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5日 星期一

【小說隨口說】伊坂幸太郎《沙漠》

這篇完全與書評無關,純屬個人情緒文。

因為整個陷在看完的情緒裡無法抽身,所以就打了這篇來理清自己情感上的糾葛。
不然我快鬱悶死了....

說好要更文,結果我又不小心食言了=3=
才沒有不記得呢~因為我已經打算好要寫ST了!
打算要寫XI的Jim向可憐的Bones劈哩啪啦抱怨Spock不理他(?)的可憐樣(?)
啊!?絕對沒有虐啦~可憐的是大副哈哈
明天早上的課在去寫啦,如果沒意外的話明天會更(笑

噢唔,這又提醒了我,留言我還沒回,也還沒還債(遠目


注意事項:個人情緒文,與書本內容沒太大關係=_=

雖然還是有想評論的點,不過因為是針對書後解說的看法,提出不同的意見,與本書無關,就不想寫了。







伊坂幸太郎《沙漠》



《沙漠》伊坂幸太郎的小說我未閱畢的兩本之一,今天剛看完(這樣就只剩摩登時代了)。整本書的主旨是透過描述五個在仙台的大學生來傳達改變世界、讓世界更美好的想法。
雖然書裡的主旨是這樣,不過伊坂的書大部分能引起我的共鳴才不是那些主旨呢!
會讓我深陷的有三段話:

其一:
『北村,你們這些大學生受到城鎮的保護,雖然鎮外是一片沙漠,你們卻在城鎮裡生活。』
其二:
『我說啊,才沒多久耶,我們進大學才沒多久耶,就已經要畢業了嗎?拚命念書考進大學,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就得煩惱接下來的事,這算哪門子的制度啊?』
『就是這樣,學生才會不關心世界,光是生活周遭的事都管不完了,反正進了公司以後也是一樣。滿腦子都是將來,不管到了什麼階段,想的都是將來,一點餘裕也沒有。我說啊...』
其三:
『沒錯!沒有人告訴我們怎麼生活,我覺得自由發揮反而更痛苦。』

我對讓沙漠下雪一點興趣也沒有,卻無法不為城鎮外得一片沙漠而害怕。噢不,不是害怕就職,而是害怕變成與自己所討厭的那些大人一樣(即使這樣討厭著,在過了高中後就發現自己越來越接近自己所厭惡的那些成人心理)。對我來說城鎮保護的才不是大學生們,而是保護那隨著年齡增長而越來越磨滅的狂妄、輕浮、太多的自我,那些在出了社會後不會被原諒與接納的特質,那些屬於『年少狂妄』特有的玩意兒。
本來在大學中就是 a fish out of water,我害怕我出了城鎮會被沙漠的艷陽成乾癟的魚或者是缺水而死的魚啊。(已經不只是離水之魚了,是連水都看不到喔~)

當然,這些閱讀的造成的憂傷都是不必要也不合邏輯的,甚至是無聊的。只要接受讓生活把妳抹消就是了,也不會有什麼感受,反正人都是習慣性的動物,最終總會接受一切。

但這是在理智上懂得玩意兒,情感上,就是無法接受。

就像關於其二裡提到的那兩句連貫的話,理智上懂很多事,理智上可以理解將來很重要,現在是為了將來做準備,但看到自窗頭投入的那抹陽光,夕陽西下時絢麗的天空,當自己從生活中抽空去看展覽時那遭受到的感動,電影、小說等在腦內留下的衝擊......這些東西太美好了。在我關在教室裡上課、關在房間啃著課本時,自己究竟錯過了多少美好的瞬間?
是,我的確又不想拯救世界了,因為我只想關心這世界的美好。不過,先不管拯救世界這大事,就算我僅是想關心這世界的美麗,套在這句話裡也很悲哀不是?一生的汲汲營營,都為了那個不確定的未來。我真的沒辦法不為這句話而共鳴,因為我曾經將這點對生活的無奈告訴我母親,而得到的答案卻很諷刺,該死的無可奈何。
母親說:「那些妳視為浪費時間的事物,在妳的生命中,有時是一種必要的浪費。」
必要的浪費。
啊,我母親說的話多有道理!
卻偏偏她的話總是正確,讓我成了個把『我媽媽說』掛在嘴裡的小孩。多無奈不是嗎?

必要的浪費。
該死的,我一點也不想要。這必要的浪費是為了什麼?未來。
未來看的見嗎?看不見、摸不著、體會不到。
為了一個連個影都沒有的東西付出究竟算什麼!

『沒錯!沒有人告訴我們怎麼生活,我覺得自由發揮反而更痛苦。』

這感覺就像上面這句這樣。

可是我也真的無法不這麼想,這念頭盤聚在我腦海很久了。
理智上,我完全知道自己所該努力與前進的路,但情感上,我徹底的抗拒。唔,因為我的性格本身就是個偏向極端的人,雖然我相信也信奉中庸,但本質上的極端很難改變。(客觀可以理解,但主觀上徹底的自我,好惡分明這樣= =")。
人會努力是因為你在眼前可以明確的看到結果,不論是好是壞,結果總是可預見的。再不然就是不計後果心甘情願,這時結果已經不重要,為了所不明確的結果努力也沒有關係。
但走公職對我來說是條合理的路,而且就各種理性分析出來的觀點是合乎我的需求的,這些我都知道,但我壓根就不知道我所選的職業在做什麼,就像你可以明白一個畫家是在畫圖,但畫的是什麼,他在畫的過程中所追求的東西是什麼,只有一個畫家可以理解。我現在就是屬於知道畫家在話圖的那類人,我對我選定的職業根本就不懂啊!這叫我如何去努力?
未來對我太不真實了。
母親說這職業合乎我的需求,我可以就職後再轉換跑道,甚至用業餘的時間從事自己所喜歡的閒事,但是看她每天上班回家,時間是有了卻同時帶回家無限的疲倦,這又叫我如何相信她所說的「業餘時間」?
不確定的事情,讓我很難全心全意去努力。
太多的不信任,讓我甚至連自由發揮的做不到。

因為連框架在哪裡都不知道,要怎麼打破框架?
(啊,其實我一直認為自由發揮之所以痛苦就是因為搞不清楚框架哪!)

唉,雖說文中那個段落是在說人因為不知道如何追求幸福,所以才會尋求宗教依歸,並將這段話進行引申,但追求幸福、拯救世界什麼的,對喝了好喝的梅子綠茶就可以幸福整天的人來說,其實有點太不切實際,所以還是想想要怎麼讓自己下定決心努力點實在。

唉唷,我知道,想這些是這麼不切實際,但就原諒我吧,每次剛看完一本書,不管是什麼書(只要能吃得下去),我都會深陷在其中,只是這次剛好是伊坂的沙漠。也許是因為主角們是與我同樣是學生吧,又或者同樣是就讀法學院,所以我特別有感觸,不過也可能不是,因為好青年伊坂幸太郎的文章裡一直都有股長不大的孩子氣,所以那種孩子氣的思維,即使明知是那麼不切實際,卻讓我忍不住想附和吧。

再題外一下,伊坂我真的很喜歡他的小說,雖然文筆只能算普通無法讓人(至少讓我)有看到當場想尖叫的句子,但他一直很努力的寫作努力的痕跡反應在書裡,他筆下一貫的輕鬆並帶點憂傷的觀感很吸引我當小品文閱讀。還有,雖然怎麼也不想承認,但是他那個美好到很天真的孩子氣大概是最吸引我看下去的主因吧,就因為有"好可愛啊"的這種心態才會一本本這樣看下去....(捂臉


P.S.噢唔,雖然我知道不是當書評打的話,我這種雜碎心得看起來就很傻很笨很天真..
不過這是學生的權利嘛,就原諒我吧!
誰叫我住在城鎮裡啊(壞笑

然後4月說要出的書出了沒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