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2日 星期三

【BBC-Sherlock】[M&ML] 情愛上的短刃相接

哇喔,大家好久不見!
因為真的真的不想更新,外加這陣子實在沒什麼動力,就壓著許多寫好的文到今天。
不過為了在STID得吐槽心得發出來之前了結一切未盡的前緣(我的意思不是要出ML圈啦!),決定在STID吐槽心得發出來之前更新一下。
也就是說,我會在這幾天把壓箱文更新完,別期待,幾乎都是去年寫得舊文了XDDDDD

所以就是現在來更新了XDDDDDDD




注意事項:

衍生作品: BBC-Sherlock

聲明:....BBC-Sherlock的角色從來都不是我的,事實上我也不想要擁有。

CP:ML(Mycroft/Lestrade)+吵鬧的Jim

分級::PG-13(但有提到性相關內容)

其他:
1.這篇文是有前篇的,就某方面來說算是番外?
前篇連結:【BBC-Sherlock】[ML] Cry Me Out

2.當然直接食用亦無問題,留心個前提:莫雷對探長BDSM後,麥哥對此的態度。
3.引用了《馬克白》,所以有些語句讀來很玄妙,這可能得問問翻譯的梁實秋先生(點頭)




*正文





BBC-Sherlock[M&ML] 情愛上的短刃相接

他摯愛的Lestrade顯然尚未意識到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當然,他知道強制性行為可能留下的一切身心創傷或是於規矩層面——那些關於構成要件與法律效果——的問題,但當事關乎己,Lestrade顯然就疏忽了一切。
比如現在,Mycroft瞪視著電腦螢幕內整齊播放的數個畫面,螢幕內毫無知覺的男人正癱躺入那完全不合乎人體工學的廉價皮椅中,並在按揉肩膀藉以調整肩上的工作重擔,以及抬舉雙臂、伸展肢體,用以抗拒時間與生活堆壓在他背脊上的壓力時,男人均比以往更小心翼翼地動作,只為了避免肋骨處的痠疼。這小動作,直指向Lestrade,對於律法無從適用的絕望和積壓於底心的惴惴不安,逐漸將他推向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大門。

雙肘輕置於紅褐辦公桌上,指尖將不悅的情緒輕巧蹭磨過杯緣,Mycroft他可不喜歡這個主意。然而,命運之神這娼婦顯然永遠與Mycroft的主意作對,尤其當《天佑女王》的樂音在斗室內讚揚著他的愛國心時,Mycroft幾近賭咒地渴望剝奪她一切的權威,把她頭頂的圓榖從天山上滾到惡魔的地獄去——

當然,Mycroft指責的對象永遠不會是他至高女王。

『噢,Mycro——ft!你可喜歡Jim於前夜精心準備的禮物? 』黑莓機另一頭的唇舌簡直舀了匙索多瑪與峨摩拉出產的奶蜜,傾覆上他這吃不得蜜糖的可憐耳朵,Mycroft蹙眉並在數秒內將字句斟酌於指尖,回應出觸控鍵盤上的重重喀噠。
「Jim,我親愛的朋友,我的喜悅之豐,簡直充溢而不能自制了。」Mycroft柔聲應答出與指尖怨憤截然不同的、裝模作樣的溫柔「但這般虛應故事的你是如此令人難忍,你本應將自己親自結算後向英國報帳,並在頸項打以緞帶花裝飾。」
『看!看我們尊貴的主人!竟為了照拂我而自願攬下一身麻煩!我冷酷的男人啊,你從何時將你的心浸泡上楓糖?』
浮誇的咯咯歡音自聽筒傳來,Mycroft簡直能想像那個小個子男人將兩汪令人憎厭的大眼彎成無恥嘻笑。瞥眼,指尖觸上電腦螢幕上的定格畫面並點擊放大,他以螢幕上壓出的指紋倣效Lestrade喉頭現已消退的艷紅勒痕,那是罪惡毒蛇的標記,是蛇信的舔吻。他不會忘記那身著鐵灰西裝的男人,在那笑靨如花的純潔姿態後,是蜷曲於花辦下靜待時機的那條毒蛇。

而今蛇信正於他耳畔嘶嘶。

「為了那穩妥的勝利!你知道的,我們都為了——霧雨之都,那倫敦,為了讓倫敦將你永遠裁判,我寧可冒死亦不惜將甜蜜鴆酒浸上心頭,只祈你不小心吃得時的反噬!」
攝像鏡頭所拍攝到的畫面又動了起來,這會兒Mycroft摯愛的男人正對著暗夜玻璃反射出的景象檢視胸上的疼痛。他簡直能看見那夜,Moriarty在他愛人身上殘存的邪佞幻影,將指尖模倣按上那皮骨分明的肉軀,沿著指甲點出的壓痕點點按上舊時代行刑的訊問——拷問出男人至今夜迴夢深時分仍會回盪的,那撕心裂肺的悲嚎。

「我告訴你一件事,我會將你埋葬,你不會從墳裡爬出來的,Jim。」

Mycroft半瞇過眼,啪一把關掉螢幕,語氣裡仍是英倫紳士的溫和模樣。電話另一頭為此不甘示弱地輕哼,卻又在轉瞬間將不懷好意的好心情捎成唇畔銀鈴。
如其你們能窺見造化的氤氳,哪一粒種子能發榮滋長,哪一粒不能,那麼請你們對我說吧,因為我既不想求你們的恩惠,亦不怕你們的惡意。*1.
毒蛇裝出一副坦白面孔,在電話那頭學那本該成王的正直班珂,歡快成一副鮮花的純潔模樣。而手持黑莓機的紳士,毫不猶豫地按落關機鍵,拔掉電池,回家。


顯然,Mycroft正巧於午夜時分趕上Lestrade進門時刻,紳士蹬著傘尖踢踏腳步,在他摯愛的灰髮男人—— Gregory Lestrade——因聽聞傘尖叩擊聲而轉身之時,伸展雙臂,將他高挺的鼻樑壓入男人肩窩,讓鼻腔內瞬間盈滿屬於愛人的氣息。那是尼古丁與焦油、工作疊壓出的紙張與墨水、自犯罪現場封鎖線內帶出的腥氣與汗液,還有點中年人對抗蒼老冬日召喚的疲憊。Mycroft將這些全收歸成盈溢心田的愛緊擁滿懷。
對於Mycroft突如其來的擁抱,被圈入懷中的男人好似受驚灰兔倏地僵直身軀,而後在理解所撞入者是Mycroft那惱人的香水味後,才鬆懈柔軟還以圈上的雙臂,並瞥以困倦的不解神情。
然而,總是迂迴的政府是不會告訴Lestrade,方才他經歷了場腥風血雨——他又再次為倫敦的和平及生活安寧打了一仗!他的大英國協地下統治者只會在親吻蘇格蘭場探長的嘴角時訴以官話,那王者仁民愛物的花俏說詞:

要叫他不顧死生與命運,肆無忌憚地妄求非分!你知道無所顧慮,乃是人類大敵。*2.

而Mycroft Holmes——Lestrade可親可愛的控制狂——則將會在Lestrade耳畔這般訴說:「今夜,我的工作十分凶殘,午前必須把事完。在那新月的角上面,懸有一滴神秘的露,落地之前必須抓住;再用魔術來凝鍊,便能造出妖魔聽呼喚,妖鬼變幻顯神通,引他墮入毀滅中。*3.
James Moriarty,那個將毒蛇豢養於舌端的犯罪頭子,可得聽見我在愛人身畔對你劃落的戰帖?我會把滾燙於血液內的狂燥化為狠毒,並將臣服於國家的謙卑傾灌入精神,而舌端的勇氣與指尖揮舞的權柄,將會排除一切、一切!
那阻礙著愛國主義以及個人情愛的一切!
誰讓戰役尚未止歇,命運之神總會對著我的主意不軌微笑,但沒關係,這不濟事,因為女王的爪牙終將捉蛇於七吋之處,並將其顱骨靜置於女王午茶的茶碟上。而我鐫刻於靈魂上的情愛,自會捲起有如滔天巨浪的狂放怨憤,只為了取回你在Lestrade身上竊走的歡欣,還予你遺下的哀戚。


只為了——


「讓我能在平靜時分擁抱你,把你貼近我的心上。」



低喃,Mycroft Holmes——大英國協的地下政府、日不落帝國潛伏於深淵的王者、以及Lestrade的愛人,盪開弧優雅而自信的弧線,以愛之名的承諾。





【END】



*註:
1.引自《莎士比亞全集(8)-馬克白》,譯者梁實秋,第215頁。為班珂企求三女巫為他預言的節錄。
2.引自《莎士比亞全集(8)-馬克白》,譯者梁實秋,第253頁。原文是三女巫遇上海凱特時,海凱特所述。
3.引自《莎士比亞全集(8)-馬克白》,譯者梁實秋,第253頁。原文是三女巫遇上海凱特時,海凱特所述。





*所謂後記


哇咿,這篇已經寫完好久了痾,2012年12月底時就寫好了XD
本來是要來當阿飛的插花,可阿飛說要今年暑假才考慮出本子,嘛....算啦先更出來吧,不然這篇都要放到發霉了真是wwwwwwww

對不起啦,阿飛,不然到時真要出,我再寫一篇給你(合十)


話說回來,從當時寫完到線再來看這篇,其實挺生澀的(爆笑
而且當時剛看完馬克白,滿腦子都是那種用詞語句式,並且.....事實上,這整篇用的都是馬克白的梗(包含沒有註解的部分(笑)
啊,這樣真是影響閱讀,不過也沒辦法嘛,現在能看出這一切的我,也算是種進步吧?

噯,這篇說到底就是麥哥與莫娘的電話調情(?)吧(摸下巴(好吧,其實是政府被莫娘調戲了
為免有人看不懂,我簡單的翻譯內文好了(有這樣得作者嗎?不要把你寫得他人看不懂當作裡所當然啊!!!!!

【翻譯】

莫娘:我可愛的糖心情人,你可喜歡我送你得禮物?(跳跳
麥哥:..........你的禮物讓我打算把你本人抓來報帳呢。(笑笑笑笑笑
莫娘:不待這麼費心的嘛w你什麼時候這麼愛我了?
麥哥:(笑笑不予理會)為了全英國(還有我自己),費點心思把你處理掉(方法:S02E03的劇情)我毫不介意。

莫娘:(裝無辜假坦蕩)唉呀呀,你這邪惡的大英政府,要來就來吧!我才不怕你呢(跳跳
麥哥:=_=(掛電話!回家!)

這樣有比較看得懂嗎?(歪頭笑wwwww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