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日 星期一

APH 練習文 | Spoiled adj. 被寵壞的

這個....

傷眼有,腐向有,配對明確(露普)。

其他我也不知有沒有(掩面/////)








*正文

Falsely Adjective
(adj 1.形容詞的 2. 不獨立的,從屬的)


---------------------------------------------

【APH Practice】* Spoiled adj. 被寵壞的


基爾伯特面對眼前的一片黑暗只是選擇沉默。
沉默在黑暗中凝煉,霸道濃烈。基爾伯特感覺著對方輕輕捧住自己的臉,咯咯咯的笑聲擲落地上依稀在耳邊迴盪成向日葵豔陽的香氣,辛辣,刺痛著鼻息亦在耳畔造成撕裂。

「吶,基爾伯特,抓到你了唷?」

略為張口想用屬於自己的武裝擊落這聲刺耳,卻在舌尖嚐到熟悉的鐵鏽味,些許暴力的腥。
仰直了喉頸的倔將,雙手握拳,緊握。
憤怒從一片霸道濃烈的沉默裡蔓延燃燒,讓腥紅在紫羅蘭色深處閃動光芒。

「嘖,本大爺還沒淪落到需與你一同墮落地獄!」

一手用力壓下對方的腦袋,強制的近距離讓警戒的紅燈閃爍,向日葵的豔陽扭曲蜷縮,枯黃發黑,改以腐敗的鐵鏽氣味縈繞在心底進行侵犯的準備。

「你還不明白嗎?」

聲音的主人語調含笑,低語聲聲軟膩與舌尖一同滑上他的唇,伊甸園蛇濕淋淋的誘惑。這慾望與誘惑是如此的熾烈,就像在他們纏繞於身的蛇,喑啞低語,低吟成曲讓他們奮不顧身直衝向前。

基爾伯特洩憤似的將唇強硬的湊上。

「只要我在,你就只能選擇與我一起墮落。」

一直一直墮落下去,直至地獄。
那男子輕聲笑了出來,身體微微顫動著,不知是否因這血色牢籠太過寒冷亦或只是單純因為笑聲。
撕裂、割裂、碎裂。
基爾伯特聽見某種東西摔碎的聲音。
也許是向日葵的香四溢無存,葵瓣翻飛。

基爾伯特像頭瘋狂的野獸,瞇著眼感受著鐵鏽的腥,不自覺抿抿被蛇濕潤的唇,不自覺吞落迷亂的毒。啃咬,撕扯,一切混亂得不像話,交織在一起的是唾沫、唇瓣、身軀、是腥羶氣味,是情慾,是腐敗。

啃咬,撕扯,再啃咬,再撕扯……

蛇毒自唇瓣疊上的冰冷下咬,發狠似的注入體內,嚥下。
唇腔內肆虐的是無可救藥紅,情況就如同失序的世界,在錯誤的齒輪上轉動,流轉失控。
基爾伯特面對這失控只是半瞇起眼,高傲的揚起自己的下巴,宛若象徵普魯士的那隻孤鷹,即使在對方將棕色大衣裹上他的身軀,即使對方將自己頸上的圍巾與他緊勒在一起直至泛血。

停止不了的錯誤,也沒人想要阻止。

基爾伯特看見向日葵在枯萎,血紅自嘴角滑落哀悼。

「墮落至底然後開出腐敗作嘔的彼岸花嗎?依凡?」

彼岸花,花開開彼岸,綻放時花不見葉,凋零時葉不見花。艷紅似火燃燒著生命,燃燒過整條黃泉之途,在那條由血色所鋪成的地毯,由悲傷所堆砌的道路,不斷祈禱,對著天堂,或者那條誘惑的蛇所闖入的伊甸園。

基爾伯特冷笑,彼岸花總忘記自己的本質即是詛咒。

也許,彼岸花只是承載不住過多的寵愛而零落略盡的向日葵吧?
那名被稱為依凡男子輕聲呢喃,背著初升的豔陽在頰上揚起個凍傷的微笑,紫羅蘭裡蜷伏著倦怠的獸,等待著再一次的黑暗。


「基爾伯特,那只是朵被寵壞的向日葵。」




那是你。



【END】笑臉妖怪



*所謂後記

看這格式就知道我原先要寫形容詞系列(汗)
誰知道一打完標題Spoiled腦中馬上冒出一句...

基爾伯特,你是朵被我寵壞的向日葵。

從此就這樣阿哈哈哈的一去不復返了囧
清晨四點半靈感來個鬼呀!!!!!(翻桌)

我一直以為會先敲普獨或獨普(汗)
誰知第一篇配對明確的叫露普囧

開始打以後就發現自己完全不明白自己再打啥囧

所以就這樣啦!阿哈哈哈~


仍是老話一句,傷眼抱歉,認真看完很辛苦!(抱)


P.S.向日葵的花語是沉默的愛唷QˇQ

2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很好,這篇已經在我腦海裡自動漫畫化了嘎哈哈哈哈=ˇ=+(拇指)

    是說,向日葵是沉默的愛...
    那被寵壞的向日葵哩?(......悶騷的愛?)←想死啊你(自巴)

    回覆刪除
  2. TITLE: Re: Rainy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其實我很想把這篇畫成短慢(掩面//////)
    可是...
    有兩種版本...
    1.會虐掉(告非
    2.會工口掉(何?

    嘛嘛嘛~妳看見啥鬼啦!!!!(爆)

    被寵壞的向日葵...
    崩壞的愛吧(燦笑)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