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4日 星期日

APH練習文 | 和平的風景

這篇...
我已經不曉得是普獨還是露普還是獨普了囧


也許都有~也許都沒有XDDDD

自己看吧=ˇ=






*正文

【APH Practice】和平的風景


水泥圍牆,標靶。

總是習慣性的到這橫貫中歐已結成疤的傷口,這居住空間的最後邊界,讓胸腔緊貼著地面感受義格卓席爾支撐這世界的生命力,即使現在他只感覺著悶在胸口喘不過的氣。
拘束,壓抑。
指尖輕壓扳機,紫紅的瞳在眼瞼的遮眼下成條細細的線。
基爾伯特壓低自己的呼吸。

槍聲隆隆。

射擊。

輕輕勾起嘴角,滿意的看著畫在水泥牆上的標靶那點點細碎的裂痕,正中紅心。
基爾伯特知道自己一直喜歡隆隆槍聲以及槍砲聲後那點煙硝氣息。
常常這種焦灼總會混和著讓他不自覺抿抿唇的濃濃鐵鏽味道,不過基爾伯特告訴自己其實這沒什麼,其實自己…並不在意。
環顧四周,坑坑巴巴的道路上,只有同樣破破爛爛的小轎車在顛簸前行。其色慘淡,煙霏雲斂,像是不小心打翻了的胡椒染濁、染黑這世界。其意蕭條,色彩單調,毫無生氣,一片荒涼。

基爾伯特一直覺得自己是因戰鬥而創造的國家,當然他也喜歡這個身分。
只是有時,仍舊渴望當紫紅瞳孔與硯孔連成長長一線時,線的盡頭是片能讓人屏住呼吸的美麗。

和平的風景。

那美麗說不定會讓人不自覺在臉上咧開最燦爛的弧度,化為聲聲哈哈哈的大笑。那種美說不定會讓人感受到如同武人興奮的顫抖,喃喃的說著跟本大爺的帥氣相比還算差不多。
那種美麗……
基爾伯特搜腸刮肚的結果卻仍舊只能皺了皺眉,不知如何描繪想像中的和平風景,因為從來沒有確切的看過。

甩甩頭,重新臥倒在灰樸樸的地面上,讓身上筆挺的軍服磨出上灰塵。


基爾伯特記得有次也像今日一樣對著這令人絕望的水泥牆扣動扳機,而路過的人們只是微瞇起眼瞼用種稱不上是悲傷的神情朝他撇了眼,不曉得是輕聲呢喃還是真的想告訴他。

「當距離已經日趨遙遠了,這樣做可以說是異想天開嗎?」

基爾伯特記得當時自己只是挑高眉尖,高傲的挺起胸膛,讓銀灰的髮絲在燃燒核媒弄髒的日子裡閃閃發亮。


再次揚起槍枝。

基爾伯特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異想天開,他只知道扣動扳機對著這面灰色、沾滿髒汙與噁心塗鴉的長城已經成了種習慣,像是對空氣的渴求般根深蒂固。
他知道他必須、只能靠自己讓自己在這片赤紅風暴中穩住自己的腳步。

壓下扳機。

記得在某次的會議上,伊凡偷偷將基爾伯特拉到了角落,比了個噤聲的手勢。似嬰兒般紅潤的臉龐掛上了個瞇了眼的微笑。
「吶,基爾伯特……我要送給你一樣禮物唷!」
基爾伯特冷哼了聲,低聲說著本大爺才不希罕你的施捨。
「別這麼說,你會喜歡的。」伊凡一邊像個嬰孩咯咯的笑著,一邊不置可否的望著他。基爾伯特的眼裡瞧見自己無法完全掩藏的情緒,完整的身影,瞧見自己的影子緩緩被吞滅在這透亮紫羅蘭色眼波底。

隔日,基爾伯特被伊凡抓著手參加了聯合國會議。

會議的進行,基爾伯特心神不寧。他完全無法思考會議中大家說了什麼話語,而自己又回答了些什麼。
他在會場上瞧見一身軍裝身上卻批著西裝外套的路德維希。
當然,路德維希也瞧見了他。
只是當基爾伯特對他揚起嘴角時,路德維希在一開始的激動過後,輕蹙了眉頭。
基爾伯特沒辦法伸出雙臂給他個久違的擁抱。
會議中,基爾伯特那天在伊凡身後全身紅樸樸的。身上穿著出門前不小心讓伊凡用顏料染紅了的軍裝,還有那雙在會議桌下被伊凡緊握至發紅的手。

基爾伯特真的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異想天開。


他只知道他必須讓伊凡不能失去自己。




一聲槍響後,又在一次正中紅心。

「本大爺果然帥的跟小鳥一樣!」基爾伯特看著這裂痕又更加深的鐵幕得意的哈哈大笑。一排黑壓壓的停駐在鐵幕上的麻雀也吱吱喳喳的為他這句話進行一連串吵雜的附和。
基爾伯特為這陣吵雜而將目光投向牆上的麻雀,他知道這裡的麻雀膽子很大,似乎不容易被驚擾,
甚至當有頑皮的幼童朝著它們丟石子還會群起圍攻,基爾伯特一直在思考著這是為什麼。
想了想,基爾伯特卻為自己所的答案啞然失笑。

「因為聽慣了槍聲?」

麻雀吱吱喳喳的說個不停,吱吱喳喳的。


基爾伯特突然覺得疲倦,不太想再掙扎。
他決定打下今天的最後一發。
路過這鐵幕的路人早已習慣看見基爾伯特在閒暇時趴臥在髒污的地上打著靶心,有時興起還會跟他一同在這座困了他們大半輩子的圍牆前進行比賽,最近甚至有一大群人天天來這裡看他打出最後一發子彈與他打賭著,賭著基爾伯特不可能再射中紅心。
今天,又到了開賭的時刻,人群緩緩聚集而來。
基爾伯特重新在射擊區趴下,做出了個臥姿,調整呼吸讓整個世界在自己耳中靜的只聽得見軍服磨擦地面的細碎聲響及一點點屏息以待的興奮,基爾伯特讓紫紅瞳孔瞇起與硯孔連成長長一線。
於是,他看見在這鐵幕上那道在不知不覺間已加深加長的裂縫,而裂縫中依稀可見渺渺白雲慵懶得飄盪而過。
接著,他聽見自己身後的人們刺耳的尖叫聲。
當紫紅瞳孔與硯孔連成長長一線時,線的盡頭是片能讓人屏住呼吸的美麗。
他扣住扳機的手指忽然就這麼的僵在那兒,動彈不得。

基爾伯特看見金黃燦爛的陽光與蒼藍透亮的天空。

這風景在眼前無限放大,心裡就這樣填得滿滿的與人群的歡呼聲一起在胸口凝聚。

他緩緩將高舉的槍枝放下。

基爾伯特一直知道自己是因戰鬥而存在的國家,日耳曼驍勇善戰的野性在他身體的脈動中沸騰的徹底。
如果沒有了戰鬥的話,那他的存在是什麼呢?
「West……」
基爾伯特喃喃的說,目光被陽光曬得恍惚,他忍不住舉起未拿槍的手臂擋住了眼睛,太過刺眼的陽光讓他忍不住的低垂了眼。

基爾伯特知道自己終於看見所謂的和平風景。

他真的看見線的盡頭那片分辨不出是什麼的美麗了。
即使……那美麗底下黑壓壓的人群帶著冰冷刺骨的眼神使他寒心。


因戰鬥而存在,亦因戰鬥而歸於毀滅。

基爾伯特將放下的槍枝重新舉起,眼前所有的人民均瞪大眼睛,有的人甚至乾脆的尖叫了起來,恐懼的尖叫聲,尖叫著他會打中靶心的。他嘲諷似的勾了勾嘴角,彎下身軀對準硯孔,銀灰的髮絲在次閃爍著高傲的光芒,在太過刺眼的陽光下。

反轉了槍枝,基爾伯特聽見了更大聲的驚呼。

基爾伯特總說自己帥的跟小鳥一樣。
但他終究只是聽慣了槍聲的小鳥。

這次,他沒有將紫紅色的瞳孔與硯孔連成一直線,他決定直視這他想看了很久的風景。
他在蒼藍色的天空裡看見了曾經映落在紫羅蘭裡的倒影,這蒼藍清澈的像是可以透出自己的五臟六腑,他忍不住想問自己究竟是誰?然後想通似的告訴自己不過就是帥的跟小鳥一樣的本大爺。

忍不住為這透亮的美麗投以一個最燦爛的笑容,屬於基爾伯特的狂妄。

然後,然後……


他只看見蒼藍的天伴隨著雨水將他的影子揉碎成點點滴滴,濺落在鐵十字上。



還有……




在他面前慌亂成一片的美麗陽光。






【End】笑臉妖怪


*所謂後記

喔喔~我打完他了耶(爆)
其實打完我已經不知道這究竟是普獨還是露普了囧
第二篇同人文果然順了許多(小花)

對不起~玩的是二戰的老梗...
可是要打最後一幕我不曉得除了二戰我還有哪邊可以打呀!!!!(爆)

一直在思考要不要像上次一樣打個自嗨的文章分析~
不過這樣似乎會剝奪讀者看文的樂趣囧<<只有妳有樂趣吧!!!

想看的再跟我說吧!不過也可能心血來潮就打了(掩面)

真的~還是滿廢的文~雖然我還是喜歡這樣XDDD
認真看完的你真的辛苦了XDD

5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親愛的我必須說,看完你的文我好想寫普獨阿阿阿(掩面)

    然後這一篇是露普、普獨和獨普嗎(也太多了吧)

    基爾伯特真得帥得和小鳥一樣阿////////////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最後那句有擊中我......
    >在他面前慌亂成一片的美麗陽光
    看得到、清楚看得到這對兄弟的神情啊啊啊ˇˇˇ


    二戰雖然的確算老梗,可是真的很棒!

    回覆刪除
  3. TITLE: Re: 大家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Re:W樣~~~ˇ

    看到妳我真的不知該哭還該笑這樣(掩面/////)
    <<其實這傢伙最近傲嬌了囧
    這篇其實沒有寫得很好啦...整個寫了一大堆只想寫最後一幕呀(爆)

    咦!?我都忘記有獨普了囧
    我等等就去補上呀!!!<<喂喂

    對呀!!!!!(掩面/////)
    基爾就是因為帥的像小鳥一樣才會很快樂呀!!!(何?)

    Re:Rainy

    嘛嘛,我就是自己被最後一句萌慘慘呀(死)
    整個就是為了最後一幕而存在的文章!!!!!
    不過我畫不出來呀!!!!!!!

    因為在我腦海中阿西是沒有臉的(掩面)

    不過阿普的臉到是清楚漂亮呀!!!!!(再掩////)

    回覆刪除
  4.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跟我想的一樣嗎?
    阿普是.....
    是嗎是嗎是嗎QAQ
    老實說二戰場景真的讓人萌到爆炸
    我好喜歡你的阿普
    嘴巴上說可以快樂可是還是渴求那些閃耀的事物
    真的好棒呀~~~ˇˇˇ
    我覺得這對根本是傲嬌兄弟(喂)

    是說露樣似乎很溫柔呢
    對不起我虐露普看太多已經愛上黑露樣了(掩面)

    回覆刪除
  5. 妖怪笑起來很燦爛2009年5月27日 上午3:33

    TITLE: Re: 很尊貴的翎大人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對...
    妳想得沒錯....
    阿普普~你幹嘛反轉槍枝呀!!!!!(掩面Q口Q)

    二戰場景...其實已經老梗到煩了
    可是...老梗有個好處就是"經典"呀!!!(爆)

    咦咦?大人喜歡我家普普囧
    我開心到淚腺都要崩壞了....QvQ+
    我一直覺得普普很難抓(掩面)
    普普是幼稚與成熟兼具的傢伙呀!!!
    <<難怪是傲嬌(爆)
    這對兄弟檔不是我要說的傲嬌...
    兩個都口嫌體正直到我想掩面了(羞<<咦!?

    我家露樣是溫柔好男人=ˇ=
    其實黑心到我都愛上他了(燦)
    MSN上解釋過了~我就不再加長篇幅了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