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1日 星期五

Trick or Treat |番外——泡泡(9)

喔喔~這篇歷經千辛萬苦,我終於更了!!!!
廢話懶惰的說~大家慢慢看吧=ˇ=+

腐敗世界,糟糕社會,鬱悶注意唷啾咪=ˇ=+









*正文

Trick or Treat |番外-----泡泡(9)

『學弟,要來一根嗎?』

修長到略顯纖瘦的手指夾著根細白,士軒站在窗邊抽著菸。
那名為事後煙的東西。
窗口離床鋪約幾步路,浩可以察覺月光自窗邊背光的黑影旁的空隙探入,感受到月娘銀白衣袖滑過自己些微紅腫雙目的那點溫柔。不得不承認自己真得很孬,浩無奈的笑著,竟然只能在那種痛覺下擠出那麼幾許叫做淚水的東西。
『不要……』浩懶洋洋的闔上雙眼雙手交叉墊在頭下,覺得身體上有些疲倦而精神卻完全相反的亢奮的徹底『學長我不抽菸的…而且,你瞧瞧我現在有力氣離開這張床嗎?』
士軒家客房內飄盪著的氣味令浩熟悉但同時又陌生的嚇人。腥氣與裡汗水混和,翻攪出衝動與淚水的鹹,混合著淡淡菸草味道,偶爾還捕捉的到古龍水若有似無的嗆鼻。同樣是濃烈情慾的腥羶,自己習慣的,濃稠甜膩像泡在蜜糖裡,企圖掙扎起身卻又不自覺往下陷溺,而這卻像監禁的籠,趁自己不注意之時悄悄攀上自己,緊扣。又或者像是空氣自這房間被抽離,在自己故意無視眼前將一切崩壞殆盡的巨獸時,巨獸將他噁心卻在墮落至極而散發出古怪魔魅的雙掌環上自己的頸部,扼上。其實不需要人群的聚集,因為只要三個人就算是多數了呢……浩輕闔著的眼角浮上笑纹幾縷,只要多數就會崩壞,變黑,互相啃喫吧?
士軒聽了浩帶點像是裝出來的怨懟的抱怨,面無表情,隨手捻熄其實才抽沒幾口的香菸。
轉過身去對著浩,月光順勢滑上士軒冷然的面容,並在落至眼底時悄悄帶出極欲掩藏但越藏卻越顯窘迫的關心,模糊在月色裡的心疼。撐起半瞇的眼,士軒的這副模樣瞬間讓浩有些無措,習慣於安撫他人的躁動、將自己那點點關心付出給別人,突然間滑至心底的溫熱就這麼的讓浩慌了手腳,不習慣,不習慣突如其來的情感襲上心頭的瞬間躁動,將先早已在心底尖叫不已的聲音像在爆破似的直衝腦門,再狠狠將自己對半切下。這是在提醒我什麼叫做罪惡感嗎?這狼狽的暖意讓浩不自在的撇開頭閉上眼,浩故作笑語的說著沒事沒事,應該是第一次被上的關係吧。

浩知道,自己只要做過的事就不會後悔。
所以,這次也一定不會。
一定。

笑語過後所遺下的只是這喧囂世界闖入屋內的零星聲響。

士軒低垂下頭,嘴角勾出微笑意勾出粼粼月光,月光自士軒交疊的雙腿映落,墨黑自跟前蔓延無無語,並在床緣的黑影中停佇。
士軒與浩的身影在晃漾在薄薄明月裡,在這夜裡,在月光中匯集,相交。
相交之後是什麼呢?
聽說過兩條平行線將永不會相交,士軒突然想問到,如果強行相交後呢?相交的結果是什麼呢?腦海中不斷有個畫面重複播放著,畫面中有兩個男人,在床上喘息著,一個士軒很清楚是他自己,另一個呢?士軒想著應該是浩吧,不過他不是很確定,因為,他從來沒覺得浩如此令他陌生。畫面中浩在他身下,雙臂用力環扣在他的頸部,面容上不再掛著礙事的眼鏡,改已微笑輕晃,無所謂的嘴角是如此熟悉卻又讓士軒想一把摘下這副虛假。在他進入時,是軒看見自己這倔將的學弟,緊咬著牙一聲悶哼,滴滴冷汗自額上不住被痛覺幾呀而出,胸腔在自己面前節奏起伏得飛快,而呼吸卻是細細淺淺的,像是透過管子在汲取一般,士軒將自己的頭埋落浩的頸窩,喫咬耳垂安撫,有一瞬間士軒害怕浩就在那細細淺淺的呼吸裡,讓生命也細細淺淺的流逝,而最後自己懷裡的溫熱就成了來自己身溫暖的錯覺。將唇移開自已被自己濕潤的耳廓,想在浩耳畔吐出柔軟呢喃,卻在自己將緊貼在浩頰上的臉移開時,感覺到面頰上沾了水,士軒抬起頭。
腦海中的畫面就定止在這裡,接著像是按鍵壞了似的不斷重複播放。

一顆晶瑩的水珠自緊閉的眼滾落名為微笑的面具。

『學弟,你跟他是怎麼走在一起的?』士軒出聲為這片靜默開了個口。這份安靜像透了腦海裡那寂靜不聲的過程,士軒在心底自語,有幾分說不出的嘲弄。
『 Trick or treat!』浩想也不想的直接答道,面對士軒面容上閃過的訝異與茫然,浩並沒有說明,只是回以一個微笑,帶著回一重量的微笑嘴角。

Trick or treat 一個遊戲的開始,一場愛戀的追逐。

Trick or treat? (翻譯:給糖亦或接受搗蛋?)
Friends or foe? (翻譯:是朋友亦或為敵人?)
Deal or no deal? Love me or love me not?
(翻譯:約定亦或並無約定?愛我亦或不愛我?)

Believe me or…… not?
(翻譯:相信我亦或其實是……不呢?)

『學長,當Trick or treat這遊戲一開始,一切只能像在下注。』浩自顧自的說著,雙臂撐著頭望著天花板,目光卻有些恍惚將眼神這東西遺落在天花板外的過往裡。
『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Trick不一定不好而Treat也不一定濃情密意讓人捨不得放手,選擇後沒有回頭,只得不斷不斷的持續即使是錯誤也如此。直至下一次的Trick or treat才有再次抉擇的機會……。』
只可惜,自己只是名糟糕的賭徒,一次又一次的機會自己始終學不會重新下注,只是讓這錯誤一直延續下去……。
浩輕笑出聲,在笑聲裡他似乎又回到了當年那副男孩模樣。

Trick or treat如果是一場持續到現在的錯誤,美麗的錯誤。
那麼他不會放棄,要錯就錯到底。

希望……這錯誤永遠不要結束……。
『是嗎……』士軒若有所思的低聲,回憶像是液體在浩仰望時緩緩挹注而於最後填滿房內所以的空隙,讓自己像是在不屬於自己的回憶裡陷溺,幾近窒息。
『那……來的及嗎?』士軒乾澀的唇在臉上掀闔,像是困惑不已的貓瞇起眼,乘著夜風踏落的步伐寂靜,不斷的縮短彼此交集的距離,墨黑的影不斷縮小在縮小,最後在床畔的影裡縮成小小移塊伴隨著士軒坐落在旁。這會兒士軒的手成了靈蛇而緩緩攀上浩的頸,蛇頭貼上浩的面頰,浩又聞到熟悉的古龍水氣味在空氣裡飄盪的恍惚。
『來的及呀,為什麼不呢?』浩笑盈盈的抓住在自己頰上的滑動的手『只是,學長……我跟你說過,曼特寧太過濃烈的苦澀有禁斷式作用,所以,抱歉學長我戒不掉這癮。』
士軒撇開了眼,惡狠狠的低聲你不怕今晚的事被我說了出去?浩沒有回答只是盯著學長笑得開心,直到瞧見士軒被瞧得渾身不自在,才柔聲卻肯定的說,學長,你不會說的。而浩知道自己在士軒訝異的眼底又贏了一回,因為浩知道,回憶這種東西士不願意被分享或玷汙的,即使可以成為一種傷害也一樣。
就算被說了出去……又怎樣?而且要說當然我自己說!浩想著想著笑得開心,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樣。士軒皺起眉頭,他不懂,真的無法明白浩為何對那小傢伙如此執著。腦中再次重播著那盤旋於腦海的畫面,喘息,疼痛,再喘息。
最後那顆晶瑩的水珠滾落。
『可是我忘不了你的體溫。』
士軒俯下身將雙臂打直支在浩耳畔兩側,將自己的額抵在浩的額上,一個浩再熟悉不過的居高臨下,只不過這回是自己在下罷了。闔上眼,浩讓自己臉上再度掛回士軒打從心底喜愛的笑容,那瞇起眼笑得相抹夜晚裡的陽光,士軒這次可以肯定自己身下的人是浩了。士軒看著浩將雙臂自枕著的頭下移開,高舉,在次攀上自己的頸,下壓,一切都混合著腦中的畫面,士軒分不清楚究竟什麼是虛幻又什麼是現實……
猛然一震力道將士軒用力一扳,有些來不及反應的士軒就這麼的從上位被換落,浩笑吟吟的學著士軒的模樣將兩支手臂打得直挺挺,撐再士軒兩側並用著全身的力量壓制住愈反抗的身軀。
『Too old to trick or treat……』
浩伏低姿勢似蛇吐信似的滑過陷於髮間的耳廓,唇舌之後一陣冰涼伴隨一句令人絕望的信息。士軒的臉與自己距離很近很近,浩能夠在士軒墨黑色的瞳裡瞧見自己將眉頭高挑,帶著情慾帶著戲弄,卻無法自那對透徹的瞳裡探入士軒心底最深處,探入靈魂,浩止瞧見士軒眼底有著複雜的情緒,分不輕是自己還是他被某種灰敗的氣息纏繞緊縛,是哀傷?絕望吧。
不過這似乎並不重要…既然無法忘記,那就用身體狠狠的記憶,狠狠的,最好能深入骨髓形成刻骨銘心的厭惡,恨當然也可以。
浩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些什麼,浩打算用身體告訴士軒這件事。


『……too young to die.』



*所謂後記

嗚喔喔喔喔~我終於打完這節了!!!!!!!
接下來就只有有一幕有學長了!!!!應該吧(?<<喂喂這人==”
我好開心呀呀呀呀(爆
天知道有學長的時後這文有多難敲,你這不知算不算無口面癱的悶騷鬼!!!!(狂指
是說敲這節真的是困難重重,每天腦補的版本都不一樣樣樣樣!!!!!!
而且腦袋想的跟手會吵架,打出來的都不一樣Q口Q
真的是Orz

話說我還真疼浩子耶~
浩子一開始被吃掉我就受不了了(掩面////////
媽啦!!!!愛他就要讓他攻!!!!!(傲挺(去始
所以後面我不讓浩子吃回來真不開心(笑

喔,還有從下次更新開始就會滿…喜感的(?
應該啦!!!應該ˊˋ

4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浩反撲了啊啊啊啊=口="
    先給人家甜頭再趁其不備反吃人家
    果然是黑心貨!!(你也是啦)
    不過我比較希望趕快看到浩這黑心的跟澤和好QAQ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原本很入戲卻因為看到"翻譯"使我忍不住大笑了...(掩面)
    欸欸欸阿澤你再不出現我會變心哦~
    大玫最愛可憐的男人了啾咪
    不過黑心浩果然就是黑心浩 這樣對學長對嗎?!(指)

    回覆刪除
  3.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吶。
    我有點痛。
    眼淚真的在眼框裡打滾了。
    嗯。
    本來就不太有勇氣愛人。
    我爸我媽。
    我不敢。真的不敢。
    這世界好複雜。很漂亮但又讓人受傷。
    ......
    我要去看小社今天寄來的CWT場刊療傷了啦!Q皿Q(奔)

    回覆刪除
  4. 反省中的妖怪2009年8月3日 上午12:18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Re:小巴
    浩真的是黑心貨呀(茶
    他不黑心就不叫黑心浩了www
    可是就因為他的黑心才能深得我心呀!!!!!!!(爆
    我覺得他想把學長弄壞比較黑心(//艸//)
    下一篇啦~下一篇就是他們腦殘的合好戲了wwwww

    Re:翎
    喔喔!!!!!我也笑好久!!!!!!
    其實我覺得很蠢(喂喂
    可是我必須關心會自動略過英文的人呀XDDDDD
    很入戲嘛…..(思考中

    我也好喜歡可憐男人!!!!!!(掩面///////////
    這種都有種奇怪的萌呀呀呀呀呀呀(掩面//////////
    即使是自作孽還是好萌/////////

    玫~我看你沒變心的機會了XDDDD
    因為下一篇開始幾乎沒學長的戲了QAQ
    突然有點傷心ˊˋ



    Re:Rainy
    對不起(抱)

    其實這節沒有很痛啦!
    難過的部分是因為浩真的無法忍受澤同學這樣子說他
    可是這傢伙又因為驕傲而死不承認
    所以連淚腺要崩都要用這種極度彆扭的方式="=
    而學長是明知浩不可能喜歡上他卻還是用自己的方式包容
    此外這篇一點也不用難過啦ˊˋ
    後面我打到快變喜劇了(掩面//////

    沒有人天生有勇氣愛人
    愛到最後甚至有些分不清究竟是討厭多些還是愛多些
    因為就是太喜歡所以才會討厭
    當世界太過美麗時,同時也在崩壞
    不是這樣嗎?
    不過~這樣又如何(笑
    可以花一點點心思去嘗試
    然後喜歡愛你的人就好了嘛~~~(抱
    沒事沒事(拍拍

    這樣我會不敢給你看Trick耶ˊˋ
    有人看了那篇淚腺崩了~而我也打得很難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