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3日 星期日

【ST】[XI] [百題]18. 熱水瓶

久違的更新,請相信我,我原先真的沒打算寫ST(非常認真
可是這篇先完成嘛哎唷~
我克制不住啊啊!!!!其實我最近已經很低調沒在Plurk上亂叫ST了!!!!看得出來吧?
可是,喜歡的本能壓抑不住啊...這坑跌得不清(眼神死

話說這篇寫完我終於一個腦袋可以小小關機去念書了,再不念我的期中考就完蛋了....


注意事項:
Star Trek - XI
成員:除了Scotty跟Chapel應該認識的都出場了

全年齡!!!!!!!!
應該吧(笑笑笑







*正文



【ST】[XI] [百題]18. 熱水瓶


自從昨天Sulu告訴他這個理論後,Chekov就花了整天的時間在想這問題。

Sulu說,在遙遠的東方有種陰陽相生相剋的理論,兩者缺一不可,過與不及皆不好,只有相輔相成才能維持平衡,發揮真正的力量。而這大概是是我們企業號能聲名遠播的原因吧。
Sulu說,以比較容易的方式解釋大概就是熱水瓶和冷卻器。
Sulu說,企業號上的熱水瓶是Kirk艦長,而冷卻器是Spock先生。
Sulu說得很篤定。

Chekov只是困惑的點點頭。


"Chekov,告訴我,那些該死的克林貢人對我們做了什麼?"
"我們的船被擊中,防護罩剩60%,並持續被鎖定。"Chekov側過身體回應,Kirk艦長聽了回報之後拇指磨搓著嘴唇狀似愉悅地哼笑。現在明明是一個緊張的時刻,明明每個人都屏息凝神的待命,但奇怪的他就是緊張不起來,Chekov想,也許是因為不知不覺間自己已經越來越依賴這個沒大他幾歲的「艦長」了吧。
所以Chekov又開始思考這她想了一整天的問題,誰是熱水瓶?
Kirk艦長?
看著眼前指揮若定的艦長,沒心沒肺的笑臉高掛在臉上,Chekov認為也許Sulu是對的,艦長真得是Sulu所說的熱水瓶。不過,當Chekov對上艦長那雙冰冷無效一的藍色眼睛,他怎麼也無法說服自己相信艦長是熱水瓶。
是,只要扯上企業號的大家,Kirk艦長就會熱切而瘋狂,艦長是最護短的,無法忍受任何人打他的人的主意。然而,當這是牽扯到企業號上的大副,Chekov就會看到艦長這讓心頭為之一顫的涼冷眼神,就像自願上克林貢戰艦臥底的而身陷敵營的Spock先生。

只要跟Spock先生安危扯上關係,艦長......反而是最冷靜的。

Chekov安靜地回過身,心底祈求著Spock先生一切安好。

事件結束後,雖然Spock先生受了點輕傷,雖然被McCoy醫生強壓在醫務室徹底檢查個半天,但大體來說仍舊一切平安。
Spock先生的平安,讓整個艦橋的氣氛為之一鬆,雖然大家仍是這般安靜地恪守己執,但Chekov就是感覺得出來,瞧瞧自己身旁的Sulu動作輕快流暢,笑容在臉上若有似無的閃現,而Uhura整個人輕盈的像隻小鳥一樣,在Spock先生遇險時她可不是這樣,壓在耳上通訊器的手緊張至泛白(雖然她和Spock先生分手了,Chekov為Spock先生感到有些可惜,Uhura是個好女孩)。
就連艦長......Chekov的視線落在了艦長身上,很顯然他的艦長並沒有注意到他。Kirk艦長正忙著把視線跟在Spock先生身上轉來轉去。
雖然Kirk艦長明顯的因為Spock先生平安在待在艦橋而鬆懈許多.......,Chekov側著頭想。至少艦長又回復到那個最護短的Kirk艦長,那個似乎是熱水瓶的艦長。

但Chekov注意到那不是歡愉的神色。

時間必須推移到稍早前,Spok先生因為受了傷而被McCoy醫生強壓在醫務室醫務室進行檢察(真的是強壓,Spock先生一回到企業號上便不顧簡單的包紮傷口,便打算回到工作岡位,而被艦長跟醫生一人一邊強拉住。),Chekov有些擔心Spock先生的情形便在值班結束後前往探視。那時Chekov站在醫務室門外,為是否該進門而猶疑不定。
門內的對話毫無阻礙地直竄入他的耳內,卻無法如過耳春風聽過就忘。

"......你得給我個解釋,Spock。"
"艦長,我想我已經跟你說明過原因了。"
"但,別認為我不知道這是官方說法!我不相信你是失手被擒,瓦肯人所擁有的天賦足夠令你避開一切!"Kirk提高了音量,"還有這是私人場合,拜託你叫我Jim,我最討厭一切事情都硬梆梆的。"
"我任何需要向你說明的,因為這並非純然的官方說詞,而是事實。"
"好,那既然你說是事實,Spock先生,那請你將你說詞中省略的部分通通補上,鉅細靡遺!"

門內一陣沉默,Chekov發現自己壓在門上的手在顫抖,因為那個整天笑吟吟的艦長難得這麼憤怒,而Spock先生難得這般,閃爍其詞。

"......這是命令嗎?Jim。"

"......如果你希望的話。你知道我從不想強迫你。"

門內又是另一陣沉默,Chekov聽見自己心跳的節奏與時間的推移一同加快,他知道自己似乎該離開了,卻又忍不住得聽下去。
沒多久,門內響起細碎的窸窣聲,聽得不是很清楚,只聽見克林貢人、計畫、企業號、Kirk、性命、合乎邏輯以及情緒難以控制等零碎詞彙。

"該死的,Spock,你該相信我的!"

"Jim,我一直都信任你。"

"撒謊。"

"瓦肯人從不撒謊。"

"瓦肯人從不撒謊,但,你撒謊。如果你信任我你就不會被抓走,也不會現在........該死的,Spock!你……."



"啊啊——"


明知道潘朵拉的盒子不該打開,明知道別多管閒事,Chekov無法停下的腦袋讓想法在腦海中翻旋成形(你知道的,就算僅只17歲,天才的腦袋瓜仍舊難以控制),他真的無法與不將稍早前,當Spock先生還在醫務室時艦長大聲攘攘的事,與艦長現在一副坐立難安的姿勢以及像小鬼嘔氣的表情聯想在一起。
不過很可惜,他也只能停留在聯想階段,因為當時在聽到艦長那難以言喻的大叫後,Chekov以近乎狼狽的姿態落荒而逃。

一想到在企業號第一次任務時,癱倒在旁不斷喘息的Kirk艦長,那脖子上的紅痕仍舊令人膽戰心驚。
除了艦長,沒有人能應付發怒的瓦肯人。
縮著肩膀搓了搓自己的脖子,Chekov忍不住如此想著並回過頭,讓視線跟著艦長在Spock先生身上晃悠。

所以Spock先生是冷卻器嗎?

才....不是。
Chekov忍不住癟了嘴。


所以熱水瓶是誰?究竟是誰?


唰的一聲,艦橋上自動門開啟,一陣繽紛多彩的髒話隨之而入,全艦橋上成員全都動作一致的將頭顱一撇,對上來人。

"該死的,Jim你這天殺的小渾球對'我的'醫務室他媽的幹了什麼!?"McCoy醫生氣急敗壞地怒吼,並抓住朝他笑盈盈迎上的Kirk的肩膀不住搖晃,Chekov覺得自己看了頭都暈了,而艦長還能維持笑容真的很厲害。
正面迎上McCoy的憤怒,Kirk只能乾巴巴的笑著,閃爍著的藍眼睛很美,卻閃動著心虛,滿溢到堆積在笑容上的心虛。
"Bones,你知道的,我跟Spock就小小的吵了一架......"
"小小的吵了一架!?去你媽的'小小的吵了一架',就只是小小的吵架會該死的把醫務室大門弄得都是滑不溜丟的痕跡嗎?就只是'小小的吵架'會他媽的把辦公桌上的東西能壓碎的壓碎,不能壓碎得玩意兒全掃在地上?這裡面該死的還有我女兒的相片!"
McCoy氣的吹鬍子瞪眼睛(當然,如果他有鬍子的話)、臉紅脖子粗,咆嘯聲音之大讓Chekov禁不住縮著肩膀以盡量不引起注意的方式摀住耳朵,反觀身旁的Sulu仍一臉興致高昂的張望,這令Chekov非常佩服,要知道,McCoy醫生的怒目可是極品,即便瞪視的對象不是自己仍有著強烈威壓。
"McCoy醫生,請壓下你過於衝動的情緒表現,以理性來判定,這事錯不在艦長......"
"噢唔,上帝啊,有個綠血妖怪正在疵牙咧嘴著說我不明事理啊!天殺的,我當然明白!"MocCoy高分貝的聲音強行阻斷Spock語氣平和卻急促的回應,為此Spock的右邊眉毛高揚,"你這尖耳朵居然說我不明白?該死的,我也希望我不要明白,尤其是垃圾桶裡的.....該死。"


"Jim,Spock!你們兩個他媽的永遠別出事,他媽的永遠別同、時、出、現在醫、務、室!"


所以垃圾桶裡的是什麼?Chekov望著McCoy醫生氣沖沖而去的背影有些困惑。
而Kirk艦長和Spock先生兩人肩併著肩相視而笑—瓦肯人從來都面無表情,但Chekov相信要是他們能笑,那Spock先生現在鐵定掛上跟艦長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笑容—的樣子也讓Chekov難以理解。


怎麼短短幾天內發生了這麼多難以理解得事情?Chekov噘嘴,無聲地嘆口氣。


至少,至少......知道企業號上的熱水瓶是誰了........


只能是McCoy醫生了吧!
而艦長和Spock先生通通是醫生的冷卻器。



Chekov為自己的答案滿意的笑了。








【END】


*註:其實大副失手被抓是因為估算錯誤,潛上克林貢戰艦的大副再討論軍情時屏息在旁,卻不知這場軍情討論是誘敵(誘使潛上戰艦的敵人現身)政策,當然對方不知道是瓦肯人,而是僅僅描繪著對Kirk先虐後殺的情形等等製造出一種『隱身在暗處的敵人,你再不出現我就會把你的長官OOXX』的假象,並製造出其實整個Enterprise已掉入陷阱的假計畫之類的....(只是個短文你構想這麼多幹嘛!?

然後親愛的瓦肯人就情緒動搖了,原先判斷錯誤外加情緒動搖就被抓了(攤手)

不過因為這只是百題,我們就讓他隨風飄吧,這樣的長度夠多了=ˇ=





*所謂後記

這篇是全年齡吧!!!!全年齡!!!!!!!!(大笑
雖然我很想知道垃圾桶裡的是什麼,雖然我很想要兩人小小幹了一架的實況轉播XDDDDDDD
不過這兩人真不應該,吵完應該要清一清啊,不然怎麼跟Bones申請下一次的使用權呢(搖搖頭
還有Chekov不是我要吐槽你,這三個人通通都是熱水瓶好嗎?企業號上幾乎沒有剎車系統啊!!!!!!!!
平常任務Spock先生還可以充當冷卻器一下,一碰到艦長,冷卻器就失靈已經是常態了。
艦長?別傻了,他跟自控從來不來電,才沒有大副出事他還很冷靜呢,實際上他已經在計畫要如何像瘋子一樣...

把敵人全、都、爆、掉、唷、啾咪☆

而Bones有時反而才是冷卻器吧,雖然表現方式.....(汗笑

自己寫自己吐槽我真是(扶額

結果說要寫的獵奇還沒寫因為不知道要寫誰哼哼
本來打算寫百題本分,但還是...不知道要寫誰=_=

嘖。

2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而艦長和Spock先生通通是醫生的冷卻器。
    等等!狗狗,你忘記是誰讓醫生變成熱水瓶了嗎XDDDD(笑滾)
    Enterprise的冷卻器......有嗎?誰?
    Uhura算不算一個?(竊笑)(想到數字系列的黑姊姊www)
    Chekov偶爾也能當當看吧?(Kirk:等、等等!Spock!是Chekov!天哪我不想教壞小孩!先、先暫停──不!我們還是到角落就好!)(←啥?!

    Sulu你還真是八卦大王啊=ˇ=
    可是Chekov才是真相帝!
    看有多少事情是這孩子默默發現到的!(是說Chekov都不會跟Sulu說他的發現耶=ˇ=)(劍手傷心

    知道嗎,Chekov,〝灼傷〞並不只會發生在高溫物體喔,碰到太過冰冷之物的瞬間,你也會被瞬間傳遞的大量熱量燙傷。
    你的艦長不只是熱水瓶了,他都快變核彈啦!
    (你的大副則是氫彈)
    (因為核彈的原理是分裂然後左摟又抱而氫彈不是)

    最後滿意對自己微笑的Chekov真‧可‧愛www
    不愧是McCoy祖母和爸爸媽媽一堆親戚疼愛的孩子(被老骨頭奶奶無針注射戳!)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Rainy[/太字]

    其實寫小柴犬(?)Chekov真得很有趣~真相帝啊!!!!真相帝!!!←原本想拿sulu來寫,可是不敵真相帝的威力(炸笑

    如果sulu的話,這篇大概會變這樣:

    sulu:我們可以來打個賭,我賭企業號上的熱水瓶是Kirk艦長,而冷卻器是Spock先生!(笑)
    嗯?要我證明?也行上次艦長ooxx....大副xoxxoo....
    chekov:(好孩子舉手)可是我上次看到大副ooxxx....(被sulu消音
    sulu:噓,我只是看到艦長跟大副剛好路過而已(微笑)←第一手八卦不落外人田意味(被sulu西洋劍穿刺
    眾:所以賭局結果如何啊啊啊啊

    大概這樣吧(聳肩(欸!

    真奇怪,Sulu在我心中什麼時候這麼八卦的(扶額)
    不過聽你這樣說...還真的耶,小狗只會跟劍手汪汪講俄羅斯~下次來寫一篇Sulu跟Chekov好了(欸?(...打完這行我發現我真的淪陷的不輕*眼神死

    其實Enterprise本身就是個有著冷卻器清涼外貌的惹火熱水瓶啊!!!!!(大叫
    更別提裡面的成員都是組成enterprise的小分子了wwwww
    U姐其實我覺得,只要不要遇到jtk就是Enterprise裡面唯一的正常人...(被揍
    不過其實U姐炸毛真的,我愛炸毛後的U姐啊!!!她都可以榮登Enterprise上的第二女王了!!!(不是第一啊,因為Enterprise上最美麗的女王是藍眼睛萬歲!!!
    而TOS最美是大副囉XDDDDDDDD
    話說數字系列...我真的覺得那個作者好強啊QAQ
    她是怎麼把每個角色寫的都那麼有愛的QwQQQ
    而且她的AU也很好看~TwT

    艦長核彈大副氫彈(蓋章
    這解釋真的超棒的啊啊啊啊WWWWW
    不過,我想太過冰冷而灼傷的問題,小狗應該只有理論上知道而已,因為小狗是那麼可愛,又被大家疼愛的,應該沒有機會親身體驗被冰冷燙傷的痛才是(笑(這玩意兒旁觀僅理智上覺得痛(而親身體驗過才是痛徹心扉啊啊啊

    Chekov最可愛的是,他的笑容是那種就算燦笑也顯得靦腆的那種啊啊啊啊啊
    可愛死了~連我最近也越來越想疼他(捂臉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