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4日 星期六

Trick or Treat|星座不合?那不準!

難得的清水文ˇ
腐文向,黑心浩/呆澤。







*正文


星座不合?那不準!

----------------------------------------

契合與不契合,只是一種關係。
只是這種關係卻總是有一大堆人花一生去探究,去搜尋。
搜尋過後,人又會笑笑的說,我才不信這一套呢。
將一種名為自我保護的機制啟動,鴕鳥心態。

因為不想承認。

所以……


媽啦,人就是這麼幼稚!
阿澤看著手中缺頁的星座書哈哈大笑。


*

青天高高,白雲飄飄,太陽當空在微笑,枝頭小鳥….

這種美好的天氣總是讓阿澤想起那首世界名曲『快樂頌』,只是現在這個狀況讓他實在快樂不起來。
學生總是命苦,小學為了擠進明星老師的班級而參加先修班,充滿考試及先修班不合年齡的作業疲勞轟炸。小學升國中時,為了所謂的明星學校而參加入學考試,依舊為了擠進明星老師的班級而參加先修班,參加政府明文禁止的能力分班,滿滿的考試、作業。國中升高中參與了合法的社會競爭,學測,將所謂的青澀年華遺留在一連串的考試與作業的壓力之後,只為了另一個合法的競爭,聯考,或稱現在的學測指考。從小到大總是在念書、考試、作業這三組字詞合成的咒中循環,大學生當然也不例外。

真難啊…微積分這種東西……!不過我就不信做不出來,就算要夜宿圖書館我也要把答案想出來!阿澤撐著頭緊蹙著眉頭,原子筆在手中旋轉的飛快,像是旋著旋著能旋掉這惱人的壓力。

不過…

期中考一次十幾科是要死人呀!幾乎天天滿堂就算了,卻都只是必修!必修耶!媽啦~這樣我的學分數怎辦呀?而且好不容易搶到選修課…混帳!期中考前出報告是要死人嗎?

阿澤煩躁的停下旋轉中的筆,緊握,再放開,再緊握,為了平息躁動的情緒粗重的吸氣吐氣。坐位在阿澤對面的浩則支著下顎,桌上擺放著一本厚重原文書,一張空白紙,筆尖在平滑的紙上滑動出行行俊秀字跡,一派悠閒自在。勾起嘴角吐了口氣,帶絲慵懶的抬起頭,浩用手撥開滑落的髮並順勢輕調滑落的銀白粗框眼鏡,卻見阿澤一副快要引爆的神情。浩瞇起眼笑容滑上,又從新埋首紙上。
過了一會兒,浩抬起頭噘起嘴,手中抓了個紙飛機,目標額頭正中央,瞄準,像個眼裡藏著惡作劇的孩子。
『靠!』阿澤低低的驚呼,聲音不大,卻足以在圖書館引起一陣騷動。阿澤故作若無其事,眉頭卻鎖得更深。
『徐浩然你這混帳,幹嘛啦?』阿澤瞪視著眼前趴在桌上抖動的身體,原先早已煩躁不已的心緒卻被浩激起更多的不滿幾近爆發邊緣『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偷笑!』
浩自桌上爬起來,笑容仍在那張阿澤越看越機車的臉上高掛,沒有回答阿澤的問句,浩用食指指指那個他丟過去的紙飛機。

阿澤一臉狐疑的打開,只見上面畫了個大大的笑臉,跟眼前這個顏面神經失調的傢伙笑的有點像,底下還有兩個字『加油!』

『白癡。』阿澤不屑的嗤了聲,但面上的表情卻緩和了許多,不可否認,他其實滿高興的。
『怎麼?這麼悶?』當朋友當這麼多年如果連朋友這點不對勁的原因也不明白,那還真是白搭。只是浩還是覺得意思意思開口問一下的好,畢竟這樣才有理由跟他說說今日第一句話。
『沒呀,只是突然覺得教授機車的讓人想砍!』阿澤沉著臉看著桌上仍解不出來得習題深深的嘆口氣『喂,你這平常都沒在念書的傢伙,念多少了?』
『嗯…不多耶…不過念不完就算了!』浩攤手,無所謂的笑著,反正『不求分數高,及格就是好』一直都是浩的原則。對浩而言成績這種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一直都不是他所在乎的。
『嘖…你混耶你!』話雖這麼說,這傢伙的成績在班上中等也是有的。阿澤挑眉,心中有著些許的不滿。『那那個見鬼的什麼宗教興衰研究的報告你做了沒呀?』
『嗯?還沒呀。等下念完這科吧!』浩說。
阿澤又是嘖了一聲來代替他的回答。低頭看了看課本,心中的煩躁感更甚,阿澤自坐位上站了起來,伸伸懶腰。
『媽的…再怎算也算不出來……我先來做這份報告好了。』阿澤隨手抓起桌上的紙筆『我先去找資料,等會兒見。』

浩輕輕嗯了一聲,支著自己的下顎,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突然有種怔忡的昏睡感。
緩緩的閉起眼,希望在一片漆黑中只有他的身影鮮明。

陷入種恍惚的柔情,心不在焉。



眼睛有些痠澀。
浩睜開眼後的第一個反應,用力的眨眨眼,然後感覺到手臂一陣酥麻。早知道不要用手撐著頭睡著,要睡也該趴著睡呀!浩笑得嘲諷,所謂的自嘲。活動了一下筋骨,看了看四周。
『嗯?已經傍晚了?』浩有些訝異的自語,看看手腕的錶,沒想到淺眠的自己可以睡到一個半小時。記得剛剛睡著時夢見過去,他在高中開學典禮與第一次阿澤打招呼時,阿澤臉上的厭惡,聊了幾句以後,甩身就走。
抬頭看看眼前空蕩蕩的坐位,浩扁扁嘴,唇裡含著溫柔。

誰曉得現在自己會這麼喜歡這傢伙?

浩推開椅子,自坐位上站起來,步伐點地發出輕微的喀咑聲,身影輕巧,在圖書館一個個的書架間穿梭,浩停下腳步,將頭低垂,總叫人眉頭沉思的臉龐在嘴角勾起淺淺的笑。覺得有點像是在玩捉迷藏。一個半小時這傢伙是找個資料找到哪去?找到去見閻羅還是找周公摸三圈?浩輕笑了聲,一定要把十之八九在打混的他抓出來。

最後,他在宗教命理區的最後一個書架找到阿澤。
浩看見他側身倚著書架,手裡抓著一本不知名的書看的認真。
輕挑眉頭,嘴角滑出個似笑非笑的弧度,看著那個修長的背影就想好好回味那從小到大愛玩的老梗。


感覺到有些粗糙的暖意覆上眼窩,阿澤無奈的蹙了蹙眉,嘆口氣。
『猜猜我是誰?』
一陣刻意壓低的聲音在耳畔想起,溫熱的氣息在頸間騷動。
『這世界除了你徐浩然外,告訴我…還有誰這麼幼稚?』阿澤將食指夾合在看到一半的書舉起手抓開浩覆在他眼上的手,轉過頭來瞪視著浩,浩笑笑摟著阿澤的肩說著唉唉這樣就被你發現了我還真沒當壞人的潛力。阿澤不屑的嘖了聲,然後意識到兩人的距離好像有些過近,近到他都可以數浩睫毛有幾根,近到自己環繞的都是浩的氣息,臉微微一紅,緩緩的將距離拉開些。

呼吸有些混亂。

浩瞇了瞇眼,將人更往懷中摟些,壞心在嘴角留下痕跡。
『阿澤你在看什麼書?』
在阿澤快發作時,浩笑笑問,顧左右而言他。
『你是眼殘嗎?有眼睛不會自己看呀?』阿澤將書本舉高,格擋在兩人過近的臉間。
『星座命理解析?』浩念著書名『我怎麼不知道你對這個有興趣?』
『沒呀,隨便看看。』
『喔喔~那我要看我的星座跟你的星座!』浩壓下阿澤的手眼裡閃著微光,順著阿澤食指夾著的頁數翻開。
『十二星座的契合度大公開?』浩瞇起眼,挑眉。

金牛座
個性:重視安全舒適,有理財觀念。

契合星座:摩羯座、處女座、金牛座
分析;
金牛座人重視安全與舒適,熱愛金錢。最佳的配偶就是對家族和家庭有責任感、堅忍不撥的摩羯座;有正確周密的生活設計並努力于建設和平家庭的處女座;和你興趣及嗜好相投同屬金牛座的,都是適合的對象。

不合星座:獅子座、天蠍座、水瓶座
分析:
愛慕虛榮的獅子座。
性格深沉及頑固的天蠍座。
叛逆怪異的水瓶座。

『為什麼我叛逆怪異?』浩不滿的指著這本星座書噘著嘴,阿澤回以一個眼神代表著你本來就是。
『喂,黑心浩承認是種美德阿!』阿澤挑眉『而且書上說……』

『我們兩個星座不合耶!』
阿澤臉上的笑容咧的老大,像是得了糖的小孩笑的開懷,浩沉下臉。

緩緩瞇起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將人抵在牆上,浩輕輕啟口。
『阿澤…你確定我們真、的、不、合嗎?』
浩用自己的額抵著他的額,像獵人,用眸子追捕著他不讓人逃離,勾起阿澤的下巴,拇指滑過紅潤的唇瓣,聲音裡帶著濃濃笑意。
『媽的,你幹嘛啊?』阿澤有些慌亂,紅暈染上,直至耳根的紅。
『沒幹嘛呀~只是想吻你而已!』浩在他的耳邊說的輕聲,誘惑的低語。
『喂喂…你…你別……』
欺上前,浩一臉的認真,就在阿澤緊閉著眼祈求阿彌陀佛上帝保佑之時,浩伸出手輕輕在他額頭彈了一下,遞上個特大號的笑容。
『這樣就相信啦?笨蛋!』浩笑得開懷,一臉惡作劇成功的樣子『而且又不是沒吻過,想想那個萬聖節……』
『靠北!你給我閉嘴!』阿澤用手捂著滿臉通紅的臉低聲大罵,浩只是笑了笑用手揉亂他的頭髮。

『不過…阿澤…有件事是認真的……』浩輕聲說『你真的覺得我們不合嗎?』
這樣我會很傷心呀。
浩嘴角的笑勾的無奈。
『你相信星座這種東西呀?』阿澤推開浩勾著他的肩的手。
『當然……不信!』浩哈哈大笑『可是我怕某個笨蛋太笨的會相信嘛~你要知道有多少情侶把人甩了的理由就是這個星座不合!』
『媽啦!你罵誰笨蛋啊?還有大爺我不是你的情人』阿澤冷哼瞪了他一眼『黑心浩,我要回去了,要是在跟你這樣扯下去我真的會變白痴!』
『喔喔~你要回去啦?慢走~我會想你的!』浩一手撐著書架懶散的揮揮手。阿澤問他你這個笨蛋還要留在這幹嘛?浩只是笑盈盈的說,他只是來找報告資料呀~還沒找到就先遇到親愛的阿澤了!阿澤冷哼,告訴浩,叫浩做完報告借他『參考』,接著就頭也不回的離開。浩笑容滿面的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心中喃喃自問著阿澤很可愛不是?
直到確定他走遠了,浩才笑了笑轉過身,自書架抽出剛剛阿澤在看的那本星座研究書,隨手翻到剛剛那一頁,然後……



『唰!』

一把將那一頁撕下。



浩滿意的看著這本書,塞回書架上,笑容淺淺的在臉上漾開。




浩伸手抽出下一本……



【END】 2009.03.14 陵子妖怪







*
『阿澤~』浩勾著阿澤的下巴輕輕的吻上『你在笑什麼?』
『笑有人很無聊呀!把這頁撕掉!』阿澤指著手中的書,衝著浩直笑『我記得大學那時候看,這頁是寫說我們兩個星座不合耶!』
『星座不合?那不準!』浩挑眉,將書從阿澤手中抽起,一把塞回書架上,阿澤因為書被奪走而不滿的瞪向眼前那張故作若無其事的臉。浩伸出手捧住他的臉輕啄,再清啄,然後覺得不夠似的用力吻上,吻的加深。
『星座不合?』離開他的唇,浩在阿澤的耳畔低聲誘哄。

『我現在、馬上讓你看看我們兩個有多麼契合!』

在陰暗的書架後,雙手滑上他的腰際,浩再次吻上。




這裡才是正港的(笑)
不過這是多年後回去啦ˊˋ
是呼應首段XDDD
不清水了...好糟糕呀我(掩面////)
我一直在思考...圖書館有攝影機==+







*所謂後記

好清水的文呀我說(?)
這個背景是他們的大學時期,浩剛跟小蒼交往。

還是很甜蜜呀ˇ(小花)

我說...這對番外好多(掩面)

8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這兩隻的故事挺好阿~
    "浩"的話我還比較喜歡允浩ˇ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幼稚的是誰呢...= ="

    果然是他撕的...

    回覆刪除
  3. TITLE:
    SECRET: 0
    PASS:
    攝影機是在說撕書還是接吻?
    其實我覺得接吻比較糟糕一點點XD
    欸我好喜歡他們兩個!

    回覆刪除
  4. TITLE:
    SECRET: 0
    PASS:
    果然是腹黑的孩子(拇指)
    我能說什麼呢......澤同學你就認命吧認命吧認命吧......(echo)
    嘎嘎我想放新文上去啊......可是為什麼靈感拼命湧出卻都是後面幾章的呢?!


    回覆刪除
  5. TITLE:
    SECRET: 0
    PASS:
    =v=...
    我很喜歡這對呀(笑)
    保證番外多到讓妳覺得想吐(大笑)

    抱歉~我比較喜歡黑心浩(燦笑)
    人各有所好(浩)嘛~

    回覆刪除
  6. TITLE:
    SECRET: 0
    PASS:
    =ˇ=...
    超幼稚的我說~

    不過這很像他會幹的事呀~
    其實這很溫柔哪ˇ

    因為不想讓他看見~
    即使他早就知道(笑)

    回覆刪除
  7. TITLE:
    SECRET: 0
    PASS:
    攝影機嘛~
    看大家怎想囉(大笑)

    其實我比較想問...
    在有攝影機的情形下...

    吻完呢?OwO+

    這兩隻暫時當家XD
    不過只到我把腦中的糟糕物寫完(?)

    回覆刪除
  8. TITLE:
    SECRET: 0
    PASS:
    黑心浩不黑心還叫黑心浩嗎?==+
    不過他的黑新其實都出於"溫柔"!!!!

    我要告訴大家浩很溫柔!!!!(吶喊)

    阿澤早就認命了~只是鴕鳥了點XDDD

    沼澤...
    妳也認命吧==+

    (大笑)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