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7日 星期五

*零碎

突然很想來打這種單純的日常情緒想法文
明明還有報告要做,不過我本來就不是個擅長抗拒誘惑的人






所以就原諒我吧
其實很惶恐,很害怕。
因為發現隨著自己軀體一點一滴的長大,心裡似乎有什麼東西也隨著成熟而逐漸壞死。
我失去了許多東西,我知道,我真的知道。
但是真正令人恐懼的說不定是,我失去得比我所知道的部分還多?
舉畫圖為例,我在猜想構圖能力是不是正在我體內流失?
不,使用流失這詞彙太美了點,也許我所應該用的是分解或碎裂,這類的崩壞碎裂成灰燼塵埃的字詞。
定型化的生活、態度、壓力、生長將一切可能壓縮,壓力將我腦內早已被生硬的事物凝結成塊的構圖能力碎輾成塊、成灰。
也或許現今所勾勒出的線條只是手中一胚粉塵,呵氣四散後沾染的點點粉塵。
文字的駕馭能力說不上好壞,只是似乎每從抉擇的交叉口跨出一條路途,身後曾走過的、未曾踏足的泥土地就會登崩陷癱落,再也無法一堵其風采。而這些也會從我手中帶走點什麼說不上的東西。
許久沒有細細琢磨文字,許久沒有為一個字詞在電腦前抓耳饒腮、字斟句酌。
也許對文字的態度從原先的迷戀轉而到現在親暱蹭上,近生狎,狎生侮,也許這就是造成我在文字上失去的部分東西的原因?

唉,說到底,其實失去的是所謂的創造力吧?
我感覺到自己在流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