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3日 星期日

【雜文】只要為你唱歌

對不起.....
這篇...應該會殘害大家的心靈,真的。

親親表妹~可以的話不要點開~我不想汙染妳的心靈(抱
其他已經黑的人沒關係(诶?

注意事項:

正常向,微虐,血腥暴力,性







*正文

【雜文】只要為你唱歌 



只要為你唱歌。
想要為你唱首專屬你的歌。
為你輕輕啟口,用我擔保的嗓音吟唱一曲天籟,建構來自天堂的聲音。

「啊!喜鵲的聲音呢,哥哥。」

空氣裡瀰漫著種氣味叫做甜膩,甜甜的蜂蜜色陽光,甜甜的夏日傍晚,甜甜的女孩。
女孩有著一頭挑染的栗子色長髮,長至腰支的髮原應燙貼在女孩身上,而今隨著女孩旋身的動作甩上空中,迎向晚風撫觸的微涼,將甜甜髮香帶上香草色的天空。
當然這份甜也經由晚風將天使帶入我懷中。
「嗯…聽到喜鵲的叫聲一定會有好事發生吧!」我雙臂緊擁著不小心撲入懷中的天使,右手抓著斜陽將蜂蜜色的暖意倒上天使飛揚的髮,滑下。女孩咯咯嬌笑將西西里檸檬溫柔甜香與俏皮酸澀同時帶至行人耳畔,引起路上行人回首。
「笨蛋,明天就要嫁人了還跟個小孩子一樣」我伸出手輕擰女孩嬌小的鼻尖,引的女孩翹著紅潤的唇輕甩著那頭被我手壓住的長髮,幾根髮絲輕巧跳出不服氣的騷動我的手臂,癢癢的。「連喜鵲都知道你明天要結婚了,好幸福唷!」我說,將我這最寶貝的女孩抱起,抱到她最愛的鞦韆上,女孩細白手臂攀上我的頸,笑容與夏日的花朵一同在被濃稠蜂蜜染暈的公園裡承接甜香。
「當個孩子才是幸福呀!而且他說要照顧我的……」女孩說,高揚的嘴角將天邊的鵲鳥帶上他的眼,把幸福的翅膀撲斥拍擊。將女孩輕放在鞦韆上,勻稱的雙腿在空中輕輕擺盪像踏著空氣踏著風般輕盈。也許天使都是沒有重量的吧?當女孩如蘭的氣息打在我手上時我忍不住如此做想。
「哥哥,唱首歌吧!」女孩甜甜的笑,甜甜的說「唱那首去年冬天,你在落下第一片雪花時寫給我的歌……」
鞦韆在空中因為我指間的節奏擺盪,盪出晚風的旋律,瞇起雙眼,微笑像個小偷悄悄攀上我的嘴角,將冬天的回憶自我嘴上的縫隙偷偷帶出…….

Smile to my little angel.

當雪花飄零,這冬季,輕盈的調子在這世界取回生命。
旋身,與雪花在這世界旋出銀鈴似的聲音。
咯咯輕笑,銀翼撲騰夜幕裡,將你的身影帶入我那片星空眼底。

那是隻不小心迷途的白鴿,


天使眼底迷離…….




腳步聲在寂靜的室內迴盪,像是太害怕所謂孤寂而不斷的啪答、啪答。沒有開燈的室內灰濛濛一片昏暗,唯一的光源是溢洩一地的朦朧月光,交織交疊,光與影在雪色磁磚下遊戲出迷網。我踩踏在光影間的空隙,看這暗金色的門把像是誘惑,隨著鏡頭的拉近不斷的放大魅惑的光芒。

雙腳在搖晃,卻不由自主,一步一步向你走近。

我輕吟著去年冬季的調子,將手覆上門把,門把上的漆有些剝落,觸感粗糙。感覺有點緊張,因為我知道在將門敲開的剎那我將打擾沉眠其中的天使,想像著天使熟睡的側顏粉紅通透,是不是禁果的殘留。
將門輕啟,女孩兩丸水銀眼珠轉過一閃而逝的無助,扇動面頰上的柔細羽翼,女孩赭色唇瓣在掀出剔透剔透恍若不屬塵世的微笑,貝齒片片在銀白色月光裡亮出溫婉恬靜。女孩問著,哥哥,你怎麼會這麼晚到我房間來?在床緣、在女孩身畔坐落,回應著女孩,我告訴女孩剛剛跟爸媽通過電話,爸媽要你早些睡,明天一早他們就要來好好幫你打理。點點嬌俏的頭顱,女孩柔順宛若隻貓。舉起手拂開幾許不規矩貼黏在女孩鬢角的髮絲,有些愣愣的瞧著眼前在銀月下透明的宛若不存在的女孩,心想著天使是不是生的這模樣?我心不在焉。

只想靠近你,想讓指間撥開你無助神情。
想將你的溫柔捧在手心,想擁抱這份意外得來的美麗。


突如其來的一陣怦怦心跳擊打著我的理智,我雙目陡然瞪圓撐至最大,瞳孔猛然一陣收縮,感覺著恐懼像一群黃蜂撲騰透明翅膀啪答啪搭夾雜濃烈殺意,幻化成面目猙獰的臉譜,魔鬼、暗夜的鬼魅,朝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席捲而來,在距離心臟不及零點五公分處忽地撐開屬於魔鬼的血盆大口,用盡全力往我心臟啃喫下去,我的雙臂猛地將女孩往懷中一扯,緊緊扣留懷中。女孩柔軟的雪色睡衣與我全身的僵直成了強烈對比,我不住從身體內不流淌出薄薄細汗,冷汗,雙掌與食指緊抓著女孩的臂膀,指間用力至泛白,蒼白與被掐紅的肉色又再度成了鮮明。
女孩輕呼著疼痛,緊貼著我的身軀胸部急促起伏帶有輕微顫抖,傳遞出無助與恐懼。
我猛然自這恐懼編織的迷惘裡清醒,我不能理解這突如其來的空懼,女孩輕蹙起那雙秀挺的眉,焦急探問著我究竟如何?又或者是詢問著我為何在黑夜裡竟看起來如同鬼魅,我不知道。女孩張口閉口的模樣在朦朧月色下晃蕩的模模糊糊,我發現我無法理解女孩的語言。
但我卻察覺到我的面頰不顧我的意志,吐露出我所不明白的情感

只想讓這雪白在我懷裡綻放,更加的晶瑩透徹。

「寶貝,妳不要嫁人好不好?我好害怕失去妳……沒有妳的日子令我恐懼!」
我說,我如此說。
女孩聽著我虛弱至宛若耳語的沙啞,眼淚畫上眼眶,卻又乘載過多的情緒一瞬間全在我懷裡潰堤而出,崩塌的堅強,瘋狂流淌的脆弱爬滿這張精緻的娃娃臉,畫花了粉嫩甜淨的青春,將光與影的遊戲全糊成模糊不輕的迷惘,然而豐滿的唇卻與悲傷反常拉出絕美的弧度。

那是隻縈繞在指間嬉戲的白鴿,天使笑靨如花。

緊擁著在我懷裡撲騰的白鴿,因為淚水的重量而不住抖動的身軀,崩壞著我所有過往的回憶。
不明白,不想明白,這是屬於我的天使,這是這世界僅存的那滴潔淨,透明虛幻到像是不存在這世間的美麗,天使不該墮入凡塵,天使不該與人墮入戀情,天使只應該是擺放在透明玻璃罩住的溫室裡細心呵護,就像故事小王子裡,小王子所細細呵護的艷紅玫瑰。

誰能告訴我,告訴我天使的潔白能夠永久。

我該如何呵護她,她才會呈現出綻放至頂點的美麗?
我伸出雙手捧起埋落在我懷中那張嬌美,女孩困惑的雙眼猛然睜至最大,映出我帶著扭曲為笑的模樣。
我該如何洗禮她,洗禮我的天使,讓她將俗世的一切偽裝拋盡,赤裸裸呈現初生的純淨?
我用力一扳將女孩的頭顱壓上我的臉,飽滿的雙唇在我的唇下掙扎,感受到女孩那在銀月下柔美似玉的齒片用力撞擊的我的牙齒,瘋狂將女孩栗色長髮渲染,染至與我交疊的深深墨色,天使細白的頸,細白的頸呀,在我啃喫而過仰起,落上點點紅痕,帶有惡意的灼燒。我聽見那細白的頸發出高亢的尖叫聲,天使在銀白月色嘲弄嘲弄的目光裡發出破空的細細尖叫,啊¬———!我有些不解的望著那雙波光粼粼,有些困惑為什麼恐懼會在她眼底盪漾。

告訴我如何到達天使所在之處,掛滿鮮紅蘋果的伊甸。

尖叫聲依就持續,中間夾雜著我依稀聽見過的人名,天使不該結婚的,我搖搖頭,嘴角扯出自認最溫柔的微笑,這微笑讓我想起稍早在黃昏午後的鞦韆下,我輕唱的曲調。我雙手用力一扯聽到猛力的撕裂聲,像是與女孩的尖叫交相應和,撕裂時我手指用力至泛白,就像一開始恐懼至泛白的指尖,堅硬的指甲在女孩雪色肌膚裡狠狠刮出五道在我眼裡焚燒,焚燒掉我殘存的那點理智的灼傷。我急促的呼吸,胸部起伏劇烈向是室內的氧氣都被焚盡,怪異的是腦袋迴盪的依舊是我為天使做的曲調,柔緩甜美的曲調就像是沿著天使輕喘的唇裡滑落,沿著胴體緩緩攀爬落入我的腦海中,重複播放,倒帶。我感受到女孩雙臂抵著我的肩膀,抗拒嗎?還是故作矜持?這很奇怪,兩者的界線應該清楚明白我卻混亂不清。聽著腦內不斷重播的調子,耳畔迴盪著不曾平息過的尖叫聲,我看著我的雙手攀上女孩白皙的大腿,手指有些粗魯的游移。好像伊甸園裡誘惑的蛇,撒旦幻化的的那條誘惑。我有些驚恐,因為一瞬間我又看見那要吞吃我的魔鬼,難道在我喚醒天使時也不小心將蜷伏在夜寐裡的妖魔呼喚而來?我忍不住加快自己的速度,用力扳開女孩如蔥白的長腿,我聽見了女孩,沒了尖叫,只剩細細的哀求,不要…哥哥…真的不要……。
我咧嘴一笑我知道女孩真的不想,對,我一直都不會拒絕女孩的,只要是為了這女孩的好。但我想要當第一個將女孩赤裸裸的純淨帶出的人,宛若出生嬰兒的美麗,原生的慾望。聽著女孩的哀求,我卻執意而為,這感覺有些詭譎卻又像是如此的理所當然,尤其當我用力一挺進入女孩體內時,我更加確定,溫熱熾熱的暖一直衝我的腦門,這份濃烈到要將自己淹沒的興奮,我確定我沒錯,即便是女孩的聲音已由細細哀求再度轉換為令人難忍的尖叫。

告訴我,偷嚐禁果,雪色羽翼是否會因此停留墜落?

我有些困惑與腦內流囀不斷的歌聲,有些像是自己的,卻又夾雜著一些不明白。女孩的聲音已在我身下化為輕輕喘息,但這雙眼為何滿溢著絕望?為什麼不是意滿歡心與愉悅?女孩,你世界上最喜歡的不是哥哥嗎?為什麼要流露出這模樣?為什麼我看見陶瓷娃娃在我眼前碎裂?
不…這不是天使的模樣。我妹妹是天使,對,她是天使,那眼前這偽裝成她的人究竟是誰?
「哥哥……。」女孩輕聲,音調裡不是熟悉的甜,房裡飄盪的氣味令我趕到一陣噁心,頭暈目眩。我蹙著眉,左手用力摀住女孩的口鼻,我不要她在說半個字,不要。
我又看見那一大群向我席捲而來的大黃蜂群,與露齒而笑的魔魅。
右手摸索著床頭櫃,我知道女還有個習慣,一定會將鉛筆盒跟紙筆,擺放在床頭上。女孩的鉛筆盒裡什麼都有,鉛筆橡皮擦,七彩的原子筆,剪刀,釘書機,美工刀。
對,就是美工刀……
我一把抓出美工刀,我記得,小時候我跟她曾看過殺豬的模樣。

雙唇艷紅溢出蜜汁,滴落,像是染紅白雪的紅玫瑰。

不是用著殺豬用的那種長刀,我凝望著女孩白細的頸,那發出天使細細尖叫的頸,銀白月光像在是助興似的在頸上遊蕩,女孩眼裡的恐懼燙抖了我的手,我什麼也沒說,卻記得避開天使無助的模樣,天使的淚滴是如此燙熱我還記得。我壓制住抵抗的女孩,女孩掙扎的身軀令我明白成長是疼痛的,我啟口細細安撫著女孩,就快了,就快了……我刀鋒有些不順暢的往女孩微微勃動的頸劃去,刀鋒探入女孩肉裡的感覺有些微妙,有種在砧板上切割的不順暢,我看見豔紅色的,濃稠的東西飛濺而起下意識的想避開,卻依舊固執的睜著雙眼企圖瞧至最後,女孩與天使,兩者一體在我眼裡張大她們的唇,我卻看見唇色不再呈現誘人可口的美麗,尖銳的尖叫又刺上耳膜,我又聽見冬季的樂曲,蒼白刺目與豔紅交疊出現,我有些恍恍惚惚,為什麼頭切不斷?我記得那時看人家殺豬時刷一刀切下輕鬆愜意,是因為天使比較不一樣嗎?我不能明白,只是看著月光灑下,月光無法交疊出迷網,因為迷網是乎已被魔魅的夜吞噬殆盡,而夜魔正緩緩攀上我的肩。
「算了,先進行下一步吧!」我喃喃低語,自喉頭擠出的音調連自己都覺得異常陌生。
我抓起這已被染紅的美工刀,女孩現在已經停止了掙扎,雙眼緊閉像是非常享受的樣子。往雪白又或者應較蒼白的胴體摸索而下,頸上,鎖骨,小巧美好的乳房,平坦的小腹,我發現手指滑過的地方都染上了暗紅甚至的些濃稠,拖泥帶水的豔,究竟是我的手造成的還是這隻美工刀呢?我想應該是美工刀造成的吧?因為我看見血淋淋的腸子如同有生命一般在我眼前抖動,像是渴望爬出母體子宮的觸手,濃烈的腥氣與原先令我作嘔的氣息混雜在這屋裡,我又再度感到反胃。我明明記得殺豬時掉落的內臟明明就是冷冷蒼白,青白,那種敗壞的白,嘛,也許是因為天使吧!我把腸子切成一段段好了,這樣或許就不會繼續蠕動下去了吧?
切了腸子,我目光落到那雙白皙而今卻嫣紅點點的蔥腿。
嫣紅像透了落在雪地裡的點點玫瑰。
片片點點,玫瑰花瓣四散在天使身側,原來稍早些噴濺而起的是太過浪漫的玫瑰雨。
「算了,就這樣吧,天使......很美的。」我停止一切切割的動作,即使這處理並非完整完成。
耳畔裡再度響起那年冬天的回憶,而我又聽間混雜在曲子裡的應和。
抬起頭望向窗口,東方已經泛白,窗口停佇著一隻鵲鳥。

已經無處可躲,因為天使的純淨,整個世界將會完整陷落。

「啊!喜鵲的聲音呢,妹妹。」
我柔聲,眼睛在這眼前已無血色的女孩描繪著她的曲線,栗色長髮在棕紅的血液凝塊裡糾結,雙眸緊閉,原應飛揚的美麗翅膀而今停歇在眼上輕蹙,唇瓣緊抿著,乾澀且蒼白。有些疼惜的伸出手撫開她的眉尖,嗯,看起來柔和多了。我輕聲,眼睛停佇在那泯的過份用力的唇,不喜歡,初生與成長是痛苦的,所以還會哭泣,而痛苦過後應該要笑一笑,慶祝新生。我伸出手在女孩臉上拉出熟悉的弧線,甜美,讓我回想起西西里檸檬的溫柔甜香與俏皮酸澀。
「嗯…聽到喜鵲的叫聲一定會有好事發生吧!」我說,心裡喃喃的念著,妳聽這喜鵲也為妳的純淨美麗而歌頌呢!
整座城市已開始宣鬧了起來我聽見樓下車聲轟轟,是迎娶這美麗天使的隊伍吧?

可惜,她是我的專屬天使。

那是隻不小心迷途的白鴿,天使眼底迷離。

微笑的小偷又偷偷攀上我的嘴角,又偷偷從我嘴裡帶出對妳的冬日的回憶。

只想讓這雪白在我懷裡綻放,更加的晶瑩透徹。

我捧著妳的臉輕輕烙下一一吻,嘴角勾著只給妳的微笑。


Smile to my little angel.


我聽見嬉鬧的人群探入房間驚恐的尖叫與喜鵲的啼鳴聲交疊在一起。

我聽見喜鵲與我的歌聲相疊,喜鵲如此唱著…….

只要為你唱歌。
想要為你唱首專屬你的歌。
為你輕輕啟口,用我擔保的嗓音吟唱一曲天籟,建構來自天堂的聲音。







【END】


附註:喜鵲,一種鳥類,又有報喪鳥之稱。→早報喜晚報喪。

所以哥哥還有喜鵲所唱的都是安魂曲(诶?


*所謂後記:

老天~我第一次敲鍵盤敲到一直流汗囧"
豆大的汗水就這樣一直滴下來,而且因為姿勢不良肩膀好痛(诶?

這篇我好喜歡呢wwwww

嗯...歌詞是我自己寫的~不用去找~找不到!!!!!
不過是有誰會譜曲?
我想聽聽這首歌說~~~~ˊˋ


微虐,可是我敲鍵盤敲到我呼吸快停了....
自己敲的時候已經快跟哥哥融為一體了....
結果敲完手在抖(汗
不過也可能是一口氣中間沒有任何停頓敲了4000字吧囧''
這篇爆字又爆的好可怕....
4900字(汗

其實這是把三個梗融合成一篇....
戀屍,強暴,追求美的極致。
可是,是以極黑來追求極白唷wwwww

說到梗,要感謝觀月~
不過我等等再來講~我要先去洗澡~而且我手指還在抖(汗

我不知道大家看了怎樣,我只知道我累了

那希望大家喜歡,笑納,暫時以上。

----------------------------------------------------------------------------------------------

好...繼續補到睡前....
回覆跟欠債就等明天我睡醒吧(眼神死

這篇已經醞釀很久了我說....
從好幾天前~要確切知道日期我得去翻噗....
可是我一直無法敲定....
因為我很猶豫要不要讓哥哥強暴妹妹(汗
我討厭強暴!!!!!!!!!!!!!!!!!!!!!!!!
想用新梗~可是想了新梗~而舊梗一直想要跟他融合囧"

所以我那時很沒梗!!!!!!!!!!!!!!!!!!!!!!!!!!!!!!!!!!!!

有天~大約前天~因為一些事跟觀月聊MSN~
我逼迫觀月幫我想梗!!!!!!!!!!!!!!!!!!!!!!!!
觀月很辛苦很辛苦~偏偏一直被我否決!!!!!(好壞XDDDDD
可是後來~觀月將球打進我的好球帶了XDDDDD
觀月說,那為什麼不讓妹妹發現哥哥的秘密呢!?
我的直接反應....
告非呀!!!!!原來哥哥戀屍!!!!!!!!!!!!!
(請參漫畫路德維希革命,路德喜歡的是白雪公主的屍體呀!!!!!!!!!GJ!!!!)
所以戀屍梗確定!!!!!!!!(蓋章(诶?
可是那時我又有想用的梗~
哥哥是為妹妹好~而且是為了美學的極致~~~~~~~~
所以我非常苦惱!!!!!!!!!!!!!!!!!!!!
加上有寫文的各位都知道~有梗時,梗會很吵!!!!!!!!!!!!!!!!!
強暴梗一直在吵著要我寫他ˊˋ

而我又好死不死發現這一切的梗都可以給他一起來(诶?

所以就成就了拉拉雜雜的這篇(掩面///////////////////////


至於哥哥殺了妹妹的手法......
噢~不行~我真的覺得李昂的《殺夫》真的是經典!!!!!!!!!!!!!!!!!!!!!!!!
敲鍵盤敲到那裡腦裡盤旋的都是那種感覺!!!!!!!!!!!!!!!!!!!!
所以也許~真的是也許~
有看過殺夫的人也許會在這篇裡發現一點那篇的痕跡!
不是故意的,而是很自然的那種感覺就在腦裡出現就控制了手~我也沒辦法(茶

關於梗大概就這些了~
也許想到我還會補上(?

嘛,先這樣吧。

7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對不起沒有虐到我ˇ
    近親..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2f7b52aacfbf6f44e13d27656ecb1f59
    看到後面發現被指名了...(blush)

    笑臉妳寫得好棒 QAQ
    (只是因為我腦內畫面太鮮明讓我一樣滿身大汗...Orz)

    回覆刪除
  3.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呃......老實說沒有虐到我說(看上面)
    不過我覺得很美,很漂亮ˇˇ

    整體就是一種雪白的病態美。像是冰霜、像是冬雪。

    非常迷離疏遠、但又像在耳旁火熱吐息的感覺(歡快轉圈)

    回覆刪除
  4.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沒有虐到+1......
    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就是了= =
    這似乎不在我的虐點上,這個比較像獵奇(分屍)
    而且與其說是虐...不如說是單方面的屠殺?
    還是因為妹妹死太快我還沒有感受到她的恐懼跟絕望?這樣講的好像我很變態啊囧!!←你終於發現了
    感覺像是那種純粹的白淨,宛如瓷盤那樣,被摔碎在灑滿鮮紅美酒的黑暗中
    雪白跟暗紅會襯托出彼此,卻聽不見四分五裂的尖叫聲,只有細細碎碎地逐漸崩解

    回覆刪除
  5. 妖怪:今天要出去玩~ˇ2009年8月24日 上午10:30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color:FF6600] [太字]To:大家
    這篇微虐是虐在虐身~
    (微虐的虐身你是要多虐==”)
    而且主要是寫給我的親親表妹還有墨墨看的!!!!!!!!!!!!!!!!!
    各為虐心派的寶貝~我想跟你們擁抱(///艸///)
    攻心為上呀!!!!!!!!!!!!!!!!!!!!!!!!!!!!!!(诶?
    [/太字] [/color]

    [太字]Re:竹寶貝[/太字]

    請自己往上看XDDDDD
    近親….我也不喜歡…..(眼神死

    [太字]Re:觀月[/太字]

    嘛,被指名是好事呀!!!!!=W=+
    想法來自哪裡都樣清清楚楚咩XDDDDDD
    喜歡就好www
    其實我一直很好奇觀月腦內的畫面是…..(盯)

    [太字]Re:Rainy[/太字]

    妳這喜歡虐身的怎麼可能虐的到你啦XDDDD
    [想]連我自己敲完都只覺得好累~不會虐了(茶
    沼澤~~~~~~(大叫
    看到這段很開心~~因為想表達的感覺有人懂~~~~
    以極黑追求極白,以殺戮來表現他是如次疼愛他的妹妹
    這本來就是很病態的事情了~可是因為是對天使的追求,所以是美的。
    整建是其實發生在夏天,可是因由其實是去年冬天就種下的
    主角同時是在現在與過去的交界點,所以可以在夏日夜晚瞧見不小心露出的雪白
    很漂亮不是嗎?瘋狂與冷靜的交界點,景色美透了XDDDDDDD

    嘛,寫完覺得自己好像在追求所謂的暴力美學(掩面/////


    [太字]Re:D.A[/太字]

    關於虐的這點~我在上面做統一解釋了(往上看
    小巴~~~~~~我喜歡虐心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s]虐身可以略過[/s](诶?
    單方面屠殺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我喜歡!!!!!!!!!!!!!!(诶?
    而且這篇的重點一直都不是妹妹,是哥哥的心理狀態呀!!!!!!!
    以哥哥那時的心理來看若能對妹妹的恐懼感同身受其實比較奇怪吧==”
    不過我承認我對恐懼的描寫不夠~我下次會加油的= =+(握拳

    嗯,因為是音樂(燦笑
    這整篇其實是一首歌~粗體字是歌詞唷啾咪
    歌詞一直都能配合每一個段落~
    因為這是哥哥為自己最愛的妹妹布置的靈堂~
    為自己的妹妹所唱的安魂曲唷啾咪
    妹妹的尖叫聲只是歌曲的一部份而已,所以尖叫聲是重一開始的屠殺就存在的(甜笑
    直到最後妹妹死了,哥哥自己把這首歌唱完唷啾咪
    小巴寫的好漂亮喔!!!!!!!!!!!OAO+++++++++++
    我寫這哥哥屠殺妹妹的戲碼….
    主要目的就像小巴說的…只是用變成用這句表示….
    先血像是落於雪地裡的玫瑰。XPPPPPP

    回覆刪除
  6.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唔...
    說不上有沒有虐到我...
    總之我不喜歡這種類型啊QAQ(啜泣)

    回覆刪除
  7. 妖怪:睡眠長期不足2009年8月28日 上午10:3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太字]Re:月[/太字]
    [拍拍]我知道你不喜歡(抱
    可是我想寫呀~~~=3=
    有梗不寫會被老天罵的(什麼?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