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1日 星期一

【雜文】金魚的水族箱

真是個白癡,為了一時的暢快把自己搞成這樣算什麼?Orz

唔,好久沒更新了(艸)
今天大半夜發了瘋只因為想碼字就這樣沒睡的敲文。
真像個神經病(艸)

似乎該敲敲現況?可是其實沒什麼好說的不是?
該死的忙碌生活....
不過最近有在思考要不要來寫寫讀書心得,因為我覺得看小說我每次都沒寫心得似乎不是什麼好事(欸?
不過最近也沒看什麼小說就是了...忙忙人生呀...


注意事項:
爛文筆,因為想睡越打越混,沒有BL







*正文:



【雜文】金魚的水族箱

--------------------------------------------------------


「很多事情都已是曾經,而曾經卻難以拋棄。」我說。
「那就將曾經當作飼料吧,投入金魚的水族箱。」你心不在焉。

你手中抓著自水族館買回來的飼料的胡亂傾落,像是在以行動對我沉寂的思緒示以尊重,實質上只是,敷衍,二字而已。

因為一時興起在夜市晃悠的我們,晃呀晃,晃盪入夜市旁的店家,一家在服飾拼成的裝扮叢林裡安靜矗立的水族館。嘛,說老實話,我一直很喜歡水族館。水族館裡,那是由氣泡與種種吐露氣泡生物所構成的世界,當然還有閃閃發亮的色彩,水族館那份繽紛總是不斷眩惑著我的目光。
我是個虛榮的人,對品牌的迷戀宛若宗教朝聖般,用金錢膜拜;對外在一切的修飾可以瞧見何謂一絲不苟,只為那不足為道的欣羨目光與虛榮稱讚。虛榮因嫉妒的情緒在我身上揮灑出閃閃發亮的糖衣,隱含劇毒的糖衣。
高傲,獨來獨往,自視甚高,任性與虛偽。

貪婪。

虛榮在我與世界架出了無形的框架。
虛榮的我自然喜歡同樣需榮而貪婪的,金魚。
張岱不是曾在其文內說過「至庵,入坐一小室,峭壁如削,泉出石罅,匯為池,蓄金魚數頭。」?好不風流的嗜好不是?
附帶一提,你喜歡貓,一直半開玩笑稱讚著我就像貓一樣靈巧迅捷。

貓與魚嗎?

每次回想起這件事,腦海裡總不自覺冒出這令人噗哧出生的念頭。
那我是不是可以說,你就像一條金魚,閃動的眼角將那份光彩絢爛成的無法直視的美麗?

「欸!我們買金魚回去養好不好?」不太記得自己說這句話時的模樣,肯定是非常渴望而帶點撒嬌吧!依稀記得你大笑著問著怎麼突然想養魚,養來吃嗎?而我掛上那份慣性慵懶,說著我們上夜班回來才比較不會寂寞之類的渾話。

很多事情都已是曾經,而曾經卻難以拋棄。

結果,想當然耳,我們與金魚一同晃悠回我們合租的房內。
哼,虛榮的我喜歡虛榮的生物。
真噁心斃了!
每一次的任性總是被你包容,好奇你究竟能夠包容多久?
就像餵養金魚箱中的貪婪的金魚……
金魚究竟能活多久?

很多事情都已是曾經,而曾經卻難以拋棄。

買金魚的那天,其實也記不得發生什麼事情…嘛,都只是些瑣碎的事情有什麼記憶的價值?
只記得這夜晚漆黑無月亦無星,放著這黑漆漆的夜晚自排休假沒去上班的我們逗弄著魚缸內的金魚。

成雙的金魚,你挑一隻,我挑一隻。

金魚跟隨著他的飼料游移,嘴裡一張一合吐露著夢的泡泡。泡泡在一張一合間成形,不是有篇網路故事內有個吹泡泡的男人?泡泡呀~在主角眼裡美得像場夢。我可喜歡呢!泡泡這東西,美的就像做了場美夢,尤其自這鑲滿亮片與寶石的生物口中。
對,一切都只是美夢。
我們兩個大男人就這麼蹲在地板上,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我喜歡稱呼我們是兩個大男人,雖然我們也才21、22歲,不過說大男人聽起來總比死小子或小鬼威風許多。
我們心情愉悅的自上而下俯視這粗魯布置的魚缸。
兩個人都不是多細心的人,是能奢望有多精美?(唔,我在打理自己的外表是很細心啦!)
只不過兩條金魚,一個圓弧狀的玻璃魚缸,兩三粒五彩小石子壓住幾株水蘊草。
混合著泡泡在水裡輕晃悠悠,金魚柔美圓潤的身軀在我們的注目下舞動,紅光染紅了整缸自來水,艷麗麗的和著水面波光瀲灩,紅金色尾鰭宛如在缸內燃起一把名為瘋狂的烈焰,在這夜的起始便說明,灼熱的舞動將會將腦內一切名為理智的灼燒殆盡。
「你不要一直灑飼料啦!」我碎了口,嘴上對你狂灑飼料的模樣不滿,但現在我已分不出究竟是對金魚的瘋狂爭食的貪婪模樣感到厭惡,又或者是對你心不在焉的態度。
「啊!」
你低吼聲與我分貝較高的驚呼聲疊合,因為一個不小心,飼料罐掉入缸裡,而水面不再波光瀲灩,而是粒粒暗紅飼料漫佈。
「混蛋耶你!早叫你不要一直灑飼料。」我皺眉,伸手撈了撈,滿手暗紅喳喳怪噁心的。「我才不要清理這噁爛的東西,喂!你去用啦!」
你有些苦笑的看我把滿手濕黏的飼料擦往你身上,咕噥幾句這樣衣服很難洗之類的廢話,我瞧見你一把抱起這被金魚飼料污染的魚缸,似乎有些份量,因為在你起身時我瞧見魚缸在你懷裡沉了沉。

我早說,一切都只是夢了!
真該死的,為什麼魚缸要發出這麼匡瑯一聲?
清脆到像將夢砸碎得到的回響。

「很多事情都已是曾經,而曾經卻難以拋棄。」我執意的說。
「ああ~ごめんね !我道歉行嗎?」你開始不耐的皺眉。


「你抓不會抓好呀?魚缸都被你摔碎了!」我吼著、叫囂著不甚愉悅「你要怎麼賠我金魚?」
以一種緊迫盯人的姿態,讓雙眼在這碎了一地的玻璃逗留,黏濕濕黏黏的水進滿我腳上那雙勃肯,也許憤怒就像黴菌一樣,悄悄攀附黏膩上表面,往心底探入細不可見的微微菌絲以汲取平靜的養分讓人壞死,乾癟。碎玻璃上躺了兩隻金魚,用尾鰭啪啪拍打地面,魚鰓跟這魚嘴巴相同瘋狂的一張一合一張一合,紅金色的身軀在日光燈下閃動悠悠,只是這次染上了艷紅色。
「噯,抱歉!我明天再去買一對回來!」你帶著歉意的回著我的話,彎下腰拾起其中一尾,我猜應該是屬於你的那尾吧,因為自此以後,你就跟這金魚一樣失卻閃爍著的光芒。
「明天,明天的金魚就不再是同樣的了不是嗎?」我勾動唇瓣打趣似的嘲弄「今日的天氣,氛圍,空氣創造出獨一無二的牠,嘛,你居然想買回同樣的?就算一切狀況都與今日相同,時間卻已不再吻合,真可笑耶你!」
你斂下眼瞼,並未多話,從你吞吐的呼吸深深的打入心底時,知道你對我的任性不甚愉快,只是隱忍,真是好教養不是?你抬起臉,包容微笑又一次贏得臉孔面具的第一寶座,包容微笑總是這樣閃耀,總是,always!你安撫著我,說著新的一天所取得的仍是一份獨一無二,你說著我們的名言。
這次不成下次加倍討回來的,我們的名言。

「嘖,我早就覺得這句話夠有問題了!下次討回來的是同樣的東西嗎?」

很多事情都已是曾經,而曾經卻難以拋棄。

「嘛,不然你想要怎樣?」你笑了笑,攤開掌心,金魚的身軀濃稠滑膩,混著豔紅與肉塊字你手中滑落,金魚已在你壓抑的當下粉碎,揉碎,就像你揉碎你最自傲的包容吧!我臉色略略白了些,卻仍舊高傲的揚起我的頸,貓樣的45度。
「很多事情都已是曾經,而曾經卻難以拋棄。」我執意的說。冷然的語氣內隱含一絲快意。究竟如何才能將你逼至瘋狂邊緣?難道我將你的包容通通當作理所當然你都不會感到憤怒嗎?
該死的,你這模樣讓我感到醜陋我就像被囚禁在魚缸內的金魚,該死的失去自由。
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醜陋虛偽
「ああ~ごめんね !我道歉行嗎?」你開始不耐的皺眉。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管你說幾個道歉我都不會同意的絕不。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你別任性!」你語調已冷,我笑得更加快意,嘛,生氣了?
我就是要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任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任性一直任性下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去。
要一直任性下去。

我,自由。

很多事情都已是曾經,而曾經卻難以拋棄。

最後最後發生什麼事情了?

只記得摔了滿地的碎片和血淋淋的一切。
復仇,人的皮膚有多厚,泊泊溫熱就在這半分下奔流,喧嘯,急切的敘說復仇帶了的快意與….
什麼?
最後~最後發生什麼事情了?
只記得最後一幕,你背對向我,抓起外套就往門口踏去。夜晚,漆黑無月亦無星的黑漆漆的夜晚,總是我們堆疊回憶的日子,本該寧靜歡快的氣息線下卻盛滿惶恐,你從任性的我身旁逃離,就如我懼於你帶給我的包容。

你不再出現在我面前,徹底消失在我的生活裡。
留下的只有一抹讓我閉了口的溫柔弧線。


想從什麼東西中逃離出來,現實嗎?
幾乎忘記了,在夜的中心這困鎖我的回憶。
連可以回去的地方都没有因為執意而失卻。

說實話,貓跟金魚的特質如此相似不是?
相似卻極端不同。

直至現下我才發現,像金魚的是我,不是你。
而你正是攫獲我的那隻貓。
因為成雙的金魚,憤恨揉爛了其中一條。
而另一條,在無水的地面張口閉口,無力的搧動宛若長絲帶的尾鰭逐漸無力。


「你說的,很多事情都已是曾經,而曾經卻難以拋棄。」
你勾著將一切放手後的暢快溫柔,你在微笑邊溢出這由我開始的文字,在我的回憶裡盤旋。

而我沒有回應,只是用力的闔上日記,連同日記中相片—我和你,曾經。
縱然我怎樣全心地的投入也換不回你在我的世界定居。
窗外,不知不覺已天亮。

你聽,粉碎的聲響在闔上書頁之際灑了一地。

他看見金魚像是渴望枷鎖的靈魂,隨著自己的清冽的思緒一縷縷,擺盪向渺茫的虛晃世界、架上嘲弄的回憶,金魚的水族箱。



【End】Genie


*所謂後記:

沒有水族箱的枷鎖,金魚根本活不了。
渴望自由的空氣,卻發現沒有你的自由跟本無法適應。

最討厭,與最喜歡其實只有一線之隔。
因為喜歡而了解,因為了解而討厭。
反之,亦然?
嘛,中間連結了呢(笑

至於,裡面的人物,嗯,我不確定。
如果某篇文我沒寫,那這兩隻小朋友只是路人甲罷了。
不過這樣我會想寫這兩隻耶!我想要新的CP~~~(扭動
偏偏這兩隻通通是正常向Orz
不過我懷疑這兩隻在我閒雜文中出現的頻率很高….(眼神死
會不會最後兩隻就成了一堆雜文組成的系列文囧”?(想太多

話說上次I子在噗上那一連串的繪字裡偷偷藏了個會好有趣XDDD
結果就被我拿來用在文裡了(樂轉(欸?

唔,就這樣吧。
我可是拚著明天上課睡死更新耶(艸)
不是在靈感的巔峰時段碼字真的…很緩慢。
接下來…
寒假見吧!如果我沒有腦袋抽筋XDDD

噢唔...錯字就別管了....(艸)
而且我打到最後大腦已經快停了...我怕我根本表達不清~而且我覺得很有可能QAQQ
對不起Orz

3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有種瘋狂的感覺。

    眼睛睜大向前、唇邊是白色的霧。時間軸發生的一切變成破碎畫面旋轉發亮放大縮小、爆炸。

    矛盾的困惑悲傷,被纏住了。

    ------------
    陵子,這篇文好像可以伸手摸到耶。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acddcd1be50e65459940b991c4480e9a
    好有感覺的文...。
    可是卻不知道該怎麼說...OTL

    魚缸破碎的畫面,
    金魚在地板上的畫面。

    我也覺得可以伸手摸到呢...


    可以不要因為了解而討厭嗎?

    回覆刪除
  3.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Rainy[/太字]
    唔…
    如果真的有能摸得到這畫面的感覺就太好了w(抱蹭

    因為想寫一種時間跟空間混雜在一起的錯亂感。
    希望有種過去的時空錯置在現在,而乍看之下平靜及平常的畫面實際上卻在底層堆疊過往一直壓抑的情感跟怨懟。
    而最後因為終止思緒而讓本身就已經不完整的回憶整個碎裂,然後在腦內擊出聲響,就像回憶中的金魚跟思緒一樣全都回歸到日記中。
    裡面所發生的同時是虛也同是為實,虛實相倚一線之隔的感覺啦(笑
    噢唔…我講好多…而且好像講得很微妙似的(艸)
    反正簡單的說就是一隻金魚游泳路徑:(過往=回憶)→現實→日記

    P.S.所以篇名才叫金魚的水族箱…因為一隻魚在裡面遊了一圈(什麼啦!

    [太字]Re:萌少女阿唯子[/太字]

    阿唯子都腦補然後都講不出來-3-
    這樣嗨的只有你好不好!!!!!!!!!!!=3=
    咕嚕嚕…其實…我一直覺得文中的”你”把魚揉碎然後攤開手….滑下一堆濕淋淋黏膩膩的東西…..
    嗯…這個畫面所然我沒寫很多其實對我來說….很具象(艸)
    我不喜歡魚啦QAQ←那你還寫!

    不要因為了解而討厭嗎?
    這個呀……其實只是有感而發O.O
    只是單純發現其實只有一線之隔
    只是單純的發現,有時候越討厭一個人表示其實越喜歡
    尤其是由喜歡而變成討厭時
    因為喜歡的這種情感是無法割捨的就像是討厭也一樣

    金魚因為想要自由而討厭魚缸,卻在得到自由後發現活不下去
    這世上有多少感情在得到時不珍惜,卻在失去時才發現是多麼重要?

    嗯…這段對不起…我覺得文中我沒有講清楚
    只有大略點到。
    嗯,因為思緒不能中斷,但又怕睡著…我想睡的大腦會完全動不了…所以我那時就把點先寫完…然後在補完時,寫到後來想睡了就…..(艸)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