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8日 星期六

Trick or Treat | 番外——泡泡(7)

我說...我說...
這篇第七篇真的生的多災多難呀(爆
我都快得產後憂鬱症了=="


首先,注意注意~

走路小心~內有腐物
保護眼睛~自創糟糕
愛護自己~感情波折








*正文

Trick or Treat 番外-----泡泡(7)

『吶,在想什麼?』
阿澤感覺到一陣溫熱的氣息打在頸窩處,溫柔低語將自己自記憶的旋轉門用力推出,撞上緊貼自背脊漫延而下的熟悉暖意,密密實實將自己環住、扣住,一陣濕溽感混合著輕笑聲在耳際一點一點的攻城掠地。
倦怠的瞇起眼,臉上露出同樣倦怠的笑,阿澤知道會這麼抱著自己的,只有這麼一個人。
『阿澤親親,你再發呆下去,我的蛋都要焦了啊!』
背後的聲音在他耳畔低喃,阿澤聽了一聲慘叫引得背後得他將額抵在自己背上,環扣住自己腰的手擁得更緊,肩膀不住抖動不住傳出哈哈哈的大笑。

當早餐端上餐桌時,阿澤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低垂著頭,一臉歉意,而相對於阿澤一臉歉意的可憐相,浩則興高采烈,臉上笑容燦爛,端著自己的早餐吃得不亦樂乎。阿澤看著浩的吃東西吃得不亦樂乎的模樣,看著看著心裡就有氣,媽的…自己弄得這麼辛苦,而眼前這王八咻咻咻一下麵就爬光了一半以上,混帳…我幹嘛把這傢伙服侍得好好的呀?阿澤想著想著越想越氣,蹙起眉尖,看見桌上的那杯冰咖啡洩憤似的狠狠得喝一大口,曼特寧專有得苦澀狠狠的在嘴裡侵襲,狠狠的。突然感受到頭頂輕微的撞擊,阿澤下意識的縮了縮,抬起頭看見浩手裡端著那顆不小心煎得焦黑的荷包蛋。
『阿澤,我們一起吃這顆蛋吧!』浩笑盈盈的說著,窗外的陽打在浩身上亮的刺眼。
『……我幹嘛跟你一起吃呀?』阿澤歪著頭不解的問,說真的他永遠搞不清楚浩的腦袋裡究竟裝了些什麼。
『因為這樣很像很浪漫呀!』浩用著手裡的筷子敲響著餐盤,喀喀喀的聲音是如此理所當然『兩個人頭靠著頭、額抵著額分食一顆烤焦的荷包蛋,還一邊抱怨著好難吃……總覺得這時連晒進的朝陽都甜滋滋的』
看著浩瞇著眼燦爛的笑容像是塗上層蜜,在陽光下甜膩出閃閃發亮的金黃。阿澤喜歡喝咖啡,很喜歡很喜歡。但他卻不能理解,自己為何會愛上個氣泡似的男孩,像蘇打水一般嗶嗶啵啵的,無色無味。浩低調卻喜愛似處攪和,所以任何意料內外的場合總是能瞧見他氣泡般活躍的身影出現,當然也在這感情的旋轉門下,意料之外的旋出令自己驚慌失措的模樣。浩這傢伙有輕微的路癡傾向,叫他開個車記得自己不可以睡著,在一睡一醒間也許就竄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去了。容易迷路的浩,也因此迷戀旅行和發現新事物,但現在似乎浩又讓自己迷戀上新的事物,而讓自己迷失了方向。就像蘇打水,浩適合與任何人攪和在一起都不顯突兀,跟自己在一起的浩,靜謐柔軟,有時甚至會覺得是不是自己不小心將浩緊縛住至無法呼吸,也許真是如此吧…所以蘇打水才會攪和上其他,偏偏浩與那所謂的其他看起來卻又如此契合。
『……阿澤?』浩伸手在阿澤眼前晃呀晃,略帶困惑的問著自己這一直心不在焉的情人,難到昨晚在自己近乎昏迷的時間裡發生了什麼?
『你是昨天就來了?那你一定遇到學長了……吧?』浩試探性的問,小心翼翼。
『嗯……』 阿澤只是輕抬起眼看看浩,隨口嗯了聲回應,有些懶得搭理的倦意。浩眨眨眼,輕啜口因為熱量的流失而不斷的有水珠自杯身滲出,宛如現在的自己一身薄薄細汗。可能是因為天氣太熱吧?浩這麼告訴自己。
『學長……跟你說了些什麼嗎?』
阿澤沒有回答只是望著浩看了良久,浩真的像極了定不下的氣泡呀…真的是蘇打水吧!但就像蘇打水的無色無味,除了嗶啵嗶啵的氣泡自瓶底升起,透明澄靜不知這裡面究竟有些什麼。就像現在,阿澤真的很想問問在他高懸的招牌微笑底下,到底快虛假的成分有多少,而被稀釋了的真實又幾多?
『浩,我問你……』懷疑與渴望在阿澤眼裡交織,究竟在浩笑容的面具下真相是甚麼?阿澤自己也不知道『你跟學長……倒底是什麼關係?』

浩看著自家親愛的寶貝真不知該誇誇自己是諸葛亮再世料事如神,還是該誇自家寶貝單刀直入,簡潔有力,不枝不蔓,不過說單刀直入卻又似迂迴婉轉,看來自己真的得小心回答才是。
『不就他是學長我是學弟,他是我的魔鬼上司,而我是那個倒楣透頂的屬下。』面上懸著笑容,浩的雙眸笑瞇成一彎彎看似帶著笑意的弧線。
『徐浩然你他媽的不要給我打哈哈!』阿澤放下手中那杯殘餘半杯的咖啡,沉下臉說。臉上蒙上,陰晴不定,隱隱怒氣宛若暴雨前灰濛天空底下那隱隱陣雷,藏匿在黑壓壓沉甸甸的雲底,蓄勢待發等待洽好的時機。
『我當然知道那個混帳是你見鬼的學長,上司……』握緊拳頭試圖讓自己冷靜,阿澤試圖將全部的憤怒用盡全力壓抑在喉頭,不讓憤怒的狂浪自嘴裡崩潰而出,席捲掉全部的理智,可惜在看見浩仍舊好整以暇的吃著那顆烤焦的荷包蛋時,這一切的努力全部付諸流水。
『徐浩然!你那個學長說跟你接過吻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在浩抬起頭,說阿澤這荷包蛋還滿好吃的你要不要時,阿澤終於忍無可忍的磅一聲拍桌咆嘯。
浩看著桌上因為這一震而略略溢出的咖啡內心暗呼可惜,看看阿澤生氣的模樣浩突然覺得原先自己早已頭痛欲裂的頭似乎更加疼痛了。學長那壺不開提那壺呀!這樣害我要解釋很麻煩耶……浩扶著額拇指輕揉過太陽穴,勾起嘴角。
『對,是沒錯……』浩笑的無奈,無可奈何這四個字不知為何,浩覺得最近自己跟它非常熟悉『可是…這應該算是學長強吻我…吧……?』
雖然沒說出口的是,自己也確實很享受這吻。回憶起那天學障冰涼的唇瓣卻又熾熱的令人為之瘋狂,浩不自覺舔了舔唇瓣,意猶未盡。
當然浩這瞬間的小動作,阿澤全都看在眼底。
『強吻!?』怒極反笑,最明艷動人微笑攀上阿澤的臉的,美麗卻危險『我怎麼看見你,徐浩然,還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當阿澤銀鈴般的笑聲傳入浩的耳裡時,浩不自覺的抖了下。這笑聲是暴風雨前寧靜的那片美麗,浩只感覺全身警報器大響,警鈴大作。
『阿澤……我哪有很享受!』眨眨眼,眼睛骨碌碌的轉,浩陪笑著『你又沒看見,不要聽學長胡說!那傢伙從以前就喜歡整我了……』
『喔……原來從我不知道的以前就開始了呀!』阿澤抓起桌上的咖啡,瞧見自己因為太過用力而泛白的指尖。浩哈哈哈的笑著隨口辯解說哪有我才不會幹這種事情呢!而阿澤只是冷了臉兒眼裡像是颳著風雪般寒冷,淡淡的說浩,當你有事情瞞著我時眼神永遠不會落在我身上,語氣裡有著自眼裡掉落的冰冷。聽著浩一句句對他隱含憤怒的指控,一句句的開始翻起舊帳,一句句的音調往上層層提高,一句句都讓浩將顏容垂落繼續爬著那顆早已冷掉的蛋,一副懺悔的心虛模樣。
阿澤只是拚命罵著,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罵些什麼,雖然阿澤早知道這顏面神經失調的傢伙,根本沒在管這自己罵些什麼,貌似心虛的臉上一定還掛著那抹熟悉的微笑。明知道浩是為了讓自己好好地發洩自己鬱積於胸口的那憤怒,但不曉得為什麼自己卻在一聲聲的咒罵中感到了憤怒不斷的往上攀升,再攀升。

『徐浩然,其實你心裡根本沒有我這個人吧?』阿澤說,他看見在自己眼前的浩放下了喝到一半的咖啡。
『你在說什麼呀?』他看見浩的臉上依舊掛著笑,但笑容中似乎少了溫度這種東西。
『其實浩你根本就只是把我當玩具對吧?看上我是因為新鮮對吧?』
阿澤,他看見浩的臉上失去了那熟悉的,只給自己的微笑。
明明一直聽見自己在心底的反駁,但卻感覺著自己像條金魚,話語就像失控了的氣泡,隨著月發急促的呼吸,嗶啵嗶啵一直從口中吐出,無法壓抑。

『其實,你根本不愛我……其實你早就愛上學長了對吧?』

阿澤看見浩猛然間自座位起身,長手一撈撈過阿澤的衣領,緊抓,用力一扯,強迫阿澤近距離對著他,粗重的鼻息打在阿澤的頰上,一下一下重擊心臟,映落在阿澤瞳裡的浩像深深裹著團黏稠黑霧,黏膩感壓迫肺葉,阿澤想要掙扎,掙脫這席捲自己那令人窒息的壓力。但阿澤只感受到號異常的大力緊扣著自己,黑洞似的雙眼無神,似乎蜷伏著獸,用著邪佞一點一滴啃喫著自己,侵蝕著自己。
然後他聽見浩的聲音平靜響起,卻像是來自空曠的地,在他腦海中重重砸落出回聲。

『你什麼都能說,就是不准懷疑我對你的那份……心意。』

浩放開手,朝著他瞇起眼就是一個微笑,接著甩門而出。看著浩離去的背影,他多想提醒浩……
『你的笑容忘了,帶上溫度啊……』阿澤低聲細語,音量低的連阿澤都有些懷疑自己是否曾開口,接著像是殘存的氣力全都耗盡似的,阿澤往後一攤,隨著撞擊椅背的痛覺,任由淚水爬滿了臉。


*所謂後記



喔喔~小倆口吵架了!!!!!!
然後我發現我對吵架的橋段是苦手呀呀呀呀呀(爆
我...我...我搜尋我殘存的大腦居然找不到東西可以寫囧
而且打的時候節電個鬼呀呀呀呀!!!!!

我得一千字沒有存檔呀呀呀呀(哭死

好可惡...Q口Q

2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前面還在甜我後面就虐了......
    嗯啊...澤失去理智囉(指),雖然有點像他的個性可是的確會讓浩生氣呢(搖頭)
    浩子你舔唇就是在刺激澤同學啊......其實從事文字工作的孩子在某個程度上都挺敏感?浩你大學時不是還可以笑著等澤走了才把書撕破的咩?還是說學長的吻實在是太令人回味了= =?

    所以是本能?(咦)

    回覆刪除
  2. TITLE: Re: Rainy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前面的確是甜的呢~這兩隻真的很容易甜蜜蜜XDDD
    不過瘧嘛....我覺得還好耶ˊˋ
    (其實私心覺得浩子那樣好帥(掩面////(去使
    應該說阿澤的某一部分失去理智~某一部分還很清醒(你騙鬼
    其實浩子是不容易生氣的人~但也很容易生氣(何?
    嘛,因為他的雷總是埋在奇怪的地方~一般正常的雷不會爆炸~但不小心踩到他的雷就....尤其是越核心的越....直接爆炸一發不可收拾了囧
    是說其實浩子覺得身體跟大腦是分開的,但他完全無法忍受有任何人想侵佔他家親親寶貝囧(這人不公平==
    嗯...文字工作者其實心思應該都滿細膩的吧?阿澤蟲以前就比浩擅長念書,而且對周圍的感覺一直都很敏銳,但他也是個不會隨便不是眼見為憑,得到正時的事情呢(遠目

    浩子這是刺激!!!!刺激!!!我看了也想巴他!!!我哪知道他是不是本能呀囧這家火大腦我已經不知該怎麼說了==
    他的忍耐力要看雷的大小啦=="""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