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2日 星期日

Trick or Treat | 番外——泡泡(5)

對不起~我拖到第三天才更新(眼神死)
不過這段我敲得很慢說~
有時一小時才600字左右=="

[覺得]沒有浩子的地方就是沒動力敲呀呀呀呀(爆)


好注意開始~

1.腐向
2.字創
3.沒有浩子Q口Q







*正文


Trick or Treat | 番外-----泡泡(5)

理所當然,身為主角的浩被大家一杯接著一杯的灌著酒,而後一瓶接著一瓶不曾停過。浩的的酒量雖不算差,卻也被這樣的豪飲鬧得有些反胃,跑去廁所乾嘔了一陣,回到聚餐現場時又被辦公室那群瘋子抓住一整瓶的灌至嘴裡。在大家對浩的酒量發出驚呼聲時,浩對士軒拋出無奈的眼神,士軒流露著難得的笑得開心的嘴角、惡作劇神情,士軒說徐浩然~你就順著大家的意好好的玩吧!不要客氣這些酒,大不了我請客。連頂頭上司如此了,大夥兒更是玩到近乎瘋狂,而浩只得暗暗叫苦,心想學長這是何種居心呀!果然不應該跟他化解尷尬呀!

毫不意外,浩被灌到滿臉通紅,步伐東倒西歪,被士軒扶上了那台與他西裝同樣暗藍的BMW。士軒辨識著浩寫給他得住址,雖然曾想是否要將自己的學弟帶回家,卻在這突然冒出的念頭後搖搖頭,唇上的笑容有點苦澀。
『還是忘了吧……畢竟不是我的。』士軒低喃著。
方向盤微轉,將車開至浩住處的門口。停好了車,解開緊貼身子的安全帶,轉過身想告訴浩已經到他所說的地方,該下車了,卻瞧見浩將額倚靠在玻璃車窗上,倒映出恍惚的輪廓,浩歪著脖子陷入熟睡的側顏。月光透過玻璃窗輕巧地滑入車內,在同樣銀白的眼鏡上化成點點溫柔,睫毛長而細密在臉上輕闔成線,線的末梢牽引出嘴角的弧線含笑,收於頰上如同豔陽餘韻的通紅彩霞。
士軒安靜瞧著眼前的他,也許是喝過酒嫌太熱吧,浩似乎在上車後扯下束縛頸間的領帶,將襯衫領口扣子解開了幾顆。隨著呼吸的節奏,像是能在一片靜謐中瞧見喉頭微微顫動,看見空氣滑落胸腔造成起伏,屏息。
士軒不喜歡浩陷入熟睡的模樣,每當浩陷入熟睡時,士軒總是瞧見自己平時控制得宜的情緒在瞬間轉化為濃濃的愛意,高漲近乎崩潰。
閉上眼,告訴自己這美麗不是自己的,自己不應該嚮往,士軒深深吸幾口氣。
『嘿,學弟,起來了!你家到了!』士軒伸長了手臂,拉拉浩落在腿旁的手。浩只是微微睜開了眼點點頭,推掉士軒的手又掉進了夢鄉。在士軒的記憶裡這學弟非常的淺眠,只需要一點點的風吹草動就會清醒,而這次試了許多次卻怎麼也叫不醒。士軒發現浩是真的醉了。
輕輕嘆口氣,士軒打開車門下了車,到後座將人一把抱起,沉殿殿的重量壓著兩條手臂,有種厚實的安心感,將浩熟睡的側顏輕壓向心窩處,感受溫熱帶點醉意的氣息自微啟的唇瓣與鼻間吐出,打在身上,士軒有些愣愣的抱著浩。

所以浩真的不喜歡浩陷入熟睡的模樣。

士軒害怕著自己從過去所壓抑的一切會在浩面前絕決直下,潰堤。

從浩的口袋裡掏出一串鑰匙,試了幾把進到屋內,卻發現浩的屋裡坐著一個男人正微彎著腰在客廳低頭敲著鍵盤,在聽見喀答的輕微開門聲時抬起頭,與剛進門的士軒四目相交。
『你誰呀?』那男人皺眉看著近在眼前的士軒語氣不善,覺得眼前的人有些熟悉,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哪裡見過。放棄思考眼前闖入者是誰的問題,將視線移向士軒手中打橫抱著得人,發現竟然是這間屋子的主人,男人呼吸微微急促了起來。
『浩怎麼了?』男人問。
『他喝醉了。』士軒面無表情得答道,看著男人一副放千百個心似的輕呼口氣,接著又重新皺著起眉毛,嘴裡開始低聲咒罵,依稀可以聽見幾句浩是王八蛋、水瓶座的男人跟本是酒鬼等等。這男人應該就是浩口中所說得阿澤吧?士軒想。
月色朦朧,未開燈地室內灰濛濛一片,在恍惚裡細細辨別著男人地臉蛋,身形。有張尚稱得上俊俏的顏容,不同於劍眉的剛毅,那男人眉目間似蹙非蹙、似喜非喜,輪廓畫出圓潤下巴微尖,黑髮順著頭顱曲線而下軟膩燙貼,與自己長形略顯太過尖削,甚至有些刻薄的樣貌是如此不同。
看來不是個好相與之的角色,士軒尋思,眉頭微挑隨口說道『邱士軒,他的上司。』
邱士軒?浩的上司?阿澤往後一癱讓自己深陷於沙發,略略仰頭打量起眼前這男人。這男的外表看起來也不過二十七、八歲,跟浩差不多的樣子居然是浩得上司?浩倒底有沒有認真工作呀?不過這男人跟浩不同,浩這傢伙雖然可靠但整天嘻皮笑臉沒個正經,而這男的看起來就是一副死人臉,一板一眼不好講話的模樣。我究竟是在哪裡見過呀?可惡…我討厭撲克臉的人!阿澤想著想著開始厭惡起眼前的士軒,卻在撲克臉三個字打入腦袋時一切記憶煞時翻箱倒櫃而出。

邱士軒……
浩的直屬學長,那張在浩皮夾裡的他。

『臥房在哪裡,我帶他去房間。』士軒口氣微微不耐。煩燥,無可言喻的煩躁。在今天得聚會上主動與浩搭話,士軒真以為經過了這些時日自己真能平靜的面對一切,真以為除了那偶爾在心湖輕點出波紋的微微思念,自己早已習慣將自己的心緒收攝再收攝,盡力埋藏於底心,但這一切都只是兩個字詞---以為。士軒不想看見眼前的男人,那個似乎叫阿澤的男人,尤其是當自己還擁著那讓自己深深眷戀的人站立在門口,而他最重視的那人卻完全忽視他陷入了自己得思緒時。
士軒的聲音低沉灌入耳內,阿澤回過神。咋咋嘴,站起身伸個懶腰,一邊打個深深的呵欠一邊含糊不輕的開口,這個居然讓自己喝到醉倒的笨蛋,丟在沙發上放他自生自滅就好!阿澤不屑的嘖了聲,喝酒以不醉為最高境界,浩失敗了!所以睡沙發是他的懲罰啦!
『快點,臥房在哪裡?不要對我的話提出反駁。』士軒半瞇起眼,嘴角垂落掛著地冰冷令人感到寒意陣陣,沉聲。阿澤略揚起臉將眼睛瞪如銅鈴,一切地不滿皆盡釋出眼底,一覽無遺,對峙的氛圍化成一片灰黑色靜謐,沉殿殿的,沉默在粗重的鼻息間流轉,月色似乎也夾雜了些什麼渾濁不清,汲入體內壓迫著胸腔,窒息地聲音令人難忍。最後阿澤像是放棄般低下頭,輕嘖了聲。

對阿澤而言這沒什麼值得爭吵地,其實早已預料到浩說今日不來找自己的真正原因。只是體諒自己,不想給自己造成麻煩罷了。阿澤知道浩早明白今日必定逃不過喝醉的命運,而自己又對滿身濃烈酒氣有著深深的厭惡,所以才會選擇回自己的住處,自己打理。
領著士軒走向臥房,阿澤在心底輕嘆,醉個半死的人還能自己打理?如果來找我也不過被我罵一罵而已……浩這笨蛋!

士軒繃緊著面容,跟著阿澤的步伐一步步踏入寢室。臥房內溫暖的咖啡色調,現代感設計的房間簡單俐落,乍看之下被嚴謹與規則法度包圍,卻又在各個細節中流露出小小驚喜,士軒瞧著在床頭牆上規矩排列的三個圓,凝眼細視卻是三個打在牆上的大洞,其中一個排滿了書本,另一個則塞了個鬧鈴,士軒不自覺緩和了神色,屬於浩的趣味呀……。微微彎下身軀,像在呵護什麼小心翼翼地讓懷中地浩輕巧陷落雙人床裡,代替自己那溫柔的包圍。
士軒並沒有馬上離去,而是慢條斯理的在浩的身側清出了小小的空位,延著床畔坐了下來。雙腿交疊,手肘輕倚膝蓋支著下顎,眼簾半遮半掩,嘴上滑出的微笑柔和了外顯的尖刺,神情若有所思,卻又像只是無目的、安安靜靜的瞧著這熟睡的男人。
阿澤覺得有些不是滋味,卻又不甚明白為什麼,他不喜歡士軒用這般溫柔的神情瞧著浩,不喜歡浩就這樣靜悄悄地躺著,寧靜閒適。微昏的室內像是鋪上了層淡藍的紗,床頭小燈亮著的光芒讓阿澤覺得刺眼,微瞇起自己的雙眸卻又覺得有些不甘,因為眼前的畫面是這麼的適切、這麼的……像幅畫,畫著所謂夢的畫。彷彿下一秒,浩的學長就會讓腰肢為浩輕折,打彎了筆挺的身軀只為一個目的,撥開落在浩額上的幾許髮絲,在那一片平坦上烙下個晚安吻……
『喂!你…你想對浩幹什麼?』阿澤低吼衝上前去拉開在浩額上烙下輕吻的士軒,在那一剎那間,阿澤聽見自己腦內某處炸裂的聲音,轟隆好大一聲。
『噓……小聲點。』士軒沒有轉過頭低聲回應,目光仍舊留連於浩熟睡的側顏,稱不上戀戀不捨,但叫士軒這麼地移開視線一走了之卻也做不到,在這時士軒有種感覺,這張臉也許……看上個一輩子也就這般滿足吧?只是……不可能對吧!士軒闔上眼吸著空氣的鼻息細細的,也許是覺得連呼吸的聲音對床上的他都嫌太吵吧。
睜開眼,起身,轉過臉時士軒又回復原先那面無表情的面容,或甚至在尖銳之外多夾雜了幾許諷刺與……挑釁。
『不幹什麼,只是輕啄而已。』士軒說,嘴角噙著冷淡。
『媽的!這不對吧!』阿澤雙手握拳,指甲深陷掌心略為刺痛的感受,壓低音量吼著。『你他媽的看清楚你親的人是誰!』
『徐浩然!』士軒在提到這名字時眉宇間溢滿輕柔『我當然知道我吻的人是誰……』
『混帳,你……』阿澤衝上前揪住士軒的衣領,衝撞力道過大造成士軒的背脊磅然撞上水泥牆面,士軒吃痛眉尖輕蹙而唇瓣卻依舊懸著似笑非笑,瞧著阿澤,口裡仍不住輕聲句句冷嘲熱諷,你又是浩的誰?同居人?只是個同居人那何必管我?情人嗎?不…你不可能是……如果你是浩的情人又怎會讓我接近浩呢?士軒輕笑,舉起右手不重不輕的撥開扣在自己衣領的手,攏攏衣襟,重新繫好暗藍色領帶,領帶的亮面反射著月光朦朦朧朧。打理完備,在離去前將眼光在浩面容上逗留,像是蘊藏著千萬句的話語,句句相思意。
士軒輕嘆了氣,撇了阿澤一眼,阿澤瞪視著士軒,胸腔大力起伏,阿澤緊咬著牙,手不住的撥弄自己無名指上的那抹紫, 韻著回憶的紫。士軒看著看著輕笑了出聲『你不需要如此動怒……』

『比這更激烈的吻都有過了,只是在額間的空隙烙下個痕……算不上什麼。』

看著阿澤瞪大了雙眼,不驚意間透露出像業對手眼裡的那抹神情,漆黑色絕望,士軒想起那次不小心摔碎魚缸時,那一隻隻閃爍著光芒的金魚,嘴巴一張一合,卻吐不出賴以為生的泡泡,然後黑白分明的眼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混濁。士軒轉過身,垂落視線往門口走去,開起門時嘴裡忽地嘗到了曼特寧那略重的苦味。士軒駕起自己那台BMW笑著,曼特寧的苦澀猛地激起對那股微酸的思念,因為士軒已經許久不喝巴西咖啡了,以為自己已從巴西漸漸習慣曼特寧的滋味,卻發現對浩的思念越積越深,直至無法負荷,無法負荷深深浸漬的苦澀。

何必生氣呢?至少你將會有鎖在無名指上的戒痕啊……。




*所謂後記


總覺得阿澤輸了....嘖!!!!
然後我不想管字數了!!!!爆就爆吧!!!!

還有....學長你真的是好˙女˙王!!!!!!!!!!!!!(爆)

3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學長不是我的菜
    雖然它是女王..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澤同學的確在這局略遜一籌...應該是個性的關係?

    私排名了一下好像是浩=(或>=?)學長>(下面加個~?XDD)澤?

    另外~看完我突然想到三種寶石...鑽石、紫水晶、蛋白石......
    別問我為啥我也不知道啊~orz

    回覆刪除
  3. 妖怪狀態:R兔很誘人(誤)2009年7月15日 上午1:09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Re:竹竹~

    我當然知道學長不是你的菜XDDDDD
    因為學長是女王攻呀==+
    (你這喜歡女王受的傢伙="=)
    心M身體S呀呀呀(燦)

    RE:Rainy

    對!!!!澤同學太單純太直接了
    跟學長這種人是不太一樣的=="
    簡單的說學長是壞人啦!!!!XDDDDDD

    嗯....浩>學長==+
    (雖然學長可以壓~可是是因為浩...可以當主動受(汗
    可是...這對關係很複雜耶~
    阿澤氣起來可以撲浩耶~可能因為浩是散仙吧=="

    學長是紫水晶XDDDDD(好開心
    浩是鑽石嗎?....(澤不屑)
    蛋白時要丟到水裡唷!!!!!那浩當水好了(燦)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