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3日 星期日

【ST】[TOS] You're All I Want

話說這篇,嗯,雖然標題挺斜線的,但我覺得應該沒有很斜線,應該啦,因為這次沒有想要寫斜線文的欲望。前面近乎是廢話只是為了引出後面的東西,外加這篇打完直接丟沒全沒修過稿就....就不要太苛求了(跪
其實這篇是E的命題賀文,不命題照我寒假腦死開學還沒開機完成的程度早就放水流了。
所以有文看要感謝那個2/11生日得當事人啊!!!!!!!<(_ _)>(不過當事人應該不會出現吧...

總之,

E,生日快樂!!!!

指定主題:TOS、Kirk從Spock那裡討到一項獎勵

注意事項:
Star Trek - TOS
Spirk (Spock&Kirk),SKS無差
PG(其實這也可以算兒童可觀看的普遍級?







*正文



【ST】[TOS] You're All I Want


Nilz Baris中將真是個徹頭徹尾的渾球!

James T Kirk—星艦Enterprise的艦長—雙唇緊抿著,緊握成拳的右手將憤怒用力擊打在艦長椅的扶手上,瞪視著眼前屏幕上人影的金棕色瞳孔怒火燃燒。Baris中將就是個渾蛋,Kirk如此想著,如果他,Nilz Baris,不是這麼混蛋的話Kirk或許對這一切還能一笑置之,當然這都只是個’或許’。

一切事情的導因僅僅是一個臨時添入的護送任務。

在運送Noi’soy疫苗的途中,Enterprise接到星際聯邦的命令要求護送一位長官至半人馬座α星進行一項秘密任務。理論上來說這就只是個'一個命令一個接受’的普通行政程序,並非什麼特殊程序,Kirk答應就是了,卻偏偏Noi’soy是種保存不易且極端容易腐敗的疫苗,而Enterprise必須在72小時內送達目的地,否則將會因為疫苗的腐敗而釀成無可預計的傷亡。然而糟糕是,聯邦命令的護送任務與疫苗運送任務發生了抵觸!這兩項任務定點完全的反向,在正常時序內要到達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於情於理上,Kirk都必須拒絕,護送任務也許可以尤其它星艦替代,而疫苗的腐敗……聯邦承受不起殖民地上的耗損。
就在Kirk蹙著眉頭姆指摩搓過下巴,試圖用最溫婉的低姿態拒絕時,此次護送任務的主角—Nilz Baris中將—一把搶到螢幕前將瘦尖的雙下巴揚起高傲的45度角下達了命令——Enterprise將必須完成護送任務,不得拒絕。

兩個任務彼此衝突,且由Enterprise護送的理由僅因為Enterprise是聯邦中最知名的星艦同時James T Kirk又正好是全星聯中最知名的艦長—Baris中將喜愛與名人交流—光這兩點就足夠使Kirk發怒了,更何況這一切僅僅是Baris中將的個、人、要、求!

好個不歡快的開場。

倘若不是Enterprise上的瓦肯科學官兼大副安撫性的站到艦長身後低聲相勸,Kirk就算要賭上自己的職位再怎麼也不會接這任務。
當然,Kirk事後想想多少有那麼點後悔,畢竟如果當初真的這樣做那就太好了!完全不會有之後那一連串的問題。

Baris中將的行為完全激起了Kirk的硬脾氣,在星艦上頤指氣使,一會兒要求在星艦上召開歡迎晚會,讓所有星艦上成員歡迎他的到來,一會兒又以長官之姿要求艦長要提供他個人專用服務員。當Baris中將在參觀輪機室時嫌棄Enterprise內部組件骯髒老舊時,輪機長Scott笑了,配合著在背後緊握成拳的雙手;當Baris中將參觀醫務室時,大聲攘攘干擾了醫務室的安寧與醫療並同時拒絕McCoy的例行全身性檢查時,首席醫療官在Chapel與Kirk兩人的壓制下才沒有衝上去將無針頭注射器用力扎在Baris中將的脖子上(說真的,Kirk這時深深敬佩Baris中將,居然承受的住McCoy醫生的怒視,那怒目可是極品。)。如果Baris中將在Enterprise上所進行的’美其名為參觀實則為一路激怒眾人之旅’到此為止尚可接受,一直到連Spock都遭殃時,Kirk就真的發火了。
Spock,Enterprise上的大副兼科學官是Kirk的軟肋,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沒有任何任務值得賠上自己的摯友,更遑論是Baris中將這渾球!
誰能告訴Kirk這究竟是怎樣的秘密任務?居然可以引來獵戶座海盜,Enterprise遭到入侵,侵入者在Enterprise電腦系統裡植入蠕蟲,並取得了Enterprise手動控制權,生命系統遭受破壞並且失去了與護送目標的連繫—Baris中將遭到囚禁。
護送任務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為了營救Baris中將Kirk又一次的拋下了指揮權捨身犯險,而Spock為了救出自己深陷敵營的艦長也被囚禁。雖說最終問題順利解決,但Enterprise為此承受了不小的損失(曲速引擎嚴重失靈,死了為數眾多的保安人員等等),Spock也因此受了重傷,若不是因為McCoy醫生那近乎復活術的手段,Kirk恐怕得被安上逆謀犯上的罪名,僅因為刺殺了那位沒事人般的垃圾,而這渣剛好是他的長官罷了。

壓抑著怒氣將一切都忍下來了,安安份份將人護送到目的地(Kirk甚至為自己感到欽佩,為沒有將人當垃圾拋出Enterprise,而是安穩的把人用傳送器傳送下去這件事。)。然而這一切的忍氣吞聲得到什麼?僅僅得到在屏幕上那個傢伙,在護送任務結束後要求通訊,拒絕給予理應屬於Kirk及眾人的嘉獎並主張要對Kirk及Enterprise上所有成員提出告訴。


“你考慮的如何?Kirk艦長?”Baris中將撐著下顎笑吟吟地啜了口手中的酒杯,”是否要給予我精神賠償?否則……我將對此提出控訴。”

“天殺的,你根本無權這麼做!”在Kirk張口欲言之前,艦長右後方的McCoy醫生便怒氣沖沖地怒吼而出,抓握在Kirk肩上的右手用力到泛青。

“我當然有這個權力,醫生。憑我是長官這點以及在Enterprise上所遭受到的待遇就足以提出一切控訴。”Baris中將正對McCoy醫生將雙眼瞪如銅鈴般大並讓嘲諷在瘦削的頰上咧開條細細的弧線,”McCoy醫生,不管從何來看我都比你有這個權力,在這裡可沒有你發言的位置。更何況首席醫療官不好好待在醫務室而是在艦橋上閒晃,憑此我就可以多加一點Enterprise的軍紀不彰來為佐證了。”

"夠了!中將。"Kirk怒極一個踱步從艦長椅上站起迎向眼前屏幕,"我們已經忍受你夠久了,Bones是我的朋友,並且以他首席醫療官的身份有權在任何時候來向我做出報告。他無論何時都可以在艦橋上出現是我所允許的,他比任何人有資格,尤其比起你這不請自來的’客人’。"

"Kirk艦長,請注意你說話的語氣!"Baris中將將臉孔湊近屏幕,原先懸在臉孔上的笑容失去了蹤影。


"我同意艦長的說詞,Nilz Baris中將。"
不大不小卻充斥著力道的恬淡音頻在眾人身後響起。瓦肯人雙手負在直挺挺的背脊唰地踏開艦橋大門。藍色制服下纖瘦修長的身影,是Enterprise的準則、邏輯尺規。即便是重傷初癒,Enterprise上的第一大副腰桿子依舊打得筆直,一如頂上的一刀平齊的髮型,一絲不苟。

"由於您個人在不考慮任務的急迫性及先後順序就提出由Enterprise護送您到半人馬座α星的任務,導致Enterprise的原任務近乎無法完成。再者,您在Enterprise上提出種種不合邏輯的要求,這可以構成職權的濫用。當你拒絕實行諸多例行規則時,相當於違反行政上的法規,當然,倘若您有需要我願意為您條列。而在此任務的過程中,Eterprise承受相當的損失,依照法規,星際聯邦應給予相當之慰問與補助,精神上的賠償不應向Eterprise要求。"
"關於Kirk艦長的職位與勳章問題,中將,您更無權扣除,這本應由星際聯邦決定。" Enterprise上的第一大副微側著腦袋在Kirk斜後方踏定,讓字字句句清晰地自舌尖滾出,這是邏輯與語言的利器。"我將會在此次通訊結束後做出一份完整的報告,並附上Enterprise上的錄像做為附件一併上繳。"

"你!你......Enterprise,很好!很好!你們軍紀不彰連個中校都可以如此大逆不道,逆下犯上,僭越職權。讓我們...法庭上見、真、章!"
憤怒在臉孔上扭曲糾結如羅剎惡鬼,Baris中將一把將手中的葡萄酒杯摔向屏幕,匡瑯一聲晶瑩酒紅濺滿了視線所及之處,而Baris中將在無任何預警的情形下憤恨結束所有通話。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轉折,艦橋上所有成員面面相覷,一片鴉雀無聲。而後沒多久便哄堂大笑在艦橋上炸開來,鼓掌與口哨聲渲染上整個艦橋,歡快滿溢。

"天啊!該死......"McCoy醫生踱向Spock跟前將臉湊上細細端詳,"這真的是我所認識的那個冷血妖怪嗎?怎麼血液突然沸騰了起來?"
"在正常情況下Vulcan的血液並不會沸騰。如果醫生你是指人類情緒上所稱的'熱血'這對一個Vulcan來說是不可能的。"
"上帝啊,Spock!你這尖耳朵綠血渾球,我這是試圖和你——"

"夠了,紳士們!(That’s enough. Gentlemen!)"Kirk攤坐在艦長椅上苦笑著制止又開始鬥嘴的兩位友人,說真的Kirk有時挺懷疑這兩人是否是透過爭吵來傳遞感情的,他相信他們之間有所謂友情這玩意兒。雖然這麼說,但眼前這兩位應該會抵死否認吧!? Kirk為這個猛然竄入腦中的想法感到好笑。抬起頭,Kirk對著那總是端立於它斜後方得身影投以歡愉的輕笑,"非常感謝你,Spock先生。你的傷勢還好吧?我沒想到你會特地從醫務室裡出來為我說話。"

"謝謝你的關心,艦長。在經過McCoy醫生各種多餘的、浪費資源的檢查後,我已被允許離開醫務室。"Spock在McCoy張口欲言時挑高眉尖,臉上盡是無法察覺的戲謔,"而艦長你並不需要道謝,我僅僅是在履行我的職責。"
"Spock,你知道我並不恐懼面對Baris中將的提告,更遑論那些予我無實質意義勳章了。"Kirk緊蹙著眉審度著眼前的瓦肯人,在藍色制服與完美儀態的掩蓋下,讓他幾乎錯覺於他的大副仍完好無缺,不曾經歷過那些痛苦,不曾經歷過那些在眼前上演的——在腦裡近乎劃開一切的—記憶的—疼痛的尖叫的熱辣的鮮血傷口迸裂噴濺飛灑疼痛疼痛疼痛——

平靜到像是在腦裡喧鬧的一切都不曾經歷,他的大副仍完美無瑕。

然而,這只是錯覺,想到在敵艦上所經歷的一切Kirk就感到一陣光火。
"盡力避免一切可能的多餘的程序是合乎邏輯的。"Spock說。那雙深色的盈滿人類情感的眼睛回應著Kirk的目光, Spock不可能認不出他的艦長眼底的仇視與懊悔交織,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艦長現在所想。揚揚眉盡力在嘴角擠出細小的上揚弧度,這是屬於Spock的安撫、安慰。在Kirk略微鬆開在眉宇間皺摺成山脈的摺痕後,Spock接著說,發自內心的真誠(這難得不被排斥在外的人類情緒。)。

"而那些嘉獎,是你的天賦與將職責盡力履行所應得的,不應被無故剝奪。"

"讓那些嘉獎見鬼去吧!"聽著Spock的話語,Krk不屑地擺擺手,早說過Spock是Kirk的軟肋,沒有任何任務值得賠上。"說真的,與其拿那些無意義的嘉獎,我倒寧可向你,Spock先生,討一項獎勵,專屬於我的獎勵。"

"在這個任務結束後,我們得好好休個假,Spock,這次你可不許留在Enterprise上。"單手撐著下顎,Kirk自顧自的笑瞇了眼,閃動的瞳孔後是討糖的孩子那壞心眼的笑意。
"艦長,Vulcan人並不需要休假。"
"就說這是對我的獎勵了!這休假你可得和我一起度過,就你跟我,也許可以和我一同回家鄉一趟。"
"等等,Jim,就你跟他?跟那個瓦肯渾蛋?"McCoy雙眼瞪的老大一把抓住Kirk的肩頭搖晃,那一副'你腦子燒壞了是不'的模樣。
"噢唔,Bones......"Kirk無奈地抿緊雙唇眨眨眼,淡金色睫毛撲搧著,金褐色裡暗示的希望強烈的近乎滿溢而出,Kirk知道他的朋友不可能不知道他真正想要什麼。
"艦長,我同意醫生的觀點,我和你同時休假並且參與你的休假,這不合邏輯......"
"該死的,Spock你不需要現在來同意我的觀點。你該死的需要休假,就算你是瓦肯人,身體也不是鐵打的!"雖然沒有實際根據,但Kirk的狗狗眼對McCoy醫生似乎同樣奏效,McCoy就在一陣不知所以的嘟囔後轉而幫自己的好友說話。

"拜託你了,Spock.....有你陪伴的休假是我最好的獎勵。"
尤其在我近乎失去你後。
Kirk懇求似地低音,雙眼深深凝望進眼前瓦肯人的眼底,他在瓦肯人與自己相較下的深色瞳孔瞧見了一絲動搖,與猶疑,以及自己被不安和祈求情緒所勾勒出的倒影。

Spock,Spock,Spock......
拜託,不要拒絕這點小小的要求,不要讓我的眼底金褐色的光芒黯淡。

不要讓我淹沒在失望與沮喪裡啊,Spock。

Spock!


避開Kirk執著的視線,Spock垂落眼瞼在艦長的凝望下沉默的轉身,在艦橋上那專屬於自己的位置坐定。
"艦長,請允許我先做出對於這次的事件所要提交的報告。"背對著自己的艦長,Spock如此說,"在一切事情均完善處理後,關於休假的申請聯邦才會核准。"


"你得到我的允許!(You have my permission!)"


讓笑容在臉上炸開地燦爛,Kirk心滿意足的旋過艦長椅迎向眼前屏幕上曲速所奔向的宇宙。




【End】




*註1.:Nilz Baris是Triible那集那個糧食官,只是因為我很討厭他所以借他名字一用,其他像軍階個性之類的通通是瞎掰。
*註2:Noi’soy疫苗,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那是在Rainy的一篇XI文(原文請往"軟軟熊耳朵"的方向走)裡的疫苗名稱走。(對不起,借用一下(被揍
*註3:我一直提護送任務這幾個字並且用在這裡,是因為護送任務是我WoW裡最討厭的任務種類啊!
*註4:附上英文的句子只是我想強調那個語氣,在中文裡夾雜英文句子很怪,用中文有表達不出那個語感...Orz


*所謂後記
嘛,E生日快樂!!!!!
很久沒打指定題目的東西了,而且還是TOS啊!
會想到把大副的休假當成獎勵送給Kirk其實是因為爺爺們的twitter,那句"美好的陪伴"真是閃瞎人眼啊(淚流滿面
結尾倒是一下子就出來了,中間過程嘛....三個方案裡我選了這個,因為這個才能同時將我喜歡的兩種不同的收尾融在一起啊!
就是要大副有點害羞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還要Kirk燦爛燦爛的樣子啊!
還有"那些嘉獎,是你的天賦與將職責盡力履行所應得的"也一定要讓大副講出來才行~那種以自己的艦長為傲的感覺啊啊啊啊啊啊(歡樂
不過因為太久沒打文了,所以現在情況是知道想要什麼、知道要打什麼,碼出來卻一片混亂的情況Qrz

話說那段醫生的不知所以的嘟囊,我怎麼看就是在碎念著"Jim是個天殺的見色忘友的大王八"呢?XDDD

2 則留言:

  1.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看那個Baris,我只有一句話可說.........
    渣死啦啦啦啦啦啦啦(抓狂)
    有夠渣的渣啊!為什麼不能直接把他丟進小飛船射到某個蠻荒星球上啊!這簡直是星際艦隊的渣中之渣啊啊啊啊啊!!!!!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成年人的黑暗?!這種人也可以當上高級軍官令人想同情他的部下啊啊啊啊啊!!!!!!

    送出門的瘟神還敢傳訊回來敲詐?!什麼精神賠償?!精神賠償也不是Kirk給應該是艦隊高層賠給你直接送去做精神治療的免費權力啦!!!!(快關進去!)

    Spock幹得好!你雖然人妻但卻是真男人!(雖然後面就被你的艦長擊敗,但我們都知道你是甘之如飴吧)

    Jim你看你有多幸運,有這麼一船人+T'hy'la挺你........不愧是站在宇宙中心的男人啊........(人生贏家)

    雖然前頭遇見了渣,但是,那絕對不會在你們光輝的航行上沾上一點灰塵。

    將它拋在腦後,你們依然望向了宇宙,帶著乾淨燦爛的笑。

    回覆刪除
  2.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讓我想到起當初一堆莫名奇妙的狗搖尾巴設定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