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0日 星期日

【ST】[XI] 十四支短歌(5/20,更新VIII.未完)

嗯哼,答應好要勤奮更新照顧還沒放假的孩子們
也因為自己現在正在填這個期末考時開得坑,所以就來更新了噢噢噢
我就是個答應了就會做到的好人哼哼

十四支短歌,顧名思義就是有14個片段。
目前一次更新4個片段夠意思了吧(認真

接下來的日子到這星期結束前,會盡量更新這個吧~(如果我沒被其他東西勾引走的話...
就,需要小甜餅的各位就...將就著吃吧XDDDDDDDDDD




注意事項:
Star Trek - 電影11
CP -Spirk (Spock&Kirk)
PG(至少目前,因為我還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打R)








*正文


【ST】[XI] 十四支短歌


I.
Spock喜歡坐在他的艦長斜後方的位置,從微傾的角度觀察那抹刺目的金黃,一個金色人類。他無法否認那個人類的一舉一動是如此令人著迷,那雙正對上他的湛藍像那顆牽引住月球的水色星球,用不可抗之力吸引住他的目光。
Spock不認為那人類是特別的,畢竟人類都不合邏輯不是嗎?
所以Spock是如此解釋自己的行為,他相信這句話是說給艦長聽的,不是自己。

"觀察人類有助於了解情緒的本質,花費時間去關注是合乎邏輯的。"



II.
"我不相信有毫無勝算的險境。"

一張嗑著蘋果洋洋得意的猖狂笑臉。
一張在黑褐色瞳孔漫佈驚訝的撲克臉。

其實在他們倆第一次正式會面之前,他們的關係並不是那麼糟的,至少當Pike以近乎拷問的態度迎向他時,Spock並沒有感到難堪。
真的、沒有。
即使這小林丸測驗是他耗費精力一手打造出來的也一樣。
那時在他眼底,好奇正以幾乎淪為狂熱的姿態,不受控制的將那名金髮學員從頭到腳的焚過。而學員啃著蘋果的牙齒一開一合,一口一口的用挑釁咬掉Spock腦內那理智,吃掉邏輯。

感覺到自己屬於人類那部份的情緒正鮮明不已地躍動,分不清就竟是困窘、迷惑迷戀、著迷焦躁煩擾--

Spock壓抑住心底的喧囂,僅是一個偏臉回應Pike的問句。

"我、不、清、楚。"


III.
"哼?我可、不、是、只、會用老二思考的動物喔!"

打從第一次在酒吧見到Uhura,他就為她神魂顛倒。
呃...說神魂顛倒是有那麼點誇張啦!不過Kirk不會否認Uhura真是超讚的!
漆黑秀髮甩動著不馴,而舉手投足有著豹般優雅。
並且最重要的是,Uhura的高傲足以讓她不把Kirk當一回事。
這點真是太重要了!
對Kirk來說,這世界上的女人分為三種,第一種是他看不上眼的也對他沒興趣的女人,而第二種,該死,就是圍繞在他身側的那些鶯鶯燕燕,那些對他來說只能回想起呻吟與肉體撞擊聲的存在。
第三種就是Uhura這種,火辣性感,有著Kirk永遠高攀不起的優雅微笑。
那是他打從心底真正喜歡的女人。
然而很奇怪的是,他喜歡的女人們從來都不會把Kirk放在眼裡(而Krk不喜歡的女人卻總是跟自己有一腿)。

感覺有那麼一點點悲哀,只有一點點。

Kirk自嘲地笑了笑,尤其當他親眼目睹Uhura在傳送台上與Spock親吻的場景時,這場面刺目到令他該死的反胃起來。

"所以,她的名字叫Nyota?"
乾巴巴地吐著連他自己也不明所以的話(沒有意義,真的沒意義,剛剛就已經聽到Spock這樣說了,這話半點意義也沒有。),然後聽見Spock以比平時更加急促的聲調拒絕回應。Kirk知道自己現在看起來就像個傻蛋,但他真的沒有辦法克制自己不去為此說些什麼。

噢,Uhura跟Spock!?
憑、什、麼!?
憑什麼Spock可以給Uhura一個輕柔的吻,而自己總是得到他的拒絕?
就像他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個天殺的聽證會,Kirk壓根沒期待過學園內那些死腦筋的人們可以理解,但Spock不一樣。
Spock不一樣,他是小林丸測驗的設計者,那個毫無瑕疵的完美程式讓他驚嘆,棋逢對手的滋味沸騰了他的血液,直衝腦門。他渴望他懂,強烈希求那個程式設計者能夠理解他的行為,理解他。

只是Spock的控訴,那個由Spock所撰寫的停學處分像是狠狠地甩在他臉上的一巴掌。

嗯哼,看來自己除了女人緣上可以分三類,男人也可以。
而Spock就是那個該死的第三類型。
而且更糟糕的,自己喜歡的男人卻可以擁有自己喜歡的女人,彼此送作堆,What the fuck!

Kirk鼓脹著腮幫子撇開臉,腦內滿是Spock那句冷然的拒絕。

"我對此不予置評。"


IV.
"看來我們越來越了解彼此了。"

當Kirk用這句話拍擊在Spock的臂膀上時,Spock感覺自己像是硬生生的被困惑撞擊而上。
了解?
James Kirk,他究竟在說什麼?

Spock偏偏臉盯著那殘留著Kirk擊打餘溫的膀子,想試圖從這撞擊的力道裡讀出些什麼,但一切均只是徒勞。Kirk從織女星四號回來後整個就像是——看穿了Spock些什麼。
不,沒有全部看透,只有一點點,從Kirk利用他情緒脆弱的缺口,像攻略小林丸測驗這樣馳騁過他的情緒上可以看得出來,這是有計劃的謀略。縱使這計劃粗糙不堪、不甚完善,亦可得出這是經歷過構思的結果,然而短時間透析一個人情緒上的弱點,是不可能的......不可能。
不過,如果Spock願意對自己坦白的話,那他將會承認,對於Kirk像變把戲一樣從織女星四號脫出並在企業號上耀武揚威這件事上,Spock其實,一點也不意外。
打從Spock在聽證會上親眼見到了那名竄改了小林丸測驗程序的學員後,一切就再也沒什麼好意外的了。
因為Kirk,是那個在Spock花時間通過一道道防火牆、程序時,用著程式碼的編排對他送出挑戰的人類。
因為Kirk,是那個在Spock解開最後一道密碼時,發現,最初的啟動與最終的程序只有僅僅一行'I'm sorry.',那個對Spock送出地歉然微笑。
因為那是Kirk,第一個在他面前用實際行動試圖對絕境進行抗衡的學員,用那張強烈人類情感的面孔、用全身、用思想的力量咆嘯——"我不相信有毫無勝算的險境。"

因為那是Kirk,第一個令Spock感到著迷到渴求的存在。

所以,即使那關於Kirk的停學處分是由他撰寫的,也一樣。在Spock第一次正對上那個面對近乎全星聯指控仍侃侃而談的學員時,Spock緊繃的下顎、不自然僵硬的身型,令他幾乎無法說服自己,這處分行為究竟是合乎邏輯的處分,亦或只是想死抓住那個學員的目光,不合邏輯的想留住他。
儘管,他從這男人透亮的藍眼睛裡,看出Kirk對於他的處分—Spock表現的極端不了解、不諒解的行為—極度的失望。

這點令他困惑(為什麼?情感上的理解與規定是兩回事!),而Kirk那張失望透頂的神情在他心臟惡狠狠地擰落,糾結扭曲的就像Kirk緊瞪著Spock與Nyota的親吻戲的表情,這讓Spock花下極大的力氣才壓下他一把推開Nyota的衝動。
所以當Kirk用著像脫水蔬菜的乾澀語調問著Uhura的名時,Spock禁不住以比平時更加急切的速度打斷Kirk未竟的話語,帶著不合邏輯的慌亂。

Spock鼓動地太過急躁的心臟驚慌於承認——親口對Kirk承認——自己與Nyota有著一段關係。

不明白緣由,Kirk就像所有不合邏輯的堆疊,連帶地影響他依循邏輯的正途。

所以Kirk說,越來越了解彼此?
怎麼可能!
不過那是Kirk,所以誰知道呢!

不過這是他第一次理解對人類的著迷在情感上是可能的,以情感的角度解釋,合乎邏輯。
Spock將嘴角抿出的小小的笑意,在心底自語——

"Kirk就是一堂我沒有很好理解的課程...只是...Fascinating。"


V.
"Spock,會成功的。"

他們拯救了世界。
Kirk與Spock拯救了世界!!!
這可是件會在歷史上的鏤下刻痕的大事,它不只傾覆了世界的運行步調,還改變了Kirk的生活節奏。 Kirk成為了鎂光燈的交點。
如果覺得Jim Kirk這驕傲自大的傢伙會洋洋灑灑地在鎂光燈下揮灑他的個人魅力,諸如讓全國半數以上的女性迷戀上他的風采之類的,那就是錯誤的徹底。(當然,如果不小心被美女愛上了,也沒辦法!)
因為這跟另一件事比起來,真他媽的一點重要性也沒有。

這對Jim Kirk真的一點也不重要。

也許一連串的事件下來,他贏了個徹底。Kirk拯救了地球、成了艦長,得到了那早在三年前就已覬覦的金屬美人—企業號。而關於那個事件,該死的小林丸測驗,從原先那句'你作弊'轉為'以極端獨特的方法解決困境',成了史上第一個通過小林丸測驗的人類。Kirk亦為此獲得了個極端諷刺的勳章。
這根本就是個瞎扯,Kirk想並用鼻子不屑哼氣,這功勳來的根本就沒意思,那群腦筋灌水泥的存在根本就不懂。
而在這全星聯裡懂的只有一個瓦肯人(是的,Krk在後來的行動裡清楚知道Spock對自己作為的理由全然的明白!),一個天殺王八的存在,這功勳如果不是由Spock頒發的壓根一點意義也沒有。
Kirk坐在舊公寓的沙發,大口大口咀嚼著那些高脂肪、高膽固醇的食物,人紅有個壞處,就是那些閃光燈比電燈泡還煩,想隨便在廉價餐廳用個餐、勾搭女孩,都有那麼點擾人。
所以Jim Kirk這習慣擁著人體入睡的傢伙,只得窩回自己的舊公寓獨自一個人吃飯睡覺。
所以Jim Kirk現在才會在這個懶惰爬起來開燈的房間裡,想著一個跟他沒關係、也不可能有關係,噢唔,好吧,勉強算個朋友......的傢伙。
Spock,一個Kirk談論起來有嘴角掩飾不了的茫然的傢伙,Kirk不知道如何為他定位。說真的,一直到Kirk在織女星四號遇到另一個更加蒼老的存在,他才知道......Spock不像表面上,那麼的平靜。
"所以你也是有感情的?"Kirk聽見自己的聲調瀰漫著不確定,連他自己也無法確定他真正所詢問的究竟只是字面上的意思,還是Spock對自己的態度(噢,上帝,Spock真的是故意像對待垃圾那樣對待他的?),又或者只是想確認他從Spock緊盯眼中所看見的熱切是不是自己的幻想。
"瓦肯人也是有感情的,只是更加深沉。"
那個蒼老而悲傷的聲音是如此回應,另一個,讓他第一眼幾乎錯覺為人類的Spock。
那個Spock透過心靈融合,讓他親身擁抱了近乎浸沒他思緒的情感,Kirk粗喘著,如果可以他幾乎要為此激動落淚。
不清楚自己如何承受得住,Kirk也不知道他所熟悉的那個Spock是如何承受這份全瓦肯生靈所堆疊出的悲傷。
這令Kirk為自己在艦橋上挑起Spock情緒的行為,覺得自己殘忍。

Fuck!

Kirk為此他幾乎想賞自己一拳,當然他不會這麼做,因為這是一個行動所必須要經歷的過程。但在情感上,他無法克制自己想要上自己一拳的衝動,因為他壓根就無法否認挑釁Spock,望著Spock為自己波動的他情緒能帶給她一陣快意,小小的驕傲。
Kirk感覺自己就像個拉喜歡女孩髮辮的幼稚男孩。
他承認自己是有那麼點喜歡Spock的。他是這麼得漂亮,就像精雕細琢的企業號,Kirk想。

不過Kirk不會承認自己愛上他,絕不。

Kirk享受戀愛帶來的歡樂,甚至迷戀,戀愛過後帶來小小的心碎,但絕對不會愛上任何人,Kirk才不會渴求什麼。
當然,如果可以在這靜悄悄的公寓內,有個朋友來呼喊自己的名字,感覺會好點。所以Kirk這時絕對不會反對這個提議,所以他放任自己記起Spock第一次叫他名字的時候。
那時Spock在任務中帶著極端理性所構成的虛假平靜(在Krk看來根本是極端悲觀)告訴他,成功的機率只有4.3%時,Kirk只是笑吟吟的告訴Spock,會成功的。
也許Spock永遠無法理解Kirk的信心究竟打哪兒來,甚至Kirk自己也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聽到Spock只是隨口脫出的,那句親暱的Jim會讓他信心滿溢到近乎爆棚。
會成功的,一定會成功的。
"Jim,如果我失敗了請幫我告訴Uhura......"
"會成功的,Spock,一定會成功的。"
會成功的,一定會成功的,會成功的。
一定會成功的。

因為Kirk,他永遠不想聽完Spock那句被他打斷的話。

所以一定會成功。

噢,拜託!這場拯救世界的行動不過就是讓他們化解了尷尬,讓他們成了朋友罷了,沒什麼的。
有句話聽過嗎?這只是團體在同一種行動中所培養出來的同袍情誼,一種虛偽無比的感情,在這種情境中會產生出一種情愫,透過中心信仰與核心欲念所培養出來的情感,促使雙方同仇敵愾、並肩而戰。
一種人工所培養出來的虛假感情,讓人習慣在這種美好情愫中被豢養,最終無法脫出的桎梏。

所以,喔,噢......上帝。

拜託停止讓腦袋繼續想著Spock吧!
才沒有愛上他呢!沒、有!

該死的,也許當初根本就不應該拯救世界!

Kirk蹙眉噘嘴雙臂還胸注視著眼前那片杯盤狼藉,企圖將Spock想像成眼前那片混亂、不可回收的垃圾堆,而不是想像成等待他吃乾抹淨的食物。
並且無法停止,回想Spock第一次親暱的叫他的小名。

"Jim."


VI.
"我掩護你,Spock,我非常肯定,我會在你身後掩護你。"

為什麼?

理由是什麼?

Spock如此自問,已經很久沒為自己血脈以外的問題感到困惑了,而現在一切卻層疊地紛踏而至。
其實Spock剛剛婉拒了,Jim要求他任職企業號的要約。(稱呼James為Jim是無誤的,至少Jim是如此堅持。即便Spock為這稱呼所引起Jim的反應而挑眉,他仍認為自己並沒有為這稱呼裏表現出的親暱性而沾沾自喜。)
對要約的拒絕是合理而明智的。
如果說Nero的行為對他有帶來任何的實益的話,那就只能是與Jim之間的情誼。其他,Nero瘋狂的行徑-尤以瓦肯人來說-帶來的是場空前浩劫。
Nero讓瓦肯幾乎從這宇宙中滅絕,僅剩不到一萬人之存在。瓦肯人近乎成了這時空的流浪者。
文化根基尚待重新樹立之契機,失卻依歸的瓦肯人們,就如地球人類遙遙史跡裏那曾經的猶太遺民,綠色血液裏迫切渴求的是族裔間的凝聚。
瓦肯正需要她流散在外的每條血脈,瓦肯呼喊著他,他的族人們亦呼喚著他,即便他們未曾開口(凝望Spock的眼神是那樣苛刻)。

以極端淡漠地表象,Spock以指尖撫觸過剛經歷過第一場戰役的企業號。
Spock他不會承認企業號修復後的漂亮機身正倒映著自己的迷茫。因為大部份Spock所知的瓦肯人們,均辭去星聯的工作投入瓦肯的復興工作中,Spock知道這是條正確的道路。
他知道,他肯定,他承認,他必須。

但他不想。

他不想,真的不想。
而原因僅僅因為盤旋在Spock腦裡的三個字:為什麼。

"我掩護你!"
人類說,並同樣的將自己的背貼上Spock的,背脊溫暖地令Spock全身為之一僵。
為什麼?
Spock在以人類時間計算的數小時前,才失去理智地將他壓抵在艦橋(著窒息前的粗喘聲恍惚,屬於Spock人類部分的難堪憤怒)。而幾個小時後,他們成了朋友。

理論上,這幾個小時剛建立起來的信賴還值不上這抵在背上的溫暖。

但他卻得到了,然後困惑與渴求交織成的不甘在邏輯環繞的角落裏太過安靜,以至於Spock無法忽視(但他還是不會承認,畢竟這是人類的情緒,所以不會承認,永遠不會)。

為什麼在面對Nero時,那個人類能夠以不顧一切的姿態闖開前路?
為什麼即便他門戶大開,即便沒有任何完備的戰略,即便知道勝算僅8.43%,人類還是戴著自信狂妄到令人髮指的笑容-
站在他身後,緊貼著,溫暖。

依常態性邏輯解釋Jim所為的一切均為情況使然(僅兩人作為前鋒,前行時相互依托是必要且必須的),然而Spock清楚,只要對象是James T. Kirk,這一切都與邏輯無關。
事情正在往失控的方向駛進,再任由一切如此發展下去將會使一切都趨向崩潰,不論是Spock自己亦或是Jim。

讓全宇宙去迎向Jim Kirk,這想法令Spock為之戰慄。
放任Jim只裝載著自信的鎧甲橫衝直撞,有朝一日會毀掉這宇宙,這不令人意外(又或者該說在Kirk個人的行為模式下,一切仍屬於可接受的合理機率)。

卻無法忍受。

Spock將雙手負在身後毅然決然的轉身。

距離企業號啟航的時間還有1.48個小時,這時間足夠申報一切程序,Spock會讓自己在最後一刻趕上企業號的,並且成為企業號上的大副。

然後將Spock盤踞在腦裡的所有困惑全摔向他,使用極端合於邏輯的句子:

"為什麼?請解釋。"


VII.
"那是因為我相信你,Spock!"

Kirk齜牙咧嘴地對Spock噴出怒火,尤其當他被Spock以大於人類三倍之力抵在醫務室病床上動彈不得這事令Kirk火氣更甚。Bones有必要下達靜養令嗎?他也不過是在出任務時將肋骨弄斷了幾根回來並且身體多了幾處小傷口而已,好吧!也許看起來有那麼點噁心的血淋淋但事情沒這麼嚴重好吧,又不是肋骨插到肺裡或者是穿刺而出插到安多利亞人的腦袋中(關於這點他絕對站在瓦肯人這邊的。說真的,Kirk還挺不喜歡那些驕傲的藍皮人,各個看起來熱情率直……天知道為何每回見到他都像把他當成個傻蛋一樣,也許這是同性相斥?不過他永遠不會承認自己與那些藍皮人是一個樣。)!

"艦長,關於這件事我們可以稍後再討論,你需要休息。"Kirk清楚的看見Spock總是面無表情的臉上眉間若有似無的輕蹙。這虛偽的關心!Kirk暗自腹誹道,不滿在嘴裡嘰嘰咕咕。在這點上,Spock也跟Bones一樣討厭,為什麼要把他抵在床上呢?咆嘯、尖叫或吵鬧時動彈不得的感覺真夠糟的,在遇到令人激動不已的事卻不能轉化為肢體語言,最討厭了!
"Spock!我們現在就可以討論這件事,免得你每次都在緊要關頭阻止我!"Kirk無視Spock臉上幾近嘆息的神情,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嬰兒藍的眼睛凝成堅毅冰晶。"我告訴你,我他媽的沒有想搞砸任務的意思!"
將咆嘯壓入字母,Kirk沉聲語帶威嚇。而面對Kirk一字一詞摔在他身上的怒意,Spock總是平和內斂的神情瞬地僵硬,卻又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消失無蹤,速度快到讓Kirk簡直以為自己眼花,而後Spock收去緊壓在Kirk雙肩上的手,斂下眼簾雙手負背地踱向一旁站定。
"我向你表達我的歉意,艦長,對你我無權干涉。"Spock以最平板的音調說,語畢後撇開頭,看也不看Kirk一眼。
"Spock,你很不滿對嗎?"Kirk哼笑。
"我並未感到任何不滿。不滿是屬於人類的情緒波動,並非屬於瓦肯人。"

"那你就看著我這樣說!"

雙手撐著床板猛地從病床上坐起,Kirk朝Spock啟口猙獰嘶吼,卻吐出意料之外的悶哼。五官被疼痛擰成一抽象畫,真皮再生器老讓Kirk忘了自己仍是個傷患。嘴裡咕噥對上帝的賭咒並一把推開Spock關心的臂膀,Kirk於Spock的目光下,將病床上的自己蜷縮成一個較舒服的姿勢後抬起汗跡斑斑的面容,朝Spock撕扯出個不羈笑意。
"你所拒絕承認的究竟是'不能不滿'還是'沒有不滿'?我親愛的Spock先生,你的價值觀可不允許你說謊……"毫無懼意地正對上居高臨下的宗褐雙眼,Kirk將嘴角勾地譏諷,硬撐起最挑釁的笑容繼續道,"是'不能不滿'對吧?因為企業號這親親小美人是給我指揮,因為我的每個指令即便不合邏輯、即便總是陷自己於不利,但從過往的經驗總結幾乎是對的!所以你在事前雖然不同意,但在事後卻無法反駁!"

"就因為我是艦長,我是James T. Kirk!"將手撐於頰畔,指尖刮過略顯乾澀的嘴唇,Kirk故作若有所思的神情裡,晶亮色彩在眼底躍動,Kirk哼笑著說道"所以結論:你對我不合邏輯的決定超級不爽,卻拿偉大的Kirk艦長我完全沒轍,哈!"
Kirk晃著腦袋,寫在藍眼睛裡的得意讓他幾乎忘記身上的疼。他感覺自己就像回到了學園時期贏得學員王子的票選大賞時的心情(雖然事後被McCoy嘰為學員女王),心簡直像出籠的小鳥要飛起來了。即使Spock溢漏而出的情緒正在尖叫著他的憤怒,Kirk也得承認,能在Spock那張撲克臉上多製造出點情緒波動Kirk倒是覺得挺棒的!

當Kirk回過神時,Spock已回復成那個企業號上最優秀的科學官。如往常般波瀾不驚,只有略顯緊繃的下巴線仍溢漏一點情緒波動的痕跡。
Spock輕偏了腦袋,睨著Kirk平靜糾正道。"我並沒有不滿,只是無法理解。再者,我所提出關於'企業號上最高指揮官不應該以身涉險'只是項事實陳述,在所有合乎邏輯的程序下,任務中的勝算僅17.85%,堅持執行任務是不合邏輯的。並且考量到由於Romulan的關係,星際聯邦承受不起更多指揮官的損失這點,更不應堅持於任務的執行。"
"嗯哼!我說過,我不相信有毫無勝算的險境。"Kirk換了個更愜意的姿勢,將自己整個人蜷曲於棉被堆裡,只露出兩個骨碌碌的藍色寶石,透著壞心眼的笑意,''況且勝算才不是17.85%,而是得再提高整整三成,因為企業號有我,最偉大的Kirk艦長!還有你,我親愛的Spock先生!"
噢,Kirk實在喜歡Spock那種困惑不解的神情,這種時後的Spock總不那麼腦人,不是那個不懂他的對求勝美學的該死教官,也不是高高在上的頂尖科學官,更不是把個會把他扔到織女星的企業號指揮官,而是向現在這樣,迷惑於困惑與抓狂究竟哪個情緒該先隱藏起來的模樣。
這很有趣!
盯著Spock閃動著困惑與激動的棕褐色眼睛Kirk如此想著。雖然這麼說有那麼點對不起Spock,但Kirk為自己能激起Spock的情緒反應有那麼點不為人知的小小優越感,以及,一點Spock不需要知道的小目標,他想看見Spock的微笑。
"別再困惑了好嗎?這就只是因為我相信你,Spock。"抱起棉被跪立在床板上,Kirk貼近Spock的臉平視著那總是高他那麼點的褐色眼睛,Kirk率先咧開個和解的微笑,"我相信當我往前衝時,你會幫我解決身後的危險,我相信在我需要時你會在我旁邊給予援手。好吧,我承認我是有那麼點腎上腺素成癮,那可比性更爽快了點……噢,抱歉。"Kirk難得為自己的糟糕話露出個靦腆的笑容,道了個歉後繼續道。

"無論如何,我要說的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相信你,Spock!"

"我並不明白——"

"這不需要明白!"Kirk聳聳肩,笑咪咪地打斷Spock的話後繼續到,"就只要……相信就好。"

在獲得Spock一個不置可否得挑眉後,Kirk不滿意地回以同樣的挑眉噘嘴。
"需要證明嗎?"
然後不等Spock有所回應,Kirk便抓住他的腦袋,將自己的嘴唇疊上去,然後迅速離開,離開前舌尖還在Spock嘴唇上輕舔了下。

一個輕描淡寫的親吻。

"嗯……波菜口味?"Kirk舔舔唇笑瞇了的眼,"Spock,我可不願意親吻個我不相信的傢伙——噢滾床單除外。"

Spock半瞇的眼底若有所思,抬眼瞅了瞅打著呵欠不正經歡笑的艦長後便轉過身去,踱出醫務室。
再離去前拋出了句Spock對於Kirk一慣的評語。

"Facsinating!"



-----------5/20更新第8篇--------------




VIII.

"Spock,我說啊......是否打從一開始我就已註定輸給你?"

Spock被Kirk少見地喪氣話自沉溺的思緒中攫出,一如既往的撲克臉仰起後,正巧對上Kirk那副眉眼垂落得可憐模樣。
Spock有那麼點猶豫自己是否該朝他的艦長為一些人類所有的安慰行為。從當前情況看來,此為Kirk在今日內輸掉的第五盤棋局,五敗無勝的成績於Spock的眼裡本屬合乎邏輯之事。Kirk確實有在進步,但尚未進步至足以獲勝的程度,那麼輸掉棋局本為必然之事,則無傷懷之必要。況身為一名人類而向一名瓦肯人於三維立體西洋棋方面下戰帖本非屬於理性行為,即便非全人類,只要身為星艦學員的一份子均應知曉人類腦部開發程度與瓦肯人相較其所開發的範疇是如此之稀少(但此亦表示人類所擁有的未知潛能遠大於瓦肯子民,這是無庸置疑的。),那麼人類於瓦肯人手下接連嚐及敗績自非不可預期之風險。
當然,接二連三得敗果對一名於各方成績均遙遙領先於一般標準之上的Kirk無非是個打擊。
Spock盯著眼前默不作聲擺弄棋子的Kirk尋思,輕微蠕動的嘴在咀嚼著安慰的措詞,然而顯然Spock身上身為人類部分的衝動偶爾會奪取大腦的主控權,在Spock意識企擊之前,他早已伸出手,揉上Kirk那頭毛絨絨的金色腦袋,字詞從唇舌間跌宕而出地像回聲,險得如此陌生遙遠。
"Jim,以人類的標準而言,你已突破常態數據太多——"
話語未竟,理智忽地搶回大腦主控權,Spock猛地將手自Kirk頭頂抽回,棕褐色的雙瞳裡滿是不可置信,愣忡地望了望同樣驚詫的Kirk後又低頭瞅了瞅自己的雙手。
"所以......你剛剛叫我Jim?"
Kirk的聲音伴隨著人體產生的溫熱濕氣擊於Spock頸邊,Spock將著頸子好似會發出未上油的機械吱呀聲地抬眼迎上那對彷彿注滿無限星河的藍眼。
"此為私人時段,直呼名諱是合乎邏輯的。"Spock壓著嗓子回以理性與邏輯(即便這理由如此之薄弱),並不合邏輯地希望Kirk別看起來這般洋洋得意。
"喔...噢...這樣啊......"
隨著Kirk不懷好意的視線下移至自己仍留有柔軟毛髮觸感及餘溫的指尖,Spock感覺著雙頰略略升溫,方要開口卻又聽聞Kirk續言道,"那我也要叫Spock的名字!"
Spock倏地瞪向眼前喜孜孜的Kirk,名諱之於瓦肯人並非隨便交予他人,即便為父母亦不輕呼子女全名(人類中亦有相類似之風俗),而Kirk這修習過外星文化語言學的傢伙不可能無知道忘了瓦肯—者與人類可說是最為親密的外星盟友—之基本禮儀,Spock清楚知道這點,並且還有個問題——

"我的名字並非以人類之舌頭構造便能輕易發音。"
Spock冷著聲腺,以急切的聲音節奏打向Kirk笑瞇了的眼角。
"噢,拜託,Spock,告訴我,我想知道......"
如這般細碎地哀求,Spock均任其落於身畔,緊捏住理智線末梢,自顧自地重新擺放起棋盤,直至一隻與瓦肯相較之下涼冷許多的手掌輕壓上他擺放棋盤的右手上。身體為之一僵,眼皮不由自主輕跳了下,Spock不著痕跡地縮回手掌。抬眼欲言,卻被那雙在眼前閃爍晶瑩的眨巴藍眼逼退了字詞。

" S'chn T'gai Spock。"Spock偏開臉,聲音比試圖刻意的平板更輕軟了點,這令Spock有說不出得尷尬。

" Schan Tgei Spock? "Kirk首次嘗試,錯誤的發聲。

" S'chn T'gai Spock"糾正。

" Sch...Shin T ....quai Spock?"再次嘗試。

" S'chn T'gai Spock"糾正。

一而再,再而三的糾正,Spock很清楚自己有那麼點惹惱了Kirk,不過Spock不會承認自己有那麼點漾成繽紛的愉悅在心底,畢竟情緒是如此不合邏輯。然而這不合邏輯且不被承認的理性並未維持多久,就在Kirk抿唇帶心眼的靜默裡消失無蹤。
"Spock...你可以......"Spock瞧見Kirk咂咂嘴,蹙了蹙眉,顯然這要求對Kirk而言有點難以啟齒(至少看起來是這樣),這情狀在Kirk身上無非是極希罕的情景。Spock克制著發現新事物時特有的觀察精神,維持一貫平板表情地靜候下文。
沒讓Spock等太久,Kirk就找回了他從未短少過的勇氣(少數他身上得以讚賞的優良特質,即便與衝動結合後會造成不可預期之風險,Spock如此評價。)開口道。

"可以讓我把手......放在你的舌頭上感受發聲時的震動部位嗎?"Kirk說。

"不合邏輯!"Spock幾乎無法克制地以較高的音量應答,但所幸並未如人類般萬分激動地自椅子上站起身拍桌咆嘯,為此如果可以,Spock會感謝身為一個瓦肯人這事實。
"那些小屁孩還有聾子跟瞎子就可以這樣學語言......"
"確實如此。然而McCoy醫生三天前對於艦長你的身體評鑑結果並未顯示出你的肉體一如往常般良好,並未有任何殘缺之處。"
"但瓦肯語言的發音之於人類形同未知,這與我這個學的人來說,跟又瞎又聾有什麼兩樣!"
Spock輕挑了右眉,這的確是他難以反駁的比喻。然而即便如此,人類學會的機率仍不滿百分之十,這幾近進行無謂嘗試的行為Spock實為此不予置評。Spock偏著臉打量著眼前氣鼓鼓埋回椅子內的Kirk,若是Kirk的話......誰知道結果呢?Kirk總是不合邏輯。
"僅此一次。"Spock以最平板無起伏的音調講述著連自己也無法相信的字詞,然後眼睛裡映滿Kirk自椅子上蹦跳起來的畫面。

盡力無視於Kirk璀璨在臉孔上特大號的笑容,以及生著繭的指節混雜著皮膚光滑表面的觸感,像是青葉與莖梗磨搓過在唇上的奇異感受。Spock試圖全神貫注於發音,就像他從未體認過以正確的口型與聲調發聲是如此重要的事情那般。
緊接著,在Spock僵著身軀閉上嘴後,他驚訝的發現Kirk竟瞅了瞅仍濕漉漉的手指放入口中。
是的,理論上無須驚訝,將手指放入口中試圖感受相同得震顫部位是合乎邏輯的,但眼裡盯著Kirk專注地低頭練習發聲兒於口中不住變換按壓的食指及輕敲於耳膜上如呻吟似地低哼,Spock就是壓抑不住因Kirk的舉止而激烈鼓盪的心臟,呼吸的急促令Spock不合理地產生自己會為此窒息的荒謬念頭。他無法解釋自己不合邏輯的生理反應究該落於何種定位,一切情形自上次在醫務室裡Kirk不合邏輯卻同時有足夠理由說服Spock的親吻後,日子就逐漸自乍看下的常態失控,就像現在。
趕忙撇開眼,並給予自己幾個母親安撫他時總要他施行的深呼吸的行為,強求重新攀附回那條屬於理智的精神線。而後就像暫時解除紅色警報的電子女音響起,Spock為Kirk欣喜若狂的那聲驚呼鬆了口氣。

"Spock,是這樣吧?S'chn T'gai Spock?"
瞧見Kirk喜氣洋洋、涎著臉邀功似地神態,Spock有點艱難地收緊下顎,給予一個含蓄地肯定。接收到肯認訊息的Kirk簡直樂得將手舞足蹈起來,嘴上不住呼喊Spock之名。

"S'chn T'gai 、S'chn T'gai 、 S'chn T'gai Spock!!!"

"請停止你的行為,Jim。"

"S'chn T'gai S'chn T'gai !!"

"請停止。"


"S'chn T'g——......"

Spock伸出手,一把摀住Kirk囂張的嘴,動作急切如燃於雙頰的焦躁。Spock眨眨眼,試圖平靜了一會兒,方從喉裡抓回帶點雜訊的平板電子音開口。




"你說的太多了,Jim。"




TBC.


*所謂後記
2011/6/20
IV.的I'm sorry有看有看電影減掉的片段可以知道,就是當Gaila啟動程式時跳出來的道歉
Jim對Gaila的道歉,這裡被我用來當成Jim對破解掉Spock程式那種帶點洋洋得意味道的道歉(歡愉笑

因為沒空都一直打片段片段的文,這樣很不好。
也許我該找個時間來開個中長篇?不過幾萬字寫下來很累(貓皺眉(浩子那個四萬五我寫了一個月耶....

在這裡給為了後記進來的孩子一個小苦的糖:

【ST】[XI] [假設Spock沒追上去…] 4.5 Sweetheart, can you hear me

>>這篇是假設Spock沒追上去的話Jim會如何,所以前半部都一樣。(懶得看就直接跳過吧=_=+
>>不甜,只是因為之前腦補寫完了,又沒騙更新的打算,就...wwwwwwwww
>>然後別跟我要後面,因為真的沒有(被揍

2011/6/24
才五篇就四千多字了,我在想14篇寫下來可能會破萬吧....這什麼超展開啊(噴茶
而且你妹啊~我越寫越嚴肅是怎麼一回事啊啊
一環扣一環的寫下來...就把空間得占滿了....本來只是歡樂小短篇不是嗎?T_T
順說,我昨天去看了X-Men:First Class劇情真是各種歡樂啊啊(一對夫妻得相識相戀到分居得過程= =+
想寫X-Men、想寫ST啊啊啊...
可是手頭的兩個坑還沒完,我腦子沒辦法逼我手寫新文,這點讓我很焦躁...

2011/7/18
兩點了....我一星期都沒熬夜的完美紀錄=_=
請原諒我拖這麼晚,但是,我連假日都11點才回到家不能怪我吧?T-T
盡力更新了,雖然只有一千多字(抹臉
但是我砍掉了一千字有吧!砍了爺爺出場的段落還有一段關於Spock對Jim的一些想法還有Spock對Jim的各行為的合理解釋,我知道這篇的大副很情感,這是因為我抽掉了很多邏輯的部分,不是內心戲,而是我想強調情感,要知道大副的那些每件事都要合乎邏輯就會開始解釋,我已經好幾次快寫到情感要表達的要失焦了(躺平
如果想要看砍掉的段落,跟我講一聲我可以放上來。

不過下篇就可以開始輕鬆了(灑花
除了下篇是JIM以外,劇情開始輕鬆真是件好事 >w< /

2012/5/3
沒想到這篇的更新竟然相隔了將近一年9個月多逼近10個月(乾笑

我沒有棄坑!!!!!!!

我真得沒有棄坑,所以我來更新了各位XDDDDDD
雖然這篇整個寫得斷斷續續,以至於有點卡,而且因為好久沒有寫ST了寫大副時都須要想一下(抹臉
不過小艦長無差,寫他的時候我總是順暢無比wwwwww
而且文風多少也有改變吧,看篇幅就知道,這篇居然要寫兩千字,我真的很訝異
也許是因為最近沉迷在BBC-ML裡造成我感染了偵探貓的囉嗦病?
第七篇的標題是:不帶情色意味的第一次親吻XDDDDDD
當初構想這文的寫作目弟就是希望慢慢將兩之的情感磨出來~
感情不是一朝促成的,Kirk與Spock就算在XI中就該結婚了,也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磨合的
雖然因為都是小短文(應該吧...),所以沒辦法寫得很深入,但我還是會努力表達他們情感上的轉圜。
所以這兩隻要到結尾才會在一起噢哈,我到底要不要寫R啦(抱頭
最近會開始寫第八篇,不過我有點想讓復仇者的寡婦鷹眼插隊(掩面

2012/5/20
感覺文風真的是變了,不知道是好是壞(貓皺眉
這種思考迴路寫起這篇好拗口(滾來滾去
還有我很努力的想將Spock控制在充滿情感的理智裡(主要描寫情感,但還是要理智啊!!!),文風換了有點暴動(躺
不過這篇還是寫得很開心啊啊啊啊啊啊!!!!!!!!!!!!
寫STXI都有蹭蹭小狗的感受,就會覺得很開心wwwww
而且最近情節總算是有所進展了,有沒有感受到從VII之後就逐漸失控的兩人?
還有只是學個語言也可以搞得這麼情色,真不愧是小艦長(拇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