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3日 星期六

【小說隨口說】伊坂幸太郎《魔王》





【妖怪對伊坂小說的態度】
傲嬌:嘴裡一直說著不要再追了,卻偏偏一直掏腰包。




注意:捏有(劇透有)、不滿有、不專業有、單純抒發個人觀點、討論歡迎;互婊筆戰另請高明




如果對上述注意事項過敏,不要開啟以下頁面唷愛心










對伊坂幸太郎《魔王》:眉上鎖著失望,我卻還是看完了。


真的,失 望。

《魔王》這本書前後可分成兩個部分,<魔王>、<呼吸>兩篇,雖然是以《魔王》這故事直線而下但所注重的有一部份並不相同。先來說說故事大綱吧! 簡介其實雖然就如博客來網站上對這本書的簡介一樣,我還是略提一下。
整個故事架構在現代日本,這時期的日本經濟落入谷底,政治官員令人失望,一切都如此的不如意導致一個新興政黨興起「未來黨」的崛起。領袖「犬養」具有群眾魅力,以激烈的發言語行動竹不贏得了日本國民的支持。
<魔王>主軸與時間點是發生在犬養當選前。<魔王>主角安藤桑只是個平凡的上班族,故事一開頭是安藤與五年未見的老友巧遇並在發現自己擁有「腹語術」的超能力,可以透過想像操縱被想像者說出安藤默念出的話語,一次冥想一定要一口氣說完,不然就得重新進行冥想然後控制。
「未來黨」的崛起,而群眾發瘋似的擁護犬養的氛圍讓安藤聯想到墨索里尼與法西斯主義感到不安,最後無法忍受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安藤決定以他發現的超能力跟犬養拚命。
<呼吸>這篇故事時間點置於犬養當選後的情形,主軸並不是日本現狀雖然略有提及,而是一次修憲行動所引發的種種狀況。週遭的人民應對,以及在與老婆詩織猜拳時發現自己擁有在1/10以內幸運的安藤的弟弟,決定承襲哥哥當初朝安藤奮力一搏的努力,也要做些什麼。

一直有在追伊坂幸太郎的作品,第一本接觸的是《死神的精確度》,在外婆家鄉下小書店,在這本書還沒拍成電影之前,回想那時看了小說卻找不到其他可以看的時候,應該也可以說在伊坂尚未在台灣大紅之前。
一直認為伊坂是一個滿有創意的作者,喜歡上他的作品不是因為推理,而是因為他清新的文筆,以及輕鬆的筆調來描繪社會黑暗面跟反思的作品,雖然筆觸上或許不夠有說服力、修辭上也不如許多熟知的作品令人驚艷,但他的大腦仍讓我追逐他的作品,是一個會在各種意想不到的地方壤人眼睛一亮的作者。
不過他的作品因為台灣出版順序外加各人喜好問題所以一直跳著看,剛好這次《魔王》吸引了我的目光。
以一本書的包裝來討論,說真的,這封面誘惑了我也讓我對這本書的內容感到眉頭在我眼上輕鎖,以下這圖就是這次的封面。(因為自己用拍的感覺上比較認真(?))
封面 封面
封底  封底
書前頁 書前頁

這個包裝,對於希特勒與納粹主義略有所知的應該可以發現許多有趣的地方。
以色調來說,紅、黑、白,這三色是納粹做為黨旗,也是象徵納粹主義的基礎色調,當然這色調在小說《偷書賊》中也因為納粹背景被運用,我個人解釋為象徵白:希望、黑:邪惡與社會黑暗、紅:鮮血,如果以類似的解釋來說明這包裝,也可以解釋為灰色的不確定性象徵犬養這個角色。而以白色占了封面大部分範圍,象徵著未來,荒野與晴朗一體兩面的未來,一種希望。而紅黑白的圓圈部分表示著犬養這角色與希特勒得一定相似程度。
*其實解釋隨人講,只要知道紅黑白這三色為納粹象徵就行了。
以手勢來說,封面腳色高舉著右手的模樣正是希特勒的標準動作。
而小說書前頁的部分,就如同上面也同樣令人驚艷,這本魔王的書前頁,大量使用小說中的對白,從對白中也可以看出納粹和法西斯的痕跡的痕跡,況且混亂的排列方式表示著一種衝突,思想的衝突。也同時表示著主角內新的混亂與群眾盲目的混亂。

這本書單就封面來說真的非常吸引人的棒!

但這同時也是問題所在!從這本書的封面大量看出納粹的痕跡,但這本書的中心人物我在故事大綱上就有提集了,是墨索里尼。墨索里尼!?這不是非常矛盾的一件事嗎?雖然我對墨索里尼的了解比對希特勒的了解更少,但我至少知道當時義大利法西斯黨的標準色彩為黑色(黑色黨旗,黨服亦為黑色所以有黑衫黨之稱),在此情形下使用納粹色彩似乎令人感到不解,況且這封面人物的手勢是希特勒的個人象徵,近期TIME雜誌上還有人因無知在店面擺設銅像被逮捕。所以在我的認知範圍內,我看見墨索里尼有些錯愕,簡而言之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不過我真的不了解墨索里尼所以有說錯歡迎告知)要說我唯一沒有弄錯的大概就法西斯主義吧! (納粹主義一般通認是法西斯之下的分支,但是否屬於法西斯主義其實仍有爭議,但這不在討論範圍就有空再聊。)
在這種情形下,說實話我有種淡淡的不滿,但包裝錯誤一直是很大的、習慣成自然的大問題(例如我的行政法課本上面的德文居然是印憲法一樣),也可以勉強接受,而且在書後一個筆名為曲辰解說當中有提到伊坂會寫墨索里尼是因為太多人寫希特勒了,所以就包裝上這點我可以勉強接受沒有關係。(話說解說得曲辰與我的觀點略(?)有不同,所以看著解說其實有點…不開心,畢竟他是站在支持者而我是站在其相對應的立場)

小說故事本身也是個令人失望的部分,也許是我太苛求了,因為那時在Plurk找東西時搜尋出一堆推這本書的Plurk,但我只是說出我的真實感受。
要批評前先來為他的架構做個前提。
伊坂的寫作模式相信喜歡他作品的人一定不陌生,伊坂一直喜歡使用第一人稱來敘述,而這第一人稱者只是個敘述者,他將以近乎旁觀者的立場來觀看整個事件的發展,而這書中的「我」一直都不能改變些什麼,只能一直看著,而這的一人稱的定位正好與讀者處在相同的定位,能更直接的將情感傳遞,《魔王》這部小說當然也不例外。<魔王>這篇當中,以安藤為第一人稱帶領著主角經歷整個故事,但跟以往不同的不這次安藤在這故事當中同時是旁觀者也是主角,小蝦米對抗大白鯊之中的小蝦米。

安藤可以說是這整個故事中的「球心」,安藤這「球心」與另一顆「球心」做出了連結,犬養。而透過這「球心」的連結的另一條連結是安藤的弟弟安藤潤也。整齣《魔王》的戲碼就這樣架構出來,但這連結型態是犬養所圍繞出的球包裹著安藤這變數而安藤與他弟弟成了種交集,而包裹這一切得是一個大時代的氛圍,一個思想的衝突。「球心」這概念與書後解說得想法不同,曲辰使用圓心為概念,但我覺得以球心來說更為恰當,因為故事以安藤為中心透過安藤與週遭的連結建構出當時社會狀況的雛型,成了個圓,而這事件建構在現代時空其主要核心思想卻是過往的法西斯主義發生於現代會如何?該如何?未來又該何去何從?透過這點將安藤所處的現在與過去和未來連結出一個立體的球,雖然還不到球體的完備,但我覺得在架構上以球來比喻會較恰當。

這是我認知中的基本架構,透過作者過往的一慣寫作手法可以推知,作者在故事主角背後所真正要描寫應該是犬養及其背後意義,更甚者,是對於集權與民主的一種反思。再者,表達出人應該思索,應該在理性過後對不平衡得事情進行反動,及使會破壞既定的平衡,就像安藤因為主角的身分而企圖打破近乎成定局的一切創造新未來。
在劇情表現上,伊坂的對此著墨一直都是輕淺活潑,以一種戲謔的態度來看待生活中所發生的不幸、黑暗,一種趣味。例如《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裡,兇手的自白是發生在童話般的動物園,殺人與兒時甜美呈現出極強烈的對比,鮮明夢幻得畫面卻隱約飄盪出腥氣,這種鮮明的對比與去為同樣也發生在《魔王》這部作品當中,對抗宛如法西斯主義般的存在竟然不是握有權利的另一個政客,也不是什麼揭竿起義之類的,挺身反抗的只是一個小小的上班族,一個擁有超能力的上班族。

在劇情的另一點,就是多線敘述的敘述方式。舉例來說,在《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中伊坂故事上的敘述者身處於「現在」然而發生於現在的這一切其實只是再接續「三年前」的一個事件。《孩子們》中,以多個人物的觀點來刻劃出一篇篇生動的故事,而實際上只是透過五篇故事來刻劃陣內這角色。我個人覺得這本書也不例外,雖然曲辰說這本書是以一個完整的時序而下並沒有跳蕩,但我覺得《魔王》雖然是個順序而下的作品,但這並不影響多線走向。<魔王>這篇的敘述者是安藤,然而當劇情轉到後半部<呼吸>敘述者已經成了安藤弟弟的老婆詩織,但這就像《孩子們》中多方描述一人的方式。(不過就這點我覺得只是兩人的著眼點不同,曲辰著眼與時間,而我著眼於結構。)

而伊坂的小說就我而言一直是確立在現實層面,就像我曾看過的一句話「如果沒有深厚的文化蘊底是無法成為一位好的設計師的。」,那麼用在一個文字工作者上,一個小說家不將作品確立在現實層面、現實社會如何描繪出好的作品?一個小說家如果沒有雜學為基礎如何能創作出像金庸一樣深厚且奉為經典的作品?所以對於曲辰說他過往的作品只是單純的一個故事故可以將時序進行拆解、分裂再重組,而這部作品是因為主題式確立在現實而且是個已知的前提所以分解後重組沒有意義,我並不認同。過往的作品確立於現實,著重於人性黑暗面的描繪,與這部作品並無二致。思想上,大人與小孩的差異這點在他的作品中被重複提及已經不想再多說,社會邊緣人或者是社會中被忽視的區塊亦為不斷出現的部分,所不同的,這次所討論的是政治。況且,並非沒有拆解與重組,我甚至覺得這次得拆解與重組,很失敗。

這就是我對這本書的心得所確立的前提、架構,外加一點對書後評論的駁斥。

以這本書的架構來說,拆解與重組的部分可以分成<魔王>與<呼吸>兩篇,魔王傾向拆解的部分,而<呼吸>則傾向為重組的部分。(我用「傾向」二字主要是因為這兩篇本身也有拆解與重組的部分。)<呼吸>重組出<魔王>當中安藤死亡的真相,而進而讓安藤弟弟拼湊出魔王在哥哥眼中的模樣,接著對抗。

很失敗得拆解過程與很失敗的重組,要說有多失敗的話,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兇手是誰!推測是DUCE的老闆,但這只是推測!說說拆解吧,作者使用大量象徵性與對比手法,以一開始說是安藤與島的對比,島是安藤的大學同學,在這裡應該可以借代為一般人,有時甚至可以代表群眾。由此可知島是個不喜歡動腦,在性格某部分上人云亦云,衝動的年輕人,而安藤就是那個眾人皆醉我獨醒的代表。再來為了鋪陳在<呼吸>中的梗,又在<魔王>中說出了其實安藤一直覺得弟弟運氣很好以及做夢夢見自己成了鳥從天空觀望弟弟,還有安藤與DUCE的老闆的對談除了表現相似確不同的人價值觀的衝突外,應該也在隱喻老闆其實有超能力,還有說不定老闆早就盯上安藤所以給他一種近乎催眠的控制,但這部分作者沒有交代清楚所以我很不滿。

簡單得這幾行中可以知道,其實裡面用的象徵和比喻超多(當然書中還有其他,例如舒伯特魔王這首曲子象徵著哥哥的悲劇,但這只是個小小的心得就容我敘述這些就好),所以現在就開始簡單的說說這有多糟糕吧!首先要說的是,太過刻意!真不是我在講,先拿安藤夢見自己變鳥來說吧!安藤其實有預言能力是嗎?你弟弟是個做環境評估相關工作的人就算了,還可以預見自己死後變成一隻鳥,還是稀有鳥種的蒼鷹剛好被弟弟看見,而且居然還可以上弟弟失神的對著天空發愣的說著「哥…哥哥」,雖說故事是由無數個巧合(其時我比較喜歡用必然)所拼湊而成的,但這個也未免太老梗了一點,就像福爾摩斯電影版的結尾一樣,壞人被上天代替法律吊死,如果書中一開始就透過其他方式表明有預言能力還可以原諒。
再者,安藤在死前的那部分,好吧!也續作者有打算使用意識流的方式,但這部分的劇情也未免太過不清不楚了一點。這部分的描寫是建立在老闆有超能力的情形下,因為安藤居然可以透過意識和DUCE的老闆對話,這點真的很令人發噱,簡而言之安藤死得不明不白,裡面重要人物有犬養跟老闆,但犬養只做了一件事,演講,而老闆也只做了一件事在犬養演講時出線在附近而且盯著安藤看。當作者一切都沒有交代清楚時就就讓安藤死亡這件事,而且還以意識流的手法,身為一個讀者我只能無奈再無奈。(其實還有弟弟我覺得也有預知能力、大人與小孩差益的衝突總是莫名其妙被提及這些,但字數已經爆了所以就放兩點概述就好。)
大量象徵還有一點缺點,會失去主題。伊坂這次《魔王》使用太多太多的象徵了,太多思想的交之與討論只會使讀者感到空虛,理由很簡單,因為找不到重心,而找不到重心的理由,只因為通通未被充分討論。在寫小說上,一個思想緊扣著另一個思想直到最後回歸一個中心思想這樣才能夠塑造一個故事核心的完整性,而《魔王》整篇故事中的思想像是一盤散沙一樣,雖然就我注意到的部分都有在<呼吸>中呼應,但如果不是因為犬養是全篇故事的重點,我真得會迷失於思想叢林裡。

談到思想,核心思想,來講講犬養吧!犬養象徵得是一個具備納粹與法西斯前期領袖(墨索里尼、希特勒)的許多特質,魅力、果決、敢言等,關於這部分我覺得曲辰在書後說得還不錯就不贅述了,指是由此可知作者似乎企圖刻劃出一個假設的情況,假設現代出現過往的法西斯主義,也就是說,作者企圖討論法西斯主義這種思想,討論法西斯本質上的群眾心理。
這很好,但不夠深入,我在這篇小說中只看見現實週遭的狀況的變化,跟一點點的群眾思想,甚至再一點點的民主自由與法西斯的衝突。這個說服力真的不夠,同樣是對法西斯主義的反思,哈夫納的《一個德國人的故事》,相對的將當時的氛圍,週遭人群發生變畫的細部刻劃描寫得如此細膩,雖然哈夫納是個親身經歷歷史的人,一個被譽為德國人良心的人,所以他可以描繪的這麼棒我不意外,但伊坂這部作品只讓我感受到隨興所至而寫的,因為靈感所以就描繪,對於資料蒐集得不夠確實。再者,這篇討論得更深入,應該可以提及民主與集權這兩種思潮的對立,但我既然如此說,想當然爾,沒有提到。再來據書後解說的說法,曲辰說小說與連載相較砍掉大量犬養所說的話語,他說這樣更加塑造出犬養無法逼視的形象。我沒看過雜誌,畢竟這是翻譯小說,我只能說,犬養給我的存在感其實滿薄弱的,當他想塑造出無法逼視的形象時,就讓我想到卡夫卡的《審判》,《審判》中也是一個主角面對著巨大的近乎無法反抗的壓力的對抗,但相較於《審判》,《魔王》實在無法塑造出這種蛋點反胃與恐懼的壓迫感、無力感,《魔王》我之所以還有感覺是建立在我對希特勒與墨索里尼那微薄的認識。所以當犬養得聲音被削減時,說不定只是讓讀者更沒真實感吧。

接下來講講安藤跟他弟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在前面曾提到安藤在<魔王>這篇就已經說過他弟弟的運氣很好只是本人不自覺,既然這樣就表示他弟弟先天具有超能力,而這超能力雖然弟弟認為是他哥死後暗中幫助他,「遺留」給他的東西。但已建立在原先就有的情形下,如何能說遺留?不是在催毛求疵而是我又在對曲辰的見解感到不滿罷了,與其說哥哥留給弟弟得這能力代表著思考,不如說弟弟本身即具有思考能力,並以此承繼哥哥得對犬養的反動,並以另一種方式象徵著和平。所以也可以說這對兄弟是一對對照組,哥哥是積極的改革派,而弟弟傾向於守成派。

結尾呀,其實我是覺得兩個結尾都結得不錯就是了,比較沒什麼好講的。

硬要說的話,哥哥的結尾有點令人感到茫然,茫然不解的原因還是因為故事劇情沒有交代清楚。弟弟的結尾則是收得有些蒼促,而且書商為了省版面忘了什麼叫留白。

所以總結下來,這部作品跳過伊坂固有的那幾點特色之外,我可以說是失望透頂。
雖然講的仍然不夠完整,但已經6000字了!而且已經12點了!

簡而言之,我,非˙常˙失˙望!!!

以上。

p.s其實那時我沒發現敘述者的轉換,沒發現從哥哥變成詩織,所以我一看到一句”幾個鐘頭前,我們在這床上做愛”時…我掩面了(艸)
p.s會發這篇其實只是我大腦停機很久了~該動一下!而且我網誌太久沒更新了(艸)
p.s很不想發讀書心得是因為網誌,說出來的話一定要負責不像噗我可以打哈哈的說隨便講講呼嚨過去,嘛,所以猶豫很久,但想說分類都有了,一直掛零也很奇怪(茶
p.s底下是一些相關聯結就這樣。

伊坂幸太郎《魔王》博客來
伊坂幸太郎《魔王》博客來


關於自己對伊坂的一些噗(?
覺得伊坂的小說讓我有點....失落?
大玫2009/7/16的Plurk (不是我的我沒膽放上來XD”)

其他隨口說說得Plurk(不過我河道設隱私(汗” )

《尤金˙歐涅金》食完
《審判》食完
《殺夫》食完
 

 

  • 留言者: 貓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10-31 23:58:35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對,總覺得少了什麼,不過我倒覺得改編之後地漫畫版比較精彩,這本真的'讓人有點失望=︿=





  • 留言者: 妖裡妖氣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10-11-02 23:59:43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貓[/太字]

貓~你好!!!!>w</

我在想,伊坂這本小說所缺少的是不是文章的深度?
相較之下他的另一部作品,"Golden Slumbers-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就好很多(雖然也可能是因為我對甘迺迪的暗殺事件認識得太過淺薄
漫畫版我沒有涉及,只有稍微看了一下漫畫版本的簡介
似乎是將伊坂寫過的小說打散並以魔王為主軸所進行的漫畫?
如果真得很精采我會去找來看得=w=

很感謝你願意賞光看我這錯字連篇純粹發洩到幾乎快沒條理的書評
尤其是這種幾乎是負面評論的文字,真的你願意看完然後又給予回應讓我很感謝(其實是害羞驚恐到快躲起來了
其實我有點訝異有親友以外的人出現耶(blush)
這個blog有那麼點糟糕,如果不介意的話希望你玩得愉快(靦腆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