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3日 星期四

【W&光桑家】【赫薩】[性轉]鬥牛——七夕賀文(1/4)

嗯哼,七夕情人節快樂噢!!!!!!

分級:G級,全年齡。

CP:赫萊森/薩多(性轉)(BG注意)

授權:這篇赫薩是W點文!!!!
赫萊森是W家的,而薩多是光桑家的!
asda.png







*正文

【赫薩】[性轉]鬥牛


六,鐵定是個不吉利的數字。

嬌俏的小臉凝成個苦瓜樣,薩多有些苦惱地將臉上兩道細長眉毛於眉宇間捲縮成一球。雖說她數學不算頂好的,但這種基礎加法肯定是沒問題,唉,六個人真是太多了。

薩多現下說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原先約好與她摯愛的男人去看星星,而她的小心思在她耳邊傾訴誘哄低喃,誘使著她為她的男人準備份驚喜,哄著她躡手躡腳悠轉往她們的約會地點後,率先藏匿起身形好嚇他一跳!
噢,這可親可愛的計畫是如此美好,卻被突然竄出的仇家打亂了原先甜蜜的節奏。
仇家偷著腳步踩踏在她身後,亦步亦趨,落單的女孩嘴上懸著純真笑顏,腿上步伐卻是在看似輕快的踢踏裡勾誘著那些跟蹤的壞孩子們到這目的地左近的廢棄倉庫,並亮開架式。

薩多從不怕戰,但她沒有很多時間準備。

眼前有六個彪形大漢,頭上帶著擺明廉價雜貨鋪買來的面具,薩多認出來有金髮大翅膀的傻大個跟金髮小翅膀的甜心、紅髮大胸姊姊跟她老公那隻沒存在感的鳥、紅色聖誕樹、還有玉米罐頭!
這年頭連小癟三都要趕流行看A片嗎?薩多不滿嘟囔,而且不是叫復仇者聯盟嗎?那第六個不敢露臉的小孬孬帶什麼羊角頭盔啊蛤?不要在這邊擋人去路去跟磁鐵王當好朋友啦!

而後結果是,花去了妝容,眼裡漫佈血絲,嬌俏短髮在汗水的揮灑裡炸成鳥巢,而那襲精心準備的翠色長裙早已在前些時刻的打鬥中皺扭成腿邊的爛抹布,敵人的鮮血在汗液的滋潤下在長裙上開了花,而泥濘與污漬則繼續於僵持的戰局裡替未竟的戰事點著烽火。
扁扁嘴,薩多收回探往門外的小眼,小心翼翼地將汗水與鞋跟叩擊的聲響掩入廢棄倉庫的木門吱呀聲裡。她讓自己藏匿門板與鐵皮牆面所環成的陰影,嬌小的身軀倚靠在張缺了隻腳的櫸木桌邊,破碎玻璃窗邊偷覷的金黃色陽光在她身上鋪撒上層看好戲的塵埃,這刺目的訕笑直扎得薩多心頭一陣無名火起,杏目圓瞠,惡狠狠地朝著嘲弄她的天空比了個中指,然而手臂高舉的動作卻扯動右腹部的傷口,這疼痛令她瑟縮了一下。

噘起小嘴,疼痛所燙紅的眼眶倔強地不肯溢出半滴可憐的淚珠,薩多感覺自己就像頭被困於柵欄內的鬥牛,外頭的草木樹影是最狂熱的觀眾,看哪!看這些狂熱的觀眾,在陽光下擺動著漆黑而拉長的影子,那一雙雙狂歡的臂膀啊,而葉片勾著葉片磨擦成那開場前的窸窣躁動以及搔刮過彼此枝椏的尖聲銳叫。在喊叫,在喊叫,觀眾們的魂魄正在熱血沸騰,他們簡直為場上那六名帶著廉價面劇的鬥牛士而瘋狂,觀眾們快要發狂了!
而那六名帶著可笑面具的鬥牛士呢?他們正在準備,扮演著大翅膀雷神的家伙帶著柄不會引來高壓電的槌子,薩多禁不住猜測他是不是跟索爾一樣癡傻,而戴著漂亮姊姊面具的人緊貼小透明鳥兒,這兩人很敬業的扮演夫妻檔,雖然不怎麼稱職這點令薩多想要把他們打得遠遠的,誰叫那個大漢扮了姊姊卻沒有對好胸?紅色聖誕樹與小翅膀隊長估摸著是往後門藏去來個出奇制勝,聖誕樹就是喜歡張揚。

噢,還有洛基,他會在哪呢?在哪兒?

忽然風止歇而雲朵被凝止於空中,觀眾忽然都靜默下來,出了什麼事?就在這時,就是這個時點,鳥鳴尖聲其叫出的哨笛鋒銳,而狂風疾掃是吹響戰事的號角,宛若暗號的響指彈開一切虛偽表象。


就在這時後,一點也不纖瘦得Loki率先撞開了僵持不下的界線,他撞開了大門衝了進來。
扭腰避過撲面直來的攻擊,跳了兩步蹦至那人身畔,猛地抓住那人手腕,讓人細碎的皮膚緊繃在自己的手裡,而骨骼被絞扭出細碎的崩解聲,那人嘶鳴了起來,薩多以右腳為支點擺動纖腰,翠色長裙在空中翻飛出朵大花,薩多惡狠狠的以全身力道將率先上前的鬥牛士甩向玻璃窗,脆弱的玻璃發出匡琅巨響碎裂一片,她根本不在乎那些化為利齒的碎玻璃是否會劃傷這偽惡戲之神的背脊,或是摜往窗邊的力道是否會凹陷了半面牆。

薩多一點也不在乎,誰叫她還有五個要對付。
嗯哼,好吧,她還有點不爽。

"你們這群早洩的雜碎給小姐我聽著!"薩多一個甩身在讓將自己的拳頭雜在來者的肩頸處,如果計算無誤將會正巧砸在頸動脈上,尚未看清楚衝來的是誰,便抓住朝她直摜而來的拳頭,借力越過那個白癡的肩頭後以脛骨雜向他脊椎,這一擊造成身下人腳步踉蹌。薩多回過身,定睛一瞧竟是那個帶著索爾面具的傢伙,那張愚蠢的臉令薩多更為火光"操你娘的,你們弄花了姑娘我臉上的妝!這是大小姐我整整畫了三個小時的傑作!"以一個肘擊正面砸向索爾的臉,面劇在呼天搶地的唉叫裡皺縮,也許刺入了眼睛,薩多惡意地想,再補上了記上勾拳。這時左邊的攻擊已到,薩多險險避過,腳步有那麼點虛浮,稍稍調整姿態後,在來者訝異的目光裡,狠狠一腿掃去踩在大塊頭的胸膛上,畢竟沒有好胸美腰敢戴黑寡婦面具,簡直——

"罪不可赦!"薩多輪起桌子砸向黑寡婦的俏姘頭,雖然不可能像撕開紙張那樣將人撕成兩半,但砸得人頭暈總是可以了。

站定腳步,卻被自己的裙襬幾乎絆了個跤,薩多火光的一把扯掉礙事裙襬,趁下一波攻擊尚未進行前,薩多開始尋找著退路,有打贏的可能,有的,但不是現在,不是天時地利人和都不站在自己這邊的時後。

六個人真的太多了。

及想及行,薩多再三考慮過後伏低身形,像隻急撞而出的小鬥牛衝向關住她的柵欄邊,她是隻瘋狂的鬥牛,化為腥紅的風在她的戰場上橫衝直撞,撞倒了個沒看清面孔的大個,連帶翻了大個兒身旁另一個白癡,狂風又在樹林間呼嘯了起來,為她受傷的腹部又所擦過那拳,嗜血狂嚎,尖銳的疼痛刺激她偏離了軌道,但她還是直直向前猛衝去,畢竟每挨一拳或每躲過一腳就是離脫困的機會更遠一點,困獅尤鬥,況且她可還有機會脫困。
然後她衝出了門,想抖掉圍剿過來的鋼鐵人與美國隊長那沾黏步伐,薩多瘋狂的奔跑,綠色面具的綠大個兒抓著粗枝幹攻擊而來,令她纖白長腿一陣踉蹌,但她沒有尖叫,薩多是在咆嘯,就像她不能停下的腳步那樣。

她是隻鬥志高昂的小牛,不能臣服這些沒幾兩重的癟腳靈魂。

只要再撐一下就好,再撐一下她的鬥牛士就會歡呼進場。

"赫萊森!"
尖聲呼喊著那在枝椏歡呼聲中悠然踱入鬥場的鬥牛士,薩多一頭將她的摯愛撞個滿懷。而這一身紅服的男人靜默著攤開雙臂擁住撲面而來的柔軟軀體,以指尖溫柔梳開那頭沾黏著灰塵與枝葉的亂髮,赫萊森冷眼掃過周遭那些虛偽騎士假藉著鬥牛狂歡節之名欺負他家小牛的傢伙。感受到揪住自己衣襟的力道忽地繃緊,赫萊森低下頭,親暱咬上薩多耳廓,在一陣歡如銀鈴的嬌笑後才將面容上的神情柔軟開來。
"你這隻小蠻牛,還好嗎?"低語著邊以指尖揉開薩多髒兮兮的小臉,並抹掉嘴邊污漬,這親暱的舉動換來女孩綻開個燦爛的笑顏。
"死東西,有什麼不好的?"用力朝赫萊森的胸膛一槌,瞧著男人因為她粗魯的舉動輕蹙眉頭而笑得更加歡暢,"臭傢伙,等等不準出手幫我噢!這些傢伙打擾了我跟你的約會,簡直罪不可赦!"

"你確定?"輕哼,男人冷淡而平靜的臉上挑開個不屑。
"確定!你,壓陣。"纖長手只挑逗地勾過男人下顎,薩多輕描淡寫地在赫萊森唇上偷走了個輕吻後,一個甩身重新投入屬於她的戰場。

六是個不吉利的數字。
一隻小牛要鬥六個壯漢。

而薩多她正是這隻鬥志高昂的小牛,她不會臣服於這些沒幾兩重的癟腳靈魂。
能讓她心甘情願陷入紅帳囹圄的只有身後那與她相依而聲的男人。


她的赫萊森。







【END】




*所謂後記

從上次看到光桑的赫薩性轉後,就一直想說來寫寫赫薩好了~
不過由於妖怪是個如此懶惰的人,所以在這次點題的時候就趁機寫了(掩面)
而且這是妖怪第一次寫武打戲喔....
我的天啊!!!!!武打戲好難寫,但是寫起來真的好爽(掩面
一定要找個時間多練練武打戲,不然總有一天我會自討苦吃(遠目(好像可以拿ST來練武打戲?

在我心中,性轉後的薩多就是個粗魯的俏娃娃!
就是個會很努力做每件事,有點笨拙粗魯,但有時又意外細心的女孩XDDDD
就像我邊寫邊吐槽去山上看星星為什麼要穿長裙啦!!!!愛漂亮噢?

而雖然著墨不多,但是其實我也挺喜歡赫萊森性轉後的樣子!
我希望有表現出那種有點面癱冷淡,自尊心偏高但其實很溫柔的胃痛屬性(欸????
但我知道戲份真的不多對不起(掩面

至於為什麼叫鬥牛?因為我邊寫邊聽卡門,剛好聽到鬥牛士之歌(?)
卡門的音樂聽起來超華麗的,我在想這大概是W會說這篇很華麗的原因吧(滾來滾去

以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