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3日 星期四

【BBC-Sherlock】[ML] 關於Mycroft與Lestrade的五件日常

注意事項:

衍生作品: BBC-Sherlock

CP:ML

聲明:
人物屬於柯南道爾,形象歸於BBC劇組,只有妄想是我的:P

分級: PG







*正文

【BBC-Sherlock】[ML] 關於Mycroft與Lestrade的五件日常


1.

缺乏上油的門閂發出像老鼠遭碾壓的悲鳴,吵雜刺耳,然而沙發裡的灰髮男人卻連眉頭也不曾皺那麼一下,所做的僅是抬眼朝牆上的鐘掃了眼。
十二點,恰是午夜。
那麼......進門的該是Mycroft吧?
男人抓撓了下灰髮後,重新埋首於手中的文件,就好像室內的空氣不曾被激盪出半點紛擾仍如稍早前那般平靜如水,只聽聞紙張翻閱聲沙沙。
直至數根生著薄繭的長指勾來外頭的夜色,將這份靜謐連同文件上那些難解的拉丁字母掩去。
"Greg,我回來了。"
讓目光沿著壓在文件上的食指攀延而上,撞到的是那低啞聲音的主人,工作上積淤的疲倦與厭煩在那名紳士的面容上層層堆疊出陰影。他知道自己榛色虹膜上定是映滿紳士的倦怠,不然紳士不會勾起委屈的苦笑瞅著自己,好似埋怨著其實並不願意讓這種困窘的樣貌映上那般。
灰髮男人眨眨眼,朝紳士扯開個溫暖微笑,堆積在兩頰上的暖意簡直是發熱體,蒸騰上榛色雙眼直面的陰影,蒸散那片陰霾。
"歡迎回家,Mycroft。"男人說,白牙閃閃在面容上燦爛出一片暖陽。

而那被男人稱呼為Mycroft的紳士,愣忡地見證這將濃厚夜色撥散的奇蹟,所有極欲脫口的煩瑣抱怨全被曬融成底心暖意。

唉,誰讓你,親愛的Gregory,一笑我就沒輒了?



2.

"那個叫Brian的傢伙根本就是那個該死的殺人魔!"
"嗯?"
"......證據就是我們在他廚房裡找到的東西,一顆天殺的扔在水桶裡的人頭!"
"嗯。"
"只要這傢伙不是叫’Sherlock Holmes’,那他的廚房內出現人頭...顯然地,就是對他是殺人犯這事最直接的證明!至少我是這樣想的!嘿,這可是員警多年的直覺!"
"嗯哼。"
"......Mike,我知道我剛剛說的這一切在你眼裡是多麼地愚蠢並且不合邏輯。"Lestrade扭臉,癟嘴瞪向眼前正支著下顎笑吟吟瞅著他的男人"不準笑話我,你這該死的Holmes。"
"唔,我並沒有嘲弄你的意思,我親愛的Gregory。"Mycroft挑眉,他真的沒有嘲弄他的愛人的意思。他只是......不小心被灰髮男人偶爾流露的孩子氣逗樂了而已。
誰讓他的Greg,肢體語言簡直令人迷戀地豐富!在他喊及Sherlock那小傢伙的名字時拉了個長臉並將雙手高舉,食指與中指併攏,可愛地彎兩下(噢,Mycroft他當然知道這是重點強調的意味,他當然知道,但這並不能否認將這行為套在他摯愛的男人身上時,所流露出的些許可愛孩子氣)。
"你哄我!"Lestrade撇嘴。
"不,事實上我覺得你說的很好。"抿唇,Mycroft試圖將他對Lestrade唱作俱佳的認同融入一個真誠的笑容裡,不過顯然效果不彰,因為Lestrade捏住鼻樑沉默個數秒後,仍無法克制地為這不願說真話的男人翻了個完美的白眼,並將嘲諷吐了滿嘴。
"好吧,無所不能的大英政府願意壓低智商哄一個小探長,簡直像個傻瓜一樣。"
Lestrade嗤聲假笑,而Mycroft為此眨眼。
"唔,我想...我願意?"
十指指尖聚攏,Mycroft回應著並朝身後沙發靠了靠,臉上又是那個討人厭的笑容,然而這次Lestrade卻為笑容面具上那雙訴著懇切的眼睛咧嘴,眉開眼笑。



3.

Lestrade被人自身後一把掩去視線,並在自己爆出咆嘯前將一句句柔軟吹拂上他耳際。
"Greg,你知道我從來不是什麼好人。"他身後的男人如此說,挾著頸邊的香水味將濃得化不開的歉疚勾纏上他"我就是那副平凡樣貌,身體因缺乏陽光而顯蒼白,體態因久坐而臃腫不堪,也許連時間綴在額頭的皺紋看起來都像殘破不堪的補丁。"
"噢對,我還有滿口爛牙,並為此老是要求你陪我去看牙醫。"
聽聞男人自唇邊溢出的訕笑 ,那對自己的譏諷。Lestrade禁不住撲搧了下眼睫,當然他不會祈求刷過男人掌心的睫毛那點搔癢能讓男人感受到安慰,但,顯然地,Holmes家族優於常人的感官能力讓他感受到了,Lestrade能感覺出覆在他眼睫上的手指更加放鬆,簡直只是鬆垮地搭在他眼上。
"我自己也對無可抑制的控制欲感到無奈,為此我感到抱歉。"男人繼續說,滾出的字詞這次帶上了回憶的溫柔並將無法將承諾兌現的苦惱延續至下句"......而且,可能連答應你的墓誌銘也無法鏤刻上碑墳,對不起。"

"對不起,這樣的我,你為什麼.......仍願意承諾最初的邀約?"

Lestrade感受到一絲皮膚的溫度貼著面頰燙來,苦澀的問句攀捲上他的神經,Lestrade感覺這撫上他耳膜的低姿態簡直要揉上他心底最溫軟的部分,他幾乎能想像視線外的Mycroft垂眼而委屈的微笑是如此——

該死矯作、虛偽。

"沒有理由。你要因為這樣就將我駁回嗎,我的政府?"嘴裡嗤聲應答,雙手用力抓開遮去光明的障礙物,Lestrade將榛子色的眼睛直勾勾撞入那灰藍色的機巧神情裡,並瞧見來不及收入那矯作笑容內的心虛一溜而走。Lestrade癟嘴,盈了滿心的無奈。
"不然這理由,我愛國?"咧唇,明知對方索要的是什麼,卻仍將戲謔溢漏出微笑,Lesrrade慢條斯理地嚼著詞句,令男人只能在他的笑容裡著惱挑眉。

"噢,Greg......"

自下而上委屈相望,Lestrade瞧見那衣冠楚楚的西裝紳士轉著眼珠,在唇角勾上抹討巧將自己攫取入懷,而Lestrade,在翻過了個完美的白眼後,縱容地以手指拍上紳士肩窩,並指尖舒緩揉過Mycroft的背頸,並瞧著略皺的西裝被他的指尖下一點一點敉平。



4.

Mycroft其實很喜歡Lestrade叫他Mikey。
當他的Greg在說這些帶有甜蜜的戲弄詞彙時總會不自覺地撐圓雙眼,歲月刻磨在額上的凹痕將唇齒間的戲謔襯得更加鮮明,這孩子氣的俏皮會在棕褐色的瞳孔內躍動成一片輕快暖意,燙上心頭,灼熱感簡直讓Mycroft錯覺於上頭的灰色眼睫被蒸得輕顫。
啊,他的Greg在說這些事情的時候,腔調也是極度迷人的一點,那些在倫敦居住而被磨掉的地方口音,會在這俏皮場景時毫不保留地親吻他的耳膜,簡直像以最親暱而私密的姿態呈現在他面前那樣。

Mycroft其實很喜歡Lestrade叫他Mikey。
是的,他喜歡。
當他的摯愛,他親愛的Gregory這樣喚著他時總是寵溺得令他好像吃了滿嘴的糖。

可他知道這些感受不合邏輯,甚至可說是幼稚到了極點。

所以Mycroft——日不落帝國暗影面的王者,大英國協名符其實的政府(不是那被架空的虛位元首,不是!),倫敦城陰霾天空下最傲然的獵捕者,暗影內的魔物——才不會承認他喜歡這種叫小寵物似的叫法。

"親愛的Greg,再一次的警告——別叫我Mikey。"
蹙眉撇嘴, Mycroft用著好演技試圖做出那副不悅模樣。可顯然他的飼主一點也不領情, Mycroft眼前的愛人像是鏡子那般,學著他而回以一模一樣的神情。

"得了吧!你喜歡的,Mikey!"

Lestrade故作嚴肅卻在語畢後嗤笑破功,而 Mycroft,像是印證著愛人的話似的,選擇以親吻咬上——封緘。



5.

暖熱的空氣被推壓上頭皮後順著指尖溫柔梳過並在稀薄的棕褐色毛髮上頭撫出陣輕顫。一手抓著吹風機,另一手穿梭於Mycroft濕漉漉的髮間,Lestrade感受到貼於指腹下的水份在燥熱的風下逐漸被蒸去,毛髮變得蓬鬆而髮根處被暖風吹拂出些許捲曲。
捲髮,這顯然是家族遺傳啊......
Lestrade在第一次幫Mycroft吹髮瞧見時,為此將手上的動作因驚愕停滯數秒。只因Holmes兄弟除了略高的顴骨及湛藍眼底相同的冷漠外,彼此自外表上看來簡直毫無相似之處。直到Lestrade瞧見指尖觸及的髮——那對兄弟倆相似的曲度在暖風中無害顫動,Lestrade這才深切感受到,那被基因銘刻在身上的記號,即便經過人為的加工、武裝,仍無改變的可能。

就像Mycroft的髮,那些被定型液抓得一絲不苟的髮,只有在這時候,方得在風中將最真實的姿態柔軟舒張。

"有時我真希望自己是一道風。"Lestrade笑道,並在接收到Mycroft蹙眉的困惑的神情時更加笑得歡暢,即便吹風機仍舊轟隆作響亦無法阻止Lestrade跌宕在唇邊的歡愉"唔,這樣就會更早發現你其實是捲髮。"
"但身為人類,你只需開口問我就能夠更快速地得到答案。"散發著肥皂香氣的男人挑眉,不置可否。
"可我想自己發現啊!"Lestrade不能自已地笑著,吹風機隨著手裡的顫動將熱風在Mycroft頭上撓抓出個凌亂的棕褐鳥巢,並為其稀薄鬆散的可憐模樣笑得更大聲了"而且,Mike,作為一道風也挺好的,這樣我就可以將你老是戒了又吸的菸吹掉在地上,連二手菸也沒有——"
"再說吧......"Lestrade捲著Mycroft的髮若有所思,"這樣你只要掛上一串風鈴,等風鈴響得叮叮噹噹的時候,Mike,你就可以知道是我來了。"

吹風機依舊在耳畔轟鳴,Lestrade眨眨眼順手將吹風機的風速與熱度調降,而後五指成梳按壓上頭皮後將柔軟的髮柔順梳開,一邊將幾不可聞的低語與男人鬢角的髮一同勾過耳際,字句在Mycroft心底叮噹成風鈴串響。
而後Lestrade拉開吹風機,改以臉頰湊近男人並在男人的面頰上印上個響亮的親吻。


"......然後啊,假如我是風,就算我已不在,就仍能像現在這樣——親吻你的臉頰。"


在摯愛的男人面頰上戲謔地呼了口氣,然後喀擦,吹風機的轟隆聲止歇,一切終歸平靜。



【END】






*所謂後記

關於Mycroft與Lestrade的這五件日常,來我網誌的傢伙們要知道2件事實:

1.其實2012寫的,如果看到內文覺得有有點熟悉,那你大概是收到禮物的人吧:P(而且除了我以外,大家應該只看過一篇哼哼,所以我拿來騙更新沒問題啦嘿嘿wwwww2.原本有十篇,但因為這樣那樣的理由(?)用掉了兩篇,剩下3篇因為篇幅略長,會獨立更新,湊湊就這五篇囉wwwwww

話雖如此(對,我就是說上述兩個也許會讓大家失望的事實),我還是希望諸位喜歡這些小短文啦,畢竟真的寫得很認真啊XD

在此特別提一下第五篇,就是探長幫麥哥吹頭髮那篇。
其實這篇幫我校稿的沼澤曾說,他怎麼覺得探長跟麥哥學壞了,事實上,這算是我故意的吧(?)
很想嘗試一下會想比較多得探長,講話會繞點小圈子的探長。
因為在理論上並非不可能,好歹是幹警探這行的,外加又有大英政府在身後當榜樣!
但試過後的結論..........

(上望)

嗯,
果然對方的口水吃多了就會學壞嗎?(笑挑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