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1日 星期三

【BBC-Sherlock】[ML]信件番外-演繹法帶來的小插曲

還是一篇BBC,這次是壞少女欸嘿嘿~ˇ
再三猶豫後我還是開新篇,除了騙更新外
還有一點就是,這篇有6000字呢!!!!!!!!!!
再黏貼下去是要讓滾輪滾幾圈?

是說請先原諒我的註寫得很不靠譜,誰叫我現在在學校不是在家裡?
資料都在家裡嚶嚶嚶(打滾

注意事項:

衍生作品: BBC-Sherlock2010

CP: Mytrade (Mycroft/Lestrade)

聲明:
我只擁有我自己的故事與愛

分級: PG (清水)

其他:
麥哥是壞魔女、Sherlock與醫生出沒,演繹法煩煩的








 *正文





 【BBC-Sherlock】[ML]信件番外-演繹法帶來的小插曲 【接續標的5. 

就像Sherlock同往常般拖著John在案發現場奔來跑去,蘇格蘭場也是一如平時的紛亂景象。抬眼朝SherlockJohn兩人的方向眺去,用鼻子哼了聲歡愉也算是招呼過了,Lestrade嘴裡掛著止不住的小調,低下頭隨手撕扯掉時效已過的尼古丁貼片,在手中搓揉成一團塞入褲袋。
"Sherlock,你不覺得Lestrade今天很快樂嗎?"頰上招呼的微笑猶在,John縮著肩雙手插入外套口袋裡取暖。
"快樂?這是當然的了!《天佑女王》與風衣口袋裡的小玩意兒。"沉浸在謎團裡的Sherlock正忙於檢視一個對空氣發散惡臭的垃圾袋,回應John時連頭也不曾抬一下,"Lestrade肯定收到英國地下國王的詔令了。"
"抱歉?"
"Mycroft的來信!"在對John提到自己的哥哥時,Sherlock像是為了特意擺出個苦大仇深的悲壯神情,總算從埋首的垃圾袋裡探出臉來,"多顯而易見啊!《天佑女王》­,好一首大英帝國女王頌歌,考慮到這旋律是Mycroft唯一且永遠的手機鈴聲以及Lestrade成了Mycroft的人——噢,他這叛徒——這個……事實,那麼Lestrade會哼這曲子就不會是基於一個只在球賽時才存在的愛國情操,而是與Mycroft具有一定程度的因果關係。
那麼LestradeMycroft有所關聯的快樂究竟是為了什麼?Mycroft為了自私自利地一統世界宏願,目前正在成為世界蛀蟲——甚至可說是病菌——而潛伏於國外,故與Lestrade見面不具期待可能性。短信?不。Lestrade並未像那些服膺於多巴胺的瘋子那樣瘋狂查看手機。所以,答案是什麼?是什麼?"
這太明顯了,John!告訴我,那可也是你會做的事情啊!斜眼瞥向JohnSherlock說到這裡時略微一頓,眼裡的譏諷就好像眼前面對的不是自己最親愛的Watson醫生而是他們談論中的當事人。
"一通電話?"隨口猜測著,面對像隻招搖的孔雀那樣朝他伸展尾羽的SherlockJohn只能無奈地垮了嘴角聳聳肩,噢,畢竟Sherlock與他的演繹法無人能及也是事實,John實在說不出任何讚美以外的話,即便Sherlock正在鄙視著Lestrade或任何人類。
"不,不是電話!Mycroft出國期間是不會讓任何人能透過私人手機找到他的,包括我也一樣。"哼笑著回應,Sherlock沒說出口的實情是,Mycroft會出此下策是由於Sherlock曾在Mycroft的重要會議中癱瘓掉Mycroft聯繫國內情勢的重要(私人)手機,自此以後Mycroft出國就不曾讓任何人能透過他的私人手機與他聯繫。
Sherlock瞥了眼正將左手插在風衣口袋裡對著案發現場指手畫腳的Lestrade,不懷好意地微笑道,"正確答案顯然就在Lestrade的口袋裡。"
"口袋?"John順著Sherlock的視線望過去,但即便有Sherlock的優異觀察力在旁提醒,呈現在視線裡的仍舊是一副普通的現場景象(屍體、封鎖線、圍觀的路人、碎裂物與雜草堆),什麼奇異現象也沒發現,故又回過頭來睜著骨碌碌的眼珠子等著Sherlock看在他水汪汪的小狗神情的份上,能盡快給出答案。
"信件!是信件!"Sherlock邊大叫著邊緊擰住垃圾袋封口,眼裡透著接近於答案時特有的興奮,"風衣口袋也掩飾不住的形狀與口袋裡的物件所露出的一角!是信件的形狀、是信封的一角!那是張甜滋滋的小卡片!Mycroft對他每一任的情人們都愛玩這招,老梗!無聊!無、聊!"

"你能猜到那是Mycroft寫給我的信,總猜不出他什麼時候寫給我的吧?"咬住下唇,嘴角邊勾著善意調侃,Lestrade自另一頭緩緩踱來,"案子進行得如何?"
"第三天。"Sherlock悶聲。
"什麼?"Lestrade以在案發現場不算適宜的音量大叫,Sherlock自重新埋首回去的垃圾袋探出頭來,臉上寫滿了不耐地揮動手裡的新證物,一雙球鞋(當然是從垃圾袋裡挖出來的),並以相同的音量朝Lestrade大吼"第三天,就是今天早上!是你收到Mycroft信的時候!我敢保證他是凌晨寫給你的,當然以時區來算是白天!"
猛然湊近Lestrade驚詫的臉,Sherlock沒有想像中那樣戲劇化地拎起Lestrade的衣領,而只是瞪著眼,鼻翼掀動地嗅聞了幾下後立刻退回原位,滿意地將下巴挑起個傲然的弧度,然後一貫刺耳的譏諷再次響起。
"香水、燙斗燙過的衣服、以及雖然幾乎無法辨別差異但確實精心打理過的頭髮。"Sherlock自信橫溢地撇嘴"衣服上整齊卻不平整的壓痕顯示出衣服的主人並不擅長於處理這類家務,可說是難得使用燙斗,而對於自己的成果雖不甚滿意卻仍能接受,可推知是個大而化之的人,這樣一個人平時定是穿衣雖不至於邋躂但也不會追求一絲不苟,那麼,這樣的一個人如何會忽然抓起燙斗重視起穿著?甚至還搭上了制服外的領帶?附帶一提,這領帶的質料與車邊,與衣物本身的價值並不合,若不是他人的物品就是他人所贈送的。"
"也許他喜歡?"Lestrade聳著肩的肩膀有著不自然的僵硬。
"錯,他不喜歡!一點也不喜歡!這人覺得太過正式的服裝會束縛得他喘不過氣,所以領口的襯衫扣子總是多解開兩顆,觀察那人服裝前兩顆扣子的縫線明顯較緊就可得知!然而,今天卻將領帶緊緊繫在喉頭,這太不自然了!"Sherlock像是等待著狩獵的豹子瞇起眼,緊盯著眼前故作鎮定的Lestrade不放。"注重儀容是因為他身旁有人從來都會為此要求。然而那個影響到另一人穿著的人,在那當事人心中鐵定是個重要人士。平時不會改變穿著,卻在今天突如其來的變更,一般性理由,扣除掉特殊節日、約莫剩下求職、求偶、與情緒變更。以求職說,這人不需要,長期職業同一份工作並未因為穿著遭受批評亦無變更職業之打算。以求偶來說,以一個已有對象的人來說,他的榮譽心與忠誠心不允許如此,雖然若他願意,我個人非常樂意幫忙。
那麼突如其來變更穿著的理由就只剩一個了——情緒上的變化。
因為他想到了那個'遠在外地的重要人士',因為改變穿著會讓他覺得那個'遠在外地的重要人士'其實在他身旁!
如果還需要其他證明,還有另外一個小一點的,是頭髮上還殘留點髮膠的氣味,雖然混和在……那些惡臭……還有香水氣味裡有點難以辨別。"
"噢,對的,我一直都未說明那個決定性的證明,那個香水!"Sherlock的語調低緩柔和,這聽覺上的優雅只是令Lestrade像是直面吐信的蛇,不自覺聳直了背脊,並換來醫生充滿同情的一睨。"花梨木、檀香、香草、琥珀!這是Calvin Klein 1989年秋天推出的Eternity系列男士香水的特有後味。"
"這是款Mycroft鍾愛的氣味,唔,說鍾愛並不精確,不如說他刻意營造出的虛假形象啊,Lestrade"Sherlock湊近Lestrade咧開個滿懷惡意的漆黑笑容,"Eternity》,永恆、永遠之意。源自溫莎公爵對其妻辛普森夫人的誓言,首款女香更是Calvin Klein送給新婚愛妻的盟約,而秋時推出的男性香水,其訴求更是……"
"浪漫、敏感與珍愛家庭;工作、健康與快樂,同時又男人味十足。"猛然彈開張開雙臂,Sherlock以吟詠者的姿態朗聲將Calvin Klein的訴求擲於這刑案現場,"荒謬!這真是天大的荒謬!這是Mycroft的陰謀假象!"
說完,Sherlock厭惡地揉揉鼻子,像是要逃離企圖以空氣為囚牢來囚禁他的Mycroft,以最快的速度蹭回John身旁,抓過掛在John身上的自己的圍巾用力的吸了幾口氣,緊鎖的眉宇才舒展開來。而後戲劇化地嘆口氣,Sherlock才轉過頭去重新面對身上沾滿'最討厭的哥哥的氣味'Lestrade
"從不使用香水的人——這無須多做解釋,Lestrade,你身上的氣味恐怕一公里遠都聞得到,劑量下的太重——忽然使用起自己從未使用過、或甚少使用的物品,那顯然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這氣味會令使用者聯想到什麼。讓我們再縮小點範圍,這既然是陰謀家Mycroft所鍾愛的氣味,而我們的使用者Mycroft還是一對兒,這就呈現出了結果:使用者使用《Eternity-Men》會聯想起我那該死的敵人,Mycroft!而Mycroft 現在正巧遠在地球的另一頭,那答案就只有一個,Lestrade你正用氣味對全世界叫囂著你正在思念——Mycroft Holmes"
"噢,當然的,《Eternity》是氣味持久的玩意兒,就像是它虛偽膚淺的訴求'天長地久'那樣……"Sherlock厭惡地擰眉,像是多說一點關於愛情的詞彙會令他感冒發燒那樣,"……後味會殘留到隔天,但Lestrade你身上的氣味並非兩層交疊,同是後味,Lestrade你身上的味道卻是新鮮而嗆鼻的,這顯示出你是今天首次使用,那鐵定有什麼促使你使用這東西。"

"就是那信啊!Mycroft寫給你的信件!"
Sherlock大聲宣布他心中的正解,眼裡瞄著滿臉通紅的Lestrade,心滿意足的神情宛若饜足的貓般愜意而自滿。在Sherlock眼底,Lestrade正壓抑著盈滿心頭的尷尬情緒粗喘著,但事實上,Sherlock沒看到的是紅著臉的Lestrade眼睛正清亮地閃爍著棕褐色的色彩。
"嗯哼,Sherlock很精彩的演繹,幾乎全對了!"Lestrade撓撓頭,雖然滿臉通紅但自得意滿這四個字清楚寫在他的笑意燦爛的神情裡。
"你說,幾、乎"Sherlock危險地瞇起眼,John看著他的表情有些擔心地一把抓住身旁的Sherlock,通常Sherlock露出這種神情都沒什麼好結果,John在心底暗暗祈求著世界和平。
"是的,是幾、乎"Lestrade滿不在乎地猖狂笑著,帶點戲謔挑釁"因為我是在收到信件前使用Mycroft忘在我家的香水,促使我使用的理由只是單純地——想念。"
"想念啊,是你現在還不會理解的情感罷了。"Lestrade微笑得像個安撫小孩的長者,並朝擔心Sherlock情緒爆發擔心到直撓頭的John會心地眨眨眼,卻見在眼角瞥見Sherlock像是突然想到什麼的猛地定格。
"難道說,Mycroft……"嘴角不可置信地抽動,Sherlock以相同於語速的急切速度掀動眼簾,卻在出口的話語未竟時,被Lestrade突如其來的大聲攘攘打斷。
"夠了,我不想知道!"Lestrade捂著耳大叫,"你快點把案件線索給我,然後滾貝克街去!調查是員警的工作!"
Lestrade邊說邊踢踏著步伐遠去,將Sherlock憤怒的咆嘯拋在身後,滿心歡愉。Lestrade才不想知道後來怎麼樣呢,他只想享受當下抓到Sherlock一點小小失誤的快樂。


事後案情意料之外的順利,他們聽從了Sherlock建議(你們這些智商加起來不到一的人立蟲類,兇手很顯然就是那個理髮師,球鞋上乾掉的護髮慕斯就是證據!)逮住了那個犯案的理髮師,並在一連串流暢的程序裡使得他們能夠在比預計還要早的時間結案。Lestrade縮在電腦前,手指敲打著報告書,心中為此不無感激,至少他今天可以在深夜前回到家,也許還可以喝個紅酒看看影集什麼的。
然後Lestrade想到了Mycroft
是的,Mycroft才出差三天,Lestrade就開始想念Mycroft,就像Mycroft信箋裡寫的那樣:

我知道你正在想我,所以我告訴你,我也是。 , M.H

Mycroft憑哪點知道自己正在想念他?香水嗎?Lestrade不悅地想著並將手中的原子筆摔在堆滿文件的桌上。其實對於Sherlock那神乎其技的演繹法他一直打從心底佩服地五體投地,就連今天的推論,若不是真是於使用香水過後才於餐桌上發現那封信箋,他肯定會紅著臉並宛若失語症患者張大著嘴卻吐露不出半句反駁之言。
Lestrade開始有那麼點後悔沒有聽完Sherlock的推理,Sherlock被自己硬生生打斷的推理肯定就是答案吧?不過也不一定,誰叫他有一個同樣姓Holmes的哥哥呢?
唉,乾脆傳簡訊給Mycroft的萬能女秘書Anthea叫她把手機轉交給她老闆吧!
趴在桌上盯著警局上頭的監視器,Lestrade不無自暴自棄地想,然而即想即行卻偏偏一直都是行動派的Lestrade的風格,越想越覺可行的Lestrade馬上抓起自己隨手扔在桌上的手機,迅速鍵入Mycroft在出門前硬塞給他的Anthea專用手機號碼,不久手機收到了回信。

[ 工作不順利? , M.H ]
[ 第一次真心感謝你的混帳弟弟,工作順利得不能再好。 , G.L ]
[ 所以? , M.H ]
Lestrade停住了敲打觸控螢幕的指尖,短暫地思考了一會兒,仍決定以最直白的方式問出口。
[ 所以你為什麼寄信給我? , G.L ]
[ 我知道你正好在想我。 , M.H ]
[ 你不可能知道,那麼第一天你就該寄了 , G.L ]

[ 如果為此冒犯你我很抱歉,但你第一天並不想我。 , M.H ]

Lestrade死死盯著手機震動後傳來的回覆,他得承認自己第一天的確並未想念Mycroft,但詭譎地……Mycroft是怎麼知道的?
Mycroft每次的離開都太過倉促,就如同每次凌晨Anthea的來電,總是這樣急切地將Mycroft從他身旁帶離,雖然Mycroft總因不願意驚醒睡夢中的Lestrade而輕手輕腳、小心翼翼,但其實Lestrade每一次都知道Mycroft正在從他身旁離去。這種離去倉促到連思念的時間都被遺留在後頭,也讓Lestrade一時間無法真確地感受到Mycroft其實並不在身旁。
直到睡覺前,習慣性地伸手攬去,才發現對方不在身邊。
而後隔天,轉醒時枕邊沒有香水殘留的餘韻、浴室裡蒸潤濕氣只有在自己使用後才產生,忙碌到忘了吃飯時發現並未如往常有宵夜在桌燈旁。

就這樣Lestrade才有辦法從生活中的小細節感受到Mycroft出遠門的事實。
才有辦法開始想念。

[ 所以你到底為什麼能知道我是否真正的想你? , G.L ]
以自己所能達到的最快速度鍵入所經歷到的驚詫,Lestrade嚥下了口咖啡靜靜地等待著一陣沉默後手機從手心傳遞來的震動。
[ 演繹法。 , M.H ]
手機螢幕的另一頭出現了預料中的答案,Holmes式的。Lestrade意義不明地嗤笑了聲,迅速鍵入了自己的疑問,接連兩則。
[ 所以是觀察香水? , G.L ]
[ Mike,浴室架上的香水是故意留下來?忘了帶走? , G.L ]
好吧,伸頭縮頭都是一刀,Lestrade還是問出口了。當然,並不是懷疑Mycroft演繹法的可行性,畢竟Mycroft能夠看到他,要Mycroft那個控制狂活在沒有監視器的世界,Lestrade懷疑他親愛的小寵物Mikey會因為環伺在四周的不安全感而驚懼而死。只是他想知道究竟是如何做到的,畢竟他想印證一些浮現在心頭的想法(Lestrade可是員警啊,那員警特有的直覺可是Lestrade最信任的東西。),在聽到Sherlock說出隱藏在氣味之後的故事時。
是的,Lestrade是可以去問Sherlock,但他不想,因為Sherlock不是他的Mike,並且Mycroft答應從不對Lestrade說謊,這是Mycroft另一優秀品質。
Lestrade就這樣抓著手機,緊盯著手機螢幕直瞧,而震動不斷的手機卻忽然像是被拔掉了電池,一陣令人心焦的沉默。
就在Lestrade等得不耐煩時,震動再次傳遞訊息到來。

[ 怎麼突然這樣問? , M.H ]

Lestrade記得Mycroft曾這樣告訴他:
"當一個提問令你難以回應時,反諮詢,以另一問句回應,並從中獲取需要的資訊,Geg"
Mycroft曾經告訴過他的話語言猶在耳,似乎連唇邊的曖昧笑意仍晾在那張臉上。
這該死的對話技巧。
Lestrade皺著眉賭咒著這回應,一邊在觸控手機中鍵入字母。

[ 那是Calvin Klein的《Eternity》系列……你知道的,就那個故事。 , G.L ]
[ 嗯?我不明白你的意思,Greg ,M.H ]
[ …你明明就知道…… , G.L ]
[ 我承認我知道故事,但我不明白你想表達什麼,我親愛的Gregory , M.H ]
鬼打牆似的對話內容一來一往,Lestrade趴在桌面上困擾地抓耙自己灰白的頭髮,他深深覺得這搔不到癢處的對話令自己快瘋了,Mycroft Holmes 這混帳鐵定是故意的!從桌面上爬起來,Lestrade氣極了死命地揉亂自己的頭髮,直到把自己的頭髮弄亂成貓兒熱愛的毛線團那樣後Lestrade才停下動作,轉頭惡狠狠地瞪了辦公室內的監視器一眼。然而,卻在怒目過後噗哧了聲笑開顏,Lestrade覺得對著攝像鏡頭生氣的自己就像個傻瓜一樣。
[ 我只是想說,你這四處散發氣味的發情公貓別亂蹭,我身上都是你的信息素! , G.L ]
[ 愛貓是種英倫風情,Greg,這種事只能有勞您這位愛貓人士多費點心了。 , M.H ]
愛貓人士!?他才不承認自己是愛貓人士,他只是剛好養了一條貓而已,Lestrade咕噥了聲,還是一支很大隻,會把他撲倒並且難以照料的貓。
嘟囔著鍵入最後的回應後,Lestrade忽然覺得今晚的自己有那麼點蠢,掩不住想要大笑的衝動,所以Lestrade真的這樣做了,獨自一個人在空蕩蕩的蘇格蘭警場辦公室裡哈哈大笑。


Mycroft盯著手中Anthea黑莓機的小小螢幕,螢幕上顯示著Lestrade傳遞過來的訊息兩封未讀信息。

[ 算了,我相信你真的知道我要問什麼,不過我現在不想要答案了。 , G.L ]
[ 這樣才能單純的想你。 , G.L ]

偏了偏頭,Mycroft承認他的確知道Lestrade想知道的答案是什麼,他只是有那麼點……難以啟齒。
若說Sherlock的演繹法是有結果重新導向原因,那麼Mycroft現在玩弄的小把戲也不過是將演繹法逆向操作罷了。
優先製造原因,導向自己所預想之結果。
讓氣味化為溫柔敦厚的紳士在午夜時分若有似無的耳畔呢喃,在潛意識裡烙下暗示性的親吻,讓自己的形象與那些小細節相疊合,那麼在回神後早已深入Lestrade骨髓的一切(那些關於自己的氣味、行為、床畔喃語),將會在自己去離時提醒著Lestrade,要記得什麼叫做想念,要記得想念名叫Mycroft的人。
就如同那項關於人類的研究,在電視機裡的特定節目,每24影格插入一張冰淇淋圖片,那麼在經過一定的時間,人類在收看那特定節目時,將註定會產生吃冰淇淋的慾望。
其實Mycroft所做的事情也不過如此。
至於Calvin Klein的《Eternity Men》,那個擁有美麗故事的香水,象徵著一個承諾,一個溫柔男士在愛人耳畔軟聲擲下的誓言。這很美,Mycroft想,沒有人不會遭受吸引而試圖讓自身沾染點這美好的誓約,更何況這對於Lestrade更是與記憶中的氣味相疊合呢?
這樣Mycroft只要在螢幕的另一頭查看那些發生在Lestrade身上細微變化(諸如習慣性蹭向自己的床位、緊盯著香水瓶上的時間、又或者更明確的——使用香水。),就足以得知Lestrade是否想念他。

所以說遺留下的香水究竟是刻意還是遺忘呢?

Mycroft想著輕笑了聲,手指在鍵盤上敲打清理自己在Anthea手機裡製造的紀錄。當然,Mycroft不會承認《Eternity Men》是他希望Lestrade身上能沾染上的承諾,就像Mycroft不會承認他比Lestrade更早開始的想念,並因為那些滿溢而出的思念進而做出的小伎倆。

出於想念而終於想念,說到底其實刻意與否一點也不重要了吧。
就像Lestrade說的:這樣才能單純的想你。

"先生,下一場會議準備開始了。"Anthea手裡抱著文件與Mycoft的西裝外套在旁待命。將清理乾淨的手機還給Anthea,低聲吩咐了他最美麗的秘書給Lestrade準備一份小禮物,MycroftAnthea點了點頭,拎過心愛的黑色雨傘,以最優雅的步伐踱向會議廳。
以熟練過幾千次的握手動作開場,用氣味與微笑的面具欺騙了對手,Mycroft會把他所推衍的演繹法逆向操作一點一點加諸在對方身上。

然後將最終的單純地想念,連同為Lestrade準備的小禮物——《Eternity》最初版本——一併郵寄去倫敦、蘇格蘭場,D.I. Lestrade 收。



.FIN


*註:
1. Eternity》是CK出產的香水系列。Eternity之名是源自不愛江山愛美人,為愛人棄爵位的溫莎公爵對其妻辛普森夫人的誓言。起始的香水Eternity香水為女用香水,是設計師Calvin Klein送給愛妻的新婚禮物。Eternity-Men》為Eternity》的同年推出香水,男用香水,其訴求就是為男性塑造新好男人之形象。
2.
愛貓是種英倫風情。源自《貓物語》雜誌的專刊介紹,敘述英國人人家中多有貓
3.24影格插入一張冰淇淋圖片:這是廣告商會用的手法。相關書籍在我家中的書裡,等我從學校回家再補書籍跟頁數。(被揍飛





*所謂後記


嘛,因為不想念書我就來更新了(打滾
看完這篇有沒有真心覺得麥哥是個壞女孩(大爆笑
在我心中麥哥就是個有著大魔王皮
內在卻是敏感纖細安全感缺乏的少女!!!!!(M15在你身後分長火大
所以表現出來的行為,平常就是個魔王,但是遇到探長就會變成壞魔女這樣(掩面笑

抱歉都給大家帶來甜心麥哥~
其實我也很想寫帥氣的魔王麥哥,可是最近沒空(揮揮手
要寫帥氣哥我就要查資料了,就算我要用到的幾乎都是本科系的資料…….
這樣就需要用到刑法、刑訴、行政法、憲法、國際公法、國際私法!!!!!!!
還有要把大一的國際關係的筆記找出來,甚至還要跟妖怪爹借國際關係的課本(爹親研究所念國際政治=_=)….
媽媽咪啊,**念書也是很麻煩的**!!!!!!!!!!((我要期中考還要補習!!!!!

好吧,也許我會為了警察憋憋跑去寫法律調戲文(預計中好像只要用到刑訴(?)),不過先等我這星期期中考完XDDDD
不忍說在我心中麥哥跟探長的關係就是:壞少女自己去自首外加自銬手銬,而被警察憋憋逮捕拘留中~警察憋憋還很傻眼XDDDDDDDDDDD

是說看完註的各位有沒有注意到,麥哥給探長送去的小禮物其實是女用香水XD (被探長爆頭)
所以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會寫這個女用香水梗的,如果寫了叫什麼?番外的番外?
還是開新篇吧(滾來滾去
不忍說我還欠3篇生病文沒寫

好吧好吧,先以上好了,滾去吃飯。

2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Holmes一家都是少女啊不忍說(望天
    好啦原著裡偵探是很少女的紳士(指

    還是要說蹭圍巾的偵探好可愛喔喔喔喔喔喔!!!(尖叫
    那一副〝呼嗯可惡都是我哥的信息素我要趕快用親愛的John的味道弄乾淨我的鼻腔〞是怎樣啦wwwwwww
    不過Sherlock真的煩煩的,演繹也太長一串,辛苦你的腦了(拍拍

    麥哥心眼比起人類多了如此之數也不是ㄧ兩天了,這人很典型就是連浪漫都要耍心機的類型啊~(方案ABCDEFG
    順帶ㄧ提探長就是直來直往,某篇送花文簡直笑死我

    寫文時把自己的專業寫進去得心應手爆了,看當初讀脊髓損傷時玩了X教授ㄧ把,現在實習時接病人多順手啊我說(遠)

    回覆刪除
  2.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b]RE:Rainy[/b]

    Holmes一家都是少女啊!!!!!!!!
    原著裡偵探是很少女的紳士!!!!!!(拇指)
    要不是因為被野獸教養法則那篇甜美地榨乾了我的腦袋~
    我當天可是打算回來就寫SW啊啊啊啊(打滾
    想要寫少女捲~還有拋夫的醫生(滾來滾去(預計1000字(?)

    蹭圍巾那段就是Sherlock在我心中的形象!!!!!!(認真(我也很喜歡那段www
    而且寫這篇其實是為了滿足我寫Sherlock的慾望(滾動
    但是一寫演繹法我就後悔了=_=
    本來打算這篇文通篇都不讓麥哥出現,並透過Sherlock講出麥哥的用心(我想這應該看得出來吧XDDDDDDD
    不過演繹法寫起來太崩潰了,不斷的在腦中反芻那些句子企圖力臻無BUG,還有因為寫文情緒會同步化神馬的,就造成我完全可以體會Sherlock那種『我為什麼要大費周章解釋』的心情(眼神死

    麥哥的小心眼....我在信件那篇裡回應了(眼神死
    就是個心機少女我還能說什麼呢?XD

    送花文我有看,那個花與神好笑XDDDDD

    我的專業是...根本徹底的影響我寫文啊(爆
    每次寫文我都是經過徹底的克制,才不把專業用語混進文裡
    舉例來說這篇文中的[b]具有一定程度的因果關係[/b],原來是寫「具備相當因果關係」......(悲催

    所以X教授的復健有打算要寫嗎?XDDDDDDDDD

    順便回這兩句~
    [color:000066]> Sherlock跟麥哥都是貓(拇指
    > 尤其是偵探跑去把臉埋在醫生圍巾裡時~哎哎哎這跟貓咪跑去主人旁邊蹭有什麼兩樣呢ˇ[/color]

    完全正解!
    Holmes一家全都是貓,而探長跟約翰都是愛貓的英倫汪汪(一隻警犬一隻柯基XDDDDDDDD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