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0日 星期三

【ST】[TOS][百題]17.拷問

最近瘋了似地狂寫Star Trek!
洋洋灑灑,這篇就這樣4000字去了!!!!
就當作是期中考完給自己的犒賞好了(愉悅





注意事項:
Star Trek 影集 TOS
BL
CP -KSK無差別吧(?),私心SK
PG
無責任腦補有!不合邏輯勿怪!







*正文







【ST】[TOS][百題]17.拷問


"Spock,告訴我,"Kirk略揚起下巴,指尖一揮,報復性地抽走Spock的一個卒子"關於星際聯邦的規定,是否有一項規定表明上級軍官間不得有過從親密的關係?"

面對Kirk的質問,Spock僅是不置可否地揚揚瓦肯式的眉毛。

Spock正在艦長的艙房內進行慣常的下棋活動,只是今日的棋局並不如同往常般令人感到愉悅,而是緊繃的,就像悶聲下著棋的雙方,直至Spock取走了Kirk盤面上的一隻騎士,Kirk才懊惱的發出呻吟後開口切入今日的正題。
今日的棋局,沉悶、壓抑、不安、煩躁,甚至可說是令人抓狂地無聊。
而這一切的源頭,僅可歸咎於今日艦長在Spock當班時的一句話。

"Spock,在這輪值班結束後,我們得來盤棋局。"

"這是命令,Mr.Spock!"Kirk端立於他最優秀的大副身後,壓低音頻語帶威嚇地說道"我想,我有些疑惑需要你來解答。"
"是,艦長。"
對於艦長難得嚴肅的姿態,Spock只是專注於眼前的工作面不改色地回應,就如同現在,企業號上的科學官仍全神貫注於數據的校對,即使離這艦長邀約的棋局僅有5分鐘倒數。
當時間顯示為1600,Spock拿起早已收拾完畢的資料與私人物品自坐位起身,交接後,踱著包裹在長靴內的長腿向艦長私人艙房前進。
時間,分毫不差。
瓦肯人不會為了不合邏輯的事情動搖心智,就算是自己艦長近乎輕貼在耳際地威嚇聲猶盈於耳。
然而,這並不代表瓦肯人不會將此事放在心上。

站在艦長艙房前,Spock難得地顯露出一絲躊躇。
每個星期總有幾天在晚餐前或晚餐後Spock與Kirk會來盤立體西洋棋,有時在他的艙房有時在艦長的,這是許多時日所養成的默契,所以今天,艦長這邀約並不令人感到意外,這不是Spock躊躇的原因。
真正讓Spock陷入猶豫的是,Kirk所說的話、Kirk的態度。
在日常生活中最容易出現問題的層面,以符合邏輯的推論就是工作以及人際兩者。扣除工作,因為依據Spock所認識的Kirk,在私人時間內是不談論公事的,那麼剩下的答案就是人際問題了。然而,除了在工作上,Kirk並不需要Spock私人的意見。在專業訴求之外,Kirk會更加樂意去找McCoy、Sulu、或是誰的,而非Spock。這並非兩人的友情不夠深切,而是在人與人之間的交際上McCoy、Sulu,甚至Spock相信,企業號上的其他人都遠比Spock要來的擅長。
在這種情形下,Kirk有疑惑需要自己提供建議是不合邏輯的。
那答案是否是最近Spock有在工作之外,做出讓Kirk對自己用’那種’態度的事?
那種明顯不友好地威脅低音頻,卻在這貼近耳際的呼吸所溫熱出地負面情緒外,又多了點什麼分辨不出的東西。
自我否定地搖搖頭,Spock不認為自己對待Kirk的態度與平常有何不同,也不認為最近自己曾做出讓Kirk感到不悅的事。

那究竟是為什麼?
除非......
Spock略揚起弧線優美的下巴,半瞇起眼思索著。
不可能,他不可能發現的。

"Spock!為何要呆站在那裡?我房裡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洪水猛獸?"
Kirk在Spock眼前半倚著牆面懸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就在Spock沉思的時候。
"如果不準備請我進去,那恕我先離開了。"一貫地模樣,Spock僅是揚揚眉,"而且,若要說你的房內有什麼未知危險生物,那只能是你了,Jim。"
Kirk聽了仰頭大笑讓開了步,Spock雙手背負在身後從容入內。
老樣子,已經有一副擺弄好的棋局在等著有人去拉開戰局的序幕。

坐正後,Spock默默地從擺好的棋子挑了一方,在Kirk的注視下將卒子移動到D4,開局。

--

"Spock,告、訴、我,"Kirk用指節輕叩桌面,臉上一副裝腔作勢地不耐煩,而Spock就在Kirk這急切的語氣裡抽回短暫地失神,"關於星際聯邦的規定,是不是有一項規定表明上級軍官間不、得有過、從、親、密、的關、係?"
"是有這麼一條規定,如果需要我可以將它背誦出來,那是在星際聯邦標準法規第——"
"停、停!我不需要你的背誦。"Kirk忍不住地出聲制止,他清楚知道這是Spock在轉移話題,就像這盤棋局與之呼應的是採取防禦的姿態。"接著問你第二項問題,在這規定中所係指的'上級軍官'在這茫茫宇宙中發生親密關係的機率有多高?"
"繁衍後代的需求是生物普遍共有之行為,考慮到在企業號上成員普遍是人類的情況,尋求情感上的慰藉更是必須的。故以符合邏輯的情形推斷,軍官間有過從親密的關係可能性相當高"
Spock一把抽走Kirk棋盤上那匹黑馬後抬起頭來直勾勾地望進Kirk金棕色瞳孔深處,"Jim,這艘星艦上是否有必須關注的上級軍官……以人類的用語,明目張膽地,有過從親密的關係。"
這是個技巧性的語氣,既不承認亦不否認,亦非問句或是肯定句啊!Kirk讚嘆似的勾動嘴角,手指輕撫著自己圓滑的下巴。
他早就知道Spock很聰明,非常聰明。
從很久之前就知道了,而這也是Kirk要在今天向Spock弄清一切問題的原因。
其實事情的開始不過是一些小事,一些極其細微的,一不小心就那麼忽略掉的—有關他最優秀的大副不對勁的—芝麻小事。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Kirk發現當Spock面對著自己時行動總會多了那麼點生硬,並非如何地不自然,Kirk最優秀的大副仍然完美地執行一切行為,包括工作和普通的日常生活。接著Kirk又發現他的身後總有兩道視線跟隨著,細微到幾不可查同時又矛盾地熾熱到難以忽略。原先無法察覺那兩道視線的來源(Kirk近乎懷疑是自己的錯覺),直到有一次Kirk在感受到那道目光後再也受不了地、帶點惡作劇心態地、在艦橋上故意絆了跤。果然迎來的沒有應有的疼痛撞擊而是有人一把拉住了他,Spock帶著關切的眼神拉住了差點摔跤的他!而且托住自己的手甚至比平時更加用力地緊握了下。
當然,還有諸如自己平時在餐廳會點的飲品Spock可以一問也不問地就替自己準備好、在面對自己對他讚許的燦爛笑容時,Spock,這個他最優秀的瓦肯人大副,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上一閃而逝地慌亂。
這些,如果不是Kirk足夠了解自己身旁這個瓦肯人,鐵定不會發現的。
瓦肯人掩飾地很好。
他早就知道Spock很聰明,非常聰明。
聰明到令人抓狂。
"唔,Spock,現在情況還不能妄下定論啊!"Kirk移動了半步城堡,他知道Spock多少已經猜到自己的意圖了,不過四兩撥千斤他可會這招,"所以我才會問你這些問題啊,這些困擾我很久的問題,我需要你的意見。"
"繼續第四個問題,這些上級軍官面對這要建立彼此間親密關係所做出的行為,那一種是最掩人耳目,最不被發現的?"
Kirk單手托著下巴,由下向上笑吟吟地等著大副給他一個合乎邏輯的答案,當然也等著那一閃而逝可能(雖然機率極小)出現的慌張。
面對Kirk緊追不捨地問題,Spock垂著那吝於給予一點情緒的臉,修長的手指摩擦著棋子思索著下一步應該如何進行,也許會以一隻白騎士作為誘餌。
"Jim,你問我這問題並不合乎邏輯,瓦肯人不會做出逾越規範與理性的事。假如這不合規範與邏輯,瓦肯人不會去尋求異性建立一段親密關係。"
"這只是假設,Spock。"Kirk低笑著吃了前不久前才作為誘餌而移動的白騎士"況且照你所說的,不找女人。Ok,的確不找女人就不容易引起注意。"
"那麼Spock,我命令你給我一個合理的答覆,找個男人在這情形下是否是個合乎邏輯的選擇?"
"若不違背生理本身的排他性,是,這選擇是合乎邏輯的。"
"Spock,Spock,Spock......好,很好。"Kirk鼓著掌大笑,如果前幾句是Spock做為誘導而拋出的句子,那他,James.T.Kirk,也會好好善加利用,就像那個被自己吃掉的,作為誘餌的白騎士。

"也就是說你同意,兩位男性軍官是有可能因此而在一起的。"


"女性亦同,"Spock揚起一邊眉毛說,嘴角勾出一絲像是微笑的弧線"不過Jim,這並不代表—"
"夠了,Spock,現在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好。"Kirk說,"拜託—"
"Spock。"Kirk補上了句,緊盯著Spock眼睛的金棕色眼睛眨呀眨,淡金如麥穗的睫毛搧動與半垂的眉毛一同流露出懇求,而語氣裡夾雜著一丁點的柔軟與堅持。
Spock目不轉睛地望著,最後帶點妥協地挑高眉頭移動了主教,不再言語。
面對Spock明顯軟化的態度,Kirk讓愉悅的情緒浸染了全身,雙手交疊在腹上往後一癱。
事情很顯然是往好的方向發展,Kirk猜想著,也許一切真的如自己所想的,噢唔,真該死,要是事情真的美好到讓他抓住自己最親愛的大副那狐狸尾巴,他也許會歡快到直接宣布全體成員放假一天,誰知道呢?
他知道不管什麼時候,Spock都是全星艦最聰明的那個,聰明到令人發了瘋,而那瘋了的人就是自己。
就如同Spock聰明到令人抓狂,Kirk發現自己瘋狂地喜歡上Spock那聰明到令人歇斯底里的模樣。

愛死了。

"現在,一切情況都建立了,有兩個軍官是整艘星艦的上級長官,他們有可能違反規定在一起。"
Kirk癱坐在椅上,下了對他而言的最後一步棋,對一個聰明人,最好的 最後一步,就是單刀直入。
差一步就將軍了,對於Kirk與Spock都是,兩人屏息在棋盤上對峙。
"在這帶點危險、刺激的情形下,Spock,你覺得這兩位上級長官真的、真的,化為現實而言,在一起機率有多高?"
"非常有可能,但不可能常久,因為這僅是情感臨時的寄託。"Spock撇過頭,雙目漫不經心地望過棋盤,望向立體棋盤後深深凝視著自己的Kirk,"基於這理由而建立起來的關係,不論就和種族來說都不常久......"
"如果一切都是建立在長期關係上,又或者,其中一方愛上另一方直至無法收拾的地步,那麼結果會如何?另一方願意給予回應嗎?"
Kirk倏地自椅子裡站了起來,撐著桌子的雙臂打地筆直。Kirk將自己湊到Spock面前,讓自己閃爍著濃烈亮金色期待強烈地、用盡全力地攫獲住眼前幾欲逃開的瓦肯人。
天知道這個瓦肯人究竟在他心裡佔據多大的份量!Kirk知道他會緊緊抓住、攀住、纏住,他不會讓Spock像之前一樣屏障邏輯與理性的包裝不落把柄地從自己眼前溜掉。

循序漸進不符合Kirk的個人風格。

在Kirk緊迫盯人的目光下,Spock繃緊了全身,壓抑、禁慾、深沉的情緒在瓦肯邏輯底下抽緊,漆黑人類瞳孔暴露著猶疑與細細推敲地思量,直勾勾地探進Kirk眼底。

"合乎邏輯的答案,是。"
Spock一字一句,咬字清晰地回應。

最後Spock一把勾上Kirk的脖子,下壓,咬上那與棋盤一同拷問了自己整晚的嘴。





而棋盤在他們劇烈的動作下被打翻,誰輸誰贏已經不重要了。






"最後再問你一個問題"Kirk在Spock舔咬著自己嘴角時喘著氣調笑著,"你覺得他們,這兩位上級軍官,他們在性關係中誰上誰下?"
Kirk在Spock將兩人距離略為拉開了點後瞧見,Spock的眉頭挑起地弧度非常之大,除了眉毛外面無表情的臉上,漆黑色瞳孔正用著極大的專注力勾勒著Kirk的身軀,在強烈壓抑下仍不小心流露出點興味盎然。
Spock假裝沉思,這情狀令Kirk嘴角近乎掩飾不住被逗樂的笑意。
"在不打開別人的衣櫃(closet)前,沒有人能得知他人架上有哪些衣服"在故作思索後Spock語氣平緩地說,接著頓了頓補充道,"更何況衣服排列順位。"
Kirk禁不住在嘴裡喃喃碎念著著Spock的名字,用力拍著Spock的臂膀哈哈大笑。
"噢,上帝,Spock你這傢伙居然學會耍花腔了!有鑑於你對人類用語的學習力,也許我該考慮之後對你的話的,可信度再三斟酌了。"Kirk對Spock打趣道。

"我想你是需要的,艦長。"Spock將腰背打得筆直雙手負之於背,細白的頸子因仰高地下巴而露出,引得Kirk忍不住嚥了嚥口水,"因為你是我關於人類習性認識與觀察的最佳教材。"

Spock的回應再次引起自己的艦長愉快的笑聲,不過這次Kirk並沒有用力拍著Spock的臂膀大笑。

噢唔,這次Kirk毫不猶豫地笑倒在Spock擁抱的臂彎裡!



【END】




*所謂後記

這事一篇"前面(我腦袋)糾結著的沉悶的你追我跑(?)愛情大戲,後面小男女調笑科科糟糕(?)不歸路"的故事
瞎掰TOS裡面兩隻是怎麼互相告白的,非常隱晦的告白XDDDDDDDDDD
雖然從頭到尾我只想要寫兩句話,一句是衣櫃、一句是艦長故意笑倒在大副懷裡(喂

寫了STXI又寫了TOS,這樣交替著寫下來我想我大概明白為什麼我喜歡寫ST11大於TOS了
雖然我對影集跟電影的喜好度差不多(就某方面來說更加喜歡影集
但是!!!
寫文跟個人喜好是兩碼子事!!!!
ST11的節奏緊湊輕快活潑,直接了當。
ST-TOS的節奏同樣是緊湊卻是較為壓抑與沉靜的,一環扣著一環,兩人間的應對更加細微與字裡行間較勁地針鋒相對得趣味。
TOS這樣很美好,真的!
寫起來腦袋卻會糾結到快崩掉(艸)(是你自己功力弱
不過寫完內心會像發洩什麼過後一樣,爽快度是翻倍!

其實我這叫自找的吧?

P.S.
這樣因為字數又當更新又當百題的,都造成我內心竊笑了XDDD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