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6日 星期三

【百題】19.愛 (&日常)


先在這裡跟大家說聲抱歉。

其一,如果是為了妖怪的文而追蹤這裡的,真的很抱歉。
妖怪最近的狀況真的沒辦法寫作,不論是在時間上還是心理上。
時間上真的很緊湊,畢竟妖怪的生活中還有些私人的、無法逃避的挑戰必須面對。
而心理上,因為一些家庭因素,讓我最近心理很疲倦。
我會盡快在一月底前恢復寫作,應該會吧,畢竟文字這樣讓人難捨:)
對不起,也謝謝你們願意等待。(當然如果你們願意等的話


其二,最近老是更新些日常瑣事。
要感謝的人事物太多,給出的愛卻太少,我能做的就是在這裡打打網誌而已。
所以原諒我吧!原諒我是這樣多愁善感。
甚至原諒我一時的脆弱。


其三,妖怪最近的噗浪很無聊。
因為上述兩個道歉原因,以及妖怪決定停止整天無病呻吟的行為,所以河道真的很無聊。
有追蹤我河道的朋友們,我真的為此感到抱歉,讓你們看到我這樣無聊的一面(雖然我知道自己本來就很無聊了呵呵)。


其四、原諒我違反百題的規則,我想將百題的愛給我的朋友們。
我愛我筆下的孩子,無論原創還是二創。
但我得說,關於愛,我所愛的人們最有資格得到這詞彙。

所以百題的內文將與衍生創作或原創無關。
這是我的告白,也只是單純的抒情兼論說文,就,借題發揮(?
抒情度遠大於論說度,結構鬆散啊!而且我還沒心力去斟酌字句w
大不了我再寫第三篇嘛


那麼,道歉以上,感謝及日常讓我下收吧,有興趣的再點開吧:)





【百題】19.愛


我愛你們,我的朋友。

單是愛這單詞簡直無法訴我心中的激情萬一,但這是我所能擠擰出最貼近的字詞了——是的,我是如此愛你們,雖然愛是如此沉重。

人什麼時後能感受到情愛疊加在身上的重量,就是在眼淚潰決而出之時,無論是曾燙在心頭的暖意還是相伴於甜蜜柔軟所生的——疼痛——懊—喪——憎厭哀婉—蝕心酸楚——噢,那些在發紅眼眶裡打轉的鹹味,總會就此跌落,讓愛的重量在雙頰刮出兩道淚痕。

是誰說會流淌出淚水的揪心不算痛?

才不,這很疼。
很疼很疼,疼得令人想遮卻眼眸摀住雙耳,甚至渴望抓扯住怦然極跳的心一把抽拉出,只求能逃離這幾乎將自己撕扯碎裂的情感漩渦。
世事本無常,別說我太年輕而無法理解,不,我懂,打從我小學四年級失去後就懂了。現在只是在恐懼中再次體認這希臘人口中的悲劇——卻無法於再一次的經歷時學會對世界寬容。
人的出生就已註定了死亡,天道早已將最終的悲劇寫落。
更可悲的,天者將利用人類那微小的一生給與各向困頓情境使其在生命洪流裡掙扎。
潘朵拉就是個賤貨(原諒我用這麼粗魯的詞彙,畢竟這情感的力道表現在此是如此貼切)!為什麼要留予希望給人類,讓人類於塵世中試圖探手掙扎只為了貼近那道漂浮於遠方的希望光芒;讓人類付出今生全力掙扎,縱使在已然註定的悲哀戲劇裡亦是如此。
讓人類在這時空中仍保有愛。
為什麼天要賦予人類愛的能力?別告訴我死亡同時也是新生、絕望與希望相伴等邏輯上的辯證,畢竟這觀點並無法否認天道降臨前的倖存者得為此以哀淒服喪的事實。
為什麼要讓心為愛怦然?那些甜美的情感好似鴆酒,飲之,初時不以為意,進而炫人耳目、
歡愉甜蜜,再而如剖開蓮子嚐及蓮心之苦,卻在同時回以噎於喉頭的甘甜。然後讓人忘記這份親密情愫終將自心頭硬生生被拔出、撕裂,而傷口將在被天道掠奪過後撒以毒物,使人低頭檢視時只見那片血肉模糊的疼痛,觸目驚心。

可否別再愛裡掙扎?
無意怨天,卻無法不怨,為什麼要剝奪我的快樂?為什麼要抓取那些曾經擁有的幸福?為什麼要讓我愛的人經歷那些苦痛,而使我亦為之而苦?
我願祈天,求天讓我用我所有的一切換回我逐漸凋零成回憶的美麗日子,但我不能。誰讓天道自有定數,我不能自私地企求,我不知許願的代價我所擁有得是否能夠償還。況天道不可測,自無法以人力干預,倘干預之將改變世界運行的軌道,失之毫釐差之千里,永遠無法臆測蝴蝶效應造成的結果究竟為何。
可除了祈天我又能如何?平安這二詞在這時裡聽來如此嘲諷,什麼時候這些——平安順心、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平時環繞周身的平淡字詞竟在此時成了該死遙不可及的夢。
譏諷的祈福我無法脫口,然而這卻是天殺的是我所真心希求。

我為我愛的人心疼哪。

為何要愛?
我不想面對幸福被剝奪的苦痛,我不願承認宿命的存在。
為何要愛?
若能不愛,將無須為情傷神,為愛服喪。
毋庸在此淚珠兒涕零,言之傷心。

可誰讓我是人類呢?即便知曉宿命的存在,卻仍只能抓著希望與愛在紅塵裡掙扎,並在已然註定的絕望裡感受光,感受著愛的挾著多人份情感的重量在心頭翻滾成淚珠兒滾落。
然後在悵然若失的空虛心頭感受著愛曾有過的疊壓,並等待這時間將這一切釀造成回憶後化為苦痛後的回甘歸還。

為什麼要愛?
因為愛使人堅強、頑固,使人擁有對抗宿命之力,即使結局已定,卻能以愛將結局鋪張得輝煌璀璨。
愛使人在闔眼道別時無憾。

又為什麼天要賦予人類愛的能力?
我想是為了讓人類學會愛吧,畢竟,愛總在別離後開始。
世事本無常,雖然我依舊無法學會對這世界寬容,但是無可否認地,這世界總在剝奪後又送我更多值得珍藏的事物。


為何要愛?
因為這世界正以一切傾訴著她的愛,即便是傷害。


愛哪——無疑是上蒼賦予人最可恨卻也最美好的禮物。



所以我親愛的朋友們,我愛你們。
我真愛你們為我攤開你們的臂膀只為了給我個擁抱,愛你們願意聽我訴說那些傷情事;愛你們為我張開你們的耳朵傾聽抱怨與那些無病呻吟,愛你們贈與我的建言蜜語;愛你們為我將掏心贈出的快樂亮在頰上,愛你們的包容。

我愛你們給予我的一切。
這愛是對於在我哭泣時以抓握煨暖我指稍的感謝,也是對於長久陪伴的你們我所能給得起的唯一的東西。
謝謝你們無論我需要與否都在我身旁,讓我捲於角落時仍知回身尤有依靠。

我愛你們,我的朋友。
也謝謝你們讓我愛你們。


謝謝。



fin.

--
沒有後記,因為我想說的說完了,晚安。

*最近在飄版看到一個很有趣的東港神明故事,作者:kokone
真心推薦,雖然不算故事性的文章,但充滿神性(?)及人情味。
*連結G文件:東港諸神故事
*然後看完後又因意外得知我的平安符是朱府千歲給的。(信了這麼多年總算知道中文名是什麼了(大不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