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3日 星期四

【ST】Cuddle-able(12/23更新,全文完)

這一次是雙Kirk和雙Spock唷(愉悅(你只是讓他們出現在同一篇文裡吧!?

123456.jpg
內容差不多就這樣(欸?(半真不假啦

考慮到我這幾天嚴重忙碌,我還是決定先更寫完的部分好了XD
而且我現在的大腦真的很茫,我超想直接去睡的=_=

所以對不起啦~給大家看這種半成品XDDDDDDDDDDDD(還笑!!!!

注意事項:
Star Trek - TOS +電影11
BL
CP -Spirk (Spock&Kirk)
PG級







*正文




【ST】Cuddle-able

1.Jim
Kirk艦長有個無傷大雅的小嗜好,他喜歡懶洋洋癱坐在他專屬艦長椅上,單手撐著下顎,細細凝望他所擁有的一切,包含認真工作偶爾調笑個兩句的艦橋成員們、企業號他最美麗高貴的夫人,以及,企業號外那片無垠宇宙。
宇宙,人類最後的疆界—
而這也是Kirk艦長認為,自己與在艦長斜後方大副最後一道邊界。
是的,在Kirk艦長的小嗜好裡,他尤其喜歡將之適用他的大副—一個尖耳朵綠血外星人—身上。
Kirk艦長熱愛屬於他的一切,尤其深愛他最優秀的大副。如果開口問他,他也許會給你個低沉的笑聲並且眨眨眼說著"噢,我愛那個人......但這一切都只在他不用他的伶牙俐齒杯葛我的情形下。",又或者戲謔地否認,甚至是閃爍著無辜的雙眼望向他的大副,並得到大副一個挑高眉毛的Fasinating。但無論如何,Kirk艦長至少在心底不曾否認過大副對自己的重要性,重要到足以犧牲一切相搏。
透過眼角偷瞧著專注讀取數據的瓦肯大副,腰桿子打得筆直與留了許久的瓦肯髮型一樣一絲不苟,而在藍色制服下的背影纖瘦修長,露出一點的頸背膚色蒼白泛著淡青,柔和了宛若刀刻的僵直線條。這就是他的理性、節制、一板一眼,單看這副模樣誰能想到他的目光可以利冽而所擁有的力量足以靠單手就扼死一個人類?
當然,單看這副見鬼的冷漠氛圍,又誰能想到他親愛的瓦肯大副是如此的柔軟溫順,又誰能想到他其實擁有一個典雅雋永的瓦肯式微笑?
金棕色瞳孔像是潛伏於眼底甲蟲硬殼,在心滿意足的光芒裡閃閃發亮,Kirk艦長,喜歡就這樣看著他的大副,靜謐地、專注地。
只可惜他的大副不喜歡身體上的接觸,不然他鐵定會就這樣起身,走過去,並且假裝看看他在幹嘛的——

給個大大的擁抱吧?

Kirk艦長正眼對上了察覺到他的視線而轉過頭的大副,Kirk艦長朝他的大副眨眨眼,蓄意露出了個淘氣的笑容來面對大副一貫得挑眉。
沒關係,可以緩緩,Kirk艦長對他的大副一直都深具耐心。

可以等的,等到今天值班結束後。
等到他的大副今天開口叫他Jim的時候。



2. Mr. Spock
在長時期與人類相處下,Spock觀察到人類面對不同的情境會使用各種不同的名稱做為一個人的代名詞。細細體察這些名稱背後所蘊含的情感極其細膩,時而戲謔時而嚴謹,有時僅僅因為一個語調的上揚對同一名稱所表達的意思就產生極大的差異。這對行事力求合乎邏輯嚴謹的瓦肯人來說,人類語言的表達方式是彌漫情感色彩的、非理性的、多變數的—不合邏輯的。對於Spock來說,是的。身為半個瓦肯人半個人類,瓦肯血統與教養所以形成的邏輯令他對此略略蹙了眉,然而身為人類的部分卻讓他能坦然接受這些非理性的表達,甚至對這種表達方式所呈現的精緻情感變化感到好奇的、有趣的、吸引人的。
而關於名稱與語言的藝術,艦長無疑是最佳範本。
身為星艦企業號上的大副,不可否認的,Spock最長時間的相處對象自然是他的艦長,不論是做為公事亦或私交上。自然而然,艦長就是Spock對於人類的行為模式觀察對象的首選,況且,他的艦長是個很標準的人類。
並且他的艦長非常擅長使用語言。
故,名稱與語言的藝術,選擇艦長作為觀察對象是合乎邏輯的。
Spock,這是瓦肯人的名字,艦長會這樣稱呼Spock,大多數時候使用一種舒緩並且平穩的語氣。語音結尾輕挑起一個保持距離的親暱,喉頭輕點的k收尾音是在刺探,刺探摸索每件事的邊界,諸如問題、個人底線之類的,就像在探索未知宇宙時充斥不確定概念的好奇與興奮。
Spock,當瓦肯大副的名稱從艦長口中吐出的是短音節、急促語氣就像是急於發射的槍枝,這時,Spock總感受到一絲抱歉。盡一切可能支援他的艦長是合乎邏輯的,但每當他的艦長使用這種急躁的語氣叫喚他時,通常表示Spock自己已無任何能力替他盡一份心力。
Spock,艦長還會如此叫喚Spock,用一種低啞而輕柔的聲音。瓦肯人不能對這語氣造成自己內心何種情感波動下個肯定的答案,換句話說他無法確定自己究竟是喜歡或是討厭。通常艦長這樣稱呼他有兩種情形,一是與Dr. McCoy一同以嘲笑自己的邏輯理性為樂,而另一種通常是在艦長要與他耳語些事情的時候(雖然有時艦長什麼也沒說,叫完名字後就笑而不答)。
還有一個稱呼,一個說特別也不特別,但卻傳達許多情感上的訊息,很容易的,在同一個稱呼中包含先前所說的一切情感。

"Mr. Spock!"

Spock感受到一個低啞輕柔的低音在他耳尖呵著熱氣,正在調整三錄儀的手在人類視覺可辨範圍外停滯0.00001秒。他很熟悉這種短促壓抑的語氣,而語音裡尾音輕收就像那個攬在Spock肩膀刺探的指尖。
感覺到自己肩上的手緊了緊,Spock聽到自己身後的艦長對自己提出了個要約,等待著一個誠實的瓦肯人給他承諾。

略歪著頭,Spock挑高右邊眉毛。

"艦長,在你提出的'值班結束後的會晤'裡,我對你應該如何稱呼?"

"JIM。拜託!在私人時間請叫我Jim,Mr. Spock!"



3.Jimmy boy
他的大副正在他的好朋友進行爭論。
這很常見,他一直都知道(應該說全星艦成員都知道,不可能不知道的,這很明顯)大副先生與Bones之間不合地冽冽火花。諸如Bones會氣得臉紅脖子粗地大吼"你這天煞的尖耳朵冷血怪物!"又或者他的大副會對著他的好友挺直腰桿子緊抿的雙唇在邊角挑起一枚若有似無的嘲諷(當然,大副堅持這是對一個事實的陳述),"你在情緒上具有強烈仇外表現而行為上呈現原始的暴力衝動,這一切都只出現在非理性生物上的特徵,在你身上全都具備。基於理性推斷,我誠摯建議你去精神科尋求一份鑑定報告。",像這類瑣碎地唇槍舌劍三不五時在兩人聚頭的地方上演。
這很常見不是嗎?他的大副跟他的朋友徹徹底底地不合,這是早就知道的事。而且,再補充一點,大多數時候他們每場爭吵風暴的核心都是他,Jim. Kirk。
"你這沒感情的綠血妖怪,Jim一點毛病也沒有,好嗎?腦子有問題的是你!"
Jim斜椅在Enterprise醫務室大門聽見Bones在裡頭高分貝的咆嘯。喏,看吧!這次又是'因為我'Jim想(說真的,他其實只是來找Bones拿回他扔在醫務室裡的東西的,不過他想Bones不會想知道是什麼。),這一點也不意外真的,一點也不意外。
"醫生,你的論述一點也不合乎邏輯。我並非懷疑你對於你專業領域上的才幹,而是你方才的論述比起對於專業的判斷,更是基於情感上的理由。在關於這種事情的判斷上,情感應該被排除在外。"
"見鬼的,究竟是我是醫生還是你是?我說Jim他一點毛病也沒有!10分鐘前我才幫他做完全身性健康檢查,他可以說是全宇宙最該死的健康寶寶,當然除了他媽的最近逐漸上升的體脂肪。"
大副先生乍看之下一如既往平板的語調在字門縫溢漏而出,Jim有些訝異,這聲音似是有些急躁?而Bones,你真的沒必要在誇我健康寶寶後又補上有關體脂肪那句。
話說這次爭論題目似乎是—他這全宇宙最偉大的艦長,James. T. Kirk,是否有該死的隱性疾病?
Jim皺了皺眉噘起嘴,感覺自己腦海裡被不悅的情感浸漬有點濃稠。他真的一點也想不到自己身上有什麼不能見人的隱疾,要說也不過是到了青春期就染上的'不做愛就會死的病',但這是顯性!可不是該死的隱疾!他可從來都不曉得該隱藏這濃烈的情欲,拜託!他是個年輕男孩可不是個老頭子,怎麼可能忍受超過一星期的禁慾生活?
啊,他的大副例外!
Jim翻了翻白眼,在心底補上一句,誰曉得瓦肯人禁慾節制的面具下是什麼。
"醫生,你不能主張艦長這行為沒有可能是種疾病的症狀,心理壓力所引起的非常態性疾病多有案例可循。"聽到這裡Jim在心裡賭咒著'你這悶騷的瓦肯渾球才有會因為禁慾變成變態色情狂的病',"沒有一個常態的人類會在私人場合、公開場合,甚至是不論任何時間地點的對單一對象施以一侵害身體權利之行為,尤其是在當事人嚴詞聲明過後仍然故我的將雙手以環繞的姿勢圈住施行對象,並將大範圍身體面積毫無保留地貼上,這行為不論從過往經驗還是對人類得觀察,所得出的結論都不合邏輯。"
噢唔。Jim聽到自己內心的呻吟,噢、唔!
這,很糟糕,非常之糟糕。他的大副那壺不開提那壺啊......
他可以'合乎邏輯的推斷'其實他的大副其實早就知道自己在門外偷聽嗎?可以'合乎邏輯的推斷'其實他的大副早就知道自己是來跟Bones要人把他'最親愛的瓦肯大副先生'要回去艦橋的嗎?
他可以'合乎邏輯的推斷'其實他天殺該死的大副先生正在享受自己在門外焦躁窘迫的模樣嗎?
真,該死。Jim抵在醫務室大門的背脊輕狀出一丁點的聲響後如自暴自棄地如癱軟爛泥滑落地板,遮擋在眼上的臂膀剛好掩住了熱辣辣的臉。

醫務室內的醫生,Jim的好友,損友,撇過頭瞧了門口一眼後轉過頭惡狠狠地瞪了大副先生一眼。醫生他願意向上帝發誓,他絕對在瓦肯大副臉上看到所謂的戲謔,這兩個渾蛋!
"上帝啊,我是個醫生不是感情諮詢師!我對你們之間無止盡發散的多巴胺(Dopamine)一點他媽的興趣也沒有!"醫生一把揪過大副的衣領,Jim一直懷疑能承受Bones這樣的表情、這樣的咒罵而面不改色的,世界上大概只有他最優秀的大副了吧,想當然面對情緒再次失控的醫生,大副僅僅是側過頭輕拍掉醫生的手。
"我無法理解你的意思,感情問題與我們討論的主題並不相關,請解釋。"
"噢唔,噢唔!是了,我都忘記你這尖耳朵瓦肯怪物壓根就沒有感情,如何能了解喜歡這情緒?"醫生雙臂緊環,故作無可奈何地搖搖頭"我想Jim已經跟你解釋過擁抱是人類友好的表現了是吧?"
"這與之不同,這稱之為'擁抱'的動作已經......"
"對,對!這稱之為'擁抱'的動作已經太過頻繁,你這瓦肯渾蛋,你不會懂得,Jim的確得病了,他得了'超級喜歡你的壞毛病'。"
醫生怒極反而咧開個大大的燦爛笑容,這笑容與Jim那張有著壞點子的燦爛陽光太過相像,忍不住引起大副挑高眉眼,"我不明白這兩者間有何關係。"
"你當然不會明白,因為你所觀察的人類對象大多是成年人,而這行為是只是人類小孩特有的表現。"

人類小孩,用擁抱表達喜愛之情,當然也喜歡欺負喜歡的傢伙。
對瓦肯人而言,這擁抱的行為兩者兼具啊,要知道瓦肯人'超級'厭惡身體接觸。

"不要對得了'喜歡你'這毛病的Jim太苛求,這病無藥可救。"醫生拍拍大副的肩膀自顧自的往辦公桌走去並且蓄意地大叫道"Jimmy boy只是個有著25歲成年外表而內心年齡只有5歲的小屁孩,"

"更何況你這尖耳朵小Pocky也半斤八兩,要包容!"



4.Spock

艦長,令人感到非常......。

"艦長,不論於公於私上,我已明確表示過,瓦肯人不喜歡身體接觸。"Spock側過身子避開Jim朝自己攬上的手,"請解釋你為何在我嚴詞聲明過後仍強行將大範圍身體面積毫無保留地貼上。"
"噢唔,我以為我們已經討論過了,這是人類友好的表現啊......"
Spock緊盯著他的艦長,冷漠的表情下閃過一絲莫名與防備。至少,Spock看得出來他的艦長對他的表情是這麼理解的。因為他瞧見Jim除了充血的面部(以人類的標準來說顯得難為情)外還多了那麼點......失望?一切起因似乎是Spock在第50次拒絕後又再一次的拒絕Jim,他的艦長,在私人及公開關係上的擁抱。

Fasinating。

Spock富饒興味地挑高眉頭,研究Jim任何反應都是有趣的。
"我們的確明確討論過這問題,然而,艦長你所謂的'友好行為'出現頻率已經太過頻繁,這不合邏輯。"
"什麼?那是因為......我以為Bones跟你已經......"
Jim眉間擠壓出皺摺,不滿地撇撇嘴,而在這表情下的眼神盡是困惑與沮喪。
"你偷聽我和McCoy醫生的談話?"
Spock冷著聲調回應,雖然他自己也清楚明白自己的眼角有著不願藏匿在瓦肯邏輯身後的笑紋。沒關係,他從另一個自己那裏知道要讓Jim清楚了解每個模樣背後的意涵還得過上個好些時日。
也因此,Spock眼裡倒映出的那金色人影正乾笑著搔搔有些零亂的頭髮。
"拜託,我只是想將我離開艦橋太久的大副帶回來而已!在Bones願意放人後又像個傻子跑回去,我擔心你出事!"
"首先,偷聽非正當行為;其次,星艦上每個成員都備有通訊器包含我;再者,謝謝你的關心艦長,但我想去找McCoy醫生談論事情並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該死的,我擔心你出事並不是這個意思......"Jim現在面部表情扭曲成他困擾時特有的笑容,Spock一直都很困惑為什麼Jim總能無時無刻的笑著,這讓他連想到那對瓦肯來說太過熾熱的陽光。
"唉,不管了!"Jim懊惱的碎語後突如其來的伸手將Spock抵在身後的牆上,"既然你知道你和Bones之間的對話,就應該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頻繁的與你身體接觸啊!"
Spock側著頭望著Jim,這次挑高了兩邊的眉毛,"艦長,McCoy醫生是個醫生而非心理分析師,他的專業並不在於此,一切有待商榷。即便McCoy醫生的話屬實,裡頭也包含了太多情緒上的詞彙以及過多不合邏輯的地方。舉例說明,一個有著25歲成年外表的人類在正常情形下即使不俱備相當於外貌的精神年齡,亦不可能低落至僅有五歲的心理狀態進而影響到外再的行為表現。"

"我需要明確的理由。"

Spock伸出手施點壓力的將Jim抵在自己肩上的手推開,將將自己的脊椎骨拉成一條堅決的直線。這一連串的動作,Spock的黑褐色瞳孔從未自眼前那雙濕潤的蒼藍移開,無法抽開,不可能退開。對於太過炎熱的紅色星球,濕潤的蒼藍色澤是如此的珍貴,這讓Spock在被擠壓在瓦肯理智後幾近貪婪的烈炎,幾乎渴求似的凝望。
他看見那雙原先浸滿陰鬱與失望的藍色眼睛,轉瞬間彎成兩彎歡快的清泉,愉悅的笑意隨著笑聲傾瀉而出。

"你要證據我可以給你一整艘星艦那麼多!"Spock瞧著Jim笑容燦爛故作嚴肅的湊近,"我現在就一一論證給你聽,甜心~"

"首先,證據一:皮膚。"Spock感覺到他的Jim將手放上他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膚上,手背上,這讓Spock心底閃過難以理解的情緒。"你的皮膚光滑,細緻,乾淨,柔軟。人類這種生物喜歡貼近、接觸起來舒服的東西,服裝布料的選擇就可以知道。"
"再來,證據二:偏高的體溫。"Spock眼睜睜的瞧著Jim將手沿著手臂輕滑向上最後攬上他的肩頭,Spock感受著Jim與自己緊密貼合著的肩膀,"溫暖,一直是人類終其一生所所追求的,無論是生理上亦或是心理上,不然如何會有普羅米修斯盜取火種的傳說?火種可不只帶來光明。甚至,我們可以推斷棉被的發明也是為了溫暖,在缺乏另一個人給與體溫的夜晚的......替代品。"
"證據三:心臟的跳動。"這次Jim讓Spock用了全身感受到一個人類的一切,體溫、氣息、還有緊貼在胸口的心跳,每分鐘72下的穩定心跳。"穩定的東西帶來安全感,人類的歷史是爭鬥的、奔波的,心跳穩定的節奏是活著的證明,擁抱可以確認在自己生活還擁有著這一切。嘿,我感受到你的心跳加快囉?"
Spock冷著張臉,用盡全力控制著血液別往臉上衝,他感覺到Jim伴隨著笑意而出的濕熱氣息正打在他的耳尖。
"最後一項證據,我討厭你!噢唔,好吧這句話有點難以啟齒不是嗎?"Spock聽見Jim原先穩定的怦怦心跳節奏正逐漸加快,埋在自己頸間的話有些悶悶的。"該死的我討厭你,超討厭你。瓦肯人討厭身體接觸不是嗎?所以我要用你最討厭的方式來對待你。你知道原因嗎?Bones完全說對了!因為你害我得了'超級喜歡你這毛病'我快被你逼瘋了!"

瓦肯人從不說謊,所以Spock其實知道Jim為什麼會這樣擁抱自己。
人類擅長說謊,所以Jim所說的話Spock知道其實有一半是謊言,因為人類的身體會出賣他們。
而對於Jim,他表現出的一切再再都說明著,什麼是真話。

"Jim,你所謂的論證,一切都缺乏真憑實據,思維混亂矛盾缺乏條裡,一切都不合乎邏輯!"
Spock壓著嘴角,他知道自己的嘴角天生有些上翹,這太有情緒了,況且現在不是該微笑的時候,但,當Spock感覺到掛在自己身上的人將自己擁得更緊卻顯得僵硬時再也無法壓下天生上揚的嘴角。

"不過對於你,要求合乎邏輯是最不合邏輯的決定!"
Spock微笑,一個埋在Spock頸窩間低喃複述著'Spock、Spock、Spock!'的Jim,他的Jim,可能漏看卻深切感受到的微笑。


一個典雅永恆的瓦肯式微笑。






"哼,Spock,你在笑對吧?"Jim.Kirk得意哼笑,Spock忍不住揚起右眉,不置可否地撇過頭。

瓦肯式微笑可是要用盡全身感受,那是在瓦肯人最低限度的情緒表彰裡所傳遞出來最膨脹飽滿的情感。
彷彿溫暖的平靜的喜悅的恬靜的情緒又或者那當頭淋下的煦煦陽光。

"你可別想否認,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對著我微笑'啊!"只聽著Kirk有些恍惚地咕噥著"在先前我一直無法理解瓦肯式微笑是什麼樣的一個存在,之前看另一個你那樣衝著我笑還真有點費解......."
Kirk用下巴蹭過Spock的頸邊,細碎鬍渣落在Spock光滑的皮膚上,有點癢。Spock伸出手指撫過Kirk那頭鬆軟的金色毛髮並緩緩下移,最後停駐在頸背上,那個他曾剎點噎息的蒼白頸子。
"你說,'另一個我'對著你'微笑?"
"嗯哼!"Kirk略抬起頭看向Spock耳際擦過輕揉著他脖子的手,"嘿,Spock!你猜他為什麼露出那種表情?"
"我.不.清.楚。(I do not know.)"Spock一字一字的讓字母自舌尖滾出,牽引著思緒與Kirk再次笑成兩彎的藍色眼睛。

"是吧!真令人費解!不過沒關係來個猜測,我來不合邏輯的瞎猜....."


大概是因為猛然衝撞進眼底的回憶吧?


思緒攪動的混亂,感覺有點難以集中精神的睜眼,年邁的身子撐著床板自冥想狀態中脫出。Spock撫平身身上寬大的漆黑袍子,不論經過多少時日仍舊無法習慣這太過寬大的長袍,畢竟在光輝燦爛的過往裡,身體早已與那身藍色科學官制服緊密貼合,燙貼地連同回憶拼湊成現在的他,以至包裹在袍子下的身軀無論站立地如何筆直,依舊顯得單薄空虛。而那身足以說明他一切的行頭,仍舊緊密地深鎖在那—誰都不能動、誰也帶不走、不行不能不准沒辦法—漆黑陰暗的記憶底層,偶而拿出來曬一曬,就像現在這樣氤氳在薰香裡的過往。

已經很久了。

在那個記憶中有個金色人類,他的艦長,他的Jim,總坐在自己斜後方的艦長椅上驕傲是他被加冕的王冠,自信是綴飾—沒錯只是綴飾,Jim本身更加炫目雙眼的燦爛—在人類身上的華美王袍。
那個熱情奔放太過的金色人類總是像個王者環視著屬於他的一切,浩瀚無垠宇宙、Enterprise、艦橋成員們、還有還有,最後目光總是定止在他身上。
然後金色人類會將滿腔熱情全化為內斂勾起嘴角,起身,踱著長靴踏著壓抑情緒的邏輯線,一步步來到他身後。

"Mr. Spock!"Kirk說,"值班結束後的有沒有空與我來頓美好的晚餐之約?"

金色人類聲音短促低啞像是磨石子沙地,帶著邀約粗糙地自耳尖磨過他的聽覺神經。
而那邀約後來發生什麼事呢.......

噓!他記得只是現在想不太起來。

只記得最後最後,他整晚輕喚著'Jim'—人類喜歡聽他這麼叫喚—並且將他的人類緊擁,用著像是要將人類揉進自己體內的力道。
而他的人類只是這樣,難得安靜的被他擁著。



已經很久了。

Spock忍不住為湧入底心的一股暖意勾起Jim所喜愛的恬靜弧線,彷彿—至少現在讓他假裝一下—那攫獲住腹部鼓動心跳的力道是他的金色人類回擁的力量。

是那個金色人類,他的艦長,他的摯友,他的Jim,他的......





T'hy'la







【END】


*所謂後記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居然有要打TBC的日子...
而且我得找個時間把留言回完...最近不曉得在懶惰什麼...

*12/1
這次先更維尼的部分(應該看得出來是維尼吧!?)
我就不相信三不五時往後看的維尼不會想從後面抱住大副(淡定
還有瓦肯人是不喜歡(公開場合)身體接觸的喔!!!!!>w<(喂
而且我相信他們會更喜歡手指接觸(淡定微笑

Bromance,Lady! It’s BRAMANCE!

Bromance!? BRAMANCE!!!

*12/3
很好,最難寫的兩個部分寫完了(灑花
這次更新老版Spock的部分了,溫柔人妻的魅力超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翻桌
而且當看向維尼那一眼裡一閃而過的戲謔與恬靜氛圍完美得揉合在一起啊啊啊啊啊超想要用三人稱把這兩篇寫一遍!!!(你好煩
哀,只有LN爺的Spock才有這種典雅雋永的情感表現,永恆而睿智的情緒張力啊!!!!!!(暴動
(其實這人因為最近LN大愛,所以有點瘋狂(欸?

tumblr_lc05soWHMP1qdrd77o1_1280.png
LN爺爺的Spock真是漂亮到爆表啊(而且還是那種越看越正的那種
那個TOS裡才有的美好眼影啊(痛哭握拳

*12/16
我終於可以寫文了!!!!!!看看兩篇更新的日期相差多久(痛哭
雖然應該沒幾個人在看,不過我想這也可能應該maybe是大家第一次看到這裡還不知道跟標題有什麼關係的。(cuddl-able能擁抱的(我比較喜歡稱為'擁抱的資格'
因為我第一次用這種寫法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
噢唔,我寫完再解釋,對不起(跪
大家先當短篇一篇篇看吧,在下兩篇(?)應該就會串起來了>W<


忘了在哪裡看到的文說Jim只是個外表25歲內心只有15歲的少年...
對不起,我在這篇又讓他心智年齡下降了10歲(跪(不過很傻很可愛啊!!!(自以為=_=
話說這次寫小Jimmy~這傻男孩以為在門外偷聽你家大副都不會發現嗎?
傻孩子(摸頭(其實他只是隻小狗而已真的~

誰看過這比狗還像狗的人?=_=+

tumblr_l4y738u0yK1qc7obmo1_500.gif
tumblr_l37tr4XlaQ1qc7obmo1_500.gif

*12/22
寫完第四段了!!!卻還是tbc......
我從來沒想過這篇會爆字這麼嚴重....我原先想說4000字結束他TAT
然後我要抱怨了!!!!Spock超難寫!!!!!尤其是ZQ的Spock!!!!!!!!!!!!!!!!!
是因為我太少寫了嗎?要在那種僵硬制式的態度裡加上一點戲謔跟玩弄真的很煩!!!!很煩啊!!!!!
簡單的說,其實Spock不管是老版跟新版都跟我過不去是吧?
雖然這也是我第一次這樣寫他就是了...唉,我自認寫得不好,對不起(跪
不過不可否認的,寫這樣的Spock其實滿愉悅的(欸?
噢噢噢攻氣十足的Spock真的太令我開心了(灑花
話說前幾天看到KS的支持者說,她表示**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支持SK,整個會想要撲倒別人的Kirk怎麼看怎麼可能吧,辛苦大家筆下Spock那顆科學腦袋了**(我沒引用,只是憑印像打的
唉,我只是想表達我覺得縱慾跟攻受沒有關係吧?這是氣場的問題啊!而且我從來不認為大副會整天把人撲倒在床上,但是他有個縱慾的伴啊!首先Jim會勾引,再來喜歡一個人就得學會配合,三者,在我心中一開始想壓倒人的不會是大副,但是他會推倒想壓他的傢伙(更何況那個傢伙還會色誘之術=_=),而且從基本體能上怎麼看大副都不可能被壓倒啊=_=(就像小靜是怪力王一樣(我支持甘靜是因為我覺得小靜不敢對女孩子施以怪力!!!
噢唔,雖然KS我也看啦~畢竟TOS的維尼氣場真的很強~而且STXI的大副掛了母親整個氣場就弱了...雖然我基本上還是SK啦=_=
這樣會害我想放ZQ的圖來證明那個超強氣場(抖

Zachary-Quinto-zachary-quinto-5321260-561-768.jpg

>>被這眼神一瞪我都想逃了我=_="

*12/23
最後一篇雖然沒有打篇名,但這樣一路看下來我想篇名....
應該不用打大家都知道了吧(被揍

然後說好要解釋一下這篇的,對不起我覺得大概只有我看的懂這篇在寫什麼TAT(跪
然後為了不影響大家看文的樂趣(?)我把這反黑,要看的請反白XD
1.
如標題這篇在寫擁抱,所以連個打擾視覺的接吻都沒有。
差不多就是從一開始的試探到最後終於相擁在一起吧
(上次在沼澤家看到這寫法覺得滿好玩的~就試試看(被揍
2.
如標題Cuddle-able,這標題要翻的話差不多就是:能被擁抱的、擁報的資格、好抱的(?)
所以想說用名稱變化呈現(?)人物關係跟叫對名字才能獲得抱抱這樣(被踹死
3.
其實想要弄出一個錯置(?)的效果(雖然很失敗
因為這裡每篇獨立,可是(1)(2)、(3)(4)可以一起看
然後(5)希望可以把(1)~(4)串起來卻又可以獨立看並且可以承上(4)
但是,實際上(5)裡面的場景都不是在(1)~(4)裡(告非你也太無聊

嗯,這篇我寫得很認真,玩得很開心,雖然最後得到四不像哈哈
其實這篇對我來說是甜文,真的是甜文。
但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打到爺爺時覺得好痛QAQQQQQQQQ
為什麼!!!!我明明就是設定要打HE的!雖然還是甜文啊~可是TAT
其實這篇原先預計只有4000字的,我也沒想過為什麼打完變成7000...
大概是太有愛了吧(艸)

只好放這張跟經典台詞一起紀念一下了!!!!
ST什麼的超棒!!!!!!!!!!
第一個把我逼出這麼多篇同人文的作品,重點是想寫的還沒完,超棒QAQQQQQ

tumblr_l7xupa7fES1qblfzvo1_500.png

再補上一張鐵三角,我一定要努力寫一篇鐵三角文
我最近越來越愛De爺爺了啦Q3Q
然後為什麼沒有兩代鐵三角合圖....Qrz

tumblr_l8ebfrWgpF1qd5drho1_500.jpg




以上。
P.S.到期末考結束前應該都不會更新了吧(?)
我不敢保證,ST太恐怖了(艸)

2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最後痛得要死...........................orz
    爺爺................不行在電腦前面淚崩了.........(哭)
    這樣我也要來丟虐文喔!要來寫虐喔!!!不待這樣惹人哭的.............QAQQQQQQQQ(痛死)

    從一開始的眉來眼去心有靈犀擁抱(一個擺明我要抱你另一個接收到沒錯我就是要抱你=已經抱在一起,這符合邏輯!)、然後是在艦橋上偷襲的擁抱然後大副告狀去(啊醫生瞎了)、再來兩個年輕人像是在一步一個舞步般彼此旋轉、一板一眼戲謔得有如孔雀求偶雙舞完才滿臉愉悅手腳相勾,最後是某個修長黑色身影回憶多少年前當他還不是一個人時的金色時光────

    都要哭了......其實妳就只是想說黃色制服和藍色制服就是應該一直緊貼著管它意思是擁抱的好抱的有資格的對吧QAQQQQQ

    可惡說到爺爺就好痛......JJ你為什麼改劇本給我出來面對!!!!!!(雖然沒改的話一定一堆人在電影院飆淚這樣......光腦內構想那劇本效果就充滿感情到炸了!)

    不行我要回家了......每次來看都炸毛得不行嗚嗚........
    最近一定要寫虐,可惡......不加砂糖了啦QAQQQQ

    回覆刪除
  2.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Rainy[/太字]
    這....對不起(跪
    我自己寫時也覺得寫到最後有點痛到....(那你還寫!?
    不哭不哭,要哭我陪你一起哭QAQQQQQQQQQQQ
    (哭成一球能看嗎!?(不能看也沒轍..就難過嘛...

    TOS不管如何表現總是含蓄到不行...像是雙簧唱的默契十足,那每個點都要鉤上,其實我覺得TOS很難寫(我弱我寫不好...
    而兩個小朋友就像你說的那樣,俏皮活潑帶著戲謔,如果把XI當成前傳來看的話,這一切就像最後爺爺的回憶啊,跌跌撞撞毫無防備的摔入腦海,酸澀與甜膩全攪在一起......所以最後才會寫爺爺啊(掩面
    說到底,一切都只是求最後的一個擁抱而已,從身體到心靈都要緊擁在一起,就算只剩爺爺在心裡、在記憶裡還是有一處Jim的存在,在那裏他會相信他們一直在一起。我想對我來說,對你來說,甚至是對ST所處的宇宙來說,黃色制服和藍色制服本來就該緊黏著貼著不是嗎?
    金黃燦爛的太陽與蒼藍色的天是永不分開的。
    當天空一沒了陽光就陰冷的要落雨了...

    可惡,我又痛了!!!!!JJ你這改劇本的給我面對啊!!!!!WS爺爺你這拒演不是活人的傢伙我想罵你渣啊!!!!QAQQQQQQ
    要是沒改,電影院大概每場都有人飆淚吧....我會跟你一起去哭QAQQQQQQQQ(痛都痛死了,我還能活著走出電影院嗎?

    寫虐沒關係,大不了我哭一哭就是了QAQ(抱)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