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7日 星期二

Trick or Treat | 番外——泡泡(2)

我的天呀~
今天一定要打文(掩面)
不然在一天會斷文呀呀呀!!!!!!(蛤?
今天的量特別多~4085字呀呀呀呀!!!!
(總覺得不甘心~打好久大家看一下就沒了=3=)

先不說廢話了~

腐向注意!
自創注意!
黑心浩不自重注意!
(廢話!= ="








*正文

Trick or Treat | 番外-----泡泡(2)


『徐浩然,起來!工作完成了啊?』

感覺到頭上似乎被什麼敲了下,浩自那堆埋首的文件中抬起了頭,頰上依舊留有文件壓出的紅紅睡痕,銀框眼鏡在臉上歪了邊,神情帶點剛睡醒的恍惚與繾綣,浩如同小動物似的用力眨眨眼。『啊!經理!』腦帶略微清醒後,浩發現眼前板著臉的人正是他的頂頭上司,內心暗叫了聲不好『抱歉,我只完成了這部分而已,您先過目一下。』
士軒抓過浩遞上的文件,隨手翻了一下,浩在旁冒似恭謹的低著頭,偏偏眼睛卻不甚安份的偷瞄著士軒那張永遠的撲克臉。也看不出有沒有翻臉的樣子,浩便擅自認定上司很滿意這份文件,說不定自己還有升官的可能啊!想著想著浩克制不住的勾起了一邊的嘴角,卻又迅速壓下換回原先懺悔似的神情,內心暗自慶幸著,自己很聰明的事先低了頭。
士軒看完了文件也不說話只是盯著浩直瞧,看的浩渾身不自在。
『經理,請問有什麼問題嗎?』浩露出最燦爛的笑容,連眼睛也瞇成了兩彎帶著笑意的弧線。在瞇成弧線的眼底,浩捕捉到士軒臉上一閃而逝的錯愕。
為什麼?浩不解。這是今天第二次了,第一次在白天學長出現時,第二次是現在,都是在自己露出笑容後。
『從大學到現在你還是這麼愛睡呀!』士軒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開口,眼睛依舊直視著浩。浩尷尬的哈哈哈乾笑,隨口說著這壞習慣也真的令他困擾。對於學長的話,該回應些什麼呢?浩不明白,只知道現下應該要小心應付,對浩來說,從以前只要學長發出這麼句感嘆就要多加留意,學長似乎不喜歡看見自己在睡覺。
『要不要來我辦公室喝杯咖啡?』手指磨擦著那略為尖削的下巴,看著浩眼睛瞄向手邊未完成的工作時,士軒搶先浩一步開口。
『徐浩然,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士軒說,嘴角在黑暗中輕輕揚起『你覺得我說的話容許他人拒絕嗎?』
士軒轉過身就往門口走去,浩愣愣的看著,士軒一身深藍色西裝像是要融在這片漆黑裡似的,浩突然發現辦公室裡已經沒了別人,只剩自己與學長,還有電腦螢幕在漆黑中幽幽發著白光。
『學長…呃…不,經理……』浩察覺到自己一時的失誤連忙改口,士軒回過頭頗富深意的看著浩。『經理,請先容許我打通電話回去。』浩乾笑著說。
『女朋友?』士軒問得輕聲,臉上卻依舊無法察覺內心是否有些波動。
『不是。』
『那好吧,我先去辦公室等你。』士軒旋過身,隨著玻璃們輕微的喀嚓,皮鞋聲與黝黑中那抹不顯突兀的藍的消逝。


當浩講完電話後到達那寫著經理辦公室的門口時,透過旁邊大片玻璃窗,浩看見士軒正泡著咖啡。不同於阿澤泡咖啡是用蒸瘤壺,也不是用一般常見的美式咖啡壺。浩靜靜看著思索著,應該是摩卡壺吧?俐落的銀白不鏽鋼在同樣銀白的桌燈下閃著光芒,與學長給人的嚴謹印象很是搭嘎。浩輕叩三聲,聽著學長低沉的那聲請進推門而入。
看著士軒專注的握著摩卡壺的提把,壺身微傾,溫熱的液體就這樣順著壺口滑入八腳形的咖啡杯中,清澈的咖啡色香氣自銀白色杯中晃蕩而出。
如果學長使用阿澤在泡咖啡時的木製扁平攪拌棒,用著如現在專注的神情攪動著那混合著咖啡粉與熱水的液體,這畫面鐵定有趣到極點,浩有趣的望著眼前正在倒第二杯咖啡的士軒。
不知道等會兒去阿澤那,他會不會給自己泡一杯咖啡?浩想著剛剛打給自家親愛的阿澤,告訴他今天要加班晚餐不用等自己,外加叮嚀他勤勞點不准吃泡麵。那時,浩記得阿澤用著幸災樂禍的聲音說道唉呀呀~原來自命不凡的徐浩然也有加班的一天呀!你這王八蛋別想太多,我才不會等你呢!浩只能苦笑著回答是是是我的寶貝,照顧好自己就好。然後電話中沒有意料內的破口大罵,只有一陣沉默,浩與阿澤靜靜聽著彼此的呼吸聲。
「浩,你也要好好吃飯啊!」
阿澤在這陣沉默後小聲的開口,接著在浩來不及回答時掛落電話。
浩想著這些瑣事,微笑輕輕攀上臉頰。
『在想什麼?』士軒站起身,將咖啡遞到浩的面前,浩接過時笑著說沒什麼,只是想到些有趣的事。士軒輕啟薄唇讓咖啡將唇瓣濕潤,眉尖微挑,不置可否。
『請問經理找我有什麼事嗎?』浩啜了口咖啡,像是給人看透似的清澈透亮,卻又在苦澀中帶著些許的酸,是巴西豆。
『叫學長。』
士軒放下咖啡,身子輕倚著總帶著距離感的檜木製辦公桌,兩雙臂膀打得直挺挺,修長的手指也伸的筆直緊壓在透明玻璃桌面,側著頭,額前的劉海隨著頭顱的微側輕輕晃盪。
『欸?經理這樣不好吧』浩笑著,嘴裡有些乾澀『上司與屬下的關係不可混雜呀!』
士軒只是直勾勾的瞧著浩,或許是室內並沒有將燈打開,只有小小的銀白桌燈在咖啡壺旁閃著光芒,又或者是自咖啡杯口不小心的流洩而出的厚實香氣,模糊了士軒面上的神情,混亂了意圖。
『徐浩然,認識你這麼久了,你當這交情是假的呀?』士軒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語氣透點無奈。皮鞋喀喀聲輕擊花崗岩地板,在墨黑的沉默中響得清晰,士軒走到浩的跟前,伸出手撐在浩身後的玻璃窗,撐在浩的耳側。
『這間辦公室裡的監視器是假的,因為我不喜歡被監控。當然也沒有針孔攝影機還是錄音筆、錄音機,手機你也看見在桌面上是沒電的狀態,ipod我沒在用,電腦你也可以過來檢查。怎麼?還有疑問?』士軒低聲,略微低垂著頭看著眼前的浩,微瞇著眼感嘆著,眼前這個學弟未免太小心翼翼了些,甚至連到辦公室來找自己的上司也是盡量離門口近一些,是想逃離什麼?
『嘛,我只是性情比較小心些~都被學長看透了…這樣讓我好害羞喔!』浩一聽完士軒如此說,啜了口咖啡嘻嘻一笑,對於士軒如此壓迫式的姿勢也不以為意『學長,你該不會注意我很久了吧?不然怎麼這麼清楚?』
浩隨意說著,臉上又滑上了那個招牌燦笑,笑瞇了眼的燦爛笑顏,第三次的讓邱士軒目光不自覺停佇,恍惚間似乎自己看見了溫暖陽光。舉起左手無法制止自己想觸摸那片溫暖的慾望,緊抓,士軒在恍惚間依稀見到那總是一派從容的男人,一閃而逝的失措。
鼻息間又飄進了不知名的氣味,難道真的是危險將至?浩些微慌亂的抬起手。
『學長你……』
一句話尚未完成,在浩措手不及間,士軒右手一把抓掉浩眼上的眼鏡,壓下顏容左手扳起浩的臉就是一個烈吻,像是厚實深沉的灰黑雲朵,不論眼前的燦爛是否情願,權謀花招什麼的全部揮手拋開,臣服於心底的哪聲音,將最原始的慾望赤裸裸的覆撒而上。以舌尖撬開浩的唇腔,探入,像是探尋些什麼,以舌尖劃過浩腔內的每一寸。突如其來的激情讓浩瞬間的錯愕,瞇起眼迅速掌握了狀況,在吻間嘴角輕揚著不懷好意,挑釁。雙手用力攀上士軒的頸,一手壓下士軒的後腦,指間因用力而泛白,深陷髮間,不甘示弱的反擊。士軒因為浩的反應動作微微一滯,卻也順水推舟似的一次比一次更加深這份意料之外的激情。唇瓣間的空隙均被對方遞補,喘息與空白,在漆黑的夜裡交錯出耀眼的火花,焚燒掉氧氣,似乎連那殘存的理智亦將被灼燒殆盡,直至成灰。最後唇舌間彼此交纏,濕潤不知滑落誰的嘴角,又或者滑落的只是那口未吞落的咖啡,時空正被打亂,關係因為這吻而的混雜。
『嗯……』忍不住呻吟出聲,浩挑高了眉,一把打掉士軒往他衣領探進的手。
『特別服務到此結束,學長!接下來可不行囉!』浩攏攏被解開幾顆的衣領,紅腫的唇瓣不自覺以舌輕舔,浩重新揚起那瞇眼的笑容『學長技巧不錯嘛~』
『……學弟,我喜歡你。』
微喘,吻後的嗓音帶著乾澀,低啞。士軒告白的認真,些微慶幸這室內的日光燈並未開起,更慶幸自己是背對著室內唯一的光源,士軒知道自己的雙頰是多麼的燙熱,也許自己將會如此被焚毀也說不定。急促的心跳像是戰鼓聲砰砰,瘋狂敲擊著自己的耳膜,有些困惑於這從沒感受過的慌張。可以期待這感情嗎?士軒自問,至少學弟沒有拒絕這個吻。
『我知道啊!』浩拾起自己不知何時掉落的眼鏡,以上衣下擺隨意的擦拭戴上,開始打理那頭從來沒整齊過的頭髮。
『不然學長怎麼會強吻我?』浩瞇著眼笑的開心,銀框眼鏡反射著銀白桌燈,不容靠近的反光『不過嘛…學長…我說呀…』

『我有家室了!』

不明白浩在說些什麼,困惑的感覺襲上讓他想說些什麼,但張口閉口間卻只聽見數次將空氣吞落後,將心底某處擊碎的清澈聲響。顧不得整理那與浩不相上下的凌亂衣衫,士軒只是深深凝視著那被吻的紅腫的唇,凝視著那似乎永遠從容的神情,燦爛成一片豔陽的笑容。
『徐浩然,你履歷表上清楚寫著你未婚。』啞著嗓子,隔了許久士軒終於在浩將自身打理完畢,準備離去時開了口,只是不太明白為什麼聲音低啞得難聽,不明白喉間為什麼緊繃得厲害,像是要說句完整的話語需要長時間自身體某處醞釀出一股氣,勇氣。
『嗯…這個嘛~』浩抓起放置在旁未喝淨的咖啡,一口飲盡,咖啡早已冷卻『要說的話…學長,我也沒女朋友這種麻煩東西呀!』
『但,我有家室是事實!』浩瞇起眼無謂的笑容裡掩藏的是別有深意,抓起剛剛被脫落得西裝外套,一甩手,轉身,扛向肩,動作一氣呵成,墨黑西裝外套的在漆黑室內劃出道遊戲似的風。
『吶,謝謝你的咖啡囉!其他工作我明天會完成遞交的。』浩嘴上笑著說,手亦不忘拉住門把,下壓,準備離去,卻在門被拉開時浩聽見身後的男人叫住了自己。

『學弟,你所說的家室……是女人嗎?』

浩看著那被漆黑掩蓋了面容的男人,短短的語句裡掩不住猶疑與失落。也或許一個不小心就會看見落於漆黑中的那顆晶瑩在桌燈下閃爍著悲傷吧?浩忍不住又綻開了笑容,還是替學長保留屬於他的尊嚴吧!

『學長,你說呢?』

士軒站在辦公桌後的落地觀景窗,絳紅色的布簾全開,士軒的影子在漆黑裡拖出到長長的痕跡像是溶入身後那片漆黑的複雜情緒。看著窗外台北市的夜晚映落在眼底,紅色、金色、銀白,各種色彩將漆黑的夜幕點綴出繽紛,霓虹閃爍,士軒一直看著浩停在樹下的黑色小轎車發動,接著長揚而去。士軒想著在浩離去前最後的笑容,浩笑得開心,眼睛在夜裡彎成兩彎漆黑的虹閃耀,燦爛在臉上肆虐,士軒忍不住也在嘴角試著灣出與浩相同的弧度,但不管如何嘗試卻只在玻璃窗上反射出名為苦澀的情緒。
士軒從大學時就很喜歡浩的笑容,理由很簡單,因為開心。
浩的笑容直接了當的告訴大家,這就是開心。開心這種東西太過燦爛,讓人忍不住想用手遮掩這刺眼的陽,卻又忍不住自縫隙間向外偷覷,因為渴望,渴求著這份溫暖。

只是……這笑容是屬於另一個男人的。
士軒再次看見玻璃窗清楚倒映出自己失敗的微笑。

厭惡的皺了皺眉,轉過身將桌上那杯早已冷卻涼久的咖啡端起,喝了口,卻覺得涼透後的咖啡更顯酸澀直透心底。不知道浩喝不喝得出這巴西咖啡造成的濃濃餘韻,士軒垂下眼瞼嚥落最後得那一滴。


*所謂後記

嘎~~~~
對不起辦公室強吻老梗了!!!!!!!(跪)
可是我真的真的...
很想寫黑心浩被強吻還很享受的樣子嘛~(咦?

簡單的說我就是為了這段而生這篇的!!!!!!!!後面不重要了!!!(喂喂!!!
好啦其實後面還有一段想打的~所以大家放心~我還是會認真打完的
明天是小倆口的閃光戲~有H被我混過了!!!! = =+(茶

還有我似乎因為最近跟老媽有點小小過節~
害我歡樂大戲有越打越悲情FU(?
別介意啦!!!!啊哈哈哈~~~

以上。


感謝認真看完的大家唷Ow<+

3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ˇ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看到澤同學那句〝王八蛋別想太多我才不會等你呢〞......我下意識叫出了「[����]告非是傲嬌啊[/����]!」......然後我弟就看過來了(掩面)

    被強吻還很享受~唉唉,浩子啊,你就記得回家前要到小七去買漱口水,至少嚼個口香糖,不然回到家被阿澤發現就等著去跟沙發共度多夜良宵吧......
    (不太會用粗體耶...怎麼弄啊= =?)

    回覆刪除
  3. 快被搞債壓死的妖怪2009年7月10日 上午12:50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Re.竹
    你太天兵了你!!!!
    我知道你是喜歡浩~你的重點絕對不是學長=="
    尤其是浩在那邊強吻還很享受的樣子~
    甚至覺得學長接吻技巧還不錯這樣=="

    我說~你那個"ˇ"也未免太簡潔了一點=A="


    Re.Rainy

    浩:嗯?我沒跟沙發共度過耶~(笑)因為阿澤真的有傲嬌屬性嘛~不過這樣很可愛不是嗎?(微笑(想尤其是傲嬌與坦率兼具真的好˙有˙趣
    澤:浩...什麼是傲嬌?(皺眉)
    浩:就像....(蹭上,手往下滑)
    澤:嗯唔...別這樣...我不喜歡....(臉紅用力推)
    浩:我正在告訴你什麼是傲嬌呀!!!!!!(燦笑撲)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