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2日 星期三

W&B---White-初萌(1)

1350667476.jpg

    W&B       
很廢的小說...上次進度補上...不怕傷眼要看自行入內=A=








W&B---White-初萌(1)


----------------------------------------------------------------------------------------------------------

一切的開端是白色,迎面而來的雪白。
White……
我的名。
你也可以叫我W。

一根蠟燭站再頻果上晃動的妖異,蠟燭蒸潤著淡淡的蘋果香,四溢在空氣中混著臘味。蠟燭感動的落淚,淚珠在紅蘋果上形成一種多餘的疙瘩,未乾的赭色在稀微的光芒中閃閃發亮,像在祈求著什麼。

White雖然是我的名,但不代表我喜歡白色。

我討厭白色。

紅色,熱情而濃艷,招搖的火辣,是嗆人的辣椒。
金色,尊貴奢華,令人窒息的強硬,卻無人能拒其炫燿的誘惑。
藍色,多瑙河的憂愁,同時也是清澈的一片大空。
變化是色彩的主旋律,多情則是其五線譜上翻滾的音符。
在色彩的音樂中,白色,絕美小調中的嘎然而止。

瞬間的休止符。

白色,純粹。
什麼也沒有。
就如同雪色的無垠世界,雪花在空中翻旋,軽顫,墜落。

墮落。

飄落著雪花,也飄落著寂寞。
我不喜歡白色。

白是種乾淨?
嘖!是呀……染上顏料的瞬間將是種變調,令人胃裡翻攪,像木杓在碎肉中攪動的噁心曲調。

我討厭白色。

我盯著微微顫抖的燭光,光芒妖異的像蛇。
只是不管如何,既定的事時無法改變,就像我的名叫White,就像我擁有一切我所憎悪的白。銀白的柔長髮絲,蒼白無血色的乾澀肌膚,長於身軀的四根白枝條,細長而略顯乾枯,及一雙原應只留存於神話中,但實際上卻是生長於我背上的雪白羽翼。
一切都是白的。
不……也許不完全的白。我低頭凝望著星火在我雪白衣衫上的掙扎黑影自語。



一切的開端泛白,舖天蓋地的雪白,像在為接下來的事情進行冰冷的鋪陳,未來森冷砧板上的奇蹟與悲劇。
兩個身影一大一小,在白襖被身的希湄街踏落無聲。

一個男人與一個小女孩。

男人西裝筆挺,標準德國佬的面容,即便在風雪中刮拂著亦掩不住剛毅。小女孩約莫五歲,淡褐的髮上束著兩顆圓圓的紅梅,面上的碧綠水晶與男人相同,卻透著濃濃的稚氣。

1983,雪,倫敦,奇蹟下的紅蘋果。

『爸爸 ~』小女孩用著勾著淺棕色的小手勾著男人一根長繭的食指。
男人靜聽小女孩的叫喚,靜默卻放緩了腳步。
『爸爸 ~今天晚上真的有營火晚會嗎?』小女孩的眼骨碌碌的睜大,映著光芒,如兩丸碧綠水銀,小嘴嘟著,雙頰凍得通紅。
『嗯。』被稱為爸爸的男人短促的答應,被小女孩緊勾的手指為為抽動了下,沒人發現。

男人叫什麼名字不重要,至少在我記憶中他沒多少份量。
小女孩名叫安˙白羅。
我感謝她。
因為她,我能夠出生……

『我們』能夠存在。

為她是祭品,受的靈魂獻祭。
這就是營火晚會的真相。

只是…她還不知道罷了。

小女孩仍活蹦亂跳的在父親面前踢著雪。
晶亮的雪飛灑如鹽巴,鹽巴是食物美味的絕佳秘方,而雪則為即將發生的奇蹟與哀悼的見證者。

路再長亦會有個終點,安與她的父親停在路的盡頭,天空當然還在浪費專屬於它的鹽巴,大雪紛飛。
路的盡頭是一座深陷於白雪中的城鎮。
那個城鎮沒有名字,大家以其中最大也最熱鬧的街為她的名,大家都叫她希眉街,雖然鎮中的街不只一條。
希眉街內的建築物像感情交好的老頭子們,獨棟的,小公寓的,有花園的小木屋的,全都擠在一塊兒,像在取暖似的。全城空蕩蕩全被髒髒的雪覆蓋,路邊的枯樹帶著雪,掩蓋光溜溜的事實,希眉街,這裡只有冷冽沉重到拖泥帶水的嘆息,再呼吸街滿溢的寂寞。
安瑟縮了一下,男人抱起了安。
他們走進。
一踏過寫有希眉街覆著雪的衰敗路牌,只見已有一位老人站在不遠處的屋簷潮 們招手。
『歡迎,歡迎,您是那位外地來的白羅先生吧?』老人的皺紋在面上堆砌出高山深谷,笑容可掬,熱切的與男人握手,也許是天氣過於嚴寒,又或者熱情的太過吧?晃動的手臂有些許的生硬。
『嗯。』男人低沉的答道。
『我是希眉街的鎮長,史坦納。』老人簡單的自我介紹,微微揚起個笑,打亮著安『這位定是白羅先生的千金吧?』
安回望向老人,甜甜一笑。老人哈哈哈的摸摸小女孩小巧的髮辮。

『很好…很好……』

安不明就裡,而男人只是緊抓著安的手,沉默。

『唔…好冷……』鎮長縮著肩,抖了抖『我們別站在這裡了,我帶你們到本鎮诶一的酒吧暖暖身,等著祝禱營火大會的開始吧!』
『嗯。』男人握緊小女孩的手,擰的安有點痛。

三人在雪地裡拖行出道長長的痕。

希眉街,天堂街。

沿途全鎮飄揚著上百面漆黑的旗,家家戶戶的屋頂上,門旁窗戶上……黑旗在一片雪白中黑的亮眼,滿旗。
『這是為慶祝今晚的盛事而掛的唷!』鎮長如此說,隨手扯過一面黑旗為他們說明。

黑旗黑的沉甸甸,像一種心情不好到很想吐,但想哭又哭不出來的低落,又如同黑洞似的,總覺得希眉街的一切會因為它而被壓縮、遭吸取,消失無痕。黑旗得中央有個圖樣,一支燃燒中的蠟燭,一隻鮮紅的要滴出血來的蘋果。
蠟燭站立在蘋果上,垂著血淚,帶著神聖而迷濛的敬意。

鎮長垂下眼瞼。

沒有人知道。
是的,沒有人知道。包含這儀式的起源。
有人說,第一次的儀式來自遠古有智慧的獸,獸因此化身為人。有人說儀式來自病死巫師的實驗手札,有人說儀式可以使人得到一切,包刮權力、永恆……
有人說……
但這都是有人說罷了。
這儀式每隔一百年舉行一次,卻很奇怪的沒人知曉。

沒有人知道。

『咳,哈哈哈……』鎮長笑了笑,把旗子掛回窗邊,旗子軟趴趴的,像條破抹布。『反正離酒吧還有一段離,就另在下我來替你們介紹希眉街吧。』鎮長比手畫腳,興高采烈,至少看起來是。
據鎮長的說法,左邊是昏睡萊恩的家,右邊是鎮內唯一的學校兼教堂,學校的鐘塔上鼎立個大大的金色十字架,只是也許是年代久遠,泛著古銅的色澤。街角是莎勒夫人的破舊雜貨店,說到這兒,鎮長還停下來抱怨個兩句,他說『那家爛店……』
『店內有一半的東西都是壞的!』鎮長的臉擠的扁扁的。
再走下去沒多久就是中央廣場了,而廣場的東北方則是他們的目的地,全鎮唯一的小酒吧。

中央廣場,那裡今晚有場盛會。

營火將被點燃。

我將會出生。

『我們』將會存在。


悲劇與奇蹟將同時發生。
                                                        
---------------------------------------------------------------------------------------------------
<我很認真的打了很久==但...還是...待續XDDD>



哇哈哈哈~~
這其實才是初萌(1)的進度呀ˇ
W&B--White初萌...應該分到三吧==
應該.....吧?
我很懶惰....
好~~~
我有附圖賠罪了XDDD

先這樣吧==+


以上。
                                                                                   2008.11.11   陵子妖怪

6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咳咳咳...
    抱歉被辣椒嗆到
    咳咳...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我喜歡那張圖=ˇ=
    這次的文還是一貫的走黑暗風?OWO

    回覆刪除
  3. TITLE:
    SECRET: 0
    PASS:
    喂喂==
    你還好吧=A=
    說!!!!
    你是不是故意被嗆到的(指)=A=+

    回覆刪除
  4. TITLE:
    SECRET: 0
    PASS:
    呼呼~~
    我也喜歡這張圖唷ˇ(燦笑)
    文喔....
    還好吧=A=
    這篇有個Happy Ending耶 ~
    (燦笑)
    不過...
    他跟 The killing moon 同一系列的....
    所以...
    ........
    ............
    我不知道~~QAQ

    不過~W&B是可愛的孩子唷ˇ
    我喜歡W~~~~~(燦)

    回覆刪除
  5. TITLE:
    SECRET: 0
    PASS:
    絕無此事!!
    剛好在吃滷味啦
    哪知道老闆加那麼辣
    辣椒是不用錢喔
    整碗紅通通的

    是說咳完本來有話要打
    但我現在忘記了=ˇ=

    回覆刪除
  6. TITLE:
    SECRET: 0
    PASS:
    =A=.....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