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零碎。

話先說在前頭,我沒有要騙更新的意思(真誠)
只是有時總會想要打些關於日常瑣事或捲於思緒末梢的玩意兒,所以我便打開網誌,就這樣。


 廢話下收。






空虛。

事實上,以我自己來說,我活著的時候大多覺得空虛。
如何能不這般覺得?回望認真念書的年頭,除了課本內容,那年(對,是那年,有所限定的年份,我認為我從小到大全心投入教科書的日子只有一年。)我想不起來任何事。對,任何事。更正,更確切的說法是,我連課本內那些無味的空泛字詞半點也想不起來。
認真念書除了還算過得去的排名(啊,可笑的是,時過境遷後,那些空乏的數字又誰會記得?早忘了。),換得什麼?簡直像個笑話。
若說不專注於課本,而將心思投注在那些課業以外的事物,令我稍微感到好些,至少可以讓午後的陽光將情感蒸潤出眼角水氣,抑或淅瀝大雨驟打上心頭鼓盪出幾許澎湃。
但那些僅為一時。
那些澆灌在靈魂上的甜美、飽滿思緒,都僅是一時。被感性所纏繞的精神總會在一回神後鬆脫束縛,隨著眼瞼輕起溜轉而走。
徒留一片空虛(啊,情感上的激昂,如此無聊!)。

甚至用盡全心著迷於某樣新穎的事物,為自己製造個夢幻地冒泡的環境,再添許全心投入的努力行為,讓自己好似尋得那替代物,為自己的精神長期施打興奮劑,讓自己看似著迷、沉迷、最終淪陷。
一時間好像一切都解決了。
事實上,一切均未有所改變。

還記得我大一時提過的關於制約的問題嗎?

人一輩子也脫去不了身上的枷鎖,跳出一個制約也不過是投入新的框架的前奏。
而我現在說的就是如此,一種精神上的制約,對相應的字彙做出反應,對相應的畫面投以情感上的表現,對相應的人、相應的事物、相應的話語做出對方期望的反應。

當為自己製造出沉迷某件事物的形象時,在我一方面逐漸淪陷,同時卻又不斷地恥笑著自己:你真的愛嗎?抑或是被制約所為的反應?你真實的喜歡著嗎?抑或是你告訴自己必須喜歡?又或者只是你在為自己空洞無聊的內心尋求個安放的囚籠?就像那天殺的依賴感,你是否只是在為自己尋求個枷鎖?讓自己陷入個制約狀態。

該死的無聊。

(我並不是說我不快樂,事實上我情感上很難不快樂,不論是關乎文字或是那些欺騙視覺的色彩與動影像。而是理智上的厭倦與猜疑在警告著我,它說:你只是過著空虛的生活。)


無聊。

(它說:你根本不知道妳要什麼。)


無聊。

(它說:你活得就如那機械,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無聊。

(它說:規律的生活事實上就是最無聊的。)


無聊透頂。


從以前到現在,我唯一能找到的,暫時讓我不無聊的東西只有書,文字。
我並非渴望那些謬斯女神願意紆尊降貴親吻我的指尖的瞬間,意思是,我並非指那些從我無聊的心靈傾吐而出的字詞。而是那些他人的文字,不論是總被人厭棄為無聊的工具書,抑或是那些欺騙著人類情感的小說。只要是好書,上頭的文字總是舒心,一詞一字敲在心頭,攜去專住、攫獲思緒、誘捕情感——

簡直就是毒藥。

它讓我用他人的思緒來填充我自己空缺的腦,用他人的經歷充盈我無聊的生活,用他人的思想來假裝自己有那麼一瞬間是博學多文的。簡直是精神上的誆騙,甚至可說是文字裹上甜美的糖衣誘使我的精神與之交媾,然而片刻的歡愉過後,其實仍是那無聊二字而已。
然後拾起下一本書,又一次送給自己的誆騙,又一甜美鴆毒的惡性循環。

無聊。

無聊的日子,仍活得想不起來自己曾幹過些什麼有意義的事,那些曾認為有意義的事,事後回想總是不值一哂。


仍想不起任何事。


我還是活在一成不變的制約裡,無聊著,日子就是這樣空虛。






P.S.我並沒有覺得不開心或什麼的。
只是覺得......那個奇怪的心理測驗,說我自己總喜歡把自己逼到極限,然後才能感覺自己正在活著,這點還真的說對了。(記憶中,我不覺得空虛無聊的日子,大多活在極限)

P.S.S.影片、音樂劇、繪畫等等這些被歸類於美學上的事物也跟文字有同樣的效果,只是文字對我而言更加唾手可得罷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