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8日 星期四

【百題】01.~09.+球II

跟沼澤咬來擺題拿來練筆尖的加上寫好玩的,沒意外的話,1~10題都會更在這裡。
為什麼?
因為100題全更再同一篇文章會太長又不好找啊!!!!(被揍
這篇大概整個暑假都會至頂吧~到開學就不知道了(喂喂
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的百題囉XDDDDD



開篇,球是沼澤點題囉ˇ
我居然還寫得出來耶我的天啊
寫文這檔子事我差點窗了這點題囧"""
不過感覺文字一個個溜回腦中的感覺真好ˇˇˇˇˇ
抱歉,太久沒寫寫的可能有些糟糕就是了~對不起~沼澤QAQQ(汗

然後,需要新的點題,練筆尖!!!!








【百題】

01.球

叮鈴…叮鈴……
一顆球滾過傍晚時分的草地,晚霞將被艷陽曬的金亮亮的草皮增添幾分夏日的迷醉。
叮鈴…叮鈴…叮鈴……
柔軟的聲音、乾燥的聲音,窸窸窣窣的與一聲聲清脆攪和在一起。這是當球滾過時不小心遺留的聲音。對,遺留的聲音,球總是滾在聲音之前,將聲音拖曳出一道長長的黑影延伸至端坐在公園長椅上翻書的他。
「球?」
拇指與食指輕夾書頁,泛黃的紙張因這麼一頓而被指尖押出肉眼難辨的細細摺痕,少年連忙收回視線,拇指尖滑而過作勢撫平這一個不留心的結果,而後抬起眼重新瞅著那粒悄悄停駐腳邊的玩意兒。
一粒只有巴掌大的球,匠心獨具的鏤刻在銅色表面細細勾勒出少年眼底一閃而逝的陰鷙與困惑,那與鏤刻在這球上的花紋相符合的,鏤刻在記憶深處的記憶。少年略略曲起背脊拾起這玩意兒,有些沉甸甸的。雙眼皮的黃種人眼睛在審度得目光中瞇成細細兩道弧線,透過鏤刻間的縫隙可以瞧見這粒球外圍雕花約0.5公分的厚度,而內裡中空,銅球的內部還有一顆球,一粒胡桃核大小被細細雕刻成玫瑰花苞模樣的紅寶石,叮鈴叮鈴的聲響就是紅寶石與銅球相互撞擊時所發出的聲
響。
這玩意兒怎麼會落在這種地方?
感覺著體內那與自己相同的傢伙已不安分的騷動,少年略略歪著頭沉思了起來,若有似無的將眉梢輕挑起宛如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躁動在強制得壓抑下逐漸平息,少年知道自己還無法完全的控制自己體內剛被解放的靈魂,不過這也沒什麼關係,少年知道自己有的是時間。這少年給人一種乾淨柔軟的印象,遭燙斗細細熨過的燙痕讓這雪白襯衫顯露出一種和少年留與人形象相違背的硬挺卻又不失那份潔淨感。以色澤來描繪這個少年,你確切的知道他與襯衫相同的潔白,但「白」這詞彙你卻無法脫口而出,因為你心底壓根就不相信他展現出的雪白。
只能用彬彬有禮來形容了吧!
一位彬彬有禮的少年,無意識的將拋接起這由細微叮鈴聲催促至腳邊的球,球發出了叮鈴叮鈴的響聲,就像與在輕闔得眼瞼中那骨碌碌轉動的黑眼珠相呼應。突然感覺到體內已漸平息的躁動又猛然開始翻騰,突然感覺到腳邊又有些搔癢感,少年有些煩躁的睜開闔著的雙眼。

「哥哥,可以把球還給我嗎?」

輕拉少年褲管的是一個雪白色的小女孩,金髮碧眼的亞利安人種。
小女孩正瞪大那雙蒼藍色的雙眼高仰著頭,澄澈透亮的藍透明的穿進他的眼底,女孩亮金色的長髮在斜陽下閃爍著炫目的神采。

少年有股自己瞧見陽光的錯覺,像是承受不住得瞇起了雙眼。

少年聽見體內的靈魂在小女孩的目光中逐漸平息,然而卻促使這擔當不起雪白色的少年伸長雙臂將女孩擁入懷中。

球,囚。
被幽禁得蝶沒有獨立生存的能力,在獲得自由後只有被吞噬的命運。
如果,球的所有者就是她,那麼我會花我所能動用的所有受著這個被囚禁在這球裡的靈魂,即便她就是我所缺少的部分。

只願她的存在。




球,囚,求。




少年在女孩驚詫的目光裡,在心底祈求。




只願,她永遠平安順遂。





My little princess.






【End】

>>
2010/7/7
年少蘿莉控Ace與小女孩的第一次相遇,難得Ace不獵奇,溫馨了愛心



--------------------------------------------------

01.球II

「大師啊!這個……你看看我這次離職創業會不會成功啊?」

一名中年男子端坐在中西融合精美的沙發椅上,緊擁著破舊公事包輕微抖動的雙手流露出些許惴惴不安。男子的所在是一處隱於市的中式閣樓,樓閣中央擺有一矮桌,而中年男子就位於樓閣主人的對座處,矮桌上熱茶飄香混合在樓閣內漫佈的檀木薰香裡,或許窗櫺緊閉,樓閣悶熱得令人宛若醉酒,一片迷茫、昏昏欲睡。
面對眼前的問題,中年男子對面的樓閣主人,左手閒散地撐著頰打了個呵欠,右手若有似無的撫弄與這樓閣格格不入的西方式占卜水晶,百無聊賴。說真的占卜什麼的全都是騙騙人的玩意兒!

嘛~雖說只是在騙錢,但也要騙的專業點!

晃晃有些混沌的腦袋,不讓意識繼續在虛無之海飄盪,隨手開了個方子給眼前的失意的中年男子,當然不忘在其中夾有帳單,樓主一貫的作風,領到處方的中年男子感激涕零,帶點欣喜與雀躍得興奮步出樓閣。
隨著中年男子的步伐一踏出後,一名高中生模樣的少年踏著貓步與其錯身而過入了店內。

「歡迎光臨~這裡歡迎你的金~子ˇ」
樓主輕搖起摺扇迎向前去,一雙金綠色的瞳孔笑瞇成貓樣的弧線,當然樓主與其說是冷調貓兒不如說是貪財的妖狐還更加恰當。
「大師啊,我想問問這水晶球一些問題。」高中生如此說,不請自來的入座這仍留有餘溫的坐椅,順手為自己斟了杯茶。
「我的人生究竟是什麼個什麼樣的風景呢?」
「您的人生有許多個岔途,然而這一切都僅是你的囊中之物罷了」伏低身子,樓主將有著亮燦燦金髮的頭顱湊近水晶球,一臉肅穆。
「你能掌握你的人生」
「喔?」高中生眨眨眼笑望著眼前裝模作樣的占卜師,修長的手指輕輕搓了下占卜師細細端詳的水晶球。

「那再問您一個問題,我的人生跟這球有沒有關係?」

步出閣樓,從尚算輕快得步伐來推斷,高中生心情可說是非常愉悅,讓來在門外等待的朋友面無表情的臉上流露出些許岔異。高中生的朋友頂著一頭金棕挑染得長髮,說真格的,除了那頭長髮還真說不出人有其它特色,非常平凡的學生,應該是同學之類的存在吧。
「怎麼?你相信那個滿嘴胡說的算命?」高中生的友人怎麼也不相信剛剛還在門外細細項自己分析薰香、沙發、熱茶只是為了自身的靈魂,讓人類更容易的將自己的心作為代價交付罷了的人,會相信這滿嘴胡謅的算命仙說的話「還是你相信你的人生跟那顆其實沒有任何特別的水晶球有關係?」
「嗯?」高中生撇過頭眨眨眼,嘴角懸著的若有似無「我怎麼可能相信自己的人生跟那顆沒什麼價值的東西有關?」

「我相信的是他。」
「啊?」

在併肩行走得友人旁停下腳步,熙熙攘攘的聲響已然可聽聞,再往前一步便步出這虛幻與現實的交接處了,高中生自口袋掏出一粒金色的小球,不顧友人探詢的眼神拇指與食指微微施力一扳,高中生听听微笑。

「這個,才是他給我的答案。」

送走了客人後,閣樓樓主打開了窗子,令人昏昏欲睡的薰香一掃而空,說真的占卜什麼的,全都是騙騙人的玩意兒!拖著一襲的黑色袍子輕倚著窗櫺,睄見遠處金光一閃,彷彿魔術一般的自這金黃色的裂口一隻漆黑色的鳳蝶宛若破繭而出振翅飛起空中迴旋個兩圈,在觀望者眼底烙下身影後朝當空的斜陽振翅而去。
其實,真正的命運都是自己的抉擇,自己只能做個引導罷了。
伊卡洛斯以自己的性命為代價只為了更加接近陽光。也許,振翅迎向那火球伊卡洛斯在留下這神話之前早已明白蠟將熔於煉焰?
而飛蛾撲火,即使瞧見同類命喪在眼前又何曾止歇對於光和熱得希求?
方才破繭而出的蝶,源自由術法與黑暗生成的蝶,卻也毫不止歇的朝遙遠那端的溫熱陷阱直撲而去,蝶,美麗與醜陋兼具的蝶,被幽禁得蝶,當你拖出牢籠後你的選擇將會讓你熔成了灰燼,失去了最後那點存在啊!

我的未來就是死在那閃閃發亮的大火球?高中生有些失笑。
伊卡洛斯,我不會步上你的後塵的!
因為我擁有你所沒有的東西……仰望那蝶失去了蹤影,高中生低喃了聲,不由自主又讓笑意盈滿了面容。

宙斯與雅特蜜絲的將眷顧著投奔他們懷抱的孩子。
更何況,我投奔得傢伙比起宙斯與雅特蜜絲更加的…….有趣呢?

忽地抬腿加快了步伐,高中生將友人甩在身後朝車水麻龍的車陣奔去,一溜煙就在這城市中失去的蹤影。

【End】

>>
2010/07/09
原來狐狸也有在玩WoW~還是哥布林商人!!!(擊掌(不對
p.s這是一個幾乎被刪掉的段落,因為挺喜歡的就放上來囉XD



02.崩塌

耀,天生的霸權者。
收起那張笑得沒心沒肺的痞子模樣,他就像團熊熊燃燒的火光,不具漆黑如墨的濃煙,因為沒有必要。對耀,無須透過濃煙翳入天聽向天界祈求,因為他就是天地本身又或謂為一欉脫自天地的烈火,情勢愈險,烈炎燃燒得愈豔。

而今這從烈炎焚至那人城前,君臨城下。

蜷曲於月色下的群獸猙獰的傾巢,惡物與屬於耀的皇軍兩相交鋒,刀劍聲相擊輕脆鏗瑯,法術聲霹靂啪啦,聖光邪影,頭顱手臂,魔物殘肢殘骸屍塊,哭喪聲與尖叫聲交疊淒淒切切,呼號憤發,天地以肅殺為心,肅殺之氣慄慄冽冽,砭人肌骨,萬馬奔騰在這喋血紛飛的戰場。當家前鋒在血花裡翻飛領軍奔馳,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奔騰殺戮。
奔騰。
啊啊——
殺戮。
城牆坍落一方。
奔騰。
妖物自坍落那方踐踏不知他方己方的屍身奔騰而出。
殺戮。
奔騰。殺戮。奔騰。
奔騰。殺戮。

殺戮。

耀,天生的霸權者。
收起那張笑得沒心沒肺的痞子模樣,耀是這霸氣王朝下的唯一君主。當然,只有在收起那副笑得沒心沒肺的容顏。

啊啊—如果因一個個攻佔你得城池,在這我與你棋局裡大獲全勝,我一點也不反對踐踏屬於你的臣民的屍身往上爬,真的血腥味是很適合我的東西。

讓我踐踏這些卑、賤的屍身前進,讓我靠近你。
讓我在你心中,攻、城、掠、地


轟然大響,建如萬丈高的繁華大城倒下。



腥紅著眼,耀笑容邪佞,在奔騰與殺戮聲中交雜的崩壞。



【END】

>>
2010/7/8
吳三桂可以為美人引入清軍,我家小耀也可以為了一親芳澤大軍壓境!!!!(不是這樣吧!?=口=


--------------------------------------------------



03.竊笑

龍鷹一直跟迅猛龍處得不好。
對卡賓來說,她一直無法理解這究竟是為什麼,明明都有個龍字,勉勉強強,看在凱爾得份上這兩個生命體好歹也算是同宗!為什麼彼此的相處可以如此得不融洽?

嘎嘎嘎!!!
吼——!
嘎嘎!!
吼吼吼——!!!!!!

嘎————————————————

宛若烈焰煉成的雙翅強而有力的擊扣而下,正中紅心(以人類來說是百慧穴),遭狠狠巴了一翅的猛龍承受不住宛若千金壓頂的力道,猛地被掃得老遠,側頰結結實實的與柔細的青草地親密接觸,禁不住低吼了聲。當然,撲倒前迅猛龍雖有些反應不過來,卻仍舊反射性的半維持平衡半攻擊意味的掃了這隻似龍非龍似鷹非英反而比較像煮熟的蝦子的生物一尾,只可惜靈巧性的生物不是浪的虛名,況且這無差別攻擊方式只會讓這蝦子,噢不,是龍鷹從嘴把細細噴火以示不屑。
迅猛龍為了證明自己絕對不是遜咖龍,以非常迅捷的速度往右一滾,順便避開龍鷹那以尾為鞭的一揮,一個鯉魚打挺彈跳起來,接著以全身的力量俯衝並張開血盆大口,附帶一提,其實這俯衝是學自龍鷹的。

面對這迎面而來的一擊龍鷹應該如何自處呢?就在這時候…….

「混帳東西,你們這兩條大蟲給我安份點,吵都吵到永歌森林的居民都來跟我抗議了你們知不知道啊!?」卡賓一手拿著嚼一半得燻肉癱坐在草地上,當然坐姿絕不失血精靈特有的優雅(好歹這裡隨時都會有銀月城守衛大哥得經過,該死,大哥真的很帥啊!上等貨色!),見自家兩隻寵物仍舊打得難分難解,秀眉微蹙,翠綠杏眼反倒笑瞇了起來,當然標準的皮笑肉不笑。

再吵,庫存的肉通通轉賣給那些該死的哥布林商人囉ˇ

不必嘴,通通沒飯吃!!!

嘎唔….
吼…….嗚噎….

還不給我閉嘴!卡賓低吼一聲,夜晚的寧靜總是不能破壞,這是從以前到現在留有的習慣,獵人特有的習慣—讓自己融入這環境(當然這原則,有了這兩隻大蟲後就幾乎守不住了)。龍鷹,你這帶頭的給快給我生個火,要吃飯就要工作!尤其你剛太吵這是處罰!!!兩手使勁抓住龍鷹得尾巴用力拖向自己,當然也不忘對旁邊擺明幸災樂禍的另一隻大蟲笑罵到,「沒工作就沒飯吃,你也一樣!快用你的蠢腦袋想想要做什麼啊~小可愛ˇ」

迅猛龍的嗚噎聲已經分辨不出是呻吟還是啜泣,當然幸災樂禍的另一方也不忘嘎嘎嘲笑個兩聲。

其實龍鷹與迅猛龍也一直無法理解這個自己應該稱為「主人」的傢伙究竟在想些什麼。
明明這「主人」依舊高懸著我正在生氣中的表情,明明這個「主人」開口閉口都在罵人,明明這個「主人」說要把賴以維生的食物賣掉,一堆得「明明」最後卻還是以另一個方式來為他們準備晚餐。

當然,龍鷹與迅猛龍永遠不會表現出來的除了這困惑,還有,其實牠們喜歡這樣吵吵鬧鬧的生活,以及所謂的「主人」在面對吵吵鬧鬧得牠們時,那一閃而逝那壞心眼微笑。

卡賓斯多葛,一個血精靈獵人。
瞅著眼前兩隻又重新在自己面前吵吵鬧鬧爭食的大蟲,她深深覺得自己果然永遠無法理解這兩隻......好吧夥伴!
雖然夥伴這兩字說得有那麼些心不甘情不願。

哎,真是怪彆扭的…….

有些自暴自棄的移開在吵鬧寵物們身上的視線,轉而凝望起眼前燃得劇烈的熊熊烈火,永歌森林的月夜下烈火燃出三道長長的影子,三個非人生物得打鬧,與卡賓嘴角不自覺勾勒出的那絲—

微笑。



【END】

>>
2010/7/9
其實這篇原本要發在浪上當給大家的睡前讀物,所以有點亂寫(遠目
其實龍鷹跟迅猛龍只聽得懂沒飯吃跟工作(認真(被揍


-------------------------------------------------


04.敵人

他們說,你是我們的敵人。
他們說,戰爭的起因只因你攜來利益,夫妻的不和睦只因你路過那怨偶的家門,
他們說,你不應該存在,因為你的存在是一種邪惡。
他們說,你天生就是個罪犯,基因裡留有無論多久都無可抹滅的罪惡因子準備吞噬這世界。而後即使從未真正和平過,他們也說和平的風景已然離棄這世界,而後隨處可聞的狼嚎成了他們口中的生物警示;隨處可見得遺屍成了他們嘴中你觸怒神明的證明;而後瘟疫的流行暴政的推翻女人得尖叫就算這一切僅僅是日常生活翻倒了那麼一杯的水(即使再現今這一切生活上的不幸是只是種常態),他們亦會揪著我緊掩得耳大吼,這傢伙是我們敵人!

他們說,你是我們的敵人,世界的敵人。

但這都是他們說,不是我說

獨自一個人蹲踞於混亂大陸那少數壟起的高原,雙目望去一覽無遺卻偏偏遍尋不到昔日夥伴的身影。一旁的巨鷹像是明瞭失去了與自己笑鬧的對手低啞嗚噎,身旁得主人燦出看似熟悉的微笑拍拍牠圓溜溜的頭顱,第一次感覺到原來哭也可以含笑不落淚,而燦笑要可以瘦的憔悴。

說真的,缺乏你聲音的世界,即使再喧鬧也顯得太過安靜。

艾菲爾低語喃喃。


「溫彤,你這個他媽的渾蛋!你最好有這麼偉大可以影響世界啦……」



快出現啊,出現在本大爺前啊……




【END】


>>
2010/7/10
雞跟蛇注定要一起逃亡一輩子了(拭淚
p.s那對夫妻會吵架實際上是因為雞和蛇兩個把人家牆炸了,結果太太發現老公偷腥的痕跡(告非


---------------------------------------


05.背叛

一天當兄弟就永遠是兄弟。

依稀記得初次見面,你用那厚實的拳頭將這句話硬生生擊在我的肩頭。當然,這並不是我來這世界記住的第一句話(因為第一句話就是對你的那句咒罵。),卻是我在忘卻了許多事後仍舊深刻在腦海裡的一句話,真的,拜託!相信我,我什麼時候騙過你?當然你說不相信也就算了,因為你眼角的笑意已經偷偷洩漏你只是死鴨子嘴硬。
讓過往與假想在腦裡輕笑,我沿著山脈的陰影馬不停蹄的奔馳,寵物有些怨尤的跟在身旁,感覺對自家工作夥伴有些歉意卻仍舊沒有任何賠償之道,不管是對寵物還是對你。相信自己的決定過不多時,地下情報網就會被流言的巨獸吞噬,數萬條管線只傳遞著一個訊息。

溫彤 叛變!

而改變了己身的容貌、將自己的寵物收納(畢竟一條大蛇在路上奔馳無疑是彰顯自己是標靶)端坐在餐館裡,觸目所及的人們將這個訊息喧鬧得沸沸揚揚、被潑上酒漬的報紙上標題斗大向眾人宣示著我的罪。付了酒錢,太習慣與你一起吃霸王餐,猛然這樣還真不習慣。我輕勾著你熟悉的嘴角,抬眼瞧見你和我的懸賞清單泛黃,依舊高懸在餐館的角落。當然你那張臉還是那樣蠢得可以。也不過兩天的時間,地下訊息就壓制不住而爆發出來了,那麼,一定比他們更早知道的你會怎麼想?

一天當兄弟就永遠是兄弟

你還會這麼說嗎,我天真的朋友?

他們說別相信我。
他們說我已經叛變,我們將對立。
我說別相信我。
我說我已經叛變,我們將對立。


一天當兄弟就永遠是兄弟
這話真得蠢得可以,就跟你的笑臉一個模樣。
低哼了聲,說真的,拜託你別相信我啊!
別相信我,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都騙你的,要知道我絕對不會說什麼即使分隔兩地心還是在一起的鬼話,這話太噁心;我也不會說要跟你一起喝啤酒跟你我只會莫名其妙一起被通緝;我也不會跟你去參加見鬼的大胃王比賽搞得自己撐得半死而後又負債累累,真是太王八了!我也不曾以後也不會跟你個人大字型攤在世界動脈的交界處只為了同時擁有兩片星空(天上跟水裡),我也不會….

也不會…唉……

When turning my back on you, I left behind my heart.
(當我背棄你的時,我忘了將我的心一起帶離。)

I betrayed my own. (我背叛了我自己)



【END】



>>
2010/07/11
蛇啊,快回去,有沒有看見樓上的雞在叫你?(閉嘴)

------------------------------


06.靜止

現在,她是個獵人。

卡賓斯多葛張開雙臂,在銀月城內翻騰、旋轉、跳躍。銀月城的尖塔憑藉著虛幻的魔法,得以再次聳立,金碧輝煌,辛多雷的榮耀!卡賓斯多葛一直這麼嘲弄著這宛若虛假的堡壘。
高傲優雅卻不肯正視繁華已盡,沒落的氣息腐敗與空洞交錯,如同虛幻血精靈。
然而,嘲弄的嘴角卻忍不住勾起不易察覺的微笑。

過去,她也是個獵人。

自繁華銀月主城翻騰而出,奔馳。這次身旁沒有龍鷹擊翅風聲冽冽,沒有座下陸行鳥聲聲鳴啼,她僅僅讓自己一個人的腳步紮紮實實踩踏在永歌森林的土地上,沒有任何夥伴的孤獨與過去如此相似,一個人的寂寞,一個人享受。

無論是過去與現在,身為一名獵人涵蓋了她所有的生命。

奔馳,再奔馳,永歌森林內徘徊得泉爪山貓因危險而低聲嘶吼,龍鷹擊翅迎來親暱嘎叫;晴風村為旅人張開歡迎的雙手,狂歡者舉杯相邀。
奔馳,再奔馳,腳下邁開的步伐逐漸跨大而泥徑上得腳步月發輕盈,獵豹守護著迅捷她聽見疾風在耳畔呼嘯而走,世界心臟在鼓動,生命力化為大地的血液在靴下的隱隱躍動,她讓自己化為永歌森林內一道迅捷得獵風,凜冽的殺氣夾雜向鬼魂之地,橫越死亡之痕,吹過太陽聖所,止歇於敵人的營塞,卡賓斯多葛挺起胸膛昂首端立於敵營前,儼然如一隻待陣獵鷹,厲目森冷。
她聽見被遺忘者為希瓦娜斯的勝利嘶啞輕笑。

血精靈,為了凱爾,為了辛多雷的榮耀!

她祝禱,低音喃喃宛若吟詠,為了辛多雷。
銀月尖塔高聳,以銀月高懸夜幕遙觀著鬼魂之地上的她,辛多雷沐於銀月審度的目光下,孤身無半。她聽見術法的聲音在體內流動,魔法之力逐漸迎滿,一切就與過去一樣,她如此告訴自己。輕斂散於周身的殺意,小心翼翼上自己融於這世界,或成風,成雨,是明月,亦是樹梢上微微顫動的枝條,她可以成為世上一切,也可以什麼都不是。掏弓,羽箭上弦,緊繃的弓弦與臂膀因緊繃而隆起的肌肉相同,是獵人一貫興奮的顫抖。從過去到現在相同的怦怦心跳述說她的狂喜,無可抑制的在體內匯流成狂潮,懸於一刻。
滿弦,她的眼角瞥見銀月在空中狂傲大笑,敵人嘶叫朝自己奔來。
她感受到屬於獵人的脈動,將從昔至今所積累的能量,在一瞬間傾瀉而出。
射擊!!!
她瞧見羽箭所指向的中心,在這一刻將過往與現今的她疊合定止並串連成一線,伴隨著術法的光芒,惡狠狠的以高傲的姿態貫穿一切!
而後,直奔向天空那高懸的月,銀月在听听微笑。

卡賓斯多葛是名獵人,過去是,現在也是。
就算是未來,為了辛多雷的榮耀,為了追逐獵風的呼喊,為了自己。

亦同,至死。



【END】


>>
2010/07/13
姊姊深愛獵人的工作,不管過去是非法獵人,還是當個殺手的時候(對她來說這也是獵人),還是現在成了個血精靈獵人,她都熱愛並且享受,她的生命。
還有,我深深祈禱,我不想開魔獸坑啊TAT


-------------------------------------------


07.垃圾

那裏,一個垃圾堆。
一個蚊蚋以翅細鳴,蒼蠅紛飛,腐臭發散,令刑人紛紛掩鼻必走的垃圾堆。
一隻艷橘色貓布偶,一反避走之道而行,招牌笑容燦爛在橘色貓臉上仰望這,一個垃圾堆。
Cat說,嘿,Rabbit快看!那裏有一個垃圾堆!
就在那裏有一個堆積成山的垃圾堆哪!快看,多麼雄偉的一座垃圾山啊!
Rabbit說,一個垃圾堆,Cat!
就只是由一堆爛掉包心菜葉、有蟲的壞蘋果、蛆蛆扭動歡騰,還有令全身毛細孔尖叫咆嘯之流所雜交而成的垃圾堆!
Cat說,這可是一個雄偉的垃圾堆唷!
Rabbit不可以小看它,你瞧瞧,這裡可是什麼都有喔!有汽車噗—噗—,傢具磅—磅—,成堆的食物!!!噢唔,聞起來真噁心!

「Rabbit!人類拋棄了它們,人類遺棄了垃圾山!」

艷橘色有著貓布偶外表的Cat,撐大圓滾滾瞳孔從缺已久得空洞眼睛,銳齒垢成的亮白色笑容,正對著Rabbit閃耀,Rabbit隨口哼哼不置可否。Rabbit是的外表是一隻雪白色的兔子布偶,身上穿著與愛麗絲夢遊仙境中那隻匆匆忙忙的兔子相類似,但據Rabbit表示,他從沒跟那隻腦帶有病的兔子喝過一杯茶。
「還真的什麼都有呢……」Rabbit撇撇嘴視線落在垃圾山的最底部,一雙露出的艷橘色布偶掌。
「一個布偶!Rabbit,是一個布偶,被丟掉的布、偶喔!」Cat順著Rabbit得視線望去後,興奮得又叫有跳,過了半倘,Cat猛地靜止一切動作不由自主下垂了眼角。

「Rabbit,它也跟垃圾山一樣,被大家遺忘了嗎?」

「沒用的東西就該 拋 棄!」Rabbit咋咋嘴,卻見Cat在垃圾山前蹲趴了下來蹙眉思索了一會兒後便開始動作「嘿,你在做什麼?」
我在救它!!!」Cat蹲趴在地上用力拉扯被壓在垃圾山底下的布偶露出的其中一隻帶利爪的掌,然而卻因一個用力過猛而「磅!」的一聲摔坐在地上,Cat不由自主開始抽嗲了起來,用那張總是笑容燦爛的貓樣臉孔。
「Rabbit…喵嗚…我不要它跟我們一樣……」
Cat還記得,在一個非常諷刺的夜晚,那天是愚人節夜色非常美麗。在那夜過後,他和Rabbit就被丟棄在髒兮兮柏油路電線杆旁的垃圾堆中,在那裏腐臭瀰漫就像Rabbit說得由一堆爛掉包心菜葉、有蟲的壞蘋果、蛆蛆扭動歡騰,還有令全身毛細孔尖叫咆嘯之流所雜交而成的垃圾堆!更糟糕的事,他和Rabbit身軀在這愚人節被狠狠撕裂成了不被喜歡與需要的破布,被丟棄在這讓被肢解的身體、棉花什麼得與壞死絕望的氣息交雜在一起。Cat甚至記得,自己的身上還乾涸著那個「主人」得血汙。
Rabbit聽著Cat的哭腔不小心模糊了的話語,亦垂落了總是高傲聳立的雙耳,連蹦跳到Cat身旁的腳步都顯得沉甸甸的有氣無力。在Cat身旁的Rabbit也開始用力拉扯,試圖扯動這被數十甚至數百噸垃圾所壓制住的布偶,無奈垃圾山太過龐大,而Rabbit太過渺小。
「Cat,我也拉不出來……」Rabbit扁著嘴,紫紅擁有瑰麗螺紋的雙眼閃動,死命撐著不讓淚珠兒在臉頰落成串。
「那我們該怎麼辦?」Cat用雙掌用力揉了揉看不出淚水卻盈滿血絲的雙眼,「我想要救他,Rabbit!我真的想要救他…..」
Rabbit略略歪了歪頭,抓起露在垃圾堆外的一掌又拉了幾下,布偶仍絲毫沒有被拉動的跡象。向是要甩開放棄的心理用力的搖了搖頭,Rabbit示意Cat抓住露出的另一掌,Cat流露出明瞭得燦爛笑顏。
Cat和Rabbit兩隻布偶一人抓住一邊,紛紛一步步往後退而後用力!再用力!
啊!布偶被輕微得拖出了一點!
Cat歡欣的尖叫,而Rabbit輕嘖了聲笑意盈面。

用力拉啊!用力!
就快出來了!
再用力一點……啊!!!!!!!!!!!!!!!!!!!!!!!


Cat和Rabbit兩隻布偶一隻一邊往後撲跌在地,一人抱著一隻鮮橘色的布偶斷臂,棉花碎屑在空中紛飛,Cat和Rabbit打了個響亮的噴嚏。

「Rabbit~他的手斷掉了,可是垃圾山還是把它吃了,不把他吐出來!」Cat拖著那個比他的臂膀長很多的布偶手臂哭喪著臉垂頭喪氣朝Rabbit走來,「而且Rabbit,我的手裂掉了~啊!還流血了!!!我該怎麼辦????」
Rabbit歪著腦袋思索了一會兒,便抓起隨身攜帶的大剪刀,刀刃亮晃晃「喀擦!」的剪掉Cat的手臂一聲哀嚎響徹天際,血花飛濺在垃圾堆上,沾黏在垃圾堆底下那布偶因他們的拉扯而微微露出的一角,鮮橘色的舊玩偶被肢解被拋棄,身上還沾黏得鮮血,一切就像那時,絕望。
「Rabbit~我的手也斷掉了…好痛……」貓哭,Cat抱起自己掉落在地上的臂膀一屁股就坐在髒兮兮的柏油路上。Rabbit像是沒聽見哀叫聲混和著鮮血輕快的滴答節奏,自顧自的喃喃不休。Rabbit說,乖喔!Cat,我們就這麼辦吧,一切就靠「他」吧!他一定有辦法弄好的!
「他都有辦法從垃圾堆救我們了,一定有辦法把你的身體跟那個布偶的手臂接起來!」
「他?啊、哈~我都忘記還有『他』!」Cat止住了哭泣,興高采烈的手舞足蹈了起來,血花隨著Cat的動作亂綻空中,Rabbit有些厭惡的退後了一步,大叫著制止把甩血當好玩的Cat。
「嘿,等等,為什麼我要接它的手臂,我自己有手啊!」制止動作後的Cat忽地意識到自己必須接起他人的臂膀,有些緊張得在Rabbit前甩動自己的手臂大吵大鬧。
「夠了!閉嘴」Rabbit用力壓住自己的敏感生疼的耳朵,「我們救不出布偶,但我們可以讓他的一部分在你身上存活啊Cat!
Cat,你鮮橘色的手臂拆下來,換成它的擁有利爪的鮮橘色手臂,同樣色彩的你,我相信可以跟他共處得很好的唷!

「啊哈!這樣它就沒有被拋棄了!」

我們要一起生活下去喔!Cat在心中很用力的發誓,很用力親了親那個剛從垃圾堆拔出來的臂膀,Cat好開心。
好開心。
Rabbit,凝望著Cat也開心的笑了。



「嘿,Rabbit!」
「嗯?」
「你覺得~『他』是、神、嗎?」
「不知道!」
「我覺得,『他』可能就是喔~你看!『他』拯救了我們!把我們從垃圾堆中一個個撿來的破布縫補起來~『他』給我,還有Rabbit還有好多好多跟我們一樣的布偶生命~」

「Rabbit,快、承、認!『他』是神!『他』愛我們,只有神才會愛我們這些垃圾!」

「好吧,那我們這些垃圾又愛著誰呢?」Rabbit哼笑著,不會是神不是,垃圾無法愛神因為他們是被拋棄的、丟棄的、不被需要的,垃圾。

愛著虛無的神對垃圾們來說太困難了,不懂。

「Rabbit,你著問題好無聊喔~」Cat搖頭晃腦亮燦燦的尖牙輝映著Rabbit剪下自己手臂的剪刀刀鋒,刀鋒還淌著半乾得血液。

「神愛我們所以才我們給生命,讓我們有辦法愛著彼此囉!」

我愛你,Rabbit!
用暴力擁抱你。
用殺戮愛你。


一隻與愛麗斯兔沒任何關係的雪白布偶兔,背著流血的剪刀行走。
一隻笑容宛若朝陽璀璨耀眼的橘色布偶貓,斷臂在地上拖出長長得血痕。
一堆令人發出惡臭令人難忍的垃圾山,被拖在長長血痕的最後。

一隻被視為垃圾得布偶,沾染血痕卻不再絕望。


【END】

>>
2010/7/14
1.爆字了,我非常猶疑但還是更在這裡= ="
2.請相信Cat&Rabbit永遠幸福快樂,獵奇向難得只有一點點。(最近我溫柔的嚇死人
3.Cat&Rabbit的主人請參閱愚人節賀文
4.Rabbit的不信神請參閱微小說"信仰"
5.這篇我難得真的傷心了,雖然這篇沒虐身也沒虐心,而且應該是令人無感得看完


-------------------------------------------------

08.某人

「先生,這裡有您的包裹喔~不過不知道是誰寄的喔!」
有某個人總是郵寄包裹給我,那個某人總是不具名。

「欸?又收到啦!?楊,這次收到什麼?哇~這也太好!」
有某個人總是知道我在想什麼,總在我想要某樣東西後沒多久就寄給我。

「從哪裡?台中,也太遠了吧!」
當然,那個人也不會留下住址,僅能憑藉郵搓判斷。

還是……沒有名字嗎?


「沒有名字很重要嗎?」我笑盈盈的反問眼前的ANNE,卻見ANNE愣了一會兒開始長篇大論的訴說著恐怖炸彈之類的新聞。
我的職業是個平面廣告設計師,說真的,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職業啦!因為我沒有什麼名氣這大概是原因吧,我只買的起一間從學生時代就開始租的公寓罷了,不過倒也足以供應我這名牌崇拜者得花費就是了!話說回來,我還有兼差一項打工,我熱愛我的打工更甚正職,雖說這樣說有些好笑,不過這是真的唷!
而ANNE是我在工作室中的同仁,總是活力奔放的ANNE甚至在我進門時,用著蹦跳的兔子步伐過來遞了杯咖啡給剛進門得我。
「不用瞎擔心,ANNE。」那個人一直都不具名,可是我知道他是誰啊!我撐著頰愉悅得仰望半趴在我電腦螢幕旁那面間隔牆上的ANNE。說起這件收到包裹得事情是從大二那年開始的,從和我合租公寓的室友搬走後,就一直不斷有東西寄來,從桃園、台中,甚至更遙遠的高雄到美國都有。那人從來都不具名、不寫住址頂多能從包裹角落瞧見個一隻由三角型構成的黑貓塗鴉。
這件是從以前到現在持續不斷,不曾間斷過。
一定是他,一定。
「哎唷,也只能是他了吧!」ANNE嘆口氣,臉頰蹭了蹭趴得發麻的臂膀,有些百無聊賴。「但既然你們感情這麼好,他會搬走呢?」
眨了眨眼,這一瞬間不明白該如何回應這問題。提到他,就像不小心倒翻了的魚缸,魚缸內的水止不住的泊泊流洩而出,連同回憶裡的兩隻裝飾著亮片與寶石得金魚。
「我們……吵……了一架。」我低語喃喃。沒有水金魚會死掉啊!我慌亂得想扳正,卻只是慌亂的連收起回憶也做不到反而使一切傾瀉匡瑯好大一聲回憶連同金魚一起摔得粉碎。
而金魚糊的跟你最後的模一樣令人想狠狠尖叫。
我們吵了一架,我的錯,一切都是我的問題,我不該如此,真的真的真的……
ANNE有些慌亂的瞅著深陷回憶漩渦得我,連忙伸手用力拍打得我肩,安撫著我。看著ANNE荒亂成一團的模樣感到有些抱歉,我勉強撐起滿面的笑。
「沒事,已經和好了啦!」
聽我這樣說,ANNE放心的笑了,又開始大辣辣的說著那人搞什麼神秘,搞什麼寄件不簽名不留地址得,不過有這種朋友也太好的話
一定是他,一定。
而我,聽著ANNE的話只是微笑。

「先生,這裡有您的包裹喔~跟上次一樣不知道是誰寄的喔!」
「嗯,好的,謝謝您。」
「欸?又收到啦!?楊,這次收到什麼?哇~這也太好!」
「我也覺得,這東西我想要超久的,才在昨天決定網拍就寄來了。」
「從哪裡?高雄,也太遠了吧!」
「是啊!超遠的,話說我前天才去高雄喔,居然跟他待在同一個城市啊~」

還是……沒有名字嗎?

我瞄著紙箱底那隻畫的有些醜陋的黑貓,讓堅定信心的話語喃喃字舌尖滾出。

一定是他,一定。


「先生,這裡有您的包裹喔~還是不知道是誰寄的喔!」
「啊!每次都麻煩您囉,謝謝!」
「這次從哪裡?紐約,也太遠了吧!」
「是啊!超遠的,話說我前天才去喔,居然跟他待在同一個城市啊~」
還是……沒有名字嗎?
是他啦,就他啊!

「先生,有您的包裹喔!」
還是……沒有名字嗎?
「先生,你家這區都是我在負責的,會寄到你這得只有這沒名字的包裹啊!」
也是吧……

是他吧?

「先生,老樣子!」
「喔,謝啦!」

嘴裡輕哼著歌,腳上踏著輕快的曲調從停車場走向私人工作室,企圖讓齒縫間漏洩而出的弦律伴夾在門開啟的風壓中偷渡而入,好個歡愉的心情,我今天又收到包裹了喔!而自唇齒間飄盪而出的音符就這麼止歇在緊握住工作室木質大門的門把上。

「欸,你們會不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楊老是收到東西啊?」
「對啊對啊,還是這麼像恐怖分子手法的包裹……」
「哼,你們有沒有注意到每次楊收到包裹前都到過那城市?」
「這麼說也是啊!而且每次都剛好是他想要的東西啊!」

「該不會是……」

我轉身離開今日從未踏入過的工作室,我不想聽這未竟的話語。
該不會是……
什麼嘛,這東西一定是他寄的啊!一定是他寄給我的!什麼像恐怖份子的手法,這也太過分了吧,他從以前就喜歡搞神秘,這樣子只是說明他跟以前一樣不是嗎?
該不會是……
我每次出現在那裏都只是剛好而已!一切都是剛好上次去美國是要出差不是嗎?去高雄不是跟你們大家一起去玩的嘛?我能跟他待在同一個城市是神的眷顧才是,為什麼要這樣說我呢?我不怪你們,因為你們永遠不知道我們從以前就是一起行動的啊!
該不會是……
每次都剛好是我想要的東西這樣很好不是嘛這有什麼好提的啦你們究竟在幹什麼說什麼想什麼為什麼我通通都無法弄明白呢我聽不懂我不知道我也不想要你們否定我我跟他心有靈犀一點通不可以嘛都當幾年的老朋友當然知道對方喜歡什麼啊知道最近想要什麼不是很正常嗎為什麼你們要這樣子說呢這一切一定都是他搞的鬼啊不然你們是想要怎麼樣我和他一直一直都處得很好我們一起打工一起追逐黑貓一起看著大樹得出生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奔騰咆嘯一起一起一起做很多事情譯起逛夜市他一直一直一直包容我的任性我們一起養金魚圓弧狀玻璃魚缸兩三粒五彩小石子壓住幾株水蘊草一人一條得金魚在裏頭悠遊自如從以前就是這樣直到現在這一切通通沒有改變過啊沒有改變啊!
該不會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該不會是……

我…我只知道一切都沒有改變過不是嗎?
為什麼你們要這樣說我呢?

癱坐在電腦前,這台筆記型電腦是你這次送我的東西,是那年你用我們打工的錢,用你的部分所送我的禮物,你說很高興認識我,也很高興我願意跟你一起創造回憶。
卻偏偏,我第一次這麼不想要這些回憶。
卻偏偏,我第一次這麼想砸了這份禮物。

將自己深深埋在雙膝裡,我嘴裡碎念著連自己也不明白有沒有出聲得音節。
明明你就有寄東西給我不是嗎?
不是嗎?不是…嗎?

「先生,有您的包裹喔!」
電鈴聲響起,位於四樓的公寓對講機傳來郵差的聲音。
我苦笑得想起,今天仍有你寄來的包裹,明天也會有,接下來就要到星期五了你才會寄給我。
帶著印章下樓去,可不能讓郵差先生等太久,而且收到你的包裹要高興不是嗎?
要高高興興得開鐵門喔!我如此告訴自己。
「在這裡簽收就可以了。」郵差先生站在我身旁指著包裹要簽收的欄位,今天郵差帶著全罩式安全帽,身上仍是那件瀰漫著汗水味洗到有些蒼白的綠色衣服,摩托車旁郵袋看起來空空得沒有什麼東西,大概我是這最後一家了吧。
「真是非常辛苦您了,總是勞煩你啊~」我掛著笑容用著手掌拍著郵差得肩,郵差先生哼笑著。寒暄完後,轉身走回銀白色不銹鋼鐵門前,老舊的鐵門隨著我打開的節奏吱嘎作響。
「那個,先生,您還有一個包裹沒有簽收!」
像是有些猶疑的,郵差先生像我靠近右手搭在我的肩上拉住我。
「我的包裹?」我有些困惑得回過頭,卻見郵差只是沉默,摩托車旁郵袋看起來空空的有些乾癟,怎麼可能會有我的包裹?
「那個一直郵寄不具名包裹的某個人……」郵差有些怯生生的說,語氣裡透著些許遲疑,「今天…他又多又寄了份具名的包裹。」
「欸?」
這怎麼可能!?不可能啊!
因為,這明明就…….他不可能給我這包裹的啊!
不可能,不可能,因為…..
一切都跟過去不一樣,我和他沒有一直一直都處得很好,而金一人一條得金魚從沒在兩三粒五彩小石子壓住幾株水蘊草的玻璃魚缸裡悠遊自如。
一切都一直在改變,我只能在紙箱底畫上哀悼的黑貓。

對,一切就是那句該不會。

「恩,他寄了份包裹,請簽收。」郵差以堅定的語氣如此說的,我感覺到有種東西透過郵差安全帽上的壓克力板穿透而來,一種熟悉的東西,黑貓得窺伺。
郵差以粗糙的手拉開安全帽前那塊壓克力板,不是原先那位熟悉的郵差,是比較年輕的與我年紀差不多的郵差。
郵差露出那個我過去所熟悉的笑容,笑容一直都是他面部表情的第一順位,我知道。
我知道他正在跟我道歉,那句對不起。
該死,該說對不起得是我啊!

緊咬著下唇,連簽收個包裹也沒辦法。
我只好讓淚串兒無可抑制的在我臉上下起雨來霹靂啪啦。

我就說吧,這包裹,一定是他寄的吧!

一定是他,一定。

【END】

>>
2010/7/16
金魚、黑貓裡的那兩隻,這次試試看喃喃自語的方式
恩,用掉了一個別的故事的梗,所以我又要想新的梗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9.圍牆

重新站在這堵玻璃牆前視線交疊得有些恍惚,疊影而無法聚焦如同鏡片反光反射出過往。

浩舔舔唇,嘴裡的乾澀讓他有些想念在禮堂門口頂著清亮笑聲與師長談笑的他,噢唔,他嘴唇的溫涼。高中,畢業這麼多年重新回歸過往,交錯而過的身影讓浩錯覺自己再次置身於那青澀年代。
咧開笑,高一在開學典禮上第一次浩與他的會晤,所得到的只是個冰冷的微笑,感到有些不甘願,但不可否認的自己似乎就從那時起開始在意起他的一舉一動,讓自己的心躡手躡腳靠近他、像解開襯衫鈕扣般用著溫雅緩慢的動作,一點一點瓦解他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隔閡。
第一次驚詫於他替你撿起你掉在地板上的課本,第一次錯愕於右手順勢搭上他的肩而他在抽動後並沒有抗拒;第一次滿足於在他面前講無聊笑話而他笑趴在自己肩上有些汗濕的溫熱,第一次愣了眼,僅僅屏息於他瞅著你靦腆輕笑的神情。
當然,高一名符其實的第一次,和他的第一次爭吵。
那天也是自己第一次翹了課,然後獨自一人晃悠到禮堂,而這堵連接禮堂後台與前台的玻璃牆也是在那時候發現的。

廢棄的玻璃牆,舌頭舔過指尖,浩用食指就著灰塵在這堵玻璃牆上寫下他的名字,而後一張一闔的得唇在這靜謐的禮堂內,迴盪著無聲的道歉。

在高二,浩發現自己可能喜歡上他了。
還記得那是在他的房間內,浩放著電腦遊戲發出Game over 哀鳴的音樂,只是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在換衣服光裸得背脊。
光滑、被汗水浸潤在日光燈下閃閃發亮就像甲蟲殼。
忍不住嚥了嚥口水,卻無法潤濕喉頭的躁動。
浩在無人的禮堂內故作羞赧的瞇上了眼,才年僅高二就想把他拆吞入腹的事可不能讓寶貝知道,頰上壞心眼的微笑大辣辣高懸。
而後一次次得發現,原先除了電話號碼便空蕩蕩得手機裡的照片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他。還有學業成績的下滑是因為忍不把視線逗留再座位前的他,還有還有發現課本塗鴉上、眼上、心上逐漸剩下他的身影。
而浩的一次發現,也許心底那片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隔閡被瓦解的人不是他。
只是,自己能做什麼?對於自己喜歡上男人這件事?

自己只能就著這被自己擦拭乾淨的玻璃牆上,呵著氣用象徵姻緣的小指寫下一封封寄不出去的情書,高二的秘密被透明玻璃牆一字字吞噬,靜默,噓!

高三那年的萬聖節自己一個忍不住,策畫了一個小遊戲。
一個玩笑,一個吻。
一個告白。
然後被拒絕。
那天晚上,浩在月光下奔跑,讓汗水代替悲傷與無奈將自己浸的濕淋淋。
那天晚上,浩讓雙腳抵著牆面手一撐一蹬翻過校內與校外連結的那面牆,直奔靜悄悄不見人影的禮堂,並在那天下定決心要將自己誓言埋藏在這裡。

透明的玻璃牆知道了許多事,知道這個男孩決定給自己七年的時間將另一名男孩心理那面牆蠶食鯨吞,同時用七年的時間建構一道屬於自己的彩虹。透明的玻璃牆聽見男孩在這顯得太深的夜裡,對這映在透明玻璃牆上的自己絮語,笑嘻嘻的彎月型雙眼訴說堅定,男孩說,會讓兩掌在玻璃牆上相疊成一影。

如果七年後什麼都得不到呢?透明的玻璃牆不知道,因為男孩從這晚後便將它遺留在這兒,不曾來過。

浩泯泯唇,漆黑色雙瞳緊瞅著這過了十多年又重新佈滿灰塵的玻璃牆,從禮堂的布幕前投影出來的光線已昏暗有些模糊不清。
其實已經不再需要這面牆了對吧?不過,老朋友,謝謝你,謝謝你。

「浩,你躲在這裡幹嘛啊?」
一陣較為刺目的光線自髒汙的透明玻璃牆反射向自己的眼,有些刺目。浩回過頭瞧見阿澤將舞台前布幕拉開來向自己邁開大步而來,皮鞋再磨損的木質舞台上敲擊出節奏,一瞬間浩錯覺叩叩聲就是玻璃牆得笑聲。阿澤攘攘著你躲在這裡是想躲誰啊?害我差點找不到!
「這不就被找到了嘛?」一掌將人拉到身旁,十指交扣的掌心溫熱。這場事實上超過七年的追逐迷藏,究竟被瓦解得是誰的心牆,吐吐舌,浩有些玩味上揚起眉尖。
「你這大王八~」阿澤再浩耳畔碎語埋怨,喃喃低音在空無一人的禮堂內迴盪的模糊,浩反過身將阿澤收在懷內晃著身體嘻笑不語。

兩個人的身影在透明玻璃牆上相疊出黑黑一道。

嘛,老朋友,你看見了嗎?
這個比兩掌相疊更美好的東西?

【END】

>>
2010/7/21
浩子~好久不見!!!!!!(痛哭
我本來以為以我最近對BL得厭倦我已經寫不出來了啊啊啊啊啊
而且一次還冒出兩篇,但今天先一篇吧ˇˇˇ原先這篇是片段文,但是因為我改變形式就(乾笑
還好啦,這篇我滿喜歡的,因為浩很難得沒有花言巧語,很難得的溫柔(笑

15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My little princess.會讓我想唱歌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02

    天啊,這個不敢讓人直呼其名的王(大笑)

    眼睛中的狂炎非常之美。

    回覆刪除
  3.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迅猛龍和龍鷹處不好就跟大狗和鸚鵡也處得不好一樣!!!(格調突然降好多!)(不要把優雅跟野性去除掉了啊!)

    卡賓姊姊ˇˇˇˇˇˇ好有氣勢ˇˇˇˇˇˇ

    而且是S!超越種族的S啊!!(還一次三個種族性的跨越)

    可以把我家媚魔的鞭子送給卡賓大姐當生日禮物嗎=w=++++++?(媚魔:有新人忘舊人啊~~)(誰是誰舊人啊囧我沒召喚過妳啊!)(不要再玩小劇場了)

    回覆刪除
  4.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竹[/太字]
    我還在想怎麼這串英文出現的這麼順!
    聽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不過你會唱嗎XDDDDD(嚴重懷疑

    [太字]Re:Rainy[/太字]
    這孩子夠狂wwwwwwww
    該怎麼說呢,他不是個會為美人拋棄江山的人
    魚與熊掌他一定會用盡全力通通去得到
    太貪心了他(嘆
    不過其實他就是這樣才可愛啊wwwww
    也才有屬於他的美麗XD

    大狗和鸚鵡~這比喻我太喜歡了(喂喂
    也許以後龍鷹我就不會叫他蝦子了~叫鸚鵡吧(告非!!!!!!!

    姊姊一直都很有氣勢喔!!!!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樂轉
    以前也是獵人的時候就常揪著夥伴的衣領破口大罵
    現在,還是個獵人,只是夥伴變成了其他種族而已,好習慣(?)當然不會這麼容易改變囉(喂喂
    而且身為一個S姊姊當然不會忘記什麼是糖什麼是鞭(喂喂
    我要糾正一下,是四個種族,不要忘了[太字]**奧汀**[/太字](大樂(好壞

    媚魔的鞭子,這點是很OK的唷啾咪!!!!!!!!!!!!!!
    我會替你問到姐姐的生日的(告非

    媚魔啊,新人舊人什麼的,你不是人吧?那就沒差了==+(告非

    回覆刪除
  5.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總算找到時間來回了......
    恩,我得說
    龍鷹跟迅猛龍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一邊尖叫一邊衝上去撲(被甩尾
    啊啊我對動物沒抵抗力,尤其是個性這麼可愛的動物
    那種主人跟寵物間特有的羈絆,淡淡的有時候甚至難以察覺但是永遠確實存在
    這樣才是獵人啊!!!(淚目看著不幫寵物取名或是亂取的無良獵人)

    回覆刪除
  6.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竟然是雞跟蛇嗎(笑笑笑)
    這兩種死敵一樣的生物,是能結合生出傳說中的怪物雞蛇(見亞瑟王),或是可怕蛇妖的唷(見hp)ˇˇ(燦爛)
    不過那同時也被人稱為〝奇蹟〞就是了XDDDD

    蛇啊,羈絆這種玩意兒雖然脆弱,但也是太過容易死灰復燃的東西啊!(大笑)

    回覆刪除
  7.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小巴[/太字]
    就算是暑假還是好忙,辛苦妳了Q_Q(抱抱
    龍鷹跟迅猛龍超可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雖然我常常亂婊迅猛龍,可是我很愛牠喔ˇˇˇ
    所以每隔一段時間還是會抓他出來練等啦(blush)
    我不要牠太過貧弱被秒掉(喂喂
    獵人啊,寵物就是命!!!
    跟寵物特有的羈絆真的超~微~妙
    每次都想說想要換寵物,但是看到那張可愛的臉就….
    哀哀~捨不得啊(笑
    話說,我覺得括號裡再偷罵我Q3Q←這人到現在還沒取名字

    [太字]Re:Rainy[/太字]
    是雞跟蛇唷(燦爛笑
    好啦,其實是老鷹跟蛇,至於為啥會變雞….(看小玥華
    不過我說,不管是雞跟蛇還是老鷹跟蛇,通通是死敵一樣的生物啊(遠目
    這兩隻會湊在一起根本就是個謎(喂喂,這不是你家的嘛?(我家我就一定會知道嗎!?
    不過我也很好奇這兩隻湊在一起會生(?)出什麼,擁有不穩定能力的他們,是那個時代的變數,也許真的是奇蹟與崩壞的結合唷ˇˇˇ
    不過我想,最有可能應該還是繼續一起做一些蠢事吧=_=+

    羈絆這玩意兒啊…..
    就算不會死灰復燃,雞也會用一輩子把他追回來的!!!!!!
    雖然他只會說,大爺我怎麼可以少了跟班小弟幫我付飯錢?(死不承認想念

    蛇,你認命吧!!!!(拍(喂喂

    回覆刪除
  8.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銀月之下、大地之上、輕盈的迅狠的獵人嗎?
    若沒有沿痕綻放的血花,夜精靈這美麗的名字,就直接易主、加冕給更適合的王女吧。(笑)

    啊啊,只是想說,夜下的卡賓大姐是如此詭麗而美艷。宛如格羅姆之血。

    回覆刪除
  9.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Rainy[/太字]
    銀月之下、大地之上、輕盈的迅狠的獵人唷ˇ
    不過我想姐姐永遠不會想成為夜精靈吧~精靈總是美麗,對姐姐來說夜精、血精、高等精靈又有什麼分別呢?(對我來說當然有!!!)既然身為血精,就像她愛著獵人一樣愛著血精靈從裡到外包含名字(姊姊的愛是寬容的~不過我不是(被揍
    話說夜精靈這名字真的很美啊T口T(覺得名字最沒有美感得是高等精靈==+

    卡賓姐姐的美麗就在於真誠、熱情、粗曠(?)的不做作,當然這一切都不失優雅ˇ
    野生動物的特有的美麗啊!夜下的野性總是美到讓人難耐啊!!!(激動(是這樣嗎!?
    沼澤真得是藥草控耶~
    話說格羅姆之血真得好漂亮好漂亮OAO++++++++++++

    回覆刪除
  10.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怎麼會是無感的看完呢?明明就很童話一樣溫柔又純真啊ˇˇˇ(真的覺得非常純真、像是透明一樣。純真到殘酷的程度。)
    超棒!看完07,讓我更愛更愛Cat&Rabbit了!喜歡到幾乎吐不出話來、開心到無語發顫!
    這幾乎如同繪本可愛鮮明的文字是什麼啊?
    在那之中,可愛的醜陋的灰暗的帶有光亮的,通通翻滾在一起了ˇ
    還有他們之間的、天真無邪、暴力絕對的愛──

    簡直讓人想一起手拉手、歡快跳起滴血的舞來ˇˇˇ

    回覆刪除
  11.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ㄧ開始還以為是恐怖故事。
    結果沒想到最後一下就被治癒了。
    然後回到前面再看一次時,變成虐心。
    果然文字是最棒的了!那樣情緒一沉一躍的,沒有其他能夠比擬ˇ
    恭喜這舊識的兩位和好ˇˇˇ

    回覆刪除
  12.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獵人是我不管什麼時候都嚮往的職業
    自由自在,身邊又有忠心的夥伴陪伴
    就算沒有寵物在身邊,也會是行蹤四方的遊俠
    我很嚮往啊,那樣的自由
    而姊姊,就像是銀月之下那帶著閃爍星子的風
    具體的自由(笑)

    貓跟兔子一點都不無感喔
    與其說是無感,不如說是到最後那些情緒"中和"了
    發現垃圾山的驚奇、回憶起過去的悲傷、一起活下去的奇蹟
    還有滿滿的愛啊,縱然有點扭曲卻是貓貓最直接的愛啊

    回覆刪除
  13.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Rainy[/太字]
    嗯,因為我一直覺得自己不太擅長用文字傳遞感情(汗
    碼字時有時都錯覺自己只是個無感的轉述者,轉述那些在腦中尖叫的東西。
    寫文什麼的只是因為喜歡文字從腦海裡竄到指尖的瞬間還有小朋友太吵得尖叫(blush)
    所以如果真的有感覺真得是太好了(燦爛笑抱

    Cat&Rabbit是我的愛(非常認真
    Cat&Rabbit他們就某部分可以說是小孩子吧!童話什麼的一直都是反映著殘酷,包裹溫柔純真的糖衣。偏偏童話跟小孩子有著密不可分的關連(燦爛笑
    天真無邪、暴力絕對、最原始的獸性與人性的結合
    這不就是孩子嘛?
    跟他們一起來跳舞吧,他們會很溫柔很溫柔喔ˇˇˇ(不對吧!!!
    --
    其實我自己打一打也覺得好像恐怖故事(被揍
    哎,抱歉,這篇因為寫的時候一直被打斷(一直被趕去洗澡吃東西吹頭髮睡覺等等等等=_=)所以幾乎想到什麼打什麼,完全沒有邊打邊修稿=_=””””
    對不起給你看這種東西(痛哭
    不過這故事本來就有點糾結,原本這是長篇梗~不過因為不曉得什麼時候我才會寫,乾脆就修一一修、改一改拿來寫百字了(被揍)原先的設定是主角一直從事著小偷的工作,一直把偷來的東西自己寄東西給自己,假裝自己還和他一起工作、一起生活,最後因為一隻貓跟一個在便利商店認識的女孩而被懷疑,但有蒙混過去卻騙不了自己,最後結局有變一點點但大致上還是差不多(喂喂!幹嘛自己爆?(反正也沒打算寫了不是?
    好啦,其實只是我自己整個就每次在宿舍都想收到包裹,所以會衝動購物(喂喂
    兩位舊識和好很令人開心唷~他們還有其他童話要寫咧(欸?

    [太字]Re:巴[/太字]
    姊姊很棒~超棒(歡樂
    獵人,縱橫四方只為了自己與夥伴而活的職業,獨自一人奔馳在這大地自由的像這大地的本身,又或者大地的一部會更確切一點。
    融合其中卻充實著自我,這就是獵人啊!
    而姊姊當然也是這樣的人XDDDDDDD
    只是該怎麼說呢,經歷了以前,原先姊姊已經打算自己一個人過一輩子了
    沒想到最後還是有了夥伴這種東西(大笑
    也許哪天就會取名字了吧,等姊姊願意敞開心房(欸?

    最近我對世界的愛果然多到氾濫=_=+
    不過能有感真的太好了,太好了TAT(撲抱
    貓貓不知道除了暴力以外該如何去愛啊
    因為他從以前所經歷的幾乎沒有愛這種東西,應該說沒有不扭曲的東西
    在整個以貓貓為主的Cat style系列都是這樣。
    然而貓貓愛著兔子還有大家卻是最直接的事情,他們的愛保有最野性的面向喔>W</
    野性與人性、溫柔與暴力的美麗~全部攪和在一起了XD

    回覆刪除
  14.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少年的決心。
    只是站在牆後呢喃自語是無法得到寶物的喔。
    浩子難得認真的神情,讓我忍不住心頭一跳了。
    上ㄧ個倒影只有一人的單薄,透明牆映的下ㄧ個景象就有兩道身影。中間短暫空白是7年。
    ㄧ瞬而過。璀璨。時間翻飛的流暢模樣。
    這是這次文字給我的感覺。

    回覆刪除
  15. TITLE: No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Rainy[/太字]

    是啊,少年的決心(感嘆
    這就是為什麼我這麼喜歡高中時得浩子,因為那時的他傻傻的好認真(艸)
    而我也是因為浩子難得認真的神情,才寫了這篇啊!!!!!(認真的男人最美麗啊!
    能在成年後看到他的認真根本就是奇蹟(遠目(你也太壞
    因為回憶,回憶時幾十年的光陰都會變成短短一瞬。而回憶只會看見最初跟最終,過程總是輕描淡寫得埋在某個人的心中不是嘛?浩子回去母校逛逛,有部分其實就是去看看這個老朋友XDDDDD(簡單的說就是小朋友告訴大人我辦到了的樣子(這也太幼稚(可是很可愛啊!

    話說…我會努力寫寫看澤寶貝Qrz(他跟浩比起來他相對的安靜太多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