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6日 星期二

【Bleep】這只是兩個男人間的戰爭

Shit My Dad Says我居然寫了同人文!而且是胖熊Vince和只出現一集的Josh!!!
天啊,我自己也覺得超不可思議的!
我明明就對WS爺比較有興趣啊,這真是太神奇了
總之,這怪奇的文,就...大家就接受他吧=_=+


注意事項:
影集:Shit My Dad Says($#*! My Dad Says、Bleep My Dad Says)
BL
CP -Vince&Josh(呃,有沒有CP就自己看吧
PG13(應該吧= ="
腦補有,私心有、胡言亂語有、爛文筆有、錯字一堆









*正文




【Bleep】這只是兩個男人間的戰爭



"Josh!"
"Vince —!"

"發生什麼事,伙計—唔...!"



.......SHIT!

Josh從床上坐起,赤裸的胸膛隨著粗喘激烈地起伏著並在月光映入窗內時閃爍汗水粼粼,要是這一切描述都是場跟酒吧認識的女孩那激烈、火辣、濕滑的性愛所引起的就好了。可是不幸的事,今天這位改行當獵人的醫療王子在酒吧裡失了利跑了獵物,一個熱情潑辣的黑人女孩,甚至還被一巴掌甩了個正著,更不幸地,今天是Josh人生中不知如何計數的雜碎夜晚中連續第七個失眠夜,原因就是因為那無止盡的夢魘,一星期前發生的那件事。
那件讓他想到就胃間攪動的渾事,事情的經過簡單說明就是BABALIBABA的,他的朋友Vince看到他就迎面撲來用著渾厚性感,呃,低吼了一聲"Josh!",然後自己非常具有HipHop或R&B丰采哼哈嘻哈哈的答應了一聲"Vince —!",看吧,很正常的對話,結果就在自己充滿關懷之意探問朝自己撲抱而來的熊"發生什麼事,伙計—唔...!",Shi—t!
我他媽的就被這隻Nancy,呃,不是那是人名,而且那生物用手,啊啊管牠的,反正Vince的姿勢也差不多了,總之自己就是被吻了!見鬼的像八爪章魚一樣的強吻!
反正我Josh王子,被隻他媽的大熊給吻了!
還是隻碩大的、體型比他高大肥壯不下數倍的熊,重點是,還舌吻而且Josh甚至連那隻熊的老婆都廝混過——好吧,這不是說他Josh王子對母熊有興趣,這只是個比喻,噢唔!我幹嘛自我解釋這個!
Josh一掌擊在自己的額上,汙言穢語在心中形成無限輪迴地迴圈,然後因為這個吻被搞地夜夜失眠,不斷在夢中循環著那噩夢似的一天沒完沒了(甚至更糟!),還沒有Sam還是Dean的來解救自己......

真...真該死啊!

一切,只能靠自力救濟了!
Josh握緊雙拳,在內心暗暗下定了決心。



隔天,當然就失眠的人來說或許沒有什麼隔天不隔天的差別,因為用盡全力打算全力衝刺的心砰通砰通地將節奏跳向了天明,這是行前倒數。
面向房內的穿衣鏡,Josh特地穿上他最好的、最愛的那件西裝,用力扯了扯領子,確定倒映在穿衣鏡裡的自己真是帥氣的無與倫比後,挑高眉尖心洋洋得意地笑了。談判什麼的就是要用最強力的武裝,最夯的行頭打理自己,尤其這是場男人對男人之間的戰爭!
今天特地請了假不工作就為了這一切,讓一切終結在今天。

這是場男人對男人之間的戰爭!


--


為了今天,首先Josh特地去買了束鮮花,超蘿蔓地克的玫瑰花,為了給親愛的前前前——女友Bonnie陪個罪,為了那隻熊Vince的事。
為了今天,接著Josh特地去找他最愛的蠢蛋好友Henry探問Vince的作息,當然被嘲笑自己跟Vince之間那莫須有的甜蜜外,Josh還欠了Henry這渾蛋一打啤酒,真是太讚了!
為了今天,後來Josh特地去找醫生要他替他的兒子Vince準備好收拾善後,當然還被老爹用著怪異眼光上上下下掃視了一遍,然後聽到醫生爆出一句"你終於決定向我兒子出櫃了?不錯我相信你在床上作為伴舞郎一定相當在行,雖然Vince評論你親起像比目魚。"
“不過你得小心他老婆,女人對自己的男人有種母性的保護欲,尤其當另一個男人明顯對她男人有不軌之嫌時。”醫生說。
哇唔,醫生這調侃真是太—酷了!害我忍不住回了他一句It's too sexy~
然後看到醫生神秘地挑起右邊眉毛,哇哇~


噯,為了今天,為了讓一切做個了結,他Josh可做足了準備,站在Vince家門前深吸一口氣,他知道今天這時間Bonnie不會在,只有Vince而已,在身後Josh給了自己一個食指交疊在中指上的Good luck,希望一切順利。
按下了門鈴,忐忑不安地等待著眼前的大門被開啟,Josh知道被宣判死刑的絕對是Vince而不是他,一定不是他。門後響起的小曲越來越大聲而後喀吱一聲,門開了Josh與Vince四目交接對個正著。

"嘿,Vince—"


磅!


...

......


門就這樣在Josh的面前撞擊出好大的聲響後華華麗麗的關上了,而Josh故作自在打招呼的手就這樣尷尬地僵直在那裏,而Josh本人就這樣與那扇門大眼瞪小眼。
"What the fuck!"Vince忍不住對著緊閉的門大聲咒罵,緊握成拳的右手憤怒地擊打著門"Vince你這混帳快給我開開開開—開你個BABABA的門!"
"NO!"Vince在門的另一頭大吼,Josh看到隔壁鄰居好奇地將窗簾拉開一個縫隙張望。
"快給我開門!" "NO!" "快開門!" "NO!"
"快開門!"
Josh大叫並開始用腳甚至拿起擺放在旁邊的盆栽用力砸向那扇討人厭的門。
"NO——!"
Vince回應道甚至還哼起他老爸所發明的No之歌"NO、NO、NO、NO、NONONONO~NO~~NONO!"
"我最後警告你一次快、開、門,Vince!"
"No!想要我開門!?門都沒有!"
"你腦袋有病嗎?連門都沒有你何必關門?"
"沒有門那你何不自己進來、自己進來、自己進來!"
Josh與Vince的對吼越來越大聲,當然從玻璃窗或陽台各種地方露出來的頭髮就跟無限增生的Tribble一樣令人驚恐。
"Vince你再不開門我馬上去找Bo、bo、bo、Bo~nnie—然後對她——"
Josh最終實在受不了了只得使出最後的大絕招,而就像那句阿里巴巴芝麻開門這神秘的咒語一樣,門就這樣在眼前滑了開來。就在Josh還反應不過來時就一把被拉進屋內,門在他們身後像在宣判什麼似的叩上。
"嘿,你是失心瘋了嗎?"Vince用著身軀的優勢一把將Josh抵在門板上"Bonnie是我、的!我、老、婆!"
"你以為你跟Bonnie在十年前鬼混過你就可以對它胡搞瞎搞嘛?想得美,給我滾回去、現在!你現在站在我家,蠢蛋!這是我家,而Bonnie是我、的,如果你讓我知道你敢動Bonnie一根寒毛的話,我發誓我會把你—"
"停,停!你他媽的給我停—下來!"Josh撐著雙眼不甘示弱地回瞪Vince熊寶寶的小眼睛"我才不是為了Bo~nnie—過來,我想要知道我必、須知道,你那天這樣,呃,打啵,對我...是什麼意思啊蛤!?"
一張臉紅撲撲的,Josh鼓起勇氣一把咆嘯出聲,該死的,這檔事要是再不解決他就不用睡覺了!
"不解釋。"Vince一把將Josh放開,撇開頭,眼神落到Josh手中那束玫瑰。
"為什麼你帶著玫瑰花出現,是想對Bonnie獻殷勤嗎?"
"不、解、釋!"Josh一把將整束玫瑰花摔在Vince身上。接著在措手不及間Josh瞧著眼前的Vince臉逐漸地放大猙獰如傳說中的魔鬼,低吼一聲’這是場男人對男人之間的戰爭!’後又重新壓上Josh。真是太…混帳了!為什麼所有悲情事都見鬼的輪到我身上來?

Josh忍不住如此作想,他……第二次被Vince強吻了。

雙目瞪地老大,雖說是第二次被Vince強吻但這不代表會比較有經驗,Josh感覺自己的嘴唇被硬生生撬了開來,自己的牙齒與Vince的嗑嗑碰碰撞個正著,噢唔真該死,有點疼。接著Josh感覺到濕滑柔軟的東西帶著重壓滑過自己的牙齒,除了噁心外感覺還有點微妙,Josh的呼吸不自覺漸漸粗重了起來,幾近無意識地伸手攀上Vince的肩膀,手裡的厚實感與嘴上被嘶咬的下唇混合汗水味腥羶的可以,然後,Josh在Vince的舌頭以強硬的姿態攪入時,終於難耐地呻吟出聲。
"你屈服了嗎,比目魚?"Vince在那呻吟一在耳邊響起時,猛地抽回身,額抵上Josh的額頭惡狠狠地說道。
"什麼?比目魚?"Josh猶在不知名異世界的腦子混亂地厲害,也許他覺得他應該去弄台神經中和器什麼的打理打理。

"就算是第二次,親你就像在親一條乾癟癟的比目魚!"

被一隻非人類生物鄙視的感覺是什麼?Josh現下非常清楚地感受到了。
Josh很清楚眼前那隻熊鄙視的眼神。
還有不屑到幾不可聞的低笑。
"啊哈,伙計,哼哈哈哈,比目魚?你有沒有搞錯?"Josh誇張地張開雙臂用力拍拍那雙仍緊扣著自己腰上的手,唷—這力道是要把腰給捏個稀巴爛嗎?,Josh皺了皺臉後接著說"也許你吻技不錯,親愛的,但說實話也只比我好那麼一點點點點點點點!"
"而且,他媽的誰知道你其他方面有什麼搞頭?"
臉上囂張的笑容像揚起尾巴的小狗,Josh帶點惡意地嘲弄舉起右手在Vince像顆義大利肉醬面上肉球的肚子,用力拍了拍"嗯哼,小熊維尼?"
"我不是小熊維尼我不是小熊維尼,小熊維尼是我老爸。"Vince眨眨小熊寶寶的小圓眼,有些呆愣地回應道,晃了晃圓滾滾的腦袋後又順間讓胸腔滿溢出熊熊怒火。

"所以你是在嘲笑我胖?你這瘦不啦嘰的,不屈服?"Vince瞪著Josh,憤恨、不滿以及不敢置信。
眼前這個把他的Bonnie搞過的男人是燒壞腦子了嗎!?
居然不屈服!?不愧是Bonnie曾經看上的男人,哼哼早說不能相信女人的話,Bonnie說什麼她們之間沒什麼一定都是騙我的!不能掉以輕心!
很好,是真男人,我有興趣會一會了。

"NO!"Josh不甘示弱地迎上Vince殺人的目光。
笑話,屈服?門都沒有!他Josh還想要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好好睡個好覺不要滿腦子都是Vince那天的強吻還有自己舒服到呻吟的臉,啊啊,我幹嘛回想啊!?


"很好!很好!這是男人與男人間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就在Josh尚未完全陷入強烈自我厭惡漩渦時他聽到Vince爆吼出這句話而後下一秒,他就被Vince一把推到了沙發上,Vince急切的將嘴唇壓上去,這是第三次強吻,Josh在心底默默計數並壓抑著抗拒開始嘗試回應。Vince胡亂的將手往Josh身上探進,一把將Josh襯衫下襬抽出,並試圖用著有點笨手笨腳的姿態扯開這礙事的襯衫,也許是因為Josh是個男人(雖然也不知道脫衣服跟男女有什麼關係),Vince顯然有點手忙腳亂與不協調,但最後還是順喀喀叩叩出一地鈕扣聲。Josh訕笑地發出嗤嗤笑聲,看這熊笨拙的動作,Josh忽然間信心大增,也許自己吻技不怎麼樣,但在床上明顯地自己絕不會技不如人!

Josh用著較量的目光死瞪著Vince,手裡也沒閒著,探索著摸到Vince跨部先是磨蹭似地滑過再用力地一抓然後享受Vince瞳孔倏忽放大的驚恐,洋洋得意地一把抽掉Vince的皮帶。"服不服"Josh張揚的笑著,而Vince只是冷哼了一聲,屬於男人的大手探向被他一把扯掉襯衫地身體四處遊走,用著指腹間的力道擠壓、揉捏,而埋在Josh頸窩間的嘴又舔又咬,比起溫柔這更像是攻擊,就像熊慣性在樹上留下爪痕,只不過Vince是以牙齒撕扯代替罷了。Josh在Vince一連串的動作下禁不住將身體往內收,縮膝蓋忍不住曲起,呻吟聲在咬合的死緊的牙關縫隙嗚噎,上帝啊,他知道自己包裹在內褲裡的那玩意兒已經硬了。

倒抽了口氣,驚覺自己正像個女人似的被壓在Vince身下,去他媽的要上也不該是被一隻熊上啊!Josh伸出雙臂試圖推拒Vince越來越往下移動的腦袋,卻發現身體太過軟弱無力像個孬種,又或者說是迎合,像是要把Vince壓向自己。

"Vince,你這個蠢...呃嗯......蛋,快他媽的給我停下!"
"你不屈服我就會一直下去!"
Vince翻翻白眼,執拗的用牙齒咬開西裝褲頭金屬釦,甚至還故意放慢速度地咬下拉鍊,接著用手扯下印有超人圖樣的(Vince一點都不淡定地哼笑)內褲,然後......


"Vince!"


一聲喊著Vince名字的尖叫讓沙發上兩個大男人倏地抖了一下,回過頭與門口站立的女士四目交接,眼神對個正著。
Bonnie目瞪口呆地瞪視著這一切,其驚訝程度大概是她嘴再張下去下巴會脫臼或者是看到綠血尖耳外星人接吻的對象居然是一個非洲美女的程度[我承認這是我的殘念]。
現在究竟是什麼情形?
"Vince!"Bonnie奔向前去用力勾住自己老公的臂膀,頭甩的像波浪鼓一樣,視線在Vince與Josh之間慌亂來回"你...你...你......你們在幹什麼啊啊啊啊?"
"Bonnie,我們不是妳想的那樣—"Josh哀鳴著想要推開壓在身上的Vince,卻被Vince緊緊扣住。
"男人的事女人不要管太多!"Vince面色不善的一把甩開Bonnie緊勾著的手臂,持續與Josh大眼瞪小眼。
"叫我不要管!?你居然叫我不要管!?"Bonnie因為Vince甩開的動作一個踉蹌"你這死沒良心的都已經要跟Jojojojosh搞雞了,居然還叫我不要管?"
"Josh,其實你是在勾引我家Vince吧?不要否認!都穿西裝打領帶的出現了,而且看看這什麼?"Bonnie一把拎起地上那束被砸又被踩過,整個顯得破爛的玫瑰花束"還帶了束腐爛的玫瑰花?噢唔,Shit!這不是擺明趁我不在偷偷幽會的小男女嗎?Josh,你這渣、你這個小賤人,你......"
"噢唔,Bonnie,事情真的不是妳想得這樣,我對他才沒有...."
"通通閉嘴!"
Vince用著單手扼上Josh的脖子用力擠壓讓他只能喘著氣呼吸卻發不出半點聲音,接著轉過身緊瞪著嗲聲嗲氣尖叫的Bonnie,眼神裡透著堅定。
"Bonnie,我說過這是男人之間的戰爭,沒有犧牲就沒有勝利!"Vince如此說。
"但是,Vince親愛的,你都要跟他上床了啊!"
"沒關係,這點犧牲我不介意。"Vince撇過頭,重新面對著自己身下的Josh,"有句話說過,每個男人內心都有.......一座.......讓友情昇華的斷背山!"

"跟個男人,我可以的!"

"Vince你去死好了!我要跟你爸講這件事!"Bonnie氣急了開始哭喊了起來,眼淚哭花了那花了400塊美金打理的妝,轉過身用力甩上門後開車倘佯而去。
Vince鬆開扣在Josh頸部的手,Josh只能乾巴巴地抽喘著,並用斷斷續續的音調問,"你居然毫不解釋就這樣讓Bonnie...你老婆跑了!"
"沒有犧牲就沒有勝利!"Vince壓下腦袋讓額頭抵上Josh,讓雙眼瞪進Joch瞳孔深處"而且,我現在對你比較有興趣!"
Josh整個嚇傻了,唯一能轉動的眼睛在Vince身上與Bonnie離去時甩上的門來來回回,仍然無法從錯愕中抽神。
"好,讓我們繼續這場戰爭吧!"Vince對著Josh那張嚇傻的臉孔咧出一個獰笑。


"我會讓你心服口服!"



--


" Ed.—!"

" Ed.—!"Bonnie哭著喊著叫著,用著驚天動地的姿態轟轟轟地衝進Ed.,Vince的父親,的住處,然後腳一跺就癱坐在沙發裡繼續嚎啕大哭。
在一旁爭論著小黃瓜跟兒子哪個比較重要的Ed.和Henry身體不約而同的抖了一下,互看了一眼後相互點點頭。
Ed.和Henry兩人緩步靠近從嚎啕大哭漸漸轉為低聲啜泣的Bonnie,Ed.皺著眉狐疑地打量了一會兒,而Henry則毫不猶豫地直接用手指搓了搓自家嫂子Bonnie抖動的肩膀。
" Ed.——"
Bonnie抬起頭來正眼對上了Ed.,又開始哭天喊地了起來。
"閉、嘴!" Ed.顯得有些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我還沒死,不要對著我哭天喊地的,就算我死了這種行為還是禁止,因為你的哭喊聲還沒Henry哀嚎好聽。"
"OK,老爸,我並不會哀嚎好嗎?"Henry雙手叉著腰一臉不滿地應道,"你那位被火燒沒了眉毛便讓你分不出表情的朋友才會為此呻吟吧!"
"噢唔,噢唔,Henry,你這麼聒噪的存在,不會知道他有多安靜," Ed.晃著圓滾滾的腦袋糾正著一無是處的小兒子,"而且他只在一種時候才會呻吟,那就是——"
" Ed.!Henry!"
Bonnie見眼前自顧自又吵起來的兩人氣的瞪圓了雙眼,衝著兩人大吼,然後在兩人受驚下回過頭時又換回哭哭啼啼小女人的面貌[女人變臉也太快囧"]。
" Ed.—Henry—啊啊啊!Vince他...Vince他..."Bonnie掏出手帕像毛巾一樣抹著臉,臉上的妝又更糊了"Vince他...跟Josh上床了啊!"
"什麼!?"Henry一臉不敢置信的瞪著Bonnie,而Ed.只是眼睛骨碌碌地轉了圈,哇唔了一聲。
嘴裡碎念著Vince和Josh怎麼這麼不濟才不到一天的時間就東窗事發,Ed.走過去與小兒子一起安慰似地拍拍Bonnie的肩,接著說"原諒他,Bonnie!這就某方面來說是不可避免的。有句話是這樣說......"



"每個男人內心都有一座斷背山。"


Ed.低音地、嚴肅地、認真地,若有所思。




【END】





*所謂後記

這個梗從看完S01E05就在我腦海裡打轉了,因為轉得太煩了就寫了(欸?
一切都是因為這張圖啊!
3852427_ed35e8bff742e4d78e0a4b12ccfbfbf5.jpg
看到沒,這是胖子熊Vince強吻Josh的畫面
我整個受到超大得驚嚇(哭
因為,我真的沒想到影集可以玩這麼大(遠目(不過之前好像也有找到ZQ跟誰在劇中的吻照的樣子?

哀,算了,反正就是因為這張圖我就爆了,然後就把我逼出一篇5500字的文了(遠目

是說本來這篇想說來去扔隨緣,嘛,因為都沒有人發這影集啊!
這種時候就讓人心癢難捱科科(你根本就是好奇心太重吧!
不過考慮到我寫的東西BUG和錯字應該挺多的就算了=W=(誰叫你不校稿

話說因為Vince的笑點跟我比較遠,讓我覺得他有點難抓(應該說難寫)
這篇其實我也不確定有沒有CP耶(告非你是作者耶!)~不過不管了~
反正在腐眾們的眼裡鐵定早已暗渡陳倉了哼哼哼
然後Josh是因為只出現一集也不知道自己抓的性格倒底對不對....
所以其實這篇寫起來既好玩又痛苦啊,如果真OOC了就....對不起(土下座




P.S.可惡,寫了這篇後害我好想要Ed.跟沒了眉毛就看不出表情的朋友的故事(咬手帕(你真的夠了

P.S.然後我覺得我家快被歐美淹沒了(眼神死
我已經寫了三篇ST(ST11*2篇,ST-TOS*1篇)+一篇Bleep了!

而偏偏下一篇打算寫ST11....(遠目


以上。

2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糟糕了陵子wwwwwwwwwwwwwwwwwww(這串愛心是怎麼回事?)
    太糟糕了wwwwwwwwwwwwwwwww
    強烈支持你放上隨緣去!太多梗了這篇XDDDDDD(笑滾)

    Josh你這小笨蛋wwwwww
    小笨蛋啊啊啊wwwwwww
    糟糕你這樣一寫,他整個變萌啊wwwwww
    快把他欺負到哭wwwww(黑氣笑)

    還最愛的西裝哩XDDDDD
    你根本就是要去求偶吧?喔喔腦袋裡浮出一隻小笨蛋孔雀屁顛屁顛跑向一頭大熊展開尾羽的圖像是怎麼回事wwwww(啊被熊掌啪地一聲按住了壓倒了)

    跟醫生講話還如此天真可愛......這該說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嗎?
    你眼前的好好老醫生可是生下大熊的維尼熊啊!!!!!!(啊Henry大概是泰迪熊)
    這一家熊吃定你了啊Josh,這樣好嗎?!wwwwwwww

    是說維尼艦長唱nonono之歌真的有種意外的令人開小花感......好可愛(blush)(被神秘好友神經衝擊)

    >>"我不是小熊維尼我不是小熊維尼,小熊維尼是我老爸。"
    笑倒!!!!!!!!!
    Vince你還能怪你爸愛蕃茄不愛你嗎?!wwwwwww

    >>沒有犧牲就沒有勝利
    ......(靦腆笑)
    我懂你的梗。

    然後小孔雀就被吃掉了(茶)
    沒有鮭魚的熊還是會吃動物的,你認了吧孔雀。(淡定)
    不過男人這種生物真是太神奇了,打一打就可以滾上沙發去。太妙了。
    果然腎上腺素和動情素對雄性來說都是差不多的東西OAO?(困惑)

    最後.......
    ED你太強大了wwwwwwwwwwwwwww
    喔喔有沒有這麼妙的老爹wwwwwwwwwww
    還有106時你三言兩語就攻克了你兒子遲遲拿不下的惡質編輯wwwwwwwwwww
    該不會年輕時的種馬屬性到現在進化成吃定小孩子了吧XDDDDDDDDDD
    (喔不,還有那位海軍女士的例子,所以是男女通吃老少不嫌?!!無敵了啊EDwwwwwwwwwww)

    那啥,每一個冷門有它的燃燒源頭......
    既然你都寫了bleep,那我是不是也能來寫瓦力裡頭的機器大副跟他艦長?(沉思)(啥鬼東西)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Rainy[/太字]

    很糟糕嗎vvvvvvvvvvvvvvvvvvvvvvv(這一起的愛心是怎麼一回事?
    我想並沒有很糟糕吧,雖然都被壓倒吃掉不過cp應該沒有吧vvvvvvvv(什麼?
    梗喔...就想到就放了啊~我沒數耶,我也不知道有哪些(被揍
    裡面有一段話是改自ST11電影台詞耶,不曉得你有沒有看出來(這麼不重要的台詞最好是有人看得出來啦!!!!!=_=
    放隨緣喔...我想想,因為校稿抓蟲很麻煩(被揍(我的蟲就算扣掉錯字一定也很多= ="
    如果我看完這星期第七集有勤勞就放吧(喂

    Josh是笨蛋啊!!!!!!我看bleepS01E05就一直這麼覺得(艸)
    就是標準得講話會不小心洩漏內心秘密、有考試就會在二一邊緣翻滾的的死小孩這樣(喂
    而且他講話有種特殊腔調看起來更蠢了(被揍
    我也好想要欺負他到哭啊(一起黑氣笑

    其實Josh的所有舉動在我看來根本就是求偶啊(艸)
    穿西裝、買玫瑰、見岳父、請朋友加持....這不就是擺明的在追人嘛(艸)
    我真得這樣覺得啊(廢話,你自己寫的
    所以JOSH是小孔雀,可惡大熊快把他的孔雀羽毛拔掉!!!!!(指
    吃乾抹淨煎煮炒炸隨便你唷喔喔喔喔喔(被孔雀無害啄(?

    維尼、北美熊、泰迪熊!!!!!wwwwwwwwww
    告非!!!!!這一家這得是太熊了(艸)
    啊是說泰迪熊在E05曾經跟孔雀說"我愛你"喔!!!!!!!!OAO+
    然後維尼在E05根本就是把小孔雀指使來指使去的...(沒辦法小女傭不在家(欸?
    而北美大熊是把孔雀就這樣打啵下去了....
    所以說這一家熊[太字]**真的**[/太字]吃定這隻小孔雀了阿顆顆顆

    我也想聽維尼艦長唱NONO之歌~真的超可愛而且還要笑得很維尼的那種(blush)
    尤其是對神祕好友說今晚不行的時候(一起被神經衝擊

    Vince表示,他只是陳述事實而已,尤其在Bonnie大半夜說服自己小熊維尼只是從冰箱上找蜂蜜那時開始(喂

    >>沒有犧牲就沒有勝利
    ......我真的沒想到有人看得出來這個梗(艸)
    真的,真的,沒想到(艸)

    小孔雀被吃掉什麼的,其實真的不重要(認真
    尤其是把你吃掉的那個是個連熱狗一口氣吃了多少都數不清楚的大熊
    其實腎上腺素跟動情素其實對男人有某種交互作用?
    不然怎麼會有兩王打一打就跑去翻滾,或者是在戰場上四目交纏,又或者對立的兩個人居然在夜深人靜開始喝酒什麼的.....
    要說的話,ST11那兩個不就吵一吵吵到翻滾並肩笑去了嘛wwwwww

    ED我打起來超歡樂的wwwwwwwwwwwwwww
    而且他那種帶有特殊節奏的吐槽整個就是我的菜啊wwwwwwww
    當然,那個講話幾句不離妙話題的老爹,更是.....wwwwwwwwwwww
    106那集太嚴肅了,不過老爹那裏整個是經典啊(指
    有沒有注意到小動作,揉揉肩膀捏捏耳朵什麼的~還有那種故意放的輕柔的腔調 wwwwww

    ED老爹超棒超強大,那海軍女士還知道要用Too sexy調笑人真的超棒!!!!!其實年老只是把種馬屬性發揮的更加嫻熟而已,真的(認真

    寫blleep是意外啊(遠目
    不過你如果要傳叫可以寫科科,我可以等(hungry)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