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9日 星期五

【W&光桑家】[薩赫]瞎子與忠犬

應W之邀寫的薩赫閃光文!!對於原作者喜歡我真的是都要含淚了(掩面)
在此先道個歉,由於最近真的活得太極限,所以若有文幾乎都是每天一行。
所以字句若怪異請原諒我(掩面

分級:G級,全年齡。
聲明:赫萊森姐姐是薩哥的女人,赫姐是W家的女兒,光桑家的媳婦,文是我的。
大綱:真正的閃光來自哪裡?日常。
字數:1226字
授權:我有~wwwww

W家:
qweqwr.png

光桑:
光


注意事項:
BG、小閃光、日常。









*正文




 【薩赫】瞎子與忠犬

陽光篩過白楊樹葉,將午后的閒適疏落成紙張上的金沙丘,亮光燦燦。赫萊森孩子氣地皺了皺鼻子為這份璀璨撲搧了下眼睫後,咬著下唇讓視線重新回應腿間書本那些鑲嵌於金沙上的吵鬧文字。
這時卻感覺一陣帶著粗糙的暖意擦過下顎角,像是知曉她的心意似地以指尖推撩開在她鬢角搔癢得令人惱火的髮絲,而後掌心愛憐蹭過頰面並以指腹覆眼的強硬姿態遮去她的光明。
「女人,早跟妳說別在陽光下看書,會瞎。」粗聲粗氣地抱怨含混在關心裡成了不坦率的咕噥,赫萊森哼笑將自己相較下小了一個指節的手堆疊於眼上的溫暖,這行為顯得如此討巧,令身後的男人著腦地搓揉過赫萊森的臉頰。
「瞎了又怎麼樣?反正我還有薩多不是嗎?」耍賴般親黏男人下巴上不服剃刀的頑強鬍渣,赫萊森朝被喚為薩多的男人擠擠眼,讓俏皮跳上嘴角。
「傻女人,妳不疼就當我不疼嗎?」像是在為嘴上的惡聲惡氣加上名為愛的抗辯,按揉在赫萊森眼窩邊的指尖輕柔舒緩開她眉宇間因光亮而形成的壓力。
「不,才不呢!只是薩多你會代替我疼,」話語在陽光裡輕柔成棉絮,「你會不離不棄地在我身邊亦步亦趨。你會使我完整,這樣很好。」


「薩多,你會是我的導盲犬,我的拉不拉多。」
赫萊森對著心愛的男人亮開唇邊微笑。


「媽媽、媽媽!」脆響於風中的笑聲被吹至赫萊森與薩多耳畔,小女孩甩動被風扯動零亂的小辮子臂膀大張地啪噠啪噠朝母親的方向奔來,褐白相間的幼犬踢著小短腿甩著與女孩小辮子節奏一致的尾巴逐來,而後一人一犬在白楊樹下的赫萊森面前急煞車般站定。
「媽媽!手髒髒!」攤著沾滿泥濘與濕黏不明物的手,女孩焦躁地左右看了看這雙阻礙自己擁抱母親的雙手蹙眉噘嘴。
赫萊森並未直接回應女兒,而是抬眼瞧了瞧自己身後的男人。那男人正不發一語地自赫萊森身旁的提袋掏出紙巾,抓過女兒髒兮兮的小手沿著指縫細細擦過,而活潑的女孩在旁唧唧咯咯地咕噥著童言童語,赫萊森為這靜謐在午後暖陽中的畫面甜軟了整個心房。
「媽媽,汪汪超會吃的,我剛剛抓了一大把!一大把喔!可是通通被吃光光了!」
小女孩企圖從父親擦拭的動作裡掙脫而出,只為了用肢體補足她言語中的激動,卻被父親用著與嘴上冷哼不符的輕柔整個抓入懷中擦拭,直至清理完畢才放開不滿嘀咕的女孩蹭回老婆身邊,有一搭沒一搭地撥弄赫萊森那頭在陽光下映著光芒的黑緞。
「畢竟那是汪汪啊,妹妹。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妳瞧妳爸爸,不也很會吃嗎?」
赫萊森將置於腿上喧鬧的文字押回硬殼封面內,一把將女兒抱入懷中,並在女兒不解的目光中,瞅著薩多直將壞心眼的笑容妝點上嘴角。
而薩多聽著赫萊森嘴裡打趣的話語僅是不置可否地輕哼。

直至小女孩蹬下母親大腿,拖著小狗再度將歡笑隨風揮灑於汗水中,薩多才猛地從身後用力摟住這令自己又愛又恨的女人。

「傻子,老子這隻狗真的很會吃。」薩多報復性地擰紅女人得意翹高的鼻頭,再親暱地蹭吻「等等餓起來的時絕對可以吃下一個女人,我保證。」



然後,早在愛裡瞎了眼的淘氣鬼這會兒什麼也沒說,只是心滿意足地對著心愛的大型犬在臉上燦爛開個被幸福磨圓稜角的微笑。





End




*所謂後記

很喜歡赫姐與薩哥這CP。
赫姐那副看起來精明幹練的樣子,在愛情裡卻傻呼呼的,傻呼呼的笑著、愛著、像個孩子在上頭跌跌撞撞卻仍感覺不著受傷的疼,只會一步步得像前追逐愛情,真的很傻。
而薩哥也一樣,大辣辣的對一切都不在乎,卻只將全部心意都放在自家傻女人還有笨女兒的身上,人前的硬漢在妻子與孩子面前卻化為繞指柔的樣子是這樣柔和幸福且傻。
在愛情裡赫姐與薩哥的愛是這樣單純天真。
但也就因為這樣,他們才會始終如一地走下去直至日子的盡頭。因為路只有一條,他們不會想太多。
他們的愛是童話,這就是我喜歡他們的原因吧,很幸福很溫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