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8日 星期六

【ST】[XI] 偶一為之的歸屬關係

內容:小氣瓦肯人的占有欲。(蓋章)

噢噢噢,期末考結束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尖叫)
一結束我當天回宿舍第一件事就是開Word喔喔喔喔喔
太久沒打字了(捂臉
能摸到鍵盤打文的那個下午,我笑容在臉上擴大到承受不住噢


注意事項:
Star Trek - 電影11
CP -Spirk (Spock&Kirk)
PG







*正文




【ST】[XI]偶一為之的歸屬關係


這雖然不是你第一次去所謂酒吧這種地方,但你無可否認,不管去過幾次,這裡與你就是格格不入。就像酒吧這霓虹瀰漫的場所無法理解邏輯與秩序,你也無法理解那些震耳欲聾的音樂對感官襲奪感官使之麻痺的意義,以及那些與樂音一同爆炸在空氣中的情緒,這讓你有些不知所措,你總是無法理解人類為何如此忝不知恥地將情緒表露而出。
如果可以,你是不願意出現在這喧嘯下,如果可以的話。
但是不行,這裡有個你所必須耗費時間關注的人。
你用著與這酒吧極不相襯地完美儀態,端坐在酒吧角落,一個能將全酒吧一覽無遺的地方,啜飲著不知名琥珀色液體(是不知名沒錯,雖然你會對自己承認自己的心不在焉,不過這飲品的名稱並不重要,酒精對瓦肯人來說就像喝水。),讓酒精的氣味與泡泡一同在嘴裡嗶啵炸開。
讓視線點落在不遠處,一個男性人類身上,你計算著大約5.48米的距離,這是一個完美的距離,剛剛好能將他的一舉一動留意上心,卻又不至於被歡樂氣氛所包圍的人類所發現的距離。

亮燦燦的金髮有著那人類特有的凌亂,是的,是凌亂,不論是被扯拉到生皺摺的服裝、繃得腿部曲線一覽無遺的牛仔褲,還是微醺地混濁眼睛、嘴唇所滾出得破碎詞句。那名男性人類像極了這紙醉金迷的酒吧本身,而他此時正輕輕晃盪著注滿艷紅液體的酒杯,沾染上酒色的嘴唇讓淺笑閃閃發亮,閃動著狩獵的紅光,與格格不入的你不同,在這喧鬧的環境,他就宛若一條得水之魚,悠游其中。

他屬於這裡,一直都是。你想,但他同樣也不屬於這裡
因為你注意到他嘴角的笑容,跟你所認識的並不相同,這是笑容裡有的盡是病態的、恍惚的、情色的、低俗的這些形容詞。
你知道這不是他真正迷人的笑容(微笑的嘴與耀著笑意的嬰兒藍才會令你無法克制地吻上他),但卻無法不著迷於這個你所不認識的他,這不尋常的美。啊,現在的他是這樣的虛假是吧?人類就是這樣奇妙的存在,永遠會有你所不知道的部分,即便這多面性是絕不真誠是低劣是黑暗腐敗自甘墮落——也許就是那句話吧,黑暗到極致會產生一種特異的魅力讓人意外地被吸引,就算目光所及之處是這樣不堪。
他放蕩到這般閃耀。
你不會承認他耀眼地令你眼睛生疼,但卻你無法抗拒他,只能讓自己用著近乎痴迷的目光洗禮過著人類,像酒吧裡那些圍繞在他身旁的男男女女對他所做的一般。

就像酒吧裡那些男男女女遊走在他身上的雙手。

你為此不悅地挑起了右眉。
你知道,要是那個將手放在他的屁股的另一名男性人類,再不停止搓揉的動作,你可能會因此而犯罪。

只為霸占這份令你著迷的美。



性愛、酒精、嗑藥。

這裡的生物活得糜爛,連音樂也是如此愚昧。
但他就是喜歡這種亂七八糟的氣氛,這種氛圍沒有人會去注意誰說了什麼話,誰又幹了什麼,這該死的令他放鬆。
而且,就像開頭所說的,性愛,對!就是性愛,他從來都不會去拒絕那些自動投懷送抱的人,這種行為很傷人的。會來這種酒吧的人們都是心靈有所殘缺,他們是需要被安慰的,如果要在性愛的歡愉下才擠得出淚水,那他願意張開雙臂給予他們所需要的。
呃...好吧,他自己也知道這般言論只是瞎說,總之,那些跟性有關的事情總令他感到愉快,就像手中這杯飲品泛著的氣泡那樣歡快!
不過今天的氣氛有那麼點不一樣,他才進門沒多久就注意到有道熾熱的視線緊跟著自己,燃在背脊上的溫度令他頭皮發麻,他小心翼翼不動聲色,就像平常一樣與眾人調笑,假裝著沒有任何人注意到自己,並暗中追尋著那鋒利如刀的視線來源。
等到他注意到原來是名瓦肯人時,他不自覺一愣。
瓦肯人,顧名思義,一個邏輯至上的民族,理性與秩序的代名詞。
他無法理解一名瓦肯人為什麼會在這裡,而且還是個他所熟識的渾球。
不過這沒關係,一點關係也沒有,他早就已經告訴過瓦肯人,他會在這幾天好好玩個痛快,不可以來打擾他。
所以沒關係的。
他想,並用著舌頭舔舔因為心虛而乾澀的嘴唇,轉過身繼續與在酒吧裡認識的傢伙無聊調笑,只是那名新認識的男孩,那美好的胸肌與腰線還有那些低俗愚昧的搭訕技巧,怎麼也無法再度勾起他的興趣,他的專注力一直盤旋在那瓦肯人身上。

瓦肯人現在究竟在做什麼?
喝酒嗎?那可真是浪費,瓦肯人喝酒當喝水,要喝還不如去喝喝加了催情愫的Jim特製巧克力奶茶。
啊啊,那個一刀平齊的頭髮出現在這種地方真是可愛啊,真像個戀家的小傻蛋,要不是因為是個瓦肯人(還是個脾氣不好的小氣瓦肯人)他還真想上去勾搭一翻,送上個熱辣至極的吻什麼的,該想像那尖耳朵泛成青蘋果綠的樣子.......

噢唔,這尖耳朵小妖精。


他難耐地扭動了下身軀,軟蹭上身旁的男孩,他趣味地瞅著男孩心喜若狂的垂涎模樣,並勾著眼角瞧見了對比的景色。
啊,目測那個被評為稻草叉的眉毛挑高了1.3個度數....看樣子瓦肯人打算全副武裝了呢!
他愜意地抿起個笑,讓了讓身子讓自己被吃豆腐的臀部更享受男孩生疏的手勁,並蓄意地粗喘幾聲,噢唔,他知道到假的可以,不過誰在乎呢?他周遭嚶嚶竊笑與嘻鬧的掌聲說明大家對於這種放蕩的玩法可喜歡得緊,現場只有個小妖精不合群的討厭呢,可瞧,那怒火燃燒熾烈。

生什麼氣呢.....說說誰是壞人!?是瓦肯人不是嗎?早說過這幾天休假他媽的別來打擾。
 
用力在男孩手臂上咬出齒痕,他將這挑釁朝瓦肯人擲得徹底,瓦肯人會知道這他的挑釁。
然後對你這瓦肯人挾著怒火踱來的腳步聲,他在哼笑著等待。

5.48米的距離太過遙遠,再多靠近一點吧!
你會知道這是個不一樣的世界。




"放開你的手。"

Spock頂著面無表情的臉(噢唔,就那張撲克臉)自坐位走過來後便端立在Kirk身後,並瞪視著那不斷在Kirk身上遊走的手,褐色瞳孔被危險染黑。Kirk懷疑,要是這瞪視若是正對著個人類的話,大概屬於可把靈魂燒個洞,那種破壞死光等級。
"噢唔,拜託,這只是個小不拉嘰的玩笑。"Kirk側過頭用臉頰輕蹭Spock的手指安撫,沒法,要是再不安撫,這小可愛就可能得躺平出酒吧了....天殺的,這壓在他肩上的手力道也太重,鐵定會瘀青...這該死地占有欲!
Spock瞥了Kirk眼,仍舊沒有稍加放鬆的意思,手上的力道更加重了些。
"哼,就是,你們這些瓦肯豬,這只是個玩笑,你是他的誰?護花使者?公主的騎士?"男孩因為有Kirk幫他說話更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在Kirk身上的手更加放肆地往衣服裡探去。
噢唔。
這男孩那壺不開提那壺啊...真是個小傻蛋。
Kirk在心裡暗叫了聲不妙,就瞧見男孩了無聲息地與酒吧地面相親熱(看吧,瓦肯掐脖,Kirk親自領受過者種滋味,還真不好受的),而Spock仍是那張面無表情的模樣,連瞥男孩一眼的瞬間也沒有。
"艦長,休假已在2.47分鐘前結束,該回去為明日的啟航做準備了。"Spock偏偏臉,雙手負在筆直的腰桿後,無視於週遭看熱鬧的人們因那句'艦長'所引起地一片喧鬧。

要知道Kirk艦長可是位以後會成為傳奇的人物,即使現在只是個小毛頭,與羅姆蘭人的事件,還有未竟的五年任務替聯邦所帶來的榮耀,足夠他聲名大噪了。
Spock那聲艦長,將會引起多大的波濤!

"天啊,Spock小甜心,你這是故意的!叫我Jim就好吧......"Kirk大笑攬上自家大副的肩,對於他那句叫得親熱無比的Spock所引起的另一波效果毫不在意。
"我僅是就事論事,'我的'艦長。"輕巧地撥開Kirk的手,Spock偏過臉瞅著那雙戲謔地藍色眼睛低聲回應。

小氣瓦肯人的該死佔有慾。

Kirk仰頭大笑,笑容裡那份得意張揚至不容錯辨,然後撇下在他身後偷偷臉綠的Spock向前邁開大步,當然,是踩在那個小可愛男孩身上過去,像踩著玫瑰那樣自然地趾高氣昂。
走個幾步後,Kirk忽地停下腳步回過頭,藍眼睛一掃之前的混濁微醺,在酒吧昏暗的燈光裡閃爍精光。
Kirk親吻上自己併攏的食指中指,然後將嘴角咧成最挑釁的弧度,在酒吧裡人們的驚呼聲裡朝Spock眨眼飛拋出個吻。

"快跟上吧,'我的'大副,不然我可不等你,這是命令。"

動作太慢的話,我今晚可不會為你留下床位,瓦肯小貓。
Kirk含著笑意的臉,漂亮地沒心沒肺。


"好的,艦長。"

對於艦長的話,也只能答應下來了不是嗎?
才不是因為他是什麼楚楚可憐的小公主,而你是什麼英勇守護公主的騎士。
因為他不是公主,他是你的艦長,一個你願意用生命為他在宇宙的王座裡加冕的艦長。
因為你不會守護,你只會在他拋頭顱灑熱血、享受腎上腺素帶來的快感時,將背脊抵上他汗濕的背。

因為他是艦長,你是大副。

你嘴角邊抿著幾不可見的笑意,雙手負背踏著屬於瓦肯人的優雅,眾人的目光下追隨向前。

他是屬於你的艦長。


你的。



【END】



*所謂後記:

裡標題:

我的女王。(喂

公主什麼的是唬爛啦~女王才是正港的(笑
這篇就是女王與女王的侍衛的故事
只是我們的女王有點太威武放蕩,而我們的侍衛有點太兇惡(笑笑笑
為什麼我說他兇惡啊...
後續在Spock Prime未完成的那篇,自己去翻就知道Spock後來幹了什麼了(聳肩

唉,其實只是想寫女王艦長跟飛吻而已

嗯,說句抱歉,雖然我很努力控制,但是,這篇的腔調前半段比較文藝了那麼一點點
沒辦法啊!!!!!太久沒寫文我就好想要刻字啊啊啊啊
就想要寫那種愚蠢的45度明媚憂傷的句子
不過後半段就還好了~因為是分兩天寫的,這幾天忙到星期六才有空休息(嘆

總之,久違的更新啦XD

這篇就當作給還在期末考地獄的孩子一點小甜餅囉
我試試看這星期能不能努力更新,期末考大家都需要精神糧食嘛XD
↑這人期末缺糧到快哭


P.S.文中的路人甲男孩會被我打醬油打得太明顯嗎?因為我真的很懶惰寫他(被揍
P.S.S我覺得酒吧裡的路人群眼睛瞎了。


以上。

1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看到最後,滿腦就是某歌手那句〝驕傲的公主現在要出征〞...............
    說真的我不愛那首歌也不愛那歌手........但是配上Jim轉身要他家大副跟上的場面,竟然莫名的微妙.......(嘴角抽動忍笑

    這兩傢伙根本是趁著假日在玩〝陌生人遊戲〞咩?!
    一開始還一副不認識的樣子!酒吧的人最後一定全都在想〝Damn~這兩男人打得火熱的速度也太快了吧~都超過曲速8了!!!〞
    (腦補了下小艦長在休假時,裝做不認識大副晃上來玩搭訕挑逗......喔喔,一定很‧有‧趣)(壞笑

    醬油男醬油沒差啦,反正他真的是醬油啊(眼神正直

    男人的背對背啥的太糟糕了(掩面
    你們快點回去喝巧克力奶茶啦!!!!!
    (喔也可以喝喝看Mozart巧克力烈酒!兩個人一同享受微醺時光和酒後亂──(消音)(啊對不起有Jim的話連酒前都可以亂──(再次消音

    是說,這篇小艦長女王完全君臨世界啊.....連本來覺得很兇很王女的Uhura都會淪為女王旁邊女劍士的感覺.....=D=

    侍衛長快把你家女王帶回國家(Enterprise)!!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