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7日 星期五

Trick or Treat | 番外——泡泡(10)

喔喔~我終於更新了!!!!!
這個已經變外傳的番外....
我說~終於快接近尾聲了(茶

好啦!大家自行移動吧= =+

喔~對了!

還有注意事項~

腐敗BL!!!!!!!亂七八糟的自創!!!!! over = =+






*正文

Trick or Treat | 番外-----泡泡(10)


兩條本不該相交的線,相交的結局註定是分道揚鑣,不是?

隔日士軒清醒之後,身旁已瞧不見浩的身影。士軒有些困惑於昨晚的事情,掙扎的自床上爬起身,卻又為全身的酸疼皺起俊挺的眉。
自窗口洩入的陽光喧鬧得有些惱人,士軒眉頭皺得更緊了。
床頭櫃上擺著杯咖啡飄香。陌生與熟悉糾結的咖啡香化成霧狀的白再透入的光下模糊成一片,模糊了視線。
看來浩剛走沒多久……
士軒想著右手扶著額,感覺著掌心淌著汗水,剛走不久,那追得上吧?
好想獨佔他,好想讓他專屬於我自己,好想讓每個人望之向隅用忌妒的目光將我淹沒,好想讓那永遠燦爛的美麗犯下罪行……
想用氣息將之追捕,想用自己將那離去的身影留下。
只是放下的手,緊握成拳的掌心再再都說明著,被征服的是自己,不是他。
順手抓起床頭的那杯咖啡,搖晃下溢出些,像是代替應該表現些什麼卻面無表情的容顏,畫下道濕潤的痕,咖啡色液體滴落在咖啡杯下的雪白紙張,滴落低落。
士軒瞧見紙上寫了些什麼,卻在陌生與熟悉糾結的咖啡香氣所凝成的霧狀白裡,和著透入的光下模糊成一片,模糊了視線。
『忘了巴西,喝喝曼特寧,然後遺忘曼特寧?』嘴裡吐出些自己也不甚明白的話語,像是在吶喊,沙啞。
將咖啡一口飲盡,苦澀濃烈嗆人吞落前在舌根埋入接著突刺,在口裡肆虐侵襲,這就是曼特寧?霸道的侵犯味蕾、占有自己的感官、凌遲神經末梢的暴力。曾以為自己早已習慣曼特寧的滋味,而今卻在瞬間明白,自己從未真正習慣。
對那股微酸的思念在這冷暴戾裡將自己攫取,遺忘不了。
輕笑了聲, 不懂。
不懂曼特寧的好,不懂忘了巴西的緣由,不懂在那沾染咖啡汙漬的白紙上記錄了些什麼而什麼又該遺忘。
不懂,仍舊不懂。
所以對不起,曼特寧仍就無法禁斷我的味覺,巴西那難解的微酸棗以深入骨髓真正讓我拒絕一切。
再次舉起手,下顎隨著陽光一同高傲揚起,一手甩開同汗水黏膩在額上頰上的幾縷劉海,嘴裡吐出像是謳歌亦像是讚美的低聲喟嘆,就讓瘋狂加倍。

『……但我會記得咖啡杯底飲盡後那點泡沫與消逝的瞬間。』


手裡緊抓著遙控器,用著濃烈的煩躁感不停捉弄著電視機,空蕩蕩的房裡只有一個人影以及近乎窒息的空氣。沉著臉吸氣吐氣吸氣吐氣,想是魚缸裡失去水的魚,不停得啟口閉口,卻吐不出賴以為生的顆顆泡泡,吐不出嗚咽只換得粗重的喘息。
鬱積在胸口的鬱悶擠壓著胸口,心痛,吶喊不出卻也不願嚥落。
一點難過,混雜著怒火。
阿澤癱坐在沙發上,風從大開的窗口吹起淡藍色窗簾,吹出幾許若有所思的神情。其實自己並不明白該如何處理這狀況,該追出門去讓瘋狂在夜裡奔放?
亦或停留在這等待著名為希望的花朵重新綻放出生氣又或者凋零的瞬間?
『媽的……為什麼他還沉的住氣?』阿澤咬著下唇,不想承認,只這麼一天自己就之道什麼叫後悔,什麼叫想念。
不想承認,自己很想念很想。
『浩你這王八蛋,真是了不起呀!把我惹惱了就甩頭離去…就這樣……』阿澤喃喃自語,其實他想不起來浩生氣的模樣,記憶中這個男人在面對自己時從未露出任何一絲不耐,見到自己時第一個表情鐵定是個咧開的嘴,在那張挺順眼的容顏上耀出最燦爛的模樣。甚至想不起來他曾經對自己說過些什麼,會讓人不小心哭泣的話。那個男人總說,如果恐懼自己一個人時就告訴我,我會一直一直陪你,將你輕輕抱在懷裡,如果你的快樂用光了,我就將我的全部給你,如果你的心空了,我就用我自己將那裡填滿。阿澤眉尖微蹙讓回憶在腦中傾瀉而出,記憶中,那名男人對自己總是說著實話,就連謊言都是由實話拼湊而成。
回憶著昨日,就連陷入憤怒時,那男人依舊不忘記在離去時給自己個微笑。
即使,那笑容是多麼的不熟悉,那笑容不小心將溫暖遺落。
浩很溫柔對吧?溫柔的令人討厭。
阿澤像是嫌電視機太過吵鬧似的用力一把按掉,愣愣瞧著螢幕全黑。
失去生氣的黑像是那雙瞳,明明清澈透亮甚至可以瞧見應在那瞳裡的自己,卻像黑洞似的深不見底旋著壓迫,不斷將自己壓縮再壓縮企圖將自己捲入黑洞最深處,只為餵養那繾綣其中的獸。
混帳,明明錯的是他,為什麼我要自責?
不想瞧見那讓自己想起他得漆黑的螢幕,阿澤撇過頭去。
阿澤瞧見那放在沙發旁的電話,阿澤愣愣聽著電話鈴聲再煩悶的空氣中高分貝叫囂吵鬧。
沉著喂了一聲,電話那端安靜,像是無口的植物沒有聲音。
這是徐浩然嗎?阿澤歪著頭瞇著眼流露出點困惑。
又喂了幾聲,阿澤有些不耐煩的開口,你他媽的道底是誰呀?拜託出個聲好不好。
雖然阿澤早就知道天底下只有一個人會這麼無聊。
「……對不起。」
聽見電話那頭小小聲的,怯生生的一句對不起,阿澤不禁皺了眉,一股火氣自心底升起,深深吸口氣,語調中盡力維持著平靜。
『現在對不起有什麼用?』
「我也不知道,但……我想跟你這麼說。」
『不知道?那你道什麼歉?』阿澤冷哼了聲『吶,要告訴我,對不起我們分手嗎?』
「……你明知道我不可能說這個……。」
阿澤用手緊抓著電話聽筒,分不清究竟為什麼而感到握著電話筒的手有些顫抖。沉默透過電話筒傳遞,無語卻又稱不上安靜,因為彼此都聽得見那微喘的呼吸聲,似乎連急切得怦怦心跳都能夠在耳畔響得一清二楚。
「吶,阿澤原諒我嘛~」
聽著他在耳邊絮絮呢喃著句句對不起,溫柔低語著聲聲想念。去你的徐浩然,想讓我不再生氣……我告訴你!沒那麼容易!阿澤抓著話筒對著電話低吼。有些慶興那男人是在電話的另一頭,看不見自己的模樣,阿澤心想,不得不承認自己快崩不住漾著憤怒的那個嘴角,不得不承認自己氣的發紅的臉快要被羞澀的粉紅取代。
「吶……別這樣嘛~寶貝! 不然我唱歌給你聽好不好?」
電話那頭的男人一聽阿澤如此說開始撒嬌裝可愛,輕輕柔柔的聲音隨著自窗口吹入的風劃過耳際,阿澤完全能夠想像總是好開心的眼角正睜的老大,將頭顱低垂偷著眼角的餘光眨巴眨巴的覷著自己,嘟著嘴卻深深蘊著笑意。媽的~你裝可愛也沒用!阿澤將下巴輕抬,帶點高傲的模樣,像是那個讓他又愛又討厭的男人就在眼前。而電話那頭的他聽見阿澤如此說卻也不管,自顧自的就唱了起來。

什麼都是我不對,對不起,我不夠完美。
那扇門將兩個世界隔離在冷戰的周圍。
你為何都不說呢?說到底你要什麼?
掉眼淚是在折磨誰?
這黑夜那樣的黑,我們為何卻都不能睡?

世界總會和平的Some Day ,總會有人先說”嘿!夠了沒?”
當你床前放了玫瑰,Baby won't you come my way
也許我沒說愛你Everyday ,也無法永遠不讓你後悔。
但我愛我們有笑有淚,愛的不完美才是一種,完美。

孤單靠著我的背,當今晚失去你約會。
燈熄了誰應該妥協,主旋律又該誰讓誰?
當情歌失去弦樂,而我們失去了解,所謂幸福只剩對嘴。
倔強為何口是心非,說你受傷了無所謂。

世界總會和平Some day,總會有我先說,是我不對
當你床前放了玫瑰,Baby won't you come my way。
也許我沒說愛你Everyday,也無法永遠不讓你後悔。
但我愛我們有笑有淚,因為,你是我BABY。
不完美,也很完美

You and I, We'll make it go away!
風風雨雨,為了誰?
You Know I Will make These beautiful days...
我答應,未來會。

努力的記得說我愛你Everyday。
我愛你不只愛你的每種美。
更愛你的傷悲,愛你所有的黑白灰
什麼都不能代替你的眼淚。
什麼都不能改變你是愛哭鬼。
愛有特別的審美,你的不完美,才是一種完美。


『混帳……。』阿澤在他唱自一個段落時小小聲的說,浩這是在罵誰呀……阿澤聽見心底有個聲音抱怨的清晰卻盈滿了笑意,李聖傑《不完美》明明是在耳裡迴盪,卻不小心酸了自己的鼻,小心在眼裡凝出水珠打滾,還不小心讓自己嘴角勾出了淺淺笑意。
「嘛,親愛的……還生我的氣嗎?」
『氣!當然氣!媽的,我都快氣死了!』阿澤聽著自己的聲音在耳邊模模糊糊,低沉而有點沙啞。
「那怎麼辦?我最捨不得你生氣了耶~如果你氣哭了你要我怎麼辦呢?」
『誰會氣哭呀!你怎麼樣才不關我的事!』
「……寶貝,可是我等等跟你說一件事,你一定會氣到哭耶~」
聽著電話那頭的語調無奈微微帶著委屈,莫名的覺得話語這種東西在自己眼前捲起風沙,阿澤皺起了眉,選擇沉默等待答案。
「親愛的……我昨晚在學長家過夜。」
聽著電話那頭哈哈哈得乾笑說出心底那份惴惴不安,阿澤一言不發的抓下話筒喀一聲,掛掉電話,任由電話響個不停就是不聽。

沒有稱了那男人的意讓淚水真的淌落,卻有種意外的鬆了口氣,以及心底空空盪盪的,只是這次似乎沒有人會幫自己填滿了。


*所謂後記

我說~我說!!!!!
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呀呀呀呀呀(爆
真不是我要說~
我才在想要讓浩子唱什麼歌~~~
媽呀~就有這麼適合的歌出現~
我都快尖叫了我!!!!!(爆

其實我這段根本是為了要打浩子裝可愛才打得(掩面//////
這孩子 要把他娘親萌翻啊啊啊啊啊(爆

喔喔~附帶一句~
浩子~你好黑心ˇ<<這愛心怎回事!?

這是浩唱得那首歌唷~~~
我覺得李聖傑的歌意外的好聽=ˇ=

李聖傑《不完美》




是說~打學長的橋段是聽這首耶(大笑

李聖傑《萬人迷》





p.s.我的刑總教授就記李聖傑唷ˇ(只是不會唱歌XDDDD

4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媽啦好閃......
    尤其是唱歌那段.......
    你跟巴現在是在互丟閃光彈嗎...而且還帶著墨鏡拼命丟要閃瞎我們旁邊這群人啊!=口=!

    可是最後一段好微妙......(默)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喔阿浩你這個小壞蛋!!!(喂)
    還唱情歌勒XXXD
    阿澤你這個傲嬌啦!!(被丟遙控器)
    快啊阿浩你這黑心貨還不趕快回去好好安慰一下阿澤寶貝!!

    妖怪你的閃光彈真小顆←你這壞人
    不過最後那是......

    回覆刪除
  3.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浩就是欠揍而已啦="=
    我還是想打他...
    花言巧語...巧言令色,鮮以仁(哼)

    回覆刪除
  4.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b]Re:Rainy[/b]

    XDDDDD
    其實我覺得那段的浩好喜感(掩面
    對不起吼~我家閃光彈沒有小巴家閃(汗
    不過有閃到你我就開心啦XDDDDD
    浩子唱歌應該不錯聽吧!!!我猜啦!!!
    至少阿澤很生氣還是乖乖聽完沒有叫他閉嘴(?
    其實那天浩子可是在澤保被[b]**家門外**[/b]唱˙情˙歌唷啾咪>3<

    最後一段可是浩子為了未來能跟澤寶貝完全的合好
    而鋪下的梗呀呀呀呀呀(最好是啦= ="
    喔喔~浩子你這個小王八蛋>3<


    [b]Re:小巴[/b]

    小巴~
    浩這個小壞蛋好黑好萌對吧XDDDDDD
    整個就是唱情歌大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太你別激動!
    你說你看到大笑我整個也想跟你一起大笑呀呀呀(艸)
    因為...我該說小壞蛋就是有喜感嗎?XPPP
    我也覺得他只差沒拿把吉他自彈自唱很嗨這樣
    更只差澤寶貝沒把一盆水往他頭上淋這樣(喂喂

    澤保被不是傲嬌啦!!!!他不是!!!QQ
    澤寶貝雖然容易生氣也容易鬧彆扭~
    可是其實澤寶貝很坦率!!!!!!
    只要浩子這巧言令色的男人撒點嬌~他就通通投降了啦XDDDD
    浩要他說我愛你~他真的會說唷啾咪Ow<+

    小巴小巴~我家閃光彈小顆叫正常好不好=3=
    這篇又不是寶貝蛋的閃光戲=A="
    [s]私覺得能把閃光丟進去已經很棒了!很棒了啦XDDDDD[/s]


    [b]Re:玥[/b]

    浩子是很欠揍啦(茶
    來~浩子送上~給你打!!!!(浩:喂喂= v =""

    我...我完全同意那句巧言令色(掩面
    這...這男人是怎樣啦!!!!!!
    花言巧語好討厭(艸)
    澤寶貝快毆飛他!!!!!(澤:OwOb,浩:Q口Q!!!!????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