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7日 星期三

【ST】[XI] What a life!

說好的ST更新,電影XI,最近都在寫XI的小朋友......
我覺得我應該找時間來寫TOS才是....

下一篇更新,我先別更ST了吧...應該吧....


注意事項:
Star Trek - 電影11
BL
CP -Spirk (Spock&Kirk)
PG級








*正文




【ST】[XI] What a life!

"Bones—,我覺得我生病了......"

McCoy醫生對著聲音源翻了翻白眼,一副'該死的上帝啊,麻煩是別又來了'的佯怒,眼前的Kirk就像在挑戰McCoy耐心的極限,癱躺在醫務室病床上一副病懨懨的模樣,然而與之完全相反的哼笑聲,完全洩漏出這只是該死的無病呻吟,至少經McCoy醫生的專業判斷的確如此。
面對著無病呻吟的Kirk,McCoy的耐心一直從未歸位過,一直,總是,永遠
"天煞的,Jim,別告訴我你又讓Android病毒什麼的接觸到你,真他媽的過敏體質——。"
雖然明知Krk是該死得沒是裝病,雖然耐心這種東西早就天煞的不知道早死到哪去了,McCoy仍就忍不住問上個幾句。要知道,Jim Kirk最擅長的就是給別人或自己添亂子,並三不五時在身上劃道'沒什麼重要的'口子,這渾球!(這不是對Jim的關心!不是!)
"噢...我的確接觸到了過敏源.......該死!聽我說完,想都想拿這東西往我脖子上扎針!"
而Kirk這小渾球聽著McCoy的問句,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轉,用著可憐兮兮的口吻這麼說,卻在話還沒說完時雙手捂著脖子從床上跳開,躲過McCoy朝他襲來的無針頭注射器。面對這樣的Kirk,早已習慣成自然的McCoy如同以往三兩下就逮住了Kirk,嘴裡咕噥著預防也好之類的話用力地將針往Kirk身上扎入並引起一陣大叫!
"噢唔,Shit!很、痛!"Kirk搓揉著脖子大聲埋怨,"就跟你說我沒事,幹嘛扎針?就算有事也不是這樣醫!因為過敏源是Spock!"
"什麼!?"McCoy一副不可置信的望向仍在滴滴咕咕埋怨著的Kirk,連原先在手頭把玩的注射器都無意識的被收起。McCoy蹙著眉搖搖頭表示無法理解,畢竟過敏源如何可能是Spock?這兩人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整天膩在一起,要有病也應該是Jim那顆整日春潮的腦子,怎麼可能是Spock?難道是某種新型性病?
"不是什麼性病,Bones你當我來者不拒嗎......"Kirk無視McCoy附和的搖頭攘攘著,"Fuck!就是因為我跟他分不開才會過敏,這是心理過敏!心、理、過、敏!"
"你跟那個尖耳朵又怎麼啦?"

"......Spock,他不跟我做愛。"

明明只是如往常般隨口虛應著,沒想到得到的答案卻讓他的倒著白蘭地的手一顫,白蘭地差點在地板上粉碎出一片心疼。而罪魁禍首Kirk只是在旁搔搔頭笑容何其無辜,自顧自的繼續說,"上帝啊,這種狀況已經連續兩個星期了!兩個星期啊,打從知道什麼叫性後,人生從來沒有過連續整整兩個星期只能跟自己的左右手廝混!"
"才兩個星期,小屁孩,別這麼飢渴......"小心翼翼的將杯子端出,並將白蘭地斟滿整個酒杯,McCoy疼惜著剛一個激動在地板上灑出的幾滴液體,就算Jim跟Spock一年以上沒做愛又怎麼樣?再怎麼樣也不值得賠上這樣一杯上好的白蘭地......
"才不是'才'兩個星期,是這兩個星期'活見鬼得久'!"Jim拍著桌子大叫,這次McCoy慶幸自己記得先將白蘭地端在手上,"兩個星期耶!天啊,我還年輕才25歲,正值人生精華,寧可精盡人亡也不要過著修道士的生活最後飢渴到死!"
"噢,耶穌基督啊,讓我猜猜......所以,"McCoy打著呵欠,語氣裡半是戲謔半是嘲諷,"現在全宇宙最自負的花花公子,正打算來跟與他完全相反的'一個乾巴巴的老骨頭'求救!?"
Kirk沒有回應,僅是攬上損友的肩將臉湊上前去,讓嬰兒藍的眸子漾上層水色,讓金色得睫毛撲搧著。
"拜託,Bones,是好兄弟就幫忙想個辦法嗯?"
"見鬼的好、兄、弟......"嘟囔著低頭啜了口,白蘭地滋味McCoy整個人放鬆了點,"......你就照你往常那般把獵物帶去約會並按照正常程序的最後到賓館乾柴烈火的幹一場?"
"Bones,這裡是Enterprise哪來的賓館?而且艦長房間大床也太沒氣氛了......"Kirk笑吟吟的一把搶過McCoy手中的白蘭地,引起McCoy一陣咆嘯,Kirk為此愉悅得笑開了臉並在摯友面前壞心眼得一乾見底,"哼,再怎麼精心製造氣氛,這不解風情得瓦肯小貓就是不懂啦!"
Kirk還記得那晚,自己學著"動影像"裡的女孩的姿態,軟蹭著Spock的臂膀,嘴唇在Spock的臉頰上親吻用著廝磨而壓抑的沙啞聲線磨過Spock的耳際,"我好熱......"
那時Spock的雙眼明明是棕色的看來卻宛如漆黑子夜,而當Spock伸出手拉住自己時,Kirk甚至懷疑自己聽見一聲粗喘,然後Spock把Kirk拖向浴室,Spock膝蓋岔入他的雙膝間,需索的嘴唇彼此撕咬著,一切就如同預期發展得火辣萬分.......Shit,要是有這麼美好就好了!
Spock那時只是冷靜的推開Kirk,對著電腦調降室溫,並把Kirk推向浴室。

這該死的澆了滿頭的冷水!

".......不然你就色誘他啊!用老二思考不是你最拿手的?"
McCoy翻了翻白眼,他嚴重感覺自己自從認識Jim Kirk後翻白眼的次數急速上升,也常會有偏頭疼的情形,也許該給自己研究一下是否有發生心血管疾病的可能。
"噢唔,親愛的Bones,你不會想知道瓦肯人究竟有多禁慾......"Kirk靠在桌邊單手撐著下顎,蹙眉噘嘴,對於自己的魅力竟然無法掀起Spock的欲望感到非常不滿,甚至有點......自尊心受創。

那是個值班結束的晚間,Kirk趁著Spock仍逗留於實驗室的時段,先行回房準備。
當Spock依約到艦長房間報到時,就是一副春色無邊的景象,Kirk發誓自己絕對有從Spock那張撲克臉上看到,在Spock開門那一瞬間的驚詫以及不自覺嚥了嚥唾液的舉動。
在Spock到來,而門一開啟的當下,牽動了卡在門縫的引線,在引線被點燃時火花也隨著精密計算過的燭台一點點往後蔓延,這慾火在高低擺放的燭台流竄,參差點點,燃過整個房間,燃出串掛在半空的湯匙、刀叉、叮叮噹噹,焚過紅色布幔與黑色薄紗懸掛出的詭麗色調,焚出溢散在床鋪四周的情色圖片,還有還有躺在由玫瑰花瓣堆積成的床鋪上的,那個人影。
那個人影,在亮晃晃的燭影裡,令慾火在邏輯理智的末梢燃成一片。
床上那個人影,正仰躺在雙腿大辣辣的岔開,春色無邊,赤裸相迎。
我仍舊在等待,過來吧甜心!
眨動冰藍色的眼睛像在說著這般話,Kirk緩緩舉起擺放在腹部的雙手,張嘴舔咬上捆棒在腕上的腥紅緞帶,嘴角咧出在百萬伏特的笑容。

沒有人能抗拒Kirk的魅力,尤其在他使盡全力的誘惑後。

所以Kirk瞧見Spock高揚的眉毛近乎快末入瀏海裡失去蹤影,所以Kirk瞧見Spock踏著較往常急切的步伐將他抵在身下索吻而上。
所以Kirk瞧見,Spock單手緊扣住自己被斷帶捆綁得雙手高舉過頭,力量之大在他隔天檢視手腕時滿是紅痕。

Spock輕柔的,將他固定在床頭櫃上。

然後,Kirk感受到Spock的嘴唇在他的額際落下輕柔的一吻。

然後Spock說........

"'Jim,最合乎邏輯的做法就是停止你剛所做的一切活動,並闔上眼進入睡眠,你明天一早有個值班。'"Kirk癟著嘴,模仿著Spock宛若電腦機械般的腔調,怪聲怪氣的複述Spock這令他惱火的話,"Bones,我告訴你,Spock更可惡的是,他說完這句話翻過身就進行'瓦肯人仍需要的一定的睡眠'啊!到早上起床時才幫我解開綁在床頭櫃上的手!"
"天殺的,Jim,別跟我說得這麼詳細,我不想聽!"McCoy惡狠狠的瞪視著Kirk並用力擰著Kirk的耳朵(要知道McCoy的瞪視是罕見的極品,常人絕對可以嚇得屁滾尿流。),"他媽的,你既然這麼想要就滾出醫務室直接找人撲上去啊!"
Kirk半瞇起眼,痞子壞笑又沒心沒肺的爬上嘴角,Kirk說,"Bones你當我沒試過嗎?瓦肯人的力氣有我三倍大,就算我想撲上去自己把人拆吞入腹也不行啊.....話又說回來,瓦肯人力氣這麼大,多有魅、力不是嗎?"
"你夠了!"McCoy對於眼前開始顧作羞澀的Kirk徹底的無語了,他覺得自己需要更多的白蘭地,更多的,更多......。看著摯友那受不了的模樣,Kirk吐出的話語裡更像是泛滿了愉快泡泡,興高采烈得跟McCoy詳述著他曾想利用Spock的佔有慾,假意去找別人上床,結果連衣服都還沒脫就被Spock逮到'以極端合乎邏輯冷靜神態'—講到這裡Krk忍不住辦了個鬼臉—拖回房間。當然最後,Kirk仍然沒有達成他所欲的結果,因為Spock在挑起Kirk的反應後就自顧自的到旁邊冥想了起來。
"結果那天我只能抱著抱枕孤獨一人在棉被堆裡蠕動,自己豐衣足食!"Kirk無限悲淒的呻吟,"Bones——你看Spock都這樣對我!"
"你,去他媽的我都說我該死得不想聽你那些渾事了!別一直對我眨眼我不想治療你雙眼慣性抽筋的毛病,要眨就去對你的綠血尖耳朵怪物——"

"McCoy醫生。"

Spock雙手環胸,身形筆直,藍色科學官制服燙貼,與Kirk和McCoy兩人身上皺巴巴的制服形成極強烈的對比。
"請問,McCoy醫生你傳呼我到醫務室來是為了......?"
Spock平板的聲音一字一句,清晰使兩個仍在打鬧的人回過頭。而Kirk注意到Spock對著眼前正拉拉扯扯的,包含他的兩位當事人露出不悅的表情。當然再如何不滿,仍是那副瓦肯人標準模樣,嘴角下壓個0.5度,右眉不自然的挑高1.5個度數。
Kirk假意笑著鬆開摟住McCoy肩膀的手,他感覺小矮人在背上歡快的跳舞,冷汗淋漓。

Bones什麼時候通知Spock的?

"Spock,你來的正好,這個小纏人精對你心心念念,管你們是要一起經歷瓦肯地獄,還是要去天煞的艦長房間大床灑滿玫瑰花瓣、點滿蠟燭,通通都隨便你們!"
"總之,快給我滾!別再來了!我是個醫生不、是、任、何、種、類的諮、詢、師!"
無視自己從學園時期就結下孽緣的損友在旁大吼大叫'Bones你這兄弟的叛徒',無視Spock聽了自己的話高揚的眉毛與很明顯放大的瞳孔。McCoy無視一切正在發生的事情,直把Kirk和Spock往門外推去,並刷一聲用力關上了門。

靠在門上,McCoy愉悅哼笑著喘口氣,這笑容就與Kirk溢滿壞點時的笑容如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Jim,那個該死的綠血怪物擺明就是故意在玩你,你個蠢蛋。"

McCoy醫生心情愉悅地低聲嘟噥,並端起酒杯,為自己傾倒一杯無人打擾的白蘭地。







【END】





*所謂後記

噢耶,說好的更新!!!!!!
我只是想打一偏從頭到尾幾乎沒有Spock在場的文
而且我又想敲Jim跟Bones的互動文......
啊~Jim跟McCoy的對話打起來真有趣XD
如果是正常人,應該都可以理解我想打的是哪一段....
唉,好久沒有製造華華麗麗的場景了,有點生疏啊,不過在寫春色無邊那段還是小滿足了一點(羞澀笑

其實會打這一篇只是因為當初啃生肉啃到煩了,因為不明白為什麼nc文裡,總是一直床戲wwwww
可是我怎麼也想不透怎麼可能縱欲得這麼頻繁,Spock的科學腦袋,願意配合Jim一星期幾次就不錯了吧
結果,腦子就因此竄出那句話....

"......Spock,他不跟我做愛。"

噗哧,講得無限委屈啊啊(笑死
所以這篇沒有任何主旨的日常文就這樣跑出來了(遠目
明明我ST現在想打的就是學園文=3=
啊啊啊~
好想要打Kirk在不知Spock是教授的情形下,在夜店裡痞笑的親了他啊啊啊.....(妄想模式開啟

先以上吧,早上五點了,我要去睡覺了,晚安。
留言明天一定回。

以上。



p.s.題外一下,最近啃生肉啃得有點兇,而我想說的是,很悲情的,我居然啃生肉啃到把NC文的常用字彙都記起來了....例如前列X、擠壓揉捏親、胸部的三種寫法等等......
哼哈哈,我從小到大學英文還沒這麼迅速,效率這麼好過(苦逼笑
要是要叫我背醫療用的器官名稱,只要用那些名稱寫個幾篇NC文,我看我大概會清清楚楚吧.....


P.S.S.文中提到的Android病毒的,Android其實是這隻.....(話說我好想要GOOGLE Android手機~

android1.jpg

1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Kirk你這小種馬...........終於遇上駕馭有術的騎手了吧哈哈哈(總結)

    Spock您也忒壞了~把人家的火挑起來就故意不理的惡趣味啊!!!!!超級糟糕有沒有!!!!!!!

    1.
    >>澆了滿頭冷水
    透明水滴沿著Kirk被冷水沖得冰白的五官滑下,純藍眼眸驚詫茫然,而青年的身軀被溼透的衣物包裹得緊勒,仰脖靠在星艦雪白浴室牆壁上──

    2.
    >>Spock輕柔的,將他固定在床頭櫃上。
    大副閉著眼睛,彷彿入睡。但他的尖耳朵幾不可見地輕動。
    瓦肯子民的聽覺很敏銳。
    所以,身旁人類低聲的咒罵也好,他的艦長按捺不住情慾扭動身體的被褥摩擦聲也好,被咬緊在嘴邊的沙啞低吟聲也好──耗盡體力、終於解脫了似的哽咽,也好。
    一清二楚。
    ──果然,綁住雙手是符合邏輯的選擇。

    偷吃被抓那裏更不用說!逼得小艦長豐衣足食根本就是惡趣味!!!!!!!!

    ──其實你只是想看這個吧大副(指)
    這樣玩既能解決你家艦長生理需求,也是你的愉悅指數來源吧?!(當然,大副您不會承認〝愉悅〞這個情緒?)(笑

    最後,想跟艦長說一句.............
    船上沒有賓館有什麼關係呢?

    **地球上沒有Bones的醫務室,也沒有艦橋耶**!!!(←你住嘴!!!

    只是有Bones無針注射器+Chekov狗狗眼神淚目攻勢而已,但身為Kirk艦長,勇於冒險可是你的天性啊XDDDDDDD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