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0日 星期五

Trick or Treat | 番外——泡泡(4)

我再也不要在文還沒寫完的時後搞連載這玩意兒~
媽呀~我會趕稿趕到累死我說= =""
不過今天這篇算滿零碎的吧~
因為又是一堆廢話!!!!!


腐向,自創 .....還有閃光!!!!!!(遮)







*正文


Trick or Treat | 番外-----泡泡(4)

止水不具有流動性。風吹了,吹皺出彎彎摺痕;雨滴落了,打出點點漣漪,卻在風止雨停後一切又歸於最初的平靜,似乎除了日夜星辰在空中交替,一切都不曾改變。

隔天去上班後,士軒倒是沒追究浩任意的離去,只在他交付那份未完成的文件時深深凝望了浩許久的時間,在浩被瞧得渾身不自在準備開口詢問時垂落眼瞼,拿起愛用的PARKER,暗藍色墨水在完件上隨意劃出姓名,不知在思索些什麼,盯著自己的姓名看了許多時候,時間長到站在辦公桌前的浩已經耐不住性子,打量向士軒身後的秘書。嘖嘖嘖,學長這傢伙連個秘書也是個簡單俐落的美人呀!看看那雙裹著絲襪的長腿跟超短迷你裙,浩在心中讚嘆著,有種衝動想像露上隨處可見的無賴一樣對著眼前的美女吹口哨。
『徐浩然,那杯咖啡好喝嗎?』
聽見士軒的問句,浩猛地一回神發現士軒正雙手交疊支著下顎,微瞇的黑瞳像是黑潭,漾著若有所思的亮痕卻又探詢不著黑暗棲息的深處。『浩,你會這樣嗎?像這個壞死的世界一樣壞死嗎?』浩忍不住的讓阿澤昨晚的問句跌宕入腦海,像是無法歸港的船隻不斷在那黑潭中飄盪,晃漾,這個世界正在壞死嗎?那我呢?浩自問。
『回經理的話,那杯咖啡卻實還不錯!』浩戴上淺淺的笑,神態恭謹卻毫不退卻的直視那黝黑發亮的雙眸『巴西咖啡在味蕾奔放出清澈透亮,而吞落後於喉頭略顯微酸,盈於鼻息間的氣息簡潔卻非流於簡單,熱情卻又小心翼翼不陷於粗魯,明快俐落但絕非霸道。簡而言之,那杯咖啡頗令人回味再三。』
浩瞧著眼前黑潭在自己眼前閃爍著微光,是因為透著落地窗子射入的陽嗎?不只帶入了暖意,亦在那總是無溫的瞳中漾出點點笑意,又或者,甚至在自己心底注入了不該有的危險因子。浩微瞇起眼,緩緩吸口氣壓下一切情緒波動,繼續說道『不過……』

『經理,原諒屬下的品味拙劣,仍舊喜歡苦味略重的曼特寧多些。』

放下支在顎下的雙手,瞳孔倏地收縮,只是一瞬士軒瞧著浩的那雙黑潭成了快速翻旋的漩渦,像是要將眼前所見的一切旋入眼底,旋入亦或沉入那無法探至底處的深深黑暗,包含眼前的浩。這一切翻騰卻也只是一瞬,如午後迅雷,在浩一眨眼間士軒情緒已全部收攝,一切均回歸平靜。
『是嗎……』
士軒以舌泯泯略寫乾澀的唇,眼簾輕搧,自語似的低聲,像在低吟。聲音不大不小的剛好傳入浩的耳裡,距離不遠不進正巧打亂了浩太顯滿溢的自信。

其後的日子士軒與浩各自忙於自己的事物,士軒不曾再出現在浩的辦公室裡,而浩原先就是除了繳交工作文件外絕不會在上司面前多加逗留的人,自然不會主動出現在士軒面前,就算在公司裡擦身而過,兩人也只互相點個頭道個寒暄,不做多餘交談。曾有個與浩交情不錯的女同事好奇的問,吶…浩~你是不是哪裡惹到咱們邱士軒邱大人啦?看你最近避他避得跟什麼一樣……。浩聽著同事這麼說卻也只是苦笑著答道,怎麼可能~沒事不要亂猜!嘴碎對女人美麗是種汙辱唷!女同事聽著浩的笑語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最後只能笑著哼一聲,然後叫浩自求多福。

若硬要說有些什麼變化的話,或許是當傍晚夕陽斜照,站在窗邊挑望一覽無遺的北市夜景時會讓那晚燦爛似陽的笑容,一個不小心滑落眼底。又或者當手中握著那杯雪白剔透的咖啡杯,心滿意足的說著曼特寧是世界最棒的咖啡時,想起那曾經嚐過的微微酸澀,再用著耳語似的低音恍惚自語著其實巴西咖啡也不錯呢等等。

日子過得宛如一潭止水。

『阿澤~好無聊喔~我不˙想˙去晚上的聚~餐~』
浩整個人像是灘爛泥,軟綿綿的躺在阿澤的大腿上,無病呻吟。阿澤低下頭看著眼前像個無賴似的男人心裡咒個一千、一百萬次的自己,不曉得自己是哪跟神經不對,怎麼會愛上這種人!不甚愉快的皺了皺眉嘖了聲,抓起旁邊的抱枕,在抱枕狠狠砸在浩臉上時說著,不想去就別去,囉囉嗦嗦的還像個男人嗎?你他媽的乾脆去當女人算了。阿澤你太沒良心了,抱枕打得我好痛。浩用手揉著自己的鼻子胡亂抱怨,接著想了想又笑盈盈的開口,嘛~如果我是女人阿澤就會主動點說愛我,那倒也沒關係。
『媽的,你在說什麼鬼話呀?』阿澤咬著牙低吼了聲,然後又在浩大笑說著沒什麼好害羞的之類的話語時,抓起剛剛的打人的抱枕用力多打了幾下。
『嘿~其實我真的不想去好嗎!』浩在臉真的被打得很痛時抓掉抱枕,皺著眉苦著臉說著『可是他們硬要辦啊~說什麼我幫公司贏了個大case一定要慶祝一下,我這個主角總不好意思不到吧!』
『浩,你沒事別找藉口!』阿澤不屑的嘖了聲『明明贏得了case心裡得意的跟什麼一樣~你告訴我這個聚餐的主要目的不是在獻寶是什麼?』
浩撇過頭有些靦腆的嘿嘿嘿直笑,浩小聲的說贏了case當然很得意呀!又不是每個人都辦的到。
『阿澤你就替我開心一下嘛~』浩抓過阿澤的手開始玩著老梗的食指交扣遊戲『好歹這樣子這次年終獎金加倍跑不掉了!』
阿澤垂著頭看眼前的男人玩完手指改玩自己垂落如同紗簾的劉海,無耐的嘆口氣,伸出手將手掌整個覆蓋在浩的眼睛上。
『真的,恭喜你啦!』阿澤說,說完留露在散下的軟膩黑髮外是兩片染上漂亮粉紅的耳朵。

透過泡泡所看見的世界是什麼樣子?

浩將雞尾酒杯高高舉起,透著昏黃的光,眼睛直盯著閃爍光芒的泡泡一顆一顆往上竄升,光線在雞尾酒裡透出七彩的色澤,浩想著小時候玩吹泡泡時,陽光取代了現在的昏黃,在泡泡所構築的世界裡劃出道道彩虹,透明卻又燦爛,如果跨過彩虹橋可以到達夢的筆端,可以尋到被銀龍暗藏的祕寶,那麼製造了這許多泡泡的自己是不是能夠獲得這許許多多不同的夢?是不是可以知道那被龍緊緊掩藏的祕密是什麼?
浩專注的凝視著泡泡,凝視著五彩不斷在眼底幻化,繽紛。
突然一個黑影擋住了這份斑斕的美景。
『徐浩然,你連喝個酒都要觀察個半天嗎?』
士軒手中抓著另一杯雞尾酒走近,身上仍是一襲暗藍色西裝,看得出來是在下班後直接開著車到餐廳。不置可否的聳聳肩,浩又啜了口酒,氣泡嗶啵嗶啵的,飲落時在嘴裡炸出甜美的香。
『經理,你等等應該會開車吧?』浩禮貌性微笑提醒『喝酒開車不好吧?』
『沒關係…學弟你可以載我回去。』士軒笑了笑,像是要印證什麼似的將手中的雞尾酒喝了一大口。浩有些訝異於士軒對他的稱呼,難道他真得不在意那天自己對他的拒絕了嗎?浩挑起眉毛瞧了士軒一會兒,其實這樣也好,就趁此機會化解其實早已尷尬的關係吧!浩嘟著嘴,臉上的表情說得上有多無奈就有多無奈,雖說要化解關係可是自己可沒車呀!浩不同於士軒,由於沒有加班習慣,所以在下班後到開始聚餐有段時間,浩便利用這段時間將車開回了自家,再搭公車到餐廳來,因為他很清楚今晚是主角的自己鐵定會被大家以他接下大case為由,來個不醉不歸。
『學長我才要指望你咧!我今天可沒開車來,而我今天也跟阿澤說我不會去他那裡了。』浩看了看大家各自玩得開心,便朝士軒扮個鬼臉『阿澤最~不喜歡的就是醉鬼呀!』
『阿澤?』士軒臉上略帶疑惑的問,是他的情人嗎?士軒在心中臆測。
『我家親愛的呀!』浩仰起了頭,臉上表情帶著理所當然及一點驕傲。在浩的心裡阿澤實在完美的無可挑剔,偶爾嘴上的不甘願只是讓他更顯得可愛。
『是嗎……』士軒低下頭,舌尖像在遊戲輕舔掉一顆顆沾在杯緣的水珠,還真的猜對了……士軒揚起嘴角有些苦澀『好啊…我可以載你回去。』
士軒抬起頭看這浩,在浩一臉開心的說自己真有福分居然又這麼一天可以讓堂堂公司經理、自己的上司當自己的司機時,不自覺的笑了出聲。
『徐浩然,你是變相讓我在這聚會裡喝不到什麼好酒吧?』士軒打趣的說。
『什麼!學長怎麼能夠這麼說呢?我可是為了你的健康!要顧肝啊!』浩得意的哈哈大笑,想到自己剛剛還漏說了士軒也是自己的學長這點,臉上神情更是不可一世『等等你的酒,學弟我全都幫你擋了!學弟我可是號稱千杯不醉一代酒仙呀!』
『喔?這可是你說的……』士軒微笑應道,聽見不遠處有人大喊著發現徐浩然的蹤跡了,而其他人跟著起鬨著,說今晚一定要把徐浩然灌個爛醉。浩無奈的聳聳肩,在旁人過來拉人時又回復原先恭謹的樣貌。
『那麼,經理……』浩站的筆直,目光內斂於眼底『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屬下先行告退了。』
『嗯,好好狂歡吧……』士軒面無表情的拍拍浩的肩膀,在浩被其他同事帶得遙遠後,低聲自語著『我會好好看著的,希望你喝個爛醉,酒鬼……』


*所謂後記

這段的重點.....
浩~你躺在阿澤的大腿!!!!!大腿!!!!!!!!!!!!!!!(爆)
可惡!!!!好幸福的傢伙(掩面///////)

4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唔..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我沒意會錯的話......學長在辦公室中沒人發現的情況下被發卡了?=A=lll
    真是暗潮洶湧啊(感嘆)

    回覆刪除
  3.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忘了說,浩子你對咖啡的感想真的是當場想出來的咩?你前生是劉昂星嗎...(被毆)
    還是說...你準備這段〝你是學長但我愛澤〞的隱藏台詞已經友誼段時間了= =?

    回覆刪除
  4.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Re:竹

    這段其實妳沒什麼感想不是嗎= ="
    然後你想喝酒了(何?

    Re:Rainy

    對呀!!!!發卡無誤!!!
    暗潮洶湧+1=="+
    因為浩子是黑心貨~學長是刻薄女王呀XDDD
    打浩子總是讓人心神愉悅呀(澤:沒錯!!!!浩:?

    浩:我如果說我是臨時想的...聽起來有沒有比較威?
    (浩想:其實也不完全是臨時想的啦~不如說平時在心裡對咖啡意見很多~剛好學長問起就回答了(茶))
    (浩覺得:我沒有拒絕學長呀~我只是單純的告訴他我喜歡的咖啡XDDDDD<<你騙鬼==")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