己寫自己也會痛TT)

    我一開始也不喜歡T'Pring啊,但是站在她的立場仔細想過後,就選擇了原諒她了(嘆)
    要成為一輩子伴侶的人,照理說應該要陪在身邊,而不是去為星聯服役,這是種榮耀沒錯,但瓦肯人不是沒有感情,只是情感埋藏很深。
    這樣看來多陪陪伴侶這不也是一件合乎邏輯的事情嗎?
    相對於跟T'Pring相處,Spock跟艦長相處還比較多呢......

    誰知道真的假的,現在又延期劇本又改啦!!!!
    說不定頂著索爾的妝去上陣呢(喂
    (我等你的crossover!!!!!!!)

    *說真的看到妳留言我還真嚇一跳,妳整個人快忙死了啊(抱蹭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