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7日 星期五

【問卷】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因為看這問卷挺好玩的~我就想寫了(blush)
喜歡得自己咬去寫,記得註明原出處就好了~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開始XDDDDDDDDDDDDD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因為正在寫的那篇Cuddle-able還沒寫完所以就先用別篇了XD”

【STTOS|百題-17.拷問】
*同人:
*Star Trek-The Original Series
*Spock/Kirk



開頭:
"Spock,告訴我,"Kirk略揚起下巴,指尖一揮,報復性地抽走Spock的一個卒子"關於星際聯邦的規定,是否有一項規定表明上級軍官間不得有過從親密的關係?"

面對Kirk的質問,Spock僅是不置可否地揚揚瓦肯式的眉毛。

Spock正在艦長的艙房內進行慣常的下棋活動,只是今日的棋局並不如同往常般令人感到愉悅,而是緊繃的,就像悶聲下著棋的雙方,直至Spock取走了Kirk盤面上的一隻騎士,Kirk才懊惱的發出呻吟後開口切入今日的正題。
今日的棋局,沉悶、壓抑、不安、煩躁,甚至可說是令人抓狂地無聊。
而這一切的源頭,僅可歸咎於今日艦長在Spock當班時的一句話。

"Spock,在這輪值班結束後,我們得來盤棋局。"

"這是命令,Mr.Spock!"Kirk端立於他最優秀的大副身後,壓低音頻語帶威嚇地說道"我想,我有些疑惑需要你來解答。"
"是,艦長。"

結尾:
最後Spock一把勾上Kirk的脖子,下壓,咬上那與棋盤一同拷問了自己整晚的嘴。
而棋盤在他們劇烈的動作下被打翻,誰輸誰贏已經不重要了。
"最後再問你一個問題"Kirk在Spock舔咬著自己嘴角時喘著氣調笑著,"你覺得他們,這兩位上級軍官,他們在性關係中誰上誰下?"
Kirk在Spock將兩人距離略為拉開了點後瞧見,Spock的眉頭挑起地弧度非常之大,除了眉毛外面無表情的臉上,漆黑色瞳孔正用著極大的專注力勾勒著Kirk的身軀,在強烈壓抑下仍不小心流露出點興味盎然。
Spock假裝沉思,這情狀令Kirk嘴角近乎掩飾不住被逗樂的笑意。
"在不打開別人的衣櫃(closet)前,沒有人能得知他人架上有哪些衣服"在故作思索後Spock語氣平緩地說,接著頓了頓補充道,"更何況衣服排列順位。"
Kirk禁不住在嘴裡喃喃碎念著著Spock的名字,用力拍著Spock的臂膀哈哈大笑。
"噢,上帝,Spock你這傢伙居然學會耍花腔了!有鑑於你對人類用語的學習力,也許我該考慮之後對你的話的,可信度再三斟酌了。"Kirk對Spock打趣道。

"我想你是需要的,艦長。"Spock將腰背打得筆直雙手負之於背,細白的頸子因仰高地下巴而露出,引得Kirk忍不住嚥了嚥口水,"因為你是我關於人類習性認識與觀察的最佳教材。"

Spock的回應再次引起自己的艦長愉快的笑聲,不過這次Kirk並沒有用力拍著Spock的臂膀大笑。

噢唔,這次Kirk毫不猶豫的笑倒在Spock擁抱的臂彎裡!

最喜歡的部分:

同上!!!

>>雖然寫同上有太混的嫌疑,我真心想這麼說…我寫文大多數是為了結局啊!
而且當我看到近期的文**只有ST**的時候,我有點傻眼...
我不可以這樣啊~我明明不喜歡寫同人(暴走




==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雜文-Smile X Smile】

開頭:
我的渴望你的希求,是那麼不同,我夢想能和你永遠在一起,你希望可以在我臉上看見過往你燦爛給我的美麗笑容。
沒有交集的願望,卻閃耀著相似的光芒。追求本質,我是不是能找到那個我們所追求的東西?

我愛你,我傷害你,又或者反之,其實渴望的都只是相同漾在我們臉上的微笑。

當夜君臨,黑夜將城市籠罩,思念與痛苦交織交纏蔓延在細胞,睡不著覺的人。
雙手緊抱著頭顱像是感受到濃烈的痛苦,不,是真的覺得有股力道壓縮在喉頸緊緻的感覺逼迫的我不住喘息,聽見壓力在腦海裡喧嘯,爆炸聲轟隆聲玻璃碎裂聲,啊!你聽心被撕裂的聲音!
有些困擾的自床上坐起,瞇起眼嘀咕,汗濕的髮與嘴角一同僵硬黏膩,噁心。
結尾:
在你看不見的地方,我忍不住讓自己的嘴角牽上你上揚的弧線。
你看,你看,你和我相同臉,我們在血花飛濺裡滿足的倒下。

啊!你看微笑相疊了呢!

最喜歡的部分:

『去死吧!』

>>我沒在罵人,這真的是醬QDQ

話說有點懷念這篇,在翻著黑歷史時發現每一段時期都有每一段時期的特色跟相似性~
這很有趣wwwww
結果到最後我這篇得甘靜同人的版本還是沒寫-3-




==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雜文-金魚的水族箱】

開頭:

「很多事情都已是曾經,而曾經卻難以拋棄。」我說。
「那就將曾經當作飼料吧,投入金魚的水族箱。」你心不在焉。


你手中抓著自水族館買回來的飼料的胡亂傾落,像是在以行動對我沉寂的思緒示以尊重,實質上只是,敷衍,二字而已。

結尾:

「你說的,很多事情都已是曾經,而曾經卻難以拋棄。」
你勾著將一切放手後的暢快溫,你在微笑邊溢出這由我開始的文字,在我的回憶裡盤旋。

而我沒有回應,只是用力的闔上日記,連同日記中相片—我和你,曾經。
縱然我怎樣全心地的投入也換不回你在我的世界定居。
窗外,不知不覺已天亮。

你聽,粉碎的聲響在闔上書頁之際灑了一地。

他看見金魚像是渴望枷鎖的靈魂,隨著自己的清冽的思緒一縷縷,擺盪向渺茫的虛晃世界、架上嘲弄的回憶,金魚的水族箱。

最喜歡的部分:
真次真的只能同上了,就說我寫文根本只是為了寫結局…

>>一年前寫的東西,就某方面來說我覺得寫得比現在寫得好(艸)
是因為最近寫的東西太無腦了嗎?還是最近對於修飾句子的懶散?
還是其實是歐美跟原先文風之間的差異?



==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天啊!真的要寫這題嗎?(抱頭
這黑歷史超黑~怎麼可以這樣TAT


【Trick or Treat- Trick or Treat】

開頭:

『Trick or Treat ?』

一名男孩笑吟吟的如此說。
另一名男孩只是微微冷哼了聲,不屑。
『你白癡呀你!?我沒糖果這種東西!』
『這樣啊~沒糖果就搗蛋囉!?』
男孩扳正他的臉,雙目與他相交會,眼底透著的是認真。

然後……

『Trick!!!』

男孩的燦笑在潔白的單純日光路燈下閃耀。



結尾:


浩笑了笑,很開心,就像當年那在面上肆虐的猖狂燦顏,笑容在潔白的單純日光燈下閃閃發亮。

絕美。
那流星般的笑容,絕美。
只不過最後成了另一人的眼底星空,流星倉皇跌落。
我的靈魂在分裂……
就像星雨飄散在無情黑夜。


對,只是這樣…流星在浩造成的夜中跌落。

浩笑了笑,一把將人攬入懷中,吻去不斷墜落的星,緊閉著眼說著回憶。
浩除了回憶什麼也沒再說。

那個回憶有兩個男孩……

『Trick or Treat ?』

一名男孩笑吟吟的如此說。
另一名男孩只是微微冷哼了聲,不屑。
『你白癡呀你!?我沒糖果這種東西!』
『這樣啊~沒糖果就搗蛋囉!?』
男孩扳正他的臉,雙目與他相交會,眼底透著的是認真。

然後……

『Trick!!!』

男孩的燦笑在潔白的單純日光路燈下閃耀。

絕美。

>>其實這段我差點就又要打同上了….Orz
在寫這篇時基本上跟我平常的寫法有點不太一樣就…啊哈哈(笑



最喜歡的部分:

『謝謝你這麼多年來只帶著我送你的耳環……你知道為什麼嗎?為什麼我是送你耳環嗎?七彩的耳環?』徐浩然沒有搭理我,自顧自的笑著自問自答『因為…只要一個人的左耳戴著的是別人送的耳環,那麼,他就是屬於送禮者的人!而我送你七彩的耳環……』

『專屬於你徐浩然的一道虹。』

我輕輕的接口,沒錯,輕輕的,我怕打擾到浩。

浩笑了笑,很開心,就像當年那在面上肆虐的猖狂燦顏,笑容在潔白的單純日光燈下閃閃發亮。

>>嗯,這篇其實我一直想要打掉重練
可是我不行也不能動手,因為缺乏當時的心情了~
可是這篇跟這系列寫的風格差異有點小大(抱頭)
而且,我...唉......為什麼我當初會寫這種東西!!!!!!(暴走



==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告非啊!!!!我最近都沒有寫景段落啊(倒(最近都在寫小互動…
寫小艦長在那裏扭腰擺臀的,算不算?對我來說這是美景啊!!!!O﹃O(被瓦肯人掐脖



近期:
【百題-02.崩塌】

耀,天生的霸權者。
收起那張笑得沒心沒肺的痞子模樣,他就像團熊熊燃燒的火光,不具漆黑如墨的濃煙,因為沒有必要。對耀,無須透過濃煙翳入天聽向天界祈求,因為他就是天地本身又或謂為一欉脫自天地的烈火,情勢愈險,烈炎燃燒得愈豔。
而今這從烈炎焚至那人城前,君臨城下。
蜷曲於月色下的群獸猙獰的傾巢,惡物與屬於耀的皇軍兩相交鋒,刀劍聲相擊輕脆鏗瑯,法術聲霹靂啪啦,聖光邪影,頭顱手臂,魔物殘肢殘骸屍塊,哭喪聲與尖叫聲交疊淒淒切切,呼號憤發,天地以肅殺為心,肅殺之氣慄慄冽冽,砭人肌骨,萬馬奔騰在這喋血紛飛的戰場。當家前鋒在血花裡翻飛領軍奔馳,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
奔騰。

>>這…這算寫人?寫景?還是動作片段?
真的不行就只好這樣子了ˇˇˇ(被揍


4a0e93ef8e05d.jpg


半年吧(?):
【Trick or Treat-泡泡(8)】(2009/07)

窗外景色昏黃,傍晚時分。
艷橘色在原應蕩漾出透明似水的淡藍天空渲染,像是橘子皮在被壓榨後將汁夜全部濘出,在混合一些酸澀的檸檬黃,與黃藍交接而成的蘋果綠,以及一點剖開脆梅後流淌而出的微酸的褐色血液。
最後一切色彩在逐步侵蝕的紫黑色沉默中化為無形,並讓陰柔的夜之后身著鵝黃自紫黑絨毯中探頭而出,天上天下閃爍點點瘋狂的歡騰。
夜晚的到來一直是讓人分不輕就竟這世界是喧鬧還是靜謐……
邱士軒手抓著浴巾擦拭著兀自滴著水的黑髮自浴室走出,闖入眼底的窗外景致讓他輕皺了眉。
其實士軒很喜歡那種一入門就被窗外的景緻所包圍的感受,所以不管是在辦公室亦或自家,士軒都有個落地觀景窗,能將台北市繁華的夜景一覽無遺,自15層樓往下望去,燈光閃爍輝映著星光點點,在各大道路上一棟的車與人總是模模糊糊瞧不清楚,那時他總是輕笑人類得渺小,像螻蟻吧?有些無助卻又對這世界帶著深深崇敬。
士軒很喜歡這種氛圍。
只是今晚的夜卻不一樣,今夜讓他感到煩悶,焦躁感在心底揮之不去。

>>我還記得泡泡這篇寫學長的部分都要把我搞到腦死了=_=
寫景!!!!!學長你看什麼景啊~像小倆口一樣啊哈哈不是很好嗎?
不過泡泡這篇是個很好的試驗,嘗試加入了很多東西,而不只是單純得娛樂
就這點上我學到很多www




==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我沒有H!!!!!!!!!!!!!!!!!!!!!!!!!!!!!!!!!!!!!!!!
我人生中從來沒寫過H我該怎麼辦?(抱頭痛哭
前戲倒是挺多的(告非



近期:(這是人生恥力目前最大的突破了… ←這人也太弱)
【STXI |百題-15.陰險】
*同人:
*Star Trek-電影11
*Spock/Kirk


Spock低著頭俯視將頭顱埋在自己跨間努力的Kirk,在自己射在他嘴裡後Kirk一口氣嚥掉滿嘴的精液而後笑意盈面的抬起頭迎向自己的目光,甚至還故作性感的用舌頭—這該死讓他流連過多次的粉色—舔去沾黏在嘴角邊的液體。
不可否認Kirk的這....挑逗....的動作讓他跨下的傢伙又有抬頭的跡象,Spock左邊的眉毛略略挑起1.5個度數,有些困惑的歪了頭。

為什麼這種人類發情時以口部與性器進行接合時特有的、促進情趣的動作—或者照Kirk的說法"挑逗"—會引起自己的生理反應?

這不符合邏輯。

>>這篇只節錄其實我覺得看不出糟糕點耶,因為這整篇就是個性愛過程中的小插曲(何?
附帶一提,我最近越來越偏SK了....以至於看KS的H時開始有想要摔電腦(?)的症狀....
噢不~我部要大副在下面TAT(雖然現在我還是可以接受KS啦.....


半年前:放個接吻~

【Trick or Treat-泡泡(2)
>>為什麼我有印象的都是浩子跟學長的部分啊==”

『學長你……』
一句話尚未完成,在浩措手不及間,士軒右手一把抓掉浩眼上的眼鏡,壓下顏容左手扳起浩的臉就是一個烈吻,像是厚實深沉的灰黑雲朵,不論眼前的燦爛是否情願,權謀花招什麼的全部揮手拋開,臣服於心底的哪聲音,將最原始的慾望赤裸裸的覆撒而上。以舌尖撬開浩的唇腔,探入,像是探尋些什麼,以舌尖劃過浩腔內的每一寸。突如其來的激情讓浩瞬間的錯愕,瞇起眼迅速掌握了狀況,在吻間嘴角輕揚著不懷好意,挑釁。雙手用力攀上士軒的頸,一手壓下士軒的後腦,指間因用力而泛白,深陷髮間,不甘示弱的反擊。士軒因為浩的反應動作微微一滯,卻也順水推舟似的一次比一次更加深這份意料之外的激情。唇瓣間的空隙均被對方遞補,喘息與空白,在漆黑的夜裡交錯出耀眼的火花,焚燒掉氧氣,似乎連那殘存的理智亦將被灼燒殆盡,直至成灰。最後唇舌間彼此交纏,濕潤不知滑落誰的嘴角,又或者滑落的只是那口未吞落的咖啡,時空正被打亂,關係因為這吻而的混雜。
『嗯……』忍不住呻吟出聲,浩挑高了眉,一把打掉士軒往他衣領探進的手。

>>浩子跟學長每次都好色情!!!!!!
沒辦法這是成年人組合,如果是澤同學跟浩子....幼兒組吧=_=
不過我現在看到這一段其實挺想把這吻戲撕掉的,這什麼東西啊(翻桌
我現在不喜歡這種誇飾了啊!!!歐美那種接吻就接吻~舌吻就舌吻~喘氣就喘氣(?)的多好啊TAT
(妳這是被洗腦了=_="




==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這題要我寫也很過分,我家不出產甜文!!!!!!(爆
誰都知道我家不出產甜文,我寫不出來啊TAT
所以硬挑這篇好了~因為很笨,至少是比較甜的(被揍


【STXI- Sweetheart, can you hear me】

Sweetheart, can you hear me? (甜心,你能聽到我說的話嗎?)
I love you! I love you! (我愛你!我愛你!)
I love you so much ,baby!(我超愛你,寶貝!)

I . LOVE .YOU . SO......

"Jim,我'非常清楚地'聽到你的聲音了!"Spock將眉毛揚起幾不可見的度數回應深夜活動後仍精力旺盛的愛人(Spock認真考慮下次是不是別手下留情,Jim的體力比預估值還要高些),"不管是物理傳遞的聲紋波動或是心靈融和後情感上的衝擊。"
Kirk只是在昏黃小夜燈下讓笑容燦爛了整張臉,繼續不斷的絮語著,我愛你我愛你我愛慘了你。
無奈地,Spock瓦肯式面孔如今帶上些許倦容(不過Kirk想也許是心理作用,全宇宙都知道瓦肯人不需要休息的,不是嗎?),一把將自己耳畔的噪音源抓過並一把將那人的腦袋瓜壓向自己的胸口,指腹間輕輕搔弄那汗濕後又風乾的凌亂金髮,Spock聽到在胸前含糊不清的破碎音節中夾雜一點舒服的咕噥聲,一瞬間錯覺自己養了條毛髮鬆軟的小狗。
"現在,Jim,請保持安靜,必須睡了,你明天在1900有值班。"
"可是,Spock,我愛你啊,好愛好愛,這我一定要讓你知道才行,我愛你我愛你......"
"Jim,睡覺。我想,在情感上不論你亦或是我都不願意你接受神經衝擊。"
感覺懷裡的人身體猛地僵硬,Spock花了0.3秒考慮是否是自己威脅的太過而補償似地以掌心搓揉Kirk的肩膀安撫。
"OK,Spock!"Kirk抓過瓦肯人的手在掌心輕咬了口,然後心滿意足地環上Spock的身軀,宛若動物地舒服地蹭了蹭。

"晚安,Spock!"
"晚安,Jim。"
"Spock。"
"嗯?"

"我愛你。"


>>好個節錄,也太長(被揍(唉,反正也才截1/5而已
話說,其實這畫面挺蠢的(望(可是我喜歡啦啦~ˇ



==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我沒寫過悲文….這叫我要怎麼寫啊….(跪
可以用上面那篇的第四段代替嗎?其實那段我有寫沒有在一起的版本(被揍
好吧,只好放了,其實這對我來說最後結局還是喜劇啦…(被打死
不過寫的時候一點點難過到


【Trick Or Treat -Trick】

浩靠在他肩旁的頭掛上個他最喜歡的慵懶微笑,瞇成虹的眼裡沒有意外。很想告訴他自己聽見他的承諾很開心,很想舉起雙手捧起他那張愛了十年的臉說說笑然後用力的吻上,很想告訴他,幸福這種東西,他可以得到的感覺真的很好。浩想舉起手剝落卡在他眼角不甘滑落的淚珠,卻感覺自己的精力一點一滴的在流失,環著他腰枝的手失卻了力氣,浩只能讓自己的手鬆脫。

只能選擇失控……

滑落。


滑落時,輕柔的一聲匡啷。
一條項鍊就這樣跌落紅毯上,沒有戲劇化的碎裂,只是靜靜地躺著。
那條由萬聖節七年份色彩組合而成的虹,來不及掛上他的頸,在紅毯上躺的安靜。

浩很溫柔不是嗎?
瘋狂的溫柔不是嗎?

他笑的開心。

因為浩不可能是天使,所以浩不會拋下自己振翅飛走……

>> Trick Or Treat的雙結局之一
這篇我沒發過,是私藏(欸?
這篇出現的話就沒有泡泡和一堆小短文了=3=



==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這…這算嗎?不然我好像沒有寫過動作戲了,還是說要看肢解過程?

【WoW-假如這世界有神】

那日在奧城外的某處,血精靈瞠圓了幽綠色的晶亮雙眼鮮血掠上眼角無聲淌落宛若悼唁著眼前一具具敵人的屍首。血精靈長長的粉色雙耳第一次因為這世界爭鬥的狂野喧嘯而顫動,剛馴養的龍鷹野性未脫卻也在這谷內發出長至天聽的尖聲哀鳴。在那個銀月高懸的幽藍色日子裡血精靈跟隨著牛頭人女戰士的腳步,踏過飛散在周身的武器,劍、斧、長槍、匕首……她聽見女戰士銀白鎧甲與兵刃敲擊的清脆叮噹交織著敵人的嘶叫與痛徹心扉的哭號,以鮮血化成的環環血紅刀鋒削過,血傲鋒口的帶著狂風夾雜著悲憫與嗜血削過敵人與同伴記憶的交界,噴濺的血花在峽谷內迴旋出暗紅腥臭的狂風,箭矢在狂風下失卻了準頭,淬毒散著幽幽綠光的匕首打顫著落至遭血液淬紅的的泥土地,牛頭人女戰士踏落一個個鋼硬的蹄印在這峽谷裡用著生命舞動戰歌,銀白鎧甲的武裝硬生生在這敵人瞠目結舌的驚恐尖叫聲裡,在卡賓眼前砍落神話。

>>這篇權當巴的生日賀去了~
妲雅是個武人,卻是最美麗的媽媽啊!
堅強而溫柔,我是想表達這個~
這篇最失敗的地方就是,我覺得自己從來沒有表達清楚這點T3T
而且這段也太不像動作片了吧!!!!!!(跪死



==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百題-12.甜蜜】

兩個堂堂大男人端立在門口。
兩個男人間瀰漫著一股肅殺之氣,對望了半倘。
黑髮男人伸出手做出邀請的手式說,要走你先走!我讓你,請。
褐髮男子比黑髮男子年輕了些輕皺了眉尖,男子說,要走我們一起走,我不能留下你。
黑髮男人推拒著褐髮男人的邀約,臉上寫滿了千百個不願意,對他來說寧可上刀山下油鍋也不願意跟上褐髮男子得步伐。

>>這不是武俠片,也不是愛情片,是唬爛(被揍


==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嗯哼,最黑的沒有被挖出來(淡定笑(告非


我終於寫完了!!!!!!!!天啊~這篇卡題卡好嚴重(倒
而且我好多都想要寫:沒有!!!
寫景?半年內沒寫所以沒有!H?我不寫H,所以沒有!
甜文?沒有!悲文虐文?我覺得沒有!動作戲?口舌之爭算嗎?沒有!
所以我寫的東西倒底有什麼啊~真是==”

一路填下來......我最想問的是:我泡泡那篇究竟是怎麼完成的?
真是太難以理解了!我居然會有耐心糾結這麼久這麼狗血(欸?

還有,我發現我沒有進步QAQQQQQQQQQ
啊,別跟兩年前的比,兩年前那裏黑到不行~~~


話說最近天天更新得我好勤勞(灑花

2 則留言:

  1.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妖怪的歷史好像也不太黑啊(認真看完後的感想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W[/太字]

    如果不黑是因為一點進步也沒有啊(望(我真的不覺得自己有所進步....
    兩年前的有點黑,不過只截片段還可以忍受....
    還好沒有挖到高中跟國中的,不然我會哭死吧
    國小(約小五、小六)寫的,我一直很困惑為什麼我沒拿去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