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4日 星期二

Trick or Treat | 番外——泡泡( 6)

噢耶~我更新了XDDDDD
我真是好孩子=ˇ=+
不過我說~
今天的這一段出現是意外!!!意外呀!!!!!
為什麼我加的孩子總是不按牌理出牌!!!!!!
不過我很喜歡=ˇ=+


NOTICE:
BL,ORIGINAL,SAD







*正文

Trick or Treat | 番外-----泡泡( 6)

頭痛欲裂地從床上坐起身,現前的景象陌生中混著熟悉讓他覺得茫然。浩揉揉睡眼惺忪的雙眼,看陽光在天空微笑的天真,無奈的瞇起眼微笑,開始翻箱倒櫃地找回片段片段的記憶。隱約還記得辦公室那群瘋子,為了他成交的大CASE相邀在星期五下班後開包相聚餐,結果灌了自己一瓶又一瓶的酒,灌到後來自己真的不行了,從灌酒成了嗆酒,在心裡欲哭無淚地被酒嗆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浩用最後僅剩的那點點理智,裝做自己已完全不省人事才逃過被酒灌死的命運。

而後只記得學長半拖半拉的把自己塞進車裡,上了車後,自己不舒服的將頭倚著冰涼的車窗,冰冰涼涼冰冰涼涼,舒適的溫度將自己帶入了夢鄉。

飄進臥房的油煙味將浩從沉沉思緒裡抽回到現實,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穿得不是西裝,而是平時睡覺穿的睡衣,或該說是普通T恤加上一條深色短褲。為什麼我會躺在自己的床上?浩有些困惑的抬起手將鼻子湊上前去嗅嗅,聞到的熟悉的薄荷沐浴乳清香,而不是渾身酒氣。
廚房裡的又是誰?學長嗎?
『不會是學長幫我洗澡的吧……』浩嘟著嘴小聲地咕噥,粗糙的手掩住自己的雙眼後緩緩滑下,手滑過的地方染上了不易察覺的粉紅。
『算了!誰幫我洗澡好像也不重要~只是被吃吃豆腐而已嘛~』浩喃喃自語,努力告訴自己不需要在意。爬下了床,伸了個懶腰,頭痛,不舒服,這讓浩很不習慣。已經許久沒喝酒喝成這樣了,連在朋友間公開自己已經出櫃,朋友半是開心半是無奈的喝酒慶賀時,也是自己灌別人而不是別人讓自己醉死。浩抓起被放在床頭上的銀白粗框眼鏡,戴上,從衣櫃裡隨手抽出幾件衣服準備去刷牙洗臉。邊走邊在心裡盤算著等等要做的事情,先去廚房裡的看看是誰~然後去阿澤那裡跟他抱怨自己頭痛全身痠痛需要安慰好了!

浩想著想著越想越開心,情不自禁在臉上露出亮眼的微笑。



阿澤在廚房裡煎蛋,荷包蛋。
說真的,不是他要抱怨徐浩然什麼,但他真想問問這傢伙平時究竟是吃什麼活過來的?一打開冰箱居然除了幾罐啤酒幾顆蛋居然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沒有米、沒有青菜、沒有蒜、沒有蔥,只要是一般冰箱應該出現的幾乎都沒有!
找了許久,阿澤才在廚房的置物櫃深處找到一包不知有沒有過期的麵條,阿澤只能感謝浩至少在房裡還有調味醬料,不然他真的不知該如何替浩弄個像樣一點的早餐了。
所以早餐就如此定案了,鐵板麵加蛋,配阿澤早有先見之明自備的咖啡。
所以,阿澤正在廚房裡煎著蛋,努力注意著不要讓蛋太熟,因為浩總喜歡看著蛋黃被弄破而滿溢的瞬間。
有些疲倦的眨眨乾澀的雙眼,抬起手用衣袖擦擦額間汲出的汗水,阿澤嘆口氣。
其實整晚沒睡,因為睡不著。
整晚只是攤坐在客廳沙發上,仰著頭瞧著月光自窗口偷覷屋內的模樣。擺在客廳桌上的筆記型電腦,螢光幕在為開燈的室內亮的幽幽,阿澤撇了眼,上頭仍就顯示他那篇幾天後要交稿的文章,未完成,甚至不及今日預定工作量的一半。撇開眼,他知道自己現在並沒有任何心情完成這篇。這是一個有關泡泡的故事,這是個歡樂的故事阿澤一直這麼覺得,但他不懂為什麼,他只知道他看見這故事他就有股衝動想將近期打的全部刪個精光,然後阿澤看見鍵盤上沾上了水珠,一顆兩顆三顆……。

阿澤不懂自己為什麼哭了。

媽的……哭什麼?
自己應該要生氣不是嗎?
阿澤在心底自問。
咬著下唇罵了聲靠北,音量小到似乎連自己也聽不見了。

嘿,透過泡泡所看見的世界是什麼?

阿澤記得浩曾經問過他這麼一個問題,那時浩正坐在自己現在的位置,小心翼翼的切著肥皂絲,再把切完的肥皂絲用手掃一掃,收集了起來倒入旁邊擺著的紙杯裡,紙杯裡裝著水。浩眼裡透著少見的專注,那是小學自然課曾經學過的製作泡泡的過程。阿澤不記得自己當時在幹什麼,只記得那時一臉厭惡的說著,我哪知道呀!浩你不要整天那麼幼稚都在幹奇怪的事。浩笑嘻嘻的也不生氣,自顧自的用塑膠吸管努力的攪拌著肥皂水,阿澤皺著眉看了一會兒,發現顯然水不太夠,有些肥皂絲並未溶解,便走到廚房倒了杯水出來遞給了浩,阿澤記得浩那時開心的笑了,像個獲得鼓勵的孩子。
『吶,阿澤,你知道我為什麼喜歡吹泡泡嗎……』浩笑著抓起了一跟塑膠吸管遞給阿澤,吸管剪成了開花的樣子,因為小學老師說這樣吹的泡泡比較大顆。阿澤隨手接過,沉默著,而浩卻也沒有等待阿澤給他任何答案,自顧自的哈哈哈大笑,笑容像是抹燦爛陽光。
噘起嘴用力呼口氣,小泡泡變成了大泡泡,然後脫離了吸管,在客廳裡飄盪,浩仰起頭,眼神像是明白像是崇敬信仰,阿澤像是受到吸引一般同樣抬起頭與浩一起盯著那一顆泡泡,雖然阿澤覺得這樣的兩個人像個白癡一樣。
『你知道嗎?從泡泡裡可以看見彩紅唷!』浩自顧自得說著,像是在說給阿澤聽,卻又像是說給自己聽『泡泡透明的好像水晶,一顆顆泡泡在陽光下總是會努力構築自己七彩的世界。小時候大人們不是說彩虹的對面睡著一隻銀色的巨龍,巨龍是在那裡看守寶藏的,沒有人有辦法得到那份銀龍祕寶,只有能夠跨過彩虹橋的人才有資格。』
浩笑得開懷,看阿澤拿著吸管緊皺著眉毛一臉無奈,將人一把摟住要阿澤也吹顆泡泡玩玩,阿澤只得將吸管插入肥皂水中,卻不小心把肥皂水吸入嘴裡被嗆個正著。浩笑的前後俯仰,快岔氣般斷斷續續的說著,阿澤…你…哈哈哈…嘴裡說不定會吐出一顆一顆的泡泡…哈哈哈哈……阿澤大吼你她媽的笑個鬼呀你!你就沒被嗆過啊?而浩沒有回答只是一邊笑一邊用力的幫阿澤拍著背。

直至笑夠了,浩喘了幾口氣突然想起剛剛沒說完的話,看看身旁的人因為喉嚨乾乾澀澀的很不舒服,將臉皺縮成一球,不想搭裡自己,而浩卻也不甚在意繼續說道
『我小時候一直在想我跨不過彩虹橋,因為我根本找不到入口。』浩說『但我知道如何吹泡泡,泡泡可以製造出彩虹!』
『我在想,我大概是第一個知道彩紅對面的寶物是什麼的人唷!』
浩說得一臉得意,阿澤只是一臉訝異的看著浩,彩虹橋的故是不是虛幻的嗎?為什麼浩會說他知道彩虹橋對面的寶物是什麼?
浩看著阿澤一臉的疑惑只是將人一把擁入懷中笑得更加開心,然後小心翼翼的湊近阿澤的耳邊輕聲說出他的答案…….

阿澤坐在沙發上,輕聲笑了起來,頰上仍有未乾的淚痕。

『靠北,徐浩然你那甚麼白癡答案呀!』阿澤記得那時自己其實並不明白浩就竟想說些什麼只是一個勁的覺得他的答案很無聊,沒意義『什麼另一道彩紅!這什麼鬼啊!』
『嘛嘛嘛~阿澤,我說得很認真耶!』浩將臉湊近阿澤,雙眼瞪的老大嘴上抗議著,雖然嘴角有著惡作劇時後沒藏好的惡意『天上的彩虹不就虹跟霓兩道嗎?大家都說虹跟霓是夫妻耶!』
『那對虹來說,自己最寶貝的寶藏不就自己的另一半嗎?』


昨晚,阿澤只是將自己深陷於沙發裡,癱軟的像癱爛泥。因為他知道那天,浩說完故事時自顧自得笑的非常開心,而沒有發現泡泡已經嗶啵一聲,破掉了。


*所謂後記


我說呀~我說這篇真是亂七八糟!!!!!!!!!!!!!!
願上天保佑~不要爆到三萬字呀呀呀呀!!!!!!!!!!!!!!!
那個19195是什麼東西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看不懂!!!!!!!!!!!!!!!!!!!!!!(爆)

我真得好愛好愛浩子!!!!怎麼會有這麼天兵的孩子!!!!!!
浩子,你就一定每一篇都要給我出意外嗎?
為什麼你都給我自己改劇情!!!!!還接得下去(掩面)
老天....而且總喜歡改對阿澤的告白方式!!!!!!!!!
你很噁心耶你!!!!!!!!!! //////////////////////

黑心浩你好棒!!!!!!!!!!!!!!!!!!!!!(掩面)

3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孩子你冷靜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喔喔......虐心......我很怕痛......QAQ

    因為一傷心就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回覆刪除
  3. 妖怪狀態:R兔很誘人(誤)2009年7月17日 上午11:20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Re:竹
    ...你是要我冷靜還是阿澤?=="
    雖然我覺得是我的可能性比較大.....
    可是我真得很想全砍掉不打了呀呀呀(爆)
    好多Q口Q

    Re:Rainy

    虐心!?(往上看)
    這篇還好呀~~~
    那你看見我沒po在這裡的Trick你不就要死掉了!!!????

    放心~這篇是歡樂取向的WWWW
    會快樂收尾唷ˇ(應該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