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日 星期六

Trick Or Treat!!!!

萬聖節賀禮~~~(腐文注意!!!)
媽媽呀~我終於可以睡覺了!
(現在時間8:36a.m)




*正文

Trick Or Treat

--------------------------------------------------------------------------------------------


『Trick or Treat ?』

一名男孩笑吟吟的如此說。
另一名男孩只是微微冷哼了聲,不屑。
『你白癡呀你!?我沒糖果這種東西!』
『這樣啊~沒糖果就搗蛋囉!?』
男孩扳正他的臉,雙目與他相交會,眼底透著的是認真。

然後……

『Trick!!!』

男孩的燦笑在潔白的單純日光路燈下閃耀。

*

我靜靜的看著腕上的錶,時間因為我而停止了。
五點二十分。
下午。

揉揉眼睛,整晚沒睡的雙眼透點酸澀。
靜靜的打了個呵欠。

這呵欠很深。

吸口氣,吸氣吐氣吸氣吐氣。
連呼吸也是濃濃疲倦,自空氣汲取的不是氧,是依戀。

我被拋棄在寂寞邊界。
在萬聖節的今天等待,等待事情的發生,等著一個人……

等著一句話。




『喂!阿澤…你白癡喔!?幹嘛對著撲克牌發呆?』

粗糙環上我的頸,耳畔迴盪的聲音低沉,驚起了在虛無中沉浮的思緒。

『喔喔~~原來你有順子呀~~~~』
『媽啦~不要偷看我的牌~你這王八 !』
我回過頭去對上他漆黑的瞳破口大罵,當然不忘把自己的牌往身後藏。
『唷~~~你的牌是有多好喔~看一下又不會死……』
他一臉不屑的放開我,頸間微涼。

其實他長相非常好看。

說他好看其實也非常奇怪,因為實在指不出他有什麼特別,其實在我看來,不就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跟大家都一樣。也許是因為我也是男的吧?至少我記得班上的女生聊到他全都嘰嘰喳喳個不停,媽啦…一群花癡。

如果硬要說他的好看……瞇瞇眼吧?

那雙笑起來便彎成一道虹的眼睛。
他叫徐浩然,我最好的朋友。

損友。

『媽啦~大爺我牌再爛也不是你看得起的啦!!!』
我冷哼,恥笑我呀…待會我就讓你死得很難看。

我叫江澤野。
長相……我說過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沒什麼好敘述的。
至少我並不自認很帥。
但也他媽的不怎麼醜。

因為我是個會打扮的男人。

徐浩然聽了我的說的話,啐了一口。
『阿澤,你到底為什麼打牌可以打到發呆啊?想我?』
徐浩然低笑出聲,對著我噁心八啦的眨眼。

『去死!!!』我一巴掌朝他頭上巴下去『自戀浩,你不覺得兩個人玩大老二很空虛嗎?玩個鬼呀!?』
『不會呀~只要是和你…我都無所謂。』
徐浩然一手撐著尖削的下巴,臉上笑容燦爛的過份。
仍是一齣噁心巴啦的爛戲碼。
『旁邊有牆…請自便!!!』
我低著頭正眼也不向他多瞧一分,仍舊盯著手中不上不下的牌發呆,然後補上一句……
『記得變成屍體後要爬起來擦乾淨……然後自己走出去!』
徐浩然捂著左胸露出一臉心碎神傷……鬼啦!!!你這隻心臟堅強的小強,最好是這樣小小的打擊就傷的到你,我在心裡如此想著。
『唉唉…親愛的…你果然很兇…』一個用力往我身上掛,徐浩然邊說邊這麼做,當然,我也不忘回敬一個中指。
『你什麼時候瞞著我在左耳偷穿耳洞的?』耳垂上感到一陣粗糙的摩擦,有點暖。
『我是個會裝扮自己的男人。』
『重點是穿多久吧……』
『一個星期啦!去你的…我幹嘛告訴你呀!?你給我滾!不要掛在我身上!!!』我用力的扳著浩的手臂想把他推開,可惜徒勞無功。
『一星期呀…難怪你還沒掛耳環…』浩思索著,空氣陷入了一種沉默,浩平穩的呼吸輕拂而過,這沉默有點癢癢的。
『阿澤,其實我也很空虛呀~你家可愛的小美人不在,害我好孤單寂寞呀~』徐浩然轉回了原先討論的話題,依然掛在我身上不肯下來,用手在桌上的相框畫呀畫,我妹的相片。
『小美人身材很好……』

……
徐浩然這個禽獸。
右手一計肘擊就往他腹部砸去,徐浩然『唉唷唉唷』的護著肚子往後逃竄,哼!裝模作樣!真不曉得班上女孩們看上這傢伙哪點。

『唉唉…是說阿澤…後天是萬聖節耶…』
徐浩然舉起手撥了撥掉落頰上的幾根髮絲,懶洋洋的往床上一倒,似笑非笑的瞧著我,一派悠然自得。
『萬聖節是洋鬼子發明來坑錢用的!』浩懶洋洋,我當然也不會當個不識相的例外,身子往椅子上一攤,仰著頭亂七八糟的回話。
要記得……每當浩變得懶洋洋,就絕對不能太認真。

否則會被耍著玩。

『嗯…那天我要和小蒼妹妹去看電影……』徐浩然抓著我妹的相片,在手上把玩著,一邊嘖嘖稱讚著我妹白皙的大腿,心不在焉。
『喔!那你就去呀~反正小蒼她不會看上你這禽獸…我很放心。』
『你別這樣說~我會害羞~』徐浩然笑了笑『我再禽獸也只會對你~親愛的~』
『你媽!』我回敬了一句不算嚴重的粗話,簡潔有力。
『我媽很好~』 徐浩然涼涼的接下,果然好哥兒默契很好。『阿澤…』
『幹嘛?』我皺著沒一臉狐疑的看著浩的欲言又止。

『可那天去和美眉約會…就不能對你說Trick or Treat了耶~』

我聽了這話沒有立刻表示什麼,我拿起了書桌上看到不知所以的課本,給了他一個微笑,接著用力地把書丟到浩臉上,也許因為不算太遙遠所以根本就是用打的。

我又忘了那鐵則…每當浩變得懶洋洋,就絕對不能太認真。


**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浩穿西裝。
當然,浩絕對不可能穿得多中規中矩。

頭上頂著頂小圓禮帽,一件黑天鵝絨西裝夾克套在身上,黑的反差即雪花白,而那白並未緊貼著身軀陷入皮帶的束縛,只是鬆垮垮的在股旁,下襬微晃。頸上的領帶只是裝飾,無力的垂掛,像條懶洋洋的黑蛇,西裝的下身是條他常穿的牛仔褲。

隨性,這一向是他個人風格。

不合格的西裝,犯規的他。
他出現的時間及場合是規範外的老梗。

時間: 十月三十一日 夜晚 星空明亮
地點: 我家 陽台下 我的窗外
背景: 1.剛送完我妹回來而我也剛目送他離開我家。
2.他現在在窗外輕喚我的名。

『媽啦!徐浩然~你以為你是在演哪齣?羅密歐與茱麗葉嗎?』
我對著陽台下的他大吼,當然我知道深夜這樣不是給他很好。
徐浩然沒有立刻做出回應,只是招招手要我下樓。

又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皺了皺眉,明知必定有鬼,卻仍舊往火坑裡跳……

『Trick or Treat !!!』

徐浩然一瞧見姍姍來遲的我,就一個勁的朝我衝了過來,一手插著牛仔褲褲袋,另一手在我眼前晃呀晃。


眼睛是道夜裡的虹。

我略為呆了呆。
我沒想到他真的記得。

我有點想牽動嘴角。
但最後我只是微微冷哼了聲,以示不屑。

『你白癡呀你!?我沒糖果這種東西!』
我說,撇開了頭。
『這樣啊…』
徐浩然仍舊帶著笑,又是似笑非笑……

『沒糖果就搗蛋囉!?』

徐浩然扳正我的臉,逼我正視他,雙目與我在空中相交會,眼底透著的是認真。

我突然覺得我像無處可逃的獵物,被那漆黑的虹追捕。
我迷失在黑夜。

然後……

我只看見浩的臉距離我越來越近,我第一次發現他的睫毛原來很長。

唇瓣相疊,輕啄,蜻蜓點水的柔軟。

僅僅一秒,我們第一次犯規的近距離。


『Trick!!!』


浩哈哈大笑的臉上再度讓燦爛笑容猖狂,我第一次看見他笑得如此認真。
笑容在潔白的單純日光路燈下閃閃發亮。

絕美。


『媽的……』
我用衣袖用力的擦了擦嘴角,分不清自己嘴裡的粗話是為了他開玩笑的強吻,還是因為那個猖狂的笑容。

又或者…因為他……?

『媽的,徐浩然!!!你到底在搞什麼鬼呀!?』我失控的揪住浩的衣領大吼。
『…誰叫你不給我糖果…』徐浩然嘻嘻一笑,無謂的聳聳肩。
『媽的…徐浩然…你他媽的王八蛋!!!你這禽獸!!!』
『禽獸就禽獸呀~我說過…』左手一把扯開我揪著他衣領的手,然後抓著我的手,十指交扣,浩凝望著我的雙眸。

『我禽獸的對象只有你 !』

我們沉默,時間在沉默中忘了如何滾動……
好久。

『…媽的……』

我用一句粗話甩掉這沉默,也甩掉十指相扣的手。
但好像不自覺間我也甩掉了些很重要的東西。

『我是個正常的男人。』

我這句是肯定句。

『噗哈哈哈……』
徐浩然望著我沉默良久,最後一個忍不住大笑出聲。
『去你的…你笑屁呀?』我很不爽。
『哈哈…哈哈…哈哈哈…』徐浩然抱著肚子笑到快岔氣,眼睛又是一彎無害的虹。
『哈…沒…沒辦法呀…實在太好笑了…哈……』浩邊大笑著邊痛苦的說。

媽啦…
我又再次忘了那鐵則…每當浩變得懶洋洋,就絕對不能太認真。

『喂!阿澤~我已經說過了!換你!』
『…說啥鬼?』徐浩然又是似笑非笑,這次我小心翼翼。
『Trick or Treat呀!』徐浩然的樣子一副理所當然。
而我在防備。
『不敢嗎?』眼神流露出一絲玩味『我可是在施捨你報仇的機會耶~』
似笑非笑。
挑釁。
我仍在防備
『以利益得失,我實在算不出你哪裡賠本了。』
還是似笑非笑。
『而且這可是我難得就這麼讓你先發耶~』
『媽啦~什麼難得?我一直都比你強好不好?』
完了…我輸一半了。
『哦~那你找的到理由不說嗎?』
徐浩然這次笑了,燦爛。
『嘖!』…好吧…我輸了……。

『…Trick or … Treat ……?』

徐浩然瞇著眼睛微微笑。
我又成了獵物。

『Treat!!!』

徐浩然輕輕脫下小圓禮帽,朝我行個禮。然後從西裝的內袋中掏出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盒子。

徐浩然遞給了我。

不會是戒指吧!?我皺眉接過,心中滿是狐疑。

緊張兮兮的打開小盒子,期間還差點弄掉在地上。
徐浩然只是笑吟吟的看著我打開他。

一隻耳環。

和……
一張字條。

< 給你的第一個耳環,紅色是年少輕狂的熱情。By浩 >

鮮紅血色耳環靜靜躺在盒中,漾著動人卻困惑的光芒。

『戴上吧~我好奇你戴上的樣子。』徐浩然笑著,淺淺的笑『這禮物不錯吧!?就跟你說絕不吃虧!』
『這還差不多一點~謝啦!』我挑了挑眉,應著浩的要求帶著耳環,有點笨拙。然後我這次真的笑了,無可抑制的勾勒著歡快的弧線。

徐浩然笑著看著我戴耳環,看著我笑。

『阿澤~你好不好奇另一個答案?』徐浩然說,這次換我心不在焉。
我忽略了他眼底一閃而逝的難過。
『蛤?』
『Trick……』
『嗯!?好啊~你就講呀~』我轉頭看著他,無謂的等著他的答案。
『你確定要聽 ?』
『聽啊~不然咧~?』我怪異的望著徐浩然,這傢伙什麼時候這麼拖拖拉拉?
徐浩然泯泯嘴,吸了口氣。

『阿澤,我告訴你一件事…』浩略微停頓『小蒼今天跟我告白了……』

我當場定了格,像玩123木頭人一樣,瞬間被一句話所鎖定,在浩說完的當下。
回了回神,我靜默了好些時間,我需要理理頭緒。

不知為何,聽見這消息…我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

是因為妹妹長大了對吧?

『浩…你答應她了嗎?』
我問。
我不確定自己想聽見什麼答案……
『還沒…我告訴她我必須好好思考……』浩輕輕搖了搖頭,咬著唇,皺著眉。
『嗯…』我聽見自己心底鬆了一口氣,呼…好大一聲『……你如何打算?』
浩只是看著我。

『只要你的一句話…』

是嗎…原來是這樣……
我低下頭笑了笑,
只是覺得眼底有些泛酸,是因為小蒼對吧?
『唉唉~你是不是男子漢呀~要不要追一個女人還問我!? 小蒼都同意了我還能說什麼!?想追就追吧!別孬了!!!』
我低下頭揮揮手,故作愉快的哈哈大笑。

『這樣啊……』徐浩然微微苦笑『那我就追走你家小美人囉~到時可別怨我~』
『不會~不會~我相信你只會對他變成禽獸!!!』我用力的拍著他的肩,內力十足。

我們相視哈哈大笑。


Trick or Treat ?
一線之隔。


***


親愛的蒼就這麼順理成章的和浩在一起了。
不知班上有多少女孩心碎了一地。
每當浩要和小蒼約會,浩都會拖著我先陪他去『鑑定』約會地點。
然後我曾試著交過幾個女朋友,但期限從沒超過三個月。

時間轉得很快,我轉眼間就收到六隻耳環了。

當年的事我總不斷的想起。
Trick or Treat ?
一線之隔。


『紅橙黃綠藍靛……』我喃喃的念著耳環的顏色。
今天我應該是收到紫色吧?
七年,七道色彩……

一道虹。

屬於浩的虹。

在萬聖節的今天等待,等待Trick or Treat的發生,等著浩的出現……

等著一句話。

當然,也等著明天的到來。

明天是小蒼與浩的婚禮。

我再次伸手看了看錶。
五點二十分。
下午。
也許是錶壞了…只是我不喜歡這說法。
我覺得時間因為我而停止了。

因為我被拋棄在寂寞邊界。

再次揉揉眼睛,整晚沒睡的雙眼仍舊透點酸澀。
是的…因為整晚沒睡……
打了個呵欠。

深深的呼吸。
吸氣吐氣吸氣吐氣。
自空氣汲取的不是氧,是……

還不孤單的日子。

敲門聲在五點二十分響起。

『Trick or Treat !!!』

浩哈哈大笑的出現在我面前,身上穿著西裝。
西…西裝?
當年那套西裝?

『喂!徐浩然…到底在搞什麼鬼呀!?』我有點傻眼『你明天該不會是要穿這套當新郎吧!?』
『Exactly!!!完全正確!!!』徐浩然笑得耀眼仿若當年。
『搞什麼鬼呀!?這很不正式耶~你他媽的給我去換掉!!!』
『蛤~~你該不會是嫌我穿這樣不帥吧?』徐浩然牽著嘴角似笑非笑。
又是似笑非笑。
『媽的,這麼多年了,你腦筋還是有問題呀?重點不是這個!』我覺得我額上正在冒青筋。
『噗哈哈哈哈~~~』
徐浩然又開始不可抑制的大笑。

媽啦…
我還是學不乖……再次忘了那鐵則…
每當浩變得懶洋洋,就絕對不能太認真。

我喃喃的低聲咒罵,而浩只是笑得像神經病一樣到我懷疑他顏面神經失調的地步。就好像從回了那一年一樣……
『喂!阿澤…其實這件衣服才是最正式的禮服啊!』徐浩然斂起笑容一臉嚴肅『我可是穿著這套衣服接受了小蒼的告白…』
徐浩然頓了頓。
『而且…我穿著這套衣服第一次跟你玩Trick or Treat…』徐浩然專注的凝視著我『我穿著這套衣服第一次吻你,我穿著這套衣服第一次告白,而且還是個男的,我穿著這套衣服第一次告白被拒,我是穿著這套衣服送你第一隻耳環,我第一次也是第一個人看你戴上耳環,我送的耳環……』
徐浩然撇開了頭,沒有繼續說下去……

媽啦~搞屁呀!!!
為什麼他要講這些呀~~他…他在幹嘛啊!?

我慌了。
連心都慌了。

『你還是…我第一次愛上的人…』



『謝謝你這麼多年來只帶著我送你的耳環……你知道為什麼嗎?為什麼我是送你耳環嗎?七彩的耳環?』徐浩然沒有搭理我,自顧自的笑著自問自答『因為…只要一個人的左耳戴著的是別人送的耳環,那麼,他就是屬於送禮者的人!而我送你七彩的耳環……』

『專屬於你徐浩然的一道虹。』

我輕輕的接口,沒錯,輕輕的,我怕打擾到浩。

浩笑了笑,很開心,就像當年那在面上肆虐的猖狂燦顏,笑容在潔白的單純日光燈下閃閃發亮。

絕美。
那流星般的笑容,絕美。
只不過最後成了另一人的眼底星空,流星倉皇跌落。
我的靈魂在分裂……
就像星雨飄散在無情黑夜。


對,只是這樣…流星在浩造成的夜中跌落。

浩笑了笑,一把將人攬入懷中,吻去不斷墜落的星,緊閉著眼說著回憶。
浩除了回憶什麼也沒再說。

那個回憶有兩個男孩……



『Trick or Treat ?』

一名男孩笑吟吟的如此說。
另一名男孩只是微微冷哼了聲,不屑。
『你白癡呀你!?我沒糖果這種東西!』
『這樣啊~沒糖果就搗蛋囉!?』
男孩扳正他的臉,雙目與他相交會,眼底透著的是認真。

然後……

『Trick!!!』

男孩的燦笑在潔白的單純日光路燈下閃耀。


絕美。


****


Trick or Treat ?

Or…

Treat……or……


Trick ?





【END】 2008.11.1 陵子妖怪



---------------------------------------------------------------------------------------

所謂後記:

媽媽~~
我再也不玩了!!!
我要去睡覺!!!!
請自行食用!!!!謝謝!!!!

是說....

Trick    or     Treat

你們要哪一個?
你們有權不回答!!!

好~~~
是腐文~~~
腐女們感謝沼澤~~~
非腐女討厭她吧!!!!==+
因為這腐文是我答應她要生的=A=

好~~~我要睡了!!!!
其他候記有空再打!!!

(後記補上)

媽啦...我好累QAQ
雖然我現在睡醒了=A=

其實原先不想過萬聖節....
其實原先想裝傻~~
很歡樂的打哈哈混過去......

結果......
就你們看見的這樣咩~~~~
寫了=A=

媽啦!!!用想的比較快==+
因為吃個晚餐就定案了~~
而寫要花一整晚....

我爆肝啦啦啦啦!!!!

來聊聊正文好了==+
第一次試著用比較不"文藝"的口氣...
寫文章=A=
不過好像又失敗了==(汗)
我的人生都沒有進步QAQ

不過我努力過了!!!!所以就....

讓他隨風而逝吧~ (遠目)

伏筆不自覺一直埋....
真的只是不自覺....囧
(其實我是寫到點才發覺自己埋了伏筆的笨蛋=A=)


噢~再來講兩個小孩~
噢~~
他們好可愛ˇˇˇˇ

浩是大壞蛋~~
什麼心底話絕不明講...
還喜歡欺負人=A=

阿澤是小笨蛋......
總是很可憐的被大壞蛋欺負=A=

不過......
媽啦!!!!阿澤好幸福(掩面//////)


其實在寫的時候我一直有種錯覺....
他們兩個該不會都是我吧!!!!????
因為...我他們說的話我講的好順口(汗)
啊啊~~我不是壞蛋也不是笨蛋呀呀~~

好!!!就這樣!!!
希望大家都能"收到禮物"~
開開心心ˇˇˇ

18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喔呵呵呵呵~~(洋洋得意蘭花指)←夠了好噁。
    感謝陵子啦~~這份禮我就收下了=ˇ=(得意)
    異人吃完記得要跟我分享心得嘿ˇ

    回覆刪除
  2. TITLE:
    SECRET: 0
    PASS:
    =A=
    你得意個屁####
    一晚5500字!!!
    媽啦~~我是神!!!!
    嗯嗯~~
    希望你有收到禮物~~
    要開開心心唷ˇˇˇ

    回覆刪除
  3. TITLE:
    SECRET: 0
    PASS:
    GJ啊XD
    呆澤果然被黑浩吃掉啦XXD
    不過...黑浩要娶小蒼了QAQ
    沒關係可以當小妾!!!
    (被擊殺)

    回覆刪除
  4. TITLE:
    SECRET: 0
    PASS:
    可惡
    我還希望可以更深入呢(喂)

    回覆刪除
  5. TITLE:
    SECRET: 0
    PASS:
    耶~
    我來了
    又搶到電腦
    不過這台是有毒的..囧
    昨天去夜衝
    超鳥的XD
    有空再來促膝長談吧

    回覆刪除
  6. TITLE:
    SECRET: 0
    PASS:
    =A=
    森~~~
    你這個色胚~~~(狂指)
    誰都知道我不寫h文XDDD

    回覆刪除
  7. TITLE:
    SECRET: 0
    PASS:
    喔哈哈哈~~
    好呀XDDD
    不過在期中考前是不可能的=A=

    回覆刪除
  8. TITLE:
    SECRET: 0
    PASS:
    =ˇ=
    黑心浩是...
    大色胚唷ˇˇˇˇ
    男女通吃(誤)
    沒啦~~
    娶小蒼可是為了永遠在一起呀////

    回覆刪除
  9. 懶的登入的小玥皇2008年11月2日 下午7:46

    TITLE:
    SECRET: 0
    PASS:
    我...累了啦!!!
    嗚嗚嗚...
    為什麼浩這麼壞~
    都要欺負可愛的澤啊!!!
    還欺騙人家妹妹的感情!!!
    討厭~~~
    壞的...好可愛(咦?!)
    啊~對了~
    不用叫我生賀文或禮物之類...
    因為!!!
    我一直覺得萬聖節在10月就過了!!!(也就
    是根本不知道萬聖節是啥時候= =")

    回覆刪除
  10. TITLE:
    SECRET: 0
    PASS:
    嘖...他算是我的一種雷說= =
    討厭啦Q口Q人家要黑浩跟呆澤一起啦QAQ
    小蒼...也算是倒楣的孩子= =...不舒服QAQ
    陵子阿...你家的糖不是甜的QAQ...是鹹的...
    人家要甜死人的糖糖啦QAQ
    不過...還是OK的啦...糖咩...口味可以很多種
    = =|||
    還有阿...我來你家都卡卡的耶...害我看的很
    不順= =#

    回覆刪除
  11. TITLE:
    SECRET: 0
    PASS:
    噢 快點快點 我要treat!XDD
    帶點惡作劇的感覺總是讓人有點心癢又有點
    無奈
    果然是愛在曖昧不明時最美啊(?)

    回覆刪除
  12. TITLE:
    SECRET: 0
    PASS:
    喔喔~~
    浩~~~~~
    超˙可˙愛!!!!
    (認真)
    人家他可是黑心浩呀==+
    他欺負的基礎是....
    因˙為˙愛ˇˇˇ
    哈!!!(燦)

    回覆刪除
  13. TITLE:
    SECRET: 0
    PASS:
    =A=
    ....他不是悲文==+
    骷呼呼呼....
    其實糖還是甜的唷ˇ
    哈哈~~~
    不告訴你結局XDDD

    喔喔~~~
    真的卡卡嗎?
    為什麼!?(大驚)

    回覆刪除
  14. TITLE:
    SECRET: 0
    PASS:
    喔喔~~~
    我沒有糖啦QAQ
    其實都被黑心浩吃光光了XDD
    嗯嗯~~我幫你跟他討~ˇ
    因為黑心浩很黑心~
    他說要扣留到期考完=A=
    嘿嘿~~
    惡作劇可是調味呀~
    青澀年華的惡作劇總是最值得珍惜~~
    很蠢但很真~~~
    很...天然XDDD

    喔喔~~
    啦啦啦~~
    愛你愛在不明中~~~(啥!?)

    回覆刪除
  15. TITLE:
    SECRET: 0
    PASS:
    忘記跟你說
    你這次寫的這種
    算是我喜歡的類型
    我不是說人物= =
    這種比較容易有感觸啦
    情緒很好培養~

    回覆刪除
  16. TITLE:
    SECRET: 0
    PASS:
    喔喔~~
    是喔~~~
    可其實...
    我覺得這篇後續還滿...
    有梗(?)(汗)...

    回覆刪除
  17. TITLE:
    SECRET: 1
    PASS: bf568ff590c665e326b58c7c63998958
    看完了XD
    (好像看得有點久就是...)
    糟糕我邊看邊笑...

    曖昧的感覺好棒 (意義不明)
    本來有點愛睏結果看完文章之後精神變超好這是怎麼回事 Orz

    對了有一點很糟糕...
    因為我看文章常常會邊看邊想像...
    所以我看了好久 Orz

    回覆刪除
  18. TITLE: Re: 觀月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b]Re: 觀月[/b]

    觀月你真是太有喜感了XDDD
    其實我自己邊打這篇也邊笑呢(告非
    其實真得很好笑呀!!!!我覺得啦!!!我覺得....

    不是我要說呀~
    曖昧不明真得好棒!!!!萌度爆點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掩面)
    其實那是因為觀月你嗨了(诶?
    不過你真的欠罵耶~不是太晚睡就是太早睡吼!!!!=A=#

    沒關係~我看也都看很久(認真

    回覆刪除