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9日 星期四

Trick or Treat | 番外——泡泡(3)

我說我說~~~~
更新今天這篇我好開心呀呀呀呀XDDDD
打學長打得好鬱悶~
可是打浩子跟阿澤怎打怎歡樂呀XDDDD

不擴自束稍微少一點點ˊˋ
但昨天4000耶~就原諒我吧=ˇ=

腐向、自創、不自重注意XD






*正文

Trick or Treat | 番外-----泡泡(3)

『阿澤,我回來了!』浩手中抓著阿澤家的備份鑰匙旋開門把,踢掉腳上的鞋子,嘴上輕哼著小調,轉頭看看門旁的穿衣鏡,仔細打理自身確認著全身上下不會有任何一個地方不小心哪微微酸澀的巴西咖啡香。
『是喔,來就來說什麼回來了……』阿澤側著身躺在沙發上看著小說,抓著洋芋片咯滋咯滋的嚼著,在浩回來時將眼睛自小說中移開瞟向在門口對著鏡打理的浩『這裡又不是你家……不要用我的東西用的這麼自然。』
『嘛,不要生氣嘛~我下次會記得早點回來。』空氣裡飄盪著淡至不易察覺的咖啡香氣,浩心情愉悅的看著桌上那壺已罄的咖啡及旁邊滿滿的那杯咖啡。隨手放下手中的公事包,脫下西裝外套,一屁股在阿澤腳邊的空隙坐下,嫌著頸間太過束縛似的扭扭脖子,扯下緊扣喉頸的領帶襯衫扣子順勢解開兩顆。
『誰管你回不回來呀,最好永遠都不要出現……』嘴上喃喃唸著,視線倒沒再離開小說,阿澤縮了縮腳,將沙發多讓出一格的空間給浩。浩沒有回應只是笑容滿面的抓起桌上的咖啡輕啜了口厚實的苦味自舌尖漫延自喉底,卻在吞落後有股回甘的甜,是曼特寧。品嘗著唇腔內冷卻後帶有苦澀的甜,心想著該說自己偏心還是這是事實,浩真的覺得阿澤泡的咖啡比較好喝。
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浩發現阿澤的咖啡杯不同於學長是略顯高挑的八角形,阿澤的咖啡杯是溫潤的圓弧,雪色磁面無一雜色,乍看之下非常普通向是隨處可見的普通咖啡杯,但咖啡杯上有著在燈光下才能反射出的細碎裂紋。學長在使用的咖啡杯連握把處都是尖銳的三角,而阿澤不是,咖啡杯的握把處微微傾斜,當手中握著咖啡杯時側身望去,手指將會與咖啡杯的握把連成個心形。
浩輕笑了聲,笑著自己的無聊,不過是兩個咖啡杯罷了有什麼好比較的?轉過頭去,看阿澤看書看的專心,忍不住想過去逗弄。
『吶,阿澤親愛的~你在看什麼?』浩就著身子往阿澤的身上趴去,雙掌交疊的將全身的重量就這麼壓在阿澤身上,而身下的人終於因為身下的重量感覺著呼吸的一滯,皺著眉抬起了眼。
『徐浩然你這隻死豬,他媽的馬上給我起來!』扭著身子掙扎著,阿澤拿起手中的書用力的往浩的身上打『媽啦,你是吃多少東西怎麼可以重成這樣!』
眼睛撇了下書名,蚱蜢,原來是自己上次在看的那本呀,浩無可不不可的想,似乎是講著三個殺手間的故事呢。感覺著身下的人似乎掙扎得更激烈,這種狀況可不太好。
『噓,別動。』笑嘻嘻的用食指抵住阿澤的唇,低下頭在阿澤的耳畔輕呵著氣,低聲『你現在還感覺不出來我是吃什麼才會變的如此之重?』
『唔…媽的。』阿澤感覺著自己的聲音像是小說輕落於地板的悶哼,左手緊擁著那個莫名其妙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指甲用力劃過淺灰色襯衫手指在襯衫上擰出眉間的摺痕,他知道男人的膝蓋正在自己身下不重不輕的磨蹭,他也知道打在自己頸間的呼吸混著不住清的喫咬是多麼灼熱,理智在腦袋裡虛弱成嘴裡斷斷續續的句子『…浩…你他媽…的…不要…嗯……』
『誰叫你剛剛要亂動……』浩輕輕吻上阿澤不自覺溢出微微呻吟的唇,這次親吻忽深忽淺,帶著粗重的鼻息。浩像是太過享受瞇起了眼,粗糙的手掌從平坦的腹部搔癢似的輕滑而下,指腹有意無意地施壓『我食量很大,晚餐沒吃飽……』

『所以,你就負責餵飽我吧!』

浩如此說聲音帶著笑,撐起自己的身體,好笑地看著身下害羞到連耳朵都紅了整片、緊閉著眼又把掌根用力抵著自己的額借機檔住整張臉的他。拉掉阿澤的手,小心翼翼的啃過輕喘的唇,一路向下,下巴,頸肩鎖骨,然後平坦的腹部……

『浩,餓的話微波爐裡的焗烤去熱一下就可以吃了……』眼睛無力的半瞇,濕漉的黑髮,阿澤想起剛剛浩說著晚餐沒吃飽的話,但太過疲倦的他實在沒力氣去處理這些事情,只能整個人像小貓一樣蜷縮在沙發上,放任著將他吃乾抹淨的男人打理著一切。
『是~』輕啄了口阿澤仍舊喘著的唇,浩嘴裡含著笑答應,小情人在這時依舊記著自己怎能不令浩高興呢?拉過自己的西裝外套輕覆在阿澤赤裸的身軀,浩轉過身去準備去熱他卻時事還沒吃的晚餐,阿澤輕聲叫住了他。
『吶,浩…你什麼時候開始擦古龍水的?』
『嗯?古龍水?我沒擦呀……』浩有些訝異的抓起自己的手臂嗅了嗅,然後搖搖頭。
『是嗎…那大概是我的錯覺…剛剛跟你接吻時似乎有聞到。』阿澤慵懶的翻個身半瞇著眼瞧著浩咕噥『記得,不要擦那種東西,那味道很噁心。』
『嗯……』浩若有所思的隨口應道,聽到阿澤那句接吻,恍然明白今天錯覺間一直在周身飄盪的氣味,結果自己小心翼翼卻依舊染上了學長的氣味啊……浩苦笑著想著,那杯巴西咖啡果然是又酸又苦啊,撇了眼在沙發上陷入睡眠的身影,輕揚嘴角伸出手打算將人抱起往臥房移去,睡在沙發上這傢伙明天又要全身痠痛了,浩想著,卻在移動時驚動了懷中的阿澤。
『唔……浩,在幹嘛?還不去吃飯?很晚了。』
『只是抱你去床上睡而已。乖,趕快睡。』
『嗯……』阿澤呻吟了聲,用力眨了眨眼『浩,我問你一個問題……』
『嗯?』浩輕手輕腳的將人擺放在床上,拉過被子蓋在阿澤身上,像是替代著自己的擁抱將人蓋的密密實實的,蓋好後在他額尚輕落個吻『怎麼突然不說了?要問什麼?』
『浩,你看完《蚱蜢》了吧?』阿澤仰起頭問,在得到浩輕點的頭後阿澤接著說『槿說,蝗蟲有種生長在密集的地方會出現種群生相,而群聚的人群好像飛蝗,會變的黝黑,急躁,滿是殺氣,互相吞噬……』

『浩,你會因為群集而這樣嗎?像這個壞死的世界一樣壞死嗎?』

浩坐在床緣手撐著帶有暖意的彈簧床,側著頭看向離床不遠的落地窗思索良久,夜幕早已低垂,窗外明月高懸卻非朔月,只是個彎曲的下弦月。下弦月的天空像是不開心的孩子為為下垂的嘴角,凝望著這個瑾說的,壞死的世界。
浩轉過頭凝視著等著答案等著等著又不小心睡著的阿澤,疼惜的撫開那習慣輕皺的眉間,想著下次不應該讓他太疲倦的好,站起身準備去吃遲了許久的晚餐又瞧了眼,浩略為乾澀的唇瓣輕啟。『真的,不要想太多會比較好。』
浩走出臥房往微波爐的方向走去,想著學長想著阿澤,想著學長一閃而是的錯愕,想著阿澤嘴裡嫌著卻仍記著的那點溫柔,想這學長像是渴求什麼似的吻,想著阿澤在身下微喘著的迷茫眼神,想著混合些微古龍水氣味卻又清澈透明出微酸的巴西咖啡,與苦澀卻又在喉頭回甘的厚實溫暖。
『也許……』浩從為波爐裡拿出剛溫熱的焗烤,有些燙手,嘴裡自語著。

『自己某個部份早就壞死、崩解了不是嗎?』

從廚房裡拿出叉子,嘴裡嚐到甜鹹混雜的起司味,略略皺了眉尖,想著自己果然還是不喜歡焗烤,不過阿澤也真會弄,至少自己並沒有反胃。浩想起剛剛那個像孩子似的熟睡側顏,浩想著,自己至少還有件事可以肯定。
浩抓起剛剛只喝一口留在桌上的咖啡一飲而盡。

『曼特寧果然比巴西好喝。』



*所謂後記



今天沒有後記XDDDD
就像阿森說的...我真得很幸福(掩面//////)

5 則留言:

  1.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覺得最後那句可以翻成浩子正經的認真的──

    「我愛你。」

    溫柔的低喃。


    另:浩子你說你晚餐沒吃飽現在繼續吃......你晚上是跑回來〝吃了〞以後才去上晚班還意猶未盡嗎?!?(被毆,腦補太嚴重了你)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ˇˇ

    回覆刪除
  3. 快被搞債壓死的妖怪2009年7月10日 上午12:57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Re:Rainy

    噢~華生~你突破盲點了!!!!!(喂!
    沒錯~浩其實真得是這樣說呢=ˇ=
    不過別看他一副很威的樣子~
    他可是到現在還沒說過一句"我愛你"唷!
    浩其實是孬種!!!!XDDDDD

    這腦補我喜歡XDDDD
    不過其實浩說謊~他根本沒吃!!!!!
    只是不想讓自家寶貝擔心而已=ˇ=



    Re:竹...

    我想...你這次留兩個愛心的意思是
    你喜歡這一對吧?=="
    然後少一個愛心是因為H混掉了是吧XDDDD

    回覆刪除
  4.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陵子你最近跟我說華生我會自動腦補到HW文去啦~(掩面)
    害我整個進入〝可惡好想把福爾摩斯再借回來看一次〞的狀態......

    老實說...想像浩子真的說〝我愛你〞,不知為何我抖了一下......=A=?

    回覆刪除
  5. TITLE: Re:Rainy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我說呀~
    沼澤妳照樣讓我好想讓浩子對阿澤說我愛妳呀呀呀(尖叫)
    這樣的浩子好萌/////////////
    士說我今天打到浩子害羞了耶OwO/

    妳弟考完了~妳可以解禁了=ˇ=+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